「六国史」

「六国史」は次の6書の総称です。
『日本書紀』『続日本紀』『日本後紀』『続日本後記』『日本文徳天皇実録』『日本三代実録』
以下に6書全部の本文を掲げます。
語句検索は「探三郎」という検索ソフトが便利です。「六国史」をダウンロードした上で、「探三郎」で検索してください。

フリーの全文検索ソフト 『探三郎』 の ページ

http://www.geocities.jp/koutarou_y1926/






『日本書紀』国史大系版

凡例
底本:新訂増補国史大系本を主に、諸本で校訂しました。
JISにない文字は、他の文字に置き換えるか、〓にしました。一部[ ]に字の形を示しました。
漢字は、原則として新字体にしました。
割注は、〈  〉に入れました。
歌謡の頭に@を付け、後に平仮名で読みと通し番号を(K○○○)として記しました。


日本書紀巻第一 神代上
《第一段本文》古天地未剖。陰陽不分。渾沌如鶏子。溟〓[三水+幸]而含牙。及其清陽者薄靡而為天。重濁者淹滞而為地。精妙之合搏易。重濁之凝場難。故天先成而地後定。然後神聖生其中焉。
故曰。開闢之初。洲壞浮漂。譬猶游魚之浮水上也。于時天地之中生一物。状如葦牙。便化為神。号国常立尊。〈至貴曰尊。自余曰命。並訓美挙等也。下皆倣此。〉次国狭槌尊。次豊斟渟尊。凡三神矣。乾道独化。所以成此純男。
《第一段一書第一》一書曰。天地初判。一物在於虚中。状貌難言。其中自有化生之神。号国常立尊。亦曰国底立尊。次国狭槌尊。亦曰国狭立尊。次豊国主尊。亦曰豊組野尊。亦曰豊香節野尊。亦曰浮経野豊買尊。亦曰豊国野尊。亦曰豊齧野尊。亦曰葉木国野尊。亦曰見野尊。
《第一段一書第二》一書曰。古国稚地稚之時。譬猶浮膏而漂蕩。于時国中生物。状如葦牙之抽出也。因此有化生之神。号可美葦牙彦舅尊。次国常立尊。次国狭槌尊。葉木国。此云播挙矩爾。可美。此云于麻時。
《第一段一書第三》一書曰。天地混成之時。始有神人焉。号可美葦牙彦舅尊。次国底立尊。彦舅。此云比古尼。
《第一段一書第四》一書曰。天地初判。始有倶生之神。号国常立尊。次国狭槌尊。又曰。高天原所生神名。曰天御中主尊。次高皇産霊尊。次神皇産霊尊。皇産霊。此云美武須毘。
《第一段一書第五》一書曰。天地未生之時。譬猶海上浮雪無所根係。其中生一物。如葦牙之初生泥中也。便化為人。号国常立尊。
《第一段一書第六》一書曰。天地初判。有物。若葦牙。生於空中。因此化神号天常立尊。次可美葦牙彦舅尊。又有物。若浮膏生於空中。因此化神号国常立尊。
《第二段本文》次有神。泥土煮尊。〈泥土。此云于毘尼。〉・沙土煮尊。〈沙土。此云須毘尼。亦曰。泥土根尊。沙土根尊。〉次有神。大戸之道尊。〈一云、大戸之辺。〉・大苫辺尊。〈亦曰大戸摩彦尊。大戸摩姫尊。亦曰大富道尊。大富辺尊。〉次有神。面足尊。惶根尊。〈亦曰吾屋惶根尊。亦曰忌橿城尊。亦曰青橿城根尊。亦曰吾屋橿城尊。〉次有神。伊弉諾尊。伊弉冊尊。
《第二段一書第一》一書曰。此二神。青橿城根尊之子也。
《第二段一書第二》一書曰。国常立尊。生天鏡尊。天鏡尊生天万尊。天万尊生沫蕩尊。沫蕩尊生伊弉諾尊。沫蕩。此云阿和那伎。
《第三段本文》凡八神矣。乾坤之道、相参而化。所以成此男女。自国常立尊。迄伊弉諾尊。伊弉冊尊。是謂神世七代者矣。
《第三段一書第一》一書曰。男女〓生之神。先有泥土煮尊。沙土煮尊。次有角〓尊。活〓尊。次有面足尊。惶根尊。次有伊弉諾尊。伊弉冊尊。〓〓也。
《第四段本文》伊弉諾尊。伊弉冊尊。立於天浮橋之上、共計曰。底下豈無国歟。廼以天之瓊〈瓊。玉也。此曰努。〉矛、指下而探之。是獲滄溟。其矛鋒滴瀝之潮。凝成一嶋。名之曰〓馭慮嶋。二神於是降居彼嶋。因欲共為夫婦、産生洲国。便以〓馭慮嶋為国中之柱。〈柱。此云美簸旨邏。〉而陽神左旋。陰神右旋。分巡国柱、同会一面。時陰神先唱曰。憙哉。遇可美少男焉。〈少男。此云烏等孤。〉陽神不悦。曰。吾是男子。理当先唱。如何婦人反先言乎。事既不祥。宜以改旋。於是二神却更相遇。是行也陽神先唱曰。憙哉。遇可美少女。焉〈少女。此云烏等〓[口+羊]。〉因問陰神曰。汝身有何成耶。対曰。吾身有一雌元之処。陽神曰。吾身亦有雄元之処。思欲以吾身元処、合汝身之元処。於是陰陽始遘合為夫婦。
及至産時。先以淡路洲為胞。意所不快。故名之曰淡路洲。廼生大日本〈日本。此云耶麻騰。下皆效此。〉豊秋津洲。次生伊予二名洲。次生筑紫洲。次双生億岐洲与佐度洲。世人或有双生者、象此也。次生越洲。次生大洲。次生吉備子洲。由是始起大八洲国之号焉。即対馬嶋。壱岐嶋。及処処小嶋。皆是潮沫凝成者矣。亦曰水沫凝而成也。
《第四段一書第一》一書曰。天神謂伊弉諾尊。伊弉冊尊曰。有豊葦原千五百秋瑞穂之地。宜汝往脩之。廼賜天瓊戈。於是二神立於天上浮橋投戈求地。因画滄海而引挙之。即戈鋒垂落之潮結而為嶋。名曰〓馭慮嶋。二神降居彼嶋。化作八尋之殿。又化竪天柱。陽神問陰神曰。汝身有何成耶。対曰。吾身具成而、有称陰元者一処。陽神曰。吾身亦具成而、有称陽元者一処。思欲以吾身陽元、合汝身之陰元。云爾。即将巡天柱。約束曰。妹自左巡。吾当右巡。既而分巡相遇。陰神乃先唱曰。妍哉。可愛少男歟。陽神後和之曰。妍哉。可愛少女歟。遂為夫婦先生蛭児。便載葦船而流之。次生淡洲。此亦不以充児数。故還復上詣於天。具奏其状。時天神以太占而卜合之。乃教曰。婦人之辞、其已先揚乎。宜更還去。乃卜定時日而降之。故二神改復巡柱。陽神自左。陰神自右。既遇之時。陽神先唱曰。妍哉。可愛少女歟。陰神後和之曰。妍哉。可愛少男歟。然後同宮共住而生児。号大日本豊秋津洲。次淡路洲。次伊予二名洲。次筑紫洲。次億岐三子洲。次佐度洲。次越洲。次吉備子洲。由此謂之大八洲国矣。瑞。此云 弥図。妍哉。此云阿那而恵夜。可愛。此云哀。太占。此云布刀磨爾。
《第四段一書第二》一書曰。伊弉諾尊。伊弉冊尊二神、立于天霧之中曰。吾欲得国。乃以天瓊矛、指垂而探之得〓馭慮嶋。則抜矛而喜之曰。善乎、国之在矣。
《第四段一書第三》一書曰。伊弉諾・伊弉冊二神、坐于高天原曰。当有国耶。乃以天瓊矛、画成〓馭慮嶋。
《第四段一書第四》一書曰。伊弉諾・伊弉冊二神、相謂曰。有物若浮膏。其中蓋有国乎。乃以天瓊矛探成一嶋。名曰〓馭慮嶋。
《第四段一書第五》一書曰。陰神先唱曰。美哉。善少男。時以陰神先言故、為不祥。更復改巡。則陽神先唱曰。美哉。善少女。遂将合交、而不知其術。時有鶺鴒飛来揺其首尾。二神見而学之。即得交道。
《第四段一書第六》一書曰。二神合為夫婦。先以淡路洲。淡洲為胞。生大日本豊秋津洲。次伊予洲。次筑紫洲。次双生億岐洲与佐度洲。次越洲。次大洲。次子洲。
《第四段一書第七》一書曰。先生淡路洲。次大日本豊秋津洲。次伊予二名洲。次億岐洲。次佐度洲。次筑紫洲。次壱岐洲。次対馬洲。
《第四段一書第八》一書曰。以〓馭慮嶋為胞。生淡路洲。次大日本豊秋津洲。次伊予二名洲。次筑紫洲。次吉備子洲。次双生億岐洲与佐度洲。次越洲。
《第四段一書第九》一書曰。以淡路洲為胞。生大日本豊秋津洲。次淡洲。次伊予二名洲。次億岐三子洲。次佐度洲。次筑紫洲。次吉備子洲。次大洲。
《第四段一書第十》一書曰。陰神先唱曰。妍哉。可愛少男乎。便握陽神之手、遂為夫婦、生淡路洲。次蛭児。
《第五段本文》次生海。次生川。次生山。次生木祖句句廼馳。次生草祖草野姫。亦名野槌。既而伊弉諾尊。伊弉冊尊共議曰。吾已生大八洲国及山川草木。何不生天下之主者歟。於是共生日神。号大日〓貴。〈大日〓貴。此云於保比屡〓[口+羊]能武智。〓音力丁反。一書云。天照大神。一書云。天照大日〓尊。〉此子光華明彩。照徹於六合之内。故二神喜曰。吾息雖多。未有若此霊異之児。不宜久留此国。自当早送于天、而授以天上之事。是時天地相去未遠。故以天柱、挙於天上也。次生月神。〈一書云。月弓尊。月夜見尊。月読尊。〉其光彩亞日。可以配日而治。故亦送之于天。次生蛭児。雖已三歳脚猶不立。故載之於天磐〓[木+豫]樟船、而順風放棄。次生素戔鳴尊。〈一書云。神素戔鳴尊。速素戔鳴尊。〉此神有勇悍以安忍。且常以哭泣為行。故令国内人民。多以夭折。復使青山変枯。故其父母二神勅素戔鳴尊。汝甚無道。不可以君臨宇宙。固当遠適之於根国矣。遂逐之。
《第五段一書第一》一書曰。伊弉諾尊曰。吾欲生御宙之珍子。乃以左手持白銅鏡。則有化出之神。是謂大日〓尊。右手持白銅鏡。則有化出之神。是謂月弓尊。又廻首顧眄之間。則有化神。是謂素戔鳴尊。即大日〓尊及月弓尊、並。是質性明麗。故使照臨天地。素戔鳴尊是性好残害。故令下治根国。珍。此云于図。顧眄之間。此云美屡摩沙可利爾。
《第五段一書第二》一書曰。日月既生。次生蛭児。此児年満三歳、脚尚不立。初伊弉諾・伊弉冊尊、巡柱之時。陰神先発喜言。既違陰陽之理。所以今生蛭児。次生素戔鳴尊。此神性悪。常好哭恚。国民多死。青山為枯。故其父母勅曰。仮使汝治此国。必多所残傷。故汝可以馭極遠之根国。次生鳥磐〓[木+豫]樟橡船。輙以此船載蛭児、順流放棄。次生火神軻遇突智。時伊弉冊尊、為軻遇突智、所焦而終矣。其且終之間。臥生土神埴山姫及水神罔象女。即軻遇突智娶埴山姫、生稚産霊。此神頭上生蚕与桑。臍中生五穀。罔象。此云美都波。
《第五段一書第三》一書曰。伊弉冊尊生火産霊時。為子所焦而神退矣。亦云神避矣。其且神退之時。則生水神罔象女及土神埴山姫。又生天吉葛。天吉葛。此云阿摩能与佐図羅。一云、与曾豆羅。
《第五段一書第四》一書曰。伊弉冊尊且生火神軻遇突智之時。悶熱懊悩。因為吐。此化為神。名曰金山彦。次小便。化為神。名曰罔象女。次大便。化為神。名曰埴山媛。
《第五段一書第五》一書曰。伊弉冊尊生火神時。被灼而神退去矣。故葬於紀伊国熊野之有馬村焉。土俗祭此神之魂者。花時亦以花祭。又用鼓・吹・幡旗、歌舞而祭矣。
《第五段一書第六》一書曰。伊弉諾尊与伊弉冊尊。共生大八洲国。然後伊弉諾尊曰。我所生之国、唯有朝霧、而薫満之哉。乃吹撥之気化為神。号曰級長戸辺命。亦曰級長津彦命。是風神也。又飢時生児、号倉稲魂命。又生海神等。号少童命。山神等号山祇。水門神等号速秋津日命。木神等号句句廼馳。土神号埴安神。然後悉生万物焉。至於火神軻遇突智之生也。其母伊弉冊尊、見焦而化去。于時伊弉諾尊恨之曰。唯以一児、替我愛之妹者乎。則匍匍頭辺、匍匐脚辺、而哭泣流涕焉。其涙堕而為神。是即畝丘樹下所居之神。号啼沢女命矣。遂抜所帯十握剣、斬軻遇突智為三段。此各化成神也。復剣刃垂血。是為天安河辺所在五百箇磐石也。即此経津主神之祖矣。復剣鐔垂血、激越為神。号曰甕速日神。次〓[火+嘆の旁]速日神。其甕速日神是武甕槌神之祖也。亦曰甕速日命。次〓[火+嘆の旁]速日命。次武甕槌神。復剣鋒垂血、激越為神。号曰磐裂神。次根裂神。次磐筒男命。一云、磐筒男命及磐筒女命。復剣頭垂血、激越為神。号曰闇〓。次闇山祇。次闇罔象。
然後、伊弉諾尊追伊弉冊尊入於黄泉、而及之共語時。伊弉冊尊曰。吾夫君尊、何来之晩也。吾已〓[冫+食]泉之竈矣。雖然、吾当寝息。請勿視之。伊弉諾尊不聴、陰取湯津爪櫛、牽折其雄柱、以為秉炬、而見之者、則膿沸虫流。今世人夜忌一片之火、又夜忌擲櫛、此其縁也。時伊弉諾尊、大驚之曰。吾不意到於不須也凶目汚穢之国矣。乃急走廻帰。于時、伊弉冊尊恨曰。何不用要言。令吾恥辱。乃遣泉津醜女八人。〈一云、泉津日狭女。〉追留之。故伊弉諾尊、抜剣背揮以逃矣。因投黒鬘。此即化成蒲陶。醜女見而採〓[口+敢]之。〓[口+敢]了則更追。伊弉諾尊、又投湯津爪櫛。此即化成筍。醜女亦以抜〓[口+敢]之。〓[口+敢]了則更追。後則伊弉冊尊、亦自来追。是時、伊弉諾尊、已到泉津平坂。一云。伊弉諾尊乃向大樹放〓[尿+毛]。此即化成巨川。泉津日狭女、将渡其水之間。伊弉諾尊、已至泉津平坂。故便以千人所引磐石、塞其坂路。与伊弉冊尊相向而立、遂建絶妻之誓。
時伊弉冊尊曰。愛也吾夫君、言如此者。吾当縊殺汝所治国民、日将千頭。伊弉諾尊、乃報之曰。愛也吾妹、言如此者。吾則当産日将千五百頭。因曰。自此莫過。即投其杖。是謂岐神也。又投其帯。是謂長道磐神。又投其衣。是謂煩神。又投其褌。是謂開齧神。又投其履。是謂道敷神。其於泉津平坂。或所謂泉津平坂者。不復別有処所。但臨死気絶之際、是之謂歟。所塞磐石、是謂泉門塞之大神也。亦名道返大神矣。
伊弉諾尊既還。乃追悔之曰。吾前到於不須也凶目汚穢之処。故当滌去吾身之濁穢。則往至筑紫日向小戸橘之檍原。而秡除焉。遂将盪滌身之所汚。乃興言曰。上瀬是太疾。下瀬是太弱。便濯之於中瀬也。因以生神、号曰八十枉津日神。次将矯其枉而生神、号曰神直日神。次大直日神。又沈濯於海底。因以生神、号曰底津少童命。次底筒男命。又潜濯於潮中。因以生神、号曰表中津少童命。次中筒男命。又浮濯於潮上。因以生神、号曰表津少童命。次表筒男命。凡有九神矣。其底筒男命。中筒男命。表筒男命。是即住吉大神矣。底津少童命。中津少童命。表津少童命。是阿曇連等所祭神矣。
然後洗左眼。因以生神、号曰天照大神。復洗右眼。因以生神、号曰月読尊。復洗鼻。因以生神、号曰素戔鳴尊。凡三神矣。已而伊弉諾尊勅任三子曰。天照大神者可以治高天原也。月読尊者可以治滄海原潮之八百重也。素戔鳴尊者可以治天下也。是時素戔鳴尊年已長矣。復生八握鬚髯。雖然不治天下。常以啼泣恚恨。故伊弉諾尊問之曰。汝何故恒啼如此耶。対曰。吾欲従母於根国。只為泣耳。伊弉諾尊悪之曰。可以任情行矣。乃逐之。
《第五段一書第七》一書曰。伊弉諾尊。抜剣斬軻遇突智、為三段。其一段是為雷神。一段是為大山祇神。一段是為高〓。又曰。斬軻遇突智時。其血激越、染於天八十河中所在五百箇磐石。而因化成神。号曰磐裂神。次根裂神。児磐筒男神。次磐筒女神。児経津主神。倉稲魂。此云宇介能美〓[手偏+它]磨。少童。此云和多都美。頭辺。此云摩苦羅陛。脚辺。此云阿度陛。〓[火+嘆の旁]火也。音而善反。〓。此云於箇美。音力丁反。吾夫君。此云阿我儺勢。〓[冫+食]泉之竈。此云誉母都俳遇比。秉炬。此云多妣。不須也凶目汚穢。此云伊儺之居梅枳枳多儺枳。醜女。此云志許売。背揮。此云志理幣提爾布倶。泉津平坂。此云余母都比羅佐可。〓[尿+毛]。此云愈磨理。音乃弔反。絶妻之誓。此云許等度。岐神。此云布那斗能加微。檍。此云阿波岐。
《第五段一書第八》一書曰。伊弉諾尊斬軻遇突智命、為五段。此各化成五山祇。一則首、化為大山祇。二則身中、化為中山祇。三則手、化為麓山祇。四則腰、化為正勝山祇。五則足、化為〓山祇。是時斬血激灑、染於石礫樹草。此草木・沙石自含火之縁也。麓、山足曰麓。此云簸耶磨。正勝、此云麻沙柯菟。一云麻左柯豆。〓、此云之伎。音鳥含反。
《第五段一書第九》一書曰。伊弉諾尊欲見其妹。乃到殯斂之処。是時伊弉冊尊猶如生平出迎共語。已而謂伊弉諾尊曰。吾夫君尊。請勿視吾矣。言訖忽然不見。于時闇也。伊弉諾尊乃挙一片之火而視之。時伊弉冊尊脹満太高。上有八色雷公。伊弉諾尊驚而走還。是時雷等皆起追来。時道辺有大桃樹。故伊弉諾尊隠其樹下。因採其実以擲雷者。雷等皆退走矣。此用桃避鬼之縁也。時伊弉諾尊乃投其杖曰。自此以還、雷不敢来。是謂岐神。此本号曰来名戸之祖神焉。所謂八雷者。在首曰大雷。在胸曰火雷。在腹曰土雷。在背曰稚雷。在尻曰黒雷。在手曰山雷。在足上曰野雷。在陰上曰裂雷。
《第五段一書第十》一書曰。伊弉諾尊追至伊弉冊尊所在処。便語之曰。悲汝故来。答曰。族也勿看吾矣。伊装諾尊不従。猶看之。故伊弉冊尊恥恨之曰。汝已見我情。我復見汝情。時伊弉諾尊亦慙焉。因将出返。于時不直默帰、而盟之曰。族離。又曰。不負於族。乃所唾之神、号曰速玉之男。次掃之神、号泉津事解之男。凡二神矣。及其与妹相闘於泉平坂也。伊弉諾尊曰。始為族悲及思哀者。是吾之怯矣。時泉守道者白云。有言矣。曰。吾与汝已生国矣。奈何更求生乎。吾則当留此国。不可共去。是時、菊理媛神亦有白事。伊弉諾尊聞而善之。乃散去矣。但親見泉国。此既不祥。故欲濯除其穢悪。乃往見粟門及速吸名門。然此二門、潮既太急。故還向於橘之小門。而払濯也。于時入水吹生磐土命。出水吹生大直日神。又入吹生底土命。出吹生大綾津日神。又入吹生赤土命。出吹生大地海原之諸神矣。不負於族。此云宇我邏磨〓[禾+既]茸。
《第五段一書第十一》一書曰。伊弉諾尊勅任三子曰。天照大神者、可以御高天之原也。月夜見尊者可以配日而知天事也。素戔鳴尊者可以御滄海之原也。既而天照大神在於天上曰。聞葦原中国有保食神。宜爾月夜見尊、就候之。月夜見尊受勅而降。已到于保食神許。保食神乃廻首、嚮国。則自口出飯。又嚮海則鰭広・鰭狭亦自口出。又嚮山。則毛麁毛柔亦自口出。夫品物悉備。貯之百机而饗之。是時月夜見尊忿然作色曰。穢哉。鄙矣。寧可以口吐之物、敢養我乎。廼抜剣撃殺。然後復命。具言其事。時天照大神怒甚之曰。汝是悪神。不須相見。乃与月夜見尊、一日一夜隔離而住。是後天照大神、復遣天熊人往看之。是時、保食神実已死矣。唯有其神之頂、化為牛馬。顱上生粟。眉上生繭。眼中生稗。腹中生稲。陰生麦及大豆・小豆。天熊人悉取持去而奉進之。于時天照大神喜之曰。是物者則顕見蒼生可食而活之也。乃以粟・稗・麦・豆為陸田種子。以稲為水田種子。又因定天邑君。即以其稲種、始殖于天狭田及長田。其秋垂穎八握莫莫然。甚快也。又口裏含繭。便得抽糸。自此始有養蚕之道焉。保食神。此云宇気母知能加微。顕見蒼生。此云宇都志枳阿鳥比等久佐。
《第六段本文》於是。素戔鳴尊請曰。吾今奉教将就根国。故欲暫向高天原、与姉相見、而後永退矣。勅許之。乃昇詣之於天也。是後伊弉諾尊神功既畢。霊運当遷。是以構幽宮於淡路之洲。寂然長隠者矣。亦曰。伊弉諾尊功既至矣。徳文大矣。於是登天報命。仍留宅於日之少宮矣。〈少宮。此云倭柯美野。〉始素戔鳴尊昇天之時。溟渤以之鼓盪。山岳為之鳴〓[口+句]。此則神性雄健使之然也。天照大神素知其神暴悪至聞来詣之状。乃勃然而驚曰。吾弟之来、豈以善意乎。謂当有奪国之志歟。夫父母既任諸子、各有其境。如何棄置当就之国。而敢窺〓此処乎。乃結髪為髻。縛裳為袴。便以八坂瓊之五百箇御統、〈御統。此云美須磨屡。〉纒其髻・鬘及腕。又背負千箭之靭〈千箭。此云知能梨。〉与五百箭之靭。臂著稜威之高鞆。〈稜威。此云伊都。〉振起弓〓。急握剣柄。蹈堅庭而陥股。若沫雪以蹴散。〈蹴散。此云倶穢簸邏邏箇須。〉奮稜威之雄詰。〈雄詰。此云鳥多稽眉。〉発稜威之嘖譲。〈嘖譲。此云挙廬毘。〉而径詰問焉。素戔鳴尊対曰。吾元無黒心。父母已有厳勅。将永就乎根国。如不与姉相見。吾何能敢去。是以跋渉雲霧遠自来参。不意、阿姉翻起厳顔。于時天照大神復問曰。若然者。将何以明爾之赤心也。対曰。請与姉共誓。夫誓約之中〈誓約之中。此云宇気譬能美難箇。〉必当生子。如吾所生是女者。則可以為有濁心。若是男者。則可以為有清心。於是天照大神乃索取素戔鳴尊十握剣。打折為三段。濯於天真名井。〓然咀嚼〈〓然咀嚼。此云佐我弥爾加武。〉而吹棄気噴之狭霧〈吹棄気噴之狭霧。此云浮枳于都屡伊浮岐能佐擬理。〉所生神、号曰田心姫。次湍津姫。次市杵嶋姫。凡三女矣。既而素戔鳴尊。乞取天照大神髻・鬘及腕所纒八坂瓊之五百箇御統。濯於天真名井。〓然咀嚼、而吹棄気噴之狭霧所生神、号曰正哉吾勝勝速日天忍穂耳尊。次天穂日命。〈是出雲臣。土師連等祖也。〉次天津彦根命。〈是凡川内直。山代直等祖也。〉次活津彦根命。次熊野〓[木+豫]樟日命。凡五男矣。是時天照大神勅曰。原其物根。則八坂瓊之五百箇御統者。是吾物也。故彼五男神、悉是吾児。乃取而子養焉。又勅曰。其十握剣者、是素戔鳴尊物也。故此三女神、悉是爾児。便授之素戔鳴尊。此則筑紫胸肩君等所祭神是也。
《第六段一書第一》一書曰。日神本知素戔鳴尊、有武健陵物之意。及其上至便謂。弟所以来者。非是善意。必当奪我天原。乃設丈夫武備。躬帯十握剣・九握剣・八握剣。又背上負靭、又臂著稜威高鞆。手握弓箭。親迎防禦。是時素戔鳴尊告曰。吾元無悪心。唯欲与姉相見。只為暫来耳。於是日神共素戔鳴尊、相対而立。誓曰。若汝心明浄、不有陵奪之意者。汝所生児、必当男矣。言訖先食所帯十握剣生児。号瀛津嶋姫。又食九握剣生児。号湍津姫。又食八握剣生児。号田心姫。凡三女神矣。已而素戔鳴尊。以其頸所嬰五百箇御統之瓊。濯于天渟名井。亦名去来之真名井、而食之。乃生児。号正哉吾勝勝速日天忍骨尊。次天津彦根命。次活津彦根命。次天穂日命。次熊野忍蹈命。凡五男神矣。故素戔鳴尊既得勝験。於是日神、方知素戔鳴尊固無悪意。乃以日神所生三女神、令降於筑紫洲。因教之曰。汝三神宜降居道中、奉助天孫、而為天孫所祭也。
《第六段一書第二》一書曰。素戔鳴尊将昇天時。有一神。号羽明玉。此神奉迎、而進以瑞八坂瓊之曲玉。故素戔鳴尊持其瓊玉、而到之於天上也。是時天照大神疑弟有悪心。起兵詰問。素戔鳴尊対曰。吾所以来者。実欲与姉相見。亦欲献珍宝瑞八坂瓊之曲玉耳。不敢別有意也。時天照大神復問曰。汝言虚実。将何以為験。対曰。請吾与姉共立誓約。誓約之間。生女為黒心。生男為赤心。乃掘天真名井三処、相与対立。是時天照大神謂素戔鳴尊曰。以吾所帯之剣、今当奉汝。汝以汝所持八坂瓊之曲玉、可以授予矣。如此約束、共相換取。已而天照大神。則以八坂瓊之曲玉、浮寄於天真名井。齧断瓊端、而吹出気噴之中化生神。号市杵嶋姫命。是居于遠瀛者也。又齧断瓊中、而吹出気噴之中化生神。号田心姫命。是居于中瀛者也。又齧断瓊尾、而吹出気噴之中化生神。号湍津姫命。是居于海浜者也。凡三女神。於是素戔鳴尊。以所持剣、浮寄於天真名井。齧断剣末、而吹出気噴之中化生神。号天穂日命。次正哉吾勝勝速日天忍骨尊。次天津彦根命。次活津彦根命。次熊野〓[木+豫]樟日命。凡五男神、云爾。
《第六段一書第三》一書曰。日神与素戔鳴尊隔天安河而相対。乃立誓約曰。汝若不有奸賊之心者。汝所生子必男矣。如生男者。予以為子而令治天原也。於是日神。先食其十握剣化生児。瀛津嶋姫命。亦名市杵嶋姫命。又食九握剣、化生児。湍津姫命。又食八握剣、化生児。田霧姫命。巳而素戔鳴尊含其左髻所纒五百箇御統之瓊。而著於左手掌中便化生男矣。則称之曰。正哉吾勝。故因名之、曰勝速日天忍穂耳尊。復含右髻之瓊、著於右手掌中。化生天穂日命。復含嬰頸之瓊著於左臂中。化生天津彦根命。又自右臂中化生活津彦根命。又自左足中、化生〓[火+嘆の旁]之速日命。又自右足中、化生熊野忍蹈命。亦名熊野忍隅命。其素戔鳴尊所生之児。皆已男矣。故日神方知素戔鳴尊元有赤心。便取其六男。以為日神之子。使治天原。即以日神所生三女神者。使隆居于葦原中国之宇佐嶋矣。今在海北道中。号曰道主貴。此筑紫水沼君等祭神、是也。〓[火+嘆の旁]。于也。此云備。
《第七段本文》是後素戔鳴尊之為行也。甚無状。何則天照大神。以天狭田。長田為御田。時素戔鳴尊。春則重播種子。〈重播種子。此云璽枳磨枳。〉且毀其畔。〈毀。此云波那豆。〉秋則放天斑駒。使伏田中。復見天照大神当新嘗時。則陰放〓[尸+矢]於新宮。又見天照大神、方織神衣居斎服殿。則剥天斑駒。穿殿甍而投納。是時天照大神驚動。以梭傷身。由此発慍。乃入于天石窟。閉磐戸而幽居焉。故六合之内常闇、而不知昼夜之相代。于時八十万神会合於天安河辺計其可祷之方。故思兼神深謀遠慮。遂聚常世之長鳴鳥。使互長鳴。亦以手力雄神立磐戸之側。而中臣連遠祖天児屋命。忌部遠祖太玉命、掘天香山之五百箇真坂樹。而上枝懸八坂瓊之五百箇御統。中枝懸八咫鏡。〈一云、真経津鏡。〉下枝懸青和幣〈和幣。此云尼枳底。〉白和幣。相与致其祈祷焉。又猿女君遠祖天鈿女命。則手持茅纒之〓[矛+肖]。立於天石窟戸之前、巧作俳優。亦以天香山之真坂樹為鬘。以蘿〈蘿。此云此舸礙。〉為手繦〈手繦。此云多須枳。〉而火処焼。覆槽置〈覆槽。此云于該。〉顕神明之憑談。〈顕神明之憑談。此云歌牟鵝可梨。〉是時天照大神聞之而曰。吾比閉居石窟。謂当豊葦原中国必為長夜。云何天鈿女命〓楽如此者乎。乃以御手細開磐戸窺之。時手力雄神則奉承天照大神之手引而奉出。於是中臣神。忌部神。則界以端出之縄。〈縄。亦云、左縄端出。此云斯梨倶梅儺波。〉乃請曰。勿復還幸。然後諸神帰罪過於素戔鳴尊。而科之以千座置戸。遂促徴矣。至使抜髪。以贖其罪。亦曰。抜其手足之爪贖之。已而竟逐降焉。
《第七段一書第一》一書曰。是後稚日女尊坐于斎服殿。而織神之御服也。素戔鳴尊見之。則逆剥斑駒、投入之於殿内。稚日女尊乃驚而堕機。以所持梭傷体、而神退矣。故天照大神謂素戔鳴尊曰。汝猶有黒心。不欲与汝相見。乃入于天石窟、而閉著磐戸焉。於是天下恒闇。無復昼夜之殊。故会八十万神於天高市而問之。時有高皇産霊之息思兼神云者。有思慮之智。乃思而白曰。宜図造彼神之象、而奉招祷也。故即以石凝姥為冶工。採天香山之金。以作曰矛。又全剥真名鹿之皮。以作天羽〓。用此奉造之神。是即紀伊国所坐日前神也。石凝姥。此云伊之居梨度〓[口+羊]。全剥。此云宇都播伎。
《第七段一書第二》一書曰。日神尊以天垣田為御田。時素戔鳴尊。春則填渠毀畔。又秋穀已成。則冒以絡縄。且日神居織殿時。則生剥斑駒、納其殿内。凡此諸事、尽是無状。雖然日神、恩親之意。不慍不恨、皆以平心容焉。及至日神当新嘗之時。素戔鳴尊則於新宮御席之下。陰自送糞。日神不知、径坐席上。由是日神挙体不平。故以恚恨。廼居于天石窟、閉其磐戸。于時諸神憂之。乃使鏡作部遠祖天糠戸者造鏡。忌部遠祖太玉者造幣。玉作部遠祖豊玉者造玉。又使山雷者採五百箇真坂樹八十玉籤。野槌者採五百箇野薦八十玉籤。凡此諸物皆来聚集。時中臣遠祖天児屋命。則以神祝祝之。於是日神方開磐戸而出焉。是時以鏡入其石窟者。触戸小瑕。其瑕於秡今猶存。此即伊勢崇秘之大神也。已而科罪於素戔鳴尊。而責其秡具。是以有手端吉棄物。足端凶棄物。亦以唾為白和幣。以洟為青和幣。用此解除竟。遂以神逐之理逐之。送糞。此云倶蘇摩屡。玉籤。此云多摩倶之。秡具。此云波羅閉都母能。手端吉棄。此云多那須衛能余之岐羅毘。神祝祝之。此云加武保佐枳保佐枳枳。遂之。此云波羅賦。
《第七段一書第三》一書曰。是後日神之田有三処焉。号曰天安田。天平田。天邑并田。此皆良田。雖経霖旱、無所損傷。其素戔鳴尊之田、亦有三処。号曰天〓田。天川依田。天口鋭田。此皆磽地。雨則流之。旱則焦之。故素戔鳴尊妬害姉田。春則廃渠槽。及埋溝。毀畔。又重播種子。秋則捶籤。伏馬。凡此悪事曾無息時。雖然日神不慍。恒以平恕相容焉。云云。
至於日神閉居于天石窟也。諸神遣中臣連遠祖興台産霊児天児屋命而使祈焉。於是天児屋命掘天香山之真坂木。而上枝県以鏡作遠祖天抜戸児巳凝戸辺所作八咫鏡。中枝懸以玉作遠祖伊弉諾尊児天明玉所作八坂瓊之曲玉。下枝懸以粟国忌部遠祖天日鷲所作木綿。乃使忌部首遠祖太玉命執取。而広厚称辞祈啓矣。于時日神聞之曰。頃者人雖多請。未有若此言之麗美者也。乃細開磐戸而窺之。是時天手力雄神侍磐戸側。則引開之者。日神之光満於六合。故諸神大喜。即科素戔鳴尊千座置戸之解除。以手爪為吉爪棄物。以足爪為凶爪棄物。乃使天児屋命、掌其解除之太諄辞而宣之焉。世人慎収己爪者、此其縁也。既而諸神嘖素戔鳴尊曰。汝所行甚無頼。故不可住於天上。亦不可居於葦原中国。宜急適於底根之国。乃共逐降去。于時霖也。素戔鳴尊結束青草以為笠蓑、而乞宿於衆神。衆神曰。汝是躬行濁悪、而見逐謫者。如何乞宿於我。遂同距之。是以風雨雖甚、不得留休。而辛苦降矣。自爾以来、世諱著笠蓑以入他人屋内。又諱負束草以入他人家内。有犯此者必債解除。此太古之遺法也。
是後素戔鳴尊曰。諸神逐我。我今当永去。如何不与我姉相見、而檀自径去歟。廼復扇天扇国。上詣于天。時天鈿女見之、而告言於日神也。日神曰。吾弟所以上来、非復好意。必欲奪之我国者歟。吾雖婦女、何当避乎。乃躬装武備。云云。於是素戔鳴尊誓之曰。吾若懐不善而復上来者。吾今齧玉生児。必当為女矣。如此則可以降女於葦原中国。如有清心者。必当生男矣。如此則可以使男御天上。且姉之所生、亦同此誓。於是日神先齧十握剣。云云。
素戔鳴尊乃〓轤然解其左髻所纒五百箇御統之瓊綸。而瓊響〓[王+倉]〓[王+倉]濯浮於天渟名井。齧其瓊端、置之左掌。而生児正哉吾勝勝速日天忍穂根尊。復齧右瓊、置之右掌。而生児天穂日命。此出雲臣。武蔵国造。土師連等遠祖也。次天津彦根命。此茨城国造。額田部連等遠祖也。次活目津彦根命。次〓[火+嘆の旁]速日命。次熊野大隅命。凡六男矣。於是素戔鳴尊白日神曰。吾所以更昇来者。衆神処我以根国。今当就去。若不与姉相見。終不能忍離。故実以清心復上来耳。今則奉覲已訖。当随衆神之意。自此永帰根国矣。請姉照臨天国。自可平安。且吾以清心所生児等亦奉於姉。已而復還降焉。廃渠槽。此云秘波鵝都。捶籤。此云久斯社志。興台産霊。此云許語等武須毘。太諄辞。此云布斗能理斗。〓轤然。此云乎謀苦留留爾。〓[王+倉]〓[王+倉]。此云乎奴儺等母母由羅爾。
《第八段本文》是時、素戔鳴尊、自天而降到於出雲国簸之川上。時聞川上有啼哭之声。故尋声覓往者。有一老公与老婆。中間置一少女。撫而哭之。素戔鳴尊問曰。汝等誰也。何為哭之如此耶。対曰。吾是国神。号脚摩乳。我妻号手摩乳。此童女是吾児也。号奇稲田姫。所以哭者。往時吾児有八箇少女。毎年為八岐大蛇所呑。今此少童且臨被呑。無由脱免。故以哀傷。素戔鳴尊勅曰。若然者。汝当以女奉吾耶。対曰。随勅奉矣。故素戔鳴尊、立化奇稲田姫為湯津爪櫛。而挿於御髻。乃使脚摩乳。手摩乳釀八〓酒。并作仮〓〈仮〓。此云佐受枳。〉八間。各置一口槽。而盛酒以待之也。至期果有大蛇。頭・尾各有八岐。眼如赤酸醤。〈赤酸醤。此云阿箇箇鵝知。〉松柏生於背上。而蔓延於八丘・八谷之間。及至得酒。頭各一槽飲。酔而睡。時素戔鳴尊乃抜所帯十握剣。寸斬其蛇。至尾剣刃少欠。故割裂其尾視之。中有一剣。此所謂草薙剣也。〈草薙剣。此云倶娑那伎能都留伎。一書曰。本名天叢雲剣。蓋大蛇所居之上、常有雲気。故以名歟。至日本武皇子、改名曰草薙剣。〉素戔鳴尊曰。是神剣也。吾何敢私以安乎。乃上献於天神也。
然後行覓将婚之処。遂到出雲之清地焉。〈清地。此云素鵝。〉乃言曰。吾心清清之。〈此今呼此地曰清。〉則於彼処建宮。〈或云。時武素戔鳴尊歌之曰。@夜句茂多菟。伊都毛夜覇餓岐。菟磨語昧爾。夜覇餓枳菟倶盧。贈廼夜覇餓岐廻。やくもたつ いづもやへがき つまごめに やへがきつくる そのやへがきゑ (K001)〉
乃相与遘合、而生児大己貴神。因勅之曰。吾児宮首者、即脚摩乳。手摩乳也。故賜号於二神。曰稲田宮主神。已而素戔鳴尊遂就於根国矣。
《第八段一書第一》一書曰。素戔鳴尊自天而降到於出雲簸之川上。則見稲田宮主簀狭之八箇耳女子。号稲田媛。乃於奇御戸為起而生児。号清之湯山主三名狭漏彦八嶋篠。一云。清之繋名坂軽彦八嶋手命。又云。清之湯山主三名狭漏彦八嶋野。此神五世孫。即大国主神。篠。小竹也。此云斯奴。
《第八段一書第二》一書曰。是時素戔鳴尊下到於安芸国可愛之川上也。彼処有神。名曰脚摩手摩。其妻名曰稲田宮主簀狭之八箇耳。此神正在妊身。夫妻共愁。乃告素戔鳴尊曰。我生児雖多。毎生。輙有八岐大蛇来呑。不得一存。今吾且産。恐亦見呑。是以哀傷。素戔鳴尊乃教之曰。汝可以衆菓釀酒八甕。吾当為汝殺蛇。二神随教設酒。至産時、必彼大蛇当戸将呑児焉。素戔鳴尊勅蛇曰。汝是可畏之神。敢不饗乎。乃以八甕酒毎口沃入。其蛇飲酒而睡。素戔鳴尊抜剣斬之。至斬尾時剣刃少欠。割而視之。則剣在尾中。是号草薙剣。此今在尾張国吾湯市村。即熱田祝部所掌之神是也。其断蛇剣、号曰蛇之麁正。此今在石上也。是後以稲田宮主簀狭之八箇耳生児。真髪触奇稲田媛。遷置於出雲国簸川上、而長養焉。然後素戔鳴尊以為妃。而所生児之六世孫。是曰大己貴命。大己貴。此云於褒婀娜武智。
《第八段一書第三》一書曰。素戔鳴尊欲幸奇稲田媛而乞之。脚摩乳。手摩乳対曰。請先殺彼蛇。然後幸者宜也。彼大蛇毎頭各有石松。両脇有山。甚可畏矣。将何以殺之。素戔鳴尊乃計釀毒酒以飲之。蛇酔而睡。素戔鳴尊乃以蛇韓鋤之剣、斬頭斬腹。其斬尾之時。剣刃少欠。故裂尾而看、即別有一剣焉。名為草薙剣。此剣昔在素戔鳴尊許。今在於尾張国也。其素戔鳴尊断蛇之剣。今在吉備神部許也。出雲簸之川上山是也。
《第八段一書第四》一書曰。素戔鳴尊所行無状。故諸神科以千座置戸、而遂逐之。是時。素戔鳴尊帥其子五十猛神。降到於新羅国。居曾尸茂梨之処。乃興言曰。此地吾不欲居。遂以埴土作舟、乗之東渡。到出雲国簸川上所在鳥上之峰。時彼処有呑人大蛇。素戔鳴尊乃以天蠅斫之剣、斬彼大蛇。時斬蛇尾、而刃欠。即擘而視之。尾中有一神剣。素戔鳴尊曰。此不可以吾私用也。乃遺五世孫天之葺根神上奉於天。此今所謂草薙剣矣。初五十猛神天降之時。多将樹種而下。然不殖韓地、尽以持帰。遂始自筑紫。凡大八洲国之内、莫不播殖而成青山焉。所以称五十猛命為有功之神。即紀伊国所坐大神是也。
《第八段一書第五》一書曰。素戔鳴尊曰。韓郷之嶋。是有金銀。若使吾児所御之国。不有浮宝者。未是佳也。乃抜鬚髯散之。即成杉。又抜散胸毛。是成檜。尻毛是成〓[木+皮]。眉毛是成〓[木+豫]樟。已而定其当用。乃称之曰。杉及〓[木+豫]樟。此両樹者。可以為浮宝。檜可以為瑞宮之材。〓[木+皮]可以為顕見蒼生奥津棄戸将臥之具。夫須〓[口+敢]八十木種、皆能播生。于時素戔鳴尊之子。号曰五十猛命。妹大屋津姫命。次〓[木+爪]津姫命。凡此三神亦能分布木種。即奉渡於紀伊国也。然後素戔鳴尊居熊成峰。而遂入於根国者矣。棄戸。此云須多杯。〓[木+皮]。此云磨紀。
《第八段一書第六》一書曰。大国主神。亦名大物主神。亦号国作大己貴命。亦曰葦原醜男。亦曰八千戈神。亦曰大国玉神。亦曰顕国玉神。其子凡有一百八十一神。夫大己貴命与少彦名命。戮力一心。経営天下。復為顕見蒼生及畜産。則定其療病之方。又為攘鳥獣・昆虫之災異。則定其禁厭之法。是以百姓至今咸蒙恩頼。嘗大己貴命謂少彦名命曰。吾等所造之国。豈謂善成之乎。少彦名命対曰。或有所成。或有不成。是談也。蓋有幽深之致焉。其後少彦名命行至熊野之御碕。遂適於常世郷矣。亦曰。至淡嶋、而縁粟茎者。則弾渡而至常世郷矣。
自後国中所未成者。大己貴神独能巡造。遂到出雲国。乃興言曰。夫葦原中国、本自荒芒、至及磐石・草木咸能強暴。然吾已摧伏、莫不和順。遂因言。今理此国、唯吾一身而巳。其可与吾共理天下者、蓋有之乎。于時神光照海。忽然有浮来者。曰、如吾不在者。汝何能平此国乎。由吾在故。汝得建其大造之績矣。是時大己貴神問曰。然則汝是誰耶。対曰。吾是汝之幸魂・奇魂也。大己貴神曰。唯然。廼知、汝是吾之幸魂・奇魂。今欲何処住耶。対曰。吾欲住於日本国之三諸山。故即営宮彼処、使就而居。此大三輪之神也。此神之子。即甘茂君等。大三輪君等。又姫蹈鞴五十鈴姫命。又曰。事代主神化為八尋熊鰐。通三嶋溝〓[木+織の旁]姫。或云、玉櫛姫。而生児姫蹈鞴五十鈴姫命。是為神日本磐余彦火火出見天皇之后也。初大己貴神之平国也。行到出雲国五十狭狭小汀、而且当飲食。是時海上忽有人声。乃驚而求之。都無所見。頃時有一箇小男。以白〓皮為舟。以鷦鷯羽為衣。随潮水以浮到。大己貴神即取置掌中、而翫之。則跳齧其頬。乃怪其物色。遣使白於天神。于時高皇産霊尊聞之而曰。吾所産児、凡有一千五百座。其中一児最悪。不順教養。自指間漏堕者。必彼矣。宜愛而養之。此即少彦名命是也。顕。此云于都斯。蹈鞴。此云多多羅。幸魂。此云佐枳弥多摩。奇魂。此云倶斯美〓[手偏+它]磨。鷦鷯。此云娑娑岐。
日本書紀巻第一 終



日本書紀 巻第二 神代下

《第九段本文》天照大神之子。正哉吾勝勝速日天忍穂耳尊。娶高皇産霊尊之女栲幡千千姫。生天津彦彦火瓊瓊杵尊。故皇祖高皇産霊尊。特鍾憐愛以崇養焉。遂欲立皇孫天津彦彦火瓊瓊杵尊、以為葦原中国之主。然彼地多有蛍火光神及蠅声邪神。復有草木咸能言語。故高皇産霊尊召集八十諸神。而問之曰。吾欲令撥平葦原中国之邪鬼。当遣誰者宜也。惟爾諸神勿隠所知。僉曰。天穂日命是神之傑也。可不試歟。於是、俯順衆言。即以天穂日命往平之。然此神侫媚於大己貴神。比及三年、尚不報聞。故仍遣其子大背飯三熊之大人。〈大人。此云于志。〉亦名武三熊之大人。此亦還順其父。遂不報聞。故高皇産霊尊更会諸神、問当遣者。僉曰。天国玉之子天稚彦。是壮士也。宜試之。於是高皇産霊尊賜天稚彦天鹿児弓及天羽羽矢。以遣之。此神亦不忠誠也。来到即娶顕国玉之女子下照姫。〈亦名高姫。亦名稚国玉。〉因留住之曰。吾亦欲馭葦原中国。遂不復命。是時高皇産霊尊怪其久不来報。乃遣無名雉伺之。其雉飛降、止於天稚彦門前所植〈植。此云多底婁。〉湯津杜木之杪。〈杜木。此云可豆邏也。〉時天探女〈天探女。此云阿麻能左愚謎。〉見、而謂天稚彦曰。奇鳥来居杜杪。天稚彦乃取高皇産霊尊所賜天鹿児弓。天羽羽矢。射雉斃之。其矢洞達雉胸、而至高皇産霊尊之座前也。時高皇産霊尊見其矢曰。是矢則昔我賜天稚彦之矢也。血染其矢。蓋与国神相戦而然歟。於是、取矢還投下之。其矢落下、則中天稚彦之胸上。于時天稚彦、新嘗休臥之時也。中矢立死。此世人所謂反矢可畏之縁也。
天稚彦之妻下照姫、哭泣悲哀、声達于天。是時天国玉聞其哭声。則知夫天稚彦已死。乃遣疾風、挙尸致天。便造喪屋而殯之。即以川鴈為持傾頭者及持帚者。〈一云。以鶏為持傾頭者。以川鴈為持帚者。〉又以雀為春女。〈一云。乃以川鴈為持傾頭者。亦為持帚者。以〓[立+鳥]為尸者。以雀為春者。以鷦鷯為哭者。以鵄為造綿者。以烏為宍人者。凡以衆鳥任事。〉而八日八夜、啼哭悲歌。先是天稚彦在於葦原中国也。与味耜高彦根神友善。〈味耜。此云婀膩須岐。〉故味耜高彦根神昇天弔喪。時此神容貌。正類天稚彦平生之儀。故天稚彦親属妻子皆謂。吾君猶在。則攀牽衣帯。且喜且慟。時味耜高彦根神忿然作色曰。朋友之道、理宜相弔。故不憚汚穢。遠自赴哀。何為誤我於亡者。則抜其帯剣大葉刈。〈刈。此云我里。亦名神戸剣。〉以斫仆喪屋。此即落而為山。今在美濃国藍見川之上喪山是也。世人悪以生誤死。此其縁也。
是後、高皇産霊尊更会諸神、選当遣於葦原中国者。僉曰。磐裂〈磐裂。此云以簸娑窶。〉根裂神之子。磐筒男・磐筒女所生之子経津〈経津。此云賦都。〉主神、是将佳也。時有天石窟所住神、稜威雄走神之子甕速日神。甕速日神之子〓[火+嘆の旁]速日神。〓[火+嘆の旁]速日神之子武甕槌神。此神進曰。豈唯経津主神独為丈夫、而吾非丈夫者哉。其辞気慷慨。故以即配経津主神、令平葦原中国。二神於是降到出雲国五十田狭之小汀。則抜十握剣。倒植於地。踞其鋒端、而問大己貴神曰。高皇産霊尊欲降皇孫、君臨此地。故先遣我二神、駆除平定。汝意何如。当須避不。時大己貴神対曰。当問我子、然後将報。是時其子事代主神遊行、在於出雲国三穂〈三穂。此云美保。〉之碕。以釣魚為楽。或曰。遊鳥為楽。故以熊野諸手船、〈亦名天〓[合+鳥]船。〉載使者稲背脛遣之。而致高皇産霊尊勅於事代主神。且問将報之辞。時事代主神、謂使者曰。今天神有此借問之勅。我父宜当奉避。吾亦不可違。因於海中造八重蒼柴籬。〈柴。此云府璽。〉蹈船〓[木+世]〈船〓[木+世]。此云浮那能倍。〉而避之。使者既還報命。故大己貴神則以其子之辞、白於二神曰。我怙之子、既避去矣。故吾亦当避。如吾防禦者。国内諸神必当同禦。今我奉避。誰復敢有不順者。乃以平国時所杖之広矛。授二神曰。吾以此矛卒有治功。天孫若用此矛治国者。必当平安。今我当於百不足之八十隅将隠去矣。〈隅。此云矩磨泥。〉言訖遂隠。於是、二神誅諸不順鬼神等、〈一云。二神遂誅邪神及草・木・石類。皆已平了。其所不服者。唯星神香香背男耳。故加遣倭文神。建葉槌命者則服。故二神登天也。〉倭文神。此云斯図梨俄未。〉果以復命。
于時、高皇産霊尊、以真床追衾、覆於皇孫天津彦彦火瓊瓊杵尊使降之。皇孫乃離天磐座。〈天磐座。此云阿麻能以簸矩羅。〉且排分天八重雲。稜威之道別道別、而天降於日向襲之高千穂峰矣。既而皇孫遊行之状也者。則自〓[木+患]日二上天浮橋。立於浮渚在平処。〈立於浮渚在平処。此云羽企爾磨梨陀毘邏而陀陀志。〉而膂宍之空国、自頓丘覓国行去。〈頓丘。此云毘陀烏。覓国。此云矩弐磨儀。行去。此云騰褒屡。〉到於吾田長屋笠狭之碕矣。
其地有一人。自号事勝国勝長狭。皇孫問曰。国在耶以不。対曰。此焉有国。請任意遊之。故皇孫就而留住。時彼国有美人。名曰鹿葦津姫。〈亦名神吾田津姫。亦名木花之開耶姫。〉皇孫問此美人曰。汝誰之女子耶。対曰。妾是天神娶大山祇神所生児也。皇孫因而幸之。即一夜而有娠。皇孫未信之曰。雖復天神、何能一夜之間令人有娠乎。汝所懐者必非我子歟。故鹿葦津姫忿恨。乃作無戸室、入居其内。而誓之曰。妾所娠。非天孫之胤、必当〓滅。如実天孫之胤、火不能害。即放火焼室。始起煙末生出之児。号火闌降命。〈是隼人等始祖也。〉火闌降。此云褒能須素里。〉次避熱而居、生出之児、号彦火火出見尊。次生出之児、号火明命。〈是尾張連等始祖也。〉凡三子矣。久之天津彦彦火瓊瓊杵尊崩。因葬筑紫日向可愛〈可愛。此云埃。〉之山陵。
《第九段一書第一》一書曰。天照大神勅天稚彦曰。豊葦原中国。是吾児可王之地也。然慮、有残賊強暴横悪之神者。故汝先往平之。乃賜天鹿児弓及天真鹿児矢遣之。天稚彦受勅来降。則多娶国神女子、経八年無以報命。故天照大神、乃召思兼神、問其不来之状。時思兼神思而告曰。宜且遣雉問之。於是、従彼神謀。乃使雉往候之。其雉飛下。居于天稚彦門前湯津杜樹之杪、而鳴之曰。天稚彦、何故八年之間未有復命。時有国神、号天探女。見其雉曰。鳴声悪鳥、在此樹上。可射之。天稚彦、乃取天神所賜天鹿児弓。天真鹿児矢便射之。則矢達雉胸、遂至天神所処。時天神見其矢曰。此昔我賜天稚彦之矢也。今何故来。乃取矢而呪之曰。若以悪心射者。則天稚彦必当遭害。若以平心射者。則当無恙。因還投之。即其矢落下、中于天稚彦之高胸。因以立死。此世人所謂返矢可畏縁也。
時天稚彦之妻子、従天降来、将柩上去。而於天作喪屋殯哭之。先是天稚彦与味耜高彦根神友善。故味耜高彦根神登天弔喪大臨焉。時此神形貎、自与天稚彦恰然相似。故天稚彦妻子等見而喜之曰。吾君猶在。則攀持衣帯、不可排離。時味耜高彦根神忿曰。朋友喪亡。故吾即来弔。如何誤死人於我耶。乃抜十握剣、斫倒喪屋。其屋墮而成山。此則美濃国喪山是也。世人悪以死者誤己、此其縁也。時味耜高彦根神光儀華艶、映于二丘二谷之間。故喪会者歌之曰。或云。味耜高彦根神之妹下照媛。欲令衆人知映丘谷者。是味耜高彦根神。故歌之曰。
@阿妹奈屡夜。乙登多奈婆多廼。汚奈餓勢屡。多磨廼弥素磨屡廼。阿奈陀磨波夜。弥多爾 輔〓[木+它]和〓[木+它]邏須。阿泥素企多伽避顧禰。あめなるや おとたなはたの うながせる たまのみすまるの あなたまはや みたにふたわたらす あぢすきたかひこね (K002)
又歌之曰。
@阿磨佐箇屡。避奈菟謎廼。以和多邏素西渡。以嗣箇播箇〓[木+它]輔智。箇多輔智爾。阿弥播利和〓[木+它]嗣。妹慮予嗣爾。予嗣予利拠禰。以嗣箇播箇〓[木+它]輔智。あまさかる ひなつめの いわたらすせと いしかはかたふち かたふちに あみはりわたし めろよしに よしよりこね いしかはかたふち (K003)
此両首歌辞今号夷曲。
既而天照大神。以思兼神妹万幡豊秋津媛命。配正哉吾勝勝速日天忍穂耳尊為妃、令降之於葦原中国。是時勝速日天忍穂耳尊。立于天浮橋而臨睨之曰。彼地未平矣。不須也。頗傾也凶目杵之国歟。乃更還登。具陳不降之状。故天照大神復遣武甕槌神及経津主神、先行駆除。時二神降到出雲。便問大己貴神曰。汝将此国奉天神耶以不。対曰。吾児事代主射鳥遨遊、在三津之碕。今当問以報之。乃遣使人訪焉。対曰。天神所求何不奉歟。故大己貴神以其子之辞報乎二神。二神乃昇天、復命而告之曰。葦原中国皆已平竟。時天照大神勅曰。若然者方当降吾児矣。且将降間。皇孫已生。号曰天津彦彦火瓊瓊杵尊。時有奏曰。欲以此皇孫代降。故天照大神乃賜天津彦彦火瓊瓊杵尊、八坂瓊曲玉及八咫鏡、草薙剣、三種宝物。又以中臣上祖天児屋命。忌部上祖太玉命。猿女上祖天鈿女命。鏡作上祖石凝姥命。玉作上祖玉屋命。凡五部神使配侍焉。因勅皇孫曰。葦原千五百秋之瑞穂国。是吾子孫可王之地也。宜爾皇孫就而治焉。行矣。宝祚之隆、当与天壌無窮者矣。
已而且降之間。先駆者還白。有一神。居天八達之衢。其鼻長七咫。背長七尺余。当言七尋。且口・尻明耀。眠如八咫鏡、而〓[赤+色]然似赤酸醤也。即遣従神往問。時有八十万神。皆不得目勝相問。故特勅天鈿女曰。汝是目勝於人者。宜往問之。天鈿女乃露其胸乳。抑裳帯於臍下。而笑〓向立。是時、衢神問曰。天鈿女、汝為之何故耶。対曰。天照大神之子所幸道路。有如此居之者誰也。敢問之。衢神対曰。聞天照大神之子、今当降行。故奉迎相待。吾名是猿田彦大神。時天鈿女復問曰。汝将先我行乎。将抑我先汝行乎。対曰。吾先啓行。天鈿女復問曰。汝何処到耶。皇孫何処到耶。対曰。天神之子則当到筑紫日向高千穂〓[木+患]触之峰。吾則応到伊勢之狭長田五十鈴川上。因曰。発顕我者汝也。故汝可以送我而致之矣。天鈿女還詣報状。皇孫、於是、脱離天磐座。排分天八重雲。稜威道別道別、而天降之也。果如先期。皇孫則到筑紫日向高千穂〓[木+患]触之峰。其猿田彦神者。則到伊勢之狭長田五十鈴川上。即天鈿女命随猿田彦神所乞遂以侍送焉。時皇孫勅天鈿女命。汝宜以所顕神名、為姓氏焉。因賜猿女君之号。故猿女君等男女、皆呼為君。此其縁也。高胸。此云多歌武娜娑歌。頗傾也。此云歌矛志。
《第九段一書第二》一書曰。天神遣経津主神。武甕槌神、使平定葦原中国。時二神曰。天有悪神。名曰天津甕星。亦名天香香背男。請、先誅此神。然後下撥葦原中国。是時斎主神号斎之大人。此神今在乎東国楫取之地也。既而二神降到出雲五十田狭之小汀。而問大己貴神曰。汝将以此国、奉天神耶以不。対曰。疑、汝二神非是吾処来者。故不須許也。於是経津主神則還昇報告。時高皇産霊尊乃還遣二神。勅大己貴神曰。今者聞汝所言、深有其理。故更条条而勅之。夫汝所治顕露之事。宜是吾孫治之。汝則可以治神事。又汝応住天日隅宮者。今当供造。即以千尋栲縄。結為百八十紐。其造宮之制者。柱則高大。板則広厚。又将田供佃。又為汝往来遊海之具。高橋・浮橋及天鳥船亦将供造。又於天安河亦造打橋。又供造百八十縫之白楯。又当主汝祭祀者天穂日命是也。於是大己貴神報曰。天神勅教慇懃如此。敢不従命乎。吾所治顕露事者。皇孫当治。吾将退治幽事。乃薦岐神於二神曰。是当代我而奉従也。吾将自此避去。即躬披瑞之八坂瓊、而長隠者矣。
故経津主神、以岐神。為郷導、周流削平。有逆命者即加斬戮。帰順者仍加褒美。是時帰順之首渠者。大物主神及事代主神。乃合八十万神於天高市。帥以昇天、陳其誠款之至。時高皇産霊尊勅大物主神。汝若以国神為妻。吾猶謂汝有疏心。故今以吾女三穂津姫配汝為妻。宜領八十万神、永為皇孫奉護。乃使還降之。即以紀伊国忌部遠祖手置帆負神、定為作笠者。彦狭知神、為作盾者。天目一箇神、為作金者。天日鷲神、為作木綿者。櫛明玉神、為作玉者。乃使太玉命、以弱肩被太手繦、而代御手、以祭此神者、始起於此矣。且天児屋命主神事之宗源者也。故俾以太占之卜事而奉仕焉。高皇産霊尊因勅曰。吾則起樹天津神籬及天津磐境。当為吾孫奉斎矣。汝天児屋命。太玉命、宜持天津神籬。降於葦原中国。亦為吾孫奉斎焉。乃使二神、陪従天忍穂耳尊以降之。
是時天照大神手持宝鏡。授天忍穂耳尊、而祝之曰。吾児、視此宝鏡当猶視吾。可与同床共殿、以為斎鏡。復勅天児屋命。太玉命。惟爾二神亦同侍殿内。善為防護。又勅曰。以吾高天原所御斎庭之穂、亦当御於吾児。則以高皇産霊尊之女、号万幡姫。配天忍穂耳尊為妃、降之。故時居於虚天而生児。号天津彦火瓊瓊杵尊。因欲以此皇孫、代親而降。故以天児屋命。太玉命及諸部神等、悉皆相授。且服御之物、一依前授。然後、天忍穂耳尊復還於天。
故天津彦火瓊瓊杵尊降到於日向〓[木+患]日高千穂之峰。而膂宍胸副国自頓丘覓国行去。立於浮渚在平地。乃召国主事勝国勝長狭而訪之。対曰。是有国也。取捨随勅。時皇孫因立宮殿。是焉遊息。後遊幸海浜、見一美人。皇孫問曰。汝是誰之子耶。対曰。妾是大山祇神之子。名神吾田鹿葦津姫。亦名木花開耶姫。因白。亦吾姉磐長姫在。皇孫曰。吾欲以汝為妻。如之何。対曰。妾父大山祇神在。請、以垂問。皇孫因謂大山祇神曰。吾見汝之女子。欲以為妻。於是大山祇神乃使二女持百机飲食奉進。時皇孫謂姉為醜。不御而罷。妹有国色、引而幸之。則一夜有身。故磐長姫大慙而詛之曰。仮使天孫、不斥妾而御者。生児永寿、有如磐石之常存。今既不然。唯弟独見御。故其生児。必如木花之移落。一云。磐長姫恥恨而。唾泣之曰。顕見蒼生者。如木花之俄遷転当衰去矣。此世人短折之緑也。是後神吾田鹿葦津姫見皇孫曰。妾孕天孫之子。不可私以生也。皇孫曰。雖復天神之子、如何一夜使人娠乎。抑非吾之児歟。木花開耶姫甚以慙恨。乃作無戸室而誓之曰。吾所娠。是若他神之子者。必不幸矣。是実天孫之子者。必当全生。則入其室中、以火焚室。于時焔初起時共生児、号火酢芹命。次火盛時生児、号火明命。次生児、号彦火火出見尊。亦号火折尊。斎主。此云伊播毘。顕露。此云阿羅播弐。斎庭。此云踰弐波。
《第九段一書第三》一書曰。初火焔明時生児火明命。次火炎盛時生児火進命。又曰火酢芹命。次避火炎時生児火折彦火火出見尊。凡此三子、火不能害。及母亦無所少損。時以竹刀、截其児臍。其所棄竹刀。終成竹林。故号彼地曰竹屋。時神吾田鹿葦津姫、以卜定田。号曰狭名田。以其田稲、釀天甜酒嘗之。又用淳浪田稲、為飯嘗之。
《第九段一書第四》一書曰。高皇産霊尊、以真床覆衾、〓天津彦国光彦火瓊瓊杵尊。則引開天磐戸。排分天八重雲、以奉降之。于時大伴連遠祖天忍日命。帥来目部遠祖天〓[木+患]津大来目。背負天磐靫。臂著稜威高鞆、手捉天梔弓・天羽羽矢。及副持八目鳴鏑。又帯頭槌剣。而立天孫之前、遊行降来。到於日向襲之高千穂〓[木+患]日二上峰。天浮橋、而立於浮渚在之平地。膂宍空国、自頓丘覓国行去。到於吾田長屋笠狭之御碕。時彼処有一神。名曰事勝国勝長狭。故天孫問其神曰。国在耶。対曰。在也。因曰。随勅奉矣。故天孫留住於彼処。其事勝国勝神者、是伊弉諾尊之子也。亦名塩土老翁。〔梔。此云波茸。音之移反。頭槌。此云箇歩豆智。老翁。此云烏膩。〕
《第九段一書第五》一書曰。天孫幸大山祇神之女子。吾田鹿葦津姫。則一夜有身。遂生四子。故吾田鹿葦津姫、抱子而来進曰。天神之子寧可以私養乎。故告状知聞。是時天孫見其子等嘲之曰。妍哉。吾皇子者、聞喜而生之歟。故吾田鹿葦津姫、乃慍之曰。何為嘲妾乎。天孫曰。心疑之矣、故嘲之。何則雖復天神之子。豈能一夜之間、使人有身者哉。固非我子矣。是以、吾田鹿葦津姫益恨。作無戸室、入居其内、誓之曰。妾所娠、若非天神之胤者必亡。是若天神之胤者無所害。則放火焚室。其火初明時躡誥出児、自言。吾是天神之子。名火明命。吾父何処坐耶。次火盛時躡誥出児、亦言。吾是天神之子。名火進命。吾父及兄何処在耶。次火炎衰時躡誥出児、亦言。吾是天神之子。名火折尊。吾父及兄等何処在耶。次避火熱時躡誥出児、亦言。吾是天神之子。名彦火火出見尊。吾父及兄等何処在耶。然後母吾田鹿葦津姫。自火燼中出来、就而称之曰。妾所生児及妾身、自当火難、無所少損。天孫豈見之乎。報曰。我知本是吾児。但一夜而有身。慮有疑者。欲使衆人皆知是吾児。并亦天神能令一夜有娠。亦欲明汝有霊異之威。子等復有超倫之気。故有前日之嘲辞也。梔。此云波茸。音之移反。頭槌。此云箇歩豆智。老翁。此云烏膩。
《第九段一書第六》一書曰。天忍穂根尊、娶高皇産霊尊女子栲幡千千姫万幡姫命。亦云。高皇産霊尊児火之戸幡姫児千千姫命。而生児天火明命。次生天津彦根火瓊瓊杵根尊。其天火明命児、天香山、是尾張連等遠祖也。及至奉降皇孫火瓊瓊杵尊、於葦原中国也。高皇産霊尊、勅八十諸神曰。葦原中国者、磐根・木株・草葉、猶能言語。夜者若〓[火+票]火而喧響之。昼者如五月蠅而沸騰之。云云。時高皇産霊尊勅曰。昔遣天稚彦於葦原中国。至今所以久不来者。蓋是国神有強禦之者。乃遣無名雄雉往候之。此雉降来、因見粟田・豆田。則留而不返。此世所謂雉頓之縁也。故復遣無名雌雉。此鳥下来、為天稚彦所射、中其矢而上報。云云。是時高皇産霊尊乃用真床覆衾、〓皇孫天津彦根火瓊瓊杵根尊。而排披天八重雲以奉降之。故称此神、曰天国饒石彦火瓊瓊杵尊。于時降到之処者。呼曰日向襲之高千穂添山峰矣。及其遊行之時也、云云。
到于吾田笠狭之御碕。遂登長屋之竹嶋。乃巡覧其地者。彼有人焉。名曰事勝国勝長狭。天孫因問之曰。此誰国歟。対曰。是長狭所住之国也。然今乃奉上天孫矣。天孫又問曰。其於秀起浪穂之上、起八尋殿、而手玉玲瓏織経之少女者、是誰之子女耶。答曰。大山祇神之女等。大号磐長姫。少号木花開耶姫。亦号豊吾田津姫。云云。皇孫因幸豊吾田津姫。則一夜而有身。皇孫疑之。云云。遂生火酢芹命。次生火折尊。亦号彦火火出見尊。母誓已験。方知。実是皇孫之胤。然豊吾田津姫、恨皇孫不与共言。皇孫憂之。乃為歌之曰。
@憶企都茂播。陛爾播誉戻耐母。佐禰耐拠茂。阿党播怒介茂誉。播磨都智耐理誉。おきつもは へにはよれども さねどこも あたはぬかもよ はまつちどりよ (K004)
〓[火+票]火。此云褒倍。喧響。此云淤等娜比。五月蠅。此云左魔倍。添山。此云曾褒里能耶麻。秀起。此云左岐陀豆屡。
《第九段一書第七》一書曰。高皇産霊尊之女天万栲幡千幡姫。一云。高皇産霊尊児。万幡姫児玉依姫命。此神為天忍骨命妃。生児天之杵火火置瀬尊。一云。勝速日命児天大耳尊。此神娶丹〓[潟の旁]姫。生児火瓊瓊杵尊。一云。神高皇産霊尊之女栲幡千幡姫。生児火瓊瓊杵尊。一云。天杵瀬命娶吾田津姫。生児火明命。次火夜織命。次彦火火出見尊。
《第九段一書第八》一書曰。正哉吾勝勝速日天忍穂耳尊。娶高皇産霊尊之女天万栲幡千幡姫、為妃而生児。号天照国照彦火明命。是尾張連等遠祖也。次天饒石国饒石天津彦火瓊瓊杵尊。此神娶大山祇神女子木花開耶姫命、為妃而生児。号火酢芹命。次彦火火出見尊。
《第十段本文》兄火闌降命。自有海幸。〈幸。此云左知。〉弟彦火火出見尊。自有山幸。始兄弟二人相謂曰。試欲易幸。遂相易之。各不得其利。兄悔之乃還弟弓箭。而乞己釣鉤。弟時既失兄鉤。無由訪覓。故別作新鉤与兄。兄不肯受、而責其故鉤。弟患之。即以其横刀鍛作新鉤。盛一箕而与之。兄忿之曰。非我故鉤、雖多不取。益復急責。故彦火火出見尊憂苦甚深。行吟海畔。時逢塩土老翁。老翁問曰。何故在此愁乎。対以事之本末。老翁曰。勿復憂。吾当為汝計之。乃作無目籠。内彦火火出見尊於籠中沈之于海。即自然有可怜小汀。〈可怜。此云于麻師。汀。此云波麻。〉於是棄籠遊行。忽至海神之宮。其宮也雉〓整頓。台宇玲瓏。門前有一井。井上有一湯津杜樹。枝葉扶疏。時彦火火出見尊就其樹下。徒倚彷徨良久有一美人。排闥而出。遂以玉鋺来当汲水。因挙目視之。乃驚而還入。白其父母曰。有一希客者。在門前樹下。海神於是鋪設八重席薦、以延内之。坐定。因問其来意。時彦火火出見尊対以情之委曲。海神乃集大小之魚、逼問之。僉曰。不識。唯赤女〈赤女。鯛魚名也。〉比有口疾而不来。固召之探其口者。果得失鉤。
已而彦火火出見尊因娶海神女豊玉姫。仍留住海宮。已経三年。彼処雖復安楽。猶有憶郷之情。故時復太息。豊玉姫聞之、謂其父曰。天孫悽然数歎。蓋懐土之憂乎。海神乃延彦火火出見尊、従容語曰。天孫若欲還郷者。吾当奉送。便授所得釣鉤。因誨之曰。以此鉤与汝兄時。則陰呼此鉤曰貧鉤。然後与之。復授潮満瓊及潮涸瓊、而誨之曰。漬潮満瓊者、則潮忽満。以此没溺汝兄。若兄悔而祈者。還漬潮涸瓊、則潮自涸。以此救之。如此逼悩。則汝兄自伏。及将帰去。豊玉姫謂天孫曰。妾已娠矣。当産不久。妾必以風濤急峻之日、出到海浜。請為我作産室相待矣。
彦火火出見尊已還宮、一遵海神之教。時兄火闌降命既被厄困。乃自伏罪曰。従今以後。吾将為汝俳優之民。請施恩活。於是随其所乞遂赦之。其火闌降命。即吾田君小橋等之本祖也。後豊玉姫、果如前期、将其女弟玉依姫、直冒風波来到海辺。逮臨産時、請曰。妾産時、幸勿以看之。天孫猶不能忍。窃往覘之。豊玉姫方産化為竜。而甚慙之曰。如有不辱我者。則使海陸相通。永無隔絶。今既辱之。将何以結親昵之情乎。乃以草〓児棄之海辺、閉海途而径去矣。故因以名児、曰彦波〓武〓〓[茲+鳥]草葺不合尊。後久之、彦火火出見尊崩。葬日向高屋山上陵。
《第十段一書第一》一書曰。兄火酢芹命能得海幸。弟彦火火出見尊能得山幸。時兄弟欲互易其幸。故兄持弟之幸弓。入山覓獣。終不見獣之乾迹。弟持兄之幸鉤。入海釣魚。殊無所獲。遂失其鉤。是時兄還弟弓矢、而責己鉤。弟患之。乃以所帯横刀作鉤。盛一箕与兄。兄不受曰。猶欲得吾之幸鉤。於是、彦火火出見尊不知所求。但有憂吟。乃行至海辺。彷徨嗟嘆。時有一長老。忽然而至。自称塩土老翁。乃問之曰。君是誰者。何故患於此処乎。彦火火出見尊具言其事。老翁即取嚢中玄櫛。投地、則化成五百箇竹林。因取其竹、作大目麁籠。内火火出見尊於籠中、投之于海。一云。以無目堅間為浮木。以細縄繋著火火出見尊而沈之。所謂堅間、是今之竹籠也。于時海底自有可怜小汀。乃尋汀而進。忽到海神豊玉彦之宮。其宮也城闕崇華。楼台壮麗。門外有井。井傍有杜樹。乃就樹下立之。良久有一美人。容貌絶世。侍者群従。自内而出。将以玉壼汲玉水。仰見火火出見尊。便以驚還、而白其父神曰。門前井辺樹下、有一貴客。骨法非常。若従天降者、当有天垢。従地来者、当有地垢。実是妙美之。虚空彦者歟。一云。豊玉姫之侍者、以玉瓶汲水。終不能満。俯視井中。則倒映人咲之顔。因以仰観。有一麗神。倚於杜樹。故還入白其王。於是、豊玉彦遣人問曰。客是誰者。何以至此。火火出見尊対曰。吾是天神之孫也。乃遂言来意。時海神迎拝。延入、慇懃奉慰。因以女豊玉姫妻之。故留住海宮、已経三載。
是後火火出見尊数有歎息。豊玉姫問曰。天孫豈欲還故郷歟。対曰。然。豊玉姫即白父神曰。在此貴客、意望欲還上国。海神於是総集海魚、覓問其鉤。有一魚。対曰。赤女久有口疾。或云。赤鯛。疑是之呑乎。故即召赤女。見其口者。鉤猶在口。便得之、乃以授彦火火出見尊。因教之曰。以鉤与汝兄時。則可詛言。貧窮之本。飢饉之始。困苦之根。而後与之。又汝兄渉海時。吾必起迅風・洪濤。令其没溺辛苦矣。於是乗火火出見尊於大鰐。以送致本郷。
先是且別時。豊玉姫従容語曰。妾已有身矣。当以風濤壮日、出到海辺。請為我造産屋以待之。是後豊玉姫果如其言来至。謂火火出見尊曰。妾今夜当産。請勿臨之。火火出見尊不聴。猶以櫛燃火視之。時豊玉姫化為八尋大熊鰐。匍匐逶蛇。遂以見辱為恨。則径帰海郷。留其女弟玉依姫、持養児焉。所以児名称彦波〓武〓〓[茲+鳥]草葺不合尊者。以彼海浜産屋、全用〓〓[茲+鳥]羽為草葺之。而甍未合時、児即生焉。故因以名焉。上国。此云羽播豆矩〓[人偏+爾]。
《第十段一書第二》一書曰。門前有一好井。井上有百枝杜樹。故彦火火出見尊跳昇其樹而立之。于時海神之女豊玉姫。手持玉鋺来、将汲水。正見人影在於井中。乃仰視之。驚而墜鋺。鋺既破砕不顧而還入。謂父母曰。妾見一人在於井辺樹上。顔色甚美。容貌且閑。殆非常之人者也。時父神聞而奇之。乃設八重席迎入。坐定。因問来意。対以情之委曲。時海神便起憐心、尽召鰭広・鰭狭而問之。皆曰。不知。但赤女有口疾不来。亦云。口女有口疾。即急召至。探其口者。所失之針鉤立得。於是海神制曰。〓[人偏+爾]口女従今以往。不得呑餌。又不得預天孫之饌。即以口女魚所以不進御者。此其縁也。
及至彦火火出見尊将帰之時。海神白言。今者。天神之孫、辱臨吾処。中心欣慶、何日忘之。乃以思則潮溢之瓊。思則潮涸之瓊。副其鉤而奉進之曰。皇孫雖隔八重之隈。冀時復相憶、而勿棄置也。因教之曰。以此鉤与汝兄時。則称貧鉤。滅鉤。落薄鉤。言訖、以後手投棄与之。勿以向授。若兄起忿怒有賊害之心者。則出潮溢瓊以漂溺之。若已至危苦求愍者。則出潮涸瓊以救之。如此逼悩。自当臣伏。時彦火火出見尊受彼瓊鉤、帰来本宮。一依海神之教。先以其鉤与兄。兄怒不受。故弟出潮溢瓊。則潮大溢、而兄自没溺。因請之曰。吾当事汝為奴僕。願垂救活。弟出潮涸瓊。則潮自涸。而兄還平復。已而兄改前言曰。吾是汝兄。如何為人兄而事弟耶。弟時出潮溢瓊。兄見之走登高山。則潮亦没山。兄縁高樹。則潮亦没樹。兄既窮途無所逃去。乃伏罪曰。吾已過矣。従今以往、吾子孫八十連属。恒当為汝俳人。一云。狗人。請哀之。弟還出涸瓊、則潮自息。於是兄知弟有神徳。遂以伏事其弟。是以火酢芹命苗裔、諸隼人等。至今不離天皇宮墻之傍。代吠狗而奉事者也。世人不債失針、此其縁也。
《第十段一書第三》一書曰。兄火酢芹命能得海幸。故号海幸彦。弟彦火火出見尊能得山幸。故号山幸彦。兄則毎有風雨。輙失其利。弟則雖逢風雨。其幸不惑、時兄謂弟曰。吾試欲与汝換幸。弟許諾因易之。時兄取弟弓失。入山猟獣。弟取兄釣鉤、入海釣魚。倶不得利。空手来帰。兄即還弟弓矢、而責己釣鉤。時弟已失鉤於海中、無因訪獲。故別作新鉤数千与之。兄怒不受。急責故鉤。云云。是時弟往海浜。低徊愁吟。時有川鴈。嬰羂困厄。即起憐心、解而放去。須臾有塩土老翁、来。乃作無目堅間小船。載火火出見尊。推放於海中。則自然沈去。忽有可怜御路。故尋路而往。自至海神之宮。是時海神自迎延入。乃鋪設海驢皮八重、使坐其上。兼設饌百机。以尽主人之礼。因従容問曰。天神之孫何以辱臨乎。一云。頃吾児来語曰。天孫憂居海浜。未審虚実。蓋有之乎。彦火火出見尊具申事之本末。因留息焉。海神則以其子豊玉姫妻之。遂纒綿篤愛、已経三年。
及至将帰、海神乃召鯛女。探其口者、即得鉤焉。於是、進此鉤于彦火火出見尊。因奉教之曰。以此与汝兄時、乃可称曰。大鉤、踉〓[足+旁]鉤。貧鉤。痴〓[馬+矣]鉤。言訖。則可以後手投賜。已而召集鰐魚問之曰。天神之孫今当還去。〓[人偏+爾]等幾日之内、将作以奉致。時諸鰐魚各随其長短、定其日数。中有一尋鰐。自言。一日之内則当致焉。故即遣一尋鰐魚。以奉送焉。復進潮満瓊。潮涸瓊、二種宝物。仍教用瓊之法。又教曰。兄作高田者。汝可作〓田。兄作〓田者。汝可作高田。海神尽誠奉助、如此矣。時彦火火出見尊既帰来、一遵神教。依而行之。其後火酢芹命日以襤褸、而憂之曰。吾已貧矣。乃帰伏於弟。弟時出潮満瓊。即兄挙手溺困。還出潮涸瓊。則休而平復。
先是豊玉姫謂天孫曰。妾已有娠也。天孫之胤、豈可産於海中乎。故当産時、必就君処。如為我造屋於海辺。以相待者。是所望也。故彦火火出見尊已還郷。即以〓〓[茲+鳥]之羽、葺為産屋。屋甍未及合。豊玉姫自馭大亀。将女弟玉依姫、光海来到。時孕月已満。産期方急。由此、不待葺合、径入居焉。已而従容謂天孫曰。妾方産。請勿臨之。天孫心怪其言、窃覘之。則化為八尋大鰐。而知天孫視其私屏。深懐慙恨。既児生之後。天孫就而問曰。児名何称者当可乎。対曰。宜号彦波〓武〓〓[茲+鳥]草葺不合尊。言訖乃渉海径去。于時彦火火出見尊乃歌之曰。
@飫企都〓利。軻茂豆勾志磨爾。和我謂禰志。伊茂播和素邏珥。誉能拠〓馭〓母。おきつとり かもづくしまに わがゐねし いもはわすらじ よのことごとも (K005)
亦云。彦火火出見尊取婦人、為乳母。湯母及飯嚼・湯坐。凡諸部備行、以奉養焉。于時権用他姫婦。以乳養皇子焉。此世取乳母、養児之縁也。是後豊玉姫聞其児端正。心甚憐重。欲復帰養。於義不可。故遣女弟玉依姫、以来養者也。于時豊玉姫命寄玉依姫。而奉報歌曰。
@阿軻娜磨廼。比訶利播阿利登。比〓播伊珮耐。企弭我誉贈比志。多輔妬勾阿利計利。あかだまの ひかりはありと ひとはいへど きみがよそひし たふとくありけり (K006)
凡此贈答二首、号曰挙歌。海驢。此云美知。踉〓[足+旁]鉤。此云須須能美〓。痴〓[馬+矣]鉤。此云于楼該〓。
《第十段一書第四》一書曰。兄火酢芹命得山幸利。弟火折尊得海幸利。云云。弟愁吟在海浜。時遇塩筒老翁。老翁問曰。何故愁若此乎。火折尊対曰、云云。老翁曰。勿復憂。吾将計之。計曰。海神所乗駿馬者、八尋鰐也。是竪其鰭背、而在橘之小戸。吾当与彼者共策。乃将火折尊、共往而見之。是時鰐魚策之曰。吾者八日以後、方致天孫於海宮。唯我王駿馬、一尋鰐魚。是当一日之内必奉致焉。故今我帰而、使彼出来。宜乗彼入海。入海之時。海中自有可怜小汀。随其汀而進者。必至我王之宮。宮門井上、当有湯津杜樹。宜就其樹上而居之。言訖即入海去矣。故天孫随鰐所言。留居。相待已八日矣。久之方有一尋鰐来。因乗而入海。毎遵前鰐之教。時有豊玉姫侍者。持玉鋺当汲井水。見人影在水底、酌取之不得。因以仰見天孫。即入告其王曰。吾謂我王独能絶麗。今有一客。弥復遠勝。海神聞之曰。試以察之。乃設三床請入。於是天孫於辺床則拭其両足。於中床則拠其両手。於内床則寛坐於真床覆衾之上。海神見之。乃知是天神之孫。益加崇敬。云云。海神召赤女・口女問之。時、口女自口出鉤以奉焉。赤女即赤鯛也。口女即鯔魚也。時海神授鉤彦火火出見尊。因教之曰。還兄鉤時、天孫則当言。汝生子八十連属之裔。貧鉤。狭狭貧鉤。言訖。三下唾与之。又兄入海釣時。天孫宜在海浜、以作風招。風招即嘯也。如此則吾起瀛風・辺風。以奔波溺悩。火折尊帰来、具遵神教。至及兄釣之日。弟居浜而嘯之。時迅風忽起。兄則溺苦。無由可生。便遥請弟曰。汝久居海原。必有善術。願以救之。若活我者。吾生児八十連属。不離汝之垣辺。当為俳優之民也。於是弟嘯已停、而風亦還息。故兄知弟徳、欲自伏辜。而弟有慍色。不与共言。於是兄著犢鼻。以赭塗掌塗面。告其弟曰。吾汚身如此。永為汝俳優者。乃挙足踏行、学其溺苦之状。初潮漬足時則為足占。至膝時則挙足。至股時則走廻。至腰時則捫腰。至腋時則置手於胸。至頸時則挙手飄掌。自爾及今、曾無廃絶。
先是豊玉姫出来。当産時、請皇孫曰。云云。皇孫不従。豊玉姫大恨之曰。不用吾言、令我屈辱。故自今以往。妾奴婢至君処者。勿復放還。君奴婢至妾処者。亦勿復還。道以真床覆衾及草、〓其児置之波〓。即入海去矣。此海陸不相通之縁也。一云。置児於波〓者非也。豊玉姫命自抱而去。久之曰。天孫之胤、不宜置此海中。乃使玉依姫持之送出焉。初豊玉姫別去時。恨言既切。故火折尊知其不可復会。乃有贈歌。已見上。八十連属。此云野素豆豆企。飄掌。此云陀毘盧箇須也。
《第十一段本文》彦波〓武〓〓[茲+鳥]草葺不合尊。以其姨玉依姫為妃。生彦五瀬命。次稲飯命。次三毛入野命。次神日本磐余彦尊。凡生四男。久之彦波〓武〓〓[茲+鳥]草葺不合尊、崩於西洲之宮。因葬日向吾平山上陵。
《第十一段一書第一》一書曰。先生彦五瀬命。次稲飯命。次三毛入野命。次狭野尊。亦号神日本磐余彦尊。所称狭野者。是年少時之号也。後撥平天下、奄有八洲。故復加号、曰神日本磐余彦尊。
《第十段一書第二》一書曰。先生五瀬命。次三毛野命。次稲飯命。次磐余彦尊。亦号神日本磐余彦火火出見尊。
《第十段一書第三》一書曰。先生彦五瀬命。次稲飯命。次神日本磐余彦火火出見尊。次稚三毛野命。
《第十段一書第四》一書曰。先生彦五瀬命。次磐余彦火火出見尊。次彦稲飯命。次三毛入野命。
日本書紀巻第二 終



日本書紀 巻第三 神日本磐余彦天皇 神武天皇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神日本磐余彦天皇。諱彦火火出見。彦波〓武〓〓[茲+鳥]草葺不合尊第四子也。母曰玉依姫。海童之小女也。天皇生而明達。意〓如也。年十五立為太子。長而娶日向国吾田邑吾平津媛。為妃。生手研耳命。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甲寅年(前六六七)》及年四十五歳。謂諸兄及子等曰。昔我天神。高皇産霊尊。大日〓尊。挙此豊葦原瑞穂国、而授我天祖彦火瓊瓊杵尊。於是火瓊瓊杵尊。闢天関。披雲路。駆仙蹕以戻止。是時運属鴻荒。時鍾草昧。故蒙以養正、治此西偏。皇祖皇考、乃神乃聖。積慶重暉、多歴年所。自天祖降跡以逮。于今一百七十九万二千四百七十余歳。而遼〓之地。猶未霑於王沢。遂使邑有君。村有長。各自分彊用相凌〓。抑又、聞於塩土老翁。曰、東有美地。青山四周。其中、亦有乗天磐船而飛降者。余謂。彼地必当足以恢弘大業、光宅天下。蓋六合之中心乎。厥飛降者。謂是饒速日歟。何不就而都之乎。諸皇子対曰。理実灼然。我亦恒以為念。宜早行之。是年也、太歳甲寅。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甲寅年(前六六七)十月辛酉(五)》其年冬十月丁巳朔辛酉。天皇親帥諸皇子・舟師東征。至速吸之門。時有一漁人。乗艇而至。天皇招之。因問曰。汝誰也。対曰。臣是国神。名曰珍彦。釣魚於曲浦。聞天神子来。故即奉迎。又問之曰。汝能為我導耶。対曰。導之矣。天皇勅授漁人椎〓末令執、而牽納於皇舟。以為海導者。乃特賜名、為椎根津彦。〈 椎。此云辞毘。 〉此即倭直部始祖也。行至筑紫国菟狭。〈 菟狭者地名也。此云宇佐。 〉時有菟狭国造祖。号曰菟狭津彦。菟狭津媛。乃於菟狭川上。造一柱騰宮。而奉饗焉。〈 一柱騰宮。此云阿斯毘苔徒鞅餓離能宮。 〉是時。勅以菟狭津媛。賜妻之於侍臣天種子命。天種子命。是中臣氏之遠祖也。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甲寅年(前六六七)十一月甲午(九)》十有一月丙戌朔甲午。天皇至筑紫国岡水門。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甲寅年(前六六七)十二月壬午(廿七)》十有二月丙辰朔壬午。至安芸国。居于埃宮。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乙卯年(前六六六)三月己未(六)》乙卯年春三月甲寅朔己未。徙入吉備国。起行宮以居之。是曰高嶋宮。積三年間。脩舟楫。蓄兵食。将欲以一挙而平天下也。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二月丁未(十一)》戊午年春二月丁酉朔丁未。皇師遂東。舳艫相接。方到難波之碕。会有奔潮太急。因以名為浪速国。亦曰浪花。今謂難波訛也。〈 訛。此云与許奈磨盧。 〉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三月丙子(十)》三月丁卯朔丙子。遡流而上。径至河内国草香邑青雲白肩之津。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四月甲辰(九)》夏四月丙申朔甲辰。皇師勒兵歩趣竜田。而其路狭嶮。人不得並行。乃還更欲東踰胆駒山、而入中洲。時長髄彦聞之曰。夫天神子等所以来者。必将奪我国。則尽起属兵。徼之於孔舍衛坂。与之会戦。有流矢、中五瀬命肱脛。皇師不能進戦。天皇憂之。乃運神策於沖衿曰。今我是日神子孫。而向日征虜。此逆天道也。不若、退還示弱、礼祭神祇。背負日神之威。随影圧躡。如此、則曾不血刃。虜必自敗矣。僉曰。然。於是令軍中曰。且停。勿復進。乃引軍還。虜亦不敢逼。却至草香津。植盾而為雄誥焉。〈 雄誥。此云烏多鶏〓。 〉因改号其津曰盾津。今云蓼津訛也。初孔舍衛之戦。有人隠於大樹而得兔難。仍指其樹曰。恩如母。時人因号其地曰母木邑。今云飫悶廼奇訛也。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五月癸酉(八)》五月丙寅朔癸酉。軍至茅淳山城水門。〈 亦名山井水門。茅淳。此云智怒。 〉時五瀬命矢瘡痛甚。乃撫剣而雄誥之曰。〈 撫剣。此云都盧耆能多伽弥屠利辞魔屡。 〉慨哉。大丈夫〈 慨哉。此云于黎多棄伽夜。 〉被傷於虜手。将不報而死耶。時人因号其処曰雄水門。進到于紀伊国竈山、而五瀬命薨于軍。因葬竈山。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六月丁巳(廿三)》六月乙未朔丁巳。軍至名草邑。則誅名草戸畔者。〈 戸畔。此云妬轂。 〉遂越狭野、而到熊野神邑。且登天磐盾。仍引軍漸進。海中卒遇暴風。皇舟漂蕩。時稲飯命乃歎曰。嗟乎。吾祖則天神。母則海神。如何厄我於陸。復厄我於海乎。言訖乃抜剣入海。化為鋤持神。三毛入野命亦恨之曰。我母及姨並是海神。何為起波瀾。以灌溺乎。則蹈浪秀而往乎常世郷矣。天皇独与皇子手研耳命。帥軍而進、至熊野荒坂津。〈 亦名丹敷浦。 〉因誅丹敷戸畔者。時神吐毒気。人物咸瘁。由是皇軍不能復振。時彼処有人。号曰熊野高倉下。忽夜夢。天照大神謂武甕雷神曰。夫葦原中国猶聞喧擾之響焉。〈 聞喧擾之響焉。此云左揶霓利奈離。 〉宜汝更往而征之。武甕雷神対曰。雖予不行、而下予平国之剣。則国将自平矣。天照大神曰。諾。〈 諾。此云宇毎那利。 〉時武甕雷神登謂高倉下曰。予剣号曰〓霊。〈 〓霊。此云赴屠能瀰〓[口+多]磨。 〉今当置汝庫裏。宜取而献之天孫。高倉下曰唯唯而寤之。明旦、依夢中教、開庫視之。果有落剣。倒立於庫底板。即取以進之。于時。天皇適寐。忽然而寤之曰。予何長眠若此乎。尋而中毒士卒悉復醒起。既而皇師欲趣中洲。而山中嶮絶。無復可行之路。乃棲遑不知其所跋渉。時夜夢。天照大神訓于天皇曰。朕今遣頭八咫烏。宜以為郷導者。果有頭八咫烏。自空翔降。天皇曰。此烏之来、自叶祥夢。大哉、赫矣。我皇祖天照大神。欲以助成基業乎。是時。大伴氏之遠祖日臣命、帥大来目、督将元戎。蹈山啓行。乃尋烏所向、仰視而追之。遂達于菟田下県。因号其所至之処。曰菟田穿邑。〈 穿邑。此云于介知能務羅。 〉于時勅誉日臣命曰。汝忠而且勇。加能有導之功。是以改汝名為道臣。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八月乙未(二)》秋八月甲午朔乙未。天皇使徴兄猾及弟猾者。〈 猾。此云字介志。 〉是両人菟田県之魁帥者也。〈 魁帥。此云比登誤廼伽弥。 〉時兄猾不来。弟猾即詣至。因拝軍門而告之曰。臣兄兄猾之為逆状也。聞天孫且到。即起兵将襲。望見皇師之威。懼不敢敵。乃潜伏其兵。権作新宮。而殿内施機。欲因請饗以作難。願知此詐。善為之備。天皇即遣道臣命、察其逆状。時道臣命審知有賊害之心。而大怒誥嘖之曰。虜爾所造屋。爾自居之。〈 爾。此云飫例。 〉因案剣彎弓。逼令催入。兄猾獲罪兄於天。事無所辞。乃自蹈機而圧死。時陳其屍而斬之。流血没踝。故号其地曰菟田血原。已而弟猾大設牛酒。以労饗皇師焉。天皇以其酒完班賜軍卒。乃為御謡之曰。〈 謡。此云宇多預瀰。 〉
@于〓能 多伽機珥。辞芸和奈陂蘆。和餓末菟夜。辞芸破佐夜羅孺、伊殊区波辞。区〓羅佐夜離。固奈瀰餓。那居波佐麼。多智曾麼能 未廼那鶏句〓[土+烏]。居気辞被恵禰。宇破奈利餓。那居波佐磨。伊智佐介幾 未廼於朋鶏句〓[土+烏]。居気〓被恵禰。うだの たかきに しぎわなはる わがまつや しぎはさやらず いすくはし くぢらさやり こなみが なこはさば たちそばの みのなけくを こきしひゑね うはなりが なこはさば いちさかき みのおほけくを こきだひゑね (K007)
是謂来目歌。今楽府奏此歌者。猶有手量大小、及音声巨細。此古之遺式也。是後天皇欲省吉野之地。乃従菟田穿邑。親率軽兵巡幸焉。至吉野時。有人出自井中。光而有尾。天皇問之曰。汝何人。対曰。臣是国神。名為井光。此則吉野首部始祖也。更少進、亦有尾而披磐石而出者。天皇問之曰。汝何人。対曰。臣是磐排別之子。〈 排別。此云飫時和句。此則吉野国〓部始祖也。及縁水西行。亦有作梁取魚者。〈 梁。此云揶奈。 〉天皇問之。対曰。臣是苞苴担之子。〈 苞苴担。此云珥倍毛菟。 〉此則阿太養〓部始祖也。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九月戊辰(五)》九月甲子朔戊辰。天皇陟彼菟田高倉山之巓。瞻望域中。時国見丘上則有八十梟帥。〈 梟帥。此云多稽屡。 〉又於女坂置女軍。男坂置男軍。墨坂置〓[火+赤]炭。其女坂・男坂・墨坂之号、由此而起也。復有兄磯城軍。布満於磐余邑。〈 磯。此云志。 〉賊虜所拠。皆是要害之地。故道路絶塞。無処可通。天皇悪之。是夜自祈而寝。夢。有天神訓之曰。宜取天香山社中土。〈 香山。此云介遇夜摩。 〉以造天平瓮八十枚。〈 平瓮。此云毘邏介。 〉并造厳瓮。而敬祭天神地祇。〈 厳瓮。此云怡途背。 〉亦為厳呪詛。如此則虜自平伏。〈 厳呪詛。此云怡途能伽辞離。 〉天皇祇承夢訓。依以将行。時弟猾又奏曰。倭国磯城邑有磯城八十梟帥。又高尾張邑〈 或本云。葛城邑也。 〉有赤銅八十梟帥。此類皆欲与天皇距戦。臣窃為天皇憂之。宜今当取天香山埴、以造天平瓮。而祭天社国社之神。然後撃虜則易除也。天皇既以夢辞為吉兆。及聞弟猾之言。益喜於懐。乃使椎根津彦著弊衣服及蓑笠。為老父貌。又使弟猾被箕。為老嫗貌。而勅之曰。宜汝二人到天香山。潜取其巓土而可来旋矣。基業成否。当以汝為占。努力慎歟。是時虜兵満路。難以往還。時椎根津彦乃祈之曰。我皇当能定此国者。行路自通。如不能者。賊必防禦。言訖径去。時群虜見二人。大咲之曰。大醜乎。〈 大醜。此云鞅奈瀰爾句。 〉老父老嫗。則相与闢道使行。二人得至其山。取土来帰。於是天皇甚悦。乃以此埴、造作八十平瓮。天手抉八十枚。〈 手抉。此云多衢餌離。 〉厳瓮、而陟于丹生川上。用祭天神地祇。則於彼菟田川之朝原。譬如水沫、而有所呪著也。天皇又因祈之曰。吾今当以八十平瓮、無水造飴。飴成則吾必不仮鋒刃之威。坐平天下。乃造飴。飴即自成。又祈之曰。吾今当以厳瓮沈于丹生之川。如魚無大小、悉酔而流。譬猶〓[木+皮]葉之浮流者。〈 〓[木+皮]。此云磨紀。 〉吾必能定此国。如其不爾。終無所成。乃沈瓮於川。其口向下。頃之魚皆浮出。随水〓〓。時椎根津彦見而奏之。天皇大喜。乃抜取丹生川上之五百箇真坂樹、以祭諸神。自此始有厳瓮之置也。時勅道臣命。今以高皇産霊尊。朕親作顕斎。〈 顕斎。此云于図詩怡破毘。 〉用汝為斎主。授以厳媛之号。而名其所置埴瓮為厳瓮。又火名為厳香来雷。水名為厳罔象女。〈 罔象女。此云瀰菟破廼迷。 〉糧名為厳稲魂女。〈 稲魂女。此云于伽能迷。 〉薪名為厳山雷。草名為厳野椎。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十月癸巳朔》冬十月癸巳朔。天皇嘗其厳瓮之糧。勒兵而出。先撃八十梟帥於国見丘破斬之。是役也。天皇志存必克。乃為御謡之曰。
@伽牟伽筮能。伊斉能于瀰能。於費異之珥夜。異波臂茂等倍屡。之多〓瀰能。之多〓瀰能。阿誤予。阿誤予。之多太瀰能。異波比茂等倍離。于智弖之夜莽務。于智弖之夜莽務。かむかぜの いせのうみの おほいしにや いはひもとほる しただみの しただみの あごよ あごよ しただみの いはひもとほり うちてしやまむ うちてしやまむ (K008)
謡意。以大石喩其国見丘也。既而余党猶繁。其情難測。乃顧勅道臣命。汝宜帥大来目部。作大室於忍坂邑。盛設宴饗。誘虜而取之。道臣命於是奉密旨。掘〓於忍坂。而選我猛卒。与虜雑居。陰期之曰。酒酣之後。吾則起歌。汝等聞吾歌声。則一時刺虜。已而坐定酒行。虜不知我之有陰謀。任情径酔。時道臣命乃起而歌之曰。
@於佐箇廼於朋務露夜珥。比苔瑳破而。異離烏利苔毛。比苔瑳破而。枳伊離烏利苔毛。瀰都瀰都志。倶梅能固邏餓。句鶩都都伊。異志都都伊毛智。于智弖之夜莽務。おさかの おほむろやに ひとさはに いりをりとも ひとさはに きいりをりとも みつみつし くめのこらが くぶつつい いしつついもち うちてしやまむ (K009)
時我卒聞歌。倶抜其頭椎剣。一時殺虜。虜無復〓[口+焦]類者。皇軍大悦。仰天而咲。因歌之曰。
@伊莽波予。伊莽波予。阿阿時夜〓[土+烏]。伊莽〓而毛 阿誤予。伊莽〓而毛 阿誤予。いまはよ いまはよ ああしやを いまだにも あごよ いまだにも あごよ (K010)
今来目部歌而後大哂。是其縁也。又歌之曰。
@愛濔詩烏 毘〓利。毛毛那比苔。比苔破易陪廼毛。多牟伽毘毛勢儒。えみしを ひだり ももなひと ひとはいへども たむかひもせず (K011)
此皆承密旨而歌之。非敢自専者也。時天皇曰。戦勝而無驕者。良将之行也。今魁賊已滅。而同悪者匈匈十数群。其情不可知。如何久居一処、無以制変。乃徙営於別処。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十一月己巳(七)》十有一月癸亥朔己巳。皇師大挙。将攻磯城彦。先遣使者徴兄磯城。兄磯城不承命。更遺頭八咫烏召之。時烏到其営而鳴之曰。天神子召汝。怡奘過。怡奘過。〈 過。音倭。 〉兄磯城忿之曰。聞天圧神至。而吾為慨憤時。奈何烏鳥若此悪鳴耶。〈 圧。此云飫蒭。 〉乃彎弓射之。烏即避去。次到弟磯城宅而鳴之曰。天神子召汝。怡奘過。怡奘過。時弟磯城〓然改容曰。臣聞天圧神至。旦夕畏懼。善乎烏。汝鳴之若此者歟。即作葉盤八枚。盛食饗之。〈 葉盤。此云毘羅耐。 〉因以随烏。詣到而告之曰。吾兄兄磯城聞天神子来。則聚八十梟帥。具兵甲、将与決戦。可早図之。天皇乃会諸将。問之曰。今兄磯城果有逆賊之意。召亦不来。為之奈何。諸将曰。兄磯城黠賊也。宜先遣弟磯城暁喩之。并説兄倉下。弟倉下。如遂不帰順。然後挙兵臨之亦未晩也。〈 倉下。此云衢羅餌。 〉乃使弟磯城開示利害。而兄磯城等猶守愚謀、不肯承伏。時椎根津彦計之曰。今者宜先遣我女軍。出自忍坂道。虜見之。必尽鋭而赴。吾則駆馳勁卒、直指墨坂。取菟田川水以灌其炭火。〓忽之間出其不意。則破之必也。天皇善其策。乃出女軍以臨之。虜謂大兵已至。畢力相待。先是皇軍攻必取。戦必勝。而介胃之士。不無疲弊。故聊為御謡以慰将卒之心焉。謡曰。
@〓[口+多]〓[口+多]奈梅弖。伊那瑳能椰摩能。虚能莽由毛。易喩耆摩毛羅毘。多多介陪〓。和例破椰隈怒。之摩途等利。宇介譬餓等茂。伊莽輸開珥虚禰。たたなめて いなさのやまの このまゆも いゆきまもらひ たたかへば われはやゑぬ しまつとり うかひがとも いますけにこね (K012)
果以男軍越墨坂。従後夾撃破之、斬其梟帥兄磯城等。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戊午年(前六六三)十二月丙申(四)》十有二月癸巳朔丙申。皇師遂撃長髄彦。連戦不能取勝。時忽然天陰而雨氷。乃有金色霊鵄。飛来止于皇弓之弭。其鵄光曄〓。状如流電。由是長髄彦軍卒、皆迷眩不復力戦。長髄是邑之本号焉。因亦以為人名。及皇軍之得鵄瑞也。時人仍号鵄邑。今云鳥見。是訛也。昔孔舎衛之戦。五瀬命中矢而薨。天皇〓之。常懐憤〓。至此役也。意欲窮誅。乃為御謡之曰。
@瀰都瀰都志。倶梅能故邏餓。介耆茂等珥。阿波赴珥破。介瀰羅毘苔茂苔。曾廼餓毛苔。曾禰梅屠那芸弖。于笞弖之夜莽務。みつみつし くめのこらが かきもとに あはふには かみらひともと そのがもと そねめつなぎて うちてしやまむ (K013)
又謡之曰。
@瀰都瀰都志。倶梅能故邏餓。介耆茂等珥。宇恵志破餌介瀰。句致弭比倶。和例破〓輸例儒 于智弖之夜莽務。みつみつし くめのこらが かきもとに うゑしはじかみ くちびひく われはわすれず うちてしやまむ (K014)
因復縦兵忽攻之。凡諸御謡。皆謂来目歌。此的取歌者而名之也。時長髄彦乃遣行人言於天皇曰。嘗有天神之子。乗天磐船自天降止。号曰櫛玉饒速日命。〈 饒速日。此云爾芸波揶卑。 〉是娶吾妹三炊屋媛。〈 亦名長髄媛。亦名鳥見屋媛。 〉遂有児息。名曰可美真手命。〈 可美真手。此云于魔詩莽耐。 〉故吾以饒速日命為君而奉焉。夫天神之子、豈有両種乎。奈何更穏天神子。以奪人地乎。吾心推之、未必為信。天皇曰。天神子亦多耳。汝所為君。是実天神之子者。必有表物。可相示之。長髄彦即取饒速日命之天羽羽矢一隻及歩靭、以奉示天皇。天皇覧之曰。事不虚也。還以所御天羽羽矢一隻及歩靭。賜示於長髄彦。長髄彦見其天表。益懐〓〓[足+昔]。然而凶器已構。其勢不得中休。而猶守迷図。無復改意。饒速日命本知天神慇懃唯天孫是与。且見夫長髄彦禀性愎〓、不可教以天人之際。乃殺之。帥其衆而帰順焉。天皇素聞鐃速日命是自天降者。而今果立忠効。則褒而寵之。此物部氏之遠祖也。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己未年(前六六二)二月辛亥(廿)》己未年春二月壬辰朔辛亥。命諸将練士卒。是時層富県波〓[口+多]丘岬有新城戸畔者。〈 丘岬。此云 〓[土+烏]介佐棄。 〉又和珥坂下有居勢祝者。〈 坂下。此云瑳伽梅苔。 〉臍見長柄丘岬有猪祝者。此三処土蜘蛛並恃其勇力、不肯来庭。天皇乃分遺偏師皆誅之。又高尾張邑有土蜘蛛。其為人也、身短而手足長。与侏儒相類。皇軍結葛網而掩襲殺之。因改号其邑曰葛城。夫磐余之地、旧名片居。〈 片居。此云伽〓[口+多]韋。 〉亦曰片立。〈 片立。此云伽〓[口+多]〓[口+多]知。 〉逮我皇師之破虜也。大軍集而満於其地。因改号為磐余。或曰。天皇徃嘗厳瓮糧出軍而征。是時。磯城八十梟帥於彼処屯聚居之。〈 屯聚居。此云怡波瀰萎。 〉果与天皇大戦。遂為皇師所滅。故名之曰磐余邑。又皇師立誥之処。是謂猛田。作城処号曰城田。又賊衆戦死而僵屍、枕臂処呼為頬枕田。天皇以前年秋九月。潜取天香山之埴土。以造八十平瓮。躬自斎戒祭諸神。遂得安定区宇。故号取土之処曰埴安。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己未年(前六六二)三月丁卯(七)》三月辛酉朔丁卯。下令曰。自我東征於茲六年矣。頼以皇天之威。凶徒就戮。雖辺土未清。余妖尚梗。而中洲之地無復風塵。誠宜恢廓皇都、規大壮。而今運属此屯蒙。民心朴素。巣棲穴住。習俗惟常。夫大人立制。義必随時。苟有利民。何妨聖造。且当披払山林。経営宮室。而恭臨宝位。以鎮元元。上則答乾霊授国之徳。下則弘皇孫養正之心。然後兼六合以開都。掩八紘而為宇、不亦可乎。観夫畝傍山〈 畝傍山。此云宇禰縻夜摩。 〉東南橿原地者。蓋国之墺区乎。可治之。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己未年(前六六二)三月》是月。即命有司経始帝宅。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庚申年(前六六一)八月戊辰(十六)》庚申年秋八月癸丑朔戊辰。天皇当立正妃。改広求華胄。時有人奏之曰。事代主神共三嶋溝〓耳神之女玉櫛媛。所生児。号曰媛蹈〓五十鈴媛命。是国色之秀者。天皇悦之。
《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庚申年(前六六一)九月乙巳(廿四)》九月壬午朔乙巳。納媛蹈〓五十鈴媛命。以為正妃。
《神武天皇元年(辛酉前六六〇)正月庚辰朔》辛酉年春正月庚辰朔。天皇即帝位於橿原宮。是歳為天皇元年。尊正妃為皇后。生皇子神八井命。神渟名川耳尊。故古語称之曰。於畝傍之橿原也。太立宮柱於底磐之根。峻峙搏風於高天之原。而始馭天下之天皇。号曰神日本磐余彦火火出見天皇焉。初天皇草創天基之日也。大伴氏之遠祖道臣命帥大来目部奉承密策。能以諷歌・倒語掃蕩妖気。倒語之用始起乎茲。
《神武天皇二年(壬戌前六五九)二月乙巳(二)》二年春二月甲辰朔乙巳。天皇定功行賞。賜道臣命宅地、居于築坂邑。以寵異之。亦使大来目居于畝傍山以西川辺之地。今号来目邑。此其縁也。以珍彦為倭国造。〈 珍彦。此云于〓毘故。 〉又給弟猾猛田邑。因為猛田県主。是菟田主水部遠祖也。弟磯城、名黒速。為磯城県主。復以剣根者為葛城国造。又頭八咫烏亦入賞例。其苗裔即葛野主殿県主部是也。
《神武天皇四年(甲子前六五七)二月甲申(廿三)》四年春二月壬戌朔甲申。詔曰。我皇祖之霊也、自天降鑑、光助朕躬。今諸虜已平。海内無事。可以郊祀天神、用申大孝者也。乃立霊畤於鳥見山中。其地号曰上小野榛原。下小野榛原。用祭皇祖天神焉。
《神武天皇三一年(辛卯前六三〇)四月乙酉朔》三十有一年夏四月乙酉朔。皇輿巡幸。因登腋上〓[口+兼]間丘。而廻望国状曰。妍哉乎国之獲矣。〈 妍哉。此云鞅奈珥夜。 〉雖内木錦之真〓国。猶如蜻蛉之臀〓[口+占]焉。由是始有秋津洲之号也。昔伊弉諾尊目此国曰。日本者浦安国。細戈千足国。磯輪上秀真国。〈 秀真国。此云袍図莽句爾。 〉復大己貴大神目之曰。玉牆内国。及至饒速日命乗天磐船。而翔行太虚也。睨是郷而降之。故因目之曰虚空見日本国矣。
《神武天皇三二年(壬辰前二九)正月甲寅(三)》四十有二年春正月壬子朔甲寅。立皇子神渟名川耳尊、為皇太子。
《神武天皇七六年(丙子前五八五)三月甲辰(十一)》七十有六年春三月甲午朔甲辰。天皇崩于橿原宮。時年一百二十七歳。》明年秋九月乙卯朔丙寅。葬畝傍山東北陵。
日本書紀巻第三 終



日本書紀巻第四

 神渟名川耳天皇 綏靖天皇
 磯城津彦玉手看天皇 安寧天皇
 大日本彦耜友天皇 懿徳天皇
 観松彦香殖稲天皇 孝昭天皇
 日本足彦国押人天皇 孝安天皇
 大日本根子彦太瓊天皇 孝霊天皇
 大日本根子彦国牽天皇 孝元天皇
 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天皇 開化天皇

 神渟名川耳天皇 綏靖天皇
《綏靖天皇即位前紀》神渟名川耳天皇。神日本磐余彦天皇第三子也。母曰媛蹈〓五十鈴媛命。事代主神之大女也。天皇風姿岐嶷。少有雄抜之気。及壮容貎魁偉。武芸過人。而志尚沈毅。至四十八歳、神日本磐余彦天皇崩。時神渟名川耳尊孝性純深。悲慕無已。特留心於喪葬之事焉。其庶兄手研耳命。行年已長。久歴朝機。故亦委事而親之。然其王立操〓懐。本乖仁義。遂以諒闇之際、威福自由。苞蔵禍心。図害二弟。于時也、太歳己卯。
《綏靖天皇即位前紀己卯年(前五八二)十一月》冬十一月。神渟名川耳尊。与兄神八井耳命。陰知其志、而善防之。於山陵事畢。乃使弓部稚彦造弓。倭鍛部天津真浦造真〓鏃。矢部作箭。及弓矢既成、神渟名川耳尊欲以射殺手研耳命。会有手研耳命於片丘大〓中、独臥于大牀。時渟名川耳尊謂神八井耳命曰。今適其時也。夫言貴密。事宜慎。故我之陰謀、本無預者。今日之事、唯吾与爾自行之耳。吾当先開〓戸。爾其射之。因相随進入。神渟名川耳尊突開其戸。神八井耳命則手脚戦慄、不能放矢。時神渟名川耳尊。掣取其兄所持弓矢。而射手研耳命。一発中胸。再発 中背。遂殺之。於是神八井耳命懣然自服。譲於神渟名川耳尊曰。吾是乃兄。而懦弱不能致果。今汝特挺神武。自誅元悪。宜哉乎。汝之光臨天位以承皇祖之業。吾当為汝輔之、奉典神祇者。是即多臣之始祖也。
《綏靖天皇元年(庚辰前五八一)正月己卯(八)》元年春正月壬申朔己卯。神渟名川耳尊即天皇位。都葛城。是謂高丘宮。尊皇后曰皇太后。是年也、太歳庚辰。
《綏靖天皇二年(辛巳前五八〇)正月》二年春正月。立五十鈴依媛為皇后。〈 一書云。磯城県主女川派媛。一書云。春日県主大日諸女糸織媛也。 〉即天皇之姨也。后生磯城津彦玉手看天皇。
《綏靖天皇四年(癸亥前五七八)四月》四年夏四月。神八井耳命薨。即葬于畝傍山北。
《綏靖天皇二五年(甲辰前五五七)正月戊子(七)》二十五年春正月壬午朔戊子。立皇子磯城津彦玉手看尊為皇太子。
《綏靖天皇三三年(壬子前五四九)五月》三十三年夏五月。天皇不予。癸酉、崩。時年八十四。
 磯城津彦玉手看天皇 安寧天皇
《安寧天皇即位前紀》磯城津彦玉手看天皇。神渟名川耳天皇太子也。母曰五十鈴依媛命。事代主神之少女也。天皇以神渟名川耳天皇二十五年、立為皇太子。年二十一。
三十三年夏五月。神渟名川耳天皇崩。
其年七月癸亥朔乙丑。太子即天皇位。
《安寧天皇元年(癸丑前五四八)十月丙申(十一)》元年冬十月丙戌朔丙申。葬神渟名川耳天皇於倭桃花鳥田丘上陵。尊皇后曰皇太后。是年也、太歳癸丑。
《安寧天皇二年(甲寅前五四七)》二年遷都於片塩。是謂浮孔宮。
《安寧天皇三年(乙卯前五四六)正月壬午(五)》三年春正月戊寅朔壬午。立渟名底仲媛命〈 亦曰渟名襲媛。 〉為皇后。〈 一書云。磯城県主葉江女川津媛。一書云。大間宿禰女糸井媛。 〉先是后生二皇子。第一曰息石耳命。第二曰大日本彦耜友天皇。〈 一云。生三皇子。第一曰常津彦某兄。第二曰大日本彦耜友天皇。第三曰磯城津彦命。 〉
《安寧天皇十一年(癸亥前五三八)正月壬戌朔》十一年春正月壬戌朔。立大日本彦耜友尊為皇太子也。弟磯城津彦命。是猪使連之始祖也。
《安寧天皇三八年(庚寅前五一六)十二月乙卯(六)》三十八年冬十二月庚戌朔乙卯。天皇崩。時年五十七。
》大日本彦耜友天皇 懿徳天皇
《安寧天皇即位前紀》大日本彦耜友天皇。磯城津彦玉手看天皇第二子也。母曰渟名底仲媛命。事代主神孫鴨王女也。磯城津彦玉手看天皇十一年正春正月壬戌。立為皇太子。年十六。
三十八年冬十二月。磯城津彦玉手看天皇崩。
《懿徳天皇元年(辛卯前五一〇)二月壬子》元年春二月己酉朔壬子。皇太子即天皇位。
《懿徳天皇元年(辛卯前五一〇)八月丙午朔》秋八月丙午朔。葬磯城津彦玉手看天皇於畝傍山南御陰井上陵。
《懿徳天皇元年(辛卯前五一〇)九月乙丑(干支誤)》九月丙子朔乙丑。尊皇后曰皇太后。是年也、太歳辛卯。
《懿徳天皇二年(辛卯前五〇九)正月戊寅(五)》二年春正月甲戌朔戊寅。遷都於軽地。是謂曲峡宮。
《懿徳天皇二年(辛卯前五〇九)二月癸丑(十一)》二月癸卯朔癸丑。立天豊津媛命為皇后。〈 一云。磯城県主葉江男弟。猪手女泉媛。一云。磯城県主太真稚彦女飯日媛也。 〉后生観松彦香殖稲天皇。〈 一云。天皇母弟武石彦奇友背命。 〉
《懿徳天皇二二年(辛卯前四八九)二月戊午(十二)》二十二年春二月丁未朔戊午。立観松彦香殖稲尊為皇太子。年十八。
《懿徳天皇三四年(甲子前四七七)九月辛未(八)》三十四年秋九月甲子朔辛未。天皇崩。
 観松彦香殖稲天皇 孝昭天皇
《孝昭天皇即位前紀》観松彦香殖稲天皇。大日本彦耜友天皇太子也。母皇后天豊津媛命。息石耳命之女也。天皇以大日本彦耜友天皇二十二年春二月丁未朔戊午。立為皇太子。
三十四年秋九月。大日本彦耜友天皇崩。
明年冬十月戊午庚午。葬大日本彦耜友天皇於畝傍山南纎沙谿上陵。
《孝昭天皇元年(丙寅前四七五)正月甲午(九)》元年春正月丙戌朔甲午。皇太子即天皇位。
《孝昭天皇元年(丙寅前四七五)四月己未(五)》夏四月乙卯朔己未。尊皇后曰皇太后。
《孝昭天皇元年(丙寅前四七五)七月》秋七月。遷都於掖上。是謂池心宮。是年也、太歳丙寅。
《孝昭天皇二九元年(甲午前四七七)正月丙午(三)》二十九年春正月甲辰朔丙午。立世襲足媛。為皇后。〈 一云。磯城県主葉江女渟名城津媛。一云。倭国豊秋狭太媛女大井媛也。 〉后生天足彦国押人命。日本足彦国押人天皇。
《孝昭天皇六八年(癸酉前四〇八)正月庚子(十四)》六十八年春正月丁亥朔庚子。立日本足彦国押人尊皇太子。年二十。天足彦国押人命此和珥臣等始祖也。
《孝昭天皇八三年(戊子前三九三)八月辛酉(五)》八十三年秋八月丁巳朔辛酉。天皇崩。
 日本足彦国押人天皇 孝安天皇
《孝安天皇即位前紀》日本足彦国押人天皇。観松彦香殖稲天皇第二子也。母曰世襲足媛。尾張連遠祖瀛津世襲之妹也。天皇以観松彦香殖稲天皇六十八年春正月。立為皇太子。
八十三年秋八月。観松彦香殖稲天皇崩。 
《孝安天皇元年(己丑前三九二)正月辛卯(廿七)》元年春正月乙酉朔辛卯。皇太子即天皇位。
《孝安天皇元年(己丑前三九二)八月辛巳朔》秋八月辛巳朔。尊皇后曰皇太后。是年也、太歳己丑。
《孝安天皇二年(己丑前三九三)十月》二年冬十月。遷都於室地。是謂秋津嶋宮。
《孝安天皇二六年(甲寅前三六七)二月壬寅(十四)》二十六年春二月己丑朔壬寅。立姪押媛為皇后。〈 一云。磯城県主葉江女長媛。一云。十市県主五十坂彦女五十坂媛也。 〉后生大日本根子彦太瓊天皇。
《孝安天皇三八年(丙寅三五五)八月己丑(十四)》三十八年秋八月丙子朔己丑。葬観松彦香殖稲天皇于掖上博多山上陵。
《孝安天皇七六年(甲辰前三一七)正月癸酉(五)》七十六年春正月己巳朔癸酉。立大日本根子彦太瓊尊為皇太子。年二十六。
《孝安天皇一〇二年(庚午前二九一)正月丙午(九)》百二年春正月戊戌朔丙午。天皇崩。
 大日本根子彦太瓊天皇 孝霊天皇
《孝安天皇即位前紀》大日本根子彦太瓊天皇。日本足彦国押人天皇太子也。母曰押媛。蓋天足彦国押人命之女乎。天皇以日本足彦国押人天皇七十六年春正月。立為皇太子。
百二年春正月。日本足彦国押人天皇崩。
秋九月甲午朔丙午。葬日本足彦国押人天皇于玉手丘上陵。
冬十二月癸亥朔丙寅。皇太子遷都於黒田。是謂廬戸宮。
《孝霊天皇元年(辛未前二九〇)正月己卯(十二)》元年春正月壬辰朔癸卯。太子即天皇位。尊皇后曰皇太后。是年也、太歳辛未。
《孝霊天皇二年(壬申前二八九)二月丙寅(十一)》二年春二月丙辰朔丙寅。立細媛命為皇后。〈 一云。春日千乳早山香媛。一云。十市県主等祖女真舌媛也。 〉后生大日本根子彦国牽天皇。妃倭国香媛〈 亦名〓某姉。 〉生倭迹迹日百襲姫命。彦五十狭芹彦命。〈 亦名吉備津彦命。 〉倭迹迹稚屋姫命。亦妃〓某弟生彦狭嶋命。稚武彦命。弟稚武彦命。是吉備臣之始祖也。
《孝霊天皇三六年(丙午前二五五)春正月己亥朔》三十六年春正月己亥朔。立彦国牽尊為皇太子。
《孝霊天皇七六年(丙戌前二一五)二月癸丑(八)》七十六年春二月丙午朔癸丑。天皇崩。
 大日本根子彦国牽天皇 孝元天皇
《孝元天皇即位前紀》大日本根子彦国牽天皇。大日本根子彦太瓊天皇太子也。母曰細媛命。磯城県主大目之女也。天皇以大日本根子彦太瓊天皇三十六年春正月。立為皇太子。年十九。
七十六年春二月。大日本根子彦太瓊天皇崩。
《孝元天皇元年(丁亥前二一四)正月甲申(十四)》元年春正月辛未朔甲申。太子即天皇位。尊皇后曰皇太后。是年也、太歳丁亥。
《孝元天皇四年(庚寅前二一一)三月甲午(十一)》四年春三月甲申朔甲午。遷都於軽地。是謂境原宮。
《孝元天皇六年(壬辰前二〇九)九月癸卯(六)》六年秋九月戊戌朔癸卯。葬大日本根子彦太瓊天皇于片丘馬坂陵。
《孝元天皇七年(癸巳前二〇八)二月丁卯(二)》七年春二月丙寅朔丁卯。立欝色謎命為皇后。后生二男一女。第一曰大彦命。第二曰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天皇。第三曰倭迹迹姫命。〈 一云。天皇母弟少彦男心命也。 〉妃伊香色謎命生彦太忍信命。次妃河内青玉繋女埴安媛生武埴安彦命。兄大彦命。是阿倍臣。膳臣。阿閇臣。狭狭城山君。筑紫国造。越国造。伊賀臣。凡七族之始祖也。彦太忍信命。是武内宿禰之祖父也。
《孝元天皇二二年(戊申前一九三)正月壬午(十四)》二十二年春正月己巳朔壬午。立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尊為皇太子。年十六。
《孝元天皇五七年(癸未前一五八)九月癸酉(二)》五十七年秋九月壬申朔癸酉。大日本根子彦牽天皇崩。
 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天皇 開化天皇
《開化天皇即位前紀》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天皇。大日本根子彦国牽天皇第二子也。母曰欝色謎命。穂積臣達祖欝色雄命之妹也。天皇以大日本根子彦国牽天皇二十二年春正月。立為皇太子。年十六。
五十七年秋九月。大日本根子彦国牽天皇崩。
冬十一月辛未朔壬午。太子即天皇位。
《開化天皇元年(甲申前一五七)正月癸酉(四)》元年春正月庚午朔癸酉、尊皇后曰皇太后。
《開化天皇元年(甲申前一五七)十月戊申(十三)》冬十月丙申朔戊申。遷都于春日之地。〈 春日。此云箇酒鵝。 〉是謂率川宮。〈 率川。此云伊社箇波。 〉是年也、太歳甲申。
《開化天皇五年(戊子前一五三)二月壬子(六)》五年春二月丁未朔壬子。葬大日本根子彦国牽天皇于剣池嶋上陵。
《開化天皇六年(己丑前一五二)正月甲寅(十四)》六年春正月辛丑朔甲寅。立伊香色謎命為皇后。〈 是庶母也。 〉后生御間城入彦五十瓊殖天皇。先是天皇納丹波竹野媛為妃。生彦湯産隅命。〈 亦名彦蒋簀命。 〉次妃和珥臣遠祖姥津命之妹姥津媛生彦坐王。
《開化天皇二八年(辛亥前一三〇)正月丁酉(五)》二十八年春正月癸巳朔丁酉。立御間城入彦尊為皇太子。年十九。
《開化天皇六〇年(癸未前九八)四月甲子(九)》六十年夏四月丙辰朔甲子。天皇崩。
《開化天皇六〇年(癸未前九八)十月乙卯(三)》冬十月癸丑朔乙卯。葬于春日率川坂本陵。〈 一云。坂上陵。時年百十五。 〉
日本書紀巻第四 終



日本書紀巻第五

 御間城入彦五十瓊殖天皇 崇神天皇
《崇神天皇即位前紀》御間城入彦五十瓊殖天皇。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天皇第二子也。母曰伊香色謎命。物部氏遠祖大綜麻杵之女也。天皇年十九歳。立為皇太子。識性聡敏。幼好雄略。既壮、寛博謹慎。崇重神祇。恒有経綸天業之心焉。
六十年(癸未前九八)夏四月。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天皇崩。
《崇神天皇元年(甲申前九七)正月甲午。(十三)》元年春正月壬午朔甲午皇太子即天皇位。尊皇后曰皇太后。
《崇神天皇元年(甲申前九七)二月辛亥(十六)》二月辛亥朔丙寅。立御間城姫為皇后。先是。后生活目入彦五十狭茅天皇。彦五十狭茅命。国方姫命。千千衝倭姫命。倭彦命。五十日鶴彦命。又妃紀伊国荒河戸畔女遠津年魚眼眼妙媛。〈 一云、大海宿禰女八坂振天某辺。 〉生豊城入彦命。豊鍬入姫命。次妃尾張大海媛。生八坂入彦命。淳名城入姫命。十市瓊入姫命。是年也、太歳甲申。
《崇神天皇三年(丙戌前九五)九月》三年秋九月。遷都於磯城。是謂瑞籬宮。
《崇神天皇四年(丁亥前九四)十月壬午(廿三)》四年冬十月庚申朔壬午。詔曰。惟我皇祖。諸天皇等。光臨宸極者。豈為一身乎。蓋所以司牧人神、経綸天下。故能世闡玄功。時流至徳。今朕奉承大運。愛育黎元。何当聿遵皇祖之跡。永保無窮之祚。其群卿百僚。竭爾忠貞。共安天下。不亦可乎。
《崇神天皇五年(戊子前九三)》五年。国内多疾疫。民有死亡者。且大半矣。
《崇神天皇六年(己丑前九二)》六年。百姓流離。或有背叛。其勢難以徳治之。是以晨興夕〓[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易]。請罪神祇。先是。天照大神。倭大国魂二神。並祭於天皇大殿之内。然畏其神勢、共住不安。故以天照大神。託豊鍬入姫命。祭於倭笠縫邑。仍立磯堅城神籬。〈 神籬。此云比莽呂岐。 〉亦以日本大国魂神。託渟名城入姫命令祭。然渟名城入姫命髪落体痩而不能祭。
《崇神天皇七年(庚寅前九一)二月辛卯(十五)》七年春二月丁丑朔辛卯。詔曰。昔我皇祖大啓鴻基。其後聖業逾高。王風転盛。不意。今当朕世数有災害。恐朝無善政。取咎於神祇耶。蓋命神亀以極致災之所由也。於是。天皇乃幸于神浅茅原。而会八十万神以卜問之。是時。神明憑倭迹迹日百襲姫命曰。天皇何憂国之不治也。若能敬祭我者。必当自平矣。天皇問曰。教如此者誰神也。答曰。我是倭国域内所居神。名為大物主神。時得神語随教祭祀。然猶於事無験。天皇乃沐浴斉戒。潔浄殿内。而祈之曰。朕礼神尚未尽耶。何不享之甚也。冀亦夢裏教之。以畢神恩。是夜、夢有一貴人。対立殿戸。自称大物主神曰。天皇勿復為愁。国之不治。是吾意也。若以吾児大田田根子。令祭吾者、則立平矣。亦有海外之国、自当帰伏。
《崇神天皇七年(庚寅前九一)八月己酉(七)》秋八月癸卯朔己酉。倭迹速神浅茅原目妙姫。穂積臣遠祖大水口宿禰。伊勢麻績君。三人共同夢而奏言。昨夜夢之。有一貴人。誨曰。以大田田根子命為祭大物主大神之主。亦以市磯長尾市為祭倭大国魂神之主。必天下太平矣。天皇得夢辞、益歓於心。布告天下求大田田根子。即於茅渟県陶邑得大田田根子而貢之。天皇即親臨于神浅茅原。会諸王卿及八十諸部。而問大田田根子曰。汝其誰子。対曰。父曰大物主大神。母曰活玉依媛。陶津耳之女。亦云。奇日方天日方。武茅渟祇之女也。天皇曰。朕当栄楽。乃卜使物部連祖伊香色雄、為神班物者。吉之。又卜便祭他神。不吉。
《崇神天皇七年(庚寅前九一)十一月己卯(十三)》十一月丁卯朔己卯。命伊香色雄而以物部八十手所作祭神之物。即以大田田根子。為祭大物主大神之主。又以長尾市。為祭倭大国魂神之主。然後卜祭他神、吉焉。便別祭八十万群神。仍定天社。国社。及神地。神戸。於是疫病始息。国内漸謐、五穀既成。百姓饒之。
《崇神天皇八年(辛卯前九〇)四月乙卯(十六)》八年夏四月庚子朔乙卯。以高橋邑人活日為大神之掌酒。〈 掌酒。此云佐介弭苔。 〉
《崇神天皇八年(辛卯前九〇)十二月乙卯(廿)》冬十二月丙申朔乙卯。天皇以大田田根子令祭大神。是日、活日自挙神酒。献天皇。仍歌之曰。
@許能瀰枳破。和餓瀰枳那羅孺。〓磨等那殊。於朋望能農之能。介瀰之瀰枳。伊句臂佐。伊久臂佐。このみきは わがみきならず やまとなす おほものぬしの かみしみき いくひさ いくひさ (K015)
如此歌之。宴于神宮。即宴竟之。諸大夫等歌之曰。
@宇磨佐開。瀰和能等能能。阿佐妬珥毛。伊弟〓[氏+一]由介那。瀰和能等能渡〓[土+烏]。うまさけ みわのとのの あさとにも いでてゆかな みわのとのとを (K016)
於茲。天皇歌之曰。
@宇磨佐階。瀰和能等能能。阿佐妬珥毛。於辞寐羅箇禰。瀰和能等能渡烏。うまさけ みわのとのの あさとにも おしびらかね みわのとのとを (K017)
即開神宮門而幸行之。所謂大田田根子。今三輪君等之始祖也。
《崇神天皇九年(壬辰前八九)三月戊寅(十五)》九年春三月甲子朔戊寅。天皇夢有神人。誨之曰。以赤盾八枚。赤矛八竿。祠墨坂神。亦以黒盾八枚。黒矛八竿。祠大坂神。
《崇神天皇九年(壬辰前八九)四月己酉(十六)》夏四月甲午朔己酉。依夢之教。祭墨坂神。大坂神。
《崇神天皇十年(癸巳前八八)七月己酉(廿四)》十年秋七月丙戌朔己酉。詔群卿曰。導民之本。在於教化也。今既礼神祇。災害皆耗。然遠荒人等。猶不受正朔。是未習王化耳。其選郡卿。遣于四方。令知朕意。
《崇神天皇十年(癸巳前八八)九月甲午(九)》九月丙戌朔甲午。以大彦命遣北陸。武渟川別遣東海。吉備津彦遣西道。丹波道主命遣丹波。因以詔之曰。若有不受教者。乃挙兵伐之。既而共授印綬為将軍。
《崇神天皇十年(癸巳前八八)九月壬子(廿七)》壬子。大彦命到於和珥坂上。時有少女、歌之曰。〈 一云。大彦命到山背平坂。時道側有童女、歌之曰。 〉
@瀰磨紀異利寐胡播揶。飫迺餓鳥〓[土+烏]。志斉務苔。農殊末句志羅珥。比売那素寐殊望。みまきいりびこはや おのがをを しせむと ぬすまくしらに ひめなそびすも (K018)〈 一云。於朋耆妬庸利。于介伽卑〓[氏+一]。許呂佐務苔。須羅句〓[土+烏]志羅珥。比売那素寐須望。おほきとよりうかかひて ころさむと すらくをしらに ひめなそびすも (K018a) 〉
於是大彦命異之。問童女曰。汝言何辞。対曰。勿言也。唯歌耳。乃重詠先歌、忽不見矣。大彦乃還而具以状奏。於是天皇姑倭迹迹日百襲姫命。聡明叡智。能識未然。乃知其歌怪。言于天皇。是武埴安彦将謀反之表者也。吾聞。武埴安彦之妻吾田媛。密来之取倭香山土。裹領巾頭。而祈曰。是倭国之物実。乃反之。〈 物実。此云望能志呂。 〉是以知有事焉。非早図必後之。
於是更留諸将軍而議之。未幾時。武埴安彦与妻吾田媛。謀反逆、興師忽至。各分道、而夫従山背。婦従大坂。共入、欲襲帝京。時天皇遣五十狭芹彦命。撃吾田媛之師。即遮於大坂、皆大破之。殺吾田媛悉斬其軍卒。復遣大彦与和珥臣遠祖彦国葺。向山背撃埴安彦。爰以忌瓮、鎮坐於和珥武〓坂上。則率精兵。進登那羅山而軍之。時官軍屯聚、而〓〓草木。因以号其山曰那羅山。〈 〓〓。此云布瀰那羅須。 〉更避那羅山。而進、到輪韓河。与埴安彦。挟河屯之。各相挑焉。故時人改号其河曰挑河。今謂泉河訛也。埴安彦望之、問彦国葺曰。何由矣、汝興師来耶。対曰。汝逆天無道。欲傾王室。故挙義兵、欲討汝逆。是天皇之命也。於是各争先射。武埴安彦先射彦国葺。不得中。後彦国葺射埴安彦。中胸而殺焉。其軍衆脅退。則追破於河北。而斬首過半。屍骨多溢。故号其処曰羽振苑。亦其卒怖走。屎漏于褌。乃脱甲而逃之。知不得免。叩頭曰、我君。故時人号其脱甲処曰伽和羅。褌屎処曰屎褌。今謂樟葉訛也。又号叩頭之処曰我君。〈 叩頭。此云迺務。 〉
是後。倭迹迹日百襲姫命為大物主神之妻。然其神常昼不見、而夜来矣。倭迹迹姫命語夫曰。君常昼不見者。分明不得視其尊顔。願暫留之。明旦仰欲覲美麗之威儀。大神対曰。言理灼然。吾明旦入汝櫛笥而居。願無驚吾形。爰倭迹迹姫命、心裏密異之。待明以見櫛笥。遂有美麗小蛇。其長大如衣紐。則驚之叫啼。時大神有恥。忽化人形。謂其妻曰。汝不忍令羞吾。吾還令羞汝。仍践大虚登于御諸山。爰倭迹迹姫命仰見而悔之急居。〈 急居。此云菟岐于。 〉則箸撞陰而薨。乃葬於大市。故時人号其墓。謂箸墓也。是墓者日也人作。夜也神作。故運大坂山石而造。則自山至于墓。人民相踵。以手遞伝而運焉。時人歌之曰。
@飫朋佐介珥。菟芸迺煩例屡。伊辞務邏〓[土+烏]。多誤辞珥固佐縻。固辞介〓[氏+一]務介茂。おほさかに つぎのぼれる いしむらを たごしにこさば こしかてむかも (K019)
《崇神天皇十年(癸巳前八八)十月乙卯朔》冬十月乙卯朔。詔群臣曰。今返者悉伏誅。畿内無事。唯海外荒俗。騒動未止。其四道将軍等今急発之。
《崇神天皇十年(癸巳前八八)十月丙子(廿二)》丙子。将軍等共発路。
《崇神天皇十一年(甲午前八七)四月己卯(廿八)》十一年夏四月壬子朔己卯。四道将軍以平戎夷之状奏焉。
☆《崇神天皇十一年(甲午前八七)是歳》是歳。異俗多帰。国内安寧。
《崇神天皇十二年(乙未前八六)三月丁亥(十一)》十二年春三月丁丑朔丁亥。詔曰。朕初承天位。獲保宗廟。明有所蔽。徳不能綏。是以陰陽謬錯。寒暑矢序。疫病多起。百姓蒙災。然今解罪改過。敦礼神祇。亦垂教而緩荒俗。挙兵以討不服。是以官無廃事。下無逸民。教化流行。衆庶楽業。異俗重訳来。海外既帰化。宜当此時。更校人民。令知長幼之次第。及課役之先後焉。
《崇神天皇十二年(乙未前八六)九月己丑(十六)》秋九月甲辰朔己丑。始校人民。更科調役。此謂男之弭調。女之手末調也。是以。天神地祇共和享。而風雨順時。百穀用成。家給人足。天下大平矣。故称謂御肇国天皇也。
《崇神天皇十七年(庚子前八一)七月丙午朔》十七年秋七月丙午朔。詔曰。船者天下之要用也。今海辺之民。由無船、以甚苦歩運。其令諸国俾造船舶。
《崇神天皇十七年(庚子前八一)十月》冬十月。始造船舶。
《崇神天皇四八年(辛未前五〇)正月戊子(十)》四十八年春正月己卯朔戊子。天皇勅豊城命。活目尊曰。汝等二子。慈愛共斉。不知、曷為嗣。各宜夢。朕以夢占之。二皇子於是被命。浄沐而祈寐。各得夢也。会明。兄豊城命以夢辞奏于天皇曰。自登御諸山向東。而八廻弄槍。八廻撃刀。弟活目尊以夢辞奏言。自登御諸山之嶺。縄〓四方。逐食粟雀。則天皇相夢。謂二子曰。兄則一片向東。当治東国。弟是悉臨四方。宜継朕位。
《崇神天皇四八年(辛未前五〇)四月丙寅(十九)》夏四月戊申朔丙寅。立活目尊為皇太子。以豊城命令治東国。是上毛野君。下毛野君之始祖也。
《崇神天皇六〇年(癸未前三八)七月己酉(十四)》六十年秋七月丙申朔己酉。詔群臣曰。武日照命。〈 一云。武夷鳥。又云。天夷鳥。 〉従天将来神宝。蔵于出雲大神宮。是欲見焉。則遣矢田部造遠祖武諸隅、〈 一書云。一名大母隅也。 〉而使献。当是時。出雲臣之遠祖出雲振根主于神宝。是徃筑紫国而不遇矣。其弟飯入根則被皇命。以神宝、付弟甘美韓日狭与子〓濡渟而貢上。既而出雲振根従筑紫還来之。聞神宝献于朝廷。責其弟飯入根曰。数日当待。何恐之乎。輙許神宝。是以既経年月。猶懐恨忿、有殺弟之志。仍欺弟曰。頃者於止屋淵多生〓。願共行欲見。則随兄而往之。先是。兄窃作木刀。形似真刀。当時自佩之。弟佩真刀。共到淵頭。兄謂弟曰。淵水清冷。願欲共游沐。弟従兄言。各解佩刀、置淵辺。沐於水中。乃兄先上陸。取弟真刀自佩。後弟驚而取兄木刀。共相撃矣。弟不得抜木刀。兄撃弟飯入根而殺之。故時人歌之曰。
@椰句毛多菟。伊頭毛多鶏流餓 波鶏流多知。菟頭邏佐波磨枳。佐微那辞珥。阿波礼。やくもたつ いづもたけるが はけるたち つづらさはまき さみなしに あはれ (K020)
於是甘美韓日狭。〓濡渟。参向朝廷、曲奏其状。則遣吉備津彦与武渟河別。以誅出雲振根。故出雲臣等畏是事。不祭大神而有間。時丹波氷上人。名氷香戸辺。啓于皇太子活目尊曰。己子有小児。而自然言之。
玉〓鎮石。出雲人祭。真種之甘美鏡。押羽振。甘美御神、底宝御宝主。山河之水泳御魂。静挂甘美御神、底宝御宝主也。〈 〓。此云毛。 〉
是非似小児之言。若有託言乎。於是。皇太子奏于天皇。則勅之使祭。
《崇神天皇六二年(辛未前三六)七月丙辰(二)》六十二年秋七月乙卯朔丙辰。詔曰。農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今河内狭山埴田水少。是以。其国百姓怠於農於農事。其多開池・溝。以寛民業。
《崇神天皇六二年(辛未前三六)十月》冬十月。造依網池。
《崇神天皇六二年(辛未前三六)十一月》十一月。作苅坂池。反折池。〈 一云。天皇居桑間宮、造是三池也。 〉
《崇神天皇六五年(戊子前三三)七月》六十五年秋七月。任那国遣蘇那曷叱知令朝貢也。任那者。去筑紫国二千余里。北阻海以在鶏林之西南。
《崇神天皇六八年(辛卯前三〇)十二月壬子(五)》天皇践祚六十八年冬十二月戊申朔壬子、崩。時年百二十歳。
明年秋八月甲辰朔甲寅。葬于山辺道上陵。
日本書紀巻第五 終



日本書紀 巻第六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六 活目入彦五十狭茅天皇 垂仁天皇
《垂仁天皇即位前紀》活目入彦五十狭茅天皇。御間城入彦五十瓊殖天皇第三子也。母皇后曰御間城姫。大彦命之女也。天皇以御間城天皇二十九年歳次壬子春正月己亥朔。生於瑞籬宮。生而有岐〓之姿。及壮〓儻大度。率性任真。無所矯飾。天皇愛之。引置左右。二十四歳、因夢祥、以立為皇太子。六十八年冬十二月。御間城入彦五十瓊殖天皇崩。
《垂仁天皇元年(壬辰前二九)正月戊寅(二)》元年春正月丁丑朔戊寅。皇太子即天皇位。
《垂仁天皇元年(壬辰前二九)十月癸丑(十一)》冬十月癸卯朔癸丑。葬御間城天皇於山辺道上陵。
《垂仁天皇元年(壬辰前二九)十一月癸酉(二)》十一月壬申朔癸酉。尊皇后曰皇太后。是年也、太歳壬辰。
《垂仁天皇二年(壬辰前二八)二月己卯(九)》二年春二月辛未朔己卯。立狭穂姫為皇后。后生誉津別命。生而天皇愛之。常在左右。及壮而不言
《垂仁天皇二年(壬辰前二八)十月》冬十月。更都於纒向。是謂珠城宮也。
《垂仁天皇二年(壬辰前二八)是歳》是歳。任那人蘇那曷叱智請之。欲帰于国。蓋先皇之世来朝未還歟。故敦賞蘇那曷叱智。仍齎赤絹一百匹。賜任那王。然新羅人遮之於道而奪焉。其二国之怨、始起於是時也。〈 一云、御間城天皇之世。額有角人。乗一船泊于越国笥飯浦。故号其処曰角鹿也。問之曰。何国人也。対曰。意富加羅国王之子。名都怒我阿羅斯等。亦名曰于斯岐阿利叱智于岐。伝聞日本国有聖皇。以帰化之。到于穴門時。其国有人。名伊都都比古。謂臣曰。吾則是国王也。除吾復無二王。故勿往他処。然臣究見其為人。必知非王也。即更還之。不知道路留連嶋浦。自北海廻之。経出雲国至於此間也。是時遇天皇崩。便留之。仕活目天皇逮于三年。天皇問都怒我阿羅斯等曰。欲帰汝国耶。対諮。甚望也。天皇詔阿羅斯等曰。汝不迷道必速詣之。遇先皇而仕歟。是以改汝本国名。追負御間城天皇御名。便為汝国名。仍以赤織絹給阿羅斯等。返于本土。故号其国謂弥摩那国。其是之縁也。於是。阿羅斯等以所給赤絹蔵于己国郡府。新羅人聞之。起兵至之。皆奪其赤絹。是二国相怨之始也。 〉一云。初都怒我阿羅斯等。有国之時。黄牛負田器。将往田舍。黄牛忽失。則尋迹覓之。跡留一郡家中。時有一老夫曰。汝所求牛者。於此郡家中。然郡公等曰。由牛所負物而推之。必設殺食。若其主覓至。則以物償耳。即殺食也。若問牛直欲得何物。莫望財物。便欲得郡内祭神云爾。俄而郡公等到之曰。牛直欲得何物。対如老父之教。其所祭神。是白石也。乃以白石。授牛直。因以将来置于寝中。其神石化美麗童女。於是。阿羅斯等大歓之欲合。然阿羅斯等去他処之間。童女忽失也。阿羅斯等大驚之。問己婦曰。童女何処去矣。対曰。向東方。則尋追求。遂遠浮海、以入日本国。所求童女者。詣于難波、為比売語曾社神。且至豊国国前郡。復為比売語曾社神。並二処見祭焉。 〉
《垂仁天皇三年(甲午前二七)三月》三年春三月。新羅王子天日槍来帰焉。将来物。羽太玉一箇。足高玉一箇。鵜鹿鹿赤石玉一箇。出石小刀一口。出石桙一枝。日鏡一面。熊神籬一具。并七物。則蔵于但馬国。常為神物也。〈 一云。初天日槍。乗艇泊于播磨国。在於完粟邑。時天皇遣三輪君祖大友主与倭直祖長尾市於播磨。而問天日槍曰。汝也誰人。且何国人也。天日槍対曰。僕新羅国主之子也。然聞日本国有聖皇。則以己国授弟知古而化帰之。仍貢献物葉細珠。足高珠。鵜鹿鹿赤石珠。出石刀子。出石槍。日鏡。熊神籬。胆狭浅大刀。并八物。仍詔天日槍曰。播磨国宍粟邑。淡路嶋出浅邑。是二邑。汝任意居之。時天日槍啓之曰。臣将住処。若垂天恩。聴臣情願地者。臣親歴視諸国。則合于臣心欲被給。乃聴之。於是。天日槍自菟道河泝之。北入近江国吾名邑、而暫住。復更自近江。経若狭国、西到但馬国、則定住処也。是以近江国鏡谷陶人。則天日槍之従人也。故天日槍娶但馬国出嶋人。太耳女。麻多烏。生但馬諸助也。諸助生但馬日楢杵。日楢杵生清彦。清彦生田道間守也。 〉
《垂仁天皇四年(乙未前二六)九月戊申(廿三)》四年秋九月丙戌朔戊申。皇后母兄狭穂彦王謀反欲危社稷。因伺皇后之燕居而語之曰。汝孰愛兄与夫焉。於是。皇后不知所問之意趣。輙対曰。愛兄也。則誂皇后曰。夫以色事人。色衰寵緩。今天下多佳人。各逓進求寵。豈永得恃色乎。是以冀吾登鴻祚。必与汝照臨天下。則高枕而永終百年。亦不快乎。願為我弑天皇。仍取匕首。授皇后曰。是匕首佩于〓中。当天皇之寝。廼刺頸而弑焉。皇后於是心裏兢戦、不知所如。然視兄王之志。便不可得諌。故受其匕首。独無所蔵。以著衣中。遂有諌兄之情歟。
《垂仁天皇五年(丙申前二五)十月己卯朔》五年冬十月己卯朔。天皇幸来目。居於高宮。時天皇枕皇后膝而昼寝。於是。皇后既無成事。而空思之。兄王所謀。適是時也。即眼涙流之落帝面。天皇則寤之。語皇后曰。朕今日夢矣。錦色小蛇。繞于朕頸。復大雨従狭穂発而来之濡面。是何祥也。皇后則知不得匿謀。而悚恐伏地。曲上兄王之反状。因以奏曰。妾不能違兄王之志。亦不得背天皇之恩。告言則亡兄王。不言則傾社稷。是以一則以懼。一則以悲。俯仰喉咽。進退而血泣。日夜懐悒。無所訴言。唯今日也。天皇枕妾膝而寝之。於是。妾一思矣。若有狂婦、成兄志者。適遇是時、不労以成功乎。茲意未竟。眼涕自流。則挙袖拭涕。従袖溢之沾帝面。故今日夢也。必是事応焉。錦色小蛇則授妾匕首也。大雨忽発則妾眼涙也。天皇謂皇后曰。是非汝罪也。即発近県卒。命上毛野君遠祖八綱田。令撃狭穂彦。時狭穂彦興師距之。忽積稲作城。其堅不可破。此謂稲城也。踰月不降。於是皇后悲之曰。吾雖皇后。既亡兄王。何以面目、莅天下耶。則抱王子誉津別命。而入之於兄王稲城。天皇更益軍衆。悉囲其城。即勅城中曰。急出皇后与皇子。然不出矣。則将軍八綱田放火焚其城。於焉皇后令懐抱皇子。踰城上而出之。因以奏請曰。妾始所以逃入兄城。若有因妾子、免兄罪乎。今不得免。乃知、妾有罪。何得面縛。自経而死耳。唯妾雖死之。敢勿忘天皇之恩。願妾所掌后宮之事。宜授好仇。丹波国有五婦人。志並貞潔。是丹波道主王之女也。〈 道主王者。稚日本根子太日日天皇之孫。彦坐王子也。一云。彦湯産隅王之子也。 〉当納掖庭、以盈后宮之数。天皇聴矣。時火興城崩。軍衆悉走。狭穂彦与妹共死于城中。天皇於是美将軍八綱田之功。号其名謂倭日向武日向彦八綱田也。
《垂仁天皇七年(戊戌前二三)七月乙亥(七)》七年秋七月己巳朔乙亥。左右奏言。当麻邑有勇悍士。曰当麻蹶速。其為人也。強力以能毀角申鉤。恒語衆中曰。於四方求之。豈有比我力者乎。何遇強力者。而不期死生。頓得争力焉。天皇聞之。詔群卿曰。朕聞。当麻蹶速者天下之力士也。若有比此人耶。一臣進言。臣聞。出雲国有勇士。曰野見宿禰。試召是人。欲当于蹶速。即日、遣倭直祖長尾市、喚野見宿禰。於是。野見宿禰自出雲至。則当麻蹶速与野見宿禰令〓[手偏+角]力。二人相対立。各挙足相蹶。則蹶折当麻蹶速之脇骨。亦蹈折其腰而殺之。故奪当麻蹶速之地。悉賜野見宿禰。是以其邑有腰折田之縁也。野見宿禰乃留仕焉。
《垂仁天皇十五年(丙午前十五)二月甲子》十五年春二月乙卯朔甲子。喚丹波五女納於掖庭。第一曰日葉酢媛。第二曰渟葉田瓊入媛。第三曰真砥野媛。第四曰薊瓊入媛。第五曰竹野媛。
《垂仁天皇十五年(丙午前十五)八月壬午朔》秋八月壬午朔。立日葉酢媛命為皇后。以皇后弟之三女為妃。唯竹野媛者。因形姿醜返於本土。則羞其見返。到葛野自堕輿而死之。故号其地謂堕国。今謂弟国訛也。皇后日葉酢媛命生三男二女。第一曰五十瓊敷入彦命。第二曰大足彦尊、第三曰大中姫命。第四曰倭姫命。第五曰稚城瓊入彦命。妃渟葉田瓊入媛生鐸石別命与胆香足姫命。次妃薊瓊入媛。生池速別命。稚浅津姫命。
《垂仁天皇二三年(甲寅前七)九月丁卯(二)》二十三年秋九月丙寅朔丁卯。詔群卿曰。誉津別王。是生年既三十。髯鬚八掬。猶泣如児。常不言何由矣。因有司而議之。
《垂仁天皇二三年(甲寅前七)十月壬申(八)》冬十月乙丑朔壬申。天皇立於大殿前。誉津別皇子侍之。時有鳴鵠。度大虚。皇子仰観鵠曰。是何物耶。天皇則知皇子見鵠得言而喜之。詔左右曰。誰能捕是鳥献之。於是。鳥取造祖天湯河板挙奏言。臣必捕而献。即天皇勅湯河板挙〈 板挙。此云〓[手偏+它]儺。 〉曰。汝献是鳥、必敦賞矣。時湯河板挙遠望鵠飛之方。追尋詣出雲而捕獲。或曰。得于但馬国。
《垂仁天皇二三年(甲寅前七)十一月乙未(二)》十一月甲午朔乙未。湯河板挙献鵠也。誉津別命弄是鵠。遂得言語。由是以敦賞湯河板挙。則賜姓而曰鳥取造。因亦定鳥取部。鳥養部。誉津部。
《垂仁天皇二五年(丙申前五)二月甲子(八)》二十五年春二月丁巳朔甲子。詔阿倍臣遠祖武渟川別。和珥臣遠祖彦国葺。中臣連遠祖大鹿嶋。物部連遠祖十千根。大伴連遠祖武日。五大夫曰。我先皇御間城入彦五十瓊殖天皇。惟叡作聖。欽明聡達。深執謙損。志懐沖退。綢繆機衡。礼祭神祇。剋己勤躬。日慎一日。是以人民富足。天下太平也。今当朕世。祭祀神祇。豈得有怠乎。
《垂仁天皇二五年(丙申前五)三月丁亥(十)》三月丁亥朔丙申。離天照大神於豊耜入姫命。託于倭姫命。爰倭姫命求鎮坐大神之処。而詣莵田筱幡。〈 筱、此云佐佐。 〉更還之入近江国。東廻美濃、到伊勢国。時天照大神誨倭姫命曰。是神風伊勢国。則常世之浪重浪帰国也。傍国可怜国也。欲居是国。故随大神教。其祠立於伊勢国。因興斎宮于五十鈴川上。是謂磯宮。則天照大神始自天降之処也。〈 一云。天皇以倭姫命為御杖。貢奉於天照大神。是以倭姫命以天照大神。鎮坐於磯城厳橿之本而祠之。然後随神誨。取丁巳年(垂仁二六年丁巳前四)冬十月甲子。遷于伊勢国渡遇宮。是時倭大神。著穂積臣遠祖大水口宿禰。而誨之曰。太初之時期曰。天照大神。悉治天原。皇御孫尊。専治葦原中国之八十魂神。我親治大地官者。言已訖焉。然先皇御間城天皇。雖祭祀神祇。微細未探其源根。以粗留於枝葉。故其天皇短命也。是以。今汝御孫尊。悔先皇之不及、而慎祭。則汝尊寿命延長。復天下太平矣。時天皇聞是言。則仰中臣連祖探湯主、而卜之。誰人以令祭大倭大神。即渟名城稚姫命食卜焉。因以命渟名城稚姫命。定神地於穴礒邑。祠於大市長岡岬。然是渟名城稚姫命。既身体悉痩弱以不能祭。是以命大倭直祖長尾市宿禰。令祭矣。 〉
《垂仁天皇二六年(丁巳前四)八月庚辰(三)》二十六年秋八月戊寅朔庚辰。天皇勅物部十千根大連曰。屡遣使者於出雲国。雖検校其国之神宝。無分明申言者。汝親行于出雲。宜検校定。則十千根大連校定神宝。而分明奏言之。仍令掌神宝也。
《垂仁天皇二七年(戊午前三)八月己卯(七)》二十七年秋八月癸酉朔己卯。令祠官卜兵器為神幣。吉之。故弓矢及横刀納諸神之社。仍更定神地。神戸、以時祠之。蓋兵器祭神祇。始興於是時也。
《垂仁天皇二七年(戊午前三)》是歳。興屯倉于来目邑。〈 屯倉。此云弥夜気。 〉
《垂仁天皇二八年(己未前二)十月庚午(五)》二十八年冬十月丙寅朔庚午。天皇母弟倭彦命薨。
《垂仁天皇二八年(己未前二)十一月丁酉(二)》十一月丙申朔丁酉。葬倭彦命于身狭桃花鳥坂。於是集近習者。悉生而埋立於陵域。数日不死。昼夜泣吟。遂死而爛〓之。犬・烏聚〓[口+敢]焉。天皇聞此泣吟之声。心有悲傷。詔群卿曰。夫以生所愛令殉亡者。是甚傷矣。其雖古風之。非良何従。自今以後。議之止殉。
《垂仁天皇三十年(辛酉一)正月甲子(六)》三十年春正月己未朔甲子。天皇詔五十瓊敷命。大足彦尊曰。汝等各言情願之物也。兄王諮。欲得弓矢。弟王諮。欲得皇位。於是。天皇詔之曰。各宜随情。則弓矢賜五十瓊敷命。仍詔大足彦尊曰。汝必継朕位。
《垂仁天皇三二年(己亥三)七月己卯(六)》三十二年秋七月甲戌朔己卯。皇后日葉酢媛命〈 一云。日葉酢根命也。 〉薨。臨葬有日焉。天皇詔群卿曰。従死之道。前知不可。今此行之葬、奈之為何。於是。野見宿禰進曰。夫君王陵墓。埋立生人。是不良也。豈得伝後葉乎。願今将議便事而奏之。則遣使者。喚上出雲国之土部壱佰人。自領土部等。取埴以造作人・馬及種種物形。献于天皇曰。自今以後。以是土物。更易生人。樹於陵墓。為後葉之法則。天皇於是大喜之。詔野見宿禰曰。汝之便議寔洽朕心。則其土物。始立于日葉酢媛命之墓。仍号是土物謂埴輪。亦名立物也。仍下令曰。自今以後。陵墓必樹是土物。無傷人焉。天皇厚賞野見宿禰之功。亦賜鍛地。即任土部職。因改本姓謂土部臣。是土部連等主天皇喪葬之縁也。所謂野見宿禰。是土部連等之始祖也。
《垂仁天皇三四年(乙丑五)三月丙寅(二)》三十四年春三月乙丑朔丙寅。天皇幸山背。時左右奏言之。此国有佳人。曰綺戸辺。姿形美麗。山背大国不遅之女也。天皇於茲執矛祈之曰。必遇其佳人。道路見瑞。比至于行宮。大亀出河中。天皇挙矛剌亀。忽化為白石。謂左右曰。因此物而推之。必有験乎。仍喚綺戸辺納于後宮。生磐衝別命。是三尾君之始祖也。先是娶山背苅幡戸辺。生三男。第一曰祖別命。第二曰五十日足彦命。第三曰胆武別命。五十日足彦命。是子石田君之始祖也。
《垂仁天皇三五年(丙寅六)九月》三十五年秋九月。遣五十瓊敷命于河内国。作高石池。茅渟池。
《垂仁天皇三五年(丙寅六)十月》冬十月。作倭狭城池。及迹見池。
《垂仁天皇三五年(丙寅六)是歳》是歳。令諸国、多開池溝。数八百之。以農為事。因是百姓富寛。天下大平也。
《垂仁天皇三七年(戊申八)正月戊寅朔》三十七年春正月戊寅朔。立大足彦尊為皇太子。
《垂仁天皇三九年(庚午十)十月》三十九年冬十月。五十瓊敷命 居於茅渟菟砥川上宮。作剣一千口。因名其剣謂川上部。亦名曰裸伴。〈 裸伴。此云阿箇播娜我等母。 〉蔵于石上神宮也。是後命五十瓊敷命。俾主石上神宮之神宝。〈 一云。五十瓊敷皇子。居于茅渟菟砥河上。而喚鍛名河上。作大刀一千口。是時楯部。倭文部。神弓削部。神矢作部。大穴磯部。泊橿部。玉作部。神刑部。日置部。大刀佩部。并十箇品部賜五十瓊敷皇子。其一千口大刀者。蔵于忍坂邑。然後従忍坂移之。蔵于石上神宮。是時神乞之言。春日臣族。名市河令治。因以命市河令治。是今物部首之始祖也。 〉
《垂仁天皇八七年(戊午五八)二月辛卯(五)》八十七年春二月丁亥朔辛卯。五十瓊敷命謂妹大中姫曰。我老也。不能掌神宝。自今以後。必汝主焉。大中姫命辞曰。吾手弱女人也。何能登天神庫耶。〈 神庫。此云保玖羅。 〉五十瓊敷命曰。神庫雖高。我能為神庫造梯。豈煩登庫乎。故諺曰、神之神庫随樹梯之。此其縁也。然遂大中姫命授物部十千根大連而令治。故物部連等至于今治石上神宝。是其縁也。昔丹波国桑田村有人。名曰甕襲。則甕襲家有犬。名曰足徃。是犬咋山獣名牟士那而殺之。則獣腹有八尺瓊勾玉。因以献之。是玉今有石上神宮。
《垂仁天皇八八年(己未五九)七月戊午(十)》八十八年秋七月己酉朔戊午。詔群卿曰。朕聞。新羅王子天日槍、初来之時。将来宝物今有但馬。元為国人見貴。則為神宝也。朕欲見其宝物。即日遣使者。詔天日槍之曾孫清彦而令献。於是清彦被勅。乃自捧神宝而献之。羽太玉一箇。足高玉一箇。鵜鹿鹿赤石玉一箇。日鏡一面。熊神籬一具。唯有小刀一口。名曰出石。則清彦忽以為。非献刀子。仍匿袍中、而自佩之。天皇未知匿小刀之情。欲寵清彦。而召之賜酒於御所。時刀子従袍中出而顕之。天皇見之。親問清彦曰。爾袍中刀子者何刀子也。爰清彦知不得匿刀子、而呈言。所献神宝之類也。則天皇謂清彦曰。其神宝之豈得離類乎。乃出而献焉。皆蔵於神府。然後開宝府而視之。小刀自失。則使問清彦曰。爾所献刀子忽失矣。若至汝所乎。清彦答曰。昨夕、刀子自然至於臣家。乃明旦失焉。天皇則惶之。且更勿覓。是後出石刀子自然至于淡路嶋。其嶋人謂神。而為刀子立祠。是於今所祠也。』昔有一人。乗艇而泊于但馬国。因問曰。汝何国人也。対曰。新羅王子。名曰天日槍。則留于但馬、娶其国前津耳〈 一云。前津見。一云。太耳 〉女。麻〓[手偏+它]能烏。生但馬諸助。是清彦之祖父也。
《垂仁天皇九十年(辛酉六一)二月庚子朔》九十年春二月庚子朔。天皇命田道間守。遣常世国。令求非時香菓。〈 香菓。此云箇倶能未。 〉今謂橘是也。
《垂仁天皇九九年(庚午七〇)七月戊午朔》九十九年秋七月戊午朔。天皇崩於纒向宮。時年百四十歳。
《垂仁天皇九九年(庚午七〇)一二月壬子(十)》冬十二月癸卯朔壬子。葬於菅原伏見陵。明年(景行天皇元年辛未七一)春三月辛未朔壬午。田道間守至自常世国。則賚物也、非時香菓八竿八縵焉。田道間守於是泣悲歎之曰。受命天朝。遠往絶域。万里蹈浪。遥度弱水。是常世国。則神仙秘区。俗非所臻。是以往来之間。自経十年。豈期、独凌峻瀾。更向本土乎。然頼聖帝之神霊。僅得還来。今天皇既崩。不得復命。臣雖生之。亦何益矣。乃向天皇之陵。叫哭、而自死之。群臣聞皆流涙也。田道間守。是三宅連之始祖也。
日本書紀巻第六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七

 大足彦忍代別天皇 景行天皇
 稚足彦天皇 成務天皇
 大足彦忍代別天皇 景行天皇
《景行天皇即位前紀》大足彦忍代別天皇。活目入彦五十狭茅天皇第三子也。母皇后曰日葉洲媛命。丹波道主王之女也。活目入彦五十狭茅天皇三十七年(戊申八)、立為皇太子。九十九年(庚午七〇)春二月。活目入彦五十狭茅天皇崩。
《景行天皇元年(辛未七一)七月己卯(十一)》元年秋七月己巳朔卯己卯。太子即天皇位。因以改元。是年也、太歳辛未。
《景行天皇二年(壬申七二)二月戊辰(三)》二年春三月丙寅朔戊辰。立播磨稲日大郎姫〈 一云。稲日稚郎姫。郎姫。此云異羅〓〓〓[口+羊]。 〉為皇后。后生二男。第一曰大碓皇子。第二曰小碓尊。〈 一書云。皇后生三男。其第三曰稚倭根子皇子。 〉其大碓皇子。小碓尊。一日同胞而双生。天皇異之。則誥於碓。故因号其二王曰大碓。小碓也。是小碓尊。亦名日本童男。〈 童男。此云烏具奈。 〉亦曰日本武尊。幼有雄略之気。及壮容貌魁偉。身長一丈。力能扛鼎焉。
《景行天皇三年(癸酉七三)二月庚寅朔》三年春二月庚寅朔。卜幸于紀伊国。将祭祀群神祇。而不吉。乃車駕止之。遣屋主忍男武雄心命〈 一云、武猪心。 〉令祭。爰屋主忍男武雄心命詣之。居于阿備柏原、而祭祀神祇。仍住九年。則娶紀直遠祖菟道彦之女影媛。生武内宿禰。
《景行天皇四年(庚戌七四)二月甲子(十一)》四年春二月甲寅朔甲子。天皇幸美濃。左右奏言之。茲国有佳人。曰弟媛。容姿端正。八坂入彦皇子之女也。天皇欲得為妃。幸弟媛之家。弟媛聞乗輿車駕。則隠竹林。於是天皇権令弟媛至、而居于泳宮之。〈 泳宮。此云区玖利能弥揶。 〉鯉魚浮池、朝夕臨視而戯遊。時弟媛欲見其鯉魚遊。而密来臨池。天皇則留而通之。爰弟媛以為。夫婦之道。古今達則也。然於吾而不便。則請天皇曰。妾性不欲交接之道。今不勝皇命之威。暫納帷幕之中。然意所不快。亦形姿穢陋。久之不堪陪於掖庭。唯有妾姉。名曰八坂入媛。容姿麗美。志亦貞潔。宜納後宮。天皇聴之。仍喚八坂入媛為妃。生七男六女。第一曰稚足彦天皇。第二曰五百城入彦皇子。第三曰忍之別皇子。第四曰稚倭根子皇子。第五曰大酢別皇子。第六曰渟熨斗皇女。第七曰渟名城皇女。第八曰五百城入姫皇女。第九曰〓依姫皇女。第十曰五十狭城入彦皇子。第十一曰吉備兄彦皇子。第十二曰高城入姫皇女。第十三曰弟姫皇女。又妃三尾氏磐城別之妹。水歯郎媛。生五百野皇女。次妃五十河媛。生神櫛皇子。稲背入彦皇子。其兄神櫛皇子。是讃岐国造之始祖也。弟稲背入彦皇子。是播磨別之始祖也。次妃阿倍氏木事之女。高田媛。生武国凝別皇子。是伊予国御村別之始祖也。次妃日向髪長大田根。生日向襲津彦皇子。是阿牟君之始祖也。次妃襲武媛。生国乳別皇子与国背別皇子。〈 一云。宮道別皇子。 〉豊戸別皇子。其兄国乳別皇子。是水沼別之始祖也。弟豊戸別皇子。是火国別之始祖也。夫天皇之男女。前後并八十子。然除日本武尊。稚足彦天皇。五百城入彦皇子外。七十余子。皆封国郡。各如其国。故当今時。謂諸国之別者。即其別王之苗裔焉。
《景行天皇四年(庚戌七四)二月是月》是月。天皇聞美濃国造。名神骨之女。兄 名兄遠子。弟名弟遠子。並有国色。則遣大碓命。使察其婦女之容姿。時大碓命便密通而不復命。由是恨大碓命。
《景行天皇四年(庚戌七四)十一月庚辰朔》冬十一月庚辰朔。乗輿自美濃還。則更都於纒向。是謂日代宮。
《景行天皇十二年(壬午八二)七月》十二年秋七月。熊襲反之不朝貢。
《景行天皇十二年(壬午八二)八月己酉(十五)》八月乙未朔己酉。幸筑紫。
《景行天皇十二年(壬午八二)九月戊辰(五)》九月甲子朔戊辰。到周芳娑麼。時天皇南望之。詔群卿曰。於南方煙気多起。必賊将在。則留之。先遣多臣祖武諸木。国前臣祖菟名手。物部君祖夏花。令察其状。爰有女人。曰神夏磯媛。其徒衆甚多。一国之魁帥也。聆天皇之使者至。則抜磯津山之賢木。以上枝挂八握剣中枝挂八咫鏡。下枝挂八尺瓊。亦素幡樹于船舳。参向而啓之曰。願無下兵。我之属類。必不有違者。今将帰徳矣。唯有残賊者。一曰鼻垂。妄仮名号。山谷響聚。屯結於菟狭川上。二曰耳垂。残賊貧婪。屡略人民。是居於御木〈 木。此云開。 〉川上。三曰麻剥。潜聚徒党。居於高羽川上。四曰土折猪折。隠住於緑野川上。独恃山川之険。以多掠人民。是四人也。其所拠並要害之地。故各領眷属。為一処之長也。皆曰。不従皇命。願急撃之。勿失。於是。武諸木等先誘麻剥之徒。仍賜赤衣・褌及種種奇物。兼令〓不服之三人。乃率己衆而参来。悉捕誅之。天皇遂幸筑紫。到豊前国長峡県。興行宮而居。故号其処曰京也。
《景行天皇十二年(壬午八二)十月》冬十月。到碩田国。其地形広大亦麗。因名碩田也。〈 碩田。此云於保岐陀。 〉到速見邑。有女人。曰速津媛。為一処之長。其聞天皇車駕、而自奉迎之諮言。茲山有大石窟。曰鼠石窟。有二土蜘蛛。住其石窟。一曰青。二曰白。又於直入県禰疑野、有三土蜘蛛。一曰打猿。二曰八田。三曰国摩侶。是五人並其為人強力。亦衆類多之。皆曰。不従皇命。若強喚者。興兵距焉。天皇悪之不得進行。即留于来田見邑。権興宮室而居之。仍与群臣議之曰。今多動兵衆。以討土蜘蛛。若其畏我兵勢将隠山野、必為後愁。則採海石榴樹。作椎、為兵。因簡猛卒。授兵椎、以穿山排草、襲石室土蜘蛛。而破于稲葉川上。悉殺其党。血流至踝。故時人其作海石榴椎之処曰海石榴市。亦血流之処曰血田也。復将討打猿。径度禰疑山。時賊虜之矢。横自山射之。流於官軍前如雨。天皇更返城原。而卜於水上。便勒兵、先撃八田於禰疑野而破。爰打猿謂不可勝、而請服。然不聴矣。皆自投洞谷而死之。天皇初将討賊。次于柏峡大野。其野有石。長六尺。広三尺。厚一尺五寸。天皇祈之曰。朕得滅土蜘蛛者。将蹶茲石。如柏葉而挙焉。因蹶之。則如柏上於大虚。故号其石曰蹈石也。是時祷神。則志我神。直入物部神。直入中臣神三神矣。
《景行天皇十二年(壬午八二)十一月》十一月。到日向国。起行宮以居之。是謂高屋宮。
《景行天皇十二年(壬午八二)十二月丁酉(五)》十二月癸巳朔丁酉。議討熊襲。於是。天皇詔群卿曰。朕聞之。襲国有厚鹿文。〓鹿文者。是両人熊襲之渠帥者也。衆類甚多。是謂熊襲八十梟帥。其鋒不可当焉。少興師、則不堪滅賊。多動兵、是百姓之害。何不仮鋒刃之威。坐平其国。時有一臣、進曰。熊襲梟帥有二女。兄曰市乾鹿文。〈 乾。此云賦。 〉弟曰市鹿文。容既端正。心且雄武。宜示重幣以〓納麾下。因以伺其消息。犯不意之処。則会不血刃。賊必自敗。天皇詔。可也。於是。示幣欺其二女、而納幕下。天皇則通市乾鹿文而陽寵。時市乾鹿文奏于天皇曰。無愁熊襲之不服。妾有良謀。即令従一二兵於己。而返家。以多設醇酒。令飲己父。乃酔而寐之。市乾鹿文密断父弦。爰従兵一人進殺熊襲梟帥。天皇則悪其不孝之甚、而誅市乾鹿文。仍以弟市鹿文賜於火国造。
《景行天皇十三年(癸未八三)五月》十三年夏五月。悉平襲国。因以居於高屋宮。已六年也。於是。其国有佳人。曰御刀媛。〈 御刀。此云弥波迦志。 〉則召為妃。生豊国別皇子。是日向国造之始祖也。
《景行天皇十七年(丁亥八七)三月己酉(十二)》十七年春三月戊戌朔己酉。幸子湯県。遊于丹裳小野。時東望之。謂左右曰。是国也直向於日出方。故号其国曰日向也。是日陟野中大石。憶京都而歌之曰。
@波辞枳予辞。和芸幣能伽多由。区毛位多知区暮。 はしきよし わぎへのかたゆ くもゐたちくも (K021)
@夜摩苔波。区珥能摩倍邏摩。多多儺豆久。阿烏伽枳 夜摩。許莽例屡。夜摩苔之。于屡破試。 やまとは くにのまほらま たたなづく あをかき やま こもれる やまとし うるはし (K022)
@異能知能 摩曾祁務比苔破。多多濔許莽。幣遇利能夜摩能。志邏伽之餓延塢。于受珥左勢。許能固。 いのちの まそけむひとは たたみこも へぐりのやまの しらかしがえを うずにさせ このこ (K023)
是謂思邦歌也。
《景行天皇十八年(戊子八八)三月》十八年春三月。天皇将向京、以巡狩筑紫国。始到夷守。是時於石瀬河辺。人衆聚集。於是天皇遥望之。詔左右曰。其集者何人也。若賊乎。乃遣兄夷守。弟夷守二人令覩。乃弟夷守還来而諮之曰。諸県君泉媛。依献大御食、而其族会之。
《景行天皇十八年(戊子八八)四月甲子(三)》夏四月壬戌朔甲子。到熊県。其処有熊津彦者兄弟二人。天皇先使徴兄熊。則従使詣之。因徴弟熊。而不来。故遣兵誅之
《景行天皇十八年(戊子八八)四月壬申(十一)》壬申。自海路泊於葦北小嶋而進食。時召山部阿弭古之祖小左。令進冷水。適是時、嶋中無水。不知所為。則仰之祈于天神地祗。忽寒泉従崖傍涌出。乃酌以献焉。故号其曰水嶋也。其泉猶今在水嶋崖也。
《景行天皇十八年(戊子八八)五月壬辰朔》五月壬辰朔。従葦北発船到火国。於是日没也。夜冥不知著岸。遥視火光。天皇詔挟杪者曰。直指火処。因指火往之。即得著岸。天皇問其火光之処曰。何謂邑也。国人対曰。是八代県豊村。亦尋其火。是誰人之火也。然不得主。茲知非人火。故名其国曰火国。
《景行天皇十八年(戊子八八)六月癸亥(三)》六月辛酉朔癸亥。自高来県渡玉杵名邑。時殺其処之土蜘蛛津頬焉。
《景行天皇十八年(戊子八八)六月丙子(十六)》丙子。到阿蘇国也。其国郊原曠遠。不見人居。天皇曰。是国有人乎。時有二神。曰阿蘇都彦。阿蘇都媛。忽化人以遊詣之曰。吾二人在。何無人耶。故号其 国曰阿蘇。
《景行天皇十八年(戊子八八)七月甲午(四)》秋七月辛卯朔甲午。到筑紫後国御木。居於高田行宮。時有僵樹。長九百七十丈焉。百寮蹈其樹而往来。時人歌曰。
@阿佐志毛能。瀰概能佐烏麼志。魔幣菟耆弥。伊和〓[口+多]羅秀暮。弥開能佐烏麼志。 あさしもの みけのさをばし まへつきみ いわたらすも みけのさをばし (K024)
爰天皇問之曰。是何樹也。有一老夫曰。是樹者歴木也。嘗未僵之先。当朝日暉。則隠杵嶋山。当夕日暉。亦覆阿蘇山也。天皇曰。是樹者神木。故是国宜号御木国。
《景行天皇十八年(戊子八八)七月丁酉(七)》丁酉。到八女県。則越藤山、以南望粟岬。詔之曰。其山峰岫重畳。且美麗之甚。若神有其山乎。時水沼県主猿大海奏言。有女神。名曰八女津媛。常居山中。故八女国之名、由此而起也。
《景行天皇十八年(戊子八八)八月》八月。到的邑而進食。是日膳夫等遺盞。故時人号其忘盞処曰浮羽。今謂的者訛也。昔筑紫俗号盞日浮羽。
《景行天皇十九年(己丑八九)九月癸卯(二十)》十九年秋九月甲申朔癸卯。天皇至自日向。
《景行天皇二〇年(庚寅九〇)二月甲申(四)》二十年春二月辛巳朔甲申。遣五百野皇女、令祭天照大神。
《景行天皇二五年(乙未九五)七月壬午(三)》二十五年秋七月庚辰朔壬午。遣武内宿禰、令察北陸。及東方諸国之地形。且百姓之消息也。
《景行天皇二七年(丁酉九七)二月壬(十二)子》二十七年春二月辛丑朔壬子。武内宿禰自東国還之奏言。東夷之中。有日高見国。其国人。男女並椎結文身。為人勇悍、是総曰蝦夷。亦土地沃壊而曠之。撃可取也。
《景行天皇二七年(丁酉九七)八月》秋八月。熊襲亦反之。侵辺境不止。
《景行天皇二七年(丁酉九七)十月己酉(十三)》冬十月丁酉朔己酉。遣日本武尊、令撃熊襲。時年十六。於是。日本武尊曰。吾得善射者欲与行。其何処有善射者焉。或者啓之曰。美濃国有善射者。曰弟彦公。於是。日本武尊遣葛城人宮戸彦、喚弟彦公。故弟彦公便率石占横立。及尾張田子之稲置。乳近之稲置而来。則従日本武尊而行之。
《景行天皇二七年(丁酉九七)十二月》十二月。到於熊襲国。因以伺其消息及地形之嶮易。時熊襲有魁帥者。名取石鹿文。亦曰川上梟帥。悉集親族而欲宴。於是。日本武尊解髪作董女姿。以密伺川上梟帥之宴時。仍佩剣〓裏。入於川上梟帥之宴室。居女人之中。川上梟帥感其童女之容姿。則携手同席。挙坏令飲而戯弄。于時也更深人闌。川上梟帥且被酒。於是。日本武尊抽〓中之剣。刺川上梟帥之胸。未及之死。川上梟帥叩頭曰。且待之。吾有所言。時日本武尊留剣待之。川上梟帥啓之曰。汝尊誰人也。対曰。吾是大足彦天皇之子也。名曰本童男也。川上梟帥亦啓之曰。吾是国中之強力者也。是以当時諸人。不勝我之威力。而無不従者。吾多遇武力矣。未有若皇子者。是以賤賊陋口以奉尊号。若聴乎。曰。聴之。即啓曰。自今以後号皇子。応称日本武皇子。言訖。乃通胸而殺之。故至于今、称曰日本武尊。是其縁也。然後遣弟彦等、悉斬其党類。無余〓[口+焦]。既而従海路還倭。到吉備以渡穴海。其処有悪神。則殺之。亦比至難波。殺柏済之悪神。〈 済。此云和多利。 〉
《景行天皇二八年(戊戌九八)二月乙丑朔》二十八年春二月乙丑朔。日本武尊奏平熊襲之状曰。臣頼天皇之神霊。以兵一挙。頓誅熊襲之魁帥者。悉平其国。是以西洲既謐。百姓無事。唯吉備穴済神。及難波柏済神。皆有害心。以放毒気。令苦路人。並為禍害之薮。故悉殺其悪神。並開水陸之径。天皇於是美日本武之功。而異愛。
《景行天皇四〇年(庚戌一一〇)六月》四十年夏六月。東夷多叛。辺境騒動。
《景行天皇四〇年(庚戌一一〇)七月戊戌(十六)》秋七月癸未朔戊戌。天皇詔群卿曰。今東国不安。暴神多起。亦蝦夷悉叛。屡略人民。遣誰人以平其乱。群臣皆不知誰遣也。日本武尊奏言。臣則先労西征。是役必大碓皇子之事矣。時大碓皇子愕然之。逃隠草中。則遣使者召来。爰天皇責曰。汝不欲矣、豈強遣耶。何未対賊。以予懼甚焉。因此遂封美濃。仍如封地。是身毛津君。守君凡二族之始祖也。於是。日本武尊雄誥之曰。熊襲既平。未経幾年。今更東夷叛之。何日逮于大平矣。臣雖労之。頓平其乱。則天皇持斧鉞。以授日本武尊曰。朕聞。其東夷也。識性暴強。凌犯為宗。村之無長。邑之勿首。各貪封堺。並相盗略。亦山有邪神。郊有姦鬼。遮衢塞径。多令苦人。其東夷之中。蝦夷是尤強焉。男女交居。父子無別。冬則宿穴。夏則住樔。衣毛飲血。昆弟相疑。登山如飛禽。行草如走獣。承恩則忘、見怨必報。是以箭蔵頭髻。刀佩衣中。或聚党類。而犯辺界。或伺農桑。以略人民。撃則隠草。追則入山。故往古以来。未染王化。今朕察汝人也。身体長大。容姿端正。力能扛鼎。猛如雷電。所向無前。所攻必勝。即知之。形則我子。実則神人。是寔天愍朕不叡。且国不平。令経綸天業。不絶宗廟乎。亦是天下。則汝天下也。是位則汝位也。願深謀遠慮。探姦伺変。示之以威。懐之以徳。不煩兵甲。自令臣隷。即巧言而調暴神。振武以攘姦鬼。於是。日本武尊乃受斧鉞。以再拝奏之曰。嘗西征之年。頼皇霊之威。堤三尺剣。撃熊襲国。未経浹辰。賊首伏罪。今亦頼神祗之霊。借天皇之威。往臨其境。示以徳教。猶有不服。即挙兵撃。仍重再拝之。天皇則命吉備武彦与大伴武日連。令従日本武尊。亦以七掬脛為膳夫。
《景行天皇四〇年(庚戌一一〇)十月癸丑(二)》冬十月壬子朔癸丑。日本武尊発路之。
《景行天皇四〇年(庚戌一一〇)十月戊午(七)》戊午。抂道拝伊勢神宮。仍辞于倭姫命曰。今被天皇之命。而東征将誅諸叛者。故辞之。於是倭姫命取草薙剣。授日本武尊曰。慎之莫怠也。
《景行天皇四〇年(庚戌一一〇)是歳》是歳。日本武尊初至駿河。其処賊陽従之。欺曰。是野也糜鹿甚多。気如朝霧。足如茂林。臨而応狩。日本武尊信其言。入野中而覓獣。賊有殺王之情。〈 王謂日本武尊也。 〉放火焼其野。王知被欺。則以燧出火之。向焼而得免〈 一云。王所佩剣叢雲自抽之、薙攘王之傍草。因是得免。故号其剣曰草薙也。叢雲。此云茂羅玖毛。 〉王曰。殆被欺。則悉焚其賊衆而滅之。故号其処曰焼津。亦進相摸、欲往上総。望海高言曰。是小海耳。可立跳渡。乃至于海中、暴風忽起。王船漂蕩而不可渡。時有従王之妾。曰弟橘媛。穂積氏忍山宿禰之女也。啓王曰。今風起浪泌。王船欲没。是必海神心也。願以妾之身。贖王之命而入海。言訖。乃披瀾入之。暴風即止。船得著岸。故時人号其海曰馳水也。爰日本武尊則従上総転入陸奥国。時大鏡懸於王船。従海路廻於葦浦。横渡玉浦、至蝦夷境。蝦夷賊首・嶋津神。国津神等。屯於竹水門而欲距。然遥視王船。予怖其威勢。而心裏知之不可勝。悉捨弓矢。望拝之曰。仰視君容。秀於人倫。若神之乎。欲知姓名。王対之曰。吾是現人神之子也。於是。蝦夷等悉慄。則〓裳披浪。自扶王船而着岸。仍面縛服罪。故免其罪。因以俘其首帥。而令従身也。蝦夷既平。自日高見国還之。西南歴常陸。至甲斐国。居于酒折宮。時挙燭而進食。是夜。以歌之問侍者曰。
@珥比麼利。菟玖波〓[土+烏]須擬〓[氏+一]。異玖用加禰菟流。 にひばり つくはをすぎて いくよかねつる (K025)
諸侍者不能答言。時有秉燭者。続王歌之末而歌曰。
@伽餓奈倍〓[氏+一]。用珥波虚虚能用。比珥波苔〓[土+烏]伽〓[土+烏]。 かがなべて よにはここのよ ひにはとをかを (K026)
即美秉燭人之聡而敦賞。則居是宮。以靭部賜大伴連之遠祖武日也。於是。日本武尊曰。蝦夷凶首。咸伏其辜。唯信濃国。越国。頗未従化。則自甲斐北転。歴武蔵。上野。西逮于碓日坂。時日本武尊毎有顧弟橘媛之情。故登碓日嶺而東南望之。三歎曰。吾嬬者耶〈 嬬。此云菟摩。 〉故因号山東諸国。曰吾嬬国也。於是。分道。遣吉備武彦於越国。令鑑察其地形嶮易。及人民順不。則日本武尊進入信濃。是国也山高谷幽。翠嶺万重。人倚杖難升。巖嶮磴紆。長峰数千。馬頓轡而不進。然日本武尊披煙凌霧、遥径大山。既逮于峰而飢之。食於山中。山神令苦王。以化白鹿立於王前。王異之。以一箇蒜弾白鹿。則中眼而殺之。爰王忽失道。不知所出。時白狗自来。有導王之状。随狗而行之。得出美濃。吉備武彦自越出而遇之。先是。度信濃坂者。多得神気以〓臥。但従殺白鹿之後。踰是山者。嚼蒜塗人及牛馬。自不中神気也。日本武尊更還於尾張。即娶尾張氏之女宮簀媛。而淹留踰月。於是聞近江胆吹山有荒神。即解剣置於宮簀媛家。而徒行之。至胆吹山、山神化大蛇当道。爰日本武尊不知主神化蛇之謂。是大蛇必荒神之使也。既得殺主神。其使者豈足求乎。因跨蛇猶行。時山神之興雲零氷。峰霧谷〓。無復可行之路。乃捷遑不知其所跋渉。然凌霧強行。方僅得出。猶失意如酔。因居山下之泉側。乃飲其水而醒之。故号其泉曰居醒泉也。日本武尊於是始有痛身。然稍起之、還於尾張。爰不入宮簀媛之家。便移伊勢而到尾津。昔日本武尊向東之歳。停尾津浜而進食。是時解一剣置於松下。遂忘而去。今至於此。是剣猶存。故歌曰。
@烏波利珥。多陀珥霧伽幣流。比苔菟麻菟。阿波例 比等菟麻菟。比苔珥阿利勢麼。岐農岐勢摩之〓[土+烏]。多知波開摩之〓[土+烏]。 をはりに ただにむかへる ひとつまつ あはれ ひとつまつ ひとにありせば きぬきせましを たちはけましを (K027)
逮于能褒野而痛甚之。則以所俘蝦夷等、献於神宮。因遣吉備武彦。奏之於天皇曰。臣受命天朝。遠征東夷。則被神恩。頼皇威。而叛者伏罪。荒神自調。是以。巻甲〓戈。〓悌還之。冀曷曰曷時。復命天朝。然天命忽至。隙駟難停。是以独臥曠野。無誰語之。豈惜身亡。唯愁不面。既而崩于能褒野。時年三十。天皇聞之。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昼夜喉咽。泣悲〓〓。因以大歎之曰。我子小碓王。昔熊襲叛之日。未及総角。久煩征伐。既而恒在左右。補朕不及。然東夷騒動。勿使討者。忍愛以入賊境。一日之無不顧。是以朝夕進退。佇待還日。何禍兮。何罪兮。不意之間。倏亡我子。自今以後。与誰人之経綸鴻業耶。即詔群卿命百寮。仍葬於伊勢国能褒野陵。』時日本武尊化白鳥。従陵出之。指倭国而飛之。群臣等因以開其棺槻而視之。明衣空留、而屍骨無之。於是。遺使者追尋白鳥。則停於倭琴弾原。仍於其処造陵焉。白鳥更飛至河内。留旧市邑。亦其処作陵。故時人号是三陵曰白鳥陵。然遂高翔上天。徒葬衣冠。因欲録功名。即定武部也。
景行天皇四三年(癸丑一一三)》是歳也。天皇践祚四十三年焉。
《景行天皇五一年(辛酉一二一)正月戊子(七)》五十一年春正月壬午朔戊子。招群卿而宴数日矣。時皇子稚足彦尊。武内宿禰不参赴于宴庭。天皇召之問其故。因以奏之曰。其宴楽之日。群卿・百寮。必情在戯遊。不存国家。若有狂生、而伺墻閣之隙乎。故侍門下備非常。時天皇謂之曰。灼然。〈 灼然。此云以耶知挙。 〉則異寵焉。
《景行天皇五一年(辛酉一二一)八月壬子(四)》秋八月己酉朔壬子。立稚足彦尊為皇太子。是日命武内宿禰為棟梁之臣。』初日本武尊所佩草薙横刀。是今在尾張国年魚市郡熱田社也。』於是所献神宮蝦夷等。昼夜喧譁。出入無礼。時倭姫命曰。是蝦夷等不可近就於神宮。則進上於朝庭。仍令安置御諸山傍。未経幾時。悉伐神山樹。叫呼隣里。而脅人民。天皇聞之、詔群卿曰。其置神山傍之蝦夷。是本有獣心。難住中国。故随其情願。令班邦畿之外。是今播磨。讃岐。伊勢。安芸。阿波。凡五国佐伯部之祖也。』初日本武尊娶両道入姫皇女為妃。生稲依別王。次足仲彦天皇。次布忍入姫命。次稚武王。其兄稲依別王。是犬上君。武部君。凡二族之始祖也。又妃吉備武彦之女。吉備穴戸武媛。生武卵王。与十城別王。其兄武卵王。是讃岐綾君之始祖也。弟十城別王。是伊予別君之始祖也。次妃穂積氏忍山宿禰之女。弟橘媛生稚武彦王。
《景行天皇五二年(壬戌一二二)五月丁未(四)》五十二年夏五月甲辰朔丁未。皇后播磨太郎姫薨。
《景行天皇五二年(壬戌一二二)七月己酉(七)》秋七月癸卯朔己酉。立八坂入媛命為皇后。
《景行天皇五三年(癸亥一二三)八月丁卯朔》五十三年秋八月丁卯朔。天皇詔群卿曰。朕顧愛子。何日止乎。冀欲巡狩小碓王所平之国。
《景行天皇五三年(癸亥一二三)八月是月》是月。乗輿幸伊勢。転入東海。
《景行天皇五三年(癸亥一二三)十月》冬十月。至上総国。従海路渡淡水門。是時聞覚賀鳥之声。欲見其鳥形。尋而出海中。仍得白蛤。於是。膳臣遠祖。名磐鹿六鴈。以蒲為手繦。白蛤為膾而進之。故美六鴈臣之功。而賜膳大伴部。
《景行天皇五三年(癸亥一二三)十二月》十二月。従東国還之、居伊勢也。是謂綺宮。
《景行天皇五四年(甲子一二四)九月己酉(十九)》五十四年秋九月辛卯朔己酉。自伊勢還於倭居纒向宮。
《景行天皇五五年(乙丑一二五)二月壬辰(五)》五十五年春二月戊子朔壬辰。以彦狭嶋王拝東山道十五国都督。是豊城命之孫也。然到春日穴咋邑。臥病而薨之。是時。東国百姓悲其王不至。窃盗王尸葬於上野国。
《景行天皇五六年(丙寅一二六)八月》五十六年秋八月。詔御諸別王曰。汝父彦狭嶋王。不得向任所而早薨。故汝専領東国。是以御諸別王承天皇命。且欲成父業。則行治之、早得善政。時蝦夷騒動。即挙兵而撃焉。時蝦夷首帥。足振辺。大羽振辺。遠津闇男辺等。叩頭而来之。頓首受罪。尽献其地。因以免降者、而誅不服。是以東久之無事焉。由是其子孫於今有東国。
《景行天皇五七年(丁卯一二七)九月》五十七年秋九月。造坂手池。即竹蒔其堤上。
《景行天皇五七年(丁卯一二七)十月》冬十月。令諸国興田部・屯倉。
《景行天皇五八年(戊辰一二八)二月辛亥(十一)》五十八年春二月辛丑朔辛亥。幸近江国。居志賀三歳。是謂高穴穂宮。
《景行天皇六十年(庚午一三〇)十一月辛卯(七)》六十年冬十一月乙酉朔辛卯。天皇崩於高穴穂宮。時年一百六歳。
《成務天皇即位前紀》稚足彦天皇 成務天皇
稚足彦天皇。大足彦忍代別天皇第四子也。母皇后曰八坂入姫命。八坂入彦皇子之女也。
《大足彦天皇四十六年(丙辰一一六 前紀辛酉一二一)》大足彦天皇四十六年。立為太子。年二十四。
《景行天皇六十年(庚午一三〇)十一月》六十年冬十一月。大足彦天皇崩。
《成務天皇元年(辛未一三一)正月戊子(五)》元年春正月甲申朔戊子。皇太子即位。是年也。太歳辛未。
《成務天皇二年(辛未一三二)十一月壬午(十)》二年冬十一月癸酉朔壬午。葬大足彦天皇於倭国之山辺道上陵。尊皇后曰皇太后。
《成務天皇三年(癸酉一三三)正月己卯(七)》三年春正月癸酉朔己卯。以武内宿禰為大臣也。初天皇与武内宿禰同日生之。故有異寵焉。
《成務天皇四年(甲戌一三四)二月丙寅朔》四年春二月丙寅朔。詔之曰。我先皇大足彦天皇。聡明神武。膺〓受図。洽天順人。撥賊反正。徳〓覆〓。道協造化。是以。普天率土莫不王臣。稟気懐霊。何非得処。今朕嗣践宝祚。夙夜兢〓。然黎元蠢爾。不悛野心。是国郡無君長。県邑無首渠者焉。自今以後。国郡立長。県邑置首。即取当国之幹了者任其国郡之首長。是為中区之蕃屏也。
《成務天皇五年(乙亥一三五)九月》五年秋九月。令諸国。以国郡立造長。県邑置稲置。並賜楯矛以為表。則隔山河而分国県。随阡陌以定邑里。因以東西為日縦。南北為日横。山陽曰影面、山陰曰背面。是以百姓安居。天下無事焉。
《成務天皇四八年(戊子一七八)三月庚辰朔》四十八年春三月庚辰朔。立甥足仲彦尊為皇太子。
《成務天皇六〇年(庚午一九〇)六月己卯(十一)》六十年夏六月己巳朔己卯。天皇崩。時年一百七歳。
日本書紀巻第七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八
 足仲彦天皇 仲哀天皇
《仲哀天皇即位前紀》足仲彦天皇。日本武尊第二子也。母皇后曰両道入姫命。活目入彦五十狭茅天皇之女也。天皇容姿端正。身長十尺。
《稚足彦天皇四十八年(戊子一七八)》稚足彦天皇四十八年、立為太子。〈 時年三十一 〉稚足彦天皇無男。故立為嗣。
《成務天皇六〇年(庚午一九〇)》六十年。天皇崩。
《成務天皇六十一年(辛未一九一)》明年秋九月壬辰朔丁酉。(六)葬于倭国狭城盾列陵。〈 盾列。此云多多那美。 〉
《仲哀天皇元年(壬申一九二)正月庚子(十一)》元年春正月庚寅朔庚子。太子即天皇位。
《仲哀天皇元年(壬申一九二)九月丙戌朔》秋九月丙戌朔。尊母皇后曰皇太后。
《仲哀天皇元年(壬申一九二)十一月乙酉朔》冬十一月乙酉朔。詔群臣曰。朕未逮于弱冠。而父王既崩之。乃神霊化白鳥而上天。仰望之情。一日勿息。是以冀獲白鳥。養之於陵域之池。因以覩其鳥欲慰顧情。則令諸国。俾貢白鳥。
《仲哀天皇元年(壬申一九二)閏十一月戊午(四)》閏十一月乙卯朔戊午。越国貢白鳥四隻。於是。送鳥使人宿菟道河辺。時蘆髪蒲見別王視其白鳥而問之曰。何処将去白鳥也。越人答曰。天皇恋父王、而将養狎。故貢之。則蒲見別王謂越人曰。雖白鳥而焼之則為黒鳥。仍強之奪白鳥而将去。爰越人参赴之請焉。天皇於是悪蒲見別王無礼於先王。乃遣兵卒而誅矣。蒲見別王。則天皇之異母弟也。時人曰。父是天也。兄亦君也。其慢天違君。何得兔誅耶。是年也、大歳壬申。
《仲哀天皇二年(癸酉一九三)正月甲子(十一)》二年春正月甲寅朔甲子。立気長足姫尊為皇后。先是。娶叔父彦人大兄之女大中姫為妃。生〓坂皇子。忍熊皇子。次娶来熊田造祖大酒主之女弟媛。生子誉屋別皇子。
《仲哀天皇二年(癸酉一九三)二月戊子(六)》二月癸未朔戊子。幸角鹿。即興行宮而居之。是謂笥飯宮。
《仲哀天皇二年(癸酉一九三)二月》即月。定淡路屯倉。
《仲哀天皇二年(癸酉一九三)三月丁卯(十五)》三月癸丑朔丁卯。天皇巡狩南国。於是。留皇后及百寮。而従駕二三卿大夫。及官人数百、而軽行之。至紀伊国而居于徳勒津宮。当是時。熊襲叛之不朝貢。天皇於是将討熊襲国。則自徳勒津発之。浮海而幸穴門。即日使遣角鹿。勅皇后曰。便従其津発之。逢於穴門。
《仲哀天皇二年(癸酉一九三)六月庚寅(十)》夏六月辛巳朔庚寅。天皇泊于豊浦津。且皇后従角鹿発而行之。到渟田門。食於船上。時海鰤魚多聚船傍。皇后以酒灑鰤魚。鰤魚即酔而浮之。時海人多獲其魚而歓曰。聖王所賞之魚焉。故其処之魚。至于六月常傾浮如酔。其是之縁也。
《仲哀天皇二年(癸酉一九三)七月乙卯(五)》秋七月辛亥朔乙卯。皇后泊豊浦津。是日。皇后得如意珠於海中。
《仲哀天皇二年(癸酉一九三)九月》九月。興宮室于穴門而居之。是謂穴門豊浦宮。
《仲哀天皇八年(己卯一九九)正月壬午(四)》八年春正月己卯朔壬午。幸筑紫。時岡県主祖熊鰐。聞天皇之車駕。予抜取五百枝賢木。以立九尋船之舳。而上枝掛白銅鏡。中枝掛十握剣。下枝掛八尺瓊。参迎于周芳沙麼之浦、而献魚塩地。因以奏言。自穴門至向津野大済為東門。以名籠屋大済為西門。限没利嶋。阿閉嶋為御筥。割柴嶋為御〓。〈 御〓。此云弥那陪。 〉以逆見海為塩地。既而導海路。自山鹿岬。廻之入岡浦。到水門、御船不得進。則問熊鰐曰。朕聞。汝熊鰐者有明心以参来。何船不進。熊鰐奏之曰。御船所以不得進者。非臣罪。是浦口有男女二神。男神曰大倉主。女神曰菟夫羅媛。必是神之心歟。天皇則祷祈之。以挟抄者倭国菟田人伊賀彦為祝令祭。則船得進。皇后別船、自洞海〈 洞。此云久岐。 〉入之。潮涸不得進。時熊鰐更還之。自洞奉迎皇后。則見御船不進。惶懼之。忽作魚沼。鳥池悉聚魚鳥。皇后看是魚鳥之遊、而忿心稍解。及潮満即泊于岡津。又筑紫伊覩県主祖五十迹手。聞天皇之行。抜取五百枝賢木。立于船之舳艫。上枝掛八尺瓊。中枝掛白銅鏡。下枝掛十握剣。参迎于穴門引嶋而献之。因以奏言。臣敢所以献是物者。天皇如八尺瓊之勾以曲妙御宇。且如白銅鏡以分明看行山川海原。乃提是十握剣平天下矣。天皇即美五十迹手曰、伊蘇志。故時人号五十迹手之本土。曰伊蘇国。今謂伊覩者訛也。
《仲哀天皇八年(己卯一九九)正月己亥(二十一)》己亥。到儺県。因以居橿日宮。
《仲哀天皇八年(己卯一九九)九月己卯(五)》秋九月乙亥朔己卯。詔群臣以議討熊襲。時有神託皇后而誨曰。天皇何憂熊襲之不服。是膂完之空国也。豈足挙兵伐乎。愈茲国而有宝国。譬如処女之〓。有向津国。〈 〓。此云麻用弭枳。 〉眼炎之金・銀・彩色、多在其国。是謂栲衾新羅国焉。若能祭吾者。則曾不血刃。其国必自服矣。復熊襲為服。其祭之。以天皇之御船及穴門直践立所献之水田、名大田。是等物為幣也。天皇聞神言。有疑之情。便登高岳、遥望之。大海曠遠、而不見国。於是。天皇対神曰。朕周望之。有海無国。豈於大虚有国乎。誰神徒誘朕。復我皇祖諸天皇等尽祭神祇。豈有遺神耶。時神亦託皇后曰。如天津水影押伏而我所見国。何謂無国。以誹謗我言。其汝王之。如此言而遂不信者。汝不得其国。唯今皇后始之有胎。其子有獲焉。然天皇猶不信。以強撃熊襲。不得勝而還之。
《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二月丁未(五)》九年春二月癸卯朔丁未。天皇忽有痛身。而明日崩。〈 時年五十二。即知。不用神言而早崩。一云。天皇親伐熊襲、中賊矢而崩也。 〉』於是皇后及大臣武内宿禰。匿天皇之喪。不令知天下。則皇后詔大臣及中臣烏賊津連。大三輪大友主君。物部胆咋連。大伴武以連曰。今天下未知天皇之崩。若百姓知之、有懈怠者乎。則命四大夫。領百寮、令守宮中。窃収天皇之屍。付武内宿禰。以従海路遷穴門。而殯于豊浦宮。為无火殯斂。〈 无火殯斂。此謂褒那之阿餓利。 〉
《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二月甲子(二十二)》甲子。大臣武内宿禰自穴門還之。復奏於皇后。
《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是年》是年。由新羅役。以不得葬天皇也。
日本書紀巻第八 終



《神功皇后巻首》日本書紀巻第九
 気長足姫尊 神功皇后
《神功皇后摂政前紀》気長足姫尊。稚日本根子彦大日日天皇之曾孫。気長宿禰王之女也。母曰葛城高〓媛。足仲彦天皇二年(己酉一九三)立為皇后。幼而聡明叡智。貌容壮麗。父王異焉。
《神功皇后摂政前紀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二月》九年春二月。足仲彦天皇崩於筑紫橿日宮。時皇后傷天皇不従神教而早崩以為。知所崇之神。欲求財宝国。是以。命群臣及百寮。以解罪改過。更造斎宮於小山田邑。
《神功皇后摂政前紀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三月壬申朔》三月壬申朔。皇后選吉日入。斎宮。親為神主。則命武内宿禰令撫琴。喚中臣烏賊津使主為審神者。因以千〓高〓置琴頭尾。而請曰。先日教天皇者誰神也。願欲知其名。逮于七日七夜。乃答曰。神風伊勢国之百伝度逢県之拆鈴五十鈴宮所居神。名撞賢木厳之御魂天疎向津媛命焉。亦問之。除是神復有神乎。答曰。幡荻穂出吾也。於尾田吾田節之淡郡所居神之有也。問、亦有耶。答曰。於天事代於虚事代玉籤入彦厳之事代主神有之也。問、亦有耶。答曰。有無之不知焉。於是。審神者曰。今不答而更後有言乎。則対曰、於日向国橘小門之水底。所居、而水葉稚之出居神。名表筒男。中筒男。底筒男神之有也。問、亦有耶。答曰。有無之不知焉。遂不言且神矣。時得神語、随教而祭。然後遣吉備臣祖鴨別。令撃熊襲国。未経浹辰、而自服焉。且荷持田村〈 荷持。此云能登利。 〉有羽白熊鷲者。其為人強健。亦身有翼。能飛以高翔。是以不従皇命。毎略盗人民。
《神功皇后摂政前紀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三月戊子(十七)》戊子。皇后欲撃熊鷲、而自橿日宮遷于松峡宮。時飄風忽起。御笠堕風。故時人号其処曰御笠也。
《神功皇后摂政前紀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三月辛卯(二十)》辛卯。至層増岐野、即挙兵撃羽白熊鷲而滅之。謂左右曰。取得熊鷲、我心則安。故号其処曰安也。
《神功皇后摂政前紀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三月丙申(二十五)》丙申。転至山門県。則誅土蜘蛛田油津媛。時田油津媛之兄夏羽。興軍而迎来。然聞其妹被誅而逃之。
《神功皇后摂政前紀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四月甲申(三)》夏四月壬寅朔甲辰。北到火前国松浦県。而進食於玉嶋里小河之側。於是皇后勾針為鉤。取粒為餌。抽取裳縷為緡、登河中石上。而投鉤祈之曰。朕西欲求財国。若有成事者、河魚飲鉤。因以挙竿。乃獲細鱗魚。時皇后曰。希見物也。〈 希見。此云梅豆邏志。 〉故時人号其処曰梅豆羅国。今謂松浦訛焉。是以其国女人。毎当四月上旬。以鉤投河中。捕年魚、於今不絶。唯男夫雖釣、以不能獲魚。』既而皇后則識神教有験。更祭祀神祗。躬欲西征。爰定神田而佃之。時引儺河水、欲潤神田、而掘溝。及于迹驚岡。大磐塞之不得穿溝。皇后召武内宿禰。捧剣・鏡令祷祈神祗。而求通溝。則当時。雷電霹靂。蹴裂其磐。令通水。故時人号其溝曰裂田溝也。』皇后還詣橿日浦。解髪臨海曰。吾被神祗之教。頼皇祖之霊。浮渉滄海。躬欲西征。是以今頭滌海水。若有験者。髪自分為両。即入海洗之。髪自分也。皇后便結分髪而為髻。因以謂群臣曰。夫興師動衆。国之大事。安危成敗、必在於斯。今有所征伐。以事付群臣。若事不成者。罪有於群臣。是甚傷焉。吾婦女之、加以不肖。然暫仮男貌。強起雄略。上蒙神祗之霊。下藉群臣之助。振兵甲而度嶮浪。整艫船以求財土。若事就者、群臣共有功。事不就者、吾独有罪。既有此意。其共議之。群臣皆曰。皇后為天下、計所以安宗廟社稷。且罪不及于臣下。頓首奉詔。
《神功皇后摂政前紀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九月己卯(十)》秋九月庚午朔己卯。令諸国、集船舶練兵甲。時軍卒難集。皇后曰。必神心焉。則立大三輪社、以奉刀・矛矣。軍衆自聚。於是使吾瓮海人烏摩呂出於西海。令察有国耶。還曰。国不見也。又遣磯鹿海人名草而令覩。数日還之曰。西北有山。帯雲横〓。蓋有国乎。爰卜吉日。而臨発有日。時皇后親執斧鉞、令三軍曰。金鼓無節。旌旗錯乱。則士卒不整。貪財多欲。懐私内顧。必為敵所虜。其敵少而勿軽。敵強而無屈。則姦暴勿聴。自服勿殺。遂戦勝者必有賞。背走者自有罪。既而神有誨曰。和魂服王身而守寿命。荒魂為先鋒而導師船。〈 和魂。此云珥岐瀰多摩。荒魂。此云阿邏瀰多摩。 〉即得神教而拝礼之。因以依網吾彦男垂見為祭神主。于時也。適当皇后之開胎。皇后則取石挿腰。而祈之曰。事竟還日。産於茲土。其石今在于伊都県道辺。既而則〓荒魂為軍先鋒。請和魂為王船鎮。
《神功皇后摂政前紀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十月辛丑(三)》冬十月己亥朔辛丑。従和珥津発之。時飛廉起風。陽侯挙浪。海中大魚悉浮扶船。則大風順吹。帆舶随波。不労〓楫。便到新羅。時随船潮浪遠逮国中。即知。天神地祇悉助歟。新羅王於是戦戦栗栗。〓身無所。則集諸人曰。新羅之建国以来。未嘗聞海水凌国。若天運尽之国為海乎。是言未訖間。船師満海。旌旗耀日。鼓吹起声。山川悉振。新羅王遥望以為。非常之兵。将滅己国。〓焉失志。乃今醒之曰。吾聞。東有神国。謂日本。亦有聖王。謂天皇。必其国之神兵也。豈可挙兵以距乎。即素旆而自服。素組以面縛。封図籍。降於王船之前。因以叩頭之曰。従今以後。長与乾坤。伏為飼部。其不乾船柁。而春秋献馬梳及馬鞭。復不煩海遠。以毎年貢男女之調。則重誓之曰。非東日更出西。且除阿利那礼河返以之逆流、及河石昇為星辰。而殊闕春秋之朝。怠廃梳・鞭之貢。天神地祇共討焉。時或曰。欲誅新羅王。於是皇后曰。初承神教。将授金銀之国。又号令三軍曰。勿殺自服。今既獲財国。亦人自降服。殺之不祥。乃解其縛為飼部。遂入其国中。封重宝府庫。収図籍文書。即以皇后所杖矛。樹於新羅王門。為後葉之印。故其矛今猶樹于新羅王之門也。爰新羅王波沙寐錦。即以微叱己知波珍干岐為質。仍齎金・銀・彩色及綾・羅・〓絹、載于八十艘船。令従官軍。是以。新羅王常以八十船之調。貢于日本国。其是之縁也。於是高麗。百済二国王。聞新羅収図籍降於日本国。密令伺其軍勢。則知不可勝。自来于営外。叩頭而款曰。従今以後。永称西蕃。不絶朝貢。故因以定内官家。是所謂之三韓也。皇后従新羅還之。
《神功皇后摂政前紀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十二月辛亥(十四)》十二月戊戌朔辛亥。生誉田天皇於筑紫。故時人号其産処曰宇瀰也。〈 一云。足仲彦天皇居筑紫橿日宮。是有神、託沙麼県主祖。内避高国避高松屋種。以誨天皇曰。御孫尊也。若欲尋宝国耶。将現授之。便復曰。琴将来以進于皇后。則随神言、而皇后撫琴。於是神託皇后。以誨之曰。今御孫尊所望之国。譬如鹿角以無実国也。其今御孫尊所御之船。及穴戸直践立所貢之水田、名大田。為幣、能祭我者。則如美女之〓。而金・銀多之眠炎国以授御孫尊。時天皇対神曰。其雖神何謾語耶。何処将有国。且朕所乗船既奉於神。朕乗曷船。然未知誰神。願欲知其名。時神称其名曰。表筒雄。中筒雄。底筒雄。如是称三神名。且重曰。吾名向匱男聞襲大歴五御魂速狭騰尊也。時天皇謂皇后曰。聞悪事之言坐婦人乎。何言速狭騰也。於是神謂天皇曰。汝王如是不信。必不得其国。唯今皇后懐妊之子。蓋有獲歟。是夜天皇忽病発以崩之。然後皇后随神教而祭。則皇后為男束装。征新羅。時神導之。由是随船浪之遠及于新羅国中。於是新羅王宇流助富利智干。参迎跪之。取王船、即叩頭曰。臣自今以後。於日本国所居神御子。為内官家。無絶朝貢。一云。禽獲新羅王詣于海辺。抜王〓筋、令匍匐石上。俄而斬之埋沙中。則留一人。為新羅宰而還之。然後新羅王妻不知埋夫屍之地。独有誘宰之情。乃誂宰曰。汝当令識埋王屍之処。必篤報之。且吾為汝妻。於是宰信誘言。密告埋屍之処。則王妻与国人。共議之殺宰。更出王屍葬於他処。時取宰屍。埋于王墓土底。以挙王〓〓其上曰。尊卑次第、固当如此。於是天皇聞之。重発震忿。大起軍衆。欲頓滅新羅。是以軍船満海而詣之。是時。新羅国人悉懼不知所如。則相集共議之。殺王妻以謝罪。 〉於是。従軍神表筒男。中筒男。底筒男。三神誨皇后曰。我荒魂令祭於穴門山田邑也。時穴門直之祖践立。津守連之祖田裳見宿禰。啓于皇后曰。神欲居之地、必宜奉定。則以践立、為祭荒魂之神主。仍祠立於穴門山田邑。
《神功皇后摂政元年(辛巳二〇一)二月》爰伐新羅之明年春二月。皇后領群卿及百寮。移于穴門豊浦宮。即収天皇之喪。従海路以向京。時〓坂王。忍熊王。聞天皇崩。亦皇后西征、并皇子新生。而密謀之曰。今皇后有子。群臣皆従焉。必共議之立幼主。吾等何以兄従弟乎。乃詳為天皇作陵。詣播磨興山陵於赤石。仍編船〓于淡路嶋。運其嶋石而造之。則毎人令取丘、而待皇后。於是犬上君祖倉見別。与吉師祖五十狭茅宿禰。共隷于〓坂王。因以為将軍。令興東国兵。時〓坂王。忍熊王。共出菟餓野。而祈狩之曰。〈 祈狩。此云于気比餓利。 〉若有成事。必獲良獣也。二王各居仮〓。赤猪忽出之登仮〓。咋〓坂王而殺焉。軍士悉慄也。忍熊王謂倉見別曰。是事大怪也。於此不可待敵。則引軍更返、屯於住吉。時皇后聞忍熊王起師以待之。命武内宿禰懐皇子。横出南海、泊于紀伊水門。皇后之船直指難波。于時皇后之船廻於海中以不能進。更還務古水門而卜之。於是天照大神誨之曰。我之荒魂不可近皇居。当居御心広田国。即以山背根子之女葉山媛令祭。亦稚日女尊誨之曰。吾欲居活田長峡国。因以海上五十狭茅令祭。亦事代主尊誨之曰。祠吾于御心長田国。則以葉山媛之弟長媛令祭。亦表筒男。中筒男。底筒男。三神誨之曰。吾和魂宜居大津渟中倉之長峡。便因看徃来船。於是随神教以鎮坐焉。則平得度海。忍熊王復引軍退之。到菟道而軍之。皇后南詣紀伊国。会太子於日高。以議及群臣。遂欲攻忍熊王。更遷小竹宮。〈 小竹。此云之努。 〉』適是時也。昼暗如夜。已経多日。時人曰。常夜行之也。皇后問紀直祖豊耳曰。是怪何由矣。時有一老父曰。伝聞。如是怪謂阿豆那比之罪也。問。何謂也。対曰。二社祝者、共合葬歟。因以令推問。巷里、有一人曰。小竹祝与天野祝、共為善友。小竹祝逢病而死之。天野祝血泣曰。吾也生為交友。何死之無同穴乎。則伏屍側而自死。仍合葬焉。蓋是之乎。乃開墓視之実也。故更改棺〓。各異処以埋之。則日暉炳。日夜有別。
《神功皇后摂政元年(辛巳二〇一)三月庚子(五)》三月丙申朔庚子。命武内宿禰。和珥臣祖武振熊。率数万衆。令撃忍熊王。爰武内宿禰等選精兵。従山背出之。至菟道以屯河北。忍熊王出営欲戦。時有熊之凝者。為忍熊王軍之先鋒。〈 熊之凝者。葛野城首之祖也。一云。多呉吉師之遠祖也。一云多呉吾師之遠祖也 〉則欲勧己衆。因以高唱之歌曰。
@烏智箇多能。阿邏々麻菟麼邏。摩菟麼邏珥。和多利喩祇〓[氏+一]。菟区喩弥珥。末利椰塢多具陪。宇摩比等破。于摩譬苔奴知野。伊徒姑播茂。伊徒姑奴池。伊装阿波那 和例波。多摩岐波屡。于池能阿層餓 波邏濃知波。異佐誤阿例椰。伊装阿波那 和例波。 をちかたの あららまつばら まつばらに わたりゆきて つくゆみに まりやをたぐへ うまひとは うまひとどちや いとこはも いとこどち いざあはな われは たまきはる うちのあそが はらぬちは いさごあれや いざあはな われは (K028)
時武内宿禰令三軍、悉令椎結。因以号令曰。各以儲弦蔵于髪中。且佩木刀。既而挙皇后之命。誘忍熊王曰、吾勿貧天下。唯懐幼王、従君王者也。豈有距戦耶。願共絶弦。捨兵、与連和焉。然則、君王登天業以安席、高枕専制万機。則顕令軍中。悉断弦解刀。投於河水。忍熊王信其誘言。悉令軍衆。解兵投河水。而断弦。爰武内宿禰令三軍。出儲弦更張。以佩真刀。度河而進之。忍熊王知被欺。謂倉見別。五十狭茅宿禰曰。吾既被欺。今無儲兵。豈可得戦乎。曳兵稍退。武内宿禰出精兵而追之。適遇于逢坂以破。故号其処曰逢坂也。軍衆走之。及于狭狭浪栗林而多斬。於是。血流溢栗林。故悪是事、至于今。其栗林之菓不進御所也。忍熊王逃無所入。則喚五十狭茅宿禰。而歌之曰。
@伊装阿芸。伊佐智須区禰。多摩枳波屡。于知能阿曾餓。勾夫菟智能。伊多〓[氏+一]於破孺破。珥倍廼利能。介豆岐斉奈。 いざあぎ いさちすくね たまきはる うちのあそが くぶつちの いたておはずは にほどりの かづきせな (K029)
則共沈瀬田済而死之。于時武内宿禰歌之曰。
@阿布弥能弥。斉多能和多利珥。伽豆区苔利。梅珥志弥曳泥麼。異枳廼倍呂之茂。 あふみのみ せたのわたりに かづくとり めにしみえねば いきどほろしも (K030)
於是探其屍而不得也。然後。数日之出於菟道河。武内宿禰亦歌曰。
@阿布瀰能瀰。斉多能和多利珥。介豆区苔利。多那伽瀰須疑〓[氏+一]。于泥珥等邏倍菟。 あふみのみ せたのわたりに かづくとり たなかみすぎて うぢにとらへつ (K031)
《神功皇后摂政元年(辛巳二〇一)十月甲子(二)》冬十月癸亥朔甲子。群臣尊皇后曰皇太后。是年也、太歳辛巳。則為摂政元年。
《神功皇后摂政二年(辛巳二〇二)十一月甲午(八)》二年冬十一月丁亥朔甲午。葬天皇於河内国長野陵。
《神功皇后摂政三年(癸未二〇三)正月戊子(三)》三年春正月丙戌朔戊子。立誉田別皇子。為皇太子。因以都於磐余。〈 是謂若桜宮。 〉
《神功皇后摂政五年(癸未二〇五)三月癸卯朔己酉。(七)》五年春三月癸卯朔己酉。新羅王遣汗礼斯伐。毛麻利叱智。富羅母智等朝貢。仍有返先質微叱許智伐旱之情。是以誂許智伐旱而紿之曰。使者汗礼斯伐。毛麻利叱智等告臣曰。我王以坐臣久不還、而悉没妻子為孥。冀〓還本土。知虚実而請焉。皇太后則聴之。因以副葛城襲津彦而遣之。共到対馬、宿于鋤海水門。時新羅使者毛麻利叱智等。窃分船及水手。載微叱旱岐令逃於新羅。乃造蒭霊置、微叱許智之床。詳為病者。告襲津彦曰。微叱許智忽病之将死。襲津彦使人。令看病者。既知欺、而捉新羅使者三人。納檻中、以火焚而殺。乃詣新羅。次于蹈鞴津。抜草羅城還之。是時俘人等。今桑原。佐糜。高宮。忍海。凡四邑漢人等之始祖也。
《神功皇后摂政十三年(癸巳二一三)二月甲子(八)》十三年春二月丁巳朔甲子。命武内宿禰、従太子令拝角鹿笥飯大神。
《神功皇后摂政十三年(癸巳二一三)二月己酉(十七)》癸酉。太子至自角鹿。是日。皇太后宴太子於大殿。皇太后挙觴以寿于太子。因以歌曰。
@虚能弥企破。和餓弥企那羅儒。区之能伽弥。等虚予珥伊麻輸。伊破多多須。周玖那弥伽未能。等予保枳。保枳茂苔陪之。訶武保枳。保枳玖流保之。摩菟利虚辞 弥企層。阿佐孺塢斉。佐佐。 このみきは わがみきならず くしのかみ とこよにいます いはたたす すくなみかみの とよほき ほきもとほし かむほき ほきくるほし まつりこし みきそ あさずをせ ささ (K032)
武内宿禰為太子答歌之曰。
@許能弥企塢。伽弥鶏武比等破。曾能菟豆弥。于輸珥多〓[氏+一]〓[氏+一]。于多比菟菟。伽弥鶏梅伽墓。許能弥企能。阿椰珥于多娜濃芝。作沙。 このみきを かみけむひとは そのつづみ うすにたてて うたひつつ かみけめかも このみきの あやにうただぬし ささ (K033)
《神功皇后摂政三九年(己未二三九)》三十九年是年也。大歳己未。〈 魏志云。明帝景初三年六月。倭女王遣大夫難斗米等。詣郡、求詣天子朝献。太守〓夏遣使将送詣京都也。 〉
《神功皇后摂政四十年(庚申二四〇)》四十年。〈 魏志云。正始元年。遣建忠校尉梯携等、奉詔書・印綬。詣倭国也。 〉
《神功皇后摂政四三年(癸亥二四三)》四十三年。〈 魏志云。正始四年倭王復遣使大夫伊声者・掖耶約等八人上献。 〉
《神功皇后摂政四六年(丙寅二四六)三月乙亥朔》四十六年春三月乙亥朔。遣斯摩宿禰于卓淳国。〈 斯麻宿禰者。不知何姓人也。 〉於是。卓淳王末錦旱岐告斯摩宿禰曰。甲子年七月中。百済人久〓[氏+一]。弥州流。莫古。三人到於我土曰。百済王聞東方有日本貴国。而遣臣等、令朝其貴国。故求道路以至于斯土。若能教臣等令通道路。則我王必深徳君王。時謂久〓[氏+一]等曰。本聞東有貴国。然未曾有通。不知其道。唯海遠浪嶮。則乗大船僅可得通。若雖有路津。何以得達耶。於是久〓[氏+一]等曰。然即当今不得通也。不若、更還之。備船舶、而後通矣。仍曰。若有貴国使人来。必応告吾国。如此乃還。爰斯摩宿禰即以〓人爾波移与卓淳人過古二人。遣于百済国、慰労其王。時百済肖古王。深之歓喜而厚遇焉。仍以五色綵絹各一疋。及角弓箭。并鉄〓[金+廷]四十枚。幣爾波移。便復開宝蔵。以示諸珍異曰。吾国多有是珍宝。欲貢貴国、不知道路。有志無従。然猶今付使者。尋貢献耳。於是爾波移奉事而還、告志摩宿禰。便自卓淳還之也。
《神功皇后摂政四七年(丁卯二四七)四月》四十七年夏四月。百済王使久〓[氏+一]。弥州流。莫古。令朝貢。時新羅国調使与久〓[氏+一]共詣。於是。皇太后。太子誉田別尊。大歓喜之曰。先王所望国人今来朝之。痛哉、不逮于天皇矣。群臣皆莫不流涕。仍検校二国之貢物。於是新羅貢物者珍異甚多。百済貢物者少賤不良。便問久〓[氏+一]等曰。百済貢物不及新羅。奈之何。対曰。臣等失道至沙比新羅。則新羅人捕臣等禁囹圄。経三月而欲殺。時久〓[氏+一]等向天而呪詛之。新羅人怖其呪詛而不殺。則奪我貢物。因以為己国之貢物、以新羅賤物。相易、為臣国之貢物。謂臣等曰。若誤此辞者。及于還日、当殺汝等。故久〓[氏+一]等恐怖従耳。是以僅得達于天朝。時皇太后。誉田別尊。責新羅使者。因以祈天神曰。当遣誰人於百済、将検事之虚実。当遣誰人於新羅。将推問其罪。便天神誨之曰。令武内宿禰行議。因以千熊長彦為使者。当如所願。〈 千熊長彦者。分明不知其姓人。一云。武蔵国人。今是額田部槻本首等之始祖也。百済記云。職麻那那加比跪者。蓋是歟也。 〉於是。遣千熊長彦于新羅。責、以濫百済之献物。
《神功皇后摂政四九年(己巳二四九)三月》四十九年春三月。以荒田別。鹿我別為将軍。則与久〓[氏+一]等共勒兵而度之。至卓淳国。将襲新羅。時或曰。兵衆少之。不可破新羅。更復奉上沙白。蓋盧。請増軍士。即命木羅斤資。沙沙奴跪。〈 是二人不知其姓人也。但木羅斤資者。百済将也。 〉領精兵与沙白。蓋盧共遣之。倶集于卓淳。撃新羅而破之。因以平定比自〓[火+本]。南加羅。喙国。安羅。多羅。卓淳。加羅七国。仍移兵、西廻至古爰津。屠南蛮。〓弥多礼。以賜百済。於是。其王肖古。及王子貴須。亦領軍来会。時比利。辟中。布弥支。半古四邑自然降服。』是以百済王父子。及荒田別。木羅斤資等。共会意流村。〈 今云州流須祇。 〉相見欣感。厚礼送遣之。唯千熊長彦与百済王。至于百済国登辟支山盟之。復登古沙山。共居磐石上。時百済王盟之曰。若敷草為坐。恐見火焼。且取木為坐。恐為水流。故居磐石而盟者。示長遠之不朽者也。是以自今以後。千秋万歳。無絶無窮。常称西蕃。春秋朝貢。則将千熊長彦。至都下厚加礼遇。亦副久〓[氏+一]等。而送之。
《神功皇后摂政五十年(庚午二五〇)二月》五十年春二月。荒田別等還之。
《神功皇后摂政五十年(庚午二五〇)五月》夏五月。千熊長彦。久〓[氏+一]等至自百済。於是皇太后歓之問久〓[氏+一]曰。海西諸韓既賜汝国。今何事以頻復来也。久〓[氏+一]等奏曰。天朝鴻沢遠及弊邑。吾王歓喜踊躍、不任于心。故因還使。以致至誠。雖逮万世。何年非朝。皇太后勅云。善哉汝言。是朕懐也。増賜多沙城。為往還路騨。
《神功皇后摂政五十年(辛未二五一)三月》五十一年春三月。百済王亦遣久〓[氏+一]朝貢。於是皇太后語太子及武内宿禰曰。朕所交親百済国者。是天所致。非由人故。玩好珍物。先所未有。不闕歳時。常来貢献。朕省此款。毎用喜焉。如朕存時。敦加恩恵。即年以千熊長彦。副久〓[氏+一]等遣百済国。因以垂大恩曰。朕従神所験。始開道路。平定海西。以賜百済。今復厚結好。永寵賞之。是時百済王父子。並〓致地。啓曰。貴国鴻恩重於天地。何日何時、敢有忘哉。聖王在上。明如日月。今臣在下。固如山岳。永為西蕃。終無弐心。
《神功皇后摂政五十二年(壬申二五一)九月丙子(十)》五十二年秋九月丁卯朔丙子。久〓[氏+一]等従千熊長彦詣之。則献七枝刀一口。七子鏡一面。及種種重宝。仍啓曰。臣国以西有水。源出自谷那鉄山。其〓七日行之不及。当飲是水。便取是山鉄。以永奉聖朝。乃謂孫枕流王曰。今我所通海東貴国。是天所啓。是以垂天恩。割海西而賜我。由是国基永固。汝当善脩和好。聚歛土物。奉貢不絶。雖死何恨。自是後。毎年相続朝貢焉。
《神功皇后摂政五五年(乙亥二五五)》五十五年。百済肖古王薨。
《神功皇后摂政五六年(丙子二五六)》五十六年。百済王子貴須立為王。
《神功皇后摂政六二年(庚午二五〇)二月》六十二年。新羅不朝。即年遣襲津彦撃新羅。〈 百済記云。壬午年。新羅不奉貴国。貴国遣沙至比跪令討之。新羅人莊飾美女二人。迎誘於津。沙至比跪受其美女。反伐加羅国。加羅国王己本旱岐。及児百久〓[氏+一]。阿首至。国沙利。伊羅麻酒。爾〓至等。将其人民。来奔百済。百済厚遇之。加羅国王妹既殿至。向大倭啓云。天皇遣沙至比跪。以討新羅。而納新羅美女、捨而不討。反滅我国。兄弟・人民皆為流沈。不任憂思。故以来啓。天皇大怒。即遣木羅斤資。領兵衆来集加羅。復其社稷。一云。沙至比跪知天皇怒。不敢公還。乃自竄伏。其妹有幸於皇宮者。比跪密遣使人、問天皇怒解不。妹乃託夢言。今夜夢。見沙至比跪。天皇大怒云。比跪何敢来。妹以皇言報之。比跪知不兔。入石穴而死也。 〉
《神功皇后摂政六四年(甲申二六四)》六十四年。百済国貴須王薨。王子枕流王立為王。
《神功皇后摂政六五年(乙酉二六五)》六十五年。百済枕流王薨。王子阿花年少。叔父辰斯奪立為王。
《神功皇后摂政六六年(丙戌二六六)》六十六年。〈 是年。晋武帝泰初二年晋起居注云。武帝泰初二年十月。倭女王遣重訳貢献。 〉
《神功皇后摂政六九年(己丑二六九)四月丁丑(十七)》六十九年夏四月辛酉朔丁丑。皇太后崩於稚桜宮。〈 時年一百歳。 〉
《神功皇后摂政六九年(己丑二六九)十月壬申(十五)》冬十月戊午朔壬申。葬狭城盾列陵。是日。追尊皇太后。曰気長足姫尊。是年也、太歳己丑。
日本書紀巻第九 終



《応神天皇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
 誉田天皇 応神天皇
《応神天皇即位前紀》誉田天皇。足仲彦天皇第四子也。母曰気長足姫尊。天皇以皇后討新羅之年。歳次庚辰(仲哀天皇九年庚辰二〇〇)冬十二月。生於筑紫之蚊田。幼而聡達。玄監深遠。動容進止。聖表有異焉。皇太后摂政之三年(癸未二〇三)。立為皇太子。〈 時年三。 〉初天皇在孕而。天神地祇授三韓。既産之完生腕上。其形如鞆。是肖皇太后為雄装之負鞆。〈 肖。此云阿叡。 〉故称其名謂誉田天皇。〈 上古時、俗。号鞆謂褒武多焉。一云。初天皇為太子。行于越国。拝祭角鹿笥飯大神。時大神与太子名相易。故号大神曰去来紗別神。太子名誉田別尊。然則可謂大神本名誉田別神。太子元名去来紗別尊。然無所見也。未詳。 〉摂政六十九年(己丑二六九)夏四月。皇太后崩。〈 時年百歳。 〉
《応神天皇元年(庚寅二七〇)正月丁亥朔》元年春正月丁亥朔。皇太子即位。是年也。太歳庚寅。
《応神天皇二年(辛卯二七一)三月壬子(三)》二年春三月庚戌朔壬子。立仲姫為皇后。后生荒田皇女。大鷦鷯天皇。根鳥皇子。先是天皇以皇后姉高城入姫為妃。生額田大中彦皇子。大山守皇子。去来真稚皇子。大原皇女。〓来田皇女。又妃皇后弟弟姫。生阿倍皇女。淡路御原皇女。紀之菟野皇女。次妃和珥臣祖日触使主之女。宮主宅媛。生菟道稚郎子皇子。矢田皇女。雌鳥皇女。次妃宅媛之弟小〓媛。〈 小〓。此云烏儺謎。 〉生菟道稚郎姫皇女。次妃河派仲彦女。弟媛。生稚野毛二派皇子。〈 派。此云摩多。 〉次妃桜井田部連男鋤之妹糸媛。生隼総別皇子。次妃日向泉長媛。生大葉枝皇子。小葉枝皇子。凡是天皇男女并二十王也。根鳥皇子。是大田君之始祖也。大山守皇子。是土形君。榛原君。凡二族之始祖也。去来真稚皇子。是深河別之始祖也。
《応神天皇三年(壬辰二七三)十月癸酉(三)》三年冬十月辛未朔癸酉。東蝦夷悉朝貢。即役蝦夷而作厩坂道。
《応神天皇三年(壬辰二七三)十一月》十一月。処処海人〓〓之不従命。〈 〓〓。此云佐麼売玖。 〉則遣阿曇連祖大浜宿禰、平其〓〓。因為海人之宰。故俗人諺曰、佐麼阿摩者。其是緑也。
《応神天皇三年(壬辰二七三)是歳》是歳百済辰斯王立之失礼於貴国天皇。故遣紀角宿禰。羽田矢代宿禰。石川宿禰。木菟宿禰。嘖譲其无礼状。由是。百済国殺辰斯王以謝之。紀角宿禰等便立阿花為王而帰。
《応神天皇五年(甲午二七四)八月壬寅(十三)》五年秋八月庚寅朔壬寅。令諸国、定海人及山守部。
《応神天皇五年(甲午二七四)十月》冬十月。科伊豆国令造船。長十丈。船既成之。試浮于海。便軽泛疾行如馳。故名其船曰枯野。〈 由船軽疾名枯野。是義違焉。若謂軽野。後人訛歟。 〉
《応神天皇六年(乙未二七五)二月》六年春二月。天皇幸近江国。至菟道野上而歌之曰。
@知麼能 伽豆怒〓[土+烏]弥例麼。茂茂智〓蘆。夜珥波母弥唹。区珥能朋母弥喩。 ちばの かづのをみれば ももちだる やにはもみゆ くにのほもみゆ (K034)
《応神天皇七年(丙申二七六)九月》七年秋九月。高麗人。百済人。任那人。新羅人。並来朝。時命武内宿禰。領諸韓人等作池。因以名池号韓人池。
《応神天皇八年(丁酉二七七)三月》八年春三月。百済人来朝。〈 百済記云。阿花王立旡礼於貴国。故奪我枕弥多礼。及〓[山+見]南。支侵。谷那東韓之地。是以遣王子直支于天朝。以脩先王之好也。 〉
《応神天皇九年(戊戌二七八)四月》九年夏四月。遣武内宿禰於筑紫、以監察百姓。時武内宿禰弟甘美内宿禰。欲廃兄。即讒言于天皇。武内宿禰常有望天下之情。今聞。在筑紫而密謀之曰。独裂筑紫招三韓令朝於己。遂将有天下。於是天皇則遣使、以令殺武内宿禰。時武内宿禰歎之曰。吾元無弐心。以忠事君。今何禍矣。無罪而死耶。於是。有壱伎直祖真根子者。其為人能似武内宿禰之形。独惜武内宿禰無罪而空死。便語武内宿禰曰。今大臣以忠事君。既無黒心。天下共知。願密避之参赴于朝。親弁無罪。而後死不晩也。且時人毎云。僕形似大臣。故今我代大臣而死之。以明大臣之丹心。則伏剣自死焉。時武内宿禰。独大悲之。窃避筑紫、浮海。以従南海廻之。泊於紀水門。僅得逮朝。乃弁無罪。天皇則推問武内宿禰与甘美内宿禰。於是二人各堅執而争之。是非難決。天皇勅之。令請神祇探湯。是以、武内宿禰与甘美内宿禰。共出于磯城川〓為探湯。武内宿禰勝之。便執横刀以殴仆甘美内宿禰。遂欲殺矣。天皇勅之令釈。仍賜紀伊直等之祖也。
《応神天皇十一年(庚子二八〇)十月》十一年冬十月。作剣池。軽池。鹿垣池。厩坂池。
《応神天皇十一年(庚子二八〇)是歳》是歳。有人奏之曰。日向国有孃子。名髪長媛。即諸県君牛諸井之女也。是国色之秀者。天皇悦之。心裏欲覓。
《応神天皇十三年(壬寅二八二)三月》十三年春三月。天皇遣専使、以徴髪長媛。
《応神天皇十三年(壬寅二八二)九月》秋九月中。髪長媛至自日向。便安置於桑津邑。爰皇子大鷦鷯尊。及見髪長媛。感其形之美麗。常有恋情。於是天皇知大鷦鷯尊感髪長媛而欲配。是以天皇宴于後宮之日。始喚髪長媛。因以上坐於宴席。時〓大鷦鷯尊。以指髪長媛。乃歌之曰。
@伊奘阿芸 怒珥比蘆菟弥珥。比蘆菟濔珥。和餓喩区濔智珥。伽愚破志。波那多智麼那。辞豆曳羅波。比等未那等利。保菟曳波。等利委餓羅辞。濔菟愚利能。那伽菟曳能。府保語茂利。阿伽例蘆〓[土+烏]等〓[口+羊]。伊奘佐伽麼曳那。 いざあぎ のにひるつみに ひるつみに わがゆくみちに かぐはし はなたちばな しづえらは ひとみなとり ほつえは とりゐがらし みつぐりの なかつえの ふほごもり あかれるをとめ いざさかばえな (K035)
於是大鷦鷯尊蒙御歌。便知得賜髪長媛、而大悦之。報歌曰。
@濔豆多摩蘆。予佐濔能伊戒珥。奴那波区利。破陪鶏区辞羅珥。委愚比菟区。伽破摩多曳能。比辞餓羅能。佐辞鶏区辞羅珥。阿餓許居呂辞。伊夜于古珥辞〓[氏+一]。 みづたまる よさみのいけに ぬなはくり はへけくしらに ゐぐひつく かはまたえの ひしがらの さしけくしらに あがこころし いやうこにして (K036)
大鷦鷯尊与髪長媛。既得交慇懃。独対髪長媛歌之曰。
@弥知能之利。古破〓〓[土+烏]等綿〓[土+烏]。伽未能語等。枳虚曳之介逎。阿比摩区羅摩区。 みちのしり こはだをとめを かみのごと きこえしかど あひまくらまく (K037)
又歌之曰。
@濔知能之利。古波〓〓[土+烏]等綿。阿羅素破儒。泥辞区〓[土+烏]之叙。于蘆波辞濔茂布。 みちのしり こはだをとめ あらそはず ねしくをしぞ うるはしみもふ (K038)
〈 一云。日向諸県君牛仕于朝庭。年既耆〓之不能仕。仍致仕。退於本土。則貢上己女髪長媛。始至播磨。時天皇幸淡路嶋。而遊猟之。於是天皇西望之。数十麋鹿浮海来之。便入于播磨鹿子水門。天皇謂左右曰。其何麋鹿也。泛巨海多来。爰左右共視而奇。則遣使令察。使者至見、皆人也。唯以著角鹿皮、為衣服耳。間曰。誰人也。対曰。諸県君牛。是年耆之。雖致仕。不得忘朝。故以己女髪長媛而貢上矣。天皇悦之。即喚令従御船。是以時人号其著岸之処。曰鹿子水門也。凡水手曰鹿子。蓋始起于是時也。 〉
《応神天皇十四年(癸卯二八三)二月》十四年春二月。百済王貢縫衣工女。曰真毛津。是今来目衣縫之始祖也。
《応神天皇十四年(癸卯二八三)是歳》是歳。弓月君自百済来帰。因以奏之曰。臣領己国之人夫百二十県而帰化。然因新羅人之拒。皆留加羅国。爰遣葛城襲津彦。而召弓月之人夫於加羅。然経三年、而襲津彦不来焉。
《応神天皇十五年(甲辰二八四)八月丁卯(六)》十五年秋八月壬戌朔丁卯。百済王遣阿直岐。貢良馬二匹。即養於軽坂上厩。因以以阿直岐令掌飼。故号其養馬之処曰厩坂也。阿直岐亦能読経典。即太子菟道稚郎子師焉。於是天皇問阿直岐曰。如勝汝博士亦有耶。対曰。有王仁者。是秀也。時遣上毛野君祖荒田別。巫別於百済。仍徴王仁也。其阿直岐者。阿直岐史之始祖也。
《応神天皇十六年(乙巳二八五)二月》十六年春二月。王仁来之。則太子菟道稚郎子師之。習諸典籍於王仁。莫不通達。故所謂王仁者。是書首等之始祖也。
《応神天皇十六年(乙巳二八五)是歳》是歳。百済阿花王薨。天皇召直支王謂之曰。汝返於国以嗣位。仍且賜東韓之地而遣之。〈 東韓者。甘羅城。高難城。爾林城是也。 〉
《応神天皇十六年(乙巳二八五)八月》八月。遣平群木菟宿禰。的戸田宿禰於加羅。仍授精兵詔之曰。襲津彦久之不還。必由新羅之拒而滞之。汝等急往之撃新羅、披其道路。於是木菟宿禰等進精兵、莅于新羅之境。新羅王愕之服其罪。乃率弓月之人夫。与襲津彦共来焉。
《応神天皇十九年(戊申二八八)十月戊戌朔》十九年冬十月戊戌朔。幸吉野宮。時国樔人来朝之。因以醴酒献于天皇。而歌之曰。
@伽辞能輔珥。予区周〓[土+烏]菟区利。予区周珥。伽綿蘆淤朋濔枳。宇摩羅珥。枳虚之茂知〓[土+烏]勢。磨呂俄智。 かしのふに よくすをつくり よくすに かめるおほみき うまらに きこしもちをせ まろがち (K039)
歌之既訖。則打口以仰咲。今国樔献土毛之日。歌訖即撃口仰咲者。蓋上古之遣則也。夫国樔者。其為人甚淳朴也。毎取山菓食。亦煮蝦蟆為上味。名曰毛濔。其土自京東南之。隔山而居于吉野河上。峰嶮谷深。道路狭〓。故雖不遠於京。本希朝来。然自此之後。屡参赴以献土毛。其土毛者栗・菌及年魚之類焉。
《応神天皇二十年(己酉二八九)九月》二十年秋九月。倭漢直祖阿知使主。其子都加使主。並率己之党類十七県而来帰焉。
《応神天皇二二年(辛亥二九一)三月戊子(五)》二十二年春三月甲申朔戊子。天皇幸難波、居於大隅宮。
《応神天皇二二年(辛亥二九一)三月丁酉(十四)》丁酉。登高台而遠望。時妃兄媛侍之。望西以大歎。〈 兄媛者。吉備臣祖御友別之妹也。 〉於是天皇問兄媛曰。何爾歎之甚也。対曰。近日妾有恋父母之情。便因西望、而自歎矣。冀暫還之。得省親歟。爰天皇愛兄媛篤温〓之情。則謂之曰。爾不視二親。既経多年。還欲定省。於理灼然。則聴之。仍喚淡路御原之海人八十人、為水手。送于吉備。
《応神天皇二二年(辛亥二九一)四月》夏四月。兄媛自大津発船而往之。天皇居高台望兄媛之船、以歌曰。
@阿波〓辞摩。異椰敷多那羅弭。阿豆枳辞摩。異椰敷多那羅弭。予呂辞枳辞摩之魔。〓伽多佐例阿羅智之。吉備那流伊慕〓[土+烏]。阿比濔菟流慕能。 あはぢしま いやふたならび あづきしま いやふたならび よろしきしましま たかたされあらちし きびなるいもを あひみつるもの (K040)
《応神天皇二二年(辛亥二九一)九月丙戌(六)》秋九月辛巳朔丙戌。天皇狩于淡路嶋。是嶋者横海、在難波之西。峰巌紛錯。陵谷相続。芳草薈蔚。長瀾潺湲。亦糜鹿・鳧・鴈多在其嶋。故乗輿屡遊之。天皇便自淡路転、以幸吉備。遊于小豆嶋。
《応神天皇二二年(辛亥二九一)九月庚寅(十)》庚寅。亦移居於葉田〈 葉田。此云簸娜。 〉葦守宮。時御友別参赴之。則以其兄弟子孫。為膳夫而奉饗焉。天皇。於是看御友別謹惶侍奉之状。而有悦情。因以割吉備国、封其子等也。則分川嶋県、封長子稲速別。是下道臣之始祖也。次以上道県封中子仲彦。是上道臣。香屋臣之始祖也。次以三野県封弟彦。是三野臣之始祖也。復以波区芸県封御友別弟鴨別。是笠臣之始祖也。即以苑県、封兄浦凝別。是苑臣之始祖也。即以織部県賜兄媛。是以其子孫於今在于吉備国。是其縁也。
《応神天皇二五年(甲寅二九四)》二十五年。百済直支王薨。即子久爾辛立為王。王年幼。大倭木満致執国政。与王母相婬。多行無礼。天皇聞而召之〈 百済記云。木満致者、是木羅斤資討新羅時。娶其国婦而所生也。以其父功、専於任那。来入我国、往還貴国。承制天朝、執我国政。権重当世。然天朝聞其暴召之。 〉
《応神天皇二八年(丁巳二九七)九月》二十八年秋九月。高麗王遣使朝貢。因以上表。其表曰。高麗王教日本国也。時太子菟道稚郎子読其表。怒之責高麗之使。以表状無礼。則破其表。
《応神天皇三一年(庚申三〇〇)八月》三十一年秋八月。詔群卿曰。官船名枯野者。伊豆国所貢之船也。是朽之不堪用。然久為官用。功不可忘。何其船名勿絶、而得伝後葉焉。群卿便被詔、以令有司。取其船材、為薪而焼塩。於是得五百籠塩。則施之周賜諸国。因令造船。是以諸国一時貢上五百船。悉集於武庫水門。当是時。新羅調使共宿武庫。爰於新羅停忽失火。即引之及于聚船。而多船見焚。由是責新羅人。新羅王聞之。〓然大驚。乃貢能匠者。是猪名部等之始祖也。初枯野船為塩薪焼之日。有余燼。則奇其不焼而献之。天皇異以令作琴。其音鏗鏘而遠聆。是時天皇歌之曰。
@訶羅怒烏。之褒珥椰枳。之餓阿摩離。虚等珥菟句離。訶枳譬句椰。由羅能斗能。斗那訶能異句離珥。敷例多菟。那豆能紀能紀。佐椰佐椰。 からのを しほにやき しがあまり ことにつくり かきひくや ゆらのとの となかのいくりに ふれたつ なづのきの さやさや (K041)
《応神天皇三七年(丙寅三〇六)二月戊午朔》三十七年春二月戊午朔。遣阿知使主。都加使主於呉。令求縫工女。爰阿知使主等。渡高麗国、欲達于呉。則至高麗。更不知道路。乞知道者於高麗。高麗王乃副久礼波。久礼志二人為導者。由是得通呉。呉王於是与工女兄媛。弟媛。呉織。穴織。四婦女。
《応神天皇三九年(戊辰三〇八)二月》三十九年春二月。百済直支王。遣其妹新斉都媛以令仕。爰新斉都媛率七婦女而来帰焉。
《応神天皇四十年(己巳三〇九)正月戊申(八)》四十年春正月辛丑朔戊申。天皇召大山守命。大鷦鷯尊。問之曰。汝等者愛子耶。対言。甚愛也。亦問之。長与少孰尤焉。大山守命対言。不逮于長子。於是天皇有不悦之色。時大鷦鷯尊預察天皇之色。以対言。長者多経寒暑。既為成人。更無悒矣。唯少子者。未知其成不。是以少子甚憐之。天皇大悦曰。汝言寔合朕之心。是時。天皇常有立菟道稚郎子為太子之情。然欲知二皇子之意。故発是問。是以不悦大山守命之対言也
《応神天皇四十年(己巳三〇九)正月甲子(廿四)》甲子。立菟道稚郎子為嗣。即日任大山守命、令掌山川林野。以大鷦鷯尊為太子輔之。令知国事。
《応神天皇四一年(庚午三一〇)二月戊申(十五)》四十一年春二月甲午朔戊申。天皇崩于明宮。時年一百一十歳。〈 一云。崩于大隅宮。 〉
《応神天皇四一年(庚午三一〇)二月是月》是月。阿知使主等自呉至筑紫。時胸形大神有乞工女等。故以兄媛、奉於胸形大神。是則今在筑紫国御使君之祖也。既而率其三婦女、以至津国。及于武庫。而天皇崩之、不及。即献于大鷦鷯尊。是女人等之後。今呉衣縫。蚊屋衣縫是也。
日本書紀巻第十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一
 大鷦鷯天皇 仁徳天皇
《仁徳天皇即位前紀》大鷦鷯天皇。誉田天皇之第四子也。母曰仲姫命。五百城入彦皇子之孫也。天皇幼而聡明叡智。貌容美麗。及壮仁寛慈恵。
《応神天皇四一年(庚午三一〇)二月戊申(十五)》四十一年春二月。誉田天皇崩。時太子菟道稚郎子。譲位于大鷦鷯尊、未即帝位。仍諮大鷦鷯尊。夫君天下以治万民者。蓋之如天。容之如地。上有驩心。以使百姓。百姓欣然。天下安矣。今我也弟之。且文献不足。何敢継嗣位、登天業乎。大王者風姿岐嶷。仁孝達聆。以歯且長。足為天下之君。其先帝立我為太子。豈有能才乎。唯愛之者也。亦奉宗廟社稷重。事也。僕之不侫。不足以称。夫昆上而季下。聖君而愚臣、古今之常典焉。願王勿疑。須即帝位。我則為臣之助耳。大鷦鷯尊対言。先皇謂。皇位者一日之不可空。故預選明徳。立王為弐。祚之以嗣。授之以民。崇其寵章。令聞於国。我雖不賢。豈棄先帝之命。輙従弟王之願乎。固辞不承。各相譲之。』是時額田大中彦皇子。将掌倭屯田及屯倉。而謂其屯田司出雲臣之祖淤宇宿禰曰。是屯田者。自本山守地。是以今吾将治矣。爾之不可掌。時淤宇宿禰啓于皇太子。皇太子謂之曰。汝便啓大鷦鷯尊。於是淤宇宿禰啓大鷦鷯尊曰。臣所任屯田者大中彦皇子距不令治。大鷦鷯尊問倭直祖麻呂曰。倭屯田者元謂山守地。是如何。対言。臣之不知。唯臣弟吾子籠知也。適是時。吾子籠遣於韓国。而未還。爰大鷦鷯尊謂淤宇曰。爾躬往於韓国。以喚吾子籠。其兼日夜而急徃。乃差淡路之海人八十。為水手。爰淤宇往于韓国。即率吾子籠而来之。因問倭屯田。対言。伝聞之。於纒向玉城宮御宇天皇之世。科太子大足彦尊、定倭屯田也。是時勅旨。凡倭屯田者。毎御宇帝皇之屯田也。其雖帝皇之子。非御宇者不得掌矣。是謂山守地非之也。時大鷦鷯尊遣吾子籠於額田大中彦皇子、而令知状。大中彦皇子更無如何焉。乃知其悪。而赦之勿罪。」然後大山守皇子毎恨先帝廃之非立。而重有是怨。則謀之曰。我殺太子、遂登帝位。爰大鷦鷯尊預聞其謀。密告太子。備兵令守。時太子設兵待之。大山守皇子不知其備兵。独領数百兵士。夜半発而行之。会明詣菟道。将渡河。時太子服布袍。取楫櫓。密接度子。以載大山守皇子而済。至于河中。誂度子、蹈船而傾。於是大山守皇子墮河而没。更浮流之。歌曰。
@知破揶臂苔。于施能和多利珥。佐烏刀利珥。破揶鶏務臂苔辞。和餓毛胡珥虚務。 ちはやひと うぢのわたりに さをとりに はやけむひとし わがもこにこむ (K042)
然伏兵多起。不得著岸。遂沈而死焉。令求其屍。泛於考羅済。時太子視其屍。歌之曰。
@智破揶臂等。于泥能和多利珥。和多利涅珥。多〓[氏+一]屡。阿豆瑳由瀰。摩由弥。伊枳羅牟苔。虚虚呂破望閉耐。伊斗羅牟苔。虚虚呂破望閉耐。望苔弊破。枳濔烏於望臂泥。須恵弊破。伊暮烏於望比泥。伊羅那鶏区。曾虚珥於望比。伽那志鶏区。虚虚珥於望臂。伊枳羅儒層区屡。阿豆瑳由瀰。摩由瀰。 ちはやひと うぢのわたりに わたりでに たてる あづさゆみまゆみ いきらむと こころはもへど いとらむと こころはもへど もとへは きみをおもひで すゑへは いもをおもひで いらなけく そこにおもひ かなしけく ここにおもひ いきらずそくる あづさゆみまゆみ (K043)
乃葬于那羅山。』既而興宮室於菟道而居之。猶由譲位於大鷦鷯尊。以久不即皇位。爰皇位空之既経三載。時有海人。齎鮮魚之苞苴、献于菟道宮也。太子令海人曰。我非天皇。乃返之令進難波。大鷦鷯尊亦返以令献菟道。於是海人之苞苴、〓[魚+委]於往還。更返之、取他鮮魚而献焉。譲如前日。鮮魚亦〓[魚+委]。海人苦於屡還。乃棄鮮魚而哭。故諺曰。有海人耶。因己物以泣。其是之縁也。』太子曰。我知不可奪兄王之志。豈久生之、煩天下乎。乃自死焉。時大鷦鷯尊聞太子薨、以驚之。従難波馳之。到菟道宮。爰太子薨之経三日。時大鷦鷯尊〓〓〓哭。不知所如。乃解髪跨屍。以三乎曰。我弟皇子。乃応時而活。自起以居。爰大鷦鷯尊語太子曰。悲兮。惜兮。何所以歟自逝之。若死者有知。先帝何謂我乎。乃太子啓兄王曰。天命也。誰能留焉。若有向天皇之御所。具奏兄王聖之、且有譲矣。然聖王聞我死。以急馳遠路。豈得無労乎。乃進同母妹八田皇女曰。雖不足納采。僅充掖庭之数。乃且伏棺而薨。於是大鷦鷯尊素服。為之発哀。哭之甚慟。仍葬於菟道山上。
《仁徳天皇元年(癸酉三一三)正月己卯(三)》元年春正月丁丑朔己卯。大鷦鷯尊即天皇位。尊皇后曰皇太后。都難波。是謂高津宮。即宮垣・室屋弗堊色也。桶・梁・柱・楹弗藻飾也。茅茨之蓋弗割斉也。此不以私曲之故、留耕績之時者也。』初天皇生日。木菟入于産殿。明旦、誉田天皇喚大臣武内宿禰。語之曰。是何瑞也。大臣対言。吉祥也。復当昨日、臣妻産時。鷦鷯入于産屋。是亦異焉。爰天皇曰。今朕之子与大臣之子、同日共産。並有瑞。是天之表焉。以為、取其鳥名。各相易名子。為後葉之契也。則取鷦鷯名。以名太子。曰大鷦鷯皇子。取木菟名号大臣之子。曰木菟宿禰。是平群臣之始祖也。是年也。太歳癸酉。
《仁徳天皇二年(甲戌三一四)三月戊寅(八)》二年春三月辛未朔戊寅。立磐之媛命為皇后。后生大兄去来穂別天皇。住吉仲皇子。瑞歯別天皇。雄朝津間稚子宿禰天皇。又妃日向髪長媛生大草香皇子。幡梭皇女。
《仁徳天皇四年(丙子三一六)二月甲子(六)》四年春二月己未朔甲子。詔群臣曰。朕登高台以遠望之。煙気不起於域中。以為百姓既貧。而家無炊者。朕聞。古聖王之世。人人誦詠徳之音。家家有康哉之歌。今朕臨億兆。於茲三年。頌音不聆。炊煙転踈。即知。五穀不登。百姓窮乏也。封畿之内。尚有不給者。況乎畿外諸国耶。
《仁徳天皇四年(丙子三一六)三月己丑(廿一)》三月己丑朔己酉。詔曰。自今以後。至于三年。悉除課役。以息百姓之苦。是日始之。黼衣・〓履、不弊尽不更為也。温飯・煖羹、不酸〓不易也。削心約志。以従事乎無為。是以宮垣崩而不造。茅茨壌以不葺。風雨入隙、而沾衣・被。星辰漏壌、而露床・蓐。是後、風雨順時。五穀豊穰。三稔之問。百姓富寛。頌徳既満。炊煙亦繁。
《仁徳天皇七年(己卯三一九)四月辛未朔》七年夏四月辛未朔。天皇居台上、而遠望之。煙気多起。是日、語皇后曰。朕既富矣。豈有愁乎。皇后対諮。何謂富焉。天皇曰。煙気満国。百姓自富歟。皇后且言。宮垣壌而不得脩。殿屋破之衣・被露。何謂富乎。天皇曰。其天之立君。是為百姓。然則君以百姓為本。是以古聖王者。一人飢寒、顧之責身。今百姓貧之。則朕貧也。百姓富之。則朕富也。未之有百姓富之君貧矣。
《仁徳天皇四年(丙子三一六)八月丁丑(九)》秋八月己巳朔丁丑。為大兄去来穂別皇子定壬生部。亦為皇后定葛城部。
《仁徳天皇四年(丙子三一六)九月》九月。諸国悉請之曰。課役並免。既経三年。因此以宮殿朽壊。府庫已空。今黔首富饒。而不拾遣。是以里無鰥寡。家有余儲。若当此時、非貢税・調、以脩理宮室者。懼之、其獲罪于天乎。然猶忍之不聴矣。
《仁徳天皇十年(壬午三二二)十月》十年冬十月。甫科課役。以搆造宮室。於是百姓之不領。而扶老携幼。運材負簣。不問日夜。竭力競作。是以未経幾時。而宮室悉成。故於今称聖帝也。
《仁徳天皇十一年(癸未三二三)四月甲午(十七)》十一年夏四月戊寅朔甲午。詔群臣曰。今朕視是国者。郊・沢曠遠。而田・圃少乏。且河水横逝、以流末不〓。聊逢霖雨。海潮逆上、而巷里乗船。道路亦泥。故群臣共視之。決横源而通海。塞逆流以全田宅。
《仁徳天皇十一年(癸未三二三)十月》冬十月。掘宮北之郊原。引南水以入西海。因以号其水曰堀江。又将防北河之〓。以築茨田堤。是時有両処之築而乃壌之難塞。時天皇夢。有神、誨之曰。武蔵人強頸。河内人茨田連衫子。〈 衫子。此云〓呂母能古。 〉二人以祭於河伯。必獲塞。則覓二人而得之。因以祷于河神。爰強頸泣悲之。没水而死。乃其堤成焉。唯衫子取全匏両箇。臨于難塞水。乃取両箇匏投於水中、請之曰。河神崇之。以吾為幣。是以令吾来也。必欲得我者。沈是匏而不令泛。則吾知真神。親入水中。若不得沈匏者。自知偽神。何徒亡吾身。於是飄風忽起。引匏没水。匏転浪上而不沈。則瀚瀚汎以遠流。是以衫子雖不死。而其堤且成也。是因衫子之幹。其身非亡耳。故時人号其両処。曰強頸断間。衫子断間也。
《仁徳天皇十一年(癸未三二三)是歳》是歳。新羅人朝貢。則労於是役。
《仁徳天皇十二年(甲申三二四)七月癸酉(三)》十二年秋七月辛未朔癸酉。高麗国貢鉄盾。鉄的。
《仁徳天皇十二年(甲申三二四)八月己酉(十)》八月庚子朔己酉。饗高麗客於朝。是日、集群臣及百寮。令射高麗所献之鉄盾・的。諸人不得射通的。唯的臣祖盾人宿禰。射鉄的而通焉。時高麗客等見之。畏其射之勝巧。共起以拝朝。明日。美盾人宿禰。而賜名曰的戸田宿禰。同日。小泊瀬造祖宿禰臣、賜名曰賢遺〈 賢遺。此云左河之能〓里 〉臣也。
《仁徳天皇十二年(甲申三二四)十月》冬十月。掘大溝於山背栗隈県以潤田。是以其百姓毎年豊之。
《仁徳天皇十三年(乙酉三二五)九月》十三年秋九月。始立茨田屯倉。因定春米部。
《仁徳天皇十三年(乙酉三二五)十月》冬十月。造和珥池。
《仁徳天皇十三年(乙酉三二五)十月是月》是月。築横野堤。
《仁徳天皇十四年(丙戌三二六)十一月》十四年冬十一月。為橋於猪甘津。即号其処曰小橋也。
《仁徳天皇十四年(丙戌三二六)是歳》是歳。作大道置於京中。自南門直指之、至丹比邑。又掘大溝於感玖。乃引石河水、而潤上鈴鹿。下鈴鹿。上豊浦。下豊浦。四処郊原。以墾之得四万余頃之田。故其処百姓、寛饒之無凶年之患。
《仁徳天皇十六年(戊子三二八)七月戊寅朔》十六年秋七月戊寅朔。天皇以宮人桑田玖賀媛。示近習舍人等曰。朕欲愛是婦女。苦皇后之妬、不能合。以経多年。何徒妨其盛年乎。仍以歌問之曰。
@瀰儺曾虚赴。於瀰能烏苔〓[口+羊]烏。多例揶始儺播務。 みなそこふ おみのをとめを たれやしなはむ (K044)
於是播磨国造祖速待、独進之。歌曰。
@瀰箇始報。破利摩波揶摩智。以播区娜輸。伽之古倶等望。阿例揶始儺破務。 みかしほ はりまはやまち いはくだす かしこくとも あれやしなはむ (K045)
即日。以玖賀媛賜速待。明日之夕。速待詣于玖賀媛之家。而玖賀媛不和。乃強近帷内。時玖賀媛曰。妾之寡婦以終年。何能為君之妻乎。於是天皇聞之。欲遂速待之志。以玖賀媛副速待、送遣於桑田。則玖賀媛発病死于道中。故於今有玖賀媛之墓也。
《仁徳天皇十七年(己丑三二九)》十七年。新羅不朝貢。
《仁徳天皇十七年(己丑三二九)九月》秋九月。遣的臣祖砥田宿禰。小泊瀬造祖祖賢遺臣。而問闕貢之事。於是新羅人懼之。乃貢献調絹一千四百六十疋及種種雑物、并八十艘。
《仁徳天皇二二年(甲子三三四)正月》二十二年春正月。天皇語皇后曰。納八田皇女将為妃。時皇后不聴。爰天皇歌以乞於皇后曰。
@于磨臂苔能。多菟屡虚等太〓[氏+一]。于磋由豆流。多由磨菟餓務珥。奈羅陪〓[氏+一]毛餓望。 うまひとの たつることだて うさゆづる たゆまつがむに ならべてもがも (K046)
皇后答歌曰。
@虚呂望虚曾。赴多弊茂予耆。瑳用廼虚烏。那羅陪務耆瀰破。箇辞古耆呂箇茂。 ころもこそ ふたへもよき さよどこを ならべむきみは かしこきろかも (K047)
天皇又歌曰。
@於辞〓[氏+一]屡。那珥破能瑳耆能。那羅弭破莽。那羅陪務苔虚層。曾能古破阿利鶏梅。 おしてる なにはのさきの ならびはま ならべむとこそ そのこはありけめ (K048)
皇后答歌曰。
@那菟務始能。譬務始能虚呂望。赴多弊耆〓[氏+一]。箇区瀰夜〓利破。阿珥予区望阿羅儒。 なつむしの ひむしのころも ふたへきて かくみやだりは あによくもあらず (K049)
天皇又歌曰。
@阿佐豆磨能。避箇能烏瑳箇烏。箇多那耆珥。瀰致喩区茂能茂。多遇譬〓[氏+一]序予枳。 あさづまの ひかのをさかを かたなきに みちゆくものも たぐひてぞよき (K050)
皇后遂謂不聴。故默之亦不答言。
《仁徳天皇三〇年(壬寅三四二)九月乙丑(十一)》三十年秋九月乙卯朔乙丑。皇后遊行紀国到熊野岬。即取其処之御綱葉〈 葉。此云箇始婆。 〉而還。於是曰。天皇伺皇后不在。而娶八田皇女納於宮中。時皇后到難波済。聞天皇合八田皇女、而大恨之。則其所採御綱葉投於海、而不着岸。故時人号散葉之海曰葉済也。爰天皇不知皇后忿不着岸。親幸大津待皇后之船。而歌曰。
@那珥波譬苔。須儒赴泥苔羅斉。許辞那豆瀰。曾能赴尼苔羅斉。於朋瀰赴泥苔礼。 なにはひと すずふねとらせ こしなづみ そのふねとらせ おほみふねとれ (K051)
時皇后不泊于大津。更引之泝江。自山背廻而向倭。』明日。天皇遣舍人鳥山、令還皇后。乃歌之曰。
@夜莽之呂珥。伊辞鶏苔利夜莽。伊辞鶏之鶏。阿餓茂赴菟摩珥。伊辞枳阿波牟伽茂。 やましろに いしけとりやま いしけしけ あがもふつまに いしきあはむかも (K052)
皇后不還猶行之。至山背河而歌曰。
@菟芸泥赴。揶莽之呂餓波烏。箇破能朋利。〓餓能朋例麼。箇波区莽珥。多知瑳箇踰屡。毛毛多羅儒。揶素麼能紀破。於朋耆瀰呂箇茂。 つぎねふ やましろがはを かはのぼり わがのぼれば かはくまに たちさかゆる ももたらず やそばのきは おほきみろかも (K053)
即越那羅山、望葛城歌之曰。
@菟芸泥赴。揶莽之呂餓波烏。濔揶能朋利。和餓能朋例麼。阿烏珥予辞。儺羅烏輸疑。烏陀〓[氏+一]。夜莽苔烏輸疑。和餓瀰餓朋辞区珥波。箇豆羅紀多伽瀰揶。和芸弊能阿多利。 つぎねふ やましろがはを みやのぼり わがのぼれば あをによし ならをすぎ をだて やまとをすぎ わがみがほしくには かづらきたかみや わぎへのあたり (K054)
更還山背。興宮室於筒城岡南而居之。
《仁徳天皇三〇年(壬寅三四二)十月甲申朔》冬十月甲申朔。遣的臣祖口持臣喚皇后。〈 一云。和珥臣祖口子臣。 〉爰口持臣至筒城宮。雖謁皇后、而默之不答。時口持臣沾雪雨。以経日夜。伏于皇后殿前而不避。於是口持臣之妹国依媛仕于皇后。適是時侍皇后之側。見其兄沾雨、而流涕之。歌曰。
@揶莽辞呂能。菟菟紀能瀰揶珥。茂能莽烏輸。和餓斉烏瀰例麼。那瀰多遇摩辞茂。 やましろの つつきのみやに ものまをす わがせをみれば なみたぐましも (K055)
時皇后謂国依媛曰。何爾泣之。対言。今伏庭請謁者妾兄也。沾雨不避。猶伏将謁。是以泣悲耳。時皇后謂之曰。告汝兄令速還。吾遂不返焉。口持則返之、復奏于天皇。
《仁徳天皇三〇年(壬寅三四二)十一月庚申(七)》十一月甲寅朔庚申。天皇浮江幸山背。時桑枝沿水而流之。天皇視桑枝歌之曰。
@菟怒瑳破赴 以破能臂謎餓。飫朋呂伽珥。枳許瑳怒。于羅愚破能紀。予屡麻志枳。箇破能区莽愚莽。予呂朋譬喩玖伽茂。于羅愚破能紀。 つのさはふ いはのひめが おほろかに きこさぬ うらぐはのき よるましじき かはのくまぐま よろほひゆくかも うらぐはのき (K056)
明日、乗輿詣于筒城宮、喚皇后。皇后不肯参見。時天皇歌曰。
@菟芸泥赴。揶摩之呂謎能。許久波茂知。于智辞於朋泥。佐和佐和珥。儺餓伊弊剤虚曾。于知和多須。椰餓波曳儺須。企以利摩韋区例。 つぎねふ やましろめの こくはもち うちしおほね さわさわに ながいへせこそ うちわたす やがはえなす きいりまゐくれ (K057)
亦歌曰。
@菟芸泥赴。夜莽之呂謎能。許玖波茂知。于智辞於朋泥。泥士漏能。辞漏多娜武枳。摩箇儒鶏麼虚曾。辞羅儒等茂伊波梅。 つぎねふ やましろめの こくはもち うちしおほね ねじろの しろただむき まかずけばこそ しらずともいはめ (K058)
時皇后令奏言。陛下納八田皇女為妃。其不欲副皇女而為后。遂不奉見。乃車駕還宮。天皇於是恨皇后大忿。而猶有恋思。
《仁徳天皇三一年(癸卯三四三)正月丁卯(十五)》三十一年春正月癸丑朔丁卯。立大兄去来穂別尊為皇太子。
《仁徳天皇三五年(丁未三四七)六月》三十五年夏六月。皇后磐之媛命薨於筒城宮。
《仁徳天皇三七年(己酉三四九)十一月乙酉(十二)》三十七年冬十一月甲戌朔乙酉。葬皇后於那羅山。
《仁徳天皇三八年(庚戌三五〇)正月戊寅(六)》三十八年春正月癸酉朔戊寅。立八田皇女為皇后。
《仁徳天皇三八年(庚戌三五〇)七月》秋七月。天皇与皇后居高台而避暑。時毎夜、自菟餓野有聞鹿鳴。其声寥亮而悲之。共起可憐之情。及月尽、以鹿鳴不聆。爰天皇語皇后曰。当是夕而鹿不鳴。其何由焉。明日、猪名。県佐伯部献苞苴。天皇令膳夫以問曰。其苞苴何物也。対言。牡鹿也。問之。何処鹿也。曰。菟餓野。時天皇以為。是苞苴者必其鳴鹿也。因語皇后曰。朕比有懐抱。聞鹿声而慰之。今推佐伯部獲鹿之日夜及山野。即当鳴鹿。其人雖不知朕之愛、以適逢〓獲。猶不得已而有恨。故佐伯部不欲近於皇居。乃令有司、移郷于安芸渟田。此今渟田佐伯部之祖也。俗曰。昔有一人。往菟餓、宿于野中。時二鹿臥傍。将及鶏鳴。牝鹿謂牝鹿曰。吾今夜夢之。白霜多降之覆吾身。是何祥焉。牝鹿答曰。汝之出行。必為人見射而死。即以白塩塗其身。如霜素之応也。時宿人心裏異之。未及昧爽。有猟人以射牡鹿而殺。是以時人諺曰。鳴牡鹿矣。随相夢也。
《仁徳天皇四十年(壬子三五二)二月》四十年春二月。納雌鳥皇女欲為妃。以隼別皇子為媒。時隼別皇子密親娶。而久之不復命。於是天皇不知有夫。而親臨雌鳥皇女之殿。時為皇女織〓[糸+兼]女人等歌之曰。
@比佐箇多能。阿梅箇儺麼多。謎廼利餓。於瑠箇儺麼多。波揶歩佐和気能。瀰於須譬鵝泥。 ひさかたの あめかなばた めどりが おるかなばた はやぶさわけの みおすひがね (K059)
爰天皇知隼別皇子密婚而恨之。然重皇后之言。亦敦友于之義。而忍之勿罪。俄而隼別皇子枕皇女之膝以臥。乃語之曰。孰捷鷦鷯与隼焉。曰。隼捷也。乃皇子曰。是我所先也。天皇聞是言。更亦起恨。時隼別皇子之舍人等歌曰。
@破夜歩佐波。阿梅珥能朋利。等弭箇慨梨。伊菟岐餓宇倍能。娑弉岐等羅佐泥。 はやぶさは あめにのぼり とびかけり いつきがうへの さざきとらさね (K060)
天皇聞是歌。而勃然大怒之曰。朕以私恨、不欲失親、忍之也。何〓矣、私事将及于社稷。則欲殺隼別皇子。時皇子率雌鳥皇女。欲納伊勢神宮而馳。於是天皇聞隼別皇子逃走。即遣吉備品遅部雄〓。播磨佐伯直阿俄能胡曰。追之所逮即殺。爰皇后奏言。雌鳥皇女寔当重罪。然其殺之日。不欲露皇女身。乃因勅雄〓等。莫取皇女所〓之足玉・手玉。雄〓等追之至菟田。迫於素珥山。時隠草中僅得兔。急走而越山。於是皇子歌曰。
@破始多〓[氏+一]能。佐餓始枳揶摩茂。和芸毛古等。赴駄利古喩例麼。揶須武志呂箇茂。 はしたての さがしきやまも わぎもこと ふたりこゆれば やすむしろかも (K061)
爰雄〓等知兔。以急追及于伊勢蒋代野而殺之。時雄〓等探皇女之玉、自裳中得之。乃以二王屍、埋于廬杵河辺、而復命。皇后令問雄〓等曰。見皇女之玉乎。対言。不見也。
《仁徳天皇四十年(壬子三五二)是歳》是歳。当新嘗之月、以宴会日、賜酒於内外命婦等。於是近江山君稚守山妻与釆女磐坂媛。二女之手有纏良珠。皇后見其珠。既似雌鳥皇女之珠。則疑之、命有司。推問其玉所得之由。対言。佐伯直阿俄能胡妻之玉也。仍推鞫阿俄能胡。対曰。誅皇女之日、探而取之。即将殺阿俄能胡。於是阿俄能胡乃献己之私地、請兔死。故納其地赦死罪。是以号其地曰玉代。
《仁徳天皇四一年(癸丑三五三)三月》四十一年春三月。遣紀角宿禰於百済。始分国郡〓場。具録郷土所出。是時百済王之族酒君无礼。由是紀角宿禰訶責百済王。時百済王懼之。以鉄鎖縛酒君。附襲津彦而進上。爰酒君来之。則迅匿于石川錦織首許呂斯之家。則欺之曰。天皇既赦臣罪。故寄汝而活焉。久之天皇遂赦其罪。
《仁徳天皇四三年(乙卯三五五)九月庚子朔》四十三年秋九月庚子朔。依網屯倉阿弭古捕異鳥。献於天皇曰。臣毎張網捕鳥。未曾得是鳥之類。故奇而献之。天皇召酒君示鳥曰。是何鳥矣。酒君対言。此鳥之類多在百済。得馴而能従人。亦捷飛之掠諸鳥。百済俗号此鳥曰倶知。〈 是今時鷹也。 〉乃授酒君令養馴。未幾時而得馴。酒君則以韋緡著其足。以小鈴著其尾。居腕上、献于天皇。是日、幸百舌鳥野而遊猟。時雌雉多起。乃放鷹令捕。忽獲数十雉。是月。甫定鷹甘部。故時人号其養鷹之処。曰鷹甘邑也。
《仁徳天皇五十年(壬戌三六二)三月丙申(五)》五十年春三月壬辰朔丙申。河内人奏言。於茨田堤鴈産之。即日、遣使令視。曰。既実也。天皇於是歌以問武内宿禰曰。
@多莽耆破屡。宇知能阿曾。儺虚曾破。予能等保臂等。儺虚曾波。区珥能那餓臂等。阿耆豆辞莽。揶莽等能区珥珥。箇利古武等。儺波企箇輸揶。 たまきはる うちのあそ なこそは よのとほひと なこそは くにのながひと あきづしま やまとのくにに かりこむと なはきかすや  (K062)
武内宿禰答歌曰。
@夜輸瀰始之。和我於朋枳瀰波。于陪儺于陪儺。和例烏斗波輸儺。阿企菟辞摩。揶莽等能倶珥珥。箇利古武等。和例破枳箇儒。 やすみしし わがおほきみは うべなうべな われをとはすな あきづしま やまとのくにに かりこむと われはきかず (K063)
《仁徳天皇五三年(乙丑三六五)》五十三年。新羅不朝貢。
《仁徳天皇五三年(乙丑三六五)五月》夏五月。遣上毛野君祖竹葉瀬。令問其闕貢。是道路之間獲白鹿。乃還之献于天皇。更改日而行。俄且重遣竹葉瀬之弟田道。則詔之日。若新羅距者、挙兵撃之。仍授精兵。新羅起兵而距之。爰新羅人日日挑戦。田道固塞而不出。時新羅軍卒一人、有放于営外。則掠俘之。因問消息。対曰。有強力者。曰百衝。軽捷猛幹。毎為軍右前鋒。故伺之撃左則敗也。時新羅空左備右。於是。田道連精騎撃其左。新羅軍潰之。因縦兵、乗之殺数百人。即虜四邑之人民以帰焉。
《仁徳天皇五五年(丁卯三六七)》五十五年。蝦夷叛之。遣田道令撃。則為蝦夷所敗。以死于伊寺水門。時有従者。取得田道之手纒、与其妻。乃抱手纒而縊死。時人聞之流涕矣。是後蝦夷亦襲之略人民。因以掘田道墓。則有大蛇、発瞋目自墓出以咋。蝦夷悉被蛇毒、而多死亡。唯一二人得兔耳。故時人云。田道雖既亡、遂報讎。何死人之無知耶。
《仁徳天皇五八年(庚午三七〇)五月》五十八年夏五月。当荒陵松林之南道、忽生両歴木。挟路而末合。
《仁徳天皇五八年(庚午三七〇)十月》冬十月。呉国。高麗国、並朝貢。
《仁徳天皇六十年(壬申三七二)十月》六十年冬十月。差白鳥陵守等死役丁。時天皇臨于役所。爰陵守目杵忽化白鹿以走。於是。天皇詔之曰。是陵自本空。故欲除其陵守。而甫差役丁。今視是怪者甚懼之。無動陵守者。則且、授土師連等。
《仁徳天皇六二年(甲戌三七四)五月》六十二年夏五月。遠江国司表上言。有大樹。自大井河流之、停于河曲。其大十囲。本一以末両。時遣倭直吾子籠令造船。而自南海運之。将来于難波津。以死御船也。
《仁徳天皇六二年(甲戌三七四)是歳》是歳。額田大中彦皇子猟于闘鶏。時皇子自山上望之。瞻野中、有物。其形如廬。仍遣使者令視。還来之曰。窟也。因喚闘鶏稲置大山主。問之曰。有其野中者何窟矣。啓之曰。氷室也。皇子曰。其蔵如何。亦奚用焉。曰。掘土丈余。以草蓋其上。敦敷茅・荻。取氷以置其上。既経夏月而不〓。其用之。即当熱月、漬水酒以用也。皇子則将来其氷。献于御所。天皇歓之。自是以後。毎当季冬、必蔵氷。至于春分始散氷也。
《仁徳天皇六五年(丁丑三七七)》六十五年。飛騨国有一人。曰宿儺。其為人壱体有両面。面各相背。頂合無項。各有手足。其有膝而無膕・踵。力多以軽捷。左右佩剣。四手並用弓矢。是以不随皇命。掠略人民為楽。於是。遣和珥臣祖難波根子武振熊而誅之。
《仁徳天皇六七年(己卯三七九)十月甲申(五)》六十七年冬十月庚辰朔甲申。幸河内石津原。以定陵地。
《仁徳天皇六七年(己卯三七九)十月丁酉(十八)》丁酉始築陵。是日。有鹿、忽起野中。走之入役民之中而仆死。時異其忽死。以探其痍。即百舌鳥自耳出之飛去。因視耳中、悉咋割剥。故号其処。曰百舌鳥耳原者。其是之縁也。
《仁徳天皇六七年(己卯三七九)是歳》是歳。於吉備中国川嶋河派、有大〓令苦人。時路人触其処而行。必被其毒、以多死亡。於是。笠臣祖県守、為人勇捍而強力。臨派淵、以三全瓠投水曰。汝屡吐毒、令苦路人。余殺汝〓。汝沈是瓠、則余避之。不能沈者仍斬汝身。時水〓化鹿以引入瓠。瓠不沈。即挙剣入水斬〓。更求〓之党類。乃諸〓族満淵底之岫穴。悉斬之。河水変血。故号其水曰県守淵也。』当此時、妖気稍動。叛者一二始起。於是天皇夙興夜寐。軽賦薄斂、以寛民萌。布徳施恵。以振困窮。弔死問疾、以養孤孀。是以政令流行。天下太平。二十余年無事矣。
《仁徳天皇八七年(己亥三九九)正月癸卯(十六)》八十七年春正月戊子朔癸卯。天皇崩。
《仁徳天皇八七年(己亥三九九)十月己丑(七)》冬十月癸未朔己丑。葬于百舌鳥野陵。
日本書紀巻第十一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二
 去来穂別天皇 履中天皇
 瑞歯別天皇 反正天皇 
《履中天皇即位前紀》去来穂別天皇 履中天皇
去来穂別天皇。大鷦鷯天皇太子也。〈 去来。此云伊弉。 〉母曰磐之媛命。葛城襲津彦女也。
大鷦鷯天皇三十一年(癸卯三四三)春正月。立為皇太子。〈 時年十五。 〉
八十七年(己亥三九九)春正月。大鷦鷯天皇崩。』太子自諒闇出之。未即尊位之間。以羽田矢代宿禰之女黒媛欲為妃。納采既訖。遣住吉仲皇子而告吉日。時仲皇子冒太子名、以姦黒媛。是夜。仲皇子忘手鈴於黒媛之家而帰焉。明日之夜。太子不知仲皇子自姦而到之。乃入室開帳居於玉床。時床頭有鈴音。太子異之。問黒媛曰。何鈴也。対曰。昨夜之非太子所〓鈴乎。何更問妾。太子自知仲皇子冒名以姦黒媛。則默之避也。爰仲皇子畏有事、将殺太子。密興兵、囲太子宮。時平群木莵宿禰。物部大前宿禰。漢直祖阿知使主三人、啓於太子。太子不信。〈 一云。太子酔以不起。 〉故三人扶太子令乗馬而逃之。〈 一云。大前宿禰抱太子而乗馬。 〉仲皇子不知太子不在。而焚太子宮。通夜火不滅。太子到河内国埴生坂而醒之。顧望難波。見火光。而大驚。則急馳之。自大坂向倭。至于飛鳥山。遇少女於山口。問之曰。此山有人乎。対曰。執兵者多満山中宜廻自当摩姪踰之。太子於是以為。聆少女言、而得免難。則歌之曰。
@於朋佐箇珥。阿布夜烏等謎烏。瀰知度沛麼。〓[口+多]駄珥破能邏孺。〓[口+多]〓摩知烏能流。 おほさかに あふやをとめを みちとへば ただにはのらず たぎまちをのる (K064)
則更還之。発当県兵令従身。自竜田山踰之。時有数十人執兵追来者。太子遠望之曰。其彼来者誰人也。何歩行急之。若賊人乎。因隠山中而待之。近則遣一人問曰。曷人。且何処往矣。対曰。淡路野嶋之海人也。阿曇連浜子〈 一云。阿曇連黒友。 〉為仲皇子令追太子。於是。出伏兵囲之。悉得捕。当是時。倭直吾子籠素好仲皇子。預知其謀。密聚精兵数百於攪食栗林。為仲皇子将拒太子。時太子不知兵塞、而出山行数里。兵衆多塞。不得進行。乃遣使者、問曰。誰人也。対曰。倭直吾子籠也。便還問使者曰。誰使焉。曰。皇太子之使。時吾子籠憚其軍衆多在。乃謂使者曰。伝聞。皇太子有非常之事。将助以備兵待之。然太子疑其心欲殺。則吾子籠愕之献己妹日之媛。仍請赦死罪。乃免之。其倭直等貢釆女。蓋始于此時歟。太子便居於石上振神宮。於是瑞歯別皇子知太子不在。尋之追詣。然太子疑弟王之心而不喚。時瑞歯別皇子令謁曰。僕無黒心。唯愁太子不在而参赴耳。爰太子伝告弟王曰。我畏仲皇子之逆。独避至於此。何且非疑汝耶。其仲皇子在之。独猶為我病。遂欲除。故汝寔勿黒心。更返難波而殺仲皇子。然後乃見焉。瑞歯別皇子啓太子曰。大人何憂之甚也。今仲皇子無道。群臣及百姓共悪怨之。復其門下人皆叛為賊。独居之無与誰議。臣雖知其逆、未受太子命之。故独慷慨之耳。今既被命。豈難於殺仲皇子乎。唯独懼之。既殺仲皇子。猶且疑臣歟。冀見得忠直者。欲明臣之不欺。太子則副木莵宿禰而遣焉。爰瑞歯別皇子歎之曰。今太子与仲皇子並兄也。誰従矣。誰乖矣。然亡無道、就有道。其誰疑我。則詣于難波。伺仲皇子之消息。仲皇子思太子巳逃亡、而無備。時有近習隼人。曰刺領巾。瑞歯別皇子陰喚刺領巾、而誂之曰。為我殺皇子。吾必敦報汝。乃脱錦衣・褌与之。刺領巾恃其誂言。独執矛。以伺仲皇子入厠而刺殺。即隸于瑞歯別皇子。於是木莵宿禰啓於瑞歯別皇子曰。刺領巾為人殺己君。其為我雖有大功。於己君無慈之甚矣。豈得生乎。乃殺刺領巾。即日向倭也。夜半臻於石上而復命。於是。喚弟王以敦寵。仍賜村合屯倉。是日。捉阿曇連浜子。
《履中天皇元年(庚子四〇〇)二月壬午朔》元年春二月壬午朔。皇太子即位於磐余稚桜宮。
《履中天皇元年(庚子四〇〇)四月丁酉(十七)》夏四月辛巳朔丁酉。召阿雲連浜子詔之曰。汝与仲皇子共謀逆。将傾国家。罪当于死。然垂大恩、而兔死科墨。即日黥之。因此時人曰阿曇目。亦免従浜子野嶋海人等之罪。役於倭蒋代屯倉。
《履中天皇元年(庚子四〇〇)七月壬子(四)》秋七月己酉朔壬子。立葦田宿禰之女黒媛為皇妃。妃生磐坂市辺押羽皇子。御馬皇子。青海皇女。〈 一日、飯豊皇女。 〉次妃幡梭皇女生中磯皇女。是年也、太歳庚子。
《履中天皇二年(辛丑四〇一)正月己酉(四)》二年春正月丙午朔己酉。立瑞歯別皇子為儲君。
《履中天皇二年(辛丑四〇一)十月》冬十月。都於磐余。当是時。平群木莵宿禰。蘇賀満智宿禰。物部伊〓弗大連。円〈 円。此云豆夫羅。 〉大使主共執国事。
《履中天皇二年(辛丑四〇一)十一月》十一月。作磐余池。
《履中天皇三年(壬寅四〇二)十一月辛未(六)》三年冬十一月丙寅朔辛未。天皇泛両枝船于磐余市磯池。与皇妃各分乗而遊宴。膳臣余磯献酒。時桜花落于御盞。天皇異之。則召物部長真胆連、詔之曰。是花也。非時而来。其何処之花矣。汝自可求。於是。長真胆連。独尋花。獲于掖上室山而献之。天皇歓其希有。即為宮名。故謂磐余稚桜宮。其此之縁也。是日。改長真胆連之本姓曰稚桜部造。又号膳臣余磯曰稚桜部臣。
《履中天皇四年(癸卯四〇三)八月戊戌(八)》四年秋八月辛卯朔戊戌。始之於諸国置国史。記言事達四方志。
《履中天皇四年(癸卯四〇三)十月》冬十月。堀石上溝。
《履中天皇五年(甲辰四〇四)三月戊午朔》五年春三月戊午朔。於筑紫所居三神、見于宮中言。何奪我民矣。吾今慚汝。於是祷而不祠。
《履中天皇五年(甲辰四〇四)九月壬寅(十八)》秋九月乙酉朔壬寅。天皇狩于淡路嶋。是日。河内飼部等従駕執轡。先是飼部之黥皆未差。時居嶋伊奘諾神、託祝曰。不堪血臭矣。因以卜之。兆云。悪飼部等黥之気。故自是以後。頓絶以不黥飼部而止之。
《履中天皇五年(甲辰四〇四)九月癸卯(十九)》癸卯。有如風之声。呼於大虚曰。剣刀太子王也。亦呼之曰。鳥往来羽田之汝妹者。羽狭丹葬立往。〈 汝妹。此云儺邇毛。 〉亦曰。狭名来田蒋津之命。羽狭丹葬立往也。俄而使者忽来曰。皇妃薨。天皇大驚之、便命駕而帰焉。
《履中天皇五年(甲辰四〇四)九月丙午(廿二)》丙午。自淡路至。
《履中天皇五年(甲辰四〇四)十月甲子(十一)》冬十月甲寅朔甲子。葬皇妃。既而天皇悔之不治神崇、而亡皇妃。更求其咎。或者曰。車持君行於筑紫国。而悉校車持部。兼取死神者。必是罪矣。天皇則喚車持君。以推問之。事既実焉。因以数之曰。爾雖車持君。縦検校天子之百姓。罪一也。既分寄于神祇車持部。兼奪取之。罪二也。則負悪解除。善解除。而出於長渚崎、令秡禊。既而詔之曰。自今以後。不得掌筑紫之車持部。乃悉収、以更分之奉於三神。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正月戊子(六)》六年春正月癸未朔戊子。立草香幡梭皇女為皇后。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正月辛亥(廿九)》辛亥。始建蔵職。因定蔵部。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二月癸丑朔》二月癸丑朔。喚〓魚磯別王之女太姫郎姫。高鶴郎姫、納於後宮、並為嬪。於是二嬪恒歎之曰。悲哉。吾兄王何処去耶。天皇聞其歎、而問之曰。汝何歎息也。対曰。妾兄鷲住王。為人強力軽捷。由是独馳越八尋屋而遊行。既経多日、不得面言。故歎耳。天皇悦其強力以喚之。不参来。亦重使而召。猶不参来。恒居於住吉邑。自是以後。廃以不求。是讃岐国造。阿波国脚咋別。凡二族之始祖也。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三月丙申(十五)》三月壬午朔丙申。天皇玉体不〓。水土不調。崩于稚桜宮。〈 時年七十。 〉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十月壬子(四)》冬十月己酉朔壬子。葬百舌鳥耳原陵。
《反正天皇即位前紀》 瑞歯別天皇 反正天皇』
瑞歯別天皇。去来穂別天皇同母弟也。去来穂別天皇二年(辛丑四〇一)、立為立為皇太子。天皇初生于淡路宮。生而歯如一骨。容姿美麗。於是有井。曰瑞井。則汲之洗太子。時多遅花落有于井中。因為太子名也。多遅花者今虎杖花也。故称謂多遅比瑞歯別天皇。
《履中天皇六年(乙巳四〇五)三月》六年春三月。去来穂別天皇崩。
《反正天皇元年(壬子四一二)正月戊寅(二)》元年春正月丁丑朔戊寅。儲君即天皇位。
《反正天皇元年(壬子四一二)八月己酉(六)》秋八月甲辰朔己酉。立大宅臣祖木事之女津野媛為皇夫人。生香火姫皇女。円皇女。又納夫人弟弟媛。生財皇女与高部皇子。
《反正天皇元年(壬子四一二)十月》冬十月。都於河内丹比。是謂柴籬宮。当是時。風雨順時五穀成熟。人民富饒。天下太平。是年也、太歳丙午。
《反正天皇五年(庚戌四一〇)正月丙午(廿三)》五年春正月甲申朔丙午。天皇崩于正寝。
日本書紀巻第十二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三 雄朝津間稚子宿禰天皇 允恭天皇
 穴穂天皇 安康天皇
《允恭天皇即位前紀》 雄朝津間稚子宿禰天皇 允恭天皇
雄朝津間稚子宿禰天皇。瑞歯別天皇同母弟也。天皇自岐嶷至於総角。仁恵倹下。及壮篤病。容止不便。
五年(庚戌四一〇)春正月。瑞歯別天皇崩。爰群卿議之曰。方今。大鷦鷯天皇之子。雄朝津間稚子宿禰皇子。与大草香皇子。然雄朝津間稚子宿禰皇子長之仁孝。即選吉曰。跪上天皇之璽。雄朝津間稚子宿禰皇子謝曰。我之不天。久離篤疾。不能歩行。且我既欲除病。独非奏言。而密破身治病、猶勿差。由是先皇責之曰。汝雖患病。縦破身。不孝孰甚於茲矣。其長生之、遂不得継業。亦我兄二天皇。愚我而軽之。群卿共所知。夫天下者大器也。帝位者鴻業也。且民之父母。斯則聖賢之職。豈下愚之任乎。更選賢王宜立矣。寡人弗敢当。群臣再拝言。夫帝位不可以久曠。天命不可以謙距。今大王留時逆衆。不正号位。臣等恐百姓望絶也。願大王雖労。猶即天皇位。雄朝津間稚子宿禰皇子曰。奉宗廟社稷重事也。寡人篤疾、不足以称。猶辞而不聴。於是群臣皆固請曰。臣伏計之。大王奉皇祖宗廟、最宜称。雖天下万民、皆以為宜。願大王聴之。
《允恭天皇元年(壬子四一二)十二月》元年冬十有二月。妃忍坂大中姫命。苦群臣之憂吟。而親執洗手水。進于皇子前。仍啓之曰。大王辞而不即位。位空之。既経年月。群臣・百寮、愁之不知所為。願大王従群望。強即帝位。然皇子不欲聴。而背居不言。於是大中姫命惶之。不知退而侍之。経四五剋。当于此時。季冬之節。風亦烈寒。大中姫所捧鋺水、溢而腕凝。不堪寒以将死。皇子顧之驚。則扶起謂之曰。嗣位重事。不得輙就。是以。於今不従。然今群臣之請。事理灼然。何遂謝耶。爰大中姫命仰歓。則謂群卿曰。皇子将聴群臣之請。今当上天皇璽符。於是群臣大喜。即日捧天皇之璽符。再拝上焉。皇子曰。群卿共為天下請寡人。寡人何敢遂辞。乃即帝位。是年也。太歳壬子。
《允恭天皇二年(癸丑四一三)二月己酉(十四)》二年春二月丙申朔己酉。立忍坂大中姫。為皇后。是日為皇后定刑部。皇后生木梨軽皇子。名形大娘皇女。境黒彦皇子。穴穂天皇。軽大娘皇女。八釣白彦皇子。大泊瀬稚武天皇。但馬橘大娘皇女。酒見皇女。初皇后随母在家。独遊苑中。時闘鶏国造従傍径行之。乗馬而莅籬、謂皇后、嘲之曰。能作園乎。汝者也〈 汝。此云那鼻苔也。 〉且曰。圧乞、戸母。其蘭一茎焉。〈 圧乞。此云異提。戸母。此云覩自。 〉皇后則採一根蘭。与於乗馬者。因以問曰。何用求蘭耶。乗馬者対曰。行山撥〓也。〈 〓。此云摩愚那岐。 〉時皇后結之意裏、乗馬者辞旡礼、即謂之曰。首也。余不忘矣。是後。皇后登祚之年。覓乗馬乞蘭者。而数昔日之罪。以欲殺。爰乞蘭者搶地叩頭曰。臣之罪実当万死。然当其日、不知貴者。於是。皇后赦死刑。貶其姓謂稲置。
《允恭天皇三年(甲寅四一四)正月辛酉朔》三年春正月辛酉朔。遺使求良医於新羅。
《允恭天皇三年(甲寅四一四)八月》秋八月。医至自新羅。則令治天皇病。未経幾時。病已差也。天皇歓之。厚賞医以帰于国。
《允恭天皇四年(乙卯四一五)九月己丑(九)》四年秋九月辛巳朔己丑。詔曰。上古之治。人民得所。姓名勿錯。今朕践祚於茲四年矣。上下相争。百姓不安。或誤失己姓。或故認高氏。其不至於治者。蓋由是也。朕雖不賢。豈非正其錯乎。群臣議定奏之。群臣皆言。陛下挙失正枉、而定氏姓者。臣等冒死。奏可。
《允恭天皇四年(乙卯四一五)九月戊申(廿八)》戊申。詔曰。群卿・百寮及諸国造等皆各言。或帝皇之裔。或異之天降。然三才顕分以来。多歴万歳。是以一氏蕃息。更為万姓。難知其実。故諸氏姓人等。沐浴斎戒、各為盟神探湯。則於味橿丘之辞禍戸〓[石+甲]。坐探湯瓮、而引諸人令赴曰。得実則全。偽者必害。〈 盟神探湯。此云区訶陀智。或泥納釜煮沸、攘手探湯泥。或焼斧火色、置于掌。 〉於是諸人各著木綿手繦、而赴釜探湯。則得実者自全。不得実者皆傷。是以故詐者愕然之。予退無進。自是之後。氏姓自定。更無詐人。
《允恭天皇五年(丙辰四一六)七月己丑(十四)》五年秋七月丙子朔己丑。地震。先是命葛城襲津彦之孫玉田宿禰。主瑞歯別天皇之殯。則当地震夕。遣尾張連吾襲。察殯宮之消息。時諸人悉聚無闕。唯玉田宿禰無之也。吾襲奏言。殯宮大夫玉田宿禰、非見殯所。則亦遣吾襲於葛城。令視玉田宿禰。是日。玉田宿禰方集男女而酒宴焉。吾襲挙状、具告玉田宿禰。宿禰則畏有事。以馬一匹授吾襲為礼幣。乃密遮吾襲、而殺于道路。因以逃隠武内宿禰之墓域。天皇聞之喚玉田宿禰。玉田宿禰疑之。甲服襖中而参赴。甲端自衣中出之。天皇分明欲知其状。乃令小墾田釆女、賜酒于玉田宿禰。爰釆女分明瞻衣中有鎧。而具奏于天皇。天皇設兵将殺。玉田宿禰。乃密逃出而匿家。天皇更発卒囲玉田家。而捕之乃誅。
《允恭天皇五年(丙辰四一六)十一月甲申(十一)》冬十有一月甲戌朔甲申。葬瑞歯別天皇于耳原陵。
《允恭天皇七年(戊午四一八)十二月壬戌朔》七年冬十二月壬戌朔。讌于新室。天皇親之撫琴。皇后起〓。々既終而、不言礼事。当時風俗。於宴会者、〓者〓終。則自対座長曰。奉娘子也。時天皇謂皇后曰。何失常礼也。皇后惶之、復起〓。々竟言。奉娘子。天皇即問皇后曰。所奉娘子者誰也。欲知姓字。皇后不獲已而奏言。妾弟名弟姫焉。弟姫容姿絶妙無比。其艶色徹衣而晃之。是以。時人号曰衣通郎姫也。天皇之志存于衣通郎姫。故強皇后而令進。皇后知之、不輙言礼事。爰天皇歓喜。則明日遣使者喚弟姫。時弟姫随母。以在於近江坂田。弟姫畏皇后之情。而不参向。又重七喚。猶固辞以不至。於是天皇不悦。而復勅一舎人中臣烏賦津使主曰。皇后所進之娘子弟姫。喚而不来。汝自往之、召将弟姫以来。必敦賞矣。爰烏賦津使主承命退之。糒〓〓中。到坂田。伏于弟姫庭中言。天皇命以召之。弟姫対曰。豈非懼天皇之命。唯不欲傷皇后之志耳。妾雖身亡、不参赴。時烏賦津使主対言。臣既被天皇命。必召率来矣。若不将来必罪之。故返被極刑。寧伏庭而死耳。仍経七日。伏於庭中。与飲食而不〓[冫+食]。密食懐中之糒。於是弟姫以為。妾因皇后之嫉。既拒天皇命。且亡君之忠臣。是亦妾罪。則従烏賦津使主而来之。到倭春日食于檪井上。弟姫親賜酒于使主、慰其意。使主即日至京。留弟姫於倭直吾子籠之家。復命天皇。天皇大歓之。美烏賊津使主。而敦寵焉。然皇后之色不平。是以勿近宮中。則別構殿屋於藤原而居也。適産大泊瀬天皇之夕。天皇始幸藤原宮。皇后聞之恨曰。妾初自結髪、陪於後宮。既経多年。甚哉、天皇也。今妾産之、死生相半。何故、当今夕。必幸藤原。乃自出之、焼産殿而将死。天皇聞之、大驚曰。朕過也。因慰喩皇后之意焉。
《允恭天皇八年(己未四一九)二月》八年春二月。幸于藤原。密察衣通郎姫之消息。是夕衣通郎姫恋天皇而独居。其不知天皇之臨。而歌曰。
@和餓勢故餓。勾倍枳予臂奈利。佐瑳餓泥能。区茂能於虚奈比。虚予比辞流辞毛。 わがせこが くべきよひなり ささがねの くものおこなひ こよひしるしも (K065)
天皇聆是歌。則有感情。而歌之曰。
@佐瑳羅餓多。邇之枳能臂毛弘。等枳舎気帝。阿麻〓[口+多]絆泥受邇。多〓比等用能未。 ささらがた にしきのひもを ときさけて あまたはねずに ただひとよのみ (K066)
明旦。天皇見井傍桜華、而歌之曰。
@波那具波辞。佐区羅能梅涅。許等梅涅麼。波椰区波梅涅孺。和我梅豆留古羅。 はなぐはし さくらのめで ことめでば はやくはめでず わがめづるこら (K067)
皇后聞之、且大恨也。於是。衣通郎姫奏言。妾常近王宮。而昼夜相続欲視陛下之威儀。然皇后則妾之姉也。因妾以恒恨陛下。亦為妾苦。是以。冀離王居而欲遠居。若皇后嫉意少息歟。天皇則更興造宮室於河内茅渟。而衣通郎姫令居。因此以屡遊猟于日根野。
《允恭天皇九年(庚申四二〇)二月》九年春二月。幸茅渟宮。
《允恭天皇九年(庚申四二〇)八月》秋八月。幸茅渟。
《允恭天皇九年(庚申四二〇)十月》冬十月。幸茅渟。
《允恭天皇十年(辛酉四二一)正月》十年春正月。幸茅渟。於是皇后奏言。妾如毫毛、非嫉弟姫。然恐陛下屡幸於茅渟。是百姓之苦歟。仰願宜除車駕之数也。是後希有之幸焉。
《允恭天皇十一年(壬戌四二二)三月丙午(四)》十一年春三月癸卯朔丙午。幸於茅渟宮。衣通郎姫歌之曰。
@等虚辞陪邇。枳弥母阿閉椰毛。異舎儺等利。宇弥能波摩毛能。余留等枳等枳弘。 とこしへに きみもあへやも いさなとり うみのはまもの よるときときを (K068)
時天皇謂衣通郎姫曰。是歌不可聆他人。皇后聞必大恨。故時人号浜藻。謂奈能利曾毛也。先是衣通郎姫居于藤原宮。時、天皇詔大伴室屋連曰。朕頃得美麗孃子。是皇后母弟也。朕心異愛之。冀其名欲伝于後葉奈何。室屋連依勅而奏可。則科諸国造等。為衣通郎姫定藤原部。
《允恭天皇十四年(乙丑四二五)九月甲子(十二)》十四年秋九月癸丑朔甲子。天皇猟于淡路嶋。時麋鹿・猿・猪、莫莫紛紛。盈于山谷。〓起蠅散。然終日以下獲一獣。於是。猟止以更卜矣。嶋神祟之曰。不得獣者。是我之心也。赤石海底有真珠。其珠祠於我。則悉当得獣。爰更集処処之白水郎。以令探赤石海底。海深不能至底。唯有一海人。曰男狭磯。是阿波国長邑之海人也。勝於諸海人。好深探。是腰繋縄入海底。差頃之出曰。於海底有大蝮。其処光也。諸人皆曰。嶋神所請之珠。殆有是蝮腹乎。亦入而探之。爰男狭磯抱大蝮而泛出之。乃息絶以死浪上。既而下縄測海深、六十尋。則割蝮、実真珠有腹中。其大如桃子。乃祠嶋神而猟之。多獲獣也。唯悲男狭磯入海死之。則作墓厚葬。其墓猶今存之。
《允恭天皇二二年(癸酉四三三)三月庚子(七)》二十三年春三月甲午朔庚子。立木梨軽皇子為太子。容姿佳麗。見者自感。同母妹軽大娘皇女亦艶妙也。太子恒念合大娘皇女。畏有罪而黙之。然感情既盛。殆将至死。爰以為。徒空死者。雖有罪。何得忍乎。遂窃通。乃悒懐少息。因以歌之曰。
@阿資臂紀能。椰摩娜烏菟〓[糸+句]利。椰摩娜箇弥。斯〓[口+多]媚烏和之勢。志〓[口+多]那企弐。和餓儺勾菟摩。箇〓[口+多]儺企弐。和餓儺勾兎摩。去樽去曾。椰主区〓娜布例。 あしひきの やまだをつくり やまだかみ したびをわしせ したなきに わがなくつま かたなきに わがなくつま こぞこそ やすくはだふれ (K069)
《允恭天皇二四年(乙亥四三五)六月》二十四年夏六月。御膳羹汁凝以作氷。天皇異之、卜其所由。卜者曰。有内乱。蓋親親相奸乎。時有人曰。木梨軽太子奸同母妹軽大娘皇女。因以推問焉。辞既実也。太子是為儲君。不得罪。則流軽大娘皇女於伊予。是時太子歌之曰。
@於褒企弥烏。志摩珥波夫利。布儺阿摩利。異餓幣利去牟鋤。和餓〓[口+多]〓[口+多]瀰由梅。去等烏許曾。〓[口+多]多瀰等異絆梅。和餓菟摩烏由梅。 おほきみを しまにはぶり ふなあまり いがへりこむぞ わがたたみゆめ ことをこそ たたみといはめ わがつまをゆめ (K070)
又歌之曰。
@阿摩〓霧。箇留〓等売。異〓[口+多]儺介縻。臂等資利奴陪瀰。幡舎能夜摩能。波刀能 資〓[口+多]儺企邇奈勾。 あまだむ かるをとめ いたなかば ひとしりぬべみ はさのやまの はとの したなきになく (K071)
《允恭天皇四二年(癸巳四五三)正月戊子(十四)》四十二年春正月乙亥朔戊子。天皇崩。時年若干。』於是新羅王聞天皇既崩、而驚愁之。貢上調船八十艘及種種楽人八十。是泊対馬而大哭。到筑紫亦大哭。泊于難波津。則皆素服之。悉捧御調。且張種種楽器。自難波至于京。或哭泣、或歌〓。遂参会於殯宮也。
《允恭天皇四二年(癸巳四五三)十一月》冬十一月。新羅弔使等喪礼既而還之。爰新羅人恒愛京城傍耳成山。畝傍山。則到琴引坂。顧之曰。宇泥〓[口+羊]巴椰。弥弥巴椰。是未習風俗之言語。故訛畝傍山謂宇泥〓[口+羊]。訛耳成山謂瀰瀰耳。時倭飼部従新羅人。聞是辞、而疑之以為。新羅人通釆女耳。乃返之啓于大泊瀬皇子。皇子則悉禁固新羅使者、而推問。時新羅使者啓之曰。無犯釆女。唯愛京傍之両山而言耳。則知虚言、皆原之。於是新羅人大恨。更減貢上之物色及船数。
《允恭天皇四二年(癸巳四五三)十月己卯(十)》冬十月庚午朔己卯。葬天皇於河内長野原陵。
《安康天皇即位前紀》穴穂天皇 安康天皇
穴穂天皇。雄朝津間稚子宿禰天皇第二子也。〈 一云。第三子也。 〉母曰忍坂大中姫命。稚渟毛二岐皇子之女也。
《允恭天皇四二年(癸巳四五三)正月》四十二年春正月。天皇崩。冬十月葬礼畢之。是時太子行暴虐。淫于婦女。国人謗之。群臣不従。悉隷穴穂皇子。爰太子欲襲穴穂皇子、而密設兵。穴穂皇子復興兵将戦。故穴穂括箭。軽括箭。始起于此時也。時太子知群臣不従。百姓乖違。乃出之匿物部大前宿禰之家。穴穂皇子聞則囲之。大前宿禰出門而迎之。穴穂皇子歌之曰。
@於朋摩弊。烏摩弊輸区泥餓。訶那杜加礙。訶区多智予羅泥。阿梅多知夜梅牟。 おほまへ をまへすくねが かなとかげ かくたちよらね あめたちやめむ (K072)
大前宿禰答歌之曰。
@瀰椰比等能。阿由臂能古輸孺。於智珥岐等。瀰椰比等等予牟。佐杜弭等茂由梅。 みやひとの あゆひのこすず おちにきと みやひととよむ さとびともゆめ (K073)
乃啓皇子曰。願勿害太子。臣将議。由是太子自死于大前宿禰之家。〈 一云。流伊予国。 〉
《允恭天皇四二年(癸巳四五三)十二月己巳朔壬午。(十四)》十二月己巳朔壬午。穴穂皇子即天皇位。尊皇后曰皇太后。則遷都于石上。是謂穴穂宮。当是時。大泊瀬皇子欲聘瑞歯別天皇之女等。〈 女名不見諸記。 〉於是皇女等皆対曰。君王恒暴強也。〓忽忿起。則朝見者夕被殺。夕見者朝被殺。今妾等顔色不秀。加以情性拙之。若威儀・言語。如毫毛不似王意。豈為親乎。是以不能奉命。遂遁以不聴矣。
《安康天皇元年(甲午四五四)二月戊辰朔》元年春二月戊辰朔。天皇為大泊瀬皇子。欲聘大草香皇子妹幡梭皇女。則遣坂本臣祖根使主。請於大草香皇子曰。願得幡梭皇女。以欲配大泊瀬皇子。爰大草香皇子対言。僕頃患重病不得愈。譬如物積船以待潮者。然死之命也。何足惜乎。但以妹幡梭皇女之孤、而不能易死耳。今陛下不嫌其醜。将満〓菜之数。是甚之大恩也。何辞命辱。故欲呈丹心。捧私宝名押木珠縵。〈 一云。立縵。又云。磐木縵。 〉附所使臣根使主。而敢奉献。願物雖軽賤、納為信契。於是。根使主見押木珠縵。感其麗美。以為、盗為己宝。則詐之奏天皇曰。大草香皇子者不奉命。乃謂臣曰。其雖同族。豈以吾妹得為妻耶。既而留縵入己而不献。於是天皇信根使主之讒言。則大怒之起兵。囲大草香皇子之家而殺之。是時難波吉師日香蛟父子。並仕于大草香皇子。共傷其君无罪而死之。則父抱王頸。二子各執王足而唱曰。吾君無罪以死之。悲乎。我父子三人生事之。死不殉。是不臣矣。即自刎之死於皇尸側。軍衆悉流涕。爰取大草香皇子之妻中蒂姫、納于宮中。因為妃。復遂喚幡梭皇女配大泊瀬皇子。是年也、太歳甲午。
《安康天皇二年(乙未四五五)正月己酉(十七)》二年春正月癸巳朔己酉。立中蒂姫命為皇后。甚寵也。初中蒂姫命生眉輪王於大草香皇子。乃依母以得免罪。常養宮中。
《安康天皇三年(丙申四五六)八月壬辰(九)》三年秋八月甲申朔壬辰。天皇為眉輪王見弑。〈 辞具在大泊瀬天皇紀。 〉三年後。乃葬菅原伏見陵。
日本書紀巻第十三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四
 大泊瀬幼武天皇 雄略天皇
《雄略天皇即位前紀》大泊瀬幼武天皇。雄朝津間稚子宿禰天皇第五子也。天皇産而神光満殿。長而伉健過人。
《安康天皇三年(丙申四五六)八月》三年八月。穴穂天皇意将沐浴。幸于山宮。遂登楼兮遊目。因命酒兮肆宴。爾乃情盤欒極。間以言談。顧謂皇后〈 去来穂別天皇女曰中蒂姫皇女。更名長田大娘皇女也。大鷦鷯天皇子大草香皇子。娶長田皇女、生眉輪王也。於後穴穂天皇用根臣讒。殺大草香皇子。而立中蒂姫皇女為皇后。語在穴穂天皇紀也。 〉曰。吾妹。〈 称妻為妹。蓋古之俗乎。 〉汝雖親眤。朕畏眉輪王。眉輪王幼年、遊戯楼下。悉聞所談。既而穴穂天皇枕皇后膝。昼酔眠臥。於是。眉輪王伺其熟睡、而刺殺之。是日。大舍人〈 闕姓字也。 〉驟言於天皇曰。穴穂天皇為眉輪王見殺。天皇大驚。即猜兄等。被甲帯刀。卒兵自将。逼問八釣白彦皇子。皇子見其欲害、黙坐不語。天皇乃抜刀而斬。更逼問坂合黒彦皇子。皇子亦知将害。黙坐不語。天皇忿怒弥盛。乃復并為欲殺眉輪王。案劾所由。眉輪王曰。臣元不求天位。唯報父仇而已。坂合黒彦皇子深恐所疑。窃語眉輪王。遂共得間、而出。逃入円大臣宅。天皇使使乞之。大臣以使報曰。蓋聞。人臣有事、逃入王室。未見、君王隠匿臣舍。方今坂合黒彦皇子与眉輪王。深恃臣心。来臣之舍。誰忍送歟。由是天皇復益興兵、囲大臣宅。大臣出立於庭、索脚帯。時大臣妻持来脚帯。愴矣、傷懐。而歌曰。
@飫瀰能古簸。多倍能波伽摩鳴。那那陛鳴〓[糸+施の旁]。爾播爾陀陀始諦。阿遥比那陀須暮。 おみのこは たへのはかまを ななへをし にはにたたして あよひなだすも (K074)
大臣装束已畢。進軍門跪拝曰。臣雖被戮。莫敢聴命。古人有云。匹夫之志難可奪。方属乎臣。伏願、大王奉献臣女韓媛与葛城宅七区。請以贖罪。天皇不許。縦火燔宅。於是。大臣与黒彦皇子。眉輪王。倶被燔死。時坂合部連贄宿禰。抱皇子屍而見燔死。其舍人等〈 闕名字也。 〉収取所焼。遂難択骨。盛之一棺合葬新漢擬本南丘。〈 擬字未詳。蓋是槻乎。 〉冬十月癸未朔。天皇恨穴穂天皇曾欲以市辺押磐皇子、傅国而遥付嘱後事。乃使人於市辺押磐皇子。陽期狡猟。勧遊郊野曰。近江狭狭城山君韓〓言。今於近江来田綿蛟屋野、猪・鹿多有。其戴角類枯樹末。其聚脚如弱木株。呼吸気息似於朝霧。願与皇子。孟冬作陰之月。寒風粛殺之晨。将逍遥於郊野。聊娯情以騁射。市辺押磐皇子乃随馳猟。於是大泊瀬天皇彎弓驟馬。而陽呼、曰猪有。即射殺市辺押磐皇子。皇子帳内佐伯部売輪。〈 更名仲子。 〉抱屍、駭〓不解所由。反側呼号、往還頭脚。天皇尚誅之是月。御馬皇子以曾善三輪君身狭。故、思欲遣慮而往。不意道逢邀軍、於三輪磐井側逆戦。不久被捉。臨刑指井而詛曰。此水者百姓唯得飲焉。王者独不能飲矣。
《安康天皇三年(丙申四五六)十一月壬子朔甲子。【十三】》十一月壬子朔甲子。天皇命有司、設壇於泊瀬朝倉、即天皇位。遂定宮焉。以平群臣真鳥為大臣。以大伴連室屋。物部連目為大連。
《雄略天皇元年(丁酉四五七)三月壬子【三】》元年春三月庚戌朔壬子。立草香幡梭姫皇女為皇后。〈 更名橘姫。 〉
《雄略天皇元年(丁酉四五七)三月是月》是月。立三妃。元妃葛城円大臣女曰韓媛。生白髪武広国押稚日本根子天皇。与稚足姫皇女。〈 更名栲幡娘姫皇女。 〉是皇女侍伊勢大神祠。次有吉備上道臣女稚媛。〈 一本云。吉備窪屋臣女。 〉生二男。長曰磐城皇子。少曰星川稚宮皇子。〈 見下文。 〉次有春日和珥臣深目女。曰童女君。生春日大娘皇女。〈 更名高橋皇女。 〉童女君者本是采女。天皇与一夜而脹。遂生女子。天皇疑不養。及女子行歩。天皇御大殿。物部目大連侍焉。女子過庭。目大連顧謂群臣曰。麗哉、女子。古人有云。娜毘騰耶〓麼珥。〈 此古語未詳。 〉徐歩清庭者言誰女子。天皇曰。何故問耶。目大連対曰。臣観女子行歩。容儀能似天皇。天皇曰。見此者咸言、如卿所〓。然朕与一宵而脹。産女殊常。由是生疑。大連曰。然則一宵喚幾廻乎。天皇曰。七廻喚之。大連曰。此娘子以清身意、奉与一宵。安輙生疑嫌他有潔。臣聞。易産腹者。以褌触体。即便懐脹。況与終宵而、妄生疑也。天皇命大連。以女子為皇女。以母為妃。是年也。太歳丁酉。
《雄略天皇二年(戊戌四五八)七月》二年秋七月。百済池津媛違天皇将幸。婬於石河楯。〈 旧本云。石河股合首祖楯。 〉天皇大怒。詔大伴室屋大連。使来目部張夫婦四支於木。置仮〓上。以火焼死。〈 百済新撰云。己巳年。蓋鹵王立。天皇遣阿礼奴跪、来索女郎。百済荘飾慕尼夫人女、曰適稽女郎。貢進於天皇。 〉
《雄略天皇二年(戊戌四五八)十月癸酉【三】》冬十月辛未朔癸酉。幸于吉野宮。
《雄略天皇二年(戊戌四五八)十月丙子【六】》丙子。幸御馬瀬。命虞人縦猟。凌重〓赴長莽。未及移影、〓什七八。毎猟大獲。鳥獣将尽。遂旋憩乎林泉。相羊乎薮沢。息行未展車馬。問群臣曰。猟場之楽使膳夫割鮮。何与自割。群臣忽莫能対。於是天皇大怒。抜刀斬御者大津馬飼。是日、車駕至自吉野宮。国内居民咸皆振怖。由是皇太后与皇后。聞之大懼。使倭采女日媛挙酒迎進。天皇見采女面貌端麗。形容温雅。乃和顔悦色曰。朕豈不欲覩汝妍咲。乃相携手、入於後宮。語皇太后曰。今日遊猟、大獲禽獣。欲与群臣割鮮野饗。歴問群臣、莫能有対。故朕嗔焉。皇太后知斯詔情。奉慰天皇曰。群臣不悟陛下因遊猟場、置宍人部、降問群臣。群臣黙然。理且難対。今貢未晩。以我為初。膳臣長野、能作宍膾。願以此貢。天皇跪礼而受曰。善哉、鄙人所云。貴相知心。此之謂也。皇太后視天皇悦、歓喜盈懐。更欲貢人曰。我之厨人菟田御戸部。真鋒田高天。以此二人請将加貢。為宍人部。自茲以後大倭国造吾子籠宿禰。貢狭穂子鳥別為宍人部。臣・連・伴造・国造、又随続貢。
《雄略天皇二年(戊戌四五八)十月是月》是月。置史戸。河上舍人部。天皇以心為師。誤殺人衆。天下誹謗言。太悪天皇也。唯所愛寵。史部身狭村主青。檜隈民使博徳等也。
《雄略天皇三年(己亥四五九)四月》三年夏四月。阿閉臣国見〈 更名磯特牛。 〉譖栲幡皇女与湯人廬城部連武彦曰。武彦汗皇女而使任身。〈 湯人。此云臾衛。 〉武彦之父枳〓喩、聞此流言。恐禍及身。誘率武彦於廬城河。偽使〓〓没水捕魚。因其不意而打殺之。天皇聞遣使者、案問皇女。皇女対言。妾不識也。俄而皇女〓持神鏡。詣於五十鈴河上、伺人不行。埋鏡経死。天皇疑皇女不在。恒使闇夜東西求覓。乃於河上虹見如蛇、四五丈者。掘虹起処、而獲神鏡。移行未遠。得皇女屍。割而観之。腹中有物如水。水中有石。枳〓喩、由斯得雪子罪。還悔殺子、報殺国見。逃匿石上神宮。
《雄略天皇四年(庚子四六〇)二月》四年春二月。天皇射猟於葛城山。忽見長人。来望丹谷。面貌容儀相似天皇。天皇知是神、猶故問曰。何処公也。長人対曰。現人之神。先称王諱。然後応〓。天皇答曰。朕是幼武尊也。長人次称曰。僕是一事主神也。遂与盤于遊田。駆逐一鹿。相辞発箭。並轡馳騁。言詞恭恪。有若逢仙。於是日晩田罷。神侍送天皇。至来目水。是時百姓咸言。有徳天皇也。
《雄略天皇四年(庚子四六〇)八月戊申【十八】》秋八月辛卯朔戊申。行幸吉野宮。
《雄略天皇四年(庚子四六〇)八月庚戌【廿】》庚戌。幸于河上小野。命虞人駆獣。欲躬射而待。虻疾飛来、〓天皇臂。於是蜻蛉忽然飛来。齧虻将去。天皇嘉厥有心。詔群臣曰。為朕讃蜻蛉歌賦之。群臣莫能敢賦者。天皇乃口号曰。
@野磨等能。嗚武羅能陀該爾 之之符須登。〓例柯挙能居登。飫褒磨陛爾麻嗚須。〈 一本。以飫褒磨陛爾麻鳴須。易飫褒枳弥爾麻嗚須。 〉飫褒枳瀰簸。賊拠嗚枳舸斯題。〓磨磨枳能。阿娯羅爾陀陀伺。〈 一本。以陀陀伺。易伊麻伺。 〉施都魔枳能。阿娯羅爾陀陀伺。斯斯魔都登。倭我伊麻西麼。佐謂麻都登。倭我陀陀西麼。陀倶符羅爾。阿武柯枳都枳都。曾能阿武嗚。婀枳豆波野倶譬。波賦武志謀。飫褒枳瀰爾磨都羅符。儺我柯陀播於柯武。婀岐豆斯麻野麻登。〈 一本。以婆賦武志謀以下易舸矩能御等。難爾於婆武登。蘇羅濔瀰豆。野磨等能矩爾嗚。婀岐豆斯麻登以符。 〉 やまとの をむらのたけに ししふすと たれかこのこと おほまへにまをす 〈 あるふみに、「おほまへにまをす」をもちて「おほきみにまをす」にかふ 〉おほきみは そこをきかして たままきの あぐらにたたし 〈 あるふみに、「たたし」をもちて「いまし」にかふ 〉しつまきの あぐらにたたし ししまつと わがいませば さゐまつと わがたたせば たくぶらに あむかきつき そのあむを あきづはやくひ はふむしも おほきみにまつらふ ながかたはおかむ あきづしまやまと 〈 あるふみに、「はふむしも」よりしもをもちて「かくのごと なにおはむと そらみつ やまとのくにを あきづしまといふ」にかふ 〉 (K075)
因讃蜻蛉。名此地為蜻蛉野。
《雄略天皇五年(辛丑四六一)二月》五年春二月。天皇狡猟于葛城山。霊鳥忽来。其大如雀。尾長曳地。而且嗚曰、努力努力。俄而見逐嗔猪、従草中暴出逐人。猟徒縁樹大懼。天皇詔舍人曰。猛獣逢人則止。宜逆射而且刺。舍人性懦弱。縁樹失色。五情無主。嗔猪直来欲噬天皇。天皇用弓刺止。挙脚踏殺。於是田罷、欲斬舍人。舍人臨刑、而作歌曰。
@野須瀰斯志。倭我飫褒枳瀰能。阿蘇麼斯志。斯斯能宇〓枳。舸斯固瀰。倭我尼〓能褒利志。阿理嗚能宇倍能。婆利我曳陀。阿西嗚。 やすみしし わがおほきみの あそばしし ししの うたきかしこみ わがにげのぼりし ありをのうへの はりがえだ あせを (K076)
皇后聞悲。興感止之。詔曰。皇后不与天皇、而顧舍人。対曰。国人皆謂。陛下、安野而好獣。無乃不可乎。今陛下以嗔猪故、而斬舍人。陛下譬無異於豺狼也。天皇乃与皇后上車帰。呼万歳曰。楽哉。人皆猟禽獣。朕猟得善言而帰。
《雄略天皇五年(辛丑四六一)四月》夏四月。百済加須利君〈 蓋鹵王也。 〉飛聞池津媛之所燔殺〈 適稽女郎也。 〉而籌議曰。昔貢女人為釆女。而既無礼。失我国名。自今以後不合貢女。乃告其弟軍君〈 崑攴君也。 〉曰。汝宜往日本以事天皇。軍君対曰。上君之命不可奉違。願賜君婦而後奉遺。加須利君則以孕婦。既嫁与軍君曰。我之孕婦既当産月。若於路産。冀載一船。随至何処速令送国。遂与辞訣奉遣於朝。
《雄略天皇五年(辛丑四六一)六月丙戌朔》六月丙戌朔。孕婦果如加須利君言。於筑紫各羅嶋産児。仍名此児曰嶋君。於是軍君即以一船送嶋君於国。是為武寧王。百済人呼此嶋曰主嶋也。
《雄略天皇五年(辛丑四六一)七月》秋七月。軍君入京。既而有五子。〈 百済新撰云。辛丑年蓋鹵王遣王遣弟昆攴君。向大倭侍天皇。以脩先王之好也。 〉
》《雄略天皇六年(壬寅四六二)二月乙卯【四】》六年春二月壬子朔乙卯。天皇遊乎泊瀬小野。観山野之体勢。慨然興感歌曰。
@挙暮利矩能。播都制能野磨播。伊底〓智能。与慮斯企野磨。和斯里底能。与盧斯企夜磨能。拠暮利矩能。播都制能夜麻播。阿野爾于羅虞波斯。阿野爾于羅虞波斯。 こもりくの はつせのやまは いでたちの よろしきやま わしりでの よろしきやまの こもりくの はつせのやまは あやにうらぐはし あやにうらぐはし (K077)
於是名小野曰道小野。
《雄略天皇六年(壬寅四六二)三月丁亥【七】》三月辛巳朔丁亥。天皇欲使后妃親桑以勧蚕事。爰命〓〓〈 〓〓。人名也。此云須我屡。 〉聚国内蚕。於是〓〓誤聚嬰児、奉献天皇。天皇大咲。賜嬰児於〓〓曰。汝宜自養。〓〓即養嬰児於宮墻下。仍賜姓為少子部連。
《雄略天皇五年(辛丑四六一)四月》夏四月。呉国遣使貢献。
《雄略天皇七年(癸卯四六三)七月丙子【三】》七年秋七月甲戌朔丙子。天皇詔少子部連〓〓曰。朕欲見三諸岳神之形。〈 或云。此山之神為大物代主神也。或云。菟田墨坂神也。 〉汝膂力過人。自行捉来。〓〓答曰。試往捉之。乃登三諸岳。捉取大蛇、奉示天皇。天皇不斎戒。其雷〓〓。目精赫赫。天皇畏。蔽目不見却入殿中。使放於岳。仍改賜名為雷。
《雄略天皇七年(癸卯四六三)八月》八月。官者吉備弓削部虚空、取急帰家。吉備下道臣前津屋〈 或本云。国造吉備臣山。 〉留使虚空。経月不肯聴上京都。天皇遣身毛君丈夫召焉。虚空被召来言。前津屋以小女為天皇人。以大女為己人。競令相闘。見幼女勝。即抜刀而殺。復以小雄鶏、呼為天皇鶏。抜毛剪翼。以大雄鶏、呼為己鶏。著鈴・金距。競令闘之。見禿鶏勝。亦抜刀而殺。天皇聞是語。遣物部兵士三十人。誅殺前津屋并族七十人。
《雄略天皇七年(癸卯四六三)是歳》是歳。吉備上道臣田狭侍於殿側。盛称稚媛於朋友曰。天下麗人莫若吾婦。茂矣綽矣。諸好備矣。曄矣温矣。種相足矣。鉛花弗御。蘭沢無加。曠世罕儔。当時独秀者也。天皇傾耳。遥聴、而心悦焉。便欲自求稚媛為女御。拝田狭、為任那国司。俄而天皇幸稚媛。田狭臣娶稚媛、而生兄君。弟君也。〈 別本云。田狭臣婦名毛媛者。葛城襲津彦子。玉田宿禰之女也。天皇聞体貌閑麗。殺夫自幸焉。 〉田狭既之任所、聞天皇之幸其婦。思欲求援而入新羅。于時。新羅不事中国。天皇詔田狭臣子弟君与吉備海部直赤尾曰。汝宜往罰新羅。於是。西漢才伎歓因知利在側。乃進而奏曰。巧於奴者、多在韓国。可召而使。天皇詔群臣曰。然則宜以歓因知利副弟君等。取道於百済。并下勅書。令献巧者。於是。弟君銜命。率衆行、到百済而入其国。国神化為老女。忽然逢路。弟君就訪国之遠近。老女報言。復行一日、而後可到。弟君自思路遠不伐而還。集聚百済所貢今来才伎於大嶋中。託称候風。淹留数月。任那国司田狭臣乃喜弟君不伐而還。密使人於百済。戒弟君曰。汝之領項有何〓錮。而伐人乎。伝聞。天皇幸吾婦遂有児息。〈 児息已見上文 〉今恐。禍及於身、可〓足待。吾児汝者。跨拠百済。勿使通於日本。吾者拠有任那。亦勿通於日本。弟君之婦樟媛。国家情深。君臣義切。忠踰白日。節冠青松。悪斯謀叛盗殺其夫。隠埋室内。乃与海部直赤尾将百済所献手末才伎、在於大嶋。天皇聞弟君不在。遣日鷹吉士堅磐・固安銭。〈 堅磐。此云柯陀之波。 〉使共復命。遂即安置於倭国吾礪広津邑。而病死者衆。〈 広津。此云比盧岐頭。 〉由是、天皇詔大伴大連室屋。命東漢直掬。以新漢陶部高貴。鞍部堅貴。画部因斯羅我。錦部定安那錦。訳語卯安那等、遷居于上桃原〓。下桃原。真神原三所。〈 或本云。吉備臣弟君還自百済。献漢手人部。衣縫部。宍人部。 〉
《雄略天皇八年(甲辰四六四)二月》八年春二月。遣身狭村主青。檜隈民使博徳使於呉国。自天皇即位至于是歳。新羅国背誕。苞苴不入。於今八年。而大懼中国之心。脩好於高麗。由是高麗王遣精兵一百人。守新羅。有頃、高麗軍士一人取仮帰国。時以新羅人為典馬。〈 典馬。此云于麻柯毘。 〉而顧謂之曰。汝国為吾国所破非久矣。〈 一本云。汝国果成吾士非久矣。 〉其典馬聞之。陽患其腹。退而在後。遂逃入国、説其所語。於是新羅王乃知高麗偽守。遣使馳告国人曰。人殺家内所養鶏之雄者。国人知意。尽殺国内所有高麗人。惟有遣高麗一人。乗間得脱、逃入其国。皆具為説之。高麗王即発軍兵。屯聚筑足流城。〈 或本云。都久斯岐城。 〉遂歌〓興楽。於是。新羅王夜聞高麗軍四面歌〓。知賊尽入新羅地。乃使人於任那王曰。高麗王征伐我国。当此之時若綴旒。然国之危殆、過於累卵。命之脩短、大所不計。伏請救於日本府行軍元帥等。由是任那王勧膳臣斑鳩。〈 斑鳩。此云伊柯屡餓。 〉吉備臣小梨。難波吉士赤目子。徃救新羅。膳臣等未至営止。高麗諸将未与膳臣等相戦皆怖。膳臣等乃自力労軍。令軍中促為攻具、急進攻之。与高麗相守十余日。乃夜鑿険為地道。悉過輜車、設奇兵。会明、高麗謂。膳臣等為遁也。悉軍来追。乃縦奇兵。歩・騎夾攻。大破之。二国之怨、自此而生。〈 言二国者。高麗・新羅也。 〉膳臣等謂新羅曰。汝以至弱、当至強。官軍不救。必為所乗。将成人地、殆於此役。自今以後。豈背天朝也。
《雄略天皇九年(乙巳四六五)二月甲子朔》九年春二月甲子朔。遣凡河内直香賜与采女。祠胸方神。香賜与采女既至壇所。〈 香賜。此云舸〓夫。 〉及将行事。奸其采女。天皇聞之曰。詞神祈福、可不慎歟。乃遣難波日鷹吉士将誅之。時香賜即逃亡不在。天皇復遣弓削連豊穂。普求国郡県。遂於三嶋郡藍原。執而斬焉。
《雄略天皇九年(乙巳四六五)三月》三月。天皇欲親伐新羅。神戒天皇曰。無往也。天皇由是不果行。乃勅紀小弓宿禰。蘇我韓子宿禰。大伴談連。〈 談。此云箇陀利。 〉小鹿火宿禰等曰。新羅自居西土。累葉称臣。朝聘無違。貢職允済。逮乎朕之王天下。投身対馬之外。竄跡匝羅之表。阻高麗之貢。呑百済之城。況復朝聘既闕。貢職莫脩。狼子野心。飽飛飢附。以汝四卿。拝為大将。宜以王師薄伐、天罰襲行。於是。紀小弓宿禰使大伴室屋大連。憂陳於天皇曰。臣雖拙弱、敬奉勅矣。但今臣婦命過之際。莫能視養臣者。公冀将此事具陳天皇。於是。大伴室屋大連具為陳之。天皇聞悲頽歎。以吉備上道采女大海。賜於紀小弓宿禰。為随身視養。遂推轂以遣焉。紀小弓宿禰等即入新羅。行屠傍郡。〈 行屠。並行並撃。 〉新羅王夜聞官軍四面鼓声。知尽得喙地。与数百騎馬軍乱走。是以大敗。小弓宿禰追斬敵将陣中。喙地悉定。遣衆不下。紀小弓宿禰亦収兵。与大伴談連等会。兵復大振。与遣衆戦。是夕大伴談連及紀岡前来目連、皆力闘而死。談連従人同姓津麻呂。後入軍中、尋覓其主。従軍不見出問曰。吾主大伴公、何処在也。人告之曰。汝主等果為敵手所殺。指示屍処。津麻呂聞之踏叱曰。主既已陥。何用独全。因復赴敵。同時殞命。有頃遣衆自退。官軍亦随而却。大将軍紀小弓宿禰値病而薨。
《雄略天皇九年(乙巳四六五)五月》夏五月。紀大磐宿禰聞父既薨。乃向新羅。執小鹿火宿禰所掌兵馬・船官及諸小官。専用威命。於是。小鹿火宿禰深怨乎大磐宿禰。乃詐告於韓子宿禰曰。大磐宿禰謂僕曰。我当復執韓子宿禰所掌之官不久也。願固守之。由是。韓子宿禰与大磐宿禰有隙。於是百済王聞日本諸将縁小事有隙。乃使人於韓子宿禰等曰。欲観国堺。請、垂降臨。是以韓子宿禰等並轡而往。及至於河。大磐宿禰飲馬於河。是時韓子宿禰従後而射大磐宿禰鞍瓦〓後橋。大磐宿禰愕然反視。射堕韓子宿禰於中流而死。是三臣由前相競。行乱於道。不及百済王宮而却還矣。於是。采女大海従小弓宿禰喪来到日本。遂憂諮於大伴室屋大連曰。妾不知葬所。願占良地。大連即為奏之。天皇勅大連曰。大将軍紀小弓宿禰竜驤虎視。旁眺八維。掩討逆節。折衝四海。然則身労万里。命墜三韓。宜致哀矜。死視葬者。又汝大伴卿。与紀卿等。同国近隣之人。由来尚矣。於是大連奉勅。使土師連小鳥。作冢墓於田身輪邑而葬之也。由是大海欣悦不能自黙。以韓奴室。兄麻呂。弟麻呂。御倉。小倉。針六口送大連。吉備上道蚊嶋田邑家人部是也。別小鹿火宿禰従紀小弓宿禰喪来。時独留角国。使倭子連〈 連、未詳何姓人。 〉奉八咫鏡於大伴大連。而祈請曰。僕不堪共紀卿奉事天朝。故請、留住角国。是以大連為奏於天皇。使留居于角国。是角臣等初居角国。而名角臣。自此始也。
《雄略天皇九年(乙巳四六五)七月壬辰朔》秋七月壬辰朔。河内国言。飛鳥戸郡人田辺史伯孫女者。古市郡人書首加竜之妻也。伯孫聞女産児。往賀聟家。而月夜還。於蓬〓丘誉田陵下。〈 蓬〓。此云伊致寐姑。 〉逢騎赤駿者。其馬時〓略而竜〓。〓聳擢〓而鴻驚。異体峰生。殊相逸発。伯孫就視、而心欲之。乃鞭所乗〓馬。斉頭並轡。爾乃赤駿超〓絶於埃塵。駆〓迅於滅没。於是〓馬後而怠足。不可復追。其乗駿者知伯孫所欲。仍停換馬、相辞取別。伯孫得駿甚歓。驟而入廐。解鞍秣馬眠之。其明旦赤駿変為土馬。伯孫心異之。還覓誉田陵。乃見〓馬在於土馬之間。取而代而置所換土馬也。
《雄略天皇十年(丙午四六六)九月戊子【四】》十年秋九月乙酉朔戊子。身狭村主青等将呉所献二鵝、到於筑紫。是鵝為水間君犬所齧死。〈 別本云。是鵝為筑紫嶺県主泥麻呂犬所齧死。 〉由是。水間君恐怖憂愁。不能自默。献鴻十隻与養鳥人。請以贖罪。天皇許焉。
《雄略天皇十年(丙午四六六)十月辛酉【七】》冬十月乙卯朔辛酉。以水間君所献養鳥人等、安置於軽村・磐余村二所。
《雄略天皇十一年(丁未四六七)五月辛亥朔》十一年夏五月辛亥朔。近江国栗太郡言。白〓〓居于谷上浜。因詔置川瀬舍人。
《雄略天皇十年(丙午四六六)七月》秋七月。有従百済国逃化来者。自称名曰貴信。又称。貴信呉国人也。磐余呉琴弾〓手屋形麻呂等。是其後也。
《雄略天皇十年(丙午四六六)十月》冬十月。鳥官之禽。為菟田人狗所齧死。天皇瞋。黥面而為鳥養部。於是信濃国直丁与武蔵国直丁、侍宿。相謂曰。嗟乎。我国積鳥之高、同於小墓。旦暮而食。尚有其余。今天皇由一鳥之故、而黥人面。太無道理。悪行之主也。天皇聞而使聚積之。直丁等不能忽備。仍詔為鳥養部。
《雄略天皇十二年(戊申四六八)四月己卯【四】》十二年夏四月丙子朔己卯。身狭村主青与檜隈民使博徳出使于呉。
《雄略天皇十二年(戊申四六八)十月壬午【十】》冬十月癸酉朔壬午。天皇命木工闘鶏御田。〈 一本云。猪名部御田。蓋誤也。 〉始起楼閣。於是御田登楼。疾走四面。有若飛行。時有伊勢采女。仰観楼上。怪彼疾行。顛仆於庭。覆所〓饌。〈 饌者。御膳之物也。 〉天皇便疑御田奸其采女。自念将刑、而付物部。時秦酒公侍坐。欲以琴声、使悟於天皇。横琴弾曰。
@柯武柯噬能。伊制能。伊制能奴能。娑柯曳鳴。伊褒甫流柯枳底。志我都矩屡麻泥爾。飫褒枳濔爾。柯〓倶 都柯陪麻都羅武騰。倭我伊能致謀。那我倶母鵝騰。伊比志〓倶弥〓夜。阿〓羅陀倶弥〓夜。 かむかぜの いせの いせののの さかえを いほふるかきて しがつくるまでに おほきみに かたく つかへまつらむと わがいのちも ながくもがと いひしたくみはや あたらたくみはや (K078)
於是天皇悟琴声。而赦其罪。
《雄略天皇十三年(己酉四六九五)三月》十三年春三月。狭穂彦玄孫歯田根命窃奸采女山辺小嶋子。天皇聞、以歯田根命。収付於物部目大連、而使責譲。歯田根命以馬八匹。大刀八口。秡除罪過。既而歌曰。
@耶麼能謎能。故思麼古唹衛爾。比登涅羅賦。宇麼能耶都擬播。鳴思稽矩那欺。 やまのべの こしまこゆゑに ひとでらふ うまのやつぎは をしけくもなし (K079)
目大連聞而奏之。天皇使鹵田根命、資財露置於餌香市辺橘本之土。遂以餌香長野邑。賜物部目大連。
《雄略天皇十三年(己酉四六九五)八月》秋八月。播磨国御井隈人文石小麻呂、有力強心。肆行暴虐。路中抄劫不使通行。又断商客〓[舟+差]〓[舟+付]。悉以奪取。兼違国法。不輸租賦。於是。天皇遣春日小野臣大樹、領敢死士一百。並持火炬。囲宅而焼。時自火炎中、白狗暴出。逐大樹臣。其大如馬。大樹臣神色不変。抜刀斬之。即化為文石小麻呂。
《雄略天皇十三年(己酉四六九五)九月》秋九月。木工猪名部真根以石為質、揮斧〓材。終日〓之、不誤傷刃。天皇遊詣其所。而怪問曰、恒不誤中石耶。真根答曰。竟不誤矣。乃喚集采女。使脱衣裙而著犢鼻、露所相撲。於是。真根暫停。仰視而〓。不覚手誤傷刃。天皇因嘖譲曰。何処奴。不畏朕。用不貞心、妄輙答。仍付物部、使刑於野。爰有同伴巧者。歎惜真根、而作歌曰。
@婀〓羅斯枳。偉儺謎能陀倶弥。柯該志須弥儺〓。旨我那稽麼。〓例柯柯該武預。婀〓羅須弥儺〓。 あたらしき ゐなべのたくみ かけしすみなは しがなけば たれかかけむよ あたらすみなは (K080)
天皇聞是歌、反生悔惜。喟然頽歎曰。幾失人哉。乃以赦使、乗於甲斐黒駒。馳、詣刑所。止而赦之。用解徽纒。復作歌曰。
@農播〓磨能。柯彼能矩盧古磨。矩羅枳制播。伊能致志儺磨志。柯彼能倶盧古磨。〈 一本。換伊能致志儺磨志。而云伊志柯孺阿羅磨志。 〉 ぬばたまの かひのくろこま くらきせば いのちしなまし かひのくろこま〈 あるふみに、「いのちしなまし」にかへて「いしかずあらまし」といふ 〉 (K081)
《雄略天皇十四年(庚戌四七〇)正月戊寅【十三】》十四年春正月丙寅朔戊寅。身狭村主青等共呉国使。将呉所献手末才伎、漢織。呉織及衣縫兄媛。弟媛等。泊於住吉津。
《雄略天皇十四年(庚戌四七〇)正月》是月。為呉客道、通磯歯津路。名呉坂。
《雄略天皇十四年(庚戌四七〇)三月》三月。命臣・連迎呉使。即安置呉人於檜隈野。因名呉原。以衣縫兄媛奉大三輪神。以弟媛為漢衣縫部也。漢織。呉織。衣縫。是飛鳥衣縫部。伊勢衣縫之先也。
《雄略天皇十四年(庚戌四七〇)四月甲午朔》夏四月甲午朔。天皇欲設呉人。歴問群臣曰。其共食者誰好乎。群臣僉曰。根使主可。天皇即命根使主、為共食者。遂於石上高抜原饗呉人。時密遣舍人、視察装飾。舍人復命曰。根使主所著玉縵、大貴最好。又衆人云。前迎使時、又亦著之。於是天皇欲自見。命臣・連、装如饗之時。引見殿前。皇后仰天歔欷、啼泣傷哀。天皇問曰。何由泣耶。皇后避床而対曰。此玉縵者。昔妾兄大草香皇子奉穴穂天皇勅、進妾於陛下時。為妾所献之物也。故致疑於根使主。不覚涕垂哀泣矣。天皇聞驚大怒。深責根使主。根使主対言。死罪死罪。実臣之愆。詔曰。根使主。自今以後。子子孫孫八十聯綿。莫預群臣之例。乃将欲斬之。根使主逃匿至於日根。造稲城而待戦。遂為官軍見殺。天皇命有司、二分子孫。一分為大草香部民、以封皇后。一分賜茅渟県主、為負嚢者。即求難波吉士日香香子孫。賜姓、為大草香部吉士。其日香香等語在穴穂天皇紀。事平之後。小根使主〈 小根使主。根使主子也。 〉夜臥謂人曰。天皇城不堅。我父城堅。天皇伝聞是語。使人見根使主宅。実如其言。故収殺之。根使主之後為坂本臣。自是始焉。
《雄略天皇十五年(辛亥四七一)》十五年。秦民分散。臣連等、各随欲駆使。勿委秦造。由是秦造酒甚以為。憂。而仕於天皇。天皇愛寵之。詔聚秦民、賜於秦酒公。公仍領率百八十種勝。奉献庸・調御調也絹・〓。充積朝庭。因賜姓曰禹豆麻佐。〈 一云、禹豆母利麻佐。皆盈積之貌也。 〉
《雄略天皇十六年(壬子四七二)七月》十六年秋七月。詔、宜桑国県殖桑。又散遷秦民、使献庸・調。
《雄略天皇十六年(壬子四七二)十月》冬十月。詔。聚漢部。定其伴造者。賜姓曰直。〈 一本云。賜、漢使主等賜姓曰直。 〉
《雄略天皇十七年(己丑四七三)三月戊寅【二】》十七年春三月丁丑朔戊寅。詔土師連等、使進応盛朝夕御膳清器者。於是。土師連祖吾笥、仍進揶津国来狭狭村。山背国内村。俯見村。伊勢国藤形村及丹波。但馬。因幡私民部。名曰贄土師部。
《雄略天皇十八年(甲寅四七四)八月戊申【十】》十八年秋八月己亥朔戊申。遣物部菟代宿禰。物部目連。以伐伊勢朝日郎。朝日郎聞官軍至。即逆戦於伊賀青墓。自矜能射。謂官軍曰。朝日郎手、誰人可中也。其所発箭、穿二重甲。官軍皆懼。菟代宿禰不敢進撃。相持二日一夜。於是。物部目連自執大刀。使筑紫聞物部大斧手、執楯叱於軍中、倶進。朝日郎乃遥見。而射穿大斧手楯・二重甲。并入身肉一寸。大斧手以楯翳物部目連。目連即獲朝日郎斬之。由是菟代宿禰羞愧不克。七日不復命。天皇問侍臣曰。菟代宿禰何不復命。爰有讃岐田虫別。進而奏曰。菟代宿禰怯也。二日一夜之間、不能擒執朝日郎。而物部目連率筑紫聞物部大斧手。獲斬朝日郎矣。天皇聞之怒。輙奪菟代宿禰所有猪名部。賜物部目連。
《雄略天皇十九年(乙卯四七五)三月戊寅【十三】》十九年春三月丙寅朔戊寅。詔置穴穂部。
《雄略天皇二十年(丙辰四七六)冬》二十年冬。高麗王大発軍兵。伐尽百済。爰有少許遺衆。聚居倉下。兵糧既尽。憂泣茲深。於是高麗諸将言於王曰。百済心許非常。臣毎見之。不覚自失。恐更蔓生。請遂除之。王曰。不可矣。寡人聞。百済国者。為日本国之官家。所由来遠久矣。又其王入仕天皇。四隣之所共識也。遂止之。〈 百済記云。蓋鹵王乙卯年冬。狛大軍来。攻大城七日七夜。王城降陥。遂失尉礼国。王及大后・王子等、皆没敵手。 〉
《雄略天皇二一年(丁巳四七七)三月》二十一年春三月。天皇聞百済為高麗所破。以久麻那利賜〓洲王。救興其国。時人皆云。百済国雖属既亡聚夏倉下。実頼於天皇。更造其国。〈 〓洲王蓋鹵王母弟也。日本旧記云。以久麻那利、賜末多王。蓋是誤也。久麻那利者任那国下〓[口+多]呼利県之別邑也。 〉
《雄略天皇二二年(戊午四七八)正月己酉朔》二十二年春正月己酉朔。以白髪皇子為皇太子。
《雄略天皇二二年(戊午四七八)七月》秋七月。丹波国余社郡管川人水江浦嶋子、乗舟而釣。遂得大亀。便化為女。於是浦嶋子感以為婦。相逐入海。到蓬莱山、歴覩仙衆。語在別巻。
《雄略天皇二三年(己未四七九)四月》二十三年夏四月。百済文斤王薨。天皇以昆攴王五子中。第二末多王幼年聡明。勅喚内裹。親撫頭面誡勅慇懃。使王其国。仍賜兵器。并遣筑紫国軍士五百人。衛送於国。是為東城王。
《雄略天皇二三年(己未四七九)是歳》是歳。百済調賦益於常例。筑紫安致臣。馬飼臣等。率船師以撃高麗。
《雄略天皇二三年(己未四七九)七月辛丑朔》秋七月辛丑朔。天皇寝疾不預。詔。賞罰支度。事無巨細。並付皇太子。
《雄略天皇二三年(己未四七九)八月丙子【七】》八月庚午朔丙子。天皇疾弥甚。与百寮辞訣。並握手歔欷。崩于大殿。』遺詔於大伴室屋大連。与東漢掬直曰。方今区宇一家。煙火万里。百姓艾安。四夷賓服。此又天意、欲寧区夏。所以小心励己、日慎一日。蓋為百姓故也。臣・連・伴造。毎日朝参。国司・郡司、随時朝集。何不〓竭心府。誡勅慇懃。義乃君臣。情兼父子。庶藉臣・連智力、内外歓心。欲令普天之下永保安楽。不謂。遘疾弥留至於大漸。此乃人生常分。何足言及。但朝野衣冠、未得鮮麗。教化・政刑、猶未尽善。興言念此。唯以留恨。今年踰若干、不復称夭。筋力・精神、一時労竭。如此之事、本非為身。止欲安養百姓。所以致此。人生子孫誰不属念。既為天下、事須割情。今星川王。心懐悖悪。行闕友于。古人有言。知臣莫若君。知子莫若父。縦使星川得志。共治家国。必当戮辱遍於臣・連。酷毒流於民庶。夫悪子孫已為百姓所憚。好子孫足堪負荷大業。此雖朕家事、理不容隠。大連等民部広大、充盈於国。皇太子地居上嗣。仁孝著聞。以其行業。堪成朕志。以此共治天下。朕雖瞑目。何所復恨。〈 一本。云。星川王腹悪心麁。天下著聞。不幸朕崩之後。当害皇太子。汝等民部甚多。努力相助。勿令侮慢。 〉』是時。征新羅将軍吉備臣尾代、行至吉備国過家。後所率五百蝦夷等、聞天皇崩。乃相謂之曰。領制吾国天皇既崩。時不可失也。乃相聚結。侵冦傍郡。於是。尾代従家来。会蝦夷於娑婆水門。合戦。而射蝦夷等。或踊或伏。能避脱箭。終不可射。是以尾代空弾弓弦、於海浜上。射死踊伏者二隊。二〓之箭既尽。即喚船人索箭。船人恐而自退。尾代乃立弓執末而歌曰。
@濔致爾阿賦耶。鳴之慮能古。阿毎爾挙曾。枳挙曳儒阿羅毎。矩爾爾播。枳挙曳底那。 みちにあふや をしろのこ あもにこそ きこえずあらめ くにには きこえてな (K082)
唱訖自斬数人。更追至丹波国浦掛水門。尽逼殺之。〈 一本云。追至浦掛。遣人尽殺之。 〉
日本書紀巻第十四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五 白髪武広国押稚日本根子天皇 清寧天皇
 弘計天皇 顕宗天皇
 億計天皇 仁賢天皇
《清寧天皇即位前紀》白髪武広国押稚日本根子天皇 清寧天皇
白髪武広国押稚日本根子天皇。大泊瀬幼武天皇第三子也。母曰葛城韓媛。天皇生而白髪。長而愛民。大泊瀬天皇於諸子中、特所霊異。
《雄略天皇二二年(戊午四七八)》二十二年、立為皇太子。
《雄略天皇二三年(己未四七九)八月》二十三年八月。大泊瀬天皇崩。吉備稚媛陰謂幼子星川皇子曰。欲登天下之位。先取大蔵之官。長子磐城皇子。聞母夫人教其幼子之語曰。皇太子雖是我弟。安可欺乎。不可為也。星川皇子不聴。輙随母夫人之意。遂取大蔵官。〓閉外門。式備乎難。権勢自由、費用官物。於是大伴室屋大連。言於東漢掬直曰。大泊瀬天皇之遺詔、今将至矣。宜従遺詔、奉皇太子。乃発軍士囲繞大蔵。自外拒閉。縦火燔殺。是時吉備稚媛。磐城皇子異父兄兄君。城丘前来目。〈 闕名。 〉随星川皇子而被燔殺焉。惟河内三野県主小根。慓然振怖。避火逃出。抱草香部吉士漢彦脚。因使祈生於大伴室屋大連曰。奴県主小根事星川皇子者信。而無有背於皇太子。乞降洪恩、救賜他命。漢彦乃具為啓於大伴大連。不入刑類。小根仍使漢彦啓於大連曰。大伴大連。我君降大慈愍。促短之命、既続延長。獲観日色。輙以難波来目邑大井戸田十町。送於大連。又以田地与于漢彦。以報其恩。是月。吉備上道臣等聞朝作乱。思救其腹所生星川皇子。率船師四十艘。来浮於海。既而聞被燔殺。自海而帰。天皇即遣使、嘖譲於上道臣等。而奪其所領山部。
《雄略天皇二三年(己未四七九)十月壬申。【四】》冬十月己巳朔壬申。大伴室屋大連率臣・連等。奉璽於皇太子。
《清寧天皇元年(庚申四八〇)正月壬子【十五】》元年春正月戊戌朔壬子。命有司。設壇場於磐余甕栗、陟天皇位。遂定宮焉。尊葛城韓媛為皇太夫人。以大伴室屋大連為大連。平群真鳥大臣為大臣。並如故。臣・連・伴造等、各依職位焉。
《清寧天皇元年(庚申四八〇)十月辛丑【九】》冬十月癸巳朔辛丑。葬大泊瀬天皇于丹比高鷲原陵。于時隼人昼夜哀号陵側。与食不喫。七日而死。有司造墓陵北。以礼葬之。是年也、太歳庚申。
《清寧天皇二年(辛酉四八一)二月》二年春二月。天皇恨無子。乃遣大伴室屋大連於諸国。置白髪部舎人。白髪部膳夫。白髪部靫負。冀垂遺跡、令観於後。
《清寧天皇二年(辛酉四八一)十一月》冬十一月。依大嘗供奉之料。遣於播磨国司、山部連先祖伊与来目部小楯。於赤石郡縮見屯倉首忍海部造細目新室。見市辺押磐皇子子億計。弘計。畏敬兼抱。思奉為君。奉養甚謹。以私供給。便起柴宮、権奉安置。乗騨馳奏。天皇愕然驚歎。良以愴懐曰。懿哉。悦哉。天垂博愛。賜以両児。
《清寧天皇二年(辛酉四八一)十一月》是月。使小楯持節将左右舎人。至赤石奉迎。語在弘計天皇紀。
《清寧天皇三年(壬戌四八二)正月丙辰朔》三年春正月丙辰朔。小楯等奉億計。弘計。到摂津国。使臣・連、持節以王青蓋車迎入宮中。
《清寧天皇三年(壬戌四八二)四月辛卯【七】》夏四月乙酉朔辛卯。以億計王為皇太子。以弘計王為皇子。
《清寧天皇三年(壬戌四八二)七月》秋七月。飯豊皇女於角刺宮、与夫初交。謂人曰。一知女道。又安可異。終不願交於男。〈 此曰有夫、未詳也。 〉
《清寧天皇三年(壬戌四八二)九月癸丑【二】》九月壬子朔癸丑。遣臣・連巡省風俗。
《清寧天皇三年(壬戌四八二)十月乙酉【四】》冬十月壬午朔乙酉。詔。犬・馬・器翫、不得献上
《清寧天皇三年(壬戌四八二)十一月戊辰【十八】》十一月辛亥朔戊辰。宴臣・連於大庭。賜綿・帛。皆任其自取尽力而出。
《清寧天皇三年(壬戌四八二)十一月》是月。海表諸蕃、並遣使進調。
《清寧天皇四年(癸亥四八三)正月丙辰【七】》四年春正月庚戌朔丙辰。宴海表諸蕃使者於朝堂。賜物各有差。
《清寧天皇四年(癸亥四八三)閏五月》夏閏五月。大餔五日。
《清寧天皇四年(癸亥四八三)八月癸丑【七】》秋八月丁未朔癸丑。天皇親録囚徒。是日。蝦夷。隼人並内附。
《清寧天皇四年(癸亥四八三)九月丙子朔》九月丙子朔。天皇御射殿。詔百寮及海表使者射。賜物各有差。
《清寧天皇五年(甲子四八四)正月己丑【十六】》五年春正月甲戌朔己丑。天皇崩于宮。時年若干。
《清寧天皇五年(甲子四八四)十一月戊寅【九】》冬十一月庚午朔戊寅。葬于河内坂門原陵。
《顕宗天皇即位前紀》弘計天皇 顕宗天皇
弘計天皇。〈 更名来目稚子。 〉大兄去来穂別天皇孫也。市辺押磐皇子子也。母曰〓媛。〈 〓。此云波曳。譜第曰。市辺押磐皇子娶蟻臣女〓媛。遂生三男二女。其一曰居夏姫。其二曰億計王。更名嶋稚子。更名大石尊。其三曰弘計王。更名来目稚子。其四曰飯豊女王。亦名忍海部女王。其五曰橘王。一本、以飯豊女王。列叙於億計王之上。蟻臣者葦田宿禰子也。 〉天皇久居辺裔、悉知百姓憂苦。恒見枉屈、若納四体溝隍。布徳施恵。政令流行。恤貧養孀。天下親附。穴穂天皇三年(丙申四五六)十月。天皇父市辺押磐皇子及帳内佐伯部仲子。於蚊屋野為大泊瀬天皇見殺。因埋同穴。於是。天皇与億計王、聞父見射。恐懼皆逃亡自匿。帳内日下部連使主〈 使主、日下部連之名也。使主。此云於瀰。 〉与其子吾田彦。〈 吾田彦。使主之子也。 〉窃奉天皇与億計王。避難於丹波国余社郡。使主遂改名字、曰田疾来。尚恐見誅。従茲遁入播磨国縮見山石室、而自経死。天皇尚不識使主所之。勧兄億計王、向播磨国赤石郡。倶改字曰丹波小子。就仕於縮見屯倉首。〈 縮見屯倉首。忍海部造細目也。 〉吾田彦至此不離。固執臣礼。
《清寧天皇二年(辛酉四八一)十一月》白髪天皇二年冬十一月。播磨国司山部連先祖伊与来目部小楯。於赤石郡親弁新嘗供物。〈 一云。巡行郡県、収歛田租也。 〉適会縮見屯倉首縦賞新室、以夜継昼。爾乃天皇謂兄億計王曰。避乱於斯。年踰数紀。顕名著貴。方属今宵。億計王惻然歎曰。其自〓揚見害。孰与全身兔厄也歟。天皇曰。吾是去来穂別天皇之孫。而困事於人飼牧牛馬。豈若顕名被害也歟。遂与億計王。相抱涕泣。不能自禁。億計王曰。然則非弟。誰能激揚大節。可以顕著。天皇固辞曰。僕不才。豈敢宣揚徳業。億計王曰。弟英才賢徳。爰無以過。如是相譲再三。而果使天皇自許称述。倶就室外、居乎下風。屯倉首命居竈傍。左右秉燭。夜深酒酣。次第〓訖。屯倉首謂小楯曰。僕見此秉燭者。貴人而賤己。先人而後己。恭敬〓節。退譲以明礼。〈 〓、猶〓也。相従也。止也。 〉可謂君子。於是小楯撫絃。命秉燭者曰。起〓。於是兄弟相譲、久而不起。小楯嘖之曰。何為太遅。速起〓之。億計王起〓既了。天皇次起、自整衣帯。為室寿曰。築立稚室葛根。築立柱者。此家長御心之鎮也。取挙棟梁者。此家長御心之林也。取置橡〓者。此家長御心之斉也。取置蘆〓者。此家長御心之平也。〈 蘆〓。此云哀都利。〓音之潤反。 〉取結縄葛者。此家長御寿之堅也。取葺草葉者。此家長御富之余也。出雲者新墾。新墾之十握稲之穂。於浅甕釀酒、美飲喫哉。〈 美飲喫哉。此云于魔羅爾烏野羅甫屡柯侫也。 〉吾子等〈 子者。男子之通称也。 〉脚日木此傍山、牡鹿之角〈 牡鹿。此云左鳴子加。 〉挙而吾〓者。旨酒〓香市不以直買。手掌摎亮〈 手掌摎亮。此云陀那則挙謀耶羅羅爾。 〉拍上賜。吾常世等。寿畢、乃赴節歌曰。*
@伊儺武斯廬。呵簸泝比野儺擬。寐逗愈凱麼。儺弭企於巳陀智。曾能泥播宇世儒。 いなむしろ かはそひやなぎ みづゆけば なびきおきたち そのねはうせず (K083)
小楯謂之曰。可怜。願復聞之。天皇遂作殊〓。〈 殊〓。古謂之立出〓。立出。此云陀豆豆。〓状者乍起乍居而〓之。 〉誥之曰。
倭者彼彼茅原。浅茅原。弟日僕是也。
小楯由是深奇異焉。更使唱之。天皇誥之曰。
石上振之神榲。〈 榲。此云須擬。 〉伐本截末。〈 伐本截末。此云謨登岐利須衛於茲婆羅比。 〉於市辺宮治天下、天万国万押磐尊御裔僕是也。小楯、大驚離席、悵然再拝。承事供給。率属欽伏。於是悉発郡民造宮。不日権奉安置。乃詣京都、求迎二王。白髪天皇聞、憙咨歎曰。朕無子也。可以為嗣。与大臣・大連、定策禁中。仍使播磨国司来目部小楯、持節将左右舎人、至赤石奉迎。
《清寧天皇三年(壬戌四八二)正月》白髪天皇三年春正月。天皇随億計王到摂津国。使臣・連持節。以王青蓋車、迎入宮中。夏四月。立億計王為皇太子。立天皇為皇子。
《清寧天皇五年(甲子四八四)正月》五年春正月。白髪天皇崩。是月。皇太子億計王与天皇譲位。久而不処。由是天皇姉飯豊青皇女於忍海角刺宮、臨朝秉政。自称忍海飯豊青尊。当世詞人歌曰。
@野麻登陛爾。瀰我保指母能婆。於尸農瀰能。〓能陀〓紀儺屡。都奴娑之能瀰野。 やまとへに みがほしものは おしぬみの このたかきなる つのさしのみや (K084)
冬十一月。飯豊青尊崩。葬葛城埴口丘陵。十二月。百官大会。皇太子億計取天皇之璽。置之天皇之坐。再拝従諸臣之位曰。此天皇之位。有功者可以処之。著貴蒙迎。皆弟之謀也。以天下譲天皇。天皇顧譲以弟。莫敢即位。又奉白髪天皇先欲伝兄立皇太子。前後固辞曰。日月出矣。而〓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時雨降矣。而猶浸灌。不亦労乎。所貴為人弟者。奉兄、謀逃脱難。照徳解紛、而無処也。即有処者。非弟恭之義。弘計不忍処也。兄友弟恭。不易之典。聞諸古老。安自独軽。皇太子億計曰。白髪天皇以吾兄之故。挙天下之事。而先属我。我其羞之。惟大王首建利遁。聞之者歎息。彰顕帝孫、見之者殞涕。憫憫〓紳。忻荷戴天之慶。哀哀黔首。悦逢履地之恩。是以克固四維。永隆万葉。功隣造物。清猷映世。超哉。〓矣。粤無得而称。雖是曰兄。豈先処乎。非功而拠。咎悔必至。吾聞。天皇不可以久曠。天命不可以謙拒。大王以社稷為計。百姓為心。発言慷慨。至于流涕。天皇於是知終不処。不逆兄意。乃聴而不即御坐。世嘉其能以実譲曰。宜哉。兄弟怡怡。天下帰徳。篤於親族。則民興仁。
《顕宗天皇元年(乙丑四八五)正月己巳朔》元年春正月己巳朔。大臣。大連等奏言。皇太子億計、聖徳明茂、奉譲天下。陛下正統。当奉鴻緒。為郊廟主、承続祖無窮之烈。上当天心。下厭民望。而不肯践祚。遂令金銀蕃国、群僚遠近莫不失望。天命有属。皇太子推譲。聖徳弥盛。福祚孔章。在孺而勤。謙恭慈順。宜奉兄命、承統大業。制曰。可。乃召公卿・百僚於近飛鳥八釣宮。即天皇位。百官陪位者皆忻忻焉。〈 或本云。弘計天皇之宮有二所焉。一宮於少郊。二宮於池野。又或本云。宮於甕栗。 〉
《顕宗天皇元年(乙丑四八五)正月是月》是月。立皇后難波小野王。赦天下。〈 難波小野王。雄朝津間稚子宿禰天皇曾孫。磐城王孫。丘稚子王之女也。 〉
《顕宗天皇元年(乙丑四八五)二月壬寅【五】》二月戊戌朔壬寅。詔曰。先王遭離多難。殞命荒郊。朕在幼年。亡逃自匿。猥遇求迎。升纂大業。広求御骨。莫能知者。詔畢。与皇太子億計泣哭憤。不能自勝。
《顕宗天皇元年(乙丑四八五)二月是月》是月。召聚耆宿。天皇親歴問。有一老嫗、進曰。置目知御骨埋処。請以奉示。〈 置目、老嫗名也。近江国狭狭城山君祖倭宿禰妹。名曰置目。見下文。 〉於是。天皇与皇太子億計。将老嫗婦、幸于近江国来田綿蚊屋野中。掘出而見。果如婦語。臨穴哀号。言深更慟。自古以来。莫如斯酷。仲子之尸。交横御骨。莫能別者。爰有磐坂皇子之乳母。奏曰。仲子者上歯堕落。以斯可別。於是。雖由乳母、相別髑髏。而竟難別四支・諸骨。由是。仍於蚊屋野中、造起双陵。相似如一。葬儀無異。詔老嫗置目。居于宮傍近処。優崇賜恤。使無乏少。
《顕宗天皇元年(乙丑四八五)二月是月》是月。詔曰。老嫗伶〓羸弱。不便行歩。宜張縄引〓。扶而出入。縄端懸鐸。無労謁者。入則鳴之。朕知汝到。於是。老嫗奉詔。嗚鐸而進。天皇遥聞鐸声。歌曰。
@阿佐膩簸〓。嗚贈禰嗚須擬。謨謀逗〓甫。奴底喩羅倶慕与。於岐毎倶羅之慕。 あさぢはら をそねをすぎ ももづたふ ぬてゆらくもよ おきめくらしも (K085)
《顕宗天皇元年(乙丑四八五)三月上巳(三)》三月上巳。幸後苑、曲水宴。
《顕宗天皇元年(乙丑四八五)四月丁未【十一】》夏四月丁酉朔丁未。詔曰。凡人主之所以勧民者。惟授官也。国之所以興者。惟賞功也。夫前播磨国司来目部小楯。〈 更名磐楯。 〉求迎挙朕。厥功茂焉。所志願。勿難言。小楯謝曰。山官宿所願。乃拝山官。改賜姓山部連氏。以吉備臣為副。以山守部為民。褒善顕功。酬恩答厚。寵愛殊絶。富莫能儔。
《顕宗天皇元年(乙丑四八五)五月》五月。狭狭城山君韓〓宿禰。事連謨殺皇子押磐。臨誅叩頭。言詞極哀。天皇不忍加戮。充陵戸、兼守山。削除籍帳。隷山部連。惟倭〓宿禰。因妹置目之功。仍賜本姓狭狭城山君氏。
《顕宗天皇元年(乙丑四八五)六月》六月。幸避暑殿。奏楽。会群臣、設以酒食。是年也、太歳乙丑。
《顕宗天皇二年(丙寅四八六)三月上巳(三)》二年春三月上巳。幸後苑曲水宴。是時喜集公卿大夫。臣・連・国造・伴造、為宴。群臣頻称万歳。
《顕宗天皇二年(丙寅四八六)八月己未朔》秋八月己未朔。天皇謂皇太子億計曰。吾父先王無罪。而大泊瀬天皇射殺棄骨郊野。至今未獲。憤歎盈懐。臥泣行号。志雪讎恥。吾聞。父之讎不与共戴天。兄弟之讎不反兵。交遊之讎不同国。夫匹夫之子、居父母之讎。寝苫枕干不仕。不与共国。遇諸市朝。不反兵而便闘〓。況吾立為天子。二年于今矣。願壌其陵、摧骨投散。今以此報、不亦孝乎。皇太子億計歔欷不能答。乃諌曰。不可。大泊瀬天皇正統万機、臨照天下。華夷欣仰。天皇之身也。吾父先王雖是天皇之子。邁遇〓〓。不登天位。以此観之。尊卑惟別。而忍壌陵墓。誰人主以奉天之霊。其不可毀一也。又天皇与億計。曾不蒙遇白髪天皇厚寵殊恩。豈臨宝位。大泊瀬天皇、白髪天皇之父也。億計聞諸老賢。老賢曰。言無不〓。徳無不報。有恩不報。敗俗之深者也。陛下饗国。徳行広聞於天下。而毀陵、翻見於華裔。億計恐其不可以莅国子民也。其不可毀二也。天皇曰。善哉。令罷役。
《顕宗天皇二年(丙寅四八六)九月》九月。置目老困、乞還曰。気力衰邁。老耄虚羸。要仮扶縄。不能進歩。願帰桑梓。以送厥終。天皇〓聞。痛賜物千段。逆傷岐路。重感難期。乃賜歌曰。
@於岐毎慕与。阿甫弥能於岐毎。阿須用利簸。弥野磨我倶利底、弥曳孺〓謨阿羅牟。 おきめもよ あふみのおきめ あすよりは みやまがくりて みえずかもあらむ (K086)
《顕宗天皇二年(丙寅四八六)十月癸亥【六】》冬十月戊午朔癸亥。宴群臣。是時天下安平。民無徭役。歳比登稔。百姓殷富。稲斛銀銭一文。牛馬被野。
《顕宗天皇三年(丁卯四八七)二月丁巳朔》三年春二月丁巳朔。阿閉臣事代銜命。出使于任那。於是月神著人謂之曰。我祖高皇産霊有預鎔造天地之功。宜以民地、奉我月神。若依請献我。当福慶。事代由是還京具奏。奉以歌荒〓田。〈 歌荒〓田。在山背国葛野郡。 〉壱伎県主先祖押見宿禰侍祠。
《顕宗天皇三年(丁卯四八七)三月上巳(三)》三月上巳。幸後苑、曲水宴。
《顕宗天皇三年(丁卯四八七)四月庚申【五】》夏四月丙辰朔庚申。日神著人。謂阿閉臣事代曰。以磐余田献我祖高皇産霊。事代便奏。依神乞献田十四町。対馬下県直侍祠。
《顕宗天皇三年(丁卯四八七)四月戊辰【十三】》戊辰。置福草部。
《顕宗天皇三年(丁卯四八七)四月庚申【廿五】》庚辰。天皇崩于八釣宮。
《顕宗天皇三年(丁卯四八七)是歳》是歳。紀生磐宿禰跨拠任那。交通高麗。将西王三韓、整脩宮府。自称神聖。用任那左魯・那奇。他甲肖等計、殺百済適莫爾解於爾林。〈 爾林、高麗地也。 〉築帯山城、距守東道。断運糧津、令軍飢困。百済王大怒、遣領軍古爾解。内頭莫古解等。率衆趣于帯山攻。於是。生磐宿禰進軍逆撃。胆気益壮。所向皆破。以一当百。俄而兵尽力竭。知事不済。自任那帰。由是。百済国殺佐魯・那奇。他甲肖等三百余人。
《仁賢天皇即位前紀》 億計天皇 仁賢天皇
億計天皇。諱大脚。〈 更名大為。自余諸天皇不言諱字。而至此天皇。独自書者、拠旧本耳。 〉字嶋郎。弘計天皇同母兄也。幼而聡頴。才敏多識。壮而仁恵。謙恕温慈。及穴穂天皇崩(丙申四五六)。避難於丹波国余社郡。
《清寧天皇元年(庚申四八〇)十一月》白髪天皇元年冬十一月。播磨国司山部連小楯。詣京求迎。白髪天皇尋遣小楯。持節将左右舍人。至赤石奉迎。
《清寧天皇二年(辛酉四八一)四月》二年夏四月。遂立億計天皇為皇太子。〈 事、具弘計天皇紀。 〉
《清寧天皇五年(甲子四八四)》五年、白髪天皇崩。天皇以天下譲弘計天皇。為太子如故。〈 事、具弘計天皇紀也。 〉
《顕宗天皇三年(丁卯四八七)四月》三年夏四月。弘計天皇崩。
《仁賢天皇元年(戊辰四八八)正月乙酉【五】》元年春正月辛巳朔乙酉。皇太子於石上広高宮即天皇位。〈 或本云。億計天皇之宮有二所焉。一宮於川村。二宮於縮見高野。其殿柱至今未朽。 〉
《仁賢天皇元年(戊辰四八八)二月壬子【二】》二月辛亥朔壬子。立前妃春日大娘皇女為皇后。〈 春日大娘皇女。大泊瀬天皇娶和珥臣深目之女童女君所生也。 〉遂産一男六女。其一曰高橋大娘皇女。其二曰朝嬬皇女。其三曰手白香皇女。其四曰樟氷皇女。其五曰橘皇女。其六曰小泊瀬稚鷦鷯天皇。及有天下。都泊瀬列城。其七曰真稚皇女。〈 一本、以樟氷皇女列于第三。以手白香皇女列于第四。為異焉。 〉次和珥臣日爪女糠君娘生一女。是為春日山田皇女。〈 一本云。和珥臣日触女大糠娘生一女。是為山田大娘皇女。更名赤見皇女。文雖稍異、其実一也。 〉
《仁賢天皇元年(戊辰四八八)十月己酉【三】》冬十月丁未朔己酉。葬弘計天皇于傍丘磐杯丘陵。是歳也、大歳戊辰。
《仁賢天皇二年(己巳四八九八)九月》二年秋九月。難波小野皇后。恐宿不敬自死。〈 弘計天皇時、皇太子億計侍宴。取瓜将喫。無刀子。弘計天皇親執刀子。命其夫人小野伝進夫人。就前、立置刀子於瓜盤。是日、更酌酒、立喚皇太子。縁斯不敬。恐誅自死。 〉
《仁賢天皇三年(庚午四九〇)二月己巳朔》三年春二月己巳朔。置石上部舍人。
《仁賢天皇四年(辛未四九一)五月》四年夏五月。的臣蚊嶋・穂瓮君〈 瓮。此云倍。 〉有罪。皆下獄死。
《仁賢天皇五年(壬申四九二)二月辛卯【五】》五年春二月丁亥朔辛卯。普求国郡散亡佐伯部。以佐伯部仲子之後。為佐伯造。〈 佐伯部仲子事見弘計天皇紀。 〉
《仁賢天皇六年(癸酉四九三)九月壬子【四】》六年秋九月己酉朔壬子。遣日鷹吉士、使高麗召巧手者。
《仁賢天皇六年(癸酉四九三)是秋》是秋。日鷹吉士被遣使後。有女人、居于難波御津。哭之曰。於母亦兄。於吾亦兄。弱草吾夫何怜矣。〈 言於母亦兄。於吾亦兄。此云於慕尼慕是。阿例尼慕是。言吾夫何怜矣。此云阿我図摩播耶。言弱草。謂古者以弱草喩夫婦。故以弱草為夫。 〉哭声甚哀。令人断膓。菱城邑人鹿父〈 鹿父。人名也。俗、呼父為柯曾。 〉聞而向前曰。何哭之哀甚、若此乎。女人答曰。秋葱之転双〈 双。重也。 〉納、可思惟矣。鹿父曰。諾。即知所言矣。有同伴者。不悟其意。問曰。何以知乎。答曰。難波玉作部〓魚女〈 言〓魚女。此云浮儺謎。 〉嫁於韓白水郎〓、〈 言韓白水郎〓。此云柯羅摩能波陀該。〓。耕麦田之也。 〉生哭女。哭女〈 言哭女。此云儺倶謎。 〉嫁於住道人山寸、生飽田女。韓白水郎〓与其女哭女、曾既倶死。住道人山杵、上奸玉作部〓魚女、生麁寸。麁寸娶飽田女。於是。麁寸従日鷹吉士、発向高麗。由是。其妻飽田女徘徊顧恋。失緒傷心。哭声尤切。令人膓断。〈 玉作部〓魚女。与韓白水郎〓。為夫婦、生哭女。住道人山寸、娶哭女。生飽田女。山寸妻父韓白水郎〓。与其子哭女。曾既倶死。住道人山杵上奸妻母玉作部〓魚女生麁寸。麁寸娶飽田女。或本云。玉作部〓魚女。共前夫韓白水郎〓生哭女。更共後夫住道人山杵生麁寸。則哭女与麁寸異父兄弟之故。哭女之女飽田女。呼麁寸曰於母亦兄也。哭女嫁於山杵生飽田女。山杵又淫〓魚女。生麁寸。則飽田女与麁寸、異母兄弟之故。飽田女呼夫麁寸、曰於吾亦兄也。古者不言兄弟長幼。女以男称兄。男以女称妹。故云於母亦兄。於吾亦兄耳。 〉
《仁賢天皇六年(癸酉四九三)是歳》是歳。日鷹吉士還自高麗。献工匠須流枳。奴流枳等。今倭国山辺郡額田邑熟皮高麗。是其後也。
《仁賢天皇七年(甲戌四九四)正月己酉【三】》七年春正月丁未朔己酉。立小泊瀬稚鷦鷯尊為皇太子。
《仁賢天皇八年(乙亥四九五)十月》八年冬十月。百姓言。是時国中無事。吏称其官。海内帰仁。民安其業。
《仁賢天皇八年(乙亥四九五)是歳》是歳。五穀登衍。蚕・麦善収。遠近清平。戸口滋殖焉。
《仁賢天皇十一年(戊寅四九八)八月丁巳【八】》十一年秋八月庚戌朔丁巳。天皇崩于正寝。
《仁賢天皇十一年(戊寅四九八)十月癸丑【五】》冬十月己酉朔癸丑。葬埴生坂本陵。
日本書紀巻第十五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六
 小泊瀬稚鷦鷯天皇 武烈天皇
《武烈天皇即位前紀》小泊瀬稚鷦鷯天皇。億計天皇太子也。母曰春日大娘皇后。億計天皇七年。立為皇太子。長好刑理。法令分明。日晏坐朝、幽枉必達。断獄得情。又頻造諸悪。不脩一善。凡諸酷刑、無不親覧。国内居人。咸皆震怖。
《仁賢天皇十一年(戊寅四九八)八月》十一年八月。億計天皇崩。』大臣平群真鳥臣。専擅国政。欲王日本。陽為太子営宮。了即自居。触事驕慢。都無臣節。於是。太子思欲聘物部麁鹿火大連女影媛。遺媒人向影媛宅期会。影媛会奸真鳥大臣男鮪。〈 鮪。此云茲寐。 〉恐違太子所期。報曰。妾望奉待海柘榴市巷。由是太子欲徃期処。遣近侍舎人、就平群大臣宅。奉太子命、求索官馬。大臣戯言陽進曰。官馬為誰飼養。随命而已。久之不進。太子懐恨。忍不発顔。果之所期、立歌場衆。〈 歌場。此云宇多我岐。 〉執影媛袖、躑躅従容。俄而鮪臣来、排太子与影媛間立。由是。太子放影媛袖、移廻向。前立、直当鮪。歌曰。
@之褒世能。儺鳴理鳴弥黎麼。阿蘇寐倶屡。思寐我簸多泥爾。都摩陀〓[氏+一]理弥喩。〈 一本。以之褒世。易弥儺斗。 〉 しほせの なをりをみれば あそびくる しびがはたでに つまたてりみゆ 〈 あるふみに、「しほせ」をもちて「みなと」にかふ。 〉 (K087)
鮪答歌曰。
@飫濔能古能。耶陛耶〓羅〓枳。瑜屡世登耶濔古。 おみのこの やへやからかき ゆるせとやみこ (K088)
太子歌曰。
@飫褒陀〓鳴。多黎播枳多〓〓[氏+一]。農〓儒登慕。須衛婆陀志〓[氏+一]謀。阿波夢登茹於謀賦。 おほたちを たれはきたちて ぬかずとも すゑはたしても あはむとぞおもふ (K089)
鮪臣答歌曰。
@飫褒枳瀰能。耶陛能矩瀰〓枳。〓〓梅謄謀。儺嗚阿摩之耳弥。〓〓農倶弥柯枳。 おほきみの やへのくみかき かかめども なをあましじみ かかぬくみかき (K090)
太子歌曰。
@於弥能姑能。耶賦能之魔柯枳。始陀騰余濔。那為我与釐拠魔。耶黎夢之魔柯枳。〈 一本。以耶賦能之魔柯枳。易耶陛〓羅〓枳。 〉 おみのこの やふのしばかき したとよみ なゐがよりこば やれむしばかき 〈 あるふみに、「やふのしばかき」をもちて「やへからかき」にかふ。 〉 (K091)
太子贈影媛歌曰。
@挙騰我瀰爾。枳謂屡箇皚比謎。施摩儺羅磨。婀我褒屡〓摩能。婀波寐之羅陀魔。 ことがみに きゐるかげひめ たまならば あがほるたまの あはびしらたま (K092)
鮪臣為影媛答歌曰。
@於褒枳瀰能。瀰於寐能之都波柁。夢須寐陀黎。陀黎耶始比登謀。阿避於謀婆儺倶爾。 おほきみの みおびのしつはた むすびたれ たれやしひとも あひおもはなくに (K093)
太子甫知鮪曾得影媛。悉覚父子無敬之状。赫然大怒。此夜速向大伴金村連宅。会兵計策。大伴連将数千兵。徼之於路。戮鮪臣於乃楽山。〈 一本云。鮪宿影媛舍。即夜被戮。 〉是時。影媛逐行戮処。見是戮已。驚惶失所。悲涙盈目。遂作歌曰。
@伊須能箇瀰。賦屡嗚須擬底。挙慕摩矩羅。施箇播志須擬。慕能娑幡爾。於褒野該須擬。播屡比能。箇須我嗚須擬。逗摩御暮屡。嗚佐褒嗚須擬。〓摩該爾播。伊比佐倍母理。〓摩暮比爾。瀰逗佐倍母理。儺岐曾褒遅喩倶謀。柯〓比謎阿婆例。 いすのかみ ふるをすぎて こもまくら たかはしすぎ ものさはに おほやけすぎ はるひの かすがをすぎ つまごもる をさほをすぎ たまけには いひさへもり たまもひに みづさへもり なきそほちゆくも かげひめあはれ (K094)
於是影媛収埋既畢。臨欲還家。悲〓而言。苦哉。今日失我愛夫。即便灑涕。愴矣、纒心。歌曰。
@婀嗚爾与志。乃楽能婆娑摩爾。斯斯弐暮能。瀰逗矩陛御暮黎。瀰儺曾々矩。思寐能和倶吾嗚。阿娑理逗那偉能古。 あをによし ならのはさまに ししじもの みづくへごもり みなそそく しびのわくごを あさりづなゐのこ (K095)
《仁賢天皇十一年(戊寅四九八)十一月戊寅朔戊子。【十一】》冬十一月戊寅朔戊子。大伴金村連謂太子曰。真鳥賊可撃。請討之。太子曰。天下将乱。非希世之雄。不能済也。能安之者。其在連乎。即与定謀。於是大伴大連率兵自将囲大臣宅。縦火燔之。所〓雲靡。真鳥大臣、恨事不済。知身難兔。計窮望絶。広指臨詛。遂被殺戮。及其子弟。詛時。唯忘角鹿海塩不以為詛。由是角鹿之塩為天皇所食。余海之臨為天皇所忌。
《仁賢天皇十一年(戊寅四九八)十二月》十二月。大伴金村連平定賊訖。反政太子。請上尊号曰。今億計天皇子唯有陛下。億兆欣帰。曾無与二。又頼皇天翼戴、浄除凶党。英略雄断。以盛天威天禄。日本必有主。主日本者、非陛下而誰。伏願。陛下仰答霊祗。弘宣景命。光宅日本。誕受銀郷。於是太子命有司、設壇場於泊瀬列城。陟天皇位。遂定都焉。是日。以大伴金村連為大連。
《武烈天皇元年(己卯四九九)三月戊寅【二】》元年春三月丁丑朔戊寅。立春日娘子為皇后。〈 末詳娘子父。 〉是年也、太歳己卯。
《武烈天皇二年(庚辰五〇〇)九月》二年秋九月。刳孕婦之腹、而観其胎。
《武烈天皇三年(辛巳五〇一)十月》三年冬十月。解人指甲、使掘暑預。
《武烈天皇三年(辛巳五〇一)十一月》十一月。詔大伴室屋大連。発言濃国男丁。作城像於水派邑。仍曰城上也。
《武烈天皇三年(辛巳五〇一)十一月是月》是月。百済意多郎卒。葬於高田丘上。
《武烈天皇四年(壬午五〇二)四月》四年夏四月。抜人頭髪、使昇樹巓。〓[昔+斤]倒樹本。落死昇者為快。
《武烈天皇四年(壬午五〇二)是歳》是歳。百済末多王無道。暴虐百姓。国人遂除而立嶋王。是為武寧王。〈 百済新撰云。末多王無道暴虐百姓。国人共除。武寧王立。諱斯麻王。是混攴王子之子。則末多王異母兄也。混攴向倭時。至筑紫嶋、生斯麻王。自嶋還送。不至於京、産於嶋。故因名焉。今各羅海中有主嶋。王所産嶋。故百済人号為主嶋。今案嶋王。是蓋鹵王之子也。末多王、是混攴王之子也。此曰異母兄、未詳也。 〉
《武烈天皇五年(癸未五〇三)六月》五年夏六月。使人伏入塘〓[木+威]。流出於外。持三刃矛、刺殺為快。
《武烈天皇六年(甲申五〇四)九月乙巳朔》六年秋九月乙巳朔。詔曰。伝国之機。立子為貴。朕無継嗣。何以伝名。且依皇旧例。置小泊瀬舍人。使為代号、万歳難忘者也。
《武烈天皇六年(甲申五〇四)十月》冬十月。百済国遣麻那君進調。天皇以為。百済歴年不脩貢職。留而不放。
《武烈天皇七年(乙酉五〇五)二月》七年春二月。使人昇樹。以弓射墜而咲。
《武烈天皇七年(乙酉五〇五)四月》夏四月。百済王遣期我君進調。別表曰。前進調使麻那者、非百済国主之骨族也。故謹遣斯我奉事於朝。遂有子。曰法師君。是倭君之先也。
《武烈天皇八年(丙戌五〇六)三月》八年春三月。使女裸形坐平板上。牽馬就前遊牝。観女不浄。沾湿者殺。不湿者没為官婢。以此為楽。及是時。穿池起苑。以盛禽獣。而好田猟。走狗試馬。出入不時。不避大風・甚雨。衣温而忘百姓之寒。食美而忘天下之飢。大進侏儒・倡優。為爛漫之楽。設奇偉之戯。縦靡靡之声。日夜常与宮人沈湎于酒。以錦繍為席。衣以綾〓[糸+丸]者衆。
《武烈天皇八年(丙戌五〇六)十二月己亥【八】》冬十二月壬辰朔己亥。天皇崩于列城宮。
日本書紀巻第十六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七
 男大迹天皇 継体天皇
《継体天皇即位前紀》男大迹天皇。〈 更名彦太尊。 〉誉田天皇五世孫、彦主人王之子也。母曰振媛。振媛、活目天皇七世之孫也。天皇父聞振媛顔容姪妙甚有〓[女+微]色。自近江国高嶋郡三尾之別業。遣使聘于三国坂中井。〈 中。此云那。 〉納以為妃。遂産天皇。天皇幼年、父王薨。振媛逎歎曰。妾今遠離桑梓。安能得膝養。余帰寧高向。〈 高向者。越前国邑名。 〉奉養天皇。天皇壮大。愛士礼賢。意豁如也。
《武烈天皇八年(丙戌五〇六)十二月己亥【八】》天皇年五十七歳。八年冬十二月己亥。小泊瀬天皇崩。元無男女可絶継嗣。
《武烈天皇八年(丙戌五〇六)十二月壬子。【廿一】》壬子。大伴金村大連議曰。方今絶無継嗣。天下何所繋心。自古迄今。禍由斯起。今足仲彦天皇五世孫。倭彦王。在丹波国桑田郡。請試設兵仗。夾衛乗輿。就而奉迎。立為人主。大臣。大連等、一皆随焉。奉迎如計。於是倭彦王遥望迎兵。懼然失色。仍遁山壑、不知所詣。
《継体天皇元年(丁亥五〇七)正月甲子【四】》元年春正月辛酉朔甲子。大伴金村大連更籌議曰。男大迹王性慈仁孝順。可承天緒。冀慇懃勧進。紹隆帝業。物部麁鹿火大連。許勢男人大臣等、僉曰。妙簡枝孫。賢者。唯男大迹王也。
《継体天皇元年(丁亥五〇七)正月丙寅【六】》丙寅。遣臣・連等、持節以備法駕。奉迎三国。夾衛兵仗。粛整容儀。警蹕前駆。晏然而至。於是男大迹天皇晏然自若。踞坐胡床。斉列陪臣。既如帝坐。持節使等。由是敬憚。傾心委命。冀尽忠誠。然天皇意裏尚疑。久而不就。適知河内馬飼首荒籠。密奉遣使。具述大臣・大連等所以奉迎本意。留二日三夜。遂発。乃喟然而歎曰。懿哉、馬飼首。汝若無遣使来告。殆取蚩於天下。世云。勿論貴賤。但重其心。蓋荒籠之謂乎。及至践祚。厚加荒籠寵待。
《継体天皇元年(丁亥五〇七)正月甲申【十二】》甲申。天皇行至樟葉宮。
《継体天皇元年(丁亥五〇七)二月甲午【四】》二月辛卯朔甲午。大伴金村大連、乃跪上天子鏡・剣璽符再拝。男大迹天皇謝曰。子民治国重事也。寡人不才。不足以称。願請廻慮択賢者。寡人不敢当。大伴大連伏地固請。男大迹天皇西向譲者三。南向譲者再。大伴大連等皆曰。臣伏計之。大王子民治国、最宜称。臣等為宗廟社稷計、不敢忽。幸藉衆願。乞垂聴納。男大迹天皇曰。大臣・大連。将・相・諸臣。咸推寡人。寡人敢不乖。乃受璽符。是日。即天皇位。以大伴金村大連為大連。許勢男人大臣為大臣。物部麁鹿火大連為大連。並如故。是以大臣・大連等、各依職位焉。
《継体天皇元年(丁亥五〇七)二月庚子【十】》二月庚子。大伴大連奏請曰。臣聞。前王之宰世也。非維城之固。無以鎮其乾坤。非掖庭之親。無以継其趺萼。是故白髪天皇無嗣。遣臣祖父大伴大連室屋。毎州安置三種白髪部。〈 言三種者。一白髪部舎人。二白髪部供膳。三白髪部靭負也。 〉以留後世之名。嗟夫、可不愴歟。請立手白香皇女、納為皇后。遣神祗伯等、敬祭神祗。求天皇息。允答民望。天皇曰。可矣。
《継体天皇元年(丁亥五〇七)三月庚申朔》三月庚申朔。詔曰。神祗不可乏主。宇宙不可無君。天生黎庶。樹以元首、使司助養。令全性命。大連憂朕無息。被誠款、以国家。世世尽忠。豈唯朕日歟。宜備礼儀、奉迎手白香皇女。
《継体天皇元年(丁亥五〇七)三月甲子【五】》甲子。立皇后手白香皇女、脩教于内。遂生一男。是為天国排開広庭尊。〈 開。此云波羅企。 〉是嫡子而幼年。於二兄治後。有其天下。〈 二兄者。広国排武金日尊与武小広国押盾尊也。見下文。
《継体天皇元年(丁亥五〇七)三月戊辰【九】》戊辰。詔曰。朕聞。土有当年而不耕者。則天下或受其飢矣。女有当年而不績者。天下或受其寒矣。故帝王躬耕而勧農業。后妃親蚕而勉桑序。況厥百寮曁于万族。廃棄農績、而至殷富者乎。有司普告天下。令識朕懐。
《継体天皇元年(丁亥五〇七)三月癸酉【十四】》癸酉。納八妃。〈 納八妃、雖有先後。而此曰癸酉納者。拠即天位。占択良曰。初拝後宮為文。他皆効此。 〉元妃、尾張連草香女曰目子媛。〈 更名色部。 〉生二子。皆有天下。其一曰勾大兄皇子。是為広国排武金日尊。其二曰檜隈高田皇子。是為武小広国排盾尊。次妃、三尾角折君妹曰稚子媛。生大郎皇子。与出雲皇女。次坂田大跨王女曰広媛。生三女。長曰神前皇女。仲曰茨田皇女。少曰馬来田皇女。次息長真手王女曰麻績娘子。生荳角皇女。〈 荳角。此云娑佐礙。 〉是侍伊勢大神祠。次茨田連小望女〈 或曰妹。 〉曰関媛。生三女。長曰茨田大娘皇女。仲曰白坂活日姫皇女。少曰小野稚郎皇女。〈 更名長石姫。 〉次三尾君堅〓[木+威]女曰倭媛。生二男。二女。其一曰大娘子皇女。其二曰椀子皇子。是三国公之先也。其三曰耳皇子。其四曰赤姫皇女。次和珥臣河内女曰〓媛。生一男。二女。其一曰稚綾姫皇女。其二曰円娘皇女。其三曰厚皇子。次根王女曰広媛。生二男。長曰兔皇子。是酒人公之先也。少曰中皇子。是坂田公之先也。是年也、太歳丁亥。
《継体天皇二年(戊子五〇八)十月癸丑【三】》二年冬十月辛亥朔癸丑。葬小泊瀬稚鷦鷯天皇于傍丘磐杯丘陵。
《継体天皇二年(戊子五〇八)十二月》十二月。南海中耽羅人初通百済国。
《継体天皇三年(癸丑五〇九)二月》三年春二月。遣使于百済。〈 百済本記云。久羅麻致支弥従日本来。未詳。 〉括出在任那日本県邑百済百姓、浮逃絶貫三四世者、並遷百済附貫也。
《継体天皇五年(辛卯五一一)十月》五年冬十月。遷都山背筒城。
《継体天皇六年(壬辰五一二)四月丙寅【六】》六年夏四月辛酉朔丙寅。遣穂積臣押山、使於百済。仍賜筑紫国馬四十匹。
《継体天皇六年(壬辰五一二)十二月》冬十二月。百済遣使貢調。別表請任那国上〓[口+多]〓[口+利]。下〓[口+多]〓[口+利]。娑陀。牟婁、四県。〓[口+多]〓[口+利]国守穂積臣押山奏曰。此四県近連百済。遠隔日本。旦暮易通。鶏犬難別。今賜百済、合為同国。固存之策、無以過此。然縦賜合国。後世猶危。況為異場、幾年能守。大伴大連金村具得是言。同謨而奏。廼以物部大連麁鹿火、宛死宣勅使。物部大連方欲発向難波館、宣勅於百済客。其妻固要曰。夫住吉大神。初以海表金銀之国。高麗・百済・新羅・任那等。授記胎中誉田天皇。故、大后気長足姫尊。与大臣武内宿禰。毎国初置官家。為海表之蕃屏。其来尚矣。抑有由焉。縦削賜他、違本区域。綿世之刺、〓[言+巨]離於口。大連報曰。教示合理。恐背天勅。其妻切諌云。称疾莫宣。大連依諌。由是改使而宣勅。付賜物并制旨。依表賜任那四県。大兄皇子前有縁事、不関賜国。晩知宣勅。驚悔欲改。令曰。自胎中之帝置官家之国。軽随蕃乞。輙爾賜乎。乃遣日鷹吉士。改宣百済客。使者答啓。父天皇図計便宜、勅賜既畢。子皇子豈違帝勅、妄改而令。必是虚也。縦是実者。持杖大頭打。孰与持杖小頭打痛乎。遂罷。於是或有流言曰。大伴大連与〓[口+多]〓[口+利]国守穂積臣押山、受百済之賂矣。
《継体天皇七年(癸巳五一三)六月》七年夏六月。百済遣姐弥文貴将軍。洲利即爾将軍。副穂積臣押山。〈 百済本記云。委意斯移麻岐弥。 〉貢五経博士段楊爾。別奏云。伴跛国略奪臣国己〓之地。伏請。天恩判、還本属。
《継体天皇七年(癸巳五一三)八月戊辰【廿六】》秋八月癸未朔戊申。百済太子淳陀薨。
《継体天皇七年(癸巳五一三)九月》九月。勾大兄皇子親聘春日皇女。於是月夜清談。不覚天暁。斐然之藻、忽形於言。乃口唱曰。
@野〓[糸+施の旁]磨倶爾。都磨磨祁〓泥底、播屡比能。〓須我能倶爾爾。倶婆〓[糸+施の旁]謎鳴。阿利等枳枳底。与慮志謎鳴。阿利等枳枳底 莽紀佐倶。避能伊陀図鳴 飫斯毘羅枳。倭例以梨魔志。阿都図〓[口+利]。都麼怒〓[口+利]〓[糸+施の旁]底。魔倶〓[口+羅]図〓[口+利]。都麼怒〓[口+利]〓[糸+施の旁]底。伊慕我堤鳴。倭例〓魔柯斯〓[糸+施の旁]毎。倭我堤嗚麼。伊慕爾魔柯斯毎。麼左棄逗〓[口+羅]。多多企阿蔵播梨。矢泪矩矢慮。于魔伊禰矢度爾。爾播都等〓[口+利]。柯稽播儺倶儺梨、奴都等利。枳蟻矢播等余武。婆〓[糸+施の旁]稽矩謨。伊麻娜以幡孺底。阿開爾啓梨。倭蟻慕。 やしまくに つままきかねて はるひの かすがのくにに くはしめを ありとききて よろしめを ありとききて まきさく ひのいたとを おしひらき われいりまし あととり つまどりして まくらとり つまどりして いもがてを われにまかしめ わがてをば いもにまかしめ まさきづら たたきあざはり ししくしろ うまいねしとに にはつとり かけはなくなり のつとり きぎしはとよむ はしけくも いまだいはずて あけにけりわぎも (K096)
妃和唱曰。
@〓母〓[口+利]矩能。簸都細能〓婆〓。那峨例倶屡。駄開能。以矩美娜開余嚢開。謨等等陛嗚麼。〓等爾都倶〓[口+利]。須衛陛嗚麼。府曳爾都倶〓[口+利]。府企儺須。美母盧我紆陪爾。能朋梨陀致。倭我弥細麼。都奴娑播符。以簸例能伊聞能。美那矢駄府。紆嗚謨。紆陪〓堤堤那皚矩。野須美矢矢。倭我於朋枳美能。於魔細屡。娑佐羅能美於寐能。武須弥陀例駄例夜矢比等母。紆陪〓泥堤那皚矩。 こもりくの はつせのかはゆ ながれくる たけの いくみだけよだけ もとへをば ことにつくり すゑへをば ふえにつくり ふきなす みもろがうへに のぼりたち わがみせば つのさはふ いはれのいけの みなしたふ うをを うへにでてなげく やすみしし わがおほきみの おばせる ささらのみおびの むすびたれ たれやしひとも うへにでてなげく (K097)
《継体天皇七年(癸巳五一三)十一月乙卯【五】》冬十一月辛亥朔乙卯。於朝庭、引列百済姐弥文貴将軍。斯羅〓得至。安羅辛已奚及賁巴委佐。伴跛既殿奚及竹〓至等。奉宣恩勅。以己〓帯沙賜百済国。
《継体天皇七年(癸巳五一三)十一月是月》是月。伴跛国遣〓攴。献珍宝乞己〓之地。而終不賜国。
《継体天皇七年(癸巳五一三)十二月戊子【八】》十二月辛巳朔戊子。詔曰。朕承天緒。獲保宗廟。兢兢業業。間者、天下安静。海内清平。屡致豊年。頻使饒国。懿哉、摩呂古。示朕心於八方。盛哉、勾大兄。光吾風於万国。日本色色。名擅天下。秋津赫赫。誉重王畿。所宝惟賢。為善最楽。聖化憑茲遠扇。玄功藉此長懸。寔汝之力。宜処春宮。助朕於仁。翼吾補闕。
《継体天皇八年(甲午五一四)正月》八年春正月。太子妃春日皇女。晨朝晏出。有異於常。太子意疑入殿而見。妃臥床涕泣。〓痛不能自勝。太子怪問曰。今旦涕泣、有何恨乎。妃曰。非余事也。唯妾所悲者。飛天之鳥、為愛養児。樹巓作巣。其愛深矣。伏地之虫、為護衛子。土中作窟。其護厚焉。乃至於人、豈得無慮。無嗣之恨、方鍾太子。妾名随絶。』於是太子感痛、而奏天皇。詔曰。朕子麻呂古。汝妃之詞、深称於理。安得空爾無答慰乎。宜賜匝布屯倉、表妃名於万代。
《継体天皇八年(甲午五一四)三月》三月。伴跛築城於子呑・帯沙。而連満奚。置烽候・邸閣。以備日本。得築城於爾列比。麻須比。而〓麻且奚・推封。聚士卒・兵器以逼新羅。駆略子女、剥掠村邑。凶勢所加。〓有遺類。夫暴虐、奢侈。悩害、侵凌。誅殺尤多。不可詳載。
《継体天皇九年(乙未五一五)二月丁丑【四】》九年春二月甲戌朔丁丑。百済使者文貴将軍等請罷。仍勅、副物部連〈 闕名。 〉遣罷帰之。〈 百済本記云。物部至至連。 〉
《継体天皇九年(乙未五一五)二月是月》是月。到于沙都嶋。伝聞。伴跛人懐恨御毒。恃強縦虐。故物部連率舟師五百。直詣帯沙江。文貴将軍自新羅去。
《継体天皇九年(乙未五一五)四月》夏四月。物部連於帯沙江停住六日。伴跛興師往伐。逼脱衣裳、劫掠所賚。尽焼帷幕。物部連等怖畏逃遁。僅存身命、泊〓慕羅。〈 〓慕羅。嶋名也。 〉
《継体天皇十年(丙申五一六)五月》十年夏五月。百済遣前部木〓不麻甲背。迎労物部連等於己〓。而引導入国。群臣各出衣裳・斧鉄・帛布。助加国物、積置朝廷。慰問慇懃。賞禄優節。
《継体天皇十年(丙申五一六)九月》秋九月。百済遺州利即次将軍、副物部連来、謝賜己〓之地。別貢五経博士漢高安茂、請代博士段楊爾。依請代之。
《継体天皇十年(丙申五一六)戊寅【十四】》戊寅。百済遺灼莫古将軍。日本斯那奴阿比多。副高麗使安定等。来朝結好。
《継体天皇十二年(戊戌五一八)三月甲子【九】》十二年春三月丙辰朔甲子。遷都弟国。
《継体天皇十七年(癸卯五二三)五月》十七年夏五月。百済国王武寧薨。
《継体天皇十八年(甲辰五二四)正月》十八年春正月。百済太子明即位。
《継体天皇二十年(丙午五二六)九月己酉【十三】》二十年秋九月丁酉朔己酉。遷都磐余玉穂。〈 一本云。七年也。 〉
《継体天皇二一年(丁未五二七)九月甲午【三】》二十一年夏六月壬辰朔甲午。近江毛野臣率衆六万。欲往任那、為復興建新羅所破南加羅。喙己呑、而合任那。於是筑紫国造磐井陰謨叛逆。猶予経年。恐事難成、恒伺間隙。新羅知是。密行貨賂于磐井所。而勧防遏毛野臣軍。於是磐井掩拠火・豊二国。勿使修職。外逢海路、誘致高麗・百済・新羅・任那等国年貢職船。内遮遣任那毛野臣軍。乱語揚言曰。今為使者。昔為吾伴。摩肩触肘、共器同食。安得率爾為使、俾余自伏爾前。遂戦而不受。驕而自矜。是以。毛野臣乃見防遏中途淹滞。天皇詔大伴大連金村。物部大連麁鹿火。許勢大臣男人等曰。筑紫磐井反、掩。有西戎之地。今誰可将者。大伴大連等僉曰。正直・仁勇、通於兵事。今無出於麁鹿火右。天皇曰。可。
《継体天皇二十年(丙午五二六)辛卯朔》秋八月辛卯朔。詔曰。咨、大連、茲惟磐井弗率。汝徂征。物部麁鹿火大連再拝言。嗟、夫磐井西戎之奸猾。負川阻而不庭。憑山峻而称乱。敗徳反道。侮〓自賢。在昔道臣、爰及室屋。助帝而罰。拯民塗炭。彼此一時。唯天所賛。臣恒所重。能不恭伐。詔曰。良将之軍也。施恩推恵。恕己治人。攻如河決。戦如風発。重詔曰。大将民之司命。社稷存亡。於是乎在。勗哉。恭行天罰。天皇親操斧鉞。授大連曰。長門以東朕制之。筑紫以西汝制之。専行賞罰。勿煩頻奏。
《継体天皇二二年(戊申五二八)十一月甲子【十一】》二十二年冬十一月甲寅朔甲子。大将軍物部大連麁鹿火、親与賊帥磐井交戦於筑紫御井郡。旗鼓相望。埃塵相接。決機両陣之間、不避万死之地。遂斬磐井。果定橿場。
《継体天皇二二年(戊申五二八)十二月》十二月。筑紫君葛子恐坐父誅。献糟屋屯倉。求贖死罪。
《継体天皇二三年(己酉五二九)三月》二十三年春三月。百済王謂下〓[口+多]〓[口+利]国守穂積押山臣曰。夫朝貢使者恒避嶋曲、〈 謂海中嶋曲碕岸也。俗云美佐祁。 〉毎苦風波。因茲湿所賚。全壌無色。請以加羅多沙津、為臣朝貢津路。是以。押山臣為請聞奏。
《継体天皇二三年(己酉五二九)三月是月》是月。遣物部伊勢連父娘。吉士老等。以津賜百済王。於是。加羅王謂勅使云。此津従置官家以来。為臣朝貢津渉。安得輙改賜隣国。違元所封限地。勅使父根等因斯難以面賜。却還大嶋。別遣録史、果賜扶余。由是加羅結儻新羅。生怨日本。加羅王娶新羅王女、遂有児息。新羅初送女時。并遣百人。為女従。受而散置諸懸。令着新羅衣冠。阿利斯等嗔其変服。遣使徴還。新羅大羞。翻欲還女曰。前承汝聘、吾便許婚。今既若斯。請還王女。加羅己富利知伽〈 未詳。 〉報云。配合夫婦。安得更離。亦有息児。棄之何徃。遂於所経、抜刀伽。古跛。布那牟羅、三城。亦抜北境五城。
《継体天皇二三年(己酉五二九)三月是月》是月。遣近江毛野臣、使于安羅。勅勧新羅、更建南加羅。喙。己呑。百済遣将軍君尹貴。麻那。甲背。麻鹵等、往赴安羅、式聴詔勅。新羅恐破蕃国官家。不遣大人。而遣夫智奈麻礼。奚奈麻礼等、往赴安羅。式聴詔勅。於是。安羅新起高堂。引昇勅使。国主随後昇階。国内大人預昇堂者一二。百済使・将軍君等、在於堂下。凡数月。再三謨謀乎堂上。将軍君等恨在庭焉。
《継体天皇二三年(己酉五二九)四月戊子【七】》夏四月壬午朔戊子。任那王己能末多干岐来朝。〈 言己能末多者。蓋阿利斯等也。 〉啓大伴大連金村曰。夫海表諸蕃。自胎中天皇、置内官家、不棄本土。因封其地、良有以也。今新羅違元所賜封限。数越境以来侵。請奏天皇、救助臣国。大伴大連依乞奏聞。
《継体天皇二三年(己酉五二九)四月是月》是月。遣使送己能末多干岐、并詔在任那近江毛野臣。推問所奏、和解相疑。於是。毛野臣次于熊川。〈 一本云。次于任那久斯牟羅。 〉召集新羅。百済二国之王。新羅王佐利遅遣久遅布礼。〈 一本云。久礼爾師知于奈師磨里。 〉百済遣恩率弥騰利。赴集毛野臣所、而二王不自来参。毛野臣大怒、責問二国使云。以小事大、天之道也。〈 一本云。大木端者以大木続之。小木端者以小木続之。 〉何故、二国之王不躬来集受天皇勅、軽遣使乎。今縦汝王自来聞勅。吾不肯勅。必追逐退。久遅布礼。恩率弥騰利。心懐怖畏、各帰召王。由是。新羅改遣其上臣伊叱夫礼智干岐、〈 新羅以大臣為上臣。一本云。伊叱夫礼知奈末。 〉率衆三千来、請聴勅。毛野臣遥見兵仗囲続。衆数千人。自熊川入任那己叱己利城。伊叱夫礼智干岐次于多多羅原。不敢帰。待三月。頻請聞勅、終不肯宣。伊叱夫礼智所将士卒等。於聚落乞食。相過毛野臣〓人河内馬飼首御狩。御狩入隠他門。待乞者過、捲手遥撃。乞者。見云。謹待三月。佇聞勅旨。尚不肯宣。悩聴勅使。乃知、欺誑誅戮上臣矣。乃以所見、具述上臣。上臣抄掠四村。〈 金官。背伐。安多。委陀。是為四村。一本云。多多羅。須那羅。和多。費智為四村也。 〉尽将人・物、入其本国。或曰。多多羅等四村之所掠者。毛野臣之過也。
《継体天皇二三年(己酉五二九)九月》秋九月。巨勢男人大臣薨。
《継体天皇二四年(庚戌五三〇)二月丁未朔》二十四年春二月丁未朔。詔曰。自磐余彦之帝。水間城之王。皆頼博物之臣。明哲之佐。故道臣陳謨、而神日本以盛。大彦申略、而胆瓊殖用隆。及乎継体之君。欲立中興之功者。曷嘗不頼賢哲之謨謀乎。爰降小泊瀬天皇之王天下。幸承前聖、隆平日久。俗漸蔽而不寤。政浸衰而不改。但須其人各以類進。有大略者。不問其所短。有高才者。不非其所失。故獲奉宗廟、不危社稷。由是観之。豈非明佐。朕承帝業、於今二十四年。天下清泰、内外無虞。土壌膏腴。穀稼有実。窃恐元元、由斯生俗。藉此成驕。故令人挙廉節。宣揚大道。流通鴻化。能官之事。自古為難。爰曁朕身、豈不慎歟。
《継体天皇二四年(庚戌五三〇)九月》秋九月。任那使奏云。毛野臣遂於久斯牟羅起造舍宅。淹留二歳。〈 一本云。三歳者。連去来年数也。 〉懶聴政焉。爰以日本人与任那人。頻以児息諍訟難決。元無能判。毛野臣楽置誓湯曰。実者不爛、虚者。必爛。是以投湯爛死者衆。又殺吉備韓子那多利。斯布利。〈 大日本人娶蕃女所生為韓子也。恒悩人民、終無和解。於是。天皇聞其行状、遣人徴入。而不肯来。願以河内母樹馬飼首御狩。奉詣於京而奏曰。臣未成勅旨還入京郷。労往虚帰。慚悪安措。伏願。陛下待成国命。入朝、謝罪。奉使之後。更自謨曰。其調吉士亦是皇華之使。若先吾取帰。依実奏聞。吾之罪過必応重矣。乃遣調吉士。率衆守伊斯枳牟羅城。於是阿利斯等知其細砕為事、不務所期。頻勧帰朝。尚不聴還。由是悉知行迹。心生翻背。乃遣久礼斯己母。使于新羅請兵。奴須久利使于百済請兵。毛野臣聞百済兵来。迎討背評。〈 背評地名。亦名能備己富里也。 〉傷死者半。百済則捉奴須久利。〓・械・枷・鎖、而共新羅囲城。責罵阿利斯等曰。可出毛野臣。毛野臣嬰城自固。勢不可擒。於是二国図度便地、淹留弦晦。筑城而還。号曰久礼牟羅城。還時触路、抜騰利枳牟羅。布那牟羅。牟雌枳牟羅。阿夫羅。久知波多枳、五城。
《継体天皇二四年(庚戌五三〇)十月》冬十月。調吉士至自任那。奏言。毛野臣為人傲恨、不閑治体。竟無和解。擾乱加羅。又〓儻任意、而思不防患。故遣目頬子徴召。〈 目頬子。未詳也。 〉
《継体天皇二四年(庚戌五三〇)是歳》是歳。毛野臣被召。到于対馬、逢疾而死。送葬尋河而入近江。其妻歌曰。
@比羅〓駄唹。輔曳輔枳能朋楼。阿苻美能野。〓那能倭倶吾伊。輔曳府枳能朋楼。 ひらかたゆ ふえふきのぼる あふみのや けなのわくごい ふえふきのぼる (K098)
目頬子初到任那時。在彼郷家等贈歌曰。
@柯羅屡爾嗚。以柯爾輔居等所。梅豆羅古枳駄楼。武〓左屡楼。以祇能和駄〓[口+利]嗚。梅豆羅古枳駄楼。 からくにを いかにふことそ めづらこきたる むかさくる いきのわたりを めづらこきたる (K099)
《継体天皇二五年(辛亥五三一)二月》二十五年春二月。天皇病甚。
《継体天皇二五年(辛亥五三一)二月丁未【七】》丁未。天皇崩于磐余玉穂宮。時年八十二。
《継体天皇二五年(辛亥五三一)冬十二月庚子【五】》冬十二月丙申朔庚子。葬于藍野陵。〈 或本云。天皇、二十八年歳次甲寅崩。而此云。二十五年歳次辛亥崩者。取百済本記為文。其文云。大歳辛亥三月。師進至于安羅営乞〓城。是月。高麗弑其王安。又聞。日本天皇及太子・皇子、倶崩薨。由此而言。辛亥之歳当二十五年矣。後勘校者、知之也。 〉
日本書紀巻第十七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八
 広国押武金日天皇 安閑天皇
 武小広国押盾天皇 宣化天皇
《安閑天皇即位前紀》広国押武金日天皇 安閑天皇
勾大兄広国押武金日天皇。男大迹天皇長子也。母曰目子媛。是天皇為人墻宇凝峻、不可得窺。桓桓寛大。有人君之量。
《継体天皇二五年(辛亥五三一)二月辛丑朔丁未。【七】》二十五年春二月辛丑朔丁未。男大迹天皇立大兄為天皇。即日男大迹天皇崩。是月。以大伴金村大連為大連。物部麁鹿火大連為大連、並如故。
《安閑天皇元年(甲寅五三四)正月》元年春正月。遷都于大倭国勾金橋。因為宮号。
《安閑天皇元年(甲寅五三四)三月癸未朔戊子。【六】》三月癸未朔戊子。有司為天皇納采億計天皇女春日山田皇女為皇后。〈 更名山田赤見皇女。 〉別立三妃。立許勢男人大臣女紗手媛。紗手媛弟香香有媛。物部木蓮子〈 木蓮子。此云伊施寐。 〉大蓮女宅媛。
《安閑天皇元年(甲寅五三四)四月癸丑朔》夏四月癸丑朔。内膳卿膳臣大麻呂。奉勅。遣使求珠伊甚。伊甚国造等詣京遅晩。踰時不進。膳臣大麻呂大怒収縛国造等。推問所由。国造稚子直等恐懼。逃匿後宮内寝。春日皇后不知直入。驚駭而顛。慚愧無已。稚子直等兼坐闌入罪、当科重。謹専為皇后、献伊甚屯倉、請贖闌入之罪。因定伊甚屯倉。今分為郡、属上総国。
《安閑天皇元年(甲寅五三四)五月》五月。百済遣下部脩徳嫡徳孫。上部都徳己州己婁等。来貢常調。別上表。
《安閑天皇元年(甲寅五三四)七月辛酉朔》秋七月辛巳朔。詔曰。皇后雖体同天子。而内外之名殊隔。亦可以死屯倉之地。式樹椒庭、後代遺迹。逎差勅使、簡択良田。勅使奉勅。宣於大河内直味張〈 更名黒梭。 〉曰。今汝宜奉進膏腴雌雉田。味張忽然悋惜。欺誑勅使曰。此田者。天旱難漑。水潦易浸。費功極多。収獲甚少。勅使依言服命、無隠。
《安閑天皇元年(甲寅五三四)十月甲子【十五】》冬十月庚戌朔甲子。天皇勅大伴大連金村曰。朕納四妻。至今無嗣。万歳之後、朕名絶矣。大伴伯父今作何計。毎念於茲。憂慮何已。大伴大連金村奏曰。亦臣所憂也。夫我国家之王天下者。不論有嗣無嗣。要須因物為名。請為皇后次妃。建立屯倉之地。使留後代、令顕前迹。詔曰。可矣。宜早安置。大伴大連金村奏称。宜以小墾田屯倉。与毎国田部。給〓紗手媛。以桜井屯倉。〈 一本云。加〓茅渟山屯倉。 〉与毎国田部、給賜香香有媛。以難波屯倉。与毎郡钁丁。給〓宅媛。以示於後。式観乎菖。詔曰。依奏施行。
《安閑天皇元年(甲寅五三四)閏十二月壬午【四】》閏十二月己卯朔壬午。行幸於三嶋。大伴大連金村従焉。天皇使大伴大連、問良田於県主飯粒。県主飯粒慶悦無限。謹敬尽誠。仍奉献上御野。下御野。上桑原。下桑原。并竹村之地。凡合肆拾町。大伴大連奉勅宣曰。率土之上莫匪王封。普天之下莫匪王域。故先天皇建顕号。垂鴻名。広大配乎乾坤。光華象乎日月長駕遠撫。横逸乎都外。瑩鏡区域。充塞乎無垠。上冠九垓。旁済八表。制礼以告成功。作楽以彰治定。福応允臻。祥慶荷合於往歳矣。今汝味張。率土幽微百姓。忽爾奉惜王地。軽背使乎宣旨。味張自今以後。勿預郡司。於是県主飯粒喜懼交懐。廼以其子鳥樹。送大連為僮竪焉。於是大河内直味張恐畏永悔。伏地汗流。啓大連曰。愚蒙百姓。罪当万死。伏願、毎郡以钁丁。春時五百丁。秋時五百丁。奉献天皇。子孫不絶。藉此祈生。永為鑑戒。別以狭井田六町賂大伴大連。蓋三嶋竹村屯倉者。以河内県部曲。為田部之元。於是乎起。
《安閑天皇元年(甲寅五三四)閏十二月是月》是月。廬城部連枳〓唹女幡媛。偸取物部大連尾輿瓔珞。献春日皇后。事至発覚。枳〓喩以女幡媛。献采女丁。〈 是春日部釆女也。 〉并献安芸国過戸廬城部世倉。以贖女罪。物部大連尾輿恐事由己。不得自安。乃献十市部。伊勢国来狭狭。登伊。〈 来狭狭。登伊、二邑名也。 〉贄土師部。筑紫国胆狭山部也。』武蔵国造笠原直使主与同族小杵、相争国造。〈 使主。小杵。皆名也。 〉経年難決也。小杵性阻有逆。心高無順。密就求授於上毛野君小熊、而謀殺使主。使主覚之走出。詣京言状。朝庭。臨断、以使主為国造。而誅小杵。国造使主悚憙交懐。不能默已。謹為国家、奉置横渟。橘花・多氷。倉樔。四処屯倉。是年也、太歳甲寅。
《安閑天皇二年(乙卯五三五)正月壬子【五】》二年春正月戊申朔壬子。詔曰。間者連年登穀。接境無虞。元元蒼生楽於稼穡、業業黔首兔於飢饉。仁風暢乎宇宙。美声塞乎乾坤。内外清通。国家殷富。朕甚欣焉。可大哺五日、為天下之歓。
《安閑天皇二年(乙卯五三五)四月丁丑朔》夏四月丁丑朔。置勾舍人部。勾靭部。
《安閑天皇二年(乙卯五三五)五月甲寅【九】》五月丙午朔甲寅。置筑紫穂波屯倉。鎌屯倉。豊国〓碕屯倉。桑原屯倉。肝等屯倉〈 取音読。 〉。大抜屯倉。我鹿屯倉。〈 我鹿。此云阿柯。 〉火国春日部屯倉。播磨国越部屯倉。牛鹿屯倉。備後国後城屯倉。多禰屯倉。来履屯倉。葉稚屯倉。河音屯倉。婀娜国胆殖屯倉。胆年部屯倉。阿波国春日部屯倉。紀国経湍屯倉。〈 経湍、此云俯世。 〉河辺屯倉。丹波国蘇斯岐屯倉。〈 皆取音。 〉近江国葦浦屯倉。尾張国間敷屯倉。入鹿屯倉。上毛野国緑野屯倉。駿河国稚贄屯倉。
《安閑天皇二年(乙卯五三五)八月己亥朔》秋八月乙亥朔。詔置国国犬養部。
《安閑天皇二年(乙卯五三五)九月丙午【三】》九月甲辰朔丙午。詔桜井田部連。県犬養連。難波吉士等。主掌屯倉之税。
《安閑天皇二年(乙卯五三五)九月丙辰【十三】》丙辰。別勅大連云。宜放牛於難波大隅嶋与媛嶋松原。冀垂名於後。
《安閑天皇二年(乙卯五三五)冬十二月己丑【十七】》冬十二月癸酉朔己丑。天皇崩于勾金橋宮。時年七十。
《安閑天皇二年(乙卯五三五)十二月是月》是月。葬天皇于河内旧市高屋丘陵。以皇后春日山田皇女及天皇妹神前皇女、合葬于是陵。
《宣化天皇即位前紀》 武小広国押盾天皇 宣化天皇
武小広国押盾天皇。男大迹天皇第二子也。勾大兄広国押武金日天皇之同母弟也。
二年十二月。勾大兄広国押武金日天皇崩、無嗣。群臣奏上剣・鏡於武小広国押盾尊。使即天皇之位焉。是天皇為人器宇清通。神襟朗邁。不以才地、矜人為王。君子所服。
《宣化天皇元年(丙辰五三六)正月》元年春正月。遷都于檜隈廬入野。因為宮号也。
《宣化天皇元年(丙辰五三六)二月壬申朔》二月壬申朔。以大伴金村大連。為大連。物部麁鹿火大連為大連。並如故。又以蘇我稲目宿禰為大臣。阿倍火麻呂臣為大夫。
《宣化天皇元年(丙辰五三六)三月壬寅朔》三月壬寅朔。有司請立皇后。
《宣化天皇元年(丙辰五三六)三月己酉【八】》己酉。詔曰。立前正妃億計天皇女橘仲皇女為皇后。是生一男。三女。長曰石姫皇女。次曰小石姫皇女。次曰倉稚綾姫皇女。次曰上殖葉皇子。亦名椀子。是丹比公。偉那公。凡二姓之先也。前庶妃大河内稚子媛生一男。是曰火焔皇子。是椎田君之先也。
《宣化天皇元年(丙辰五三六)五月辛丑朔》夏五月辛丑朔。詔曰。食者天下之本也。黄金万貫不可療飢。白玉千箱、何能救冷。夫筑紫国者遐邇之所朝届。去来之所関門。是以海表之国候海水以来賓。望天雲而奉貢。自胎中之帝泪于朕身。収蔵穀稼。蓄積儲糧遥設凶年。厚饗良客。安国之方。更無過此。故朕遣阿蘇仍君。〈 未詳也。 〉加運河内国茨田郡屯倉之穀。蘇我大臣稲目宿禰。宜遣尾張連、運尾張国屯倉之穀。物部大連麁鹿火宜遣新家連、運新家屯倉之穀。阿倍臣宜遣伊賀臣、運伊賀国屯倉之穀。修造官家那津之口。又其筑紫・肥・豊三国屯倉。散在県隔。運輸遥阻。儻如須要。難以備卒。亦宜課諸郡分移。聚建那津之口。以備非常。永為民命。早下郡県、令知朕心。
《宣化天皇元年(丙辰五三六)七月》秋七月。物部麁鹿火大連薨。是年也、太歳丙辰。
《宣化天皇二年(乙卯五三七)十月壬辰朔》二年冬十月壬辰朔。天皇以新羅冦於任那。詔大伴金村大連。遣其子磐与狭手彦、以助任那。是時。磐留筑紫、執其国政、以備三韓。狭手彦往鎮任那。加救百済。
《宣化天皇四年(己未五三九)二月甲午【十】》四年春二月乙酉朔甲午。天皇崩于檜隈廬入野宮。時年七十三。
《宣化天皇四年(己未五三九)十一月丙寅【十七】》冬十一月庚戌朔丙寅。葬天皇于大倭国身狭桃花鳥坂上陵。以皇后橘皇女及其孺子、合葬于是陵。〈 皇后崩年、伝記無載。孺子者蓋未成人而葬歟。 〉
日本書紀巻第十八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十九

 天国排開広庭天皇 欽明天皇
《欽明天皇即位前紀》天国排開広庭天皇。男大迹天皇嫡子也。母曰手白香皇后。天皇愛之。常置左右。』天皇幼時夢。有人云。天皇寵愛秦大津父者。及壮大。必有天下。寤驚、遣使普求。得自山背国紀伊郡深草里。姓字果如所夢。於是忻喜遍身。歎夫曾夢。乃告之曰。汝有何事。答云。無也。但臣向伊勢。商価来還。山逢二狼相闘汚血。乃下馬洗漱口手。祈請曰。汝是貴神。而楽麁行。儻逢猟士。見禽尤速。乃抑止相闘。拭洗血毛。遂遣放之。倶令全命。天皇曰。必此報也。乃令近侍。優寵日新。大致饒富。及至践祚。拝大蔵省。
《宣化天皇四年(己未五三九)十月》四年冬十月。武小広国押盾天皇崩。皇子天国排開広庭天皇令群臣曰。余幼年浅識。未閑政事。山田皇后明閑百揆。請就而決。山田皇后怖謝曰。妾蒙恩寵。山海〓同。万機之難。婦女安預。今皇子者。敬老慈少、礼下賢者。日中不食。以待士。加以幼而穎脱、早擅嘉声。性是寛和。務存矜宥。請諸臣等。早令臨登位光臨天下。
《宣化天皇四年(己未五三九)十二月庚辰朔甲申。【五】》冬十二月庚辰朔甲申。天国排開広庭皇子。即天皇位。時年若干。尊皇后曰皇太后。大伴金村大連。物部尾輿大連為大連。及蘇我稲目宿禰大臣為大臣。並如故。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正月甲子【十五】》元年春正月庚戌朔甲子。有司請立皇后。詔曰。立正妃武小広国押盾天皇女石姫為皇后。是生二男。一女。長曰箭田珠勝大兄皇子。仲曰訳語田渟中倉太珠敷尊。少曰笠縫皇女。〈 更名狭田毛皇女。 〉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二月》二月。百済人己知部投化。置倭国添上郡山村。今山村己知部之先也。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三月》三月。蝦夷。隼人。並率衆帰附。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七月己丑【十四】》秋七月丙子朔己丑。遷都倭国磯城郡磯城嶋。仍号為磯城嶋金刺宮。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八月》八月。高麗。百済。新羅。任那。並遣使献。並修貢職。』召集秦人。漢人等諸蕃投化者。安置国郡。編貫戸籍。秦人戸数惣七千五十三戸。以大蔵掾為秦伴造。
《欽明天皇元年(五四〇)九月己卯【五】》九月乙亥朔己卯。幸難波祝津宮。大伴大連金村。許勢臣稲持。物部大連尾輿等従焉。天皇問諸臣曰。幾許軍卒、伐得新羅。物部大連尾輿等奏曰。少許軍卒、不可易征。襄者男大迹天皇六年。百済遣使、表請任那上〓[口+多]〓[口+利]。下〓[口+多]〓[口+利]。娑陀。牟婁四県。大伴大連金村輙依表請、許賜所求。由是新羅怨曠積年。不可軽爾而伐。於是大伴大連金村居住吉宅。称疾不朝。天皇遣青海夫人勾子。慰問慇懃。大連怖謝曰。臣所疾者非余事也。今諸臣等、謂臣滅任那。故恐怖不朝耳。乃以鞍馬贈使、厚相資敬。青海夫人依実顕奏。詔曰。久竭忠誠。莫恤衆口。遂不為罪。優寵弥深。是年也、太歳庚申。
《欽明天皇二年(五四一)三月》二年春三月。納五妃。元妃。皇后弟曰稚綾姫皇女。是生石上皇子。次有皇后弟。曰日影皇女。〈 此曰皇后弟。明是檜隈高田天皇女。而列后妃之名。不見母妃姓与皇女名字。不知出何書。後勘者知之。 〉是生倉皇子。次蘇我大臣稲目宿禰女曰堅塩媛。〈 堅塩。此云岐施志。 〉生七男。六女。其一曰大兄皇子。是為橘豊日尊。其二曰磐隈皇女。〈 更名夢皇女。 〉初侍祀於伊勢大神。後坐奸皇子茨城解。其三曰臈嘴鳥皇子。其四曰豊御食炊屋姫尊。其五曰椀子皇子。其六曰大宅皇女。其七曰石上部皇子。其八曰山背皇子。其九曰大伴皇女。其十曰桜井皇子。其十一曰肩野皇女。其十二曰橘本稚皇子。其十三曰舎人皇女。次堅塩媛同母弟曰小姉君。生四男。一女。其一曰茨城皇子。其二曰葛城皇子。其三曰渥部穴穂部皇女。其四曰泥部穴穂部皇子。〈 更名天香子皇子。一書云。更名住迹皇子。 〉其五曰泊瀬部皇子。〈 一書云。其一曰茨城皇子。其二曰泥部穴穂部皇女。其三曰泥部穴穂部皇子。更名住迹皇子。其四曰葛城皇子。其五曰泊瀬部皇子。一書云。其一曰茨城皇子。其二曰住迹皇子。其三曰泥部穴穂部皇女。其四曰泥部穴穂部皇子。〈 更名天香子皇子。一書云、更名住迹皇子。 〉其五曰泊瀬部皇子。〈 一書云、其一曰茨城皇子。其二曰泥部穴穂部皇女。其三曰泥部穴穂部皇子、更名住迹皇子。其四曰葛城皇子。其五曰泊瀬部皇子。一書云、其一曰茨城皇子。其二曰住迹皇子。其三曰泥部穴穂部皇女。其四曰泥部穴穂部皇子、更名天香子。其五曰泊瀬部皇子。帝王本紀、多有古字。撰集之人。屡経遷易。後人習読。以意刊改。伝写既多。遂致舛雑。前後失次。兄弟参差。今則孝覆古今。帰其真正。一往難識者。且依一撰、而注詳其異。他皆効此。 〉次春日日柧臣女曰糠子。生春日山田皇女。与橘麻呂皇子。
《欽明天皇二年(五四一)四月》夏四月。安羅次旱岐夷呑奚。大不孫。久取柔利。加羅上首位古殿奚。卒麻旱岐。散半奚旱岐児。多羅下旱岐夷他。斯二岐旱岐児。子他旱岐等。与任那日本府吉備臣。〈 闕名字。 〉往赴百済、倶聴詔書。百済聖明王謂任那旱岐等言。日本天皇所詔者。全以復建任那。今用何策、起建任那。盍各尽忠奉展聖懐。任那旱岐等対曰。前再三廻、与新羅議而無答報所図之旨。更告新羅、尚無所報。今宜倶遣使、徃奏天皇。夫建任那者。爰在大王之意。祗承教旨。誰敢間言。然任那境接新羅。恐致卓淳等禍。〈 等謂〓己呑・加羅。言卓淳等国、有敗亡之禍。]聖明王曰。昔我先祖速古王。貴首王之世。安羅。加羅。卓淳旱岐等。初遣使、相通。厚結親好。以為子弟。冀可恒隆。而今被誑新羅、使天皇忿怒、而任那憤恨。寡人之過也。我深懲悔。而遣下部中佐平麻鹵。城方甲背昧奴等赴加羅、会于任那日本府相盟。以後繋念。相続、図建任那。旦夕無忘。今天皇詔称。速建任那。由是欲共爾曹謨計。樹立任那国。宜善図之。又於任那境。徴召新羅。問聴与不。乃倶遣使、奏聞天皇。恭承示教。儻如使人未還之際。新羅候隙、侵逼任那。我当往救。不足為憂。然善守備。謹警無忘。別汝所道。恐致卓淳等禍。非新羅自強故所能為也。其〓己呑。居加羅与新羅境際。而被連年攻敗。任那無能救援。由是見亡。其南加羅。〓爾狭小。不能卒備。不知所託。由是見亡。其卓淳上下携弐。主欲自附。内応新羅。由是見亡。因斯而観、三国之敗。良有以也。昔新羅請援於高麗。而攻撃任那与百済。尚不剋之。新羅安独滅任那乎。今寡人与汝戮力并心。翳頼天皇。任那必起。因贈物各有差。忻忻而還。
《欽明天皇二年(五四一)七月》秋七月。百済聞安羅日本府与新羅通計。遣前部奈率鼻利莫古。奈率宣文。中部奈率木州昧淳。紀臣奈率弥麻沙等。〈 紀臣奈率者。蓋是紀臣娶韓婦所生。因留百済、為奈率者也。未詳其父。他皆効此也。 〉使于安羅。召到新羅任那執事、謨建任那。別以安羅日本府河内直通計新羅。深責罵之。〈 百済本記云。加不至費直・阿賢移那斯・佐魯麻都等。未詳也。 〉乃謂任那曰。昔我先祖速古王。貴首王。与故旱岐等。始約和親。式為兄弟。於是我以汝為子弟。汝以我為父兄。共事天皇。倶距強敵。安国全家、至于今日。言念先祖与旧旱岐。和親之詞。有如〓日。自茲以降。勤修隣好。遂敦与国。恩踰骨肉。善始有終。寡人之所恒願。未審、何縁軽用浮辞。数歳之間。慨然失志。古人云。追悔無及。此之謂也。上達雲際。下及泉中。誓神乎今。改咎乎菖。一無隠匿。発露所為。請誠通霊。深自克責。亦所宜取。蓋聞。為人後者。貴能負荷先軌。克昌堂構。以成勲業也。故今追崇先世和親之好。敬順天皇詔勅之詞。抜取新羅所折之国。南加羅。〓己呑等。還属本貫。遷実任那。永作父兄。恒朝日本。此寡人之所食不甘味。寝不安席。悔往戒今之、所労想也。夫新羅甘言希誑。天下之所知也。汝等妄信、既堕人権。方今任那境接新羅。宜常設備。豈能弛柝。爰恐陥羅誣欺網穽。喪国亡家。為人繋虜。寡人念茲。労想而不能自安矣。窃聞。任那与新羅運策席際。現蜂・蛇怪。亦衆所知。且夫妖祥所以戒行。災異所以悟人。当是明天告戒。先霊之徴表者也。禍至追悔。滅後思興。孰云及矣。今汝遵余。聴天皇勅。可立任那。何患不成。若欲長存本土。永御旧民。其謨在茲。可不慎也。聖明王更謂任那日本府曰。天皇詔称。任那若滅。汝則無資。任那若興。汝則有援。今宜興建任那。使如旧日。以為汝助。撫養黎民。謹承詔勅、悚懼填胸。誓効丹誠。冀隆任那。永事天皇。猶如徃日。先慮未然。然後康楽。今日本府復能依詔。救助任那。是為天皇、所必襄讚。汝身所当賞禄。又日本卿等。久住任那之国。近接新羅之境。新羅情状。亦是所知。毒害任那。謨防日本。其来尚矣。匪唯今年。而不敢動者。近羞百済。遠恐天皇。誘事朝廷。偽和任那。如斯感激任那日本府者。以未禽任那之間、偽示伏従之状。願今候其間隙。〓其不備。一挙兵而取之。天皇詔勅、勧立南加羅。〓己呑、非但数十年。而新羅一不聴命。亦卿所知。且夫信敬天皇。為立任那。豈若是乎。恐卿等輙信甘言。軽被謾語。滅任那国。奉辱天皇。卿其戒之。勿為他欺。
《欽明天皇二年(五四一)七月》秋七月。百済遣紀臣奈率弥麻沙。中部奈率己連。来奏下韓任那之政。并上表之。
《欽明天皇四年(五四三)四月》四年夏四月。百済紀臣奈率弥麻沙等罷之。
《欽明天皇四年(五四三)九月》秋九月。百済聖明王。遣前部奈率真牟貴文。護徳己州己婁。与物部施徳麻奇牟等、来献扶南財物与奴二口。
《欽明天皇四年(五四三)十一月甲午【八】》冬十一月丁亥朔甲午。遣津守連。沼百済曰。在任那之下韓。百済郡令。城主。宜附日本府。并持詔書。宣曰。爾屡抗表。称当建任那十余年矣。表奏如此。尚未成之。且夫任那者為爾国之棟梁。如折棟梁。誰成屋宇。朕念在茲。爾須早建。汝若早建任那。河内直等〈 河内直已見上文。 〉自当止退。豈足云乎。是日。聖明王聞宣勅已。歴問三佐平内頭及諸臣曰。詔勅如是。当復何如。三佐平等答曰。在下韓之我郡令。城主。不可出之。建国之事宜早聴聖勅。
《欽明天皇四年(五四三)十二月》十二月。百済聖明王。復以前詔、普示群臣曰。天皇詔勅如是。当復何如。上佐平沙宅己婁。中佐平木州麻那。下佐平木尹貴。徳率鼻利莫古。徳率東城道天。徳率木州昧淳。徳率国雖多。奈率燕比善那等。同議曰。臣等禀性愚闇。都無智略。詔建任那。早須奉勅。今宜召任那執事。国国旱岐等。倶謀同計。抗表述志。又河内直・移那斯。麻都等、猶住安羅。任那恐難建之。故亦并表、乞移本処也。聖明王曰。群臣所議。甚称寡人之心。
《欽明天皇四年(五四三)十二月是月》是月。乃遣施徳高分。召任那執事与日本府執事。倶答言。過正旦而往聴焉。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正月》五年春正月。百済国遣使、召任那執事与日本府執事。倶答言。祭神時到。祭了而往。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正月是月》是月。百済復遣使、召任那執事与日本府執事。日本府。任那。倶不遣執事。而遣微者。由是百済不得倶謀建任那国。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二月》二月。百済遣施徳馬武。施徳高分屋。施徳斯那奴次酒等。使于任那。謂日本府与任那旱岐等曰。我遣紀臣奈率弥麻沙。奈率己連。物部連奈率用歌多。朝謁天皇。弥麻沙等還自日本。以詔書宣曰。汝等宜共在彼日本府、早建良図、副朕所望。爾其戒之。勿被他誑。又津守連従日本来。〈 百済本記云。津守連己麻奴跪。而語訛不正。未詳。 〉宣詔勅、而問任那之政。故将欲共日本府・任那執事。議定任那之政。奉奏天皇。遺召三廻、尚不来到。由是不得共論図計任那之政。奉奏天皇矣。今欲請留津守連。別以疾使。具申情状、遣奏天皇。当以三月十日、発遣使於日本。此使便到。天皇必須問汝。汝日本府卿。任那旱岐等。各宜発使、共我使人。往聴天皇所宣之詔。別謂河内直。〈 百済本記云。河内直・移那斯。麻都。而語訛未詳其正也。 〉自昔迄今。唯聞汝悪。汝先祖等。〈 百済本記云。汝先那干陀甲背。加臘直岐甲背。亦云。那歌陀甲背。鷹歌岐弥。語訛未詳。 〉倶懐奸偽。誘説。為歌可君〈 百済本記云。為歌岐弥。名有非岐。 〉専信其言、不憂国難。乖背吾心、縦肆暴虐。由是見逐。職汝之由。汝等来住任那。恒行不善。任那日損。職汝之由。汝是雖微。譬猶小火焼焚山野。連延村邑。由汝行悪。当敗任那。遂使海西諸国官家。不得長奉天皇之闕。今遣奏天皇。乞移汝等。還其本処。汝亦往聞。又謂日本府卿。任那旱岐等曰。夫建任那之国。不仮天皇之威。誰能建也。故我思欲就天皇。請将士。而助任那之国。将士之糧、我当須運。将士之数、未限若干。運糧之処、亦難自決。願居一処。倶論可不。択従其善。将奏天皇。故頻遣召。汝猶不来。不得議也。日本府答曰。任那執事、不赴召者。是由吾不遣。不得往之。吾遣奏天皇。還使宣曰。朕当以印歌臣。〈 語訛未詳。 〉遣於新羅。以津守連。遺於百済。汝待聞勅際。莫自労徃新羅。百済也。宣勅如是。会聞印歌臣使於新羅。乃追遣問天皇所宣。詔。曰。日本臣与任那執事。応就新羅。聴天皇勅。而不宣就百済聴命也。後津守連遂来。過此。謂之曰。今余被遣於百済者。将出在下韓之百済郡令。城主。唯聞此説。不聞任那与日本府。会於百済。聴天皇勅。故不徃焉。非任那意。於是任那旱岐等曰。由使来召、便欲徃参。日本府卿不肯発遣。故不徃焉。大王為建任那。触情暁示。覩茲忻喜、難可具申。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三月》三月。百済遺奈率阿〓得文。許勢奈率歌麻。物部奈率歌非等。上表曰。奈率弥麻沙。奈率己連等、至臣蕃。奉詔書曰。爾等宜共在彼日本府、同謀善計。早建任那。爾其戒之。勿被他誑。又津守連等至臣蕃。奉勅書。問建任那。恭承来勅。不敢停時。為欲共謀。乃遣使召日本府〈 百済本記云。遣召烏胡跛臣。蓋是的臣也。 〉与任那。倶対言。新年既至。願過而徃。久而不就。復遣使召。倶対言。祭時既至。願過而往。久而不就。復遣使召。而由遣微者。不得同計。夫任那之不赴召者。非其意焉。是阿賢移那斯。佐魯麻都。〈 二人名也。已見上文。 〉奸佞之所作也。夫任那者以安羅為兄。唯従其意。安羅人者。以日本府為天。唯従其意。〈 百済本記云。以安羅為父。以日本府為本也。 〉今的臣。吉備臣。河内直等。咸従移那斯。麻都指〓而已。移那斯。麻都。雖是小家微者。専擅日本府之政。又制任那。障而勿遣。由是不得同計奏答天皇。故留己麻奴跪。〈 蓋是津守連也。 〉別遣疾使迅如飛烏。奉奏天皇。仮使二人。〈 二人者。移那斯与麻都也。 〉在於安羅。多行奸佞。任那難建。海西諸国。必不獲事。伏請移此二人。還其本処。勅唹日本府与任那。而図建任那。故臣遣奈率弥麻沙。奈率己連等。副己麻奴跪、上表以聞。於是詔曰。的臣等。〈 等者謂吉備弟君臣。河内直等也。 〉往来新羅、非朕心也。襄者。印支弥〈 未詳。 〉与阿鹵旱岐在時。為新羅所逼。而不得耕種。百済路迥。不能救急。由的臣等往来新羅。方得耕種。朕所曾聞。若已建任那。移那斯。麻都。自然却退。豈足云乎。伏承此詔。喜懼兼懐。而新羅誑朝。知匪天勅。新羅春取〓淳。仍擯出我久礼山戍。而遂有之。近安羅処。安羅耕種。近久礼山処。新羅耕種。各自耕之不相侵奪。而移那斯。麻都。過耕他界。六月逃去。於印支弥後来許勢臣時。〈 百済本記云。我留印支弥之後。至既酒臣時。皆未詳。 〉新羅無復侵逼他境。安羅不言為新羅逼不得耕種。臣嘗聞。新羅毎春秋。多聚兵甲。欲襲安羅与荷山。或聞。当襲加羅。頃得書信。便遣将士。擁守任那。無懈怠也。頻発鋭歌兵。応時往救。是以任那随序耕種。新羅不敢侵逼。而奏百済路迥。不能救急。由的臣等往来新羅。方得耕種。是上欺天朝。転成奸佞也。暁然若是。尚欺天朝。自余虚妄。必多有之。的臣等猶住安羅。任那之国恐難建立。宜早退却。臣深懼之。佐魯麻都雖是韓腹。位居大連。廁日本執事之間。入栄班貴盛之之例。而今反著新羅奈麻礼冠。即身心帰附。於他易照。熟観所作。都無怖畏。故前奏悪行。具録聞訖。今猶著他服。日赴新羅域。公私往還。都無所憚。夫喙国之滅。匪由他也。喙国之函跛旱岐。弐心加羅国。而内応新羅。加羅自外合戦。由是滅焉。若使函跛旱岐不為内応。喙国雖小。未必亡也。至於卓淳。亦復然之。仮使卓淳国主不為内応新羅招冦。豈至滅歌乎。歴観諸国敗亡之禍。皆由内応弐心人者。今麻都等腹心新羅。遂着其服。徃還旦夕。陰搆〓心。乃恐、任那由茲永滅。任那若滅。臣国孤危。思欲朝之。豈復得耶。伏願天皇玄鑑遠察。速移本処。以安任那。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十月》冬十月。百済使人奈率得文。奈率歌麻等罷帰。〈 百済本記云。冬十月奈率得文。奈率歌麻等還自日本曰。所奏河内直・移那斯。麻都等事。無報勅也。 〉歌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十一月》十一月。百済遣使、召日本府臣。任那執事曰。遺朝天皇。奈率得文。許勢奈率哥麻。物部奈率哥非等、還自日本。今日本府臣及任那国執事。宜来聴勅同議任那。日本吉備臣。安羅下旱岐大不孫。久取柔利。加羅上首位古殿奚。卒麻君。斯二岐君。散半奚君児。多羅二首位訖乾智。子他旱岐。久嵯旱岐。仍赴百済。於是百済王聖明略以詔書示曰。吾遣奈率弥麻歌佐。奈率己連。奈率用哥多等。朝於日本。詔曰。早建任那。又津守連奉勅、問成任那。故遣召之。当復何如、能建任那。請各陳謀。吉備臣。任那旱岐等曰。夫建任那国。唯在大王。欲冀遵王。倶奏聴勅。聖明王謂之曰。任那之国。与吾百済。自古以来、約為子弟。今日本府印岐弥、〈 謂在任那日本臣名也。 〉既討新羅。更将伐我。又楽聴新羅虚誕謾語也。夫遣印支弥於任那者。本非侵害其国。〈 未詳。 〉往古来今、新羅无導。食言違信。而滅卓淳股肱之国。欲快返悔。故遣召到、倶承恩詔。欲冀興継任那之国。猶如旧日、永為兄弟。窃聞。新羅。安羅両国之境、有大江水。要害之地也。吾欲拠此、脩繕六城。謹請天皇三千兵士。毎城充以五百。并我兵士勿使作田。而逼悩者。久礼山之五城、庶自投兵降首。卓淳之国。亦復当興。所請兵士、吾給衣糧。欲奏天皇。其策一也。猶於南韓。置郡令。城主者。豈欲違背天皇、遮断貢調之路。唯庶剋済多難、殲撲強敵。凡厥凶党。誰不謀附。北敵強大。我国微弱。若不置南韓郡領。城主、修理防護。不可以禦此強敵。亦不可以制新羅。故猶置之攻逼新羅、撫存任那。若不爾者。恐見滅亡不得朝聘。欲奏天皇。其策二也。又吉備臣。河内直。移那斯。麻都。猶在那国者。天皇雖詔建成任那。不可得也。請移此四人。各遣還其本邑。奏於天皇。其策三也。宜与日本臣。任那旱岐等。倶奉遣使。同奏天皇。乞聴恩詔。於是吉備臣。旱岐等曰。大王所述三策。亦協愚情而已。今願帰以敬諮日本大臣。〈 謂在任那日本府之大臣也。 〉安羅王。加羅王。倶遣使同奏天皇。此誠千載一会之期。可不深思而熟計歟。
《欽明天皇五年(五四四)十二月》十二月。越国言。於佐渡嶋北御名部之碕岸有粛慎人。乗一船舶而淹留。春夏捕魚充食。彼嶋之人言非人也。亦言鬼魅。不敢近之。嶋東禹武邑人採拾椎子。為欲熟喫。著灰裏炮。其皮甲化成二人。飛騰火上一尺余許。経時相闘。邑人深以為異。取置於庭。亦如前飛、相闘不已。有人占云。是邑人必為魃鬼所迷惑。不久如言被其抄掠。於是粛慎人移就瀬波河浦。浦神厳忌。人不敢近。渇飲其水。死者且半。骨積於巖岫。俗呼粛慎隈也。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三月》六年春三月。遣膳臣巴提便、使于百済。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五月》夏五月。百済遣奈率其悛。奈率用歌多。施徳次酒等上表。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九月》秋九月。百済遣中部護徳菩提等、使于任那。贈呉財於日本府臣及諸旱岐、各有差。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九月是月》是月。百済造丈六仏像。製願文曰。蓋聞。造丈六仏功徳甚大。今敬造。以此功徳。願天皇獲勝善之徳。天皇所用弥移居国倶蒙福祐。又願普天之下一切衆生皆蒙解脱。故造之矣。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十一月》冬十一月。膳臣巴提便還自百済言。臣被遣使。妻子相逐去。行至百済浜。〈 浜。海浜也。 〉日晩停宿。小児忽亡、不知所之。其夜大雪。天暁始求、有虎連跡。臣乃帯刀〓甲。尋至巖岫。抜刀曰。敬受糸綸、劬労陸海、櫛風沐雨、藉草班荊者。為愛其子、令紹父業也。惟汝威神。愛子一也。今夜児亡。追蹤覓至。不畏亡命。欲報故来。既而其虎進前、開口欲噬。巴提便忽申左手。執其虎舌。右手刺殺。剥取皮還。
《欽明天皇六年(五四五)是歳》是歳。高麗大乱、被誅殺者衆。〈 百済本記云。十二月甲午。【廿】高麗国細群与麁群、戦于宮門。伐鼓戦闘。細群敗不解兵。三日。尽捕誅細群子孫。戊戌。【廿四】狛国香岡上王薨也。 〉
《欽明天皇七年(五四六)正月丙午【三】》七年春正月甲辰朔丙午。百済使人中部奈率己連等罷帰。仍賜以良馬七十匹。船一十隻。
《欽明天皇七年(五四六)六月癸未【十二】》夏六月壬申朔癸未。百済遣中部奈率掠葉礼等献調。
《欽明天皇七年(五四六)七月》秋七月。倭国今来郡言。於五年春。川原民直宮〈 宮名。 〉登楼騁望。乃見良駒。〈 紀伊国漁者負贄草馬之子也。 〉睨影高鳴。軽超母脊。就而買取。襲養兼年。及壮鴻驚竜〓。別輩越群。服御随心。馳驟合度。超渡大内丘之壑十八丈焉。川原民直宮。檜隈邑人也。
《欽明天皇七年(五四六)是歳》是歳。高麗大乱。凡闘死者二千余。〈 百済本記云。高麗以正月丙午。立中夫人子為王。年八歳。狛王有三夫人。正夫人無子。中夫人生世子。其舅氏麁群也。小夫人生子。其舅氏細群也。及狛王疾篤。細群。麁群。各欲立其夫人之子。故細群死者二千余人也。 〉
《欽明天皇八年(五四七)四月》八年夏四月。百済遣前部徳率真慕宣文。奈率歌麻等。乞救軍。仍貢下部東城子言代徳率〓休麻那。
《欽明天皇九年(五四八)正月乙未【三】》九年春正月癸巳朔乙未。百済使人前部徳率真慕宣文等請罷。因詔曰。所乞救軍、必当遣救。宜速報王。
《欽明天皇九年(五四八)四月甲子【三】》九年夏四月壬戌朔甲子。百済遣中部柾率掠葉礼等奏曰。徳率宣文等奉勅至臣蕃曰。所乞救兵、応時遣送。祗承恩詔。喜慶無限。然馬津城之役〈 正月辛丑。高麗卒衆囲馬津城。 〉虜謂之曰。由安羅国与日本府招来勧罰罰。以事准況。寔当相似。然三廻欲審其言、遣召。而並不来。故深労念。伏願。可畏天皇〈 西蕃皆称日本天皇、為可畏天皇。 〉先為勘当。躄停所乞救兵。待臣遣報。詔曰。式聞呈奏。爰覿所憂。日本府与安羅、不救隣難。亦朕所疾也。又復密使于高麗者。不可信也。朕命即自遣之。不命何容可得。願王開襟緩帯。恬然自安。勿深疑懼。宜共任那、依前勅。戮力倶防北敵。各守所封。朕当遣送若干人。充実安羅逃亡空地。
《欽明天皇九年(五四八)六月壬戌【二】》六月辛酉朔壬戌。遣使詔于百済曰。徳率宣文取帰以後。当復何如。消憩何如。朕聞。汝国為狛賊所害。宜共任那策励。同謀、如前防距。
《欽明天皇九年(五四八)閏七月辛未【十二】》閏七月庚申朔辛未。百済使人掠葉礼等罷帰。
《欽明天皇九年(五四八)十月》冬十月。遣三百七十人於百済、助築城於得爾辛。
《欽明天皇十年(五四九)六月辛卯【七】》十年夏六月乙酉朔辛卯。将徳久貴。固徳馬次文等請罷帰。因詔曰。延那斯。麻都。陰私遣使高麗者。朕当遣問虚実。所乞軍者、依願停之。
《欽明天皇十一年(五五〇)二月庚寅【十】》十一年春二月辛巳朔庚寅。遣使詔于百済〈 百済本記云。三月十二日辛酉。日本使人阿比多率三舟、来至都下。 〉曰。朕依将徳久貴。固徳馬進文等所上表意、一一教示、如視掌中。思欲具情。冀将尽抱。大市頭帰後。如常無異。今但欲審報辞。故遣使之。又復朕聞。奈率馬武是王之股肱臣也。納上伝下。甚協王心、而為王佐。若欲国家無事。長作官家、永奉天皇。宜以馬武為大使。遣朝而已。重詔曰。朕聞。北敵強暴。故賜矢三十具。庶防一処。
《欽明天皇十一年(五五〇)四月庚辰朔》夏四月庚辰朔。在百済日本王人、方欲還之。〈 百済本記云。四月一日庚辰。日本阿比多還也。 〉百済王聖明謂王人曰。任那之事奉勅堅守。延那斯。麻都之事。問与不問、唯従勅之。因献高麗奴六口。別贈王人奴一口。〈 皆攻爾林、所禽奴也。 〉
《欽明天皇十一年(五五〇)四月乙未【十六】》乙未。百済遣中部奈率皮久斤。下部施徳灼干那等。献狛虜十口。
《欽明天皇十二年(五五二)三月》十二年春三月。以麦種一千斛、賜百済王。
《欽明天皇十二年(五五一)是歳》是歳。百済聖明王親率衆及二国兵〈 二国謂新羅。任那也。 〉往伐高麗。獲漠城之地。又進軍討平壌。凡六郡之地。遂復故地。
《欽明天皇十三年(五五二)四月》十三年夏四月。箭田珠勝大兄皇子薨。
《欽明天皇十三年(五五二)五月乙亥【八】》五月戊辰朔乙亥。百済。加羅。安羅。遣中部徳率木州今敦。河内部阿斯比多等。奏曰。高麗与新羅。通和并勢。謀滅臣国与任那。故謹求請救兵。先攻不意。軍之多少随天皇勅。詔曰。今百済王。安羅王。加羅王。与日本府臣等。倶遣使奏状聞訖。亦宜共任那。并心一力。猶尚若茲。必蒙上天擁護之福。亦頼可畏天皇之霊也。
《欽明天皇十三年(五五二)十月》冬十月。百済聖明王〈 更名聖王。 〉遣西部姫氏達率怒〓[口+利]斯致契等。献釈迦仏金銅像一躯。幡蓋若干・経論若干巻。別表、讃流通・礼拝功徳云。是法於諸法中、最為殊勝。難解難入。周公。孔子尚不能知。此法能生無量無辺福徳果報。乃至成弁無上菩提。譬如人懐随意宝。逐所須用。尽依情。此妙法宝亦復然。祈願依情、無所乏。且夫遠自天竺。爰〓三韓。依教奉持、無不尊敬。由是百済王臣明謹遣陪臣怒〓[口+利]斯致契。奉伝帝国。流通畿内。果仏所記我法東流。是日。天皇聞已、歓喜踊躍。詔使者云。朕従昔来、未曾得聞如是微妙之法。然朕不自決。乃歴問群臣曰。西蕃献仏相貌端厳。全未曾看。可礼以不。蘇我大臣稲目宿禰奏曰。西蕃諸国一皆礼之。豊秋日本豈独背也。物部大連尾輿。中臣連鎌子、同奏曰。我国家之王天下者。恒以天地社稷百八十神。春夏秋冬、祭拝為事。方今改拝蕃神。恐致国神之怒。天皇曰。宜付情願人稲目宿禰。試令礼拝。大臣跪受而忻悦安置小墾田家。懃脩出世業、為因。浄捨向原家為寺。』於後国行疫気。民致夭残。久而愈多。不能治療。物部大連尾輿。中臣連鎌子、同奏曰。昔日不須臣計、致斯病死。今不遠而復。必当有慶。宜早投棄。懃求後福。天皇曰。依奏。有司乃以仏像、流棄難波堀江。復縦火於伽藍。焼燼更無余。於是天無風雲、忽炎大殿。
《欽明天皇十三年(五五二)是歳》是歳。百済棄漢城与平壌。新羅因此入居漢城。今新羅之牛頭方。尼弥方也。〈 地名。未詳。 〉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正月乙亥【十二】》十四年春正月甲子朔乙亥。百済遣上部徳率科野次酒。杆率礼塞敦等、乞軍兵。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正月戊寅【十三】》正月戊寅。百済使人中部徳率木〓今敦。河内部阿斯比多等罷帰。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五月戊辰朔》夏五月戊辰朔。河内国言。泉郡茅渟海中、有梵音。震響若雷声。光彩晃曜如日色。天皇心異之。遣溝辺直、〈 此但曰直、不書名字。蓋是伝写誤失矣。 〉入海求訪。是月。溝辺直入海、果見樟木浮海玲瓏。遂取而献。天皇命画工、造仏像二躯。今吉野寺放光樟像也。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六月》六月。遣内臣〈 闕名。 〉使於百済。仍賜良馬二疋。同船二隻。弓五十張。箭五十具。勅云。所請軍者。随王所須。別勅、医博士。易博士。暦博士等。宜依番上下。今上件色人正当相代年月。宜付還使相代。又卜書。暦本・種種薬物、可付送。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七月甲子【四】》秋七月辛西朔甲子。幸樟勾宮。蘇我大臣稲目宿禰奉勅遣王辰爾、数録船賦。即以王辰爾為船長。因賜姓為船史。今般連之先也。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八月丁西【七】》八月辛卯朔丁酉。百済遺上部奈率科野新羅。下部固徳〓休帯山等、上表曰。去年臣等同議、遣内臣徳率次酒。任那大夫等。奏海表諸弥移居之事。伏待恩詔、如春草之仰甘雨也。今年忽聞。新羅与狛国通謀云。百済与任那、頻詣日本。意謂是乞軍兵、伐我国歟。事若実者。国之敗亡、可企踵而待。庶先日本兵未発之間。伐取安羅、絶日本路。其謀若是。臣等聞茲、深懐危〓。即遣疾使軽舟。馳表以聞。伏願。天慈速遣前軍後軍。相続来救。逮于秋節、以固海表弥移居也。若遅晩者、噬臍無及矣。所遣軍衆、来到臣国。衣糧之費。臣当充給。来到任那、亦復如是。若不堪給。臣必助充、令無乏少。別的臣敬受天勅。来撫臣蕃。夙夜乾乾、勤修庶務。由是、海表諸蕃、皆称其善。謂当万歳粛清海表。不幸云亡。深用追痛。今任那之事、誰可修治。伏願天慈速遣其代。以鎮任那。又復海表諸国、甚乏弓馬。自古迄今。受之天皇。以禦強敵。伏願天慈多〓[貝+兄]弓馬。
《欽明天皇十四年(五五三)十月己酉【廿】》冬十月庚寅朔己酉。百済王子余昌〈 明王子。威徳王也。 〉悉発国中兵。向高麗国。築百合野塞、眠食軍士。是夕観覧。鉅野墳腴。平原濔〓。人跡罕見。犬声蔑聞。俄而脩忽之際。聞鼓吹之声。余昌乃大驚、打鼓相応。通夜固守。凌晨起見。曠野之中、覆如青山。旌旗充満。会明有着頸鎧者一騎、挿鐃者〈 鐃字未詳。 〉二騎。珥豹尾者二騎、并五騎。連轡到来問曰。小児等言。於吾野中、客人有在。何得不迎礼也。今欲早知。与吾可以礼問答者姓名年位。余昌対曰。姓是同姓。位是杆率。年二十九矣。百済反問。亦如前法而対答焉。遂乃立標而合戦。於是。百済以鉾。刺堕高麗勇士於馬斬首。仍刺挙頭於鉾末。還入示衆。高麗軍将、憤怒益甚。是時百済歓叫之声、可裂天地。復其偏将、打鼓疾闘。追却高麗王於東聖山之上。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正月甲午【七】》十五年春正月戊子朔甲午。立皇子渟中倉太珠敷尊為皇太子。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正月丙申【九】》丙申。百済遣中部木州施徳文次。前部施徳曰佐分屋等於筑紫。諮内臣・佐伯連等曰。徳率次酒。杆率塞敦等、以去年閏月四日到来云。臣等〈 臣等者。謂内臣也。 〉以来年正月到。如此〓而未審。来不也。又軍数幾何。願聞若干、預治営壁。別諮。方聞、奉可畏天皇之詔。来詣筑紫、看送賜軍。聞之歓喜無能比者。此年之役、甚危於前。願遣賜軍、使逮正月。於是内臣奉勅而答報曰。即令遣助軍数一千。馬一百疋。船四十隻。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二月》二月。百済遣下部杆率将軍三貴。上部奈率物部烏等、乞救兵。仍貢徳率東城子莫古。代前番奈率東城子言。五経博士王柳貴代固徳馬丁安。僧曇恵等九人代僧道深等七人。別奉勅、貢易博士施徳王道良。暦博士固徳王保孫。医博士奈率王有悛陀。採薬師施徳潘量豊。固徳丁有陀。楽人施徳三斤。季徳己麻次。季徳進奴。対徳進陀。皆依請代之。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三月丁亥朔》三月丁亥朔。百済使人中部木州施徳文次等罷帰。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五月戊子【三】》夏五月丙戌朔戊子。内臣率舟師、詣于百済。
《欽明天皇十五年(五五四)十二月》冬十二月。百済遣下部杆率〓斯干奴、上表曰。百済王臣明及在安羅諸倭臣等。任那諸国旱岐等奏。以斯羅無道。不畏天皇与狛同心欲残滅海北弥移居。臣等共議、遣有至臣等、仰乞軍士。征伐斯羅。而天皇遣有至臣、帥軍以六月至来。臣等深用歓喜。以十二月九日、遣攻斯羅。臣先遣東方領物部莫哥武連。領其方軍士、攻函山城。有至臣所将来民筑紫物部莫奇委沙奇、能射火箭。蒙天皇威霊。以月九日酉時、焚城抜之。故遣単使馳船奏聞。別奏。若但斯羅者。有至臣所将軍士亦可足矣。今狛与斯羅。同心戮力。難可成功。伏願速遣竹斯嶋上諸軍士。来助臣国。又助任那。則事可成。又奏。臣別遣軍士万人、助任那。并以奏聞。今事方急。単船遣奏。但奉好錦二疋。〓〓一領。斧三百口。及所獲城民、男二。女五。軽薄追用悚懼。余昌謀伐新羅。耆老諌曰。天未与。懼禍及。余昌曰。老矣、何怯也。我事大国。有何懼也。遂入新羅国築久陀牟羅塞。其父明王憂慮。余昌長苦行陣、久廃眠食。父慈多闕。子孝希成。乃自徃迎慰労。新羅聞明王親来。悉発国中兵、断道撃破。是時新羅謂佐知村飼馬奴苦都〈 更名谷智。 〉曰。苦都賤奴也。明王名主也。今使賤奴殺名主。冀伝後世莫忘於口。已而苦都乃獲明王。再拝曰。請斬王首。明王対曰。王頭不合受奴手。苦都曰。我国法違背所盟。雖曰国王、当受奴手。〈 一本云。明王乗踞胡床。解授佩刀於谷知令斬。 〉明王仰天大憩涕泣。許諾曰。寡人毎念。常痛入骨髄。願計不可苟活。乃延首受斬。苦都斬首而殺。堀坎而埋。〈 一本云。新羅留理明王頭骨。而以礼送余骨於百済。今新羅王埋明王骨於北庁階下。名此庁曰都堂。 〉余昌遂見囲繞。欲出不得。士卒遑駭、不知所図。有能射人、筑紫国造。進而彎弓、占擬。射落新羅騎卒最勇壮者。発箭之利、通所乗鞍前後橋。及其被甲領会也。復続発箭如雨。弥〓不懈。射却囲軍。由是余昌及諸将等、得従間道逃帰。余昌讃国造射却囲軍。尊而名曰鞍橋君。〈 鞍橋。此云矩羅賦。 〉於是新羅将等具知百済疲尽。遂欲謀滅無余。有一将云。不可。日本天皇以任那事。屡責吾国。況復謀滅百済官家。必招後患。故止之。
《欽明天皇十六年(五五五)二月》十六年春二月。百済王子余昌遣王子恵〈 王子恵者。威徳王之弟也。 〉奏曰。聖明王為賊見殺。〈 十五年、為新羅所殺。故今奏之。 〉天皇聞而傷恨。廼遣使者、迎津慰問。於是許勢臣問王子恵曰。為当欲留此間。為当欲向本郷。恵答曰。依憑天皇之徳。冀報考王之讎。若垂哀憐多賜兵革。雪垢復讎。臣之願也。臣之去留、敢不唯命是従。俄而蘇我臣問訊曰。聖王妙達天道地理。名流四表八方。意謂。永保安寧。統領海西蕃国。千年万歳、奉事天皇。豈図、一旦眇然昇遐。与水無帰、即安玄室。何痛之酷。何悲之哀。凡在含情、誰不傷悼。当復何咎致茲禍也。今復何術用鎮国家。恵報答之曰。臣禀性愚蒙不知大計。何況禍福所倚。国家存亡者乎。蘇我卿曰。昔在天皇大泊瀬之世。汝国為高麗所逼。危甚累卵。於是天皇命神祇伯。敬受策於神祇。祝者廼託神語報曰。屈請建邦之神。徃救将亡之主。必当国家謐靖。人物乂安。由是請神徃救。所以社稷安寧。原夫建邦神者。天地株判之代。草木言語之時。自天降来、造立国家之神也。頃聞。汝国輟而不祀。方今悛悔前過。脩理神宮、奉祭神霊、国可昌盛。汝当莫忘。
《欽明天皇十六年(五五五)七月壬午(四)》秋七月己卯朔壬午。遣蘇我大臣稲目宿禰。穂積磐弓臣等。使于吉備五郡、置白猪屯倉。
《欽明天皇十六年(五五五)八月》八月。百済余昌謂諸臣等曰。少子今願、奉為考王出家脩道。諸臣・百姓報言。今君王欲得出家修道者。且奉教也。嗟夫前慮不定。後有大患。誰之過歟。夫百済国者。高麗。新羅之所争欲滅。自始開国、迄于是歳。今此国宗、将授何国。要須道理分明応教。縦使能用耆老之言。豈至於此。請悛前過、無労出俗。如欲果願。須度国民。余昌対曰。諾。即就図於臣下。臣下遂用相議。為度百人。多造幡蓋、種種攻徳、云云。
《欽明天皇十七年(五五六)正月》十七年春正月。百済王子恵請罷。仍賜兵仗。良馬甚多。亦頻賞禄。衆所欽歎。於是遣阿倍臣。佐伯連。播磨直。率筑紫国舟師。衛送達国。別遣筑紫火君〈 百済本記云。筑紫君児。火中君弟。 〉率勇士一千、衛送弥〓。〈 弥〓津名 〉因令守津路要害之地焉。
《欽明天皇十七年(五五六)七月己卯(六)》秋七月甲戌朔己卯。遣蘇我大臣稲目宿禰等於備前児嶋郡置屯倉。以葛城山田直瑞子為田令。〈 田令。此云陀豆歌毘。 〉
《欽明天皇十七年(五五六)十月》冬十月。遣蘇我大臣稲目宿禰等。於倭国高市郡置韓人大身狭屯倉。〈 言韓人者。百済也。 〉・高麗人小身狭屯倉。紀国置海部屯倉。〈 一本云。以処処韓人、為大身狭屯倉田部。高麗人為小身狭屯倉田部。是即以韓人。高麗人為田部。故因為屯倉之号也。 〉
《欽明天皇十八年(五五七六)三月庚子朔》十八年春三月庚子朔。百済王子余昌嗣立。是為威徳王。
《欽明天皇二一年(五六〇)九月》二十一年秋九月。新羅遣弥至己知奈末、献調賦。饗賜邁常。奈末喜歓而罷曰。調賦使者国家之所貴重。而私議之所軽賤。行李者百姓之所懸命。而選用之所卑下。王政之弊。未必不由此也。請差良家子為使者。不可以卑賤為使。
《欽明天皇二二年(五六一)》二十二年。新羅遣久礼叱及伐干、貢調賦。司賓饗遇礼数減常。及伐干忿恨而罷。
《欽明天皇二二年(五六一)是歳》是歳。復遣奴〓[氏+一]。大舎献前調賦。於難波大郡、次序諸蕃。掌客額田部連。葛城直等、使列于百済之下而引導。大舍怒還。不入館舍。乗船帰至穴門。於是。脩治穴門館。大舍問曰。為誰客造。工匠河内馬飼首押勝欺紿曰。遣問西方無礼使者之所停宿処也。大舍還国、告其所言。故新羅築城於阿羅波斯山。以備日本。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正月》二十三年春正月。新羅打滅任那官家。〈 一本云。二十一年、任那滅焉。忽言任那。別言加羅国。安羅国。斯二岐国。多羅国。卒麻国。古嗟国。子他国。散半下国。乞〓[冫+食]国。稔礼国。合十国。 〉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六月》夏六月。詔曰。新羅西羌小醜。逆天無状。違我恩義。破我官家。毒害我黎民。誅残我郡県。我気長足姫尊霊聖聡明。周行天下。劬労群庶。饗育万民。哀新羅所窮見帰。全新羅王将戮之首、授新羅要害之地。崇新羅非次之栄。我気長足姫尊、於新羅何薄。我百姓於新羅何怨。而新羅長戟・強弩。凌蹙任那。距牙・鉤爪、残虐含霊。刳肝〓[昔+斤]趾、不厭其快。曝骨焚屍、不謂其酷。任那族姓百姓以還。窮刀極爼。既屠且膾。豈有率土之賓。謂為王臣。乍食人之禾、飲人之水、孰忍聞此、而不悼心。況乎太子。大臣、処趺萼之親。泣血御冤之寄。当蕃屏之任。摩頂至踵之恩。世受前朝之徳。身当後代之位。而不能瀝胆抽膓。共誅奸逆、雪天地之痛酷。報君父之仇讎。則死有恨臣之子道不成。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六月是月》是月。或有譖馬飼首歌依曰。歌依之妻逢臣讃岐鞍薦有異。熟而熟視。皇后御鞍也。即収廷尉。鞫問極切。馬飼首歌依乃揚言誓曰。虚也。非実。若是実者必被天災。遂因苦問。伏地而死。死未経時。急災於殿。廷尉収縛其子守石与中瀬氷、〈 守石。名瀬氷。皆名也。 〉将投火中。〈 投火為刑。蓋古之制也。 〉呪曰。非吾手投。以祝手投。呪訖欲投火。守石之母祈請曰。投児火裏。天災果臻。請付祝人使作神奴。乃依母請、許没神奴。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七月己巳朔》秋七月己巳朔。新羅遣使献調賦。其使人知新羅滅任那。恥背国恩。不敢請罷。遂留不帰本土。例同国家百姓。今河内国更荒郡〓〓野邑新羅人之先也。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一)是月》是月。遣大将軍紀男麻呂宿禰。将兵出〓[口+多]〓[口+利]。副将河辺臣瓊缶出居曾山。而欲問新羅攻任那之状。遂到任那。以薦集部首登弭。遣於百済。約束軍計。登弭仍宿妻家。落印書。弓箭於路。新羅具知軍計。卒起大兵。尋属敗亡。乞降帰附。紀男麻呂宿禰取勝旋師、入百済営。令軍中曰。夫勝不忘敗。安必慮危。古之善教也。今処彊畔。豺狼交接。而可軽忽、不思変難哉。況復平安之世刀剣不離於身。蓋君子之武備、不可以已。宜深警戒、務崇斯令。士卒皆委心而服事焉。河辺臣瓊缶独進転闘。所向皆抜。新羅更挙白旗、投兵隆首。河辺臣瓊缶元不暁兵。対挙白旗、空爾独進。新羅闘将曰。将軍河辺臣今欲降矣。乃進軍逆戦。尽鋭〓攻破之。前鋒所傷甚衆。倭国造手彦自知難救。棄軍遁逃。新羅闘将手持鉤戟。追至城洫。運戟撃之。手彦因騎駿馬、超渡城洫。僅以身兔。闘将臨城洫而歎曰。久須尼自利。〈 此新羅語未詳也。 〉於是。河辺臣遂引兵退、急営於野。於是士卒尽相欺蔑。莫有遵承。闘将自就営中、悉生虜河辺臣瓊缶等及其随婦。于時父子夫婦不能相恤。闘将問河辺臣曰。汝命与婦、孰与尤愛。答曰。何愛一女、以取禍乎。如何不過命也。遂許為妾。闘将遂於露地、奸其婦女。婦女後還。河辺臣欲就談之。婦人甚以慚恨、而不随曰。昔君軽売妾身。今何面目以相遇。遂不肯言。是婦人者坂本臣女。曰甘美媛。同時所虜調吉士伊企儺。為人勇烈。終不降服。新羅闘将抜刀欲斬。逼而脱褌。追令以尻臀向日本、大号叫〈 叫〓[口+兆]也 〉曰、日本将齧我〓〓[月+隹]。即号叫曰。新羅王啗我〓〓[月+隹]。雖被苦逼。尚如前叫〓。由是見殺。其子舅子亦抱其父而死。伊企儺辞旨難奪、皆如此。由此特為諸将帥所痛惜。昔妻大葉子亦並見禽。愴然而歌曰。
@柯羅倶爾能。基能陪爾陀致底。於譜磨故幡。比例甫〓[口+羅]須母。耶魔等陛武岐底。 からくにの きのへにたちて おほばこは ひれふらすも やまとへむきて (K100)
或有和曰。
@柯羅倶爾能。基能陪爾陀陀志。於譜磨故幡。比礼甫羅須弥喩。那爾婆陛武岐底。 からくにの きのへにたたし おほばこは ひれふらすみゆ なにはへむきて (K101)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八月》八月。天皇遣大将軍大伴連狭手彦。領兵数万、伐于高麗。狭手彦乃用百済計。打破高麗。其王踰墻而逃。狭手彦遂乗勝以入宮。尽得珍宝〓[貝+化]賂。七織帳。鉄屋還来。〈 旧本云。鉄屋在高麗西高楼上。織帳張於高麗王内寝。 〉以七織帳、奉献於天皇。以甲二領。金飾刀二口。銅鏤鍾三口。五色幡二竿。美女媛〈 媛名也。 〉并其従女吾田子。送於蘇我稲目宿禰大臣。於是。大臣遂納二女以為妻、居軽曲殿。〈 鉄屋在長安寺。是寺不知在何国。一本云。十一年、大伴狭手彦連共百済国、駆却高麗王陽香於比津留都。 〉
《欽明天皇二三年(五六二)十一月》冬十一月。新羅遣使献、并貢調賦。使人悉知国家、憤新羅滅任那。不敢請羅。恐致刑戮、不帰本土。例同百姓。今摂津国三嶋郡埴廬新羅人之先祖也。
《欽明天皇二六年(五六五)五月》二十六年夏五月。高麗人頭霧〓[口+利]耶陛等投化於筑紫。置山背国。今畝原。奈羅。山村高麗人之先祖也。
《欽明天皇二八年(五六七)》二十八年。郡国大水。飢。或人相食。転傍郡穀以相救。
《欽明天皇三十年(五六九)正月辛卯朔》三十年春正月辛卯朔。詔曰。量置田部、其来尚矣。年甫十余、脱籍兔課者衆。宜遣胆津、〈 胆津者。王辰爾之甥也。 〉検定白猪田部丁籍。
《欽明天皇三十年(五六九)四月》夏四月。胆津検閲白猪田部丁者。依詔定籍。果成田戸。天皇嘉胆津定籍之功。賜姓為白猪史。尋拝田令。為瑞子之副。〈 瑞子見上。 〉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三月甲申朔》三十一年春三月甲申朔。蘇我大臣稲目宿禰薨。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四月乙酉(二)》夏四月甲申朔乙酉。幸泊瀬柴籬宮。越人江渟臣裾代詣京奏曰。高麗使人、辛苦風浪、迷失浦津。任水漂流。忽到着岸。郡司隠匿。故臣顕奏。詔曰。朕承帝業、若干年。高麗迷路、始到越岸。雖苦漂溺。尚全性命。豈非徽猷広被。至徳魏魏。仁化傍通。洪恩蕩蕩者哉。有司宜於山背国相楽郡。起館、浄治。厚相資養。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四月是月》是月。乗輿至自泊瀬柴籬宮。遣東漢氏直糠児。葛城直難波、迎召高麗使人。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五月》五月。遣膳臣傾子於越、饗高麗使。〈 傾子。此云舸陀部古。 〉大使審知膳臣是皇華使。乃謂道君曰。汝非天皇。果如我疑。汝既伏拝膳臣。倍復足知百姓。而前詐余、取調入己。宜速還之。莫煩飾語。膳臣聞之、使人探索其調。具為与之。還京復命。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七月壬午朔》秋七月壬子朔。高麗使到于近江。
《欽明天皇三一年(五七〇)七月是月》是月。遣許勢臣猿与吉士赤鳩、発自難波津。控引船於狭狭波山。而装飾船、乃徃迎於近江北山。遂引入山背高威館。則遣東漢坂上直子麻呂。錦部首大石、以為守護。更饗高麗使者於相楽館。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三月壬子【五】》三十二年春三月戊申朔壬子。遣坂田耳子郎君。使於新羅。問任那滅由。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三月是月》是月。高麗献物并表、未得呈奏。経歴数旬。占待良日。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四月壬辰【十五】》夏四月戊寅朔壬辰。天皇寝疾不予。皇太子向外不在。騨馬召到。引入臥内。執其手詔曰。朕疾甚。以後事属汝。汝須打新羅。封建任那。更造夫婦。惟如旧曰。死無恨之。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四月是月》是月。天皇遂崩于内寝。時年若干。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五月》五月。殯于河内古市。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八月丙子朔》秋八月丙子朔。新羅遣弔使未叱子失消等、奉哀於殯。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八月是月》是月。未叱子失消等罷。
《欽明天皇三二年(五七一)九月》九月。葬于檜隈坂合陵。
日本書紀巻第十九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二十

 渟中倉太珠敷天皇 敏達天皇
《敏達天皇即位前紀》渟中倉太珠敷天皇。天国排開広庭天皇第二子也。母曰石姫皇后。〈 石姫皇后。武小広国押盾天皇女也。 〉天皇不信仏法、而愛文史。二十九年、立為皇太子。三十二年四月。天国排開広庭天皇崩。
《敏達天皇元年(五七二)四月甲戌【三】》元年夏四月壬申朔甲戌。皇太子即天皇位。尊皇后曰皇太后。
《敏達天皇元年(五七二)四月是月》是月。宮于百済大井。以物部弓削守屋大連為大連。如故。以蘇我馬子宿禰為大臣。
《敏達天皇元年(五七二)五月壬寅朔》五月壬寅朔。天皇問皇子与大臣曰。高麗使人今何在。大臣奉対曰。在於相楽館。天皇聞之。傷惻極甚。愀然而歎曰。悲哉。此使人等。名既奏聞於先考天皇矣。乃遣郡臣於相楽館。検録所献調物。令送京師。
《敏達天皇元年(五七二)五月【十五】》丙辰。天皇執高麗表疏、授於大臣。召聚諸史、令読解之。是時諸史於三日内、皆不能読。爰有船史祖王辰爾。能奉読釈。由是天皇与大臣倶為讃美曰。勤乎、辰爾。懿哉、辰爾。汝若不愛於学。誰能読解。宜従今始近侍殿中。既而詔東西諸史曰。汝等所習之業、何故不就。汝等雖衆、不及辰爾。又高麗上表疏、書于烏羽。字随羽黒、既無識者。辰爾乃蒸羽於飯気。以帛印羽。悉写其字。朝庭悉之異。
《敏達天皇元年(五七二)六月》六月。高麗大使謂副使等曰。磯城嶋天皇時。汝等違吾所議。被欺於他。妄分国調。輙与微者。豈非汝等過歟。其若我国王聞。必誅汝等。副使等自相謂之曰。若吾等至国時。大使顕〓吾過。是下祥事也。思欲偸殺而断其口。是夕謀泄。大使知之装束衣帯、独自潜行。立館中庭不知所計。時有賊一人。以杖出来、打大使頭而退。次有賊一人。直向大使、打頭与手而退。大使尚黙然立地而拭面血。更有賊一人、執刀急来、刺大使腹而退。是時。大使恐伏地拝。後有賊一人。既殺而去。明旦領客東漢坂上直子麻呂等、推問其由。副使等乃作矯詐曰。天皇賜妻於大使。大使違勅不受。無礼茲甚。是以臣等為天皇殺焉。有司以礼収葬。
《敏達天皇元年(五七二)七月》秋七月。高麗使人罷帰。是年也、太歳壬辰。
《敏達天皇二年(五七三)五月戊辰【三】》二年夏五月丙寅朔戊辰。高麗使人泊于越海之岸。破船溺死者衆。朝庭猜頻迷路。不饗放還。仍勅吉備海部直難波、送高麗使。
《敏達天皇二年(五七三)七月乙丑朔》秋七月乙丑朔。於越海岸。難波与高麗使等相議。以送使難波船人大嶋首磐日。狭丘首間狭。令乗高麗使船。以高麗二人令乗送使船。如此互乗、以備奸志。倶時発船、至数里許。逆使難波乃恐畏波浪。執高麗二人、擲入於海。
《敏達天皇二年(五七三)八月丁未【十四】》八月甲午朔丁未。送使難波還来。復命曰。海裏鯨魚大有、遮齧船与楫櫂。難波等恐魚呑船、不得入海。天皇聞之。識其謾語、駆使於官不放還国。
《敏達天皇三年(五七四)五月甲子【五】》三年夏五月庚申朔甲子。高麗使人泊于越海之岸。
《敏達天皇三年(五七四)七月戊寅【二十】》秋七月己未朔戊寅。高麗使人入京奏曰。臣等去年相逐送使、罷帰於国。臣等先至臣蕃。臣蕃即准使人之礼。礼饗大嶋首磐日等。高麗国王別以厚礼礼之。既而送使之船至今末到。故更謹遣使人并磐日等。請問臣使不来之意。天皇聞、即数難波罪曰。欺誑朝庭。一也。溺殺隣使。二也。以茲大罪、不合放還。以断其罪。
《敏達天皇三年(五七四)十月丙申【九】》冬十月戊子朔丙申。遣蘇我馬子大臣於吉備国、増益白猪屯倉与田部。即以田部名籍、授于白猪史胆津。
《敏達天皇三年(五七四)十月戊戌【十一】》戊戌。詔。船史王辰爾弟牛、賜姓為津史。
《敏達天皇三年(五七四)十一月》十一月。新羅遣使進調。
《敏達天皇四年(五七五)正月甲子【九】》四年春正月丙辰朔甲子。立息長真手王女広姫為皇后。是生一男。二女。其一曰押坂彦人大兄皇子。〈 更名麻呂古皇子。 〉其二曰逆登皇女。其三曰菟道磯津貝皇女。
《敏達天皇四年(五七五)正月是月》是月。立一夫人。春日臣仲君女曰老女子夫人。〈 更名薬君娘也。 〉生三男。一女。其一曰難波皇子。其二曰春日皇子。其三曰桑田皇女。其四曰大派皇子。次采女伊勢大鹿首小熊女曰菟名子夫人。生太姫皇女。〈 更名桜井皇女。 〉与糠手姫皇女。〈 更名田村皇女。 〉
《敏達天皇四年(五七五)二月壬辰朔》二月壬辰朔。馬子宿禰大臣還于京師。復命屯倉之事。
《敏達天皇四年(五七五)二月乙丑【この月なし。】》乙丑。百済遣使進調。多益恒歳。天皇以新羅未建任那。詔皇子与大臣曰。莫懶懈於任那之事。
《敏達天皇四年(五七五)四月庚寅【六】》夏四月乙酉朔庚寅。遣吉士金子、使於新羅。吉士木蓮子使於任那。吉士訳語彦使於百済。
《敏達天皇四年(五七五)六月》六月。新羅遣使進調多。益常例。并進多多羅。須奈羅。和陀。発鬼、四邑之調。
《敏達天皇四年(五七五)是歳》是歳。命卜者、占海部王家地与糸井王家地。卜便襲吉。遂営宮於訳語田。是謂幸玉宮。
《敏達天皇四年(五七五)十一月》冬十一月。皇后広姫薨。
《敏達天五五年(五七七)三月戊子【十】》五年春三月己卯朔戊子。有司請立皇后。詔立豊御食炊屋姫尊為皇后。是生二男。五女。其一曰菟道貝鮹皇女。〈 更名菟道磯津貝皇女也。 〉是嫁於東宮聖徳。其二曰竹田皇子。其三曰小墾田皇女。是嫁於彦人大兄皇子。其四曰〓〓守皇女。〈 更名軽守皇女。 〉其五曰尾張皇子。其六曰田眼皇女。是嫁於息長足日広額天皇。其七曰桜井弓張皇女。
《敏達天皇六年(五七七)二月甲辰朔》六年春二月甲辰朔。詔。置日祀部。私部。
《敏達天皇六年(五七七)五月丁酉【五】》夏五月癸酉朔丁丑。遣大別王与小黒吉士。宰於百済国。〈 王人奉命、為使三韓。自称為宰。言宰於韓。蓋古之典乎。如今言使也。余皆倣此。大別王未詳所出也。 〉
《敏達天皇六年(五七七)十一月庚午朔》冬十一月庚午朔。百済国王付還使大別王等。献経論若干巻、并律師。禅師。比丘尼。呪禁師。造仏工。造寺工、六人。遂安置於難波大別王寺。
《敏達天皇七年(五七八)三月壬申【五】》七年春三月戊辰朔壬申。以菟道皇女、侍伊勢祠。即奸池辺皇子。事顕而解。
《敏達天皇八年(五七九)十月》八年冬十月。新羅遣枳叱政奈末進調。并送仏像。
《敏達天皇九年(五八〇)六月》九年夏六月。新羅遣安刀奈末。失消奈末進調。不納以還之。
《敏達天皇十年(五八一)閏二月》十年春潤二月。蝦夷数千冦於辺境。由是召其魁帥綾糟等。〈 魁帥者大毛人也。 〉詔曰。惟、爾蝦夷者。大足彦天皇之世、合殺者斬。応原者赦。今朕遵彼前例、欲誅元悪。於是綾糟等懼然恐懼。乃下泊瀬中流。面三諸岳、漱水而盟曰。臣等蝦夷。自今以後子子孫孫。〈 古語云。生児八十綿連連。 〉用清明心、事奉天闕。臣等若違盟者。天地諸神及天皇霊、絶滅臣種矣。
《敏達天皇十一年(五八二)十月》十一年冬十月。新羅遣安刀奈末。失消奈末進調。不納以還之。
《敏達天皇十二年(五八三)七月丁酉朔》十二年秋七月丁酉朔。詔曰。属我先考天皇之世。新羅滅内官家之国。〈 天国排開広庭天皇二十三年、任那為新羅所滅。故云新羅滅我内官家也。 〉先考天皇謀復任那。不果而崩。不成其志。是以朕当奉助神謀、復興任那。今在百済火葦北国造阿利斯登子。達率日羅、賢而有勇。故朕欲与其人相計。乃遣紀国造押勝与吉備海部直羽嶋、喚於百済。
《敏達天皇十二年(五八三)十月》冬十月。紀国造押勝等還自百済。復命於朝曰。百済国主奉惜日羅、不肯聴上。
《敏達天皇十二年(五八三)是歳》是歳。復遣吉備海部直羽嶋、召日羅於百済。羽嶋既之百済。欲先私見日羅。独自向家門底。俄而有家裏来韓婦。用韓語言。以汝之根、入我根内。即入家去。羽嶋便覚其意、随後而入。於是日羅迎来。把手使坐於座。密告之曰。僕窃聞之。百済国主奉疑天朝。奉遣臣後、留而弗還。所以奉惜不肯奉進。宜宣勅時。現厳猛色、催急召焉。羽嶋乃依其計、而召日羅。於是百済国主怖畏天朝、不敢違勅。奉遣以日羅。恩率徳爾。余怒。哥奴知。参官。柁師徳率次干徳。水手等、若干人。日羅等行到吉備児嶋屯倉。朝庭遣大伴糠手子連、而慰労焉。復遣大夫等於難波館、使訪日羅。是時日羅被甲乗馬、到門底下。乃進庁前、進退跪拝、歎恨而曰。於檜隈宮御寓天皇之世。我君大伴金村大連奉為国家、使於海表火葦北国造刑部靭部阿利斯登之子。臣達率日羅。聞天皇召、恐畏来朝。乃解其甲、奉於天皇。乃営館於阿斗桑市、使住日羅。供給随欲。復遣阿倍目臣・物部贄子連。大伴糠手子連。而問国政於日羅。日羅対言。天皇所以治天下政。要須護養黎民。何遽興兵、翻将失滅。故今令議者仕奉朝列。臣・連。二造。〈 二造者。国造。伴造也。 〉下及百姓。悉皆饒富、令無所乏。如此三年。足食足兵。以悦使民。不憚水火。同恤国難。然後多造船舶。毎津列置。使観客人。令生恐懼。爾乃以能使使於百済。召其国王。若不来者。召其太佐平・王子等来。即自然心生欽伏。後応問罪。又奏言。百済人謀言。有船三百。欲請筑紫。若其実請。宜陽賜予。然則百済欲新造国。必先以女人・小子、載船而至。国家。望於此時。壺岐。対馬多置伏兵。候至而殺。莫翻被詐。毎於要害之所。堅築塁塞矣。於是恩率。参官、臨罷国時。〈 旧本、以恩率為一人。以参官為一人也。 〉窃語徳爾等言。計吾過筑紫許。汝等偸殺日羅者。吾具白王。当賜高爵。身及妻子。垂栄於後。徳爾。余奴皆聴許焉。参官等遂発途於血鹿。於是日羅自桑市村遷難波館。徳爾等昼夜相計将欲殺。時日羅身光、有如火焔。由是徳爾等恐而不殺。遂於十二月晦。候失光殺。日羅更蘇生曰。此是我駆使奴等所為。非新羅也。言畢而死。〈 属是時。有新羅使。故云爾也。 〉天皇詔贄子大連。糠手子連。令収葬於小郡西畔丘前。以其妻子。水手等居于石川。於是大伴糠手子連議曰。聚居一処。恐生其変。乃以妻子、居于石川百済村。水手等居于石川大伴村。収縛徳爾等、置於下百済阿田村。遣数大夫、推問其事。徳爾等伏罪言。信。是恩率。参官教使為也。僕等為人之下、不敢違矣。由是下獄復命於朝庭。乃遣使於葦北。悉召日羅眷族。賜徳爾等。任情決罪。是時葦北君等受而皆殺、投弥売嶋。〈 弥売嶋。蓋姫嶋也。 〉以日羅移葬於葦北。於後海畔者言。恩率之船被風没海。参官之船漂泊津嶋。乃始得帰。
《敏達天皇十三年(五八四)二月庚子【八】》十三年春二月癸巳朔庚子。遣難波吉士木蓮子、使於新羅。遂之任那。
《敏達天皇十三年(五八四)九月》秋九月。従百済来鹿深臣〈 闕名字。 〉有弥勒石像一躯。佐伯連〈 闕名字。 〉有仏像一躯。
《敏達天皇十三年(五八四)是歳》是歳。蘇我馬子宿禰請其仏像二躯。乃遣鞍部村主司馬達等。池辺直氷田。使於四方、訪覓修行者。於是唯於播磨国、得僧還俗者。名高麗恵便。大臣乃以為師。令度司馬達等女嶋。曰善信尼。〈 年十一歳。 〉又度善信尼弟子二人。其一漢人夜菩之女豊女。名曰禅蔵尼。其二錦織壼之女石女。名曰恵善尼。〈 壼。此云都苻。 〉馬子独依仏法。崇敬三尼。乃以三尼、付氷田直与達等、令供衣食。経営仏殿於宅東方。安置弥勒石像。屈請三尼、大会設斎。此時達等得仏舎利於斎食上。即以舎利献於馬子宿禰。馬子宿禰試以舎利、置鉄質中。振鉄鎚打。其質与鎚、悉被摧壌。而舎利不可摧毀。又投舎利於水。舎利随心所願、浮沈於水。由是馬子宿禰。池辺氷田。司馬達等。深信仏法、修行不懈。馬子宿禰亦於石川宅脩治仏殿。仏法之初、自茲而作。
《敏達天皇十四年(五八五)二月壬寅【十五】》十四年春二月戊子朔壬寅。蘇我大臣馬子宿禰起塔於大野丘北、大会設斎。即以達等前所獲舎利、蔵塔柱頭。
《敏達天皇十四年(五八五)二月辛亥【二十四】》辛亥。蘇我大臣患疾。問於卜者。卜者対言。祟於父時所祭仏神之心也。大臣即遣子弟、奏其占状。詔曰。宜依卜者之言。祭祠父神。大臣奉詔、礼拝石像。乞延寿命。是時国行疫疾。民死者衆。
《敏達天皇十四年(五八五)三月丁巳朔》三月丁巳朔。物部弓削守屋大連与中臣勝海大夫奏曰。何故不肯用臣言。自考天皇及於陛下。疫疾流行。国民可絶。豈非専由蘇我臣之興行仏法歟。詔曰。灼然。宜断仏法。
《敏達天皇十四年(五八五)三月丙戌【三十】》丙戌。物部弓削守屋大連自詣於寺。踞坐胡床。斫倒其塔縦火燔之。并焼仏像与仏殿。既而取所焼余仏像、令棄難波堀江。是日、無雲風雨。大連被雨衣。訶責馬子宿禰与従行法侶。令生毀辱之心。乃遣佐伯造御室。〈 更名於閭礙也 〉喚馬子宿禰所供善信等尼。由是馬子宿禰不敢違命。惻愴啼泣。喚出尼等、付於御室。有司便奪尼等三衣。禁錮、楚撻海石榴市亭。』天皇思建任那。差坂田耳子王為使。属此之時。天皇与大連卒患於瘡。故不果遣。詔橘豊日皇子曰。不可違背考天皇勅。可勤修乎任那之政也。又発瘡死者充盈於国。其患瘡者言。身如被焼被打被摧。啼泣而死。老少窃相謂曰。是焼仏像之罪矣。
《敏達天皇十四年(五八五)六月》夏六月。馬子宿禰奏曰。臣之疾病至今未愈。不蒙三宝之力、難可救治。於是詔馬子宿禰曰。汝可独行仏法。宜断余人。乃以三尼、還付馬子宿禰。馬子宿禰受而歓悦。嘆未曾有頂礼三尼。新営精舎。迎入供養。〈 或本云。物部弓削守屋大連。大三輪逆君。中臣磐余連。倶謀滅仏法、欲焼寺塔。并棄仏像。馬子宿禰諍而不従。 〉
《敏達天皇十四年(五八五)八月己亥【十五】》秋八月乙酉朔己亥。天皇病弥留、崩于大殿。是時起殯宮於広瀬。馬子宿禰大臣佩刀而誄。物部弓削守屋大連听然而咲曰。如中猟箭之雀烏焉。次弓削守屋大連手脚揺震而誄。〈 揺震、戦慄也。 〉馬子宿禰大臣咲曰。可懸鈴矣。由是二臣微生怨恨。三輪君逆使隼人相距於殯庭。穴穂部皇子欲取天下。発憤称曰。何故事死王之庭。弗事生王之所也。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二十一

 橘豊日天皇 用明天皇
 泊瀬部天皇 崇峻天皇
《用明天皇即位前紀》橘豊日天皇 用明天皇
橘豊日天皇。天国排開広庭天皇第四子也。母曰堅塩媛。天皇信仏法尊神道。十四年秋八月。渟中倉太珠敷天皇崩。
九月戊午【五】》九月甲寅朔戊午。天皇即天皇位。宮於磐余。名曰池辺双槻宮。以蘇我馬子宿禰為大臣。物部弓削守屋連為大連。並如故。
壬申【十九】》壬申。詔曰。云云。』以酢香手姫皇女、拝伊勢神宮、奉日神祀。〈 是皇女自此天皇時逮于炊屋姫天皇之世。奉日神神祀。自退葛城而薨。見炊屋姫天皇紀。或本云。三十七年間、奉日神祀。自退而薨。 〉
《用明天皇元年(五八六)正月壬子朔》元年春正月壬子朔。立穴穂部間人皇女為皇后。是生四男。其一曰廐戸皇子。〈 更名豊耳聡。聖徳。或名豊聡耳。法大王。或云法主王。 〉是皇子初居上宮。後移斑鳩。於豊御食炊屋姫天皇世、位居東宮。総摂万機、行天皇事。語見豊御食炊屋姫天皇紀。其二曰来目皇子。其三曰殖栗皇子。其四曰茨田皇子。立蘇我大臣稲目宿禰女石寸名為嬪。是生田目皇子。〈 更名豊浦皇子。 〉葛城直磐村女広子生一男。一女。男曰麻呂子皇子。此当麻公之先也。女曰酢香手姫皇女。歴三代以奉日神。
《用明天皇元年(五八六)五月》夏五月。穴穂部皇子欲奸炊屋姫皇后、而自強入於殯宮。寵臣三輪君逆乃喚兵衛。重〓宮門。拒而勿入。穴穂部皇子問曰。何人在此。兵衛答曰。三輪君逆在焉。七呼開門。遂不聴入。於是穴穂部皇子謂大臣与大連曰。逆頻無礼矣。於殯庭誄曰。不荒朝庭。浄如鏡面。臣治平奉仕。即是無礼。方今天皇子弟多在。両大臣侍。誰得恣情、専言奉仕。又余観殯内。拒不聴入。自呼開門、七廻不応。願欲斬之。両大臣曰。随命。於是穴穂部皇子陰謀王天下之事。而口詐在於殺逆君。遂与物部守屋大連、率兵囲繞磐余池辺。逆君知之。隠於三諸之岳。是日夜半、潜自山出。隠於後宮。〈 謂炊屋姫皇后之別業。是名海石榴市宮也。 〉逆之同姓白堤与横山言逆君在処。穴穂部皇子即遣守屋大連〈 或本云。穴穂部皇子与泊瀬部皇子、相計而遣守屋大連。 〉曰。汝応往討逆君并其二子。大連遂率兵去。蘇我馬子宿禰外聞斯計。詣皇子所。即逢門底。〈 謂皇子家門也。 〉将之大連所。時諌曰。王者不近刑人。不可自往。皇子不聴而行。馬子宿禰即便随去。到於磐余、〈 行至於池辺也。 〉而切諌之。皇子乃従諌止。仍於此処踞坐胡床、待大連焉。大連良久而至。率衆報命曰。斬逆等訖。〈 或本云。穴穂部皇子自行射殺。 〉於是馬子宿禰惻然頽歎曰。天下之乱不久矣。大連聞而答曰。汝小臣之所不識也。〈 此三輪君逆者訳語田天皇之所寵愛。悉委内外之事焉。由是炊屋姫皇后与馬子宿禰倶発恨於穴穂部皇子也。 〉是年也、太歳丙午。
《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四月丙午【二】》二年夏四月乙巳朔丙午。御新嘗於磐余河上。是日、天皇得病、還入於宮。群臣侍焉。天皇詔群臣曰。朕思欲帰三宝。卿等議之。群臣入朝而議。物部守屋大連与中臣勝海連。違詔議曰。何背国神、敬他神也。由来不識若斯事矣。蘇我馬子宿禰大臣曰。可随詔而奉助。〓[言+巨]生異計。於是皇弟皇子〈 皇弟皇子者穴穂部皇子。即天皇庶弟。 〉引豊国法師、〈 闕名也。 〉入於内裏。物部守屋大連耶睨大怒。是時押坂部史毛屎急来密語大連曰。今群臣図卿。復将断路。大連聞之即退於阿都、〈 阿都大連之別業所在地名也。 〉集聚人焉。中臣勝海連於家集衆、随助大連。遂作太子彦人皇子像与竹田皇子像厭之。俄而知事難済。帰附彦人皇子於水派宮。〈 水派。此云美麻多。 〉舍人迹見赤檮伺勝海連自彦人皇子所退。抜刀而殺。〈 迹見姓也。赤檮名也。赤檮。此云伊知毘。 〉大連従阿都家、使物部八坂。大市造小坂。漆部造兄。謂馬子大臣曰。吾聞。群臣謀我。我故退焉。馬子大臣。乃使土師八嶋連於大伴毘羅夫連所。具述大連之語。由是毘羅夫連手執弓箭・皮楯、就槻曲家。不離昼夜守護大臣。〈 槻曲家者。大臣家也。 〉』天皇之瘡転盛。将欲終時。鞍部多須奈〈 司馬達等子也。 〉進而奏曰。臣奉為天皇、出家脩道。又奉造丈六仏像及寺。天皇為之悲慟。今南淵坂田寺木丈六仏像。挟侍菩薩是也。
《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四月癸丑【九】》癸丑。天皇崩于大殿。
《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七月甲午【二十一】》秋七月甲戌朔甲午。葬于磐余池上陵。
《崇峻天皇即位前紀》 泊瀬部天皇 崇峻天皇
泊瀬部天皇。天国排開広庭天皇第十二子也。母曰小姉君。〈 稲目宿禰女也。已見上文。 〉
《崇峻天皇即位前紀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四月》二年夏四月。橘豊日天皇崩。
《崇峻天皇即位前紀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五月》五月。物部大連軍衆三度驚駭。大連元欲去余皇子等。而立穴穂部皇子為天皇。及至於今、望因遊猟而謀替立。密使人於穴穂部皇子曰。願与皇子将馳猟於淡路。謀泄。
《崇峻天皇即位前紀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六月庚戌【七】》六月甲辰朔庚戌。蘇我馬子宿禰等奉炊屋姫尊。詔佐伯連丹経手。土師連磐村。的臣真噛曰。汝等厳兵。速往、誅殺穴穂部皇子与宅部皇子。是日夜半。佐伯連丹経手等囲穴穂部皇子宮。於是衛士先登楼上。撃穴穂部皇子肩。皇子落於楼下、走入偏室。衛士等挙燭而誅。
《崇峻天皇即位前紀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六月辛亥【八】》六月辛亥。誅宅部皇子。〈 宅部皇子。檜隈天皇之子。上女王之父也。未詳。 〉善穴穂部皇子。故誅。
《崇峻天皇即位前紀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六月甲子【二十一】》甲子。善信阿尼等謂大臣曰。出家之途以戒為本。願向百済、学受戒法。
《用崇峻天皇即位前紀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六月是月》是月。百済調使来朝。大臣謂使人曰。率此尼等。将渡汝国、令学戒法。了時発遣。使人答曰。臣等帰蕃先道国王。而後発遣。亦不遅也。
《崇峻天皇即位前紀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七月》秋七月。蘇我馬子宿禰大臣勧諸皇子与群臣。謀滅物部守屋大連。泊瀬部皇子。竹田皇子。廐戸皇子。難波皇子。春日皇子。蘇我馬子宿禰大臣。紀男麻呂宿禰。巨勢臣比良夫。膳臣賀施夫。葛城臣烏那羅。倶率軍旅、進討大連。大伴連噛。阿倍臣人。平群臣神手。坂本臣糠手。春日臣。〈 闕名字。 〉倶率軍兵、従志紀郡到渋河家。大連親率子弟与奴軍。築稲城而戦。於是大連昇衣揩朴枝間、臨射如雨。其軍強盛。填家溢野。皇子等軍与群臣衆、怯弱恐怖。三廻却還。是時廐戸皇子束髪於額。〈 古俗、年少児、年十五六間。束髪於額。十七八間。分為角子。今亦為之。 〉而随軍後。自忖度口。将無見敗。非願難成。乃〓[昔+斤]取白膠木。疾作四天皇像。置於頂髪。而発誓言。〈 白膠木。此云農利泥。 〉今若使我勝敵。必当奉為護世四王、起立寺塔。蘇我馬子大臣又発誓言。凡諸天王・大神王等、助衛於我。使獲利益。願当奉為諸天与大神王。起立寺塔、流通三宝。誓已厳種種兵、而進討伐。爰有迹見首赤檮。射墮大連於枝下。而誅大連并其子等。由是。大連之軍忽然自敗。合軍悉被皀衣。馳猟広瀬勾原而散之。是役、大連児息与眷属。或有逃匿葦原、改姓換名者。或有逃亡不知所向者。時人相謂曰。蘇我大臣之妻。是物部守屋大連之妹也。大臣妄用妻計、而殺大連矣。』平乱之後。於摂津国造四天王寺。分大連奴半与宅。為大寺奴・田庄。以田一万頃、賜迹見首赤檮。蘇我大臣亦依本願、於飛鳥地起法興寺。』物部守屋大連資人捕鳥部万〈 万。名也。 〉将一百人守難波宅。而聞大連滅。騎馬夜逃向茅渟県有真香邑。仍過婦宅、而遂匿山。朝庭議曰。万懐逆心。故隠此山中。早須滅族。可不怠歟。万衣裳幣垢。形色憔悴。持弓帯剣。独自出来。有司遣数百衛士囲万。万即驚匿篁聚。以縄繋竹。引動令他惑己所入。衛士等被詐指揺竹馳言。万在此。万即発箭。一無不中。衛士等恐不敢近。万便弛弓挟腋。向山走去。衛士等即夾河追射。皆不能中。於是有一衛士。疾馳先万。而伏河側。擬射中膝。万即抜箭。張弓発箭。伏地而号曰。万為天皇之楯将効其勇。而不推問。翻致逼迫於此窮矣。可共語者来。願聞殺虜之際。衛士等競馳射万。万便払捍飛矢。殺三十余人。仍以持剣、三截其弓。還屈其剣、投河水裏。別以刀子刺頸死焉。河内国司。以万死状、牒上朝庭。朝庭下苻称。斬之八段散梟八国。河内国司即依苻旨。臨斬梟。時、雷鳴大雨。爰有万養白犬。俯仰廻吠於其屍側。遂噛挙頭、収置古冢。横臥枕側、飢死於前。河内国司尤異其犬。牒上朝庭。朝庭哀不忍聴。下苻称曰。此犬世所希聞。可観於後。須使万族作墓而葬。由是万族双起墓於有真香邑。葬万与犬焉。』河内国言。於餌香川原、有被斬人。計将数百。頭身既爛。姓宇難知。但以衣色、収取其身者。爰有桜井田部連胆渟所養之犬。噛続身頭、伏側固守。使収已至。乃起行之。
《崇峻天皇即位前紀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八月甲辰【二】》八月癸卯朔甲辰。炊屋姫尊与群臣勧進天皇。即天皇之位。以蘇我馬子宿禰為大臣如故。卿大夫之位亦如故。
《崇峻天皇即位前紀用明天皇二年(五八七)八月是月》是月。宮於倉梯。
《崇峻天皇元年(五八八)三月》元年春三月。立大伴糠手連女小手子為妃。是生蜂子皇子与錦代皇女。
《崇峻天皇元年(五八八)是歳》是歳。百済国遣使并僧恵総。令斤。恵寔等。献仏舍利。百済国遣恩率首信。徳率益文。那率福富味身等、進調。并献仏舍利。僧聆照律師。令威。恵衆。恵宿。道厳。令開等。寺工太良未太。文賈古子。鑪盤博士将徳白昧淳。瓦博士麻奈文奴。陽貴文・陵貴文。昔麻帝弥。画工白加。蘇我馬子宿禰請百済僧等。問受戒之法。以善信尼等、付百済国使恩率首信等。発遣学問。』壌飛鳥衣縫造祖樹葉之家。始作法興寺、此地名飛鳥真神原。亦名飛鳥苫田。是年也、太歳戊申。
《崇峻天皇二年(五八九)七月壬辰朔》二年秋七月壬辰朔。遣近江臣満於東山道使、観蝦夷国境。遣完人臣鴈於東海道使、観東方浜海諸国境。遣阿倍臣於北陸道使、観越等諸国境。
《崇峻天皇三年(五九〇)三月》三年春三月。学問尼善信等。自百済還、住桜井寺。
《崇峻天皇三年(五九〇)十月》冬十月。入山取寺材。
《崇峻天皇三年(五九〇)是歳》是歳。度尼、大伴狭手彦連女善徳。大伴狛夫人。新羅媛善妙。百済媛妙光。又漢人善聡。善通。妙徳。法定。照善。智聡。善智恵。善光等。鞍部司馬達等子多須奈。同時出家。名曰徳斉法師。
《崇峻天皇四年(五九一)四月甲子【十二】》四年夏四月壬子朔甲子。葬訳語田天皇於磯長陵。是其妣皇后所葬之陵也。
《崇峻天皇四年(五九一)八月庚戌朔》秋八月庚戌朔。天皇詔群臣曰。朕思欲建任那。卿等何如。群臣奏言。可建任那官家。皆同陛下所詔。
《崇峻天皇四年(五九一)十一月壬午【四】》冬十一月己卯朔壬午。差紀男麻呂宿禰。巨勢巨比良夫。狭臣。大伴齧連。葛城烏奈良臣。為大将軍、率氏氏臣・連為裨将、部隊。領二万余軍。出居筑紫。遣吉士金於新羅。遣吉士木蓮子於任那。問任那事。
《崇峻天皇五年(五九二)十月丙子【四】》五年冬十月癸酉朔丙子。有献山猪。天皇指猪詔曰。何時如断此猪之頸。断朕所嫌之人。多設兵仗、有異於常。
《崇峻天皇五年(五九二)十月壬午【十】》壬午。蘇我馬子宿禰聞天皇所詔。恐嫌於己、招聚儻者、謀弑天皇。
《崇峻天皇五年(五九二)十月是月》是月。起大法興寺仏堂与歩廊。
《崇峻天皇五年(五九二)十一月乙巳【三】》十一月癸卯朔乙巳。馬子宿禰詐於群臣曰。今日進東国之調。乃使東漢直駒、弑于天皇。〈 或本云。東漢直駒東漢直磐井子也。 〉是日。葬天皇于倉梯岡陵。〈 或本云。大伴嬪小手子恨寵之衰。使人於蘇我馬子宿禰曰。頃者有献山猪。天皇指猪而詔曰。如断猪頸、何時断朕思人。且於内裏。大作兵仗。於是馬子宿禰聴而驚之。 〉
《崇峻天皇五年(五九二)十一月丁未【五】》丁未。遣騨使於筑紫将軍所曰。依於内乱、莫怠外事。
《崇峻天皇五年(五九二)十一月是月》是月。東漢直駒偸隠蘇我娘嬪河上娘為妻。〈 河上娘。蘇我馬子宿禰女也。 〉馬子宿禰忽不知河上娘為駒所偸。而謂死去。駒奸嬪事顕。為大臣所殺。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一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二十二

 豊御食炊屋姫天皇 推古天皇
《推古天皇即位前紀》豊御食炊屋姫天皇。天国排開広庭天皇中女也。橘豊日天皇同母妹也。幼曰額田部皇女。姿色端麗。進止軌制。年十八歳、立為渟中倉太玉敷天皇之皇后。三十四歳、渟中倉太珠敷天皇崩。三十九歳、当于泊瀬部天皇五年十一月。天皇為大臣馬子宿禰見殺。嗣位既空。群臣請渟中倉太珠敷天皇之皇后額田部皇女。以将令践祚。皇后辞譲之。百寮上表勧進。至于三。乃従之。因以奉天皇璽印。
《崇峻天皇五年(五九二)十二月己卯【八】》冬十二月壬申朔己卯。皇后即天皇位於豊浦宮。
《推古天皇元年(五九三)正月丙辰【十五】》元年春正月壬寅朔丙辰。以仏舎利、置于法興寺刹柱礎中。
《推古天皇元年(五九三)正月丁巳【十六】》丁巳。建刹柱。
《推古天皇元年(五九三)四月己卯【十】》夏四月庚午朔己卯。立厩戸豊聡耳皇子為皇太子。仍録揶政。以万機悉委焉。橘豊日天皇第二子也。母皇后曰穴穂部間人皇女。皇后懐妊開胎之日。巡行禁中。監察諸司。至于馬官。乃当廐戸。而不労忽産之。生而能言。有聖智。及壮、一聞十人訴。以勿失能弁。兼知未然。且習内教於高麗僧恵慈。学外典於博士覚〓。並悉達矣。父天皇愛之、令居宮南上殿。故称其名、謂上宮廐戸豊聡耳太子。
《推古天皇元年(五九三)九月》秋九月。改葬橘豊日天皇於河内磯長陵。
《推古天皇元年(五九三)是歳》是歳。始造四天王寺於難波荒陵。是年也、太歳癸丑。
《推古天皇二年(五九四)二月丙寅朔》二年春二月丙寅朔。詔皇太子及大臣。令興隆三宝。是時。諸臣連等各為君親之恩。競造仏舎。即是謂寺焉。
《推古天皇三年(五九五)四月》三年夏四月。沈水漂著於淡路嶋。其大一囲。嶋人不知沈水。以交薪焼於竈。其煙気遠薫。則異以献之。
《推古天皇三年(五九五)五月丁卯【十】》五月戊午朔丁卯。高麗僧恵慈帰化。則皇太子師之。
《推古天皇三年(五九五)是歳》是歳。百済僧慧聡来之。此両僧弘演仏教。並為三宝之棟梁。
《推古天皇三年(五九五)七月》秋七月。将軍等至自筑紫。
《推古天皇四年(五九六)十一月》四年冬十一月。法興寺造竟。則以大臣男善徳臣拝寺司。是日恵慈。恵聡二僧、始住於法興寺。
《推古天皇五年(五九七)四月丁丑朔》五年夏四月丁丑朔。百済王遣王子阿佐朝貢。
《推古天皇五年(五九七)十一月甲子【二十二】》冬十一月癸酉朔甲子。遣吉士磐金於新羅。
《推古天皇六年(五九八)四月》六年夏四月。難波吉士磐金至自新羅、而献鵲二隻。乃俾養於難波杜。因以巣枝而産之。
《推古天皇六年(五九八)八月己亥朔》秋八月己亥朔。新羅貢孔雀一隻。
《推古天皇六年(五九八)十月丁未【十】》冬十月戊戌朔丁未。越国献白鹿一頭。
《推古天皇七年(五九九)四月辛酉【二十七】》七年夏四月乙未朔辛酉。地動。舎屋悉破。則令四方、俾祭地震神。
《推古天皇七年(五九九)九月癸亥朔》秋九月癸亥朔。百済貢駱駝一疋。驢一疋。羊二頭。白雉一隻。
《推古天皇八年(六〇〇)二月》八年春二月。新羅与任那相攻。天皇欲救任那。
《推古天皇八年(六〇〇)是歳》是歳。命境部臣為大将軍。以穂積臣為副将軍〈 並闕名。 〉則将万余衆。為任那撃新羅。於是。直指新羅。於是直指新羅、以泛海往之。乃到于新羅、攻五城而抜。於是。新羅王惶之。挙白旗、到于将軍之麾下。而立。割多多羅。素奈羅。弗知鬼。委陀。南加羅。阿羅々六城、以請服。時将軍共議曰。新羅知罪服之。強撃不可。則奏上。爰天皇更遣難波吉師神於新羅。復遣難波吉士木蓮子於任那。並検校事状。爰新羅・任那王、二国遣使貢調。仍奏表之曰。天上有神。地有天皇。除是二神。何亦有畏乎。自今以後。不有相攻。且不乾般柁。毎歳必朝。則遣使以召還将軍。将軍等至自新羅。弭新羅亦侵任那。
《推古天皇九年(六〇一)二月》九年春二月。皇太子初興宮室于斑鳩。
《推古天皇九年(六〇一)三月戊子【五】》三月甲申朔戊子。遣大伴連齧于高麗。遺坂本臣糠手于百済。以詔之曰。急救任那。
《推古天皇九年(六〇一)五月》夏五月。天皇居于耳梨行宮。是時大雨。河水漂蕩。満于宮庭。
《推古天皇九年(六〇一)九月戊子【八】》秋九月辛巳朔戊子。新羅之間諜者迦摩多到対馬。則捕以貢之。流于上野。
《推古天皇九年(六〇一)十一月甲申【五】》冬十一月庚辰朔甲申。議政新羅。
《推古天皇十年(六〇二)二月己酉朔》十年春二月己酉朔。来目皇子為撃新羅将軍。授諸神部及国造。伴造等。并軍衆二万五千人。
《推古天皇十年(六〇二)四月戊申朔》夏四月戊申朔。将軍来目皇子到于筑紫。乃進屯嶋郡。而聚船舶運軍糧。
《推古天皇十年(六〇二)六月己酉【三】》六月丁未朔己酉。大伴連齧。坂本臣糖手。共至自百済。是時。来目皇子臥病以不果征討。
《推古天皇十年(六〇二)十月》冬十月。百済僧観勒来之。仍貢暦本及天文・地理書。并遁甲・方術之書也。是時選書生三四人。以俾学習於観勒矣。陽胡史祖玉陳習暦法。大友村主高聡学天文・遁甲。山背臣日並立学方術。皆学以成業。
《推古天皇十年(六〇二)閏十月己丑【十五】》閏十月乙亥朔己丑。高麗僧僧隆。雲聡、共来帰。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二月丙子【四】》十一年春二月癸酉朔丙子。来目皇子薨於筑紫。仍駅使以奏上。爰天皇聞之大驚。則召皇太子。蘇我大臣。謂之曰。征新羅大将軍来目皇子薨之。其臨大事而不遂矣。甚悲乎。仍殯于周芳娑婆。乃遣土師連猪手令掌殯事。故猪手連之孫曰娑婆連。其是之縁也。後葬於河内埴生山岡上。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四月壬申朔》夏四月壬申朔。更以来目皇子之兄当麻皇子、為征新羅将軍。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七月癸卯【三】》秋七月辛丑朔癸卯。当麻皇子自難波発船。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七月丙午【六】》丙午。当麻皇子到播磨。時従妻舎人姫王薨於赤石。仍葬于赤石檜笠岡上。乃当麻皇子返之。遂不征討。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十月壬申【四】》冬十月己巳朔壬申。遷于小墾田宮。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十一月己亥朔》十一月己亥朔。皇太子謂諸大夫曰。我有尊仏像。誰得是像。以恭拝。時秦造河勝進曰。臣拝之。便受仏像。因以造蜂岡寺。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十一月是月》是月。皇太子請于天皇。以作大楯及靭。〈 靭。此云由岐。 〉又絵于旗幟。
《推古天皇十一年(六〇三)十二月壬申【五】》十二月戊辰朔壬申。始行冠位。大徳。小徳。大仁。小仁。大礼。小礼。大信。小信。大義。小義。大智。小智。并十二階。並以当色〓[糸+施の旁]縫之。頂撮総如嚢。而著縁焉。唯元日著髻華。〈 髻華、此云于孺。 〉
《推古天皇十二年(六〇四)正月戊戌朔》十二年春正月戊戌朔。始賜冠位於諸臣。各有差。
《推古天皇十二年(六〇四)四月戊辰【三】》夏四月丙寅朔戊辰。皇太子親肇作憲法十七条。』
一曰。以和為貴。無忤為宗。人皆有党。亦少達者。是以或不順君父。乍違于隣里。然上和下睦。詣於論事。則事理自通。何事不成。』
二曰。篤敬三宝。三宝者仏・法・僧也。則四生之終帰。万国之極宗。何世何人、非貴是法。人鮮尤悪。能教従之。其不帰三宝。何以直枉。』
三曰。承詔必謹。君則天之。臣則地之。天覆地載。四時順行。万気得通。地欲覆天。則致壌耳。是以君言臣承。上行下靡。故承詔必慎。不謹自敗。』
四曰。群卿百寮、以礼為本。其治民之本。要在乎礼。上不礼而下非斉。下無礼以必有罪。是以、群臣有礼。位次不乱。百姓有礼。国家自治。』
五曰絶餮棄欲、明弁訴訟。其百姓之訟。一日千事。一日尚爾。況乎累歳。頃治訟者。得利為常。見賄聴〓。便有財之訟。如石投水。乏者之訴。似水投石。是以貧民則不知所由。臣道亦於焉闕。』
六曰。懲悪勧善。古之良典。是以無匿人善。見悪必匡。其諂詐者。則為覆国家之利器。為絶人民之鋒剣。亦侫媚者。対上則好説下過。逢下則誹謗上失。其如此人。皆無忠於君。無仁於民。是大乱之本也。』
七曰。人各有任。掌宜不濫。其賢哲任官。頌音則起。奸者有官。禍乱則繁。世少生知。剋念作聖。事無大少。得人必治。時無急緩。遇賢自寛。因此国家永久。社稷勿危。故古聖王為官以求人。為人不求官。』
八曰。群卿百寮。早朝晏退。公事靡塩。終日難尽。是以遅朝不逮于急。早退必事不尽。』
九曰。信是義本。毎事有信。其善悪成敗。要在于信。群臣共信。何事不成。群臣無信。万事悉敗。
十曰。絶忿棄瞋。不怒人違。人皆有心。心各有執。彼是則我非。我是則彼非。我必非聖。彼必非愚。共是凡夫耳。是非之理。〓〓[言+巨]能可定。相共賢愚、如鐶无端。是以、彼人雖瞋。還恐我失。我独雖得。従衆同挙。』
十一曰明察功過。賞罰必当。日者賞不在功。罰不在罪。執事群卿。宜明賞罰。』
十二曰。国司。国造。勿歛百姓。国非二君。民無両主。率土兆民、以王為主。所任官司。皆是王臣。何敢与公、賦歛百姓。』
十三曰。諸任官者。同知職掌。或病或使。有闕於事。然得知之日。和如曾識。其以非与聞。勿防公務。』
十四曰。群臣百寮。無有嫉妬。我既嫉人。人亦嫉我。嫉妬之患。不知其極。所以、智勝於己則不悦。才優於己則嫉妬。是以、五百之乃今遇賢。千載以難待一聖。其不得賢聖。何以治国。』
十五曰。背私向公。是臣之道矣。凡夫、人有私必有恨。有憾必非同。非同則以私妨公。憾起則違制。害法。故初章云、上下和諧。其亦是情歟。』
十六曰。使民以時。古之良典。故、冬月有間。以可使民。従春至秋。農桑之節。不可使民。其不農何食。不桑何服。』
十七曰。夫事不可独断。必与衆宜論。少事是軽。不可必衆。唯逮論大事。若疑有失。故与衆相弁。辞則得理。
《推古天皇十二年(六〇四)九月》秋九月。改朝礼。因以詔之曰。凡出入宮門。以両手押地。両脚跪之。越梱則立行。
《推古天皇十二年(六〇四)九月是月》是月。始定黄書画師。山背画師。
《推古天皇十三年(六〇五)四月辛酉朔》十三年夏四月辛酉朔。天皇詔皇太子。大臣及諸王。諸臣。共同発誓願。以始造銅・繍丈六仏像、各一躯。乃命鞍作鳥為造仏之工。是時。高麗国大興王聞日本国天皇造仏像。貢上黄金三百両。
《推古天皇十三年(六〇五)閏七月己未朔》閏七月己未朔。皇太子命諸王。諸臣。俾著褶。
《推古天皇十三年(六〇五)十月》冬十月。皇太子居斑鳩宮。
《推古天皇十四年(六〇六)四月壬辰【八】》十四年夏四月乙酉朔壬辰。銅・繍丈六仏像並造竟。是日也。丈六銅像坐於元興寺金堂。時仏像高於金堂戸。以不得納堂。於是。諸工人等議曰。破堂戸而納之。然鞍作鳥之秀工。以不壌戸得入堂。即日設斎。於是。会集人衆不可勝数。自是年初、毎寺。四月八日。七月十五日設斉。
《推古天皇十四年(六〇六)五月戊午【五】》五月甲寅朔戊午。勅鞍作鳥曰。朕欲興隆内典。方将建仏刹。肇求舎利。時汝祖父司馬達等便献舎利。又於国無僧尼。於是。汝父多須那為橘豊日天皇、出家。恭敬仏法。又汝姨嶋女。初出家、為諸尼導者。以修行釈教。今朕為造丈六仏、以求好仏像。汝之所献仏本。則合朕心。又造仏像既訖。不得入堂。諸工人不能計。以将破堂戸。然汝不破戸而得入。此皆汝之功也。則賜大仁位。因以給近江国坂田郡水田二十町焉。鳥以此田、為天皇作金剛寺。是今謂南淵坂田尼寺。
《推古天皇十四年(六〇六)七月》秋七月。天皇請皇太子、令講勝鬘経。三日。説竟之。
《推古天皇十四年(六〇六)是歳》是歳。皇太子亦講法華経於岡本宮。天皇大喜之。播磨国水田百町施于皇太子。因以納于斑鳩寺。
《推古天皇十五年(六〇七)二月庚辰朔》十五年春二月庚辰朔。定壬生部。
《推古天皇十五年(六〇七)二月戊子【九】》戊子。詔曰。朕聞之。曩者我皇祖天皇等宰世也。〓天蹐地。敦礼神祗。周祠山川。幽通乾坤。是以陰陽開和、造化共調。今当朕世。祭祠神祗。豈有怠乎。故群臣共為竭心、宜拝神祗。
《推古天皇十五年(六〇七)二月甲午【十五】》甲午。皇太子及大臣率百寮。以祭拝神祗。
《推古天皇十五年(六〇七)七月庚戌【三】》秋七月戊申朔庚戌。大礼小野臣妹子遣於大唐。以鞍作福利為通事。
《推古天皇十五年(六〇七)是歳》是歳冬。於倭国作高市池。藤原池。肩岡池。菅原池。山背国掘大溝於栗隈。且河内国作戸苅池。依網池。亦毎国置屯倉。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四月》十六年夏四月。小野臣妹子至自大唐。唐国号妹子臣曰蘇因高。即大唐使人裴世清。下客十二人。従妹子臣至於筑紫。遣難波吉士雄成。召大唐客裴世清等。為唐客、更造新館於難波高麗館之上。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六月丙辰【十五】》六月壬寅朔丙辰。客等泊于難波津。是日。以飾船三十艘、迎客等于江口。安置新館。於是。以中臣宮地連烏磨呂。大河内直糠手・船史王平為掌客。爰妹子臣奏之曰。臣参還之時。唐帝以書授臣。然経過百済国之日。百済人探以掠取。是以不得上。於是群臣議之曰。夫使人雖死之、不失旨。是使矣。何怠之失大国之書哉。則坐流刑。時天皇勅之曰。妹子雖有失書之罪。輙不可罪。其大国客等聞之、亦不良。乃赦之不坐也。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八月癸卯【三】》秋八月辛丑朔癸卯。唐客入京。是日。遺飾騎七十五疋、而迎唐客於海石榴市衢。額田部連比羅夫以告礼辞焉。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八月壬子【十二】》壬子。召唐客於朝庭。令奏使旨。時阿倍鳥臣。物部依網連抱、二人為客之導者也。於是。大唐之国信物置於庭中。時使主裴世清親持書。両度再拝、言上使旨而立之。其書曰。皇帝問倭皇。使人長吏大礼蘇因高等至具懐。朕欽承宝命、臨仰区宇。思弘徳化、覃被含霊。愛育之情、無隔遐邇。知皇介居表、撫寧民庶。境内安楽。風俗融和。深気至誠。達脩朝貢。丹款之美。朕有嘉焉。稍暄。比如常也。故遣鴻臚寺掌客裴世清等。稍宣徃意。并送物如別。時阿倍臣出庭、以受其書而進行。大伴齧連迎出承書、置於大門前机上而奏之。事畢而退焉。是時。皇子。諸王。諸臣、悉以金髻華著頭。亦衣服皆用錦・紫・繍・織及五色綾羅。〈 一云。服色皆用冠色。 〉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八月丙辰【十六】》丙辰。饗唐客等於朝。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九月乙亥【五】》九月辛未朔乙亥。饗客等於難波大郡。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九月辛巳【十一】》辛巳。唐客裴世清罷帰。則復以小野妹子臣為大使。吉士雄成為小使。福利為逸事。副于唐客而遺之。爰天皇聘唐帝。其辞曰。東天皇敬白西皇帝。使人鴻臚寺掌客裴世清等至。久憶方解。季秋薄冷。尊何如。想清悉。此即如常。今遣大礼蘇因高。大礼乎那利等徃。謹白、不具。是時。遣於唐国学生、倭漢直福因。奈羅訳語恵明。高向漢人玄理。新漢人大国。学問僧、新漢人日文。南淵漢人請安。志賀漢人恵隠。新漢人広斉等、并八人也。
《推古天皇十六年(六〇八)是歳》是歳。新羅人多化来。
《推古天皇十七年(六〇九)四月庚子【四】》十七年夏四月丁酉朔庚子。筑紫大宰奏上言。百済僧道欣。恵弥為首、一十人。俗人七十五人。泊于肥後国葦北津。是時。遣難波吉士徳摩呂。船史竜、以問之曰。何来也。対曰。百済王命以遣於呉国。其国有乱不得入。更返於本郷。忽逢暴風、漂蕩海中。然有大幸、而泊于聖帝之辺境。以歓喜。
《推古天皇十七年(六〇九)五月壬午【十六】》五月丁卯朔壬午。徳摩呂等復奏之。則返徳摩呂。竜二人。而副百済人等、送本国。至于対馬、以道人等十一、皆請之欲留。乃上表而留之。因令住元興寺。
《推古天皇十七年(六〇九)九月》秋九月。小野臣妹子等至自大唐。唯通事福利不来。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三月》十八年春三月。高麗王貢上僧曇徴。法定。曇徴知五経。且能作彩色及紙墨。并造碾磑。蓋造碾磑、始于是時歟。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七月》秋七月。新羅使人沙喙部奈末竹世士。与任那使人喙部大舍首智買。到于筑紫。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九月》九月。遣使召新羅。任那使人。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十月丙申【八】》冬十月己丑朔丙申。新羅。任那使人臻於京。是日、命額田部連比羅夫、為迎新羅客荘馬之長。以膳臣大伴、為迎任那客荘馬之長。即安置阿斗河辺館。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十月丁酉【九】》丁酉。客等拝朝庭。於是。命秦造河勝・土部連菟、為新羅導者。以間人連臨蓋。阿閉臣大籠為任那導者。共引以自南門入之、立于庭中。時大伴咋連。蘇我豊浦蝦両臣。坂本糠手臣。阿倍鳥子臣。共自位起之、進伏于庭。於是。両国客等各再拝、以奏使旨。乃四大夫起進啓於大臣。時大臣自位起。立庁前而聴焉。既而賜禄諸客。各有差。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十月乙巳【十七】》乙巳。饗使人等於朝。以河内漢直贄為新羅共食者。錦織首久僧為任那共食者。
《推古天皇十八年(六一〇)十月辛亥【二十三】》辛亥。客等礼畢、以帰焉。
《推古天皇十九年(六一一)五月五日》十九年夏五月五日。薬猟於兎田野。取鶏鳴時集于藤原池上。以会明乃徃之。粟田細目臣為前部領。額田部比羅夫連為後部領。是日。諸臣服色、皆随冠色、各著髻華。則大徳。小徳並用金。大仁。小仁用豹尾。大礼以下用鳥尾。
《推古天皇十九年(六一一)八月》秋八月。新羅遣沙喙部奈末北叱智。任那遣習部大舍親智周智。共朝貢。
《推古天皇二十年(六一二)正月丁亥【七】》二十年春正月辛巳朔丁亥。置酒宴群卿。是日。大臣上寿。歌曰。
@夜須弥志斯。和餓於朋耆弥能。訶句理摩須。阿摩能椰蘇訶礙。異泥多多須。弥蘇羅烏弥礼麼。予呂豆余珥。訶句志茂餓茂。知余珥茂。訶句志茂餓茂。知余珥茂。訶句志茂餓茂。訶之胡弥弖。兎伽陪摩都羅武。烏呂餓弥弖。兎伽陪摩都羅武。宇多豆紀摩都流。 やすみしし わがおほきみの かくります あまのやそかげ いでたたす みそらをみれば よろづよに かくしもがも ちよにも かくしもがも ちよにも かくしもがも かしこみて つかへまつらむ をろがみて つかへまつらむ うたづきまつる (K102)
天皇和曰。
@摩蘇餓予。蘇餓能古羅破。宇摩奈羅麼。辟武伽能古摩。多智奈羅麼。句礼能摩差比。宇倍之訶茂。蘇餓能古羅烏。於朋枳弥能。兎伽破須羅志枳。 まそがよ そがのこらは うまならば ひむかのこま たちならば くれのまさひ うべしかも そがのこらを おほきみの つかはすらしき (K103)
《推古天皇二十年(六一二)二月庚午【二十】》二月辛亥朔庚午。改葬皇太夫人堅臨媛於檜隈大陵。是日。誄於軽街。第一阿倍内臣鳥誄天皇之命。則奠霊。明器・明衣之類、万五千種也。第二、諸皇子等以次第各誄之。第三中臣宮地連烏摩侶誄大臣之辞。第四、大臣引率八腹臣等。便以境部臣摩理勢、令誄氏姓之本矣。時人云。摩理勢。烏摩侶二人能誄。唯鳥臣不能誄也。
《推古天皇二十年(六一二)五月五日》夏五月五日。薬猟之。集于羽田。以相連参趣於朝。其装束如菟田之猟。
《推古天皇二十年(六一二)是歳》是歳。自百済国有化来者。其面・身皆斑白。若有白癩者乎。悪其異於人、欲棄海中嶋。然其人曰。若悪臣之斑皮者。白斑牛馬不可畜於国中。亦臣有小才。能構山岳之形。其留臣而用。則為国有利。何空之棄海嶋耶。於是。聴其辞以不棄。仍令構須弥山形及呉橋於南庭。時人号其人曰路子工。亦名芝耆摩呂。又百済人味摩之帰化。曰。学于呉、得伎楽舞。則安置桜井、而集少年、令習伎楽〓。於是真野首弟子。新漢斉文二人。習之傅其〓。此今大市首。辟田首等祖也。
《推古天皇二一年(六一三)十一月》二十一年冬十一月。作掖上池。畝傍池。和珥池。又自難波至京置大道。
《推古天皇二一年(六一三)十二月庚午朔》十二月庚午朔。皇太子遊行於片岡。時飢者臥道垂。仍問姓名。而不言。皇太子視之与飲食。即脱衣裳、覆飢者而言。安臥也。則歌之曰。
@斯那提流。箇多烏箇夜摩爾。伊比爾恵弖。許夜勢屡。諸能多比等。阿波礼。於夜那斯爾。那礼奈理鶏迷夜。佐須陀気能。枳弥波夜那祗。伊比爾恵弖。許夜勢留。諸能多比等阿波礼。 しなてる かたをかやまに いひにゑて こやせる そのたびとあはれ おやなしに なれなりけめや さすたけの きみはやなき いひにゑて こやせる そのたびとあはれ (K104)
《推古天皇二一年(六一三)十二月辛未【二】》辛未。皇太子遣使令視飢者。使者還来之曰。飢者既死。爰皇太子大悲之。則因以葬埋於当処。墓固封也。数日之後。皇太子召近習先者、謂之曰。先日臥于道飢者。其非凡人。為必真人也。遣使令視。於是。使者還来之曰。到於墓所而視之。封埋勿動。乃開以見、屍骨既空。唯衣服畳置棺上。於是。皇太子復返使者、令取其衣。如常且服矣。時人大異之曰。聖之知聖、其実哉。逾惶。
《推古天皇二二年(六一四)五月五日》二十二年夏五月五日。薬猟也。
《推古天皇二二年(六一四)六月己卯【十三】》六月丁卯朔己卯。遣犬上君御田鍬。矢田部造〈 闕名。 〉於大唐。
《推古天皇二二年(六一四)八月》秋八月。大臣臥病。為大臣而男女并一千人出家。
《推古天皇二三年(六一五)九月》二十三年秋九月、犬上君御田鍬。矢田部造、至自大唐。百済使則従犬上君而来朝。
《推古天皇二三年(六一五)十一月庚寅【二】》十一月己丑朔庚寅。饗百済客矣。
《推古天皇二三年(六一五)十一月癸卯【十五】》癸卯。高麗僧恵慈帰于国。
《推古天皇二四年(六一六)正月》二十四年春正月。桃李実之。
《推古天皇二四年(六一六)三月》三月。掖玖人三口帰化。
《推古天皇二四年(六一六)五月》夏五月。夜句人七口来之。
《推古天皇二四年(六一六)七月》秋七月。亦掖玖人二十口来之。先後并三十人。皆安置於朴井。未及還皆死焉。
《推古天皇二四年(六一六)七月》秋七月。新羅遣奈末竹世士、貢仏像。
《推古天皇二五年(六一七)六月》二十五年夏六月。出雲国言。於神戸郡有瓜。大如缶。
《推古天皇二五年(六一七)是歳》是歳。五穀登之。
《推古天皇二六年(六一八)八月癸酉朔》二十六年秋八月癸酉朔。高麗遣使貢方物。因以言、隋煬帝興三十万衆攻我。返之為我所破。故貢献俘虜貞公。普通二人。及鼓吹・弩・抛石之類十物、并土物・駱駝一疋。
《推古天皇二六年(六一八)是年》是年。遣河辺臣〈 闕名。 〉於安芸国、令造舶。至山覓舶材。便得好材、以名将伐。時有人曰。霹靂木也。不可伐。河辺臣曰。其雖雷神。豈逆皇命耶。多祭幣帛、遣人夫令伐。則大雨雷電之。爰河辺臣案剣曰。雷神無犯人夫。当傷我身。而仰待之。雖十余霹靂。不得犯河辺臣。即化少魚、以挟樹枝。即取魚焚之。遂脩理其舶。
《推古天皇二七年(六一九)四月壬寅【四】》二十七年夏四月己亥朔壬寅。近江国言。於蒲生河有物。其形如人。
《推古天皇二七年(六一九)七月》秋七月。摂津国有漁父。沈罟於堀江。有物入罟。其形如児。非魚非人。不知所名。
《推古天皇二八年(六二〇)八月》二十八年秋八月。掖玖人二口流来於伊豆嶋。
《推古天皇二八年(六二〇)十月》冬十月。以砂礫葺檜隈陵上。則域外積土成山。仍毎氏科之。建大柱於土山上。時倭漢坂上直樹柱、謄之太高。故時人号之曰大柱直也。
《推古天皇二八年(六二〇)十二月庚寅朔》十二月庚寅朔。天有赤気。長一丈余。形似雉尾。
《推古天皇二八年(六二〇)是歳》是歳。皇太子。嶋大臣共議之、録天皇記及国記。臣・連・伴造・国造・百八十部并公民等本記。
《推古天皇二九年(六二一)二月癸巳【五】》二十九年春二月己丑朔癸巳。半夜厩戸豊聡耳皇子命薨于斑鳩宮。是時諸王・諸臣及天下百姓、悉長老如失愛児、而臨酢之味在口不嘗。少幼者如亡慈父母。以哭泣之声満於行路。乃耕夫止耜。舂女不杵。皆曰。日月失輝。天地既崩。自今以後、誰恃或。
《推古天皇二九年(六二一)二月是月》是月。葬上宮太子於磯長陵。』当是時、高麗僧恵慈聞上宮皇太子薨。以大悲之。為皇太子、請僧而設斉。仍親説経之日。誓願曰。於日本国有聖人。曰上宮豈聡耳皇子。固天攸縦。以玄聖之徳生日本之国。苞貫三統、纂先聖之宏猷。恭敬三宝、救黎元之厄。是実大聖也。今太子既薨之。我雖異国、心在断金。某独生之。有何益矣。我以来年二月五日必死。因以遇上宮太子於浄土。以共化衆生。於是恵慈当于期日而死之。是以時人之彼此共言。其独非上宮太子之聖。恵慈亦聖也。
《推古天皇二九年(六二一)是歳》是歳。新羅遣奈末伊弥買朝貢。仍以表書奏使旨。凡新羅上表。蓋始起于此時歟。
《推古天皇三一年(六二三)七月》三十一年秋七月。新羅遣大使奈末智洗爾。任那遣達率奈末智。並来朝。仍貢仏像一具。及金塔并舍利。且大灌頂幡一具。小幡十二条。即仏像居於葛野秦寺。以余舍利。金塔。灌頂幡等、皆納于四天王寺。是時。大唐学問者僧恵斉。恵光。及医恵日。福因等、並従智洗爾等来之。於是。恵日等共奏聞曰。留于唐国学者。皆学以成業。応喚。且其大唐国者法式備定之珍国也。常須達。
《推古天皇三一年(六二三)是歳》是歳。新羅伐任那。任那附新羅。於是天皇将討新羅。謀及大臣。詢于群卿。田中臣対曰。不可急討。先察状、以知逆。後撃之不晩也。請試遣使覩其消息。中臣連国曰。任那是元我内官家。今新羅人伐而有之。請戒戎旅。征伐新羅。以取任那附百済。寧非益有于新羅乎。田中臣曰。不然。百済是多反覆之国。道路之間尚詐之。凡彼所請皆非之。故不可附百済。則不果征焉。爰遣吉士磐金於新羅。遣吉士倉下於任那。令問任那之事。時新羅国主遣八大夫。啓新羅国事於磐金。且啓任那国於倉下。因以約曰。任那小国。天皇附庸。何新羅輙有之。随常定内官家。願無煩矣。則遣奈末智洗遅。副於吉士磐金。復以任那人達率奈末遅。副於吉士倉下。仍貢両国之調。然磐金等未及于還。即年以大徳境部臣雄摩侶。小徳中臣連国為大将軍。以小徳河辺臣禰受。小徳物部依網連乙等。小徳波多臣広庭。小徳近江脚身臣飯蓋。小徳平群臣宇志。小徳大伴連。〈 闕名。 〉小徳大宅臣軍為副将軍。率数万衆、以征討新羅。時磐金等共会於津、将発船。以候風波。於是船師満海多至。両国使人望瞻之愕然。乃還留焉。更代堪遅大舍、為任那調使而貢上。於是磐金等相謂之曰。是軍起之、既違前期。是以任那之事今亦不成矣。則発船而渡之。唯将軍等始到任那。而議之、欲襲新羅。於是。新羅国王聞軍多至。而予慴之請服。時将軍等共議以上表之。天皇聴矣。
《推古天皇三一年(六二三)十一月》冬十一月。磐金。倉下等至自新羅。時大臣問其状。対曰。新羅奉命、以驚懼之。則並差専使。因以貢両国之調。然見船師至、而朝貢使人更還耳。但調猶貢上。爰大臣曰。悔乎。早遣師矣。時人曰。是軍事者。境部臣。阿曇連。先多得新羅幣物之故。又勧大臣。是以未待使旨、而早征伐耳。初磐金等渡新羅之日。比及津。荘船一艘迎於海浦。磐金問之曰。是船者何国迎船。対曰。新羅船也。磐金亦曰。曷無任那之迎船。即時更為任那加一船。其新羅以迎船二艘、始于是時歟。』自春至秋。霖雨大水。五穀不登焉。
《推古天皇三二年(六二四)四月戊申【三】》三十二年夏四月丙午朔戊申。有一僧。執斧殴祖父。時天皇聞之。召大臣、詔之曰。夫出家者頓帰三宝、具懐戒法。何無懺忌、輙犯悪逆。今朕聞。有僧以殴祖父。故悉聚諸寺僧尼、以推問之。若事実者、重罪之。於是集諸僧尼而推之。則悪逆僧及諸僧尼、並将罪。於是百済観勤僧表上以言。夫仏法自西国至于漢経三百歳。乃伝之至於百済国。而僅一百年矣。然我王聞日本天皇之賢哲。而貢上仏像及内典、未満百歳。故当今時。以僧尼未習法律。輙犯悪逆。是以諸僧尼惶懼、以不知所如。仰願其除悪逆者以外僧尼。悉赦而勿罪。是大功徳也。天皇乃聴之。
《推古天皇三二年(六二四)四月戊午【十三】》戊午。詔曰。夫道人尚犯法。何以誨俗人。故自今已後、任僧正。僧都。仍応検校僧尼。
《推古天皇三二年(六二四)四月壬戌【十七】》壬戌。以観勒僧為僧正。以鞍部徳積為僧都。即日、以阿曇連〈 闕名。 〉為法頭。
《推古天皇三二年(六二四)九月丙子【三】》秋九月甲戌朔丙子。校寺及僧尼。具録其寺所造之縁。亦僧尼入道之縁。及度之年月日也。当是時。有寺四十六所。僧八百十六人。尼五百六十九人。并一千三百八十五人。
《推古天皇三二年(六二四)十月癸卯朔》冬十月癸卯朔。大臣遣阿曇連。〈 闕名。 〉阿倍臣摩侶二臣。令奏于天皇曰。葛城県者。元臣之本居也。故因其県為姓名。是以冀之。常得其県、以欲為臣之封県。於是。天皇詔曰。今朕則自蘇我出之。大臣亦為朕舅也。故大臣之言。夜言矣夜不明。日言矣則日不晩。何辞不用。然今当朕之世。頓失是県。後君曰。愚痴婦人臨天下。以頓亡其県。豈独朕不賢耶。大臣亦不忠。是後葉之悪名。則不聴。
《推古天皇三三年(六二五)正月戊寅【七】》三十三年春正月壬申朔戊寅。高麗王貢僧恵灌。仍任僧正。
《推古天皇三四年(六二六)正月・三月(六月・是歳参照)》三十四年春正月。桃李華之。三月。寒以霜降。
《推古天皇三四年(六二六)五月丁未【二十】》夏五月戊子朔丁未。大臣薨。仍葬于桃原墓。大臣則稲目宿禰之子也。性有武略。亦有弁才。以恭敬三宝。家於飛鳥河之傍。乃庭中開小池。仍興小嶋於池中。故時人曰嶋大臣。
《推古天皇三四年(六二六)六月(正月・三月・是歳参照)》六月。雪也。
《推古天皇三四年(六二六)是歳(正月・三月・六月参照)》是歳。自三月至七月、霖雨。天下大飢之。老者〓草根而死于道垂。幼者含乳以母子共死。又強盗窃盗並大起之、不可止。
《推古天皇三五年(六二七)二月》三十五年春二月。陸奥国有狢化人以歌之。
《推古天皇三五年(六二七)五月》夏五月。有蠅聚集。其凝累十丈之。浮虚以越信濃坂。鳴音如雷。則東至上野国而自散。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二月甲辰【二十七】》三十六年春二月戊寅朔甲辰。天皇臥病。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三月戊申【二】》三月丁未朔戊申。日有蝕尽之。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三月壬子【六】》壬子。天皇痛甚之、不可諱。則召田村皇子謂之曰。昇天位而経綸鴻基。馭万機以亭育黎元。本非輙言。恒之所重。故汝慎以察之。不可軽言。即日、召山背大兄教之曰。恒肝稚之。若雖心望、而勿誼言。必待群言以宣従。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三月癸丑【七】》癸丑。天皇崩之。〈 時年七十五。 〉即殯於南庭。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四月辛卯【十】》夏四月壬午朔辛卯。雹零。大如桃子。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四月壬辰【十一】》壬辰。雹零。大如桃子。自春至夏、旱之。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九月戊子【二十】》秋九月己巳朔戊子。始起天皇喪礼。是時群臣各誄於殯宮。先是天皇遺詔於群臣曰。比年五穀不登。百姓太飢。其為朕興陵以勿厚葬。便宜葬于竹田皇子之陵。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九月壬辰【二十四】》壬辰。葬竹田皇子之陵。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二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二十三

 息長足日広額天皇 舒明天皇
《舒明天皇即位前紀》息長足日広額天皇。渟中倉太珠敷天皇孫。彦人大兄皇子之子也。母曰糠手姫皇女。豊御食炊屋姫天皇二十九年。皇太子豊聡耳尊薨。而未立皇太子。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三月》以三十六年三月天皇崩。
《推古天皇三六年(六二八)九月》九月、葬礼畢之。嗣位未定。』当是時、蘇我蝦夷臣為大臣。独欲定嗣位。顧畏群臣不従。則与阿倍麻呂臣議。而聚群臣、饗於大臣家。食訖将散。大臣令阿倍臣、語群臣曰。今天皇既崩無嗣。若急不計。畏有乱乎。今以〓[言+巨]王為嗣。天皇臥病之日。詔田村皇子曰。天下大任。本非輙言。爾田村皇子、慎以察之。不可緩。次詔山背大兄王曰。汝独莫誼讙。必従群言、慎以勿違。則是天皇遺言焉。今誰為天皇。時群臣黙之無答。亦問之。非答。強且問之。於是。大伴鯨連進曰。既従天皇遺命耳。更不可待群言。阿倍臣則問曰。何謂也。開其意。対曰。天皇曷思歟。詔田村皇子。曰天下大任也、不可緩。因此而言。皇位既定。誰人異言。時釆女臣摩礼志。高向臣宇摩。中臣連弥気。難波吉士身刺。四臣曰。随大伴連言、更無異。許勢臣大摩呂。佐伯連東八。紀臣塩手。三人進曰。山背大兄王、是宜為天皇。唯蘇我倉摩呂臣〈 更名雄当。 〉独曰。臣也当時不得便言。更思之後啓。爰大臣知群臣不和。而不能成事退之。』先是。大臣独問境部摩理勢臣曰。今天皇崩無嗣。誰為天皇。対曰。挙山背大兄為天皇。』是時。山背大兄居於斑鳩宮。漏聆是議。即遣三国王。桜井臣和慈古。二人。密謂大臣曰。伝聞之。叔父以田村皇子欲為天皇。我聞此言、立思矣居思矣。未得其理。願分明欲知叔父之意。』於是。大臣得山背大兄之告、而不能独対。則喚阿倍臣。中臣連。紀臣。河辺臣。高向臣。釆女臣。大伴連。許勢臣等。仍曲挙山背大兄之語。既而便且、謂大夫等曰。汝大夫等共詣於斑鳩宮。当啓山背大兄王曰。賤臣何之独輙定嗣位。唯挙天皇之遺詔。以告于群臣。群臣並言。如遺言。田村皇子自当嗣位。更〓[言+巨]異言。是群卿言也。特非臣心。但雖有臣私意。而惶之、不得伝啓。乃面日親啓焉。』爰群大夫等、受大臣之言。共詣于斑鳩宮。使三国王。桜井臣。以大臣之辞啓於山背大兄。』時大兄王使伝問群大夫等曰。天皇遺詔奈之何。対曰。臣等不知其深。唯得大臣語状称。天皇臥病之日。詔田村皇子曰。非軽輙言来之国政。是以爾田村皇子慎以言之。不可緩。次詔大兄王曰。汝肝稚。而勿誼言。必宜従群言。是乃近侍諸女王及釆女等悉知之。且大王所察。』於是。大兄王且令問之曰。是遺詔也、専誰人聆焉。答曰。臣等不知其密。既而更亦、令告群大夫等曰。愛之叔父労思。非一介之使。遣重臣等。而教覚。是大恩也。然今群卿所〓天皇遺命者。少々違我之所聆。吾聞天皇臥病、而馳上之侍于門下。時中臣連弥気自禁省出之曰。天皇命以喚之。則参進向于閤門。亦栗隈釆女黒女迎於庭中引入大殿。於是。近習者栗下女王為首。女孺鮪女等八人。并数十人、侍於天皇之側。且田村皇子在焉。時天皇沈病、不能覩我。乃栗下女王奏曰。所喚山背大兄王参赴。即天皇起臨之。詔曰。朕以寡薄久労大業。今暦運将終。以病不可諱。故汝本為朕之心腹。愛寵之情、不可為比。其国家大基、是非朕世。自本務之。汝雖肝稚、慎以言。乃当時侍之近習者、悉知焉。故我蒙是大恩。而一則以懼。一則以悲。踊躍。歓喜。不知所如。仍以為。社稷宗廟重事也。我眇少以不賢。何敢当焉。当是時、思欲語叔父及群卿等。然未有可〓之時。於今非言耳。吾曾将訊叔父之病。向京而居豊浦寺。是日。天皇遣八口釆女鮪女。詔之曰。為汝叔父大臣常為汝愁言。百歳之後、嗣位非当汝乎。故慎以自愛矣。既分明有是事。何疑也。然我豈餮天下。唯顕聆事耳。則天神地祇共証之。是以。冀正欲知天皇之遺勅。亦大臣所遣群卿者。従来如厳矛〈 厳矛。此云伊箇之保虚。 〉取中事、而奏請人等也。故能宜白叔父。』既而泊瀬仲王。別喚中臣連。河辺臣。謂之曰。我等父子、並自蘇我出之。天下所知。是以如高山恃之。願嗣位勿輙言。則令三国王。桜井臣。副群卿而遣之曰。欲聞還言。時大臣、遣紀臣。大伴連。謂三国王。桜井臣曰。先日言訖。更無異矣。然臣敢之軽誰王也。重誰王也。』於是。数日之後。山背大兄亦遣桜井臣、告大臣曰。先日之事、陳聞耳。寧違叔父哉。』是日大臣病動、以不能面言於桜井臣。』明日大臣喚桜井臣。即遣阿倍臣。中臣連。河辺臣。小墾田臣。大伴連。啓山背大兄言。自磯城嶋宮御宇天皇之世及近世者。群卿皆賢哲也。唯今臣不賢、而遇当乏人之時。誤居群臣上耳。是以不得定基。然是事重也。不能伝〓。故老臣雖労。面啓之。其唯不誤遺勅者也。非臣私意。』既而大臣伝阿倍臣。中臣連。更問境部臣曰。誰王為天皇。対曰。先是大臣親問之日。僕啓既訖之。今何更亦伝以告耶。乃大忿而起行之。適是時。蘇我氏諸族等悉集、為嶋大臣造墓、而次于墓所。爰摩理勢臣壌墓所之廬、退蘇我田家而不仕。時大臣慍之。遣身狭君勝牛。錦織首赤猪、而誨曰。吾知汝言之非。以干支之義、不得害。唯他非汝是。我必忤他従汝。若他是汝非。我当乖汝従他。是以汝遂有不従者。我与汝有瑕。則国亦乱。然乃後生言之。吾二人破国也。是後葉之悪名焉。汝慎以勿起逆心。然猶不従、而遂赴于斑鳩。住於泊瀬王宮。』於是。大臣益怒。乃遣群卿、請于山背大兄曰。頃者摩理勢違臣匿於泊瀬王宮。願得摩理勢、欲推其所由。爰大兄王答曰。摩理勢素聖皇所好。而暫来耳。豈違叔父之情耶。願勿瑕。則謂摩理勢曰。汝不忘先王之恩而来甚愛矣。然其因汝一人而天下応乱。亦先王臨没。謂諸子等曰。諸悪莫作。諸善奉行。余承斯言、以為永戒。是以雖有私情。忍以無怨。復我不能違叔父。願自今以後。勿憚改意。従群、而无退。是時大夫等且誨摩理勢臣之曰。不可違大兄王之命。於是。摩理勢臣進無所帰。乃泣哭更還之。居於家十余日。泊瀬王忽発病薨。爰摩理勢臣曰。我生之誰恃矣。大臣将殺境部臣。而興兵遣之。境部臣聞軍至。率仲子阿椰、出于門。坐胡床而待。時軍至、乃令来目物部伊区比以絞之。父子共死。乃埋同処。唯兄子毛津、逃匿于尼寺瓦舍。即奸一二尼。於是。一尼嫉妬令顕。囲寺将捕。乃出之入畝傍山。因以探山。毛津走無無所入。刺頸而死山中。時人歌曰。
@于泥備椰摩。虚多智于須家苔。多能弥介茂。気莵能和区呉能。虚茂邏勢利祁牟。 うねびやま こたちうすけど たのみかも けつのわくごの こもらせりけむ (K105)
《舒明天皇元年(六二九)正月丙午【四】》元年春正月癸卯朔丙午。大臣及群卿共以天皇之璽印献於田村皇子。則辞之曰。宗廟重事矣。寡人不賢。何敢当乎。群臣伏固請曰。大王先朝鍾愛。幽顕属心。宜纂皇綜、光臨億兆。即日。即天皇位。
《舒明天皇元年(六二九)夏四月辛未朔。遣田部連〈 闕名。 〉於掖玖。是年也太歳己丑。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正月戊寅【十二】》二年春正月丁卯朔戊寅。立宝皇女為皇后。后生二男。一女。一曰葛城皇子。〈 近江大津宮御宇天皇。 〉二曰間人皇女。三曰大海皇子。〈 浄御原宮御宇天皇。 〉夫人蘇我嶋大臣女法提郎媛、生古人皇子。〈 更名大兄皇子。 〉又娶吉備国蚊屋釆女、生蚊屋皇子。
《舒明天皇三年(六三〇)三月丙寅朔》三月丙寅朔。高麗大使宴子抜。小使若徳。百済大使恩率素子。小使徳率武徳、共朝貢。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八月丁酉【五】》秋八月癸巳朔丁酉。以大仁犬上君三田耜。大仁薬師恵日、遣於大唐。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八月庚子【八】》庚子。饗高麗。百済客於朝。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九月丙寅【四】》九月癸亥朔丙寅。高麗。百済客帰于国。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九月是月》是月。田部連等至自掖玖。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十月癸卯【十二】》冬十月壬辰朔癸卯。天皇遷於飛鳥岡傍。是謂岡本宮。
《舒明天皇二年(六三〇)是歳》是歳。改脩理難波大郡及三韓館。
《舒明天皇三年(六三一)二月庚子【十】》三年春二月辛卯朔庚子。掖玖人帰化。
《舒明天皇三年(六三一)三月庚申朔》三月庚申朔。百済王義慈入王子豊章為質。
《舒明天皇三年(六三一)九月乙亥【十九】》秋九月丁巳朔乙亥。幸于摂津国有間温湯。
《舒明天皇三年(六三一)十二月戊戌【十三】》冬十二月丙戌朔戊戌。天皇至自温湯。
《舒明天皇四年(六三二)八月》四年秋八月。大唐遣高表仁、送三田耜。共泊于対馬。是時学問僧霊雲。僧旻。及勝鳥養。新羅送使等従之。
《舒明天皇四年(六三二)十月甲寅【四】》冬十月辛亥朔甲寅。唐国使人高表仁等、到于難波津。則遣大伴連馬養、迎於江口。船三十二艘及鼓・吹・旗幟、皆具整飾。便告高表仁等曰。聞天子所命之使、到于天皇朝迎之。時高表仁対曰。風寒之日。飾整船艘。以賜迎之。歓愧也。於是。令難波吉士小槻。大河内直矢伏、為導者到干館前。乃遣伊岐史乙等。難波吉士八牛。引客等入於館。即日給神酒。
《舒明天皇五年(六三三)正月甲辰【二十六】》五年春正月己卯朔甲辰。大唐客高表仁等帰国。送使吉士雄摩呂。黒摩呂等。到対馬而還之。
《舒明天皇六年(六三四)八月》六年秋八月。長星見南方。時人曰彗星。
《舒明天皇七年(六三五)正月》七年春正月。彗星廻見于東。
《舒明天皇七年(六三五)六月甲戌【十】》夏六月乙丑朔甲戌。百済遣達率柔等、朝貢。
《舒明天皇七年(六三五)七月辛丑【七】》秋七月乙未朔辛丑。饗百済客於朝。
《舒明天皇七年(六三五)七月是月》是月。瑞蓮生於剣池。一茎二花。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正月壬辰朔》八年春正月壬辰朔。日蝕之。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三月》三月。悉劾奸釆女者、皆罪之。是時。三輪君小鷦鷯、苦其推鞫、判頸而死。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五月》夏五月。霖雨大水。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六月》六月。災岡本宮。天皇遷居田中宮。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七月己丑朔》秋七月己丑朔。大派王謂豊浦大臣曰。群卿及百寮朝参巳懈。自今以後。卯始朝之。巳後退之。因以鍾為節。然大臣不従。
《舒明天皇八年(六三六)是歳》是歳。大旱。天下飢之。
《舒明天皇九年(六三七)二月戊寅【二十三】》九年春二月丙辰朔戊寅。大星従東流西。便有音似雷。時人曰。流星之音。亦曰。地雷。於是。僧旻僧曰。非流星。是天狗也。其吠声似雷耳。
《舒明天皇九年(六三七)三月丙戌【二】》三月乙酉朔丙戌。日蝕之。
《舒明天皇九年(六三七)是歳》是歳。蝦夷叛以不朝。即拝大仁上毛野君形名。為将軍令討。還為蝦夷見敗、而走入塁。遂為賊所囲。軍衆悉漏城空之。将軍迷不知所如。時日暮、踰垣欲逃。爰方名君妻歎曰。慷哉。為蝦夷将見殺。則謂夫曰。汝祖等。渡蒼海。跨万里。平水表政、以威武伝於後葉。今汝頓屈先祖之名。必為後世見嗤。乃酌酒、強之令飲夫。而親佩夫之剣。張十弓。令女人数十俾鳴弦。既而夫更起之。取伏仗而進之。蝦夷以為。軍衆猶多。而稍引退之。於是。散卒更聚。亦振旅焉。撃蝦夷大敗以悉虜。
《舒明天皇十年(六三八)七月乙丑【十九】》十年秋七月丁未朔乙丑。大風之。折木発屋。
《舒明天皇十年(六三八)九月》九月。霖雨。桃李華。
《舒明天皇十年(六三八)十月》冬十月。幸有間温湯宮。
《舒明天皇十年(六三八)是歳》是歳。百済。新羅。任那、並朝貢。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正月壬子【八】》十一年春正月乙巳朔壬子。車駕還自温湯。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正月乙卯【十一】》乙卯。新嘗。蓋因幸有間、以闕新嘗歟。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正月丙辰【十二】》丙辰。無雲而雷。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正月丙寅【二十二】》丙寅。大風而雨。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正月己巳【二十五】》己巳。長星見西北。時旻師曰。彗星也。見則飢之。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七月》秋七月。詔曰。今年、造作大宮及大寺。則以百済川側為宮処。是以西民造宮。東民作寺。便以書直県為大匠。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九月》秋九月。大唐学問僧恵隠。恵雲。従新羅送使入京。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十一月庚子朔》冬十一月庚子朔。饗新羅客於朝。因給冠位一級。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十二月壬午【十四】》十二月己巳朔壬午。幸于伊予温湯宮。
《舒明天皇十一年(六三九)十二月是月》是月。於百済川側建九重塔。
《舒明天皇十二年(六四〇)二月甲戌【七】》十二年春二月戊辰朔甲戌。星入月。
《舒明天皇十二年(六四〇)四月壬午【十六】》夏四月丁卯朔壬午。天皇至自伊予。便居廐坂宮。
《舒明天皇十二年(六四〇)五月辛丑【五】》五月丁酉朔辛丑。大設斎。因以請恵隠僧、令説旡量寿経。
《舒明天皇十二年(六四〇)十月乙亥【十一】》冬十月乙丑朔乙亥。大唐学問僧清安。学生高向漢人玄理、伝新羅而至之。仍百済。新羅朝貢之使共従来之。則各賜爵一級。
《舒明天皇十二年(六四〇)十月是月》是月。徙於百済宮。
《舒明天皇十三年(六四一)十月丁酉【九】》十三年冬十月己丑朔丁酉。天皇崩于百済宮。
《舒明天皇十三年(六四一)十月丙午【十八】》丙午。殯於宮北。是謂百済大殯。是時東宮開別皇子、年十六而誄之。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三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二十四

 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 皇極天皇
《皇極天皇即位前紀》天豊財重日〈 重日、此云伊柯之比。 〉足姫天皇。渟中倉太珠敷天皇曾孫。押坂彦人大兄皇子孫。茅渟王女也。母曰吉備姫王。天皇順考古道、而為政也。息長足日広額天皇二年、立為皇后。《舒明天皇十三年(六四一)十月》十三年十月。息長足日額天皇崩。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正月辛未【十五】》元年春正月丁巳朔辛未。皇后即天皇位。以蘇我臣蝦夷為大臣、如故。大臣児入鹿〈 更名鞍作。 〉自執国政。威勝於父。由是盗賊恐懾。路不拾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正月乙酉【二十九】》正月乙酉。百済使人大仁阿曇連比羅夫。従筑紫国乗騨馬来言。百済国聞天皇崩、奉遣弔使。臣随弔使。共到筑紫。而臣望仕於葬。故先独来也。然其国者今大乱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戊子【二】》二月丁亥朔戊子。遣阿曇山背連比良夫。草壁吉士磐金。倭漢書直県、遣百済弔使所。問彼消息。弔使報言。百済国主謂臣言。塞上恒作悪之。請付還使。天朝不許。百済弔使〓人等言。去年十一月。大佐平智積卒。又百済使人擲崑崘使於海裏。今年正月。国主母薨。又弟王子児翹岐。及其母妹女子四人。内佐平岐味。有高名之人四十余、被放於嶋。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壬辰【六】》壬辰。高麗使人泊難波津。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丁未【二十一】》丁未。遣諸大夫於難波郡。検高麗国所貢金銀等并其献物。使人貢献既訖、而諮云。去年六月。弟王子薨。秋九月。大臣伊梨柯須弥殺大王。并殺伊梨渠世斯等百八十余人。仍以弟王子児為王。以己同姓都須流。金流。為大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戊申【二十二】》戊申。饗高麗。百済於難波郡。詔大臣曰。以津守連大海可使於高麗。以国謄吉士水鶏可使於百済。〈 水鶏。此云倶比那。 〉以草壁吉士真跡可使於新羅。以坂本吉士長兄可使於任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庚戌【二十四】》庚戌。召翹岐安置於安曇山背連家。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辛亥【二十五】》辛亥。饗高麗。百済客。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二月癸丑【二十七】》癸丑。高麗使人。百済使人並罷帰。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三月戊午【三】》三月丙辰朔戊午。無雲而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三月辛酉【六】》辛酉。新羅遣賀騰極使。与弔喪使。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三月庚午【十五】》庚午。新羅使人罷帰。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三月是月》是月。霖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四月癸巳【八】》夏四月丙戌朔癸巳。太使翹岐将其従者拝朝。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四月乙未【十】》乙未。蘇我大臣於畝傍家喚百済翹岐等。親対語話。仍賜良馬一疋。鉄二十〓[金+廷]。唯不喚塞上。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四月是月》是月。霖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己未【五】》五月乙卯朔己未。於河内国依網屯倉前。召翹岐等。令観射猟。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庚午【十六】》庚午。百済国調使船与吉士船。倶泊于難波津。〈 蓋吉士前奉使於百済乎。 〉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壬申【十八】》壬申。百済使人進調。吉士服命。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乙亥【二十一】》乙亥。翹岐従者一人死去。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丙子【二十二】》丙子。翹岐児死去。是時翹岐与妻、畏忌児死。果不臨喪。凡百済。新羅風俗有死亡者。雖父母・兄弟・夫婦・姉妹。永不自看。以此而観。無慈之甚。豈別禽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丁丑【二十三】》丁丑。熟稲始見。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五月戊寅【二十四】》戊寅。翹岐将其妻子。移於百済大井家。乃遣人葬児於石川。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六月庚子【十六】》六月乙酉朔庚子。微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六月是月》是月。大旱。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壬戌【九】》秋七月甲寅朔壬戌。客星入月。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乙亥【二十二】》乙亥。饗百済使人大佐平智積等於朝。〈 或本云。百済使人大佐平智積及児達率。闕名。恩率軍善。 〉乃命健児、相撲於翹岐前。智積等宴畢。而退、拝翹岐門。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丙子【二十三】》丙子。蘇我臣人鹿豎者、獲白雀子。是日。同時有人。以白雀納籠、而逆蘇我大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戊寅【二十五】》戊寅。群臣相謂之曰。随村々祝部所教。或殺牛馬祭諸社神。或頻移市。或祷河伯。既無所効。蘇我大臣報曰。可於寺寺転読大乗経典。悔過如仏所訟。敬而祈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庚辰【二十七】》庚辰。於大寺南庭、厳仏・菩薩像与四天王像。屈請衆僧。読大雲経等。于時。蘇我大臣手執香鑪。焼香発願。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辛巳【二十八】》辛巳。微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七月壬午【二十九】》壬午。不能祈雨。故停読経。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甲申朔》八月甲申朔。天皇幸南淵河上。跪拝四方。仰天而祈。即雷大雨。遂雨五日。溥潤天下。〈 或本云。五日連雨。九穀登熟。 〉於是。天下百姓倶称万歳曰至徳天皇。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己丑【六】》己丑。百済使・参官等罷帰。仍賜大舶与同船三艘。〈 同般、母慮紀舟。 〉是日。夜半、雷鳴於西南角、而風雨。参官等所乗船舶、触岸而破。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丙申【十三】》丙申。以小徳授百済質達率長福。中客以下授位一級。賜物各有差。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戊戌【十五】》戊戌。以船賜百済参官等、発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己亥【十六】》己亥。高麗使人罷帰。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八月己酉【二十六】》己酉。百済。新羅使人罷帰。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九月乙卯【三】》九月癸丑朔乙卯。天皇詔大臣曰。朕思欲起造大寺。宜発近江与越之丁。〈 百済大寺。 〉復課諸国、使造船舶。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九月辛未【十九】》辛未。天皇詔大臣曰。起是月限十二月以来。欲営宮室。可於国国取殿屋材。然東限遠江。西限安芸。発造宮丁。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九月癸酉【二十一】》癸酉。越辺蝦夷、数千内附。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庚寅【八】》冬十月癸未朔庚寅。地震而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辛卯【九】》辛卯。地震。是夜。地震而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甲午【十二】》甲午。饗蝦夷於朝。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丁酉【十五】》丁酉。蘇我大臣設蝦夷於家。而躬慰問。是日。新羅弔使船。与賀騰極使船。泊于壱岐嶋。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丙午【二十四】》丙午。夜中。地震。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月是月》是月。行夏令。無雲而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癸丑【二】》十一月壬子朔癸丑。大雨雷。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丙辰【五】》丙辰。夜半、雷一鳴於西北角。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己未【八】》己未。雷五鳴於西北角。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庚申【九】》庚申。天暖如春気。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辛酉【十】》辛酉。雨下。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壬戌【十一】壬戌。天暖如春気。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甲子【十三】》甲子。雷一鳴於北方、而風発。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一月丁卯【十六】》丁卯。天皇御新嘗。是曰。皇太子。大臣各自新嘗。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壬午朔》十二月壬午朔。天暖如春気。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甲申【三】》甲申。雷五鳴於昼。二鳴於夜。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甲午【十三】》甲午。初発息長足日広額天皇喪。是日。小徳巨勢臣徳太、代大派皇子而誄。次小徳粟田臣細目、代軽皇子而誄。次小徳大伴連馬飼、代大臣而誄。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乙未【十四】》乙未。息長山田公奉誄日嗣。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辛丑【二十】》辛丑。雷三鳴於東北角。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庚寅【九】》庚寅。雷二鳴於東、而風雨。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壬寅【二十一】》壬寅。葬息長足日広額天皇于滑谷岡。是日。天皇遷移於小墾田宮。〈 或本云。遷於東宮南庭之権宮。 〉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甲辰【二十三】》甲辰。雷一鳴於夜。其声若裂。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辛亥【三十】》辛亥。天暖如春気。
《皇極天皇元年(六四二)十二月是歳》是歳。蘇我大臣蝦夷、立己祖廟於葛城高宮。而為八〓之舞。遂作歌曰。
@野麻騰能。飫斯能毘稜栖鳴。倭施羅務騰。阿庸比施豆矩梨。挙始豆矩羅符母。 やまとの おしのひろせを わたらむと あよひたづくり こしづくらふも (K106)
又尽発挙国之民、并百八十部曲。預造双墓於今来。一曰大陵。為大臣墓。一曰小陵。為入鹿臣墓。望死之後、勿使労人。更悉聚上宮乳部之民。〈 乳部。此云美父。 〉役使塋兆所。於是上宮大娘姫王発憤而歎曰。蘇我臣専擅国政。多行無礼。天無二日。国無二王。何由任意悉役封民。自茲結恨。遂取倶亡。是年也、太歳壬寅。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正月壬午朔》二年春正月壬子朔旦。五色大雲、満覆於天。而闕於寅。一色青霧、周起於地。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正月辛酉【十】》辛酉。大風。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二月辛己朔庚子。【二十】》二月辛己朔庚子。桃華始見。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二月乙巳【二十五】》乙巳。雹傷草木華葉。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二月是月》是月。風雷雨氷。行冬令。国内巫覡等折取枝葉県挂木綿。伺候大臣渡橋之時。争陳神語入微之説。其巫甚多、不可悉聴。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三月癸亥【十三】》三月辛亥朔癸亥。災難波百済客館堂与民家室。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三月乙亥【二十五】》乙亥。霜傷草木華葉。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三月是月》是月。風雷雨氷。行冬令。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丙戌【七】》夏四月庚辰朔丙戌。大風而雨。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丁亥【八】》丁亥。風起天寒。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己亥【二十】》己亥。西風而雹。天寒人著綿袍三領。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庚子【二十一】》庚子。筑紫大宰馳騨奏曰。百済国主児翹岐弟王子、共調使来。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丁未【二十八】》丁未。自権宮移幸飛鳥板蓋新宮。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四月甲辰【二十五】》甲辰。近江国言。雹下。其大径一寸。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五月乙丑【十六】》五月庚戌朔乙丑。月有蝕之。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六月辛卯【十三】》六月己卯朔辛卯。筑紫大宰馳騨奏曰。高麗遣使来朝。群卿聞而、相謂之曰。高麗自己亥年不朝而今年朝也。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六月辛丑【二十三】》辛丑。百済進調船、泊于難波津。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七月辛亥【三】》秋七月己酉朔辛亥。遣数大夫於難波郡、検百済国調与献物。於是大夫問調使曰。所進国調、欠少前例。送大臣物。不改去年所還之色。送群卿物。亦全不将来。皆違前例。其状何也。大使達率自斯。副使恩率軍善。倶答諮曰。即今可備。自斯質達率武子之子也。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七月是月》是月。茨田池水大臭。小虫覆水。其虫口黒而身白。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八月壬戌【十五】》八月戊申朔壬戌。茨田池水変如藍汁。死虫覆水。溝涜之流亦復凝結。厚三四寸。大小魚臭如夏爛死。由是不中喫焉。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壬午【六】》九月丁丑朔壬午。葬息長足日広額天皇于押坂陵。〈 或本云。呼広額天皇為高市天皇也。 〉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丁亥【十一】》丁亥。吉備嶋皇祖母命薨。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癸巳【十七】》癸巳。詔土師娑婆連猪手。視皇祖母命喪。天皇自皇祖母命臥病。及至発喪。不避床側、視養無倦。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乙未【十九】》乙未。葬皇祖母命于檀弓岡。是日。大雨而雹。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丙午【三十】》丙午。罷造皇祖母命墓役。仍賜臣・連。伴造帛布各有差。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九月是月》是月。茨田池水漸変成白色。亦無臭気。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十月己酉【三】》冬十月丁未朔己酉。饗賜群臣・伴造於朝堂庭。而議授位之事。遂詔国司、如前所勅。更無改換。宜之厥任、慎爾所治。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十月壬子【六】》壬子。蘇我大臣蝦夷、縁病不朝。私授紫冠於子入鹿。擬大臣位。復呼其弟、曰物部大臣。大臣之祖母物部弓削大連之妹。故因母財、取威於世。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十月戊午【十二】》戊午。蘇我臣入鹿独謀将廃上宮王等、而立古人大兄為天皇。于時。有童謡曰。
@伊波能杯爾。古佐屡渠梅野倶。渠梅多爾母。多礙底騰衰〓[口+羅]栖。歌麻之之能烏賦。 いはのへに こさるこめやく こめだにも たげてとほらせ かまししのをぢ (K107)
〈 蘇我臣入鹿深忌上宮王等威名振於天下、独謨僣立。 〉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十月是月》是月。茨田池水還清。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十一月丙子朔》十一月丙子朔。蘇我臣入鹿遣小徳巨勢徳太臣。大仁土師娑婆連。掩山背大兄王等於斑鳩。〈 或本云。以巨勢徳太臣。倭馬飼首為将軍。 〉於是。奴三成与数十舎人、出而拒戦。土師娑婆連中箭而死。軍衆恐退。軍中之人相謂之曰。一人当千、謂三成歟。山背大兄仍取馬骨投置内寝。遂率其妃并子弟等。得間逃出。隠胆駒山。三輪文屋君。舎人田目連及其女、菟田諸石。伊勢阿部堅経、従焉。巨勢徳太臣等焼斑鳩宮。灰中見骨。誤謂王死。解囲退去。』由是山背大兄王等。四五日間、淹留於山。不得喫飲。三輪文屋君進而勧曰。請移向於深草屯倉。従茲乗馬。詣東国、以乳部為本。興師、還戦。其勝必矣。山背大兄王等対曰。如卿所〓。其勝必然。但吾情冀、十年不役百姓。以一身之故、豈煩労万民。又於後世、不欲民言由吾之故喪己父母。豈其戦勝之後。方言丈夫哉。夫損身固国。不亦丈夫者歟。有人遥見上宮王等於山中。還〓蘇我臣入鹿。入鹿聞而大懼。速発軍旅。述王所在於高向臣国押曰。速可向山求捉彼王。国押報曰。僕守天皇宮、不敢出外。入鹿即将自徃。于時古人大兄皇子喘息而来問。向何処。入鹿具説所由。古人皇子曰。鼠伏穴而生。失穴而死。入鹿由是止行。遣軍将等、求於胆駒。竟不能覓。』於是山背大兄王等自山還入斑鳩寺。軍将等即以兵囲寺。於是山背大兄王使三輪文屋君謂軍将等曰。吾起兵伐入鹿者。其勝定之。然由一身之故、不欲傷残百姓。是以吾之一身賜於入鹿。終与子弟・妃妾一時自経倶死也。于時五色幡蓋。種種伎楽。照灼於空、臨垂於寺。衆人仰観称嘆。遂指示於入鹿。其幡蓋等変為黒雲。由是入鹿不能得見。』蘇我大臣蝦夷聞山背大兄王等惣被亡於入鹿。而嗔罵曰。噫、入鹿極甚愚痴。専行暴悪。爾之身命、不亦殆乎。』時人説前謡之応曰。以伊波能杯爾、而喩上宮。以古佐屡、而喩林臣。〈 林臣入鹿也。 〉以渠梅野倶、而喩焼上宮。以渠梅施爾母 陀礙底騰褒衰羅栖 柯麻之之能鳴膩、而喩山背王之頭髪班雑毛似山羊。又曰。棄捨其宮匿深山相也。
《皇極天皇二年(六四三)是歳》是歳。百済太子余豊以密蜂房四枚、放養於三輪山。而終不蕃息。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正月乙亥朔》三年春正月乙亥朔。以中臣鎌子連拝神祗伯。再三固辞不就。称疾退居三嶋。』于時軽皇子患脚不朝。中臣鎌子連曾善於軽皇子。故詣彼宮而将侍宿。軽皇子深識中臣鎌子連之意気高逸、容止難犯。乃使寵妃阿倍氏、浄掃別殿高鋪新蓐。靡不具給。敬重特異。中臣鎌子連便感所遇。而語舎人曰。殊奉恩沢。過前所望。誰能不使王天下耶。〈 謂宛舎人為駆使也。 〉舎人便以所語陳於皇子。皇子大悦。』中臣鎌子連為人忠正。有匡済心。乃憤蘇我臣入鹿失君臣長幼之序。侠〓〓社稷之権。歴試接於王宗之中。而求可立功名哲主。便附心於中大兄。疏然未獲展其幽抱。偶預中大兄於法興寺槻樹之下打鞠之侶。而候皮鞋随鞠脱落。取置掌中。前跪恭奉。中大兄対跪敬執。自茲相善倶述所懐。既無所匿。後恐他嫌頻接。而倶手把黄巻。自学周孔之教於南淵先生所。遂於路上、徃還之間。並肩潜図。無不相協。』於是。中臣鎌子連議曰。謀大事者、不如有輔。請納蘇我倉山田麻呂長女。為妃、而成婚姻之眤。然後陳説、欲与計事。成功之路、莫近於茲。中大兄聞而大悦。曲従所議。中臣鎌子連即自徃媒要訖。而長女所期之夜被倫於族。〈 族。謂身狭臣也。 〉由是倉山田臣憂惶。仰臥不知所為。少女怪父憂色、就而問曰。憂悔何也。父陳其由。少女曰。願勿為憂。以我奉進、亦復不晩。父便大悦。遂進其女。奉以赤心。更無所忌。中臣鎌子連挙佐伯連子麻呂。葛木稚犬養連網田於中大兄曰。云々。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三月》三月。休留、〈 休留。茅鴟也。 〉産子於豊浦大臣大津宅倉。』倭国言。頃者菟田郡人押坂直、〈 闕名。 〉将一童子欣遊雪上。登菟田山。便見紫菌挺雪而生。高六寸余。満四町許。乃使童子採取、還示隣家。総言不知。且疑毒物。於是押坂直与童子煮而食之。太有気味。明日。徃見、都不在焉。押坂直与童子由喫菌羹。無病而寿。或人云。蓋俗不知芝草。而妄言菌耶。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六月癸卯朔》夏六月癸卯朔。大伴馬飼連献百合華。其茎長八尺。其本異而末連。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六月乙巳【三】》乙巳。志紀上郡言。有人。於三輪山見猿昼睡。窃執其臂、不害其身。猿猶合眼歌曰。
@武舸都烏爾。陀底屡制羅我。爾古禰挙曾。倭我底鳴勝羅毎。施我佐基泥。佐基泥曾母野。倭我底勝羅須謀野。 むかつをに たてるせらが にこでこそ わがてをとらめ たがさきで さきでそもや わがてとらすもや (K108)
其人驚怪猿歌。放捨而去。此是経歴数年。上宮王等為蘇我鞍作、囲於胆駒山之兆也。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六月戊申【六】》戊申。於剣池蓮中、有一茎二萼者。豊浦大臣妄推曰。是蘇我臣将栄之瑞也。即以金墨書、而献大法興寺丈六仏。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六月是月》是月。国内巫覡等折取枝葉、懸掛木綿。伺大臣度橋之時、争陳神語入微之説。其巫甚多、不可具聴。老人等曰。移風之兆也。于時有謡歌三首。其一曰。
@波魯波魯爾 渠騰曾枳挙喩屡。之麻能野父播羅。 はろはろに ことそきこゆる しまのやぶはら (K109)
其二曰。
@烏智可施能。阿婆努能枳枳始。騰余謀作儒。倭例播禰始柯騰。比騰曾騰余謀須。 をちかたの あさののきぎし とよもさず われはねしかど ひとそとよもす (K110)
其三曰。
@烏麼野始爾。倭例烏比岐例底。制始比騰能。於謀提母始羅孺。伊弊母始羅孺母也。 をばやしに われをひきれて せしひとの おもてもしらず いへもしらずも (K111)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七月》秋七月、東国不尽河辺人大生部多。勧祭虫於村里之人曰。此者常世神也。祭此神者。到富与寿。巫覡等遂詐託於神語曰。祭常世神者。貧人到富。老人還少。由是加勧捨民家財宝、陳酒陳菜・六畜於路側。而使呼曰。新富入来。都鄙之人取常世虫置於清座。歌舞求福。棄捨珍財。都無所益、損費極甚。於是。葛野秦造河勝、悪民所惑。打大生部多。其巫覡等恐休其勧祭。時人便作歌曰。
@禹都麻佐波。柯微騰母柯微騰。枳挙曳倶屡。騰挙預能柯微乎。宇智岐多麻須母。 うづまさは かみともかみと きこえくる とこよのかみを うちきたますも (K112)
此虫者常生於橘樹、或生於曼椒。〈 曼椒。此云衰曾紀。 〉其長四寸余。其大如頭指許。其色緑而有黒点。其貌全似養蚕。
《皇極天皇三年(六四四)十一月》冬十一月。蘇我大臣蝦夷・児入鹿臣、双起家於甘檮岡。称大臣家曰宮門。入鹿家曰谷宮門。〈 谷。此云波佐麻。 〉称男女曰王子。家外作城柵。門傍作兵庫。毎門置盛水舟一。木鉤数十、以備火災。恒使力人持兵守家。大臣使長直於大丹穂山造桙削寺。更起家於畝傍山東。穿池為城。起庫儲箭。恒将五十兵士、続身出入。名健人曰東方〓従者。氏氏人等入侍其門。名曰祖子孺者。漢直等全侍二門。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正月》四年春正月。或於阜嶺。或於河辺。或於宮寺之間。遥見有物、而聴猿吟。或一十許。或二十許。就而視之。物便不見。尚聞鳴嘯之響。不能獲覩其身。〈 旧本云。是歳、移京於難波。而板蓋宮為墟之兆也。 〉時人曰。此是伊勢大神之使也。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四月戊戌朔》夏四月戊戌朔。高麗学問僧等言。同学鞍作得志。以虎為友。学取其術。或使枯山変為青山。或使黄地変為白水。種々奇術不可殫究。又虎授其針曰。慎矣慎矣。勿令人知。以此治之、病無不愈。果如所言。治無不差。得志恒以其針隠置柱中。於後虎折其柱、取針走去。高麗国知得志欲帰之意。与毒殺之。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六月甲辰【八】》六月丁酉朔甲辰。中大兄密謂倉山田麻呂臣曰。三韓進調之日。必将使卿読唱其表。遂陳欲斬入鹿之謀。麻呂臣奉許焉。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六月戊申【十二】》戊申。天皇御大極殿。古人大兄侍焉。中臣鎌子連知蘇我入鹿臣為人多疑。昼夜持剣。而教俳優、方便令解。入鹿臣咲而解剣、入侍于座。倉山田麻呂臣進而読唱三韓表文。於是。中大兄戒衛門府。一時倶〓十二通門、勿使徃来。召聚衛門府於一所。将給禄。時中大兄即自執長槍、隠於殿側。中臣鎌子連等持弓矢而為助衛。使海犬養連勝麻呂授箱中両剣於佐伯連子麻呂与葛城稚犬養連網田曰。努力努力、急須応斬。子麻呂等。以水送飯。恐而反吐。中臣鎌子連嘖而使励。倉山田麻呂臣恐唱表文将尽、而子麻呂等不来。流汗沃身。乱声動手。鞍作臣怪而問曰。何故掉戦。山田麻呂対曰。恐近天皇。不覚流汗。中大兄見子麻呂等畏入鹿威、便旋不進曰。咄嗟。即共子麻呂等、出其不意。以剣傷割入鹿頭肩。入鹿驚起。子麻呂運手揮剣、傷其一脚。入鹿転就御座、叩頭曰。当居嗣位、天之子也。臣不知罪。乞垂審察。天皇大驚、詔中大兄曰。不知所作。有何事耶。中大兄伏地奏曰。鞍作尽滅天宗。将傾日位。豈以天孫代鞍作耶。〈 蘇我臣入鹿更名鞍作。 〉天皇即起入於殿中。佐伯連子麻呂。稚犬養連網田、斬入鹿臣。是日雨下潦水溢庭。以席・障子覆鞍作屍。古人大兄見走入私宮。謂於人曰。韓人殺鞍作臣。〈 謂因韓政而誅 〉吾心痛矣。即入臥内、杜門不出。中大兄即入法興寺、為城而備。凡諸皇子。諸王。諸卿大夫。臣・連。伴造。国造。悉皆随侍。使人賜鞍作臣屍於大臣蝦夷。於是。漢直等総聚眷属、〓甲持兵。将助大臣処設軍陣。中大兄使将軍巨勢徳陀臣。以天地開闢君臣始有説於賊党、令知所赴。於是。高向臣国押謂漢直等曰。吾等由君大郎応当被戮。大臣亦於今日明日。立俟其誅決矣。然則為誰空戦、尽被刑乎。言畢解剣。投弓捨此而去。賊徒亦随散走。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六月己酉【十三】》己酉、蘇我臣蝦夷等臨誅。悉焼天皇記。国記。珍宝。船史恵尺即疾取所焼国記而奉献中大兄。是日。蘇我臣蝦夷及鞍作屍許葬於墓。復許哭泣。』於是。或人説第一謡歌曰。其歌所謂。波魯波魯爾。渠騰曾枳挙喩屡。之麻能野父播羅。此即宮殿接起於嶋大臣家。而中大兄与中臣鎌子連。密図大義、謀戮入鹿之兆也。説第二謡歌曰。其歌所謂。烏智可施能。阿婆努能枳枳始。騰余謀佐儒。倭例播禰始柯騰。比騰曾騰余謀須。此即上宮王等性順、都無有罪。而為入鹿見害。雖不自報。天使人誅之兆也。説第三謡歌曰。其歌所謂。烏縻野始爾。倭例烏比岐以例底。制始比騰能。於謀提母始羅孺。伊弊母始羅孺母也。此即入鹿臣忽於宮中為佐伯連子麻呂。稚犬養連網田所斬之兆也。
《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六月庚戌【十四】》庚戌。譲位於軽皇子。立中大兄為皇太子。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四 終



《巻首》◆日本書紀巻第二十五

 天万豊日天皇 孝徳天皇
《孝徳天皇即位前紀》◆天万豊日天皇。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同母弟也。尊仏法、軽神道。〈〓[昔+斤]生国魂社樹之類、是也。〉為人柔仁好儒。不択貴賤。頻降恩勅。
《孝徳天皇即位前紀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六月庚戌【十四】》◆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四年六月庚戌。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思欲傅位於中大兄。而詔曰。云々。中大兄退語於中臣鎌子連。中臣鎌子連議曰。古人大兄。殿下之兄也。軽皇子。殿下之舅也。方今古人大兄在。而殿下陟天皇位。便違人弟恭遜之心。且立舅以答民望。不亦可乎。於是。中大兄深嘉厥議。密以奏聞。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授璽綬禅位。策曰。咨。爾軽皇子。云々。軽皇子再三固辞。転譲於古人大兄〈更名、古人大市皇子。〉曰。大兄命。是昔天皇所生。而又年長。以斯二理、可居天位。』於是。古人大兄避座逡巡、拱手辞曰。奉順天皇聖旨。何労推譲於臣。臣願出家入于吉野。勤修仏道、奉祐天皇。辞訖。解所佩刀投擲於地。亦命帳内皆令解刀。即自詣於法興寺仏殿与塔間。剔除髯髪。披著袈裟。』由是。軽皇子不得固辞、升壇即祚。于時。大伴長徳〈字馬飼。〉連帯金靭、立於壇右。犬上建部君帯金靭、立於壇左。百官臣・連。国造。伴造・百八十部羅列匝拝。是日。奉号於豊財天皇、曰皇祖母尊。以中大兄為皇太子。以阿倍内麻呂臣為左大臣。蘇我倉山田石川麻呂臣為右大臣。以大錦冠授中臣鎌子連、為内臣。増封若于戸、云云。中臣鎌子連。懐至忠之誠。拠宰臣之勢。処官司之上。故進退廃置。計従事立、云々。』以沙門旻法師。高向史玄理為国博士。
《孝徳天皇即位前紀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六月辛亥【十五】》◆辛亥。以金策賜阿倍倉梯麻呂大臣与蘇我山田石川麻呂大臣。〈或本云。賜練金。〉
《孝徳天皇即位前紀皇極天皇四年(六四五)六月乙卯【十九】》◆乙卯。天皇。皇祖母尊。皇太子。於大槻樹之下。召集群臣、盟曰。〈告天神地祇曰。天覆地載。帝道唯一。而末代澆薄。君臣失序。皇天仮手於我。誅殄暴逆。今共瀝心血。而自今以後。君無二政。臣無弐朝。若弐此盟。天災地妖。鬼誅人伐。皎如日月也。〉改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四年、為大化元年。
《大化元年(六四五)七月戊辰【二】》◆大化元年秋七月丁卯朔戊辰。立息長足日広額天皇女間人皇女為皇后。立二妃。元妃阿倍倉梯麻呂大臣女曰小足媛。生有間皇子。次妃蘇我山田石川麻呂大臣女曰乳娘。
《大化元年(六四五)七月丙子【十】》◆丙子。高麗。百済。新羅。並遣使進調。百済調使兼領任調那使。進任那調。唯百済大使佐平縁福、遇病。留津館而不入於京。巨勢徳大臣。詔於高麗使曰。明神御宇日本天皇詔旨。天皇所遣之使。与高麗神子奉遣之使。既往短而将来長。是故、可以温和之心、相継往来而已。又詔於百済使曰。明神御宇日本天皇詔旨。始我遠皇祖之世。以百済国為内官家。譬如三絞之綱。中間以任那国属賜百済。後遣三輪栗隈君東人、観察任那国堺。是故百済王随勅悉示其堺。而調有闕。由是却還其調。任那所出物者。天皇之所明覧。夫自今以後。可具題国与所出調。汝佐平等。不易面来。早須明報。今重遣三輪君東人。馬飼造。〈闕名。〉又勅。可送遣鬼部率意斯妻子等。
《大化元年(六四五)七月戊寅【十二】》◆戊寅。天皇詔阿倍倉梯万侶大臣。蘇我石川万侶大臣曰。当遵上古聖王之跡、而治天下。復当有信可治天下。
《大化元年(六四五)七月己卯【十三】》◆己卯。天皇詔阿倍倉梯麻呂大臣。蘇我石川万侶大臣曰。可歴問大夫与百伴造等。以悦使民之路。
《大化元年(六四五)七月庚辰【十四】》◆庚辰。蘇我石川麻呂大臣奏曰。先以祭鎮神祗。然後応議政事。是日。遣倭漢直比羅夫於尾張国。忌部首子麻呂於美濃国。課供神之幣。
《大化元年(六四五)八月庚子【五】》◆八月丙申朔庚子。拝東国等国司。仍詔国司等曰。随天神之所奉寄。方今始将修万国。凡国家所有公民。大小所領人衆。汝等之任。皆作戸籍。及校田畝。其薗池水陸之利。与百姓倶。又国司等在国不得判罪。不得取他貨賂、令致民於貧苦。上京之時。不得多従百姓於己。唯得使従国造。郡領。但以公事往来之時。得騎部内之馬。得騎部内之飯。介以上奉法。必須衰賞。違法当降爵位。判官以下。取他貨賂。二倍徴之。遂以軽重科罪。其長官従者九人。次官従者七人。主典従者五人。若違限外将者。主与所従之人。並当科罪。若有求名之人。元非国造。伴造。県稲置、而輙詐訴言。自我祖時。領此官家。治是郡県。汝等国司。不得随詐便牒於朝。審得実状而後可申。又於閑曠之所。起造兵庫。収聚国郡刀・甲・弓・矢。辺国近与蝦夷接境処者。可尽数集其兵、而猶仮授本主。其於倭国六県被遣使者。宜造戸籍、并校田畝。〈謂検覈墾田。頃畝及民戸口年紀。〉汝等国司。可明聴退。即賜帛布各有差。是日。設鍾・匱於朝而詔曰。若憂訴之人。有伴造者。其伴造先勘当而奏。有尊長者。某尊長先勘当而奏。若其伴造。尊長。不審所訴。収牒納匱。以其罪々之。其収牒者。昧旦執牒奏於内裏。朕題年月便示群卿。或懈怠不理。或阿党有曲。訴者可以撞鍾。由是懸鍾置匱於朝。天下之民咸知朕意。又男女之法者。良男良女共所生子配其父。若良男娶婢所生子配其母。若良女嫁奴所生子配其父。若両家奴婢所生子配其母。若寺家仕丁之子者。如良人法。若別入奴婢法。如奴婢法。今克見人為制之始。
《大化元年(六四五)八月癸卯【八】》◆癸卯。遣使於大寺、喚聚僧尼而詔曰。於磯城嶋宮御宇天皇十三年中。百済明王奉伝仏法於我大倭。是時。群臣倶不欲伝。而蘇我稲目宿禰独信其法。天皇乃詔稲目宿禰、使奉其法。於訳語田宮御宇天皇之世。蘇我馬子宿禰追遵考父之風。猶重能仁世之教。而余臣不信。此典幾亡。天皇詔馬子宿禰、而使奉其法。於小墾田宮御宇天皇之世。馬子宿禰奉為天皇、造丈六繍像。丈六銅像。顕揚仏教恭敬僧尼。朕更復思崇正教、光啓大猷。故以沙門狛大法師・福亮。恵雲。常安。霊雲。恵至。〈寺主〉僧旻。道登。恵隣・恵妙。而為十師。別以恵妙法師為百済寺々主。此十師等宜能教導衆僧。修行釈教、要使如法。凡自天皇至于伴造所造之寺。不能営者。朕皆助作。令拝寺司等与寺主。巡行諸寺。験僧尼。奴婢。田畝之実。而尽顕奏。即以来目臣。〈闕名。〉三輪色夫君。額田部連甥為法頭。
《大化元年(六四五)九月丙寅朔》◆九月丙寅朔。遣使者於諸国、治兵。〈或本云。従六月至于九月。遣使者於四方国。集種種兵器。〉
《大化元年(六四五)九月戊辰【三】》◆戊辰。古人皇子。与蘇我田口臣川掘。物部朴井連椎子。吉備笠臣垂。倭漢文直麻呂。朴市秦造田来津、謀反。〈或本云。古人大兄。或本云。古人大兄。此皇子入吉野山。故或云吉野太子。垂。此云之娜屡。〉
《大化元年(六四五)九月丁丑【十二】》◆丁丑。吉備笠臣垂自首於大兄曰。吉野古人皇子。与蘇我田口臣川掘等謀反。臣預其徒。〈或本云。吉備笠臣垂言於阿倍大臣与蘇我大臣曰。臣預於吉野皇子謀反之徒。故今自首也。〉中大兄即使菟田朴室古。高麗宮知。将兵若干、討古人大市皇子等。〈或本云。十一月甲午三十日。中大兄使阿倍渠曾倍臣。佐伯部子麻呂二人。将兵三十人攻古人大兄、斬古人大兄与子。其妃妾自経死。或本云。十一月。吉野大兄王謀反。事覚伏誅也。〉
《大化元年(六四五)九月甲申【十九】》◆甲申。遣使者於諸国。録民元数。仍詔曰。自古以降。毎天皇時。置標代民。垂名於後。其臣・連等。伴造。国造各置己民。恣情駆使。又株国県山海・林野・池田。以為己財。争戦不已。或者兼并数万頃田。或者全無容針少地。及進調賦時。其臣・連。伴造等先自収斂。然後分進。修治宮殿。築造園陵。各率己民随事而作。易曰。損上益下。節以制度。不傷財、害民。方今百姓猶乏。而有勢者、分株水陸以為私地。売与百姓。年索其価。従今以後不得売地。勿妄作主、兼并劣弱。百姓大悦。
《大化元年(六四五)十二月癸卯【九】》◆冬十二月乙未朔癸卯。天皇遷都難波長柄豊碕。老人等相謂之曰。自春至夏鼠向難波。遷都之兆也。
《大化元年(六四五)十二月戊午【二十四】》◆戊午。越国言。海畔枯査向東移去。沙上有跡。如耕田状。是年也、太歳乙巳。
《大化二年(六四六)正月甲子朔》◆二年春正月甲子朔。賀正礼畢。即宣改新之詔曰。其一曰。罷昔在天皇等所立。子代之民。処々屯倉、及別臣・連。伴造。国造。村首所有部曲之民。処処田庄。仍賜食封大夫以上。各有差。降以布帛賜官人。百姓有差。又曰。大夫所使治民也。能尽其治則民頼之。故重其禄、所以為民也。』其二曰。初修京師。置畿内国司。郡司。関塞。斥候。防人。騨馬。伝馬。及造鈴契。定山河。凡京毎坊置長一人。四坊置令一人。掌按検戸口、督察奸非。其坊令、取坊内明廉強直、堪時務者死。里坊長、並取里坊百姓清正強幹者充。若当里坊無人。聴於比里坊簡用。凡畿内東自名墾横河以来。南自紀伊兄山以来。〈兄。此云制。〉西自赤石櫛淵以来。北自近江狭々波合坂山以来。為畿内国。凡郡以四十里為大郡。三十里以下四里以上為中郡。三里為小郡。其郡司、並取国造性識清廉、堪時務者、為大領・少領。強幹聡敏工書算者為主政・主帳。凡給駅馬。傅馬。皆依鈴・傅苻剋数。凡諸国及関、給鈴契。並長官執。無次官執。』其三曰。初造戸籍。計帳。班田収授之法。凡五十戸為里。毎里置長一人。掌按検戸口。課殖農桑、禁察非違。催駆賦役。若山谷阻険。地遠人稀之処。随便量置。凡田長三十歩。広十二歩為段。為段。十段為町。段租稲二束二把。町租稲二十二束。』其四曰。罷旧賦役、而行田之調。凡絹・〓[糸+施の旁]・糸・綿、並随郷土所出。田一町絹一丈。四町成疋。長四丈。広二尺半。〓[糸+施の旁]二丈。二町成疋。長・広同絹。布四丈。長・広同絹・〓[糸+施の旁]。一町成端。〈糸・綿〓[糸+句]屯、諸処不見。〉別収戸別之調。一戸貲布一丈二尺。凡調副物塩贄。亦随郷土所出。凡官馬者。中馬毎一百戸輸一疋。若細馬毎二百戸輸一疋。其買馬直者。一戸布一丈二尺。凡兵者。人身輸刀・甲・弓・矢・幡・鼓。凡仕丁者。改旧毎三十戸一人、〈以一人充廝也。〉而毎五十戸一人〈以一人充廝。〉以死諸司。以五十戸死仕丁一人之糧。一戸庸布一丈二尺。庸米五斗。凡釆女者。貢郡少領以上姉妹及子女形容端正者。〈従丁一人。従女二人。〉以一百戸充釆女一人糧。庸布。庸米、皆准仕丁。
《大化二年(六四六)正月是月》◆是月。天皇御子代離宮。遣使者。詔郡国修営兵庫』蝦夷親附。〈或本云。壊難波狭屋部邑子代屯倉而起行宮。〉
《大化二年(六四六)二月戊申【十五】》◆二月甲午朔戊申。天皇幸宮東門。使蘇我右大臣詔曰。明神御宇日本倭根子天皇、詔於集侍卿等。臣・連。国造。伴造及諸百姓。朕聞。明哲之御民者。懸鍾於門而観百姓之憂。作屋於衢而聴路行之謗。雖芻蕘之説、親問為師。由是。朕前下詔曰。古之治天下。朝有進善之旌。誹謗之木。所以通治道、而来諫者也。皆所以広詢于下也。管子曰。黄帝立明堂之議者。上観於賢也。尭有衢室之問者。下聴於民也。舜有告善之旌而主不蔽也。禹立建鼓朝、而備訊望也。湯有総術之廷。以観民非也。武王有霊台之囿。而賢者進也。此故聖帝明王所以有而勿失、得而勿亡也。所以懸鍾設匱。拝収表人。使憂諫人、納表于匱。詔収表人、毎旦奏請。朕得奏請。仍又示群卿。便使勘当。庶無留滞。如群卿等、或懈怠不懃。或阿党比周。朕復不肯聴諫。憂訴之人。当可撞鍾。詔已如此。既而有民明直心、懐国土之風。切諫陳疏納於設匱。故今顕示集在黎民。其表称。縁奉国政到於京民。官官留使於雑役、云々。朕猶以之傷惻。民豈復思至此。然遷都未久。還似于賓。由是不得不使、而強役之。毎念於斯。未嘗安寝。朕観此表。嘉歎難休。故随所諫之言。罷処々之雑役。昔詔曰。諫者題名。而不随詔。今者、自非求利、而将助国。不言題。不。諫朕癈忘。又詔。集在国民、所訴多在。今将解理。諦聴所宣。其欲決疑。入京朝集者。且莫退散、聚侍於朝。』高麗。百済。任那。新羅、並遣使貢献調賦。
《大化二年(六四六)二月乙卯【二十二】》◆乙卯。天皇還自子代離宮。
《大化二年(六四六)三月甲子【二】》◆三月癸亥朔甲子。詔東国々司等曰。集侍群卿大夫。及臣・連。国造。伴造。并諸百姓等。咸可聴之。夫君於天地之間。而宰万民者。不可独制。要須臣翼。由是代々之我皇祖等。共卿祖考倶治。朕復思欲蒙神護力、共卿等治。故前以良家大夫使治東方八道。既而国司之任。六人奉法。二人違令。毀誉各聞。朕便美厥奉法。疾斯違令。凡将治者。若君如臣。先当正己而後正他。如不自正。何能正人。是以不自正者。不択君臣。乃可受殃。豈不慎矣。汝率而正。孰敢不正。今随前勅而処断之。
《大化二年(六四六)三月辛巳【十九】》◆辛巳。詔東国朝集使等曰。集侍群卿大夫。及国造。伴造。并諸百姓等。咸可聴之。以去年八月、朕親誨曰。莫因官勢、取公私物。可喫部内之食。可騎部内之馬。若違所誨。次官以上降其爵位。主典以下決其笞・杖。入己物者。倍而徴之。詔既若斯。今問朝集使及諸国造等。国司至任、奉所誨不。於是。朝集使等具陳其状。穂積臣咋所犯者。於百姓中毎戸求索、仍悔還物。而不尽与。其介富制臣。〈闕名。〉巨勢臣紫檀二人之過者。不正其上云々。凡以下官人咸有過也。其臣勢徳弥臣所犯者。於百姓中毎戸求索。乃悔還物。而不尽与。復取田部之馬。其介朴井連。押坂連。〈並闕名。〉二人者。不正其上所失。而翻共求己利。復取国造之馬。台直須弥。初雖諫上。而遂倶濁。凡以下官人咸有過也。其紀麻利耆〓臣所犯者。使人於朝倉君。井上君。二人之所。而為牽来其馬視之。復使朝倉君作刀。復得朝倉君之弓・布。復以国造所送兵代之物、不明還主。妄伝国造。復於所任之国被他偸刀。復於倭国被他偸刀。是其紀臣。其介三輪君大口。河辺臣百依等過也。其以下官人河辺臣磯泊。丹比深目。百舌鳥長兄。葛城福草。難波癬亀。〈癬亀。此云倶毘柯梅。〉犬養五十君。伊岐史麻呂。丹比大眼。凡是八人等。咸有過也。其阿曇連〈闕名。〉所犯者。和徳史有所患。時言於国造、使送官物。復取湯部之馬。其介膳部臣百依所犯者。草代之物収置於家。復取国造之馬、而換他馬来。河辺臣磐管。湯麻呂。兄弟二人。亦有過也。大市連〈闕名。〉所犯者。違於前詔。前詔曰。国司等莫於任所自断民之所訴。輙違斯詔、自判菟礪人之所訴及中臣徳之奴事。中臣徳亦是同罪也。涯田臣〈闕名。〉之過者。在於倭国被偸官刀。是不謹也。小緑臣。丹波臣。是拙而無犯。〈並闕名。〉忌部木菓。中臣連正月。二人亦有過也。羽田臣。田口臣。二人。並無過也。〈闕名。〉平群臣〈闕名。〉所犯者。三国人所訴有而未問。以此観之。紀麻利耆〓臣。巨勢徳禰臣。穂積咋臣。汝等三人所怠拙也。念斯違詔。豈不労情。夫為君臣以牧民者。自率而正。孰敢不直。若君或臣。不正心者。当受其罪。追悔何及。是以。凡諸国司。随過軽重。考而罰之。又諸国造違詔送財於己国司。遂倶求利。恒懐穢悪。不可不治。念雖若是。始処新宮。将幣諸神。属乎今歳。又於農月不合使民。縁造新宮。固不獲已。深感二途、大赦天下。自今以後。国司。郡司。勉之勗之。勿為放逸。宜遣使者諸国流人及獄中囚、一皆放捨。別塩屋〓[魚+制]魚〈〓[魚+制]魚。〈此云挙能之盧。〉神社福草。朝倉君。椀子連。三河大伴直。蘆尾直。〈四人並闕名。〉此六人奉順天皇。朕深讃美厥心。』宜罷官司処々屯田及吉備嶋皇祖母処々貸稲。以其屯田班賜群臣及伴造等。又於脱籍寺入田与山。
《大化二年(六四六)三月壬午【二十】》◆壬午。皇太子使使奏請曰。昔在天皇等世。混斉天下而治。及逮于今。分離失業。〈謂国業也。〉属天皇我皇可牧万民之運。天人合応。厥政惟新。是故慶之尊之。頂戴伏奏。現為明神御八嶋国天皇、問於臣曰。其群臣・連及伴造。国造所有昔在天皇曰所置子代入部。皇子等私有御名入部。皇祖大兄御名部入部。〈謂彦人大兄也。〉及其屯倉。猶如古代而置以不。臣即恭承所詔。奉答而曰。天無双日。国無二王。是故兼并天下。可使万民。唯天皇耳。別以入部及所封民、簡死仕丁。従前処分。自余以外。恐私駆役。故献入部五百二十四口。屯倉一百八十一所。
《大化二年(六四六)三月甲申【二十二】》◆甲申。詔曰。朕聞。西土之君戒其民曰。古之葬者。因高為墓。不封不樹。棺槨足以朽骨。衣衿足以朽完而已。故吾営此丘墟不食之地。欲使易代之後、不知其所。無蔵金・銀・銅・鉄。一以以瓦器、合古塗車・蒭霊之義。棺漆際会。奠三過飯。含無以珠玉無。施珠襦玉〓[木+甲]。諸愚俗所為也。又曰。夫葬者蔵也。欲人之不得見也。廼者我民貧絶。専由営墓。爰陳其制、尊卑使別。夫王以上之墓者。其内長九尺。濶五尺。其外域、方九尋。高五尋役一千人。七日使訖。其葬時帷帳等用白布。有轜車。上臣之墓者。其内長・濶及高、皆准於上。其外域方七等尋。高三尋。役五百人。五日使訖。其葬時帷帳等用白布。担而行之。〈蓋此以肩担与而送之乎。〉下臣之墓者。其内長・濶及高、皆准於上。其外域方五尋。高二尋半。役二百五十人。三日使訖。其葬時帷帳等用白布。亦准於上。大仁。小仁之墓者。其内長九九尺。高・濶各四尺。不封使平。役一百人。一日使訖。大礼以下小智以上之墓者。皆准大仁。役五十人。一日使訖。凡王以下小智以上之墓者。宜用小石。其帷帳等宜用白布。庶民亡時、収埋於地。其帷帳等可用麁布。一日莫停。凡王以下及至庶民、不得営殯。凡自畿内及諸国等。宜定一所。而使収埋、不得汚穢散埋処処。凡人死亡之時。若経自殉。或絞人殉。及強殉亡人之馬。或為亡人蔵宝於墓、或為亡人断髪刺股而誄。如此旧俗、一皆悉断。〈或本云。無蔵金・銀・錦・綾五綵。又曰。凡自諸臣及至于民、不得用金・銀。〉縦有違詔犯所禁者。必罪其族。復有見言不見。不見言見。聞言不聞。不聞言聞。都無正語正見、巧詐者多。』復有奴婢、欺主貧困。自託勢家求活。勢家仍強留買、不送本主者多。復有妻妾為夫被放之曰。経年之後。適他恒理。而此前夫。三四年後。貪求後夫財物。為己利者甚衆。復有恃勢之男、浪要他女。而未納際。女自適入。其浪要者嗔求両家財物。為己利者甚衆。復有亡夫之婦。若経十年及二十年。適人為婦。并未嫁之女。始適人時。於是妬斯夫婦、使祓除多。復有為妻被嫌離者。特由慙愧所悩。強為事瑕之婢。〈事瑕。此云居騰作柯。〉復有屡嫌己婦奸他。好向官司請決。仮使得明三証、而倶顕陳。然後可諮。〓[言+巨]生浪訴。復有被役辺畔之民。事了還郷之日。忽然得疾、臥死路頭。於是路頭之家。乃謂之曰。何故使人死於余路。因留死者友伴。強使祓除。由是。兄雖臥死於路、其弟不収者多。復有百姓溺死於河逢者。乃謂之曰。何故於我使遇溺人。因留溺者友伴、強使祓除。由是。兄雖溺死於河。其弟不救者衆。復有被役之民。路頭炊飯。於是路頭之家。乃謂之曰。何故任情炊飯余路。強使祓除。復有百姓就他借甑炊飯。其甑触物而覆。於是。甑主乃使祓除。如是等類。愚俗所染。今悉除断。勿使復為。復有百姓。臨向京日。恐所乗馬疲痩不行。以布二尋。麻二束送参河。尾張両国之人。雇令養飼。乃入于京。於還郷日、送鍬一口。而参河人等不能養飼。翻令痩死。若是細馬、即生貪愛。工作謾語。言被。偸失。若是牝馬孕於己家。便使秡除。遂奪其馬。飛聞若是。故今立制。凡養馬於路傍国者。将被雇人。審告村首。〈首長也。〉方授〓[言+州]物。其還郷日、不須臾報。如致疲損、不合得物。縦違斯詔。将科重罪。罷市司。要路。津済渡子之調賦、給与田地。凡始畿内及四方国。当農作月、早務営田。不合使喫美物与酒。宜差清廉使者告於畿内。其四方諸国国造等。宜択善使、依詔催勤。
《大化二年(六四六)八月癸酉【十四】》◆秋八月庚申朔癸酉。詔曰。原夫。天地陰陽、不使四時相乱。惟此天地、生乎万物。万物之内。人是最霊。最霊之間。聖為人主。是以聖主天皇。則天御寓。思人獲所。暫不廃胸。而始王之名名。臣・連。伴造。国造。分其品部、別彼名名。復以其民品部、交雑使居国県。遂使父子易姓。兄弟異宗。夫婦更互殊名。一家五分六割。由是争競之訟、盈国充朝。終不見治。相乱弥盛。粤以、始於今之御寓天皇及臣・連等。所有品部、宜悉皆罷、為国家民。其仮借王名為伴造。其襲拠祖名為臣・連。斯等深不悟情。忽聞若是所宣。当思。祖名所借名滅。由是。預宣。使聴知朕所懐。王者之児、相続御寓。信知時帝与祖皇名。不可見忘於世。而以王名軽掛川野呼名。百姓。誠可畏焉。凡王者之号。将随日月遠流。祖子之名可共天地長往。如是思故宣之。始於祖子奉仕卿大夫。臣・連。伴造。氏氏人等。〈或本云。名名王民。〉咸可聴聞。今以汝等使仕状者。改去旧職、新設百官、及著位階。以官位叙。今発遣国司、并彼国造、可以奉聞。去年付於朝集之政者。随前処分。以収数田。均給於民。勿生彼我。凡給田者。其百姓家近接於田。必先於近。如此奉宣。凡調賦者。可収男身之調。凡仕丁者。毎五十戸一人。宜観国々〓堺。或書或図。持来奉示。国懸之名来時将定。国々可築堤地。可穿溝所。可墾田間。均給使造。当聞解此所宣。
《大化二年(六四六)九月》◆九月。遣小徳高向博士黒麻呂於新羅、而使貢質。遂罷任那之調。〈黒麻呂、更名玄理。〉
《大化二年(六四六)九月是月》◆是月。天皇御蝦蟇行宮。〈或本云、離宮。〉
《大化二年(六四六)是歳》◆是歳。越国之鼠。昼夜夜相連。向東移去。
《大化三年(六四七)正月壬寅【十五】》◆三年春正月戊子朔壬寅。射於朝庭。是日。高麗。新羅並遣使、貢献調賦。
《大化三年(六四七)四月壬午【二十六】》◆夏四月丁巳朔壬午。詔曰。惟神〈惟神者。謂随神道。亦謂自有神道也。〉我子応治故寄。是以。与天地之初、君臨之国也。自始治国皇祖之時、天下大同、都無彼此者也。既而頃者。始於神名。天皇名々。或別為臣・連之氏。或別為造等之色。由是率土民心。固執彼此。深生我汝、各守名々。又拙弱臣・連。伴造。国造。以彼為姓、神名・王名。逐自心之所帰。妄付前前処処。〈前々、猶謂人々也。〉爰以神名。王名為人賂物之故。入他奴婢。穢汚清名。遂即民心不整。国政難治。是故。今者随在天神。属可治平之運。使悟斯等、而治国治民。是先是後。今日明日。次而続詔。然素頼天皇聖化。而習旧俗之民。未詔之間。必当難待。故始於皇子。群臣。及諸百姓。将賜庸調。
《大化三年(六四七)是歳》◆是歳。壊小郡而営宮。天皇処小郡宮、而定礼法。其制曰。凡有位者。要於寅時。南門之外、左右羅列。候日初出。就庭再拝。乃侍于庁。若晩参者。不得入侍。臨到午時、聴鍾而罷。其撃鍾吏者、垂赤巾於前。其鍾台者、起於中庭。』工人大山位倭漢直荒田井比羅夫。誤穿溝涜、控引難波。而改穿疲労百姓。爰有上疏切諫者。天皇詔曰。妄聴比羅夫所詐。而空穿涜。朕之過也。即日罷役。
《大化三年(六四七)十月甲子【十一】》◆冬十月甲寅朔甲子。天皇幸有間温湯。左右大臣。群卿大夫従焉。
《大化三年(六四七)十二月晦》◆十二月晦。天皇還自温湯。而停武庫行宮。〈武庫。地名也。〉是日。災皇太子宮。時人大驚怪。
《大化三年(六四七)是歳》◆是歳。制七色一十三階之冠。一曰。織冠。有大小二階。以織為之。以繍裁冠之縁。服色並用深紫。二曰。繍冠。有大小二階。以繍為之。其冠之縁。服色、並同織冠。三曰。紫冠。有大小二階。以紫為之。以織裁冠之縁。服色用浅紫。四曰。錦冠。有大小二階。其大錦冠、以大伯仙錦為之。以織裁冠之縁。其小錦冠、以小伯仙錦為之。以大伯仙錦裁冠之縁。服色並用真緋。五曰。青冠。以青絹為之。有大小二階。其大青冠、以大伯仙錦裁冠之縁。其小青冠、以小伯仙錦裁冠之縁。服色並用紺。六曰。黒冠。有大小二階。其大黒冠、以車形錦裁冠之縁。其小黒冠、以菱形錦裁冠之縁。服色並用縁。七曰。建武。〈初位。又、名立身。〉以黒絹為之。以紺裁冠之縁。別有鐙冠。以黒絹為之。其冠之背張漆羅、以縁与鈿異高下。形似於蝉。小錦冠以上之鈿雑金・銀為之。大小青冠之鈿以銀為之。大小黒冠之鈿以銅為之。建武之冠無鈿也。此冠者、大会・饗客。四月・七月斎時所着焉。』新羅遣上臣大阿〓[冫+食]金春秋等。送博士小徳高向黒麻呂。小山中中臣連押熊。来、献孔雀一隻。鸚鵡一隻。仍以春秋為質。春秋美姿顔善談咲。』造渟足柵、置柵戸。老人等相謂之曰。数年鼠向東行、此造柵之兆乎。
《大化四年(六四八)正月壬午朔》◆四年春正月壬午朔。賀正焉。是夕。天皇幸于難波碕宮。
《大化四年(六四八)二月壬子朔》◆二月壬子朔。於三韓〈三韓、謂高麗・百済・新羅〉遣学問僧。
《大化四年(六四八)二月己未》◆己未。阿倍大臣請四衆於四天王寺。迎仏像四躯。使坐于塔内。造霊鷲山像。累積鼓為之。
《大化四年(六四八)四月辛亥朔》◆夏四月辛亥朔。罷古冠。左右大臣猶著古冠。
《大化四年(六四八)是歳》◆是歳。新羅遣使貢調。』治磐舟柵以備蝦夷。遂選越与信濃之民。始置柵戸。
《大化五年(六四九)正月丙午朔》◆五年春正月丙午朔。賀正焉。
《大化五年(六四九)二月》◆二月。制冠十九階。一曰。大織。二曰。小織。三曰。大繍。四曰。小繍。五曰。大紫。六曰。小紫。七曰。大華上。八曰。大華下。九曰。小華上。十曰。小華下。十一曰。大山上。十二曰。大山下。十三曰。小山上。十四曰。小山下。十五曰。大乙上。十六曰。大乙下。十七曰。小乙上。十八曰。小乙下。十九曰。立身。
《大化五年(六四九)二月是月》◆是月。詔博士高向玄理与釈僧旻。置八省・百官。
《大化五年(六四九)三月辛酉【十七】》◆三月乙巳朔辛酉。阿倍大臣薨。天皇幸朱雀門、挙哀而慟。皇祖母尊。皇太子等。及諸公卿。悉随哀哭。
《大化五年(六四九)三月戊辰【二十四】》◆戊辰。蘇我臣日向。〈日向、字身刺。〉譖倉山田大臣於皇太子曰。僕之異母兄麻呂。伺皇太子遊於海浜、而将害之。将反、其不久。皇太子信之。天皇使大伴狛連。三国麻呂公。穂積噛臣於蘇我倉山田麻呂大臣所。而問反之虚実。大臣答曰。被問之報。僕面当陳天皇之所。天皇更遣三国麻呂公。穂積噛臣。審其反状。麻呂大臣亦如前答。天皇乃将興軍、囲大臣宅。大臣乃将二子法師与赤狛。〈更名秦。〉自茅渟道逃向於倭国境。大臣長子興志先是在倭。〈謂在山田之家。〉営造其寺。今忽聞父逃来之事。迎於今来大槻、近就前行入寺。願謂大臣曰。興志請、自直進。逆拒来軍。大臣不許焉。是夜。興志意欲焼宮。猶聚士卒。〈宮謂小墾田宮。〉
《大化五年(六四九)三月己巳【二十五】》◆己巳。大臣謂長子興志曰。汝愛身乎。興志対曰。不愛也。大臣仍陳説於山田寺衆僧及長子興志、与数十人曰。夫為人臣者。安構逆於君。何失孝於父。凡此伽藍者、元非自身故造。奉為天皇誓作。今我見譖身刺。而恐横誅。聊望黄泉尚懐忠退。所以来寺。使易終時。言畢開仏殿之戸、仰而発誓曰。願我生々世々、不怨君王。誓訖自経而死。妻子殉死者八。是日。以大伴狛連与蘇我日向臣。為将領衆、使追大臣。将軍大伴連等、及到黒山。土師連身。釆女臣使主麻呂。従山田寺馳来告曰。蘇我大臣既与三男。一女倶自経死。由是将軍等従丹比坂帰。
《大化五年(六四九)三月庚午【二十六】》◆庚午。山田大臣之妻子及随身者。自経死者衆。穂積臣噛捉聚大臣伴党田口臣筑紫等。著枷反縛。是夕。木臣麻呂。蘇我臣日向。穂積臣噛。以軍囲寺。喚物部二田造塩。使斬大臣之頭。於是二田塩仍抜大刀、刺挙其完。叱咤啼叫、而始斬之。
《大化五年(六四九)三月甲戌【三十】》◆甲戌。坐蘇我山田大臣而被戮者。田口臣筑紫。耳梨道徳。高田醜〈醜、此云之渠。〉雄。額田部湯坐連。〈闕名。〉秦吾寺等、凡十四人。被絞者九人。被流者十五人。
《大化五年(六四九)三月是月》◆是月。遣使者収山田大臣資財。資財之中。於好書上題皇太子書。於重宝上題皇太子物。使者還申所収之状。皇太子始知大臣心猶貞浄。追生悔恥。哀歎難休。即拝日向臣於筑紫大宰帥。世人相謂之曰。是隠流乎。皇太子妃蘇我造媛、聞父大臣為塩所斬。傷心痛〓。悪聞塩名。所以近侍於造媛者。諱称塩名、改曰堅塩。造媛遂因傷心而致死焉。皇太子聞造媛徂逝。愴然傷怛。哀泣極甚。於是野中川原史満進而奉歌。歌曰。
@耶麻鵝播爾。烏志賦〓都威底。陀虞毘預倶。陀虞陛屡伊慕乎。多例柯威爾鶏武。 やまがはに をしふたつゐて たぐひよく たぐへるいもを たれかゐにけむ (K113)〈其一〉
@模騰渠等爾。婆那播左該騰摸。那爾騰柯母。于都倶之伊母我。磨陀左枳涅渠農。 もとごとに はなはさけども なにとかも うつくしいもが またさきでこぬ (K114)〈其二〉
皇太子慨然頽歎褒美曰。善矣。悲矣。乃授御琴而使唱。賜絹四疋。布二十端。綿二〓。
《大化五年(六四九)四月甲午【二十】》◆夏四月乙卯朔甲午。於小紫巨勢徳陀古臣授大紫為左大臣。於小紫大伴長徳連。〈字馬飼。〉授大紫為右大臣。
《大化五年(六四九)五月癸卯朔》◆五月癸卯朔。遣小華下三輪君色夫。大山上掃部連角麻呂等於新羅。
《大化五年(六四九)是歳》◆是歳。新羅王遣沙喙部沙〓[冫+食]金多遂為質。従者三十七人。〈僧一人。侍郎二人。丞一人。達官郎一人。中客五人。才伎十人。訳語一人。雑〓人十六人。并三十七人也。〉
《白雉元年(六五〇)正月辛丑朔》◆白雉元年春正月辛丑朔。車駕幸味経宮観賀正礼。〈味経。此云阿膩賦。〉是日、車駕還宮。
《白雉元年(六五〇)二月戊寅【九】》◆二月庚午朔戊寅。穴戸国司草壁連醜経、献白雉曰。国造首之同族贄。正月九日、於麻山獲焉。於是問諸百済君。百済君曰。後漢明帝永平十一年。白雉在所見焉、云云。又問沙門等。沙門対曰。耳所未聞。目所未覩。宜赦天下、使悦民心。道登法師曰。昔高麗欲営伽藍。無地不覧。便於一所白鹿徐行。遂於此地営造伽藍。名白鹿薗寺。住持仏法。又白雀見于一寺田庄。国人僉曰。休祥。又遣大唐使者。持死三足烏来。国人亦曰。休祥。斯等雖微。尚謂祥物。況復白雉。僧旻法師曰。此謂休祥。足為希物。伏聞。王者旁流四表。則白雉見。又王者祭祀不相踰。宴食・衣服有節則至。又王者清素、則山出白雉。又王者仁聖則見。又周成王時。越裳氏来献白雉曰。吾聞、国之黄〓曰。久矣無烈風淫雨。江海不波溢三年於茲矣。意中国有聖人乎。盍往朝之。故重三訳而至。又晋武帝咸寧元年。見松滋。是即休祥。可赦天下。是以白雉使放于園。
《白雉元年(六五〇)二月甲申【十五】》◆甲寅。朝庭隊仗、如元会儀。左右大臣。百官人等。為四列於紫門外。以粟田臣飯中等四人、使執雉輿。而在前去。左右大臣乃率百官及百済君豊璋。其弟塞城・忠勝。高麗侍医毛治。新羅侍学士等、而至中庭。使三国公麻呂。猪名公高見。三輪君甕穂。紀臣乎麻呂岐太四人、代執雉輿、而進殿前。時左右大臣就執輿前頭。伊勢王。三国公麻呂。倉臣小屎。執輿後頭、置於御座之前。天皇即召皇太子、共執而観。皇太子退而再拝。使巨勢大臣奉賀曰。公卿・百官人等奉賀。陛下以清平之徳治天下之故。爰有白雉。自西方出。乃是陛下及至千秋万歳。浄治四方大八嶋。公卿・百官及諸百姓等。冀磬忠誠勤将事。奉賀訖再拝。詔曰。聖王出世治天下時。天則応之。示其祥瑞。曩者西土之君。周成王世与漢明帝時。白雉爰見。我日本国誉田天皇之世。白烏樔宮。大鷦鷯帝之時。竜馬西見。是以自古迄今。祥瑞時見。以応有徳。其類多矣。所謂鳳凰。騏〓。白雉。白烏。若斯鳥獣及于草木、有苻応者。皆是天地所生休祥。嘉瑞也。夫明聖之君獲斯祥瑞。適其宜也。朕惟虚薄。何以享斯。蓋此専由扶翼公卿。臣・連。伴造。国造等。各尽丹誠、奉遵制度之所致也。是故始於公卿及百官等。以清白意、敬奉神祇。並受休祥。令栄天下。又詔曰。四方諸国郡等。由天委付之故。朕総臨而御寓。今我親神祖之所知。穴戸国中。有此嘉瑞。所以大赦天下。又詔曰、四方諸国郡等、由天委付之故、朕総臨而御宇。今我親神祖之所知穴戸国中、有此嘉瑞。所以大赦天下、改元白雉。仍禁放鷹於穴戸境。賜公卿大夫以下至于令史各有差。於是褒美国司草壁連醜経授大山。并大給禄。復穴戸三年調役。
《白雉元年(六五〇)四月》◆夏四月。新羅遣使貢調。〈或本云、是天皇世。高麗。百済。新羅三国。毎年遣使貢献也。〉
《白雉元年(六五〇)十月》◆冬十月。為入宮地、所壌丘墓及被遷人者。賜物各有差。即遣将作大匠荒田井直比羅夫、立宮堺標。
《白雉元年(六五〇)十月是月》◆是月。始造丈六繍像・侠侍・八部等四十六像。
《白雉元年(六五〇)是歳》◆是歳。漢山口直大口奉詔刻千仏像。』遣倭漢直県。白髪部連鐙。難波吉士胡床於安芸国、使造百済舶二隻。
《白雉二年(六五一)三月丁未【十四】》◆二年春三月甲午朔丁未。丈六繍像等成。
《白雉二年(六五一)三月戊申【十五】》◆戊申。皇祖母尊請十師等設斎。
《白雉二年(六五一)六月》◆夏六月。百済。新羅遣使貢調献物。
《白雉二年(六五一)十二月晦》◆冬十二月晦。於味経宮請二千一百余僧尼。使読一切経。是夕。燃二千七百余灯於朝庭内。使読安宅・土側等経。於是。天皇従於大郡遷、居新宮。号曰難波長柄豊碕宮。
《白雉二年(六五一)是歳》◆是歳。新羅貢調使知万沙〓[冫+食]等。著唐国服泊于筑紫。朝庭悪恣移俗。訶嘖追還。于時巨勢大臣奏請之曰。方今不伐新羅。於後必当有悔。其伐之状、不須挙力。自難波津至于筑紫海裏。相接浮盈艫舳。召新羅問其罪者。可易得焉。
《白雉三年(六五二)正月己未朔》◆三年春正月己未朔。元日礼訖。車駕幸大郡宮。』自正月至是月、班田既訖。凡田長三十歩為段、十段為町。〈段租稲一束半。町租稲十五束。〉
《白雉三年(六五二)三月丙寅【九】》◆三月戊午朔丙寅。車駕還宮。
《白雉三年(六五二)四月壬寅【十五】》◆夏四月戊子朔壬寅。請沙門恵隠於内裏、使講無量寿経。以沙門恵資為論議者。以沙門一千為作聴衆。
《白雉三年(六五二)四月丁未【二十】》◆丁未。罷講。』自於此日初、連雨水。至于九日。損壊宅屋傷害田苗。人及牛馬溺死者衆。
《白雉三年(六五二)四月是月》◆是月。造戸籍。凡五十戸為里。毎里長一人。凡戸主皆以家長為之。凡戸皆五家相保。一人為長。以相検察。』新羅。百済。遣使貢調、献物。
《白雉三年(六五二)九月》◆秋九月。造宮已訖。其宮殿之状不可殫論。
《白雉三年(六五二)十二月晦》◆冬十二月晦。請天下僧尼於内裏、設斎、大捨、燃灯。
《白雉四年(六五三)五月壬戌【十二】》◆四年夏五月辛亥朔壬戌。発遣大唐大使小山上吉士長丹。副使小乙上吉士駒。〈駒。更名糸。〉学問僧道厳。道通。道光。恵施。覚勝。弁正。恵照。僧忍。知聡。道昭。定恵。〈定恵。内大臣之長子也。〉安達。〈安達。中臣渠毎連之子。〉道観、〈道観。春日粟田臣百済之子。〉・学生巨勢臣薬。〈薬豊足臣之子。〉・氷連老人、〈老人。真玉之子。或本。以学問僧知弁。義徳。学生坂合部連磐積而増焉。〉并一百二十一人。倶乗一船。以室原首御田為送使。又大使大山下高田首根麻呂。〈更名。八掬脛。〉・副使小乙上掃守連小麻呂。学問僧道福。義向。并一百二十人。倶乗一船。以土師連八手為送使。
《白雉四年(六五三)五月是月》◆是月。天皇幸旻法師房。而問其疾。遂口勅恩命。〈或本。於五年七月云。僧旻法師臥病於阿曇寺。於是。天皇幸而問之。仍執其手曰。若法師今日亡者。朕従明日亡。〉
《白雉四年(六五三)六月》◆六月。百済。新羅。遣使貢調、献物。脩治処処大道。』天皇聞旻法師命終。而遣使弔。并多送贈。皇祖母尊及皇太子等、皆遺使弔旻法師喪。遂為法師、命画工狛堅部子麻呂。〓魚戸直等。多造仏・菩薩像、安置於川原寺。〈或本云。在山田寺。〉
《白雉四年(六五三)七月》◆秋七月。被遣大唐使人高田根麻呂等。於薩麻之曲。竹嶋之間合船没死。唯有五人。繋胸一板、流遇竹嶋。不知所計。五人之中。門部金採竹為筏。泊于神嶋。凡此五人経六日六夜。而全不食飯。於是。褒美金、進位給禄。
《白雉四年(六五三)是歳》◆是歳。太子奏請曰。欲冀遷于倭京。天皇不許焉。皇太子乃奉皇祖母尊。間人皇后、并率皇弟等。往居于倭飛鳥河辺行宮。于時公卿大夫。百官人等、皆随而遷。由是天皇恨欲捨於国位。令造宮於山碕。乃送歌於間人皇后曰。
@舸娜紀都該。阿我柯賦古麻播。比枳涅世儒。阿我柯賦古麻乎。比騰瀰都羅武箇。 かなきつけ あがかふこまは ひきでせず あがかふこまを ひとみつらむか (K115)
《白雉五年(六五四)正月戊申朔》◆五年春正月戊申朔。夜。鼠向倭都而遷。
《白雉五年(六五四)正月壬子【五】》◆壬子。以紫冠授中臣鎌足連。増封若干戸。
《白雉五年(六五四)二月》◆二月。遣大唐押使大錦上高向史玄理。〈或本云。夏五月。遣大唐押使大華下高向玄理。〉大使小錦下河辺臣麻呂。副使大山下薬師恵日。判官大乙上書直麻呂。宮首阿弥陀。〈或本云。判官小山下書直麻呂。〉小乙上岡君宜。置始連大伯。小乙下中臣間人連老。〈老。此云於唹。〉・田辺史鳥等。分乗二船。留連数月。取新羅道泊于莱州。遂到于京奉覲天子。於是東宮監門郭丈挙、悉問日本国之地里及国初之神名。皆随問而答。押使高向玄理卒於大唐。〈伊吉博得言。学問僧恵妙於唐死。知聡於海死。智国於海死。智宗以庚寅年付新羅船帰。覚勝於唐死。義通於海死。定恵以乙丑年付劉徳高等船帰。妙位。法謄。学生氷連老人。高黄金。并十二人。別倭種韓智興。趙元宝。今年共使人帰。〉
《白雉五年(六五四)四月》◆夏四月。吐火羅国男二人。女二人。舍衛女一人。被風流来于日向。
《白雉五年(六五四)七月丁酉【二十四】》◆秋七月甲戌朔丁酉。西海使吉士長丹等。共百済。新羅送使泊于筑紫。
《白雉五年(六五四)七月是月》◆是月。褒美西海使等奉対唐国天子。多得文書・宝物。授小山上大使吉士長丹以小華下。賜封二百戸。賜姓為呉氏。授小乙上副使吉士駒以小山上。
《白雉五年(六五四)十月癸卯朔》◆冬十月癸卯朔。皇太子聞天皇病疾。乃奉皇祖母尊。間人皇后、并率皇弟・公卿等。赴難波宮。
《白雉五年(六五四)十月壬子【十】》◆壬子。天皇崩于正寝。仍起殯於南庭。以小山上百舌鳥土師連土徳主殯宮之事。
《白雉五年(六五四)十二月壬寅朔己酉【八】》◆十二月壬寅朔己酉。葬于大坂磯長陵。』是日。皇太子母奉皇祖母尊。遷居倭河辺行宮。老者。語之曰。鼠向倭都、遷都之兆也。
《白雉五年(六五四)是歳》◆是歳。高麗。百済。新羅、遣使奉弔。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五 終



《巻首》◆日本書紀巻第二十六

 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 斉明天皇
《斉明天皇即位前紀》◆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初適於橘豊日天皇之孫高向王。而生漢皇子。後適於息長足日広額天皇。而生二男。一女。二年立為皇后。見息長足日広額天皇紀。十三年冬十月。息長足日広額天皇崩。明年正月。皇后即天皇位。改元四年六月。譲位於天万豊日天皇。称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曰皇祖母尊。天万豊日天皇。後五年十月崩。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正月甲戌【三】》◆元年春正月壬申朔甲戌。皇祖母尊即天皇位於飛鳥板蓋宮。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五月庚午朔》◆夏五月庚午朔。空中有乗竜者。貌似唐人。著青油笠。而自葛城嶺馳隠胆駒山。及至午時。従於住吉松嶺之上。西向馳去。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七月己卯【十一】》◆秋七月己巳朔己卯。於難波朝饗北〈北越。〉蝦夷九十九人。東〈東陸奥。〉蝦夷九十五人。并設百済調使一百五十人。仍授柵養蝦夷九人。津刈蝦夷六人、冠各二階。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八月戊戌朔》◆八月戊戌朔。河辺臣麻呂等自大唐還。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十月己酉【十三】》◆冬十月丁酉朔己酉。於小墾田造起宮闕、擬将瓦覆。又於深山広谷。擬造宮殿之材。朽爛者多。遂止弗作。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是冬》◆是冬。災飛鳥板蓋宮。故遷居飛鳥川原宮。
《斉明天皇元年(六五五)是歳》◆是歳。高麗。百済。新羅。並遣使進調。〈百済大使西部達率余宜受。副使東部恩率調信仁。凡一百余人。〉蝦夷。隼人率衆内属。詣闕朝献。新羅別以及〓[冫+食]弥武為質。以十二人為才伎者。弥武遇疾而死。是年也、太歳乙卯。
《斉明天皇二年(六五六)八月庚子【八】》◆二年秋八月癸巳朔庚子。高麗遣達沙等進調。〈大使達沙。副使伊利之。総八十一人。〉
《斉明天皇二年(六五六)九月》◆九月。遣高麗大使膳臣葉積。副使坂合部連磐鍬。大判官犬上君白麻呂。中判官河内書首。〈闕名。〉小判官大蔵衣縫造麻呂。
《斉明天皇二年(六五六)是歳》◆是歳。於飛鳥岡本更定宮地。時高麗。百済。新羅。並遣使進調。』為張紺幕於此宮地、而饗焉。遂起宮室。天皇乃遷。号曰後飛鳥岡本宮。』於田身嶺冠以周垣。〈田身。山名。此云太務。〉復於嶺上両槻樹辺起観。号為両槻宮。亦曰天宮。』時好興事。廼使水工穿渠。自香山西至石上山。以舟二百隻載石上山石。順流控引於宮東山。累石為垣。時人謗曰。狂心渠。損費、功夫三万余矣。費損造垣功夫七万余矣。宮材爛矣。山椒埋矣。又謗曰。作石山丘、随作自破。〈若拠未成之時、作此謗乎。〉』又作吉野宮。』西海使佐伯連栲縄。〈闕位階級。〉小山下難波吉士国勝等。自百済還、献鸚鵡一隻。』災岡本宮。
《斉明天皇三年(六五七)七月己丑【三】》◆三年秋七月丁亥朔己丑。覩貨邏国男二人。女四人、漂泊于筑紫。言臣等初漂泊于海見嶋。乃以騨召。
《斉明天皇三年(六五七)七月辛丑【十五】》◆辛丑、作須弥山像於飛鳥寺西。且設盂蘭瓮会。暮饗覩貨邏人。〈或本云。堕羅人。〉
《斉明天皇三年(六五七)九月》◆九月。有間皇子性黠。陽狂、云々。徃牟婁温湯、偽療病。来、讃国体勢曰。纔観彼地。病自〓消、云云。天皇聞悦、思欲徃観。
《斉明天皇三年(六五七)是歳》◆是歳。使使於新羅曰。欲将沙門智達。間人連御廐。依網連稚子等。付汝国使、令送到大唐。新羅不肯聴送。由是沙門智達等還帰。西海使小華下阿曇連頬垂。小山下津臣傴僂。〈傴僂。此云倶豆磨。〉自百済還献駱駝一箇。驢二箇。』石見国言。白狐見。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正月丙申【十三】》◆四年春正月甲申朔丙申。左大臣巨勢徳大臣薨。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四月》◆夏四月阿陪臣〈闕名。〉率船師一百八十艘伐蝦夷。齶田。渟代二郡蝦夷、望怖乞降。於是勒軍陳船於齶田浦。齶田蝦夷恩荷進而誓曰。不為官軍故持弓失。但奴等性食肉故持。若為官軍、以儲弓失。齶田浦神知矣。将清白心仕官朝矣。仍授恩荷以小乙上。定渟代。津軽二郡々領。遂於有間浜召聚渡嶋蝦夷等、大饗而帰。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五月》◆五月。皇孫建王年八歳薨。今城谷上起殯而収。天皇本以皇孫有順、而器重之。故不忍哀傷慟極甚。詔群臣曰。万歳千秋之後、要合葬於朕陵。輙作歌曰。
@伊磨紀那屡。乎武例我禹杯爾。倶謨娜尼母。旨屡倶之多多婆。那爾柯那皚柯武。 いまきなる をむれがうへに くもだにも しるくしたたば なにかなげかむ (K116)〈其一。〉
@伊喩之々乎。都那遇舸播杯能。倭柯矩娑能。倭柯倶阿利岐騰。阿我謨婆儺倶爾。 いゆししを つなぐかはへの わかくさの わかくありきと あがもはなくに (K117)〈其二。〉
@阿須箇我播。濔儺蟻羅毘都都。喩矩瀰都能。阿比娜謨儺倶母。於母保喩屡柯母。 あすかがは みなぎらひつつ ゆくみづの あひだもなくも おもほゆるかも (K118)〈其三。〉
天皇時々唱而悲哭。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七月甲申【四】》◆秋七月辛巳朔甲申。蝦夷二百余詣闕朝献。饗賜贍給有加於常。仍授柵養蝦夷二人位一階。渟代郡大領沙尼具那小乙下。〈或所、云。授位二階、使検戸口。〉少領宇婆左建武。勇健者二人位一階。別賜沙尼具那等鮹旗二十頭。鼓二面。弓矢二具。鎧二領。授津軽郡大領馬武大乙上。少領青蒜小乙下。勇健者二人位一階。別賜馬武等鮹旗二十頭。鼓二面。弓矢二具。鎧二領。授都岐沙羅柵造〈闕名。〉位二階。判官位一階。授渟足柵造大伴君稲積小乙下。又詔渟代郡大領沙奈具那、検覆蝦夷戸口与虜戸口。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七月是月》◆是月。沙門智通。智達。奉勅乗新羅船往大唐国。受無性衆生義於玄弉法師所。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十月甲子【十五】》◆冬十月庚戌朔甲子。幸紀温湯。天皇憶皇孫建王。愴爾悲泣。乃口号曰。
@耶麻古曳底。于瀰倭施留騰母。於母之楼枳。伊麻紀能禹知播。倭須羅〓麻旨珥 やまこえて うみわたるとも おもしろき いまきのうちは わすらゆましじ (K119)〈其一。〉
@瀰儺度能。于之褒能矩娜利。于那倶娜梨。于之廬母倶例尼。〓岐底舸〓舸武 みなとの うしほのくだり うなくだり うしろもくれに おきてかゆかむ (K120)〈其二。〉
@于都倶之枳。阿餓倭柯枳古弘。飯岐底舸〓舸武。 うつくしき あがわかきこを おきてかゆかむ (K121)〈其三。〉
詔秦大蔵造万里曰。傅斯歌、勿令忘於世。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十一月壬午【三】》◆十一月庚辰朔壬午。留守官蘇我赤兄臣、語有間皇子曰。天皇所治政事有三失矣。大起倉庫、積聚民財。一也。長穿渠水、損費公糧。二也。於舟載石、運積為丘。三也。有間皇子乃知赤兄之善己、而欣然報答之曰。吾年始可用兵時矣。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十一月甲申【五】》◆甲申。有間皇子向赤兄家。登楼而謀。夾膝自断。於是知相之不祥。倶盟而止。皇子帰而宿之。是夜半赤兄遣物部朴井連鮪。率造宮丁、囲有間皇子於市経家。便遣騨使、奏天皇所。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十一月戊子【九】》◆戊子。捉有間皇子与守君大石。坂合部連薬。塩屋連鯏魚、送紀温湯。舎人新田部米麻呂従焉。於是皇太子親問有間皇子曰。何故謀反。答曰。天与赤兄知。吾全不解。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十一月庚寅【十一】》◆庚寅。遣丹比小沢連国襲、絞有間皇子於藤白坂。是日。斬塩屋連〓[魚+制]魚。舎人新田部連米麻呂於藤白坂。塩屋連〓[魚+制]魚臨誅言。願令右手作国宝器。流守君大石於上毛野国。坂合部薬於尾張国。〈或本云。有間皇子与蘇我臣赤兄。塩屋連小代。守君大石。坂合部連薬。取短籍卜謀反之事。或本云。有間皇子曰。先燔宮室。以五百人。一日両夜。邀牟婁津。疾以船師断淡路国。使如牢圄。其事易成。人諫曰。不可也。所計既然而无徳矣。方今皇子年始十九。未及成人。可至成人而待其徳。他日有間皇子与一判事謀反之時。皇子案机之脚、无故自断。其謨不止。遂被誅戮也。〉
《斉明天皇四年(六五八)是歳》◆是歳。越国守阿部引田臣比羅夫。討粛慎。献生羆二。羆皮七十枚。』沙門智踰造指南車。』出雲国言。於北海浜魚死而積。厚三尺許。其大如〓[魚+台]。雀喙針鱗。々長数寸。俗曰。雀入於海化而為魚。名曰雀魚。〈或本云。至庚申年七月。百済遣使奏言。大唐。新羅并力伐我。既以義慈王。々后。太子為虜而去。由是国家以兵士甲卒陣西北畔。繕修城柵断塞山川之兆也。〉』又西海使小花下阿曇連頬垂自百済還言。百済伐新羅還時、馬自行道於寺金堂。昼夜勿息。唯食草時止。〈或本云。至庚申年。為敵所滅之応也。〉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正月辛巳【三】》◆五年春正月己卯朔辛巳。天皇至自紀温湯。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三月戊寅朔》◆三月戊寅朔。天皇幸吉野而肆宴焉。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三月庚辰【三】》◆庚辰。天皇幸近江之平浦。〈平。此云毘羅。〉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三月丁亥【十】》◆丁亥。吐火羅人共妻舎衛婦人来。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三月甲午【十七】》◆甲午。甘檮丘東之川上。造須弥山、而饗陸奥与越蝦夷。〈檮。此云柯之。川上。此云箇播羅。〉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三月是月》◆是月。遣阿倍臣。〈闕名。〉率船師一百八十艘、討蝦夷国。阿倍臣簡集飽田。渟代二郡蝦夷二百四十一人。其虜三十一人。津軽郡蝦夷一百十二人。其虜四人。胆振〓[金+且]蝦夷二十人於一所、而大饗賜禄。〈胆振〓[金+且]。此云伊浮梨娑陛。〉即以船一隻与五色綵帛。祭彼地神。至肉入籠。時、問菟蝦夷胆鹿嶋。菟穂名二人進曰。可以後方羊蹄為政所焉。〈肉入籠。此云之之梨姑。問菟。此云塗毘宇。菟穂名。此云宇保那。後方羊蹄。此云斯梨蔽之。政所蓋蝦夷郡乎。〉随胆鹿嶋等語、遂置郡領而帰。授道奥与越国司位各二階。郡領与主政各一階。〈或本云。阿倍引田臣比羅夫。与粛慎戦而帰。献虜三十九人。〉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七月戊寅【三】》◆秋七月朔丙子朔戊寅。遣小錦下坂合部連石布。大仙下津守連吉祥。使於唐国。仍以陸道奥蝦夷男女二人示唐天子。〈伊吉連博徳書曰。同天皇之世。小錦下坂合部石布連。大山下津守吉祥連等二船。奉使呉唐之路。以己未年七月三日発自難波三津之浦。八月十一日。発自筑紫六津之浦。九月十三日。行到百済南畔之嶋。々名毋分明。以十四日寅時。二船相従放出大海。十五日日入之時。石布連船、横遭逆風。漂到南海之嶋。々名爾加委。仍為嶋人所滅。便東漢長直阿利麻・坂合部連稲積等五人。盗乗嶋人之船。逃到括州。々県官人送到洛陽之京。十六日夜半之時。吉祥連船、行到越州会稽県須岸山。東北風。々太急。二十二日行到余姚県。所乗大船及諸調度之物留着彼処。潤十月一日。行到越州之底。十月十五日、乗騨入京。二十九日。馳到東京。天子在東京。三十日。天子相見問訊之。日本国天皇、平安以不。使人謹答。天地合徳、自得平安。天子問曰。執事卿等、好在以不。使人謹答。天皇憐重、亦得好在。天子問曰。国内平不。使人謹答。治称天地。万民無事。天子問曰。此等蝦夷国有何方。使人謹答。国有東北。天子問曰。蝦夷幾種。使人謹答。類有三種。遠者名都加留。次者麁蝦夷。近者名熟蝦夷。今此熟蝦夷。毎歳入貢本国之朝。天子問曰。其国有五穀。使人謹答。無之。食肉存活。天子問曰。国有屋舎。使人謹答。無之。深山之中止住樹本。天子重曰。脱見蝦夷身面之異。極理喜怪。使人遠来辛苦。退在館裏。後更相見。十一月一日。朝有冬至之会。々日亦覲。所朝諸蕃之中。倭客最勝。後由出火之乱。棄而不復検。十二月三日。韓智興〓人西漢大麻呂、枉讒我客。々等獲罪唐朝。巳決流罪。前流智興於三千里之外。客中有伊吉連博徳奏。因即免罪。事了之後。勅旨。国家、来年必有海東之政。汝等倭客、不得東帰。遂逗西京。幽置別処。閉戸防禁。不許東西。困苦経年。〉難波吉士男人書曰。向大唐大使、触嶋而覆。副使親覲天子。奉示蝦夷。於是蝦夷以白鹿皮一。弓三。箭八十。献于天子。〉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七月庚寅【十五】》◆庚寅。詔群臣。於京内諸寺勧講盂蘭盆経。使報七世父母。
《斉明天皇五年(六五九)是歳》◆是歳。命出雲国造。〈闕名。〉修厳神之宮。狐噛断於宇郡役丁所執葛末而去。』又狗噛置死人手臂於言屋社。〈言屋、此云伊浮耶。天子崩兆。〉』又高麗使人持羆皮一枚、称其価曰。綿六十斤。市司咲而避去。高麗画師子麻呂、設同姓賓於私家日。借官羆皮七十枚、而為賓席。客等羞怪而退。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正月壬寅朔》◆六年春正月壬寅朔。高麗使人乙相賀取文等一百余、泊于筑紫。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三月》◆三月。遣阿倍臣。〈闕名。〉率船師二百艘、伐粛慎国。阿倍臣以陸奥蝦夷、令乗己船、到大河側。於是渡嶋蝦夷一千余、屯聚海畔。向河而営。々中二人進而急叫曰。粛慎船師多来将殺我等之故。願欲済河而仕官矣。阿倍臣遣船喚至両箇蝦夷。問賊隠所与其船数。両箇蝦夷便指隠所曰。船二十余艘。即遣使喚。而不肯来。阿倍臣乃積綵帛。兵・鉄等於海畔、而令貪嗜。粛慎乃陳船師。繋羽於木。挙而為旗。斉棹近来、停於浅処。従一船裏、出二老翁。廻行、熟視所積綵帛等物。便換著単衫。各提布一端。乗船還去。俄而老翁更来、脱置換衫。并置提布。乗船而退。阿倍臣遣数船使喚。不肯来。復於弊賂弁嶋。食頃乞和。遂不肯聴。〈弊賂弁。度嶋之別也。〉拠己柵戦。于時能登臣馬身竜為敵被殺。猶戦未倦之間。賊破殺己妻子。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五月戊申【八】》◆夏五月辛丑朔戊申。高麗使人乙相賀取文等到難波館。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五月是月》◆是月。有司奉勅、造一百高座。一百衲袈裟。設仁王般若之会。』又皇太子初造漏剋。使民知時。』又阿倍引田臣。〈闕名。〉献夷五十余。又於石上池辺作須弥山。高如廟塔。以饗粛慎三十七人。』又挙国百姓無故持兵、往還於道。〈国老言。百済国失所之相乎。〉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七月乙卯【十六】》◆秋七月庚子朔乙卯。高麗使人乙相賀取文等罷帰。』又都〓[貝+化]羅人乾豆波斯達阿欲帰本土。求請送使曰。願後朝於大国。所以留妻為表。乃与数十人入于西海之路。〈高麗沙門道顕日本世記曰。七月云云。春秋智借大将軍蘇定方之手。使撃百済亡之。或曰。百済自亡。由君大夫人妖女之無道、擅奪国柄、誅殺賢良。故召斯禍矣。可不慎歟。可不慎歟。其注云。新羅春秋智、不得願於内臣蓋金故。亦使於唐、捨俗衣冠。請媚於天子。投禍於隣国。而搆斯意行者也。伊吉連博徳書云。庚申年八月。百済已平之後。九月十二日。放客本国。十九日。発自西京。十月十六日。還到東京。始得相見阿利麻等五人。十一月一日。為将軍蘇定方等所捉百済王以下。太子隆等諸王子十三人。大佐平沙宅千福・国弁成以下三十七人。并五十許人、奉進朝堂。急引〓向天子。天子恩勅。見前放著。十九日。賜労。二十四日。発自東京。〉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九月癸卯【五】》◆九月己亥朔癸卯。百済遣達率。〈闕名。〉沙弥覚従等来奏曰。〈或本云。逃来告難。〉今年七月。新羅恃力作勢、不親於隣。引搆唐人。傾覆百済。君臣総俘、略無〓[口+焦]類。〈或本云。今年七月十日。大唐蘇定方、率船師軍于尾資之津。新羅王春秋智率兵馬軍于怒受利之山。夾撃百済。相戦三日。陥我王城。同月十三日。始破王城。怒受利山。百済之東境也。〉於是西部恩率鬼室福信赫然発憤、拠任射岐山。〈或本云。北任叙利山〉達率余自進拠中部久麻怒利城。〈或本云。都々岐留山。〉各営一所、誘聚散卒。兵尽前役。故以〓戦。新羅軍破。百済奪其兵。既而百済兵翻鋭。唐不敢入。福信等遂鳩集同国。共保王城。国人尊曰、佐平福信。佐平自進。唯福信起神武之権。興既亡之国。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十月》◆冬十月。百済佐平鬼室福信、遣佐〓平貴智等。来献唐俘一百余人。今美濃国不破。片県二郡唐人等也。又乞師請救。并乞王子余豊璋曰。〈或本云。佐平貴智。達率正珎也。〉唐人率我螯賊。来蕩揺我疆場。覆我社稷。俘我君臣。〈百済王義慈。其妻恩古。其子隆等。其臣佐平千福国。弁成。孫登等。凡五十余。秋於七月十三日。為蘇将軍所捉。而送去於唐国。蓋是無故持兵之徴乎。〉而百流国遥頼天皇護念。更鳩集以成邦。方今謹願。迎百済国遣侍天朝王子豊璋。将為国主。云云。詔曰。乞師請救、聞之古昔。扶危継絶。著自恒典。百済国窮来帰我。以本邦喪乱靡依靡告。枕戈嘗胆。必存〓救。遠来表啓。志有難奪可分命将軍、百道倶前。雲会雷動。倶集沙喙、翦其鯨鯢。〓[糸+予]彼倒懸。宜有司具為与之。以礼発遣、云云。〈送王子豊璋及妻子与其叔父忠勝等。其正発遣之時。見于七年。或本云。天皇立豊璋為王。立塞上為輔。而以礼発遣焉。〉
《斉明天皇六年(六六〇)十二月庚寅【二十四】》◆十二月丁卯朔庚寅。天皇幸于難波宮。天皇方随福信所乞之意。思幸筑紫将遣救軍。而初幸斯備諸軍器。是歳。欲為百済将伐新羅。乃勅駿河国。造船。已訖。挽至績麻郊之時。其船夜中無故艫舳相反。衆知終敗。』科野国言。蠅群向西、飛踰巨坂。大十囲許。高至蒼天。或知救軍敗績之怪。有童謡曰。
@摩比邏矩。都能倶例豆例。於能幣陀乎。邏賦倶能理歌理鵝。美和陀騰能理歌美。烏能陛陀烏。邏賦倶能理歌理鵝。甲子。騰和与騰美。烏能陛陀烏。邏賦倶能理歌理鵝。 まひらくつのくれつれをのへたをらふくのりかりがみわたとのりかみをのへたをらふくのりかりが甲子とわよとみをのへたをらふくのりかりが (K122)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正月壬寅【六】》◆七年春正月丁酉朔壬寅。御船西征。始就于海路。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正月甲辰【八】》◆甲辰。御船到于大伯海。時大田姫皇女産女焉。仍名是女曰大伯皇女。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正月庚戌【十四】》◆庚戌。御船泊于伊予熟田津石湯行宮。〈熟田津。此云爾枳陀豆。〉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三月庚申【二十五】》◆三月丙申朔庚申。御船還至于娜大津。居于磐瀬行宮。天皇改此、名曰長津。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四月》◆夏四月。百済福信遣使上表、乞迎其王子糺解。〈釈道顕日本世記曰。百済福信献書、祈其君糺解於東朝。或本云。四月。天皇遷居于朝倉宮。〉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五月癸卯【九】》◆五月乙未朔癸卯。天皇遷居于朝倉橘広庭宮。是時。〓[昔+斤]除朝倉社木、而作此宮之故。神忿壌殿。亦見宮中鬼火。由是大舎人及諸近侍病死者衆。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五月丁巳【二十三】》◆丁巳。耽羅始遣王子阿波伎等貢献。〈伊吉連博徳書云。辛酉年正月二十五日。還到越州。四月一日。従越州上路、東帰。七日。行到〓[木+聖]岸山明。以八日鶏鳴之時。順西南風。放船大海。々中迷途。漂蕩辛苦。九日八夜。僅到耽羅之嶋。便即招慰嶋人王子阿波岐等九人同載客船。擬献帝朝。五月二十三日。奉進朝倉之朝。耽羅入朝始於此時。又為智興〓人東漢草直足嶋所讒。使人等不蒙寵命。使人等怨、徹于上天之神。震死足嶋。時人称曰。大倭天報之近。〉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六月》◆六月。伊勢王薨。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七月丁巳【二十四】》◆秋七月甲午朔丁巳。天皇崩于朝倉宮。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八月甲子朔》◆八月甲子朔。皇太子奉徙天皇喪。還至磐瀬宮。是夕。於朝倉山上有鬼。著大笠、臨視喪儀。衆皆嗟怪。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十月己巳【七】》◆冬十月癸亥朔己巳。天皇之喪帰就于海。於是皇太子泊於一所、哀慕天皇。乃口号曰。
@枳瀰我梅能。姑衰之枳舸羅爾。婆底底威底。舸矩野姑悲武謀。枳濔我梅弘報梨。 きみがめの こほしきからに はててゐて かくやこひむも きみがめをほり (K123)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十月乙酉【二十三】》◆乙酉。天皇之喪、還泊于難波。
《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十一月戊戌【七】》◆十一月壬辰朔戊戌。以天皇喪殯于飛鳥川原。自此発哀至于九日。〈日本世記云。十一月。福信所獲唐人績守言等至于筑紫。或本云。辛酉年。百済佐平福信所献唐俘一百六口。居于近江国墾田。庚申年。既云福信献唐俘。故今存注。其決焉。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六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二十七

 天命開別天皇 天智天皇
《天智天皇即位前紀》◆天命開別天皇。息長足日広額天皇太子也。母曰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四年。譲位於天万豊日天皇。立天皇為皇太子。天万豊日天皇後五年十月崩。明年皇祖母尊即天皇位。
《天智天皇即位前紀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七月丁巳【二十四】》◆七年七月丁巳、崩。皇太子素服称制。
《天智天皇即位前紀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七月是月》◆是月。蘇将軍与突厥王子契〓加力等。水陸二路至于高麗城下。皇太子遷居于長津宮。稍聴水表之軍政。
《天智天皇即位前紀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八月》◆八月。遣前将軍大華下阿曇比邏夫連。小華下河辺百枝臣等。後将軍大華下阿倍引田比邏夫臣。大山上物部連熊。大山上守君大石等。救於百済。仍送兵杖・五穀。〈或本、続此末云。別使大山下狭井連檳榔。小山下秦造田来津、守護百済。〉
《天智天皇即位前紀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九月》◆九月。皇太子御長津宮。以織冠授於百済王子豊璋。復以多臣蒋敷之妹妻之焉。乃遣大山下狭井連檳榔。小山下秦造田来津。率軍五千余、衛送於本郷。於是。豊璋入国之時。福信迎来。稽首奉国朝政。皆悉委焉。
《天智天皇即位前紀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十二月》◆十二月。高麗言。惟十二月。於高麗国寒極泪凍。故唐軍雲車・衝〓。鼓鉦吼然。高麗士率胆勇雄壮。故更取唐二塁。唯有二塞。亦備夜取之計。唐兵抱膝而哭。鋭鈍力竭、而不能抜。噬臍之恥、非此而何。〈釈道顕云。言春秋之志、正起于高麗。而先声百済。々々近侵甚。苦急。故爾也。〉
《天智天皇即位前紀斉明天皇七年(六六一)是歳》◆是歳。播磨国司岸田臣麿等献宝剣言。於狭夜郡人禾田穴内獲焉。』又日本救高麗軍将等。泊于百済加巴利浜而燃火焉。灰変為孔、有細響。如鳴鏑。或曰。高麗。百済終亡之徴乎。
《天智天皇元年(六六二)正月丁巳【二十七】》◆元年春正月辛卯朔丁巳。賜百済佐平鬼室福信失十万隻。糸五百斤。綿一千斤。布一千端。韋一千張。稲種三千斛。
《天智天皇元年(六六二)三月癸巳【四】》◆三月庚寅朔癸巳。賜百済王布三百端。
《天智天皇元年(六六二)三月是月》◆是月。唐人。新羅人伐高麗。々々乞救国家。仍遣軍将拠疏留城。由是唐人不得略其南堺。新羅不獲輸其西塁。
《天智天皇元年(六六二)四月》◆夏四月。鼠産於馬尾。釈道顕占曰。北国之人将附南国。蓋高麗破、而属日本乎。
《天智天皇元年(六六二)五月》◆夏五月。大将軍大錦中阿曇比邏夫連等。率船師一百七十艘。送豊璋等於百済国。宣勅。以豊璋等使継其位。又予金策於福信。而撫其背。褒賜爵禄。于時豊璋等与福信、稽首受勅。衆為流涕。
《天智天皇元年(六六二)六月丙戌【二十八】》◆六月己未朔丙戌。百済遣達率万智等、進調献物。
《天智天皇元年(六六二)十二月丙戌朔》◆冬十二月丙戌朔。百済王豊璋。其臣佐平福信等、与狭井連。〈闕名。〉朴市田来津議曰。此州柔者。遠隔田畝、土地磽埆。非農桑之地。是拒戦之場。此焉久処。民可飢饉。今可遷於避城。々々者西北帯以古連旦〓之水。東南拠深泥巨堰之防。繚以周田。決渠降雨。華実之毛則三韓之上腴焉。衣食之源則二儀之〓[阜偏(こざとへん)+奥]区矣。雖曰地卑。豈不遷歟。於是朴市田来津独進而諫曰。避城与敵所在之間。一夜可行。相近茲甚。若有不虞、其悔難及者矣。夫飢者後也。亡者先也。今敵所以不妄来者。州柔設置山険、尽為防禦。山峻高而谿隘。守而攻難之故也。若処卑地。何以因居、而不揺動。及今日乎。遂不聴諫、而都避城。
《天智天皇元年(六六二)是歳》◆是歳。為救百済、修繕兵甲。備具船舶。儲設軍糧。是年也、太歳壬戌。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二月丙戌【二】》◆二年春二月乙酉朔丙戌。百済遣達率金受等進調。新羅人焼燔百済南畔四州。并取安徳等要地。於是。避城去賊近。故勢不能居。乃還居於州柔。如田来津之所計。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二月是月》◆是月。佐平福信上送唐俘続守言等。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三月》◆三月。遣前将軍上毛野君稚子。間人連大蓋。中将軍巨勢神前臣訳語。三輪君根麻呂。後将軍阿倍引田臣比邏夫。大宅臣鎌柄。率二万七千人、打新羅。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五月癸丑朔》◆夏五月癸丑朔。犬上君〈闕名。〉馳、告兵事於高麗而還。見糺解於石城。糺解仍語福信之罪。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六月》◆六月。前将軍上毛野君稚子等。取新羅沙鼻・岐。奴江二城。百済王豊璋嫌福信有謀反心。以革穿掌而縛。時難自決。不知所為。乃問諸臣曰。福信之罪、既如此焉。可斬以不。於是。達率徳執得曰。此悪逆人。不合放捨。福信即唾於執得曰。腐狗痴奴。王勒健児。〓斬而醢首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八月甲午【十三】》◆秋八月壬午朔甲午。新羅以百済王斬己良将。謀直入国先取州柔。於是。百済知賊所計。謂諸将曰。今聞。大日本国之救将廬原君臣、率健児万余。正当越海而至。願諸将軍等応預図之。我欲自往待饗白村。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八月戊戌【十七】》◆戊戌。賊将至於州柔、繞其王城。大唐軍将率戦船一百七十艘。陣烈於白村江。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八月戊申【二十七】》◆戊申。日本船師初至者。与大唐船師合戦。日本不利而退。大唐堅陣而守。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八月己酉【二十八】》◆己酉、日本諸将与百済王、不観気象。而相謂之曰。我等争先、彼応自退。更率日本乱伍中軍之卒、進打大唐堅陣之軍。大唐便自左右夾船繞戦。須臾之際。官軍敗績。赴水溺死者衆。艫舳不得廻旋。朴市田来津仰天而誓。切歯而嗔、殺数十人。於焉戦死。是時百済王豊璋与数人乗船逃去高麗。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九月丁巳【七】》◆九月辛亥朔丁巳。百済州柔城、始降於唐。是時国人相謂之曰。州柔降矣。事無奈何。百済之名絶于今日。丘墓之所豈能復往。但可往於弖礼城、会日本軍将等、相謀事機所要。遂教本在枕服岐城之妻子等、令知去国之心。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九月辛酉【十一】》◆辛酉。発途於牟弖。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九月癸亥【十三】》◆癸亥、至弖礼。
《天智天皇二年(六六三)九月甲戌【二十四】》◆甲戌。日本船師及佐平余自信。達率木素貴子。谷那晋首。憶礼福留。并国民等至於弖礼城。明日、発船始向日本。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二月丁亥【九】》◆三年春二月己卯朔丁亥。天皇命大皇弟。宣増換冠倍位階名及氏上・民部。家部等事。其冠有二十六階。大織・小織・大縫・小縫・大紫・小紫・大錦上・大錦中・大錦下・小錦上・小錦中・小錦下・大山上・大山中・大山下・小山上・小山中・小山下・大乙上・大乙中・大乙下・小乙上・小乙中・小乙下・大建・小建。是為二十六階焉。改前華曰錦。従錦至乙加六階。又加換前初位一階。為大建。小建二階。以此為異。余並依前。其大氏之氏上賜大刀。小氏之氏上賜小刀。其伴造等之氏上賜干楯・弓矢。亦定其民部。家部。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三月》◆三月。以百済王善光王等居于難波。』有星殞於京北。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是春》◆是春。地震。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五月甲子【十七】》◆夏五月戊申朔甲子。百済鎮将劉仁願、遣朝散大夫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進表函与献物。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五月是月》◆是月。大紫蘇我連大臣薨。〈或本。大臣薨注五月。〉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六月》◆六月。嶋皇祖母命薨。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十月乙亥朔》◆冬十月乙亥朔。宣発遣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勅是日中臣内臣。遣沙門智祥、賜物於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十月戊寅【四】》◆戊寅。饗賜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十月是月》◆是月。高麗大臣蓋金終於其国。遣言於児等曰。汝等兄弟。和如魚水。勿争爵位。若不如是。必為隣咲。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十二月乙酉【十二】》◆十二月甲戌朔乙酉。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罷帰。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十二月是月》◆是月。淡海国言。坂田郡人小竹田史身之猪槽水中、忽然稲生。身取而収。日々到富。栗太郡人磐城村主殷之新婦床席頭端。一宿之間。稲生而穂。其旦垂頴而熟。明日之夜、更生一穂。新婦出庭。両箇鑰匙自天落前。婦取而与殷。々得始富。
《天智天皇三年(六六四)是歳》◆是歳。於対馬嶋。壱岐嶋。筑紫国等、置防与烽。又於筑紫、築大堤貯水。名曰水城。
《天智天皇四年(六六五)二月丁酉【二十五】》◆四年春二月癸酉朔丁酉。間人大后薨。
《天智天皇四年(六六五)二月是月》◆是月。勘校百済国官位階級。仍以佐平福信之功。授鬼室集斯小錦下。〈其本位達率。〉復以百済百姓男女四百余人、居于近江国神前郡。
《天智天皇四年(六六五)三月癸卯朔》◆三月癸卯朔。為間人大后、度三百三十人。
《天智天皇四年(六六五)三月是月》◆是月。給神前郡百済人田。
《天智天皇四年(六六五)八月》◆秋八月。遣達率答〓[火+本]春初、築城於長門国。遣達率憶礼福留。達率四比福夫於筑紫国、築大野及椽二城。』耽羅遣使来朝。
《天智天皇四年(六六五)九月壬辰【二十三】》◆九月庚午朔壬辰。唐国遣朝散大夫沂州司馬馬上柱国劉徳高等。〈等謂右戎衛郎将上柱国。百済将軍朝散大夫上柱国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凡二百五十四人。七月二十八日、至于対馬。九月二十日、至于筑紫。二十二日、進表函焉。〉
《天智天皇四年(六六五)十月己酉【十一】》◆冬十月己亥朔己酉。大閲于菟道。
《天智天皇四年(六六五)十一月己巳【十三】》◆十一月己巳朔辛巳。饗賜劉徳高等。
《天智天皇四年(六六五)十二月辛亥【十四】》◆十二月戊戌朔辛亥。賜物於劉徳高等。
《天智天皇四年(六六五)十二月是月》◆是月。劉徳高等罷帰。
《天智天皇四年(六六五)是歳》◆是歳。遣小錦守君大石等於大唐、云々。〈等謂小山坂合部連石積。大小乙吉士岐弥。吉士針間。蓋送唐使人乎。〉
《天智天皇五年(六六六)正月戊寅【十一】》◆五年春正月戊辰朔戊寅。高麗遣前部能婁等進調。是日、耽羅遣王子始如等貢献。
《天智天皇五年(六六六)三月》◆三月。皇太子親徃於佐伯子麻呂連家。問其所患。慨歎元従之功。
《天智天皇五年(六六六)六月戊戌【四】》◆夏六月乙未朔戊戌。高麗前部能婁等罷帰。
《天智天皇五年(六六六)七月》◆秋七月。大水。
《天智天皇五年(六六六)是秋》◆是秋。復租調。
《天智天皇五年(六六六)十月己未【二十六】》◆冬十月甲午朔己未。高麗遣臣乙相奄〓等進調。〈大使臣乙相奄〓。副使達相遁。二位玄武若光等。〉
《天智天皇五年(六六六)是冬》◆是冬。京都之鼠向近江移。』以百済男女二千余人居于東国。凡不択緇素。起癸亥年至于三歳、並賜官食。』倭漢沙門知由献指南車。
《天智天皇六年(六六七)二月戊午【二十七】》◆六年春二月壬辰朔戊午。合葬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与間人皇女於小市岡上陵。是日。以皇孫大田皇女葬於陵前之墓。高麗。百済。新羅皆奉哀於御路。皇太子謂群臣曰。我奉皇太后天皇之所勅。憂恤万民之故。不起石槨之役。所冀永代以為鏡誡焉。
《天智天皇六年(六六七)三月己卯【十九】》◆三月辛酉朔己卯。遷都于近江。是時天下百姓不願遷都。諷諫者多。童謡亦衆。日々夜々、失火処多。
《天智天皇六年(六六七)六月》◆六月。葛野郡献白〓。
《天智天皇六年(六六七)七月己巳【十一】》◆秋七月己未朔己巳。耽羅遣佐平椽磨等貢献。
《天智天皇六年(六六七)八月》◆八月。皇太子幸倭京。
《天智天皇六年(六六七)十月》◆冬十月。高麗太兄男生出城巡国。於是。城内二弟。聞側助士大夫之悪言。拒而勿入。由是男生奔入大唐、謀滅其国。
《天智天皇六年(六六七)十一月乙丑【九】》◆十一月丁巳朔乙丑。百済鎮将劉仁願遣熊津都督府熊山県令上柱国司馬法聡等。送大山下境部連石積等於筑紫都督府。
《天智天皇六年(六六七)十一月己巳【十三】》◆己巳。司馬法聡等罷帰。以小山下伊吉連博徳。大乙下笠臣諸石為送使。
《天智天皇六年(六六七)十一月是月》◆是月。築倭国高安城。讃吉国山田郡屋嶋城。対馬国金田城。
《天智天皇六年(六六七)閏十一月丁酉【十一】》◆潤十一月丁亥朔丁酉、以錦十四疋。纈十九匹。緋二十四疋。紺布二十四端。桃染布五十八端。斧二十六。〓六十四。刀子六十二枚賜椽磨等。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正月戊子【三】》◆七年春正月丙戌朔戊子。皇太子即天皇位。〈或本云。六年歳次丁卯三月、即位。〉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正月壬辰【七】》◆壬辰。宴群臣於内裏。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正月戊申【二十三】》◆戊申。送使博徳等服命。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二月戊寅【二十三】》◆二月丙辰朔戊寅。立古人大兄皇子女倭姫王為皇后。遂納四嬪。有蘇我山田石川麻呂大臣女。曰遠智娘。〈或本云。美濃津子娘。〉生一男。二女。其一曰大田皇女。其二曰〓野皇女。及有天下、居于飛鳥浄御原宮。後移宮于藤原。其三曰建皇子。唖不能語。〈或本云。遠智娘生一男。二女。其一曰建皇子。其二曰大田皇女。其三曰〓野皇女。或本云。蘇我山田麻呂大臣女曰芽淳娘。生大田皇女与娑羅々皇女。〉次有遠智娘弟。曰姪娘。生御名部皇女与阿陪皇女。阿陪皇女及有天下、居于藤原宮。後移都于乃楽。〈或本云。名姪娘曰桜井娘。〉次有阿倍倉梯麻呂大臣女。曰橘娘。生飛鳥皇女与新田部皇女。次有蘇我赤兄大臣女。曰常陸娘。生山辺皇女。又有宮人生男女者四人。有忍海造小竜女。曰色夫古娘。生一男。二女。其一曰大江皇女。其二曰川嶋皇子。其三曰泉皇女。又有栗隈首徳万女。曰黒媛娘。生水主皇女。又有越道君伊羅都売。生施基皇子。又有伊賀釆女宅子娘。生伊賀皇子。復字曰大友皇子。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四月庚申【六】》◆夏四月乙卯朔庚申。百済遣末都師父等進調。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四月庚午【十六】》◆庚午。末都師父等罷帰。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五月五日》◆五月五日。天皇縦猟於蒲生野。于時大皇弟。諸王。内臣。及群臣皆悉従焉。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六月》◆六月。伊勢王与其弟王、接日而薨。未詳官位。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七月》◆秋七月。高麗従越之路遣使進調。風浪高。故不得帰。以栗前王拝筑紫率。』于時近江国講武。又多置牧而放馬。又越国献燃土与燃水。又於浜台之下諸魚覆水而至。又饗蝦夷。又命舍人等、為宴於所々。時人曰。天皇天命将及乎。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九月癸巳【十二】》◆秋九月壬午朔癸巳。新羅遣沙〓級〓[冫+食]金東厳等進調。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九月丁未【二十六】》◆丁未。中臣内臣使沙門法弁・秦筆、賜新羅上臣大角干〓信船一隻。付東厳等。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九月庚戌【二十九】》◆庚戌。使布勢臣耳麻呂、賜新羅王輸御調船一隻、付東厳等。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十月》◆冬十月。大唐大将軍英公、打滅高麗。高麗仲牟王初建国時。欲治千歳也。母夫人云。若善治国可得也。〈若或本有不可得也。〉但当有七百年之治也。今此国亡者。当在七百年之末也。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十一月辛巳朔》◆十一月辛巳朔。賜新羅王絹五十疋。綿五百斤。韋一百枚。付金東厳等。賜東厳等物各有差。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十一月乙酉【五】》◆乙酉。遣小山下道守臣麻呂。吉士小鮪於新羅。是日、金東厳等罷帰。
《天智天皇七年(六六八)是歳》◆是歳。沙門道行盗草薙剣、逃向新羅。而中路風雨。荒迷而帰。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正月戊子【九】》◆八年春正月庚辰朔戊子。以蘇我赤兄臣拝筑紫率。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三月己丑【十一】》◆三月己卯朔己丑。耽羅遣王子久麻伎等貢献。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三月丙申【十八】》◆丙申。賜耽羅王五穀種。是日。王子久麻伎等罷帰。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五月壬午【五】》◆夏五月戊寅朔壬午。天皇縦猟〓於山科野。大皇弟。藤原内大臣。及群臣、皆悉従焉。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八月己酉【三】》◆秋八月丁未朔己酉。天皇登高安嶺。議欲修城。仍恤民疲、止而不作。時人感而歎曰。寔乃仁愛之徳、不亦寛乎。云々。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是秋》◆是秋。霹〓於藤原内大臣家。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九月丁亥【十一】》◆九月丁丑朔丁亥。新羅遣沙〓[冫+食]督儒等進調。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十月乙卯【十】》◆冬十月丙午朔乙卯。天皇幸藤原内大臣家。親問所患。而憂悴極甚。乃詔曰。天道輔仁、何乃虚説。積善余慶、猶是無徴。若有所須。便可以聞。対曰。臣既不敏。当復何言。但其葬事、宜用軽易。生則無務於軍国。死則何敢重難。云々。時賢聞而歎曰。此之一言。窃比於往哲之善言矣。大樹将軍之辞賞。〓[言+巨]可同年而語哉。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十月庚申【十五】》◆庚申。天皇遣東宮大皇弟於藤原内大臣家。授大織冠与大臣位。仍賜姓為藤原氏。自此以後。通曰藤原内大臣。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十月辛酉【十六】》◆辛酉。藤原内大臣薨。〈日本世記曰。内大臣春秋五十薨于私第。廼殯於山南。天何不淑。不憖遣耆。鳴呼哀哉。碑曰。春秋五十有六而薨。〉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十月甲子【十九】》◆甲子。天皇幸藤原内大臣家。命大錦上蘇我赤兄臣、奉宣恩詔。仍賜金香鑪。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十二月》◆十二月。災大蔵。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是冬》◆是冬。修高安城、収畿内之田税。』于時災斑鳩寺。
《天智天皇八年(六六九)是歳》◆是歳。遣小錦中河内直鯨等、使於大唐。又以佐平余自信。佐平鬼室集斯等。男女七百余人、遷居近江国蒲生郡。又大唐遣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二千余人。
《天智天皇九年(六七〇)正月辛巳【七】》◆九年春正月乙亥朔辛巳。詔士大夫等、大射宮門内。
《天智天皇九年(六七〇)正月戊子【十四】》◆戊子。宣朝庭之礼儀与行路之相避。復禁断誣妄・妖偽。
《天智天皇九年(六七〇)二月》◆二月。造戸籍。断盗賊与浮浪。』于時天皇幸蒲生郡匱〓野而観宮地。』又修高安城、積穀与塩。又築長門城一。筑紫城二。
《天智天皇九年(六七〇)三月壬午【九】》◆三月甲戌朔壬午。於山御井傍、敷諸神座。而班幣帛。中臣金連宣祝詞。
《天智天皇九年(六七〇)四月壬申【三十】》◆夏四月癸卯朔壬申。夜半之後。災法隆寺。一屋無余。大雨雷震。
《天智天皇九年(六七〇)五月》◆五月。童謡曰。
@于知波志能。都梅能阿素弭爾。伊提麻栖古。多麻提能伊〓能。野〓古能度珥。伊提麻志能。倶伊播阿羅珥茹。伊提麻西古。多麻提能〓能。野〓古能度珥〓 うちはしの つめのあそびに いでませこ たまでのいへの やへこのとじ いでましの くいはあらじぞ いでませこ たまでのへの やへのこのとじ (K124)
《天智天皇九年(六七〇)六月》◆六月。邑中獲亀。背書申字。上黄下玄。長六寸許。
《天智天皇九年(六七〇)九月辛未朔》◆秋九月辛未朔。遣阿曇連頬垂於新羅。
《天智天皇九年(六七〇)是歳》◆是歳。造水碓而冶鉄。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正月庚子【二】》◆十年春正月己亥朔庚子。大錦上蘇我赤兄臣与大錦下巨勢人臣。進於殿前、奏賀正事。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正月癸卯【五】》◆癸卯。大錦上中臣金連命宣神事。是日。以大友皇子拝太政大臣。以蘇我赤兄臣為左大臣。以中臣金連為右大臣。以蘇我果安臣。巨勢人臣。紀大人臣為御史大夫。〈御史。蓋今之大納言乎。〉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正月甲辰【六】》◆甲辰。東宮太皇弟奉宣〈或本云。大友皇子宣命。〉施行冠位・法度之事。大赦天下。〈法度・冠位之名。具載於新律令。〉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正月丁未【九】》◆丁未。高麗遣上部大相可婁等進調。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正月辛亥【十三】》◆辛亥。百済鎮将劉仁願遣李守真等上表。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正月是月》◆是月。以大錦下授佐平余自信。沙宅紹明。〈法官大輔。〉以小錦下授鬼室集斯。〈学職頭。〉以大山下授達率谷那晋首。〈閑兵法。〉木素貴子。〈閑兵法。〉憶礼福留。〈閑兵法。〉答〓[火+本]春初。〈閑兵法。〉〓[火+本]日比子。賛波羅。金羅金須〈解薬。〉鬼室集信。〈解薬。〉以上小山上授達率徳頂上。〈解薬。〉吉大尚。〈解薬。〉許率母。〈明五経。〉角福牟。〈閑於陰陽。〉以小山下授余達率等五十余人也。』童謡云。
@多致播那播。於能我曳多曳多。那例々騰母。陀麻爾農矩騰岐。於野児弘爾農倶。 たちばなは おのがえだえだ なれれども たまにぬくとき おやじをにぬく (K125)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二月庚寅【二十三】》◆二月戊辰朔庚寅。百済遣台久用善等進調。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三月庚子【三】》◆三月戊戌朔庚子。黄書造本実献水〓。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三月甲寅【十七】》◆甲寅。常陸国貢中臣部若子。長尺六寸。其生年丙辰。至於此歳、十六年也。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四月辛卯【二十五】》◆夏四月丁卯朔辛卯。置漏剋於新台。始打候時。動鍾鼓。始用漏剋。此漏剋者天皇為皇太子時、始親所製造也。云々。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四月是月》◆是月。筑紫言。八足之鹿生而即死。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五月辛丑【五】》◆五月丁酉朔辛丑。天皇御西小殿。皇太子。群臣侍宴。於是再奏田〓。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六月己巳【四】》◆六月丙寅朔己巳。宣百済三部使人所請軍事。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六月庚辰【十五】》◆庚辰。百済遣真子等進調。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六月是月》◆是月。以栗隈王為筑紫帥。』新羅遣使進調。別献水牛一頭。山鶏一隻。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七月丙午【十一】》◆秋七月丙申朔丙午。唐人李守真等。百済使人等、並罷帰。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八月丁卯三】》◆八月乙丑朔丁卯。高麗上部大相可婁等罷帰。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八月壬午【十八】》◆壬午。饗賜蝦夷。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九月》◆九月。天皇寝疾不予。〈或本云。八月天皇疾病。〉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月庚午【七】》◆冬十月甲子朔庚午。新羅遣沙〓[冫+食]金万物等進調。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月辛未【八】》◆辛未。於内裏開百仏眼。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月是月》◆是月。天皇遣使、奉袈裟。金鉢。象牙。沈水香。栴檀香。及諸珍財於法興寺仏。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月庚辰【十七】》◆庚辰。天皇疾病弥留。勅喚東宮、引入臥内。詔曰。朕疾甚。以後事属汝。云々。於是再拝称疾固辞不受曰。請奉洪業、付属大后。令大友王、奉宣諸政。臣請願、奉為天皇出家脩道。天皇許焉。東宮起而再拝。便向於内裏仏殿之南。踞坐胡床、剃除鬢髪。為沙門。於是天皇遣次田生磐、送袈裟。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月壬午【十九】》◆壬午。東宮見天皇、請之吉野脩行仏道。天皇許焉。東宮即入於吉野。大臣等侍送。至菟道而還。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一月癸卯【十】》◆十一月甲午朔癸卯。対馬国司遣使於筑紫大宰府言。月生二日。沙門道文。筑紫君薩野馬。韓嶋勝娑婆。布師首磐。四人従唐来曰。唐国使人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六百人。送使沙宅孫登等一千四百人。総合二千人。乗船四十七隻、倶泊於比智嶋。相謂之曰。今吾輩人船数衆。忽然到彼、恐彼防人驚駭射戦。乃遣道文等、予稍披陳来朝之意。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一月丙辰【二十三】》◆丙辰。大友皇子在内裏西殿織仏像前。左大臣蘇我赤兄臣。右大臣中臣金連。蘇我果安臣。巨勢人臣。紀大人臣侍焉。大友皇子手執香鑪、先起誓盟曰。六人同心、奉天皇詔。若有違者。必被天罰。云々。於是左大臣蘇我赤兄臣等手執香鑪、随次而起。泣血誓盟曰。臣等五人。随於殿下、奉天皇詔。若有違者。四天王打。天神地祇亦復誅罰。三十三天証知此事。子孫当絶。家門必亡。云々。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一月丁巳【二十四】》◆丁巳。近江宮。従大蔵省第三倉出。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一月壬戌【二十九】》◆壬戌。五臣奉大友皇子、盟天皇前。是日。賜新羅王絹五十匹。〓[糸+施の旁]五十匹。綿一千斤。韋一百枚。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二月乙丑【三】》◆十二月癸亥朔乙丑。天皇崩于近江宮。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二月癸酉【十一】》◆癸酉。殯于新宮。于時童謡曰。
@美曳之弩能。曳之弩能阿喩。阿喩挙曾播。施麻倍母曳岐。愛倶流之衛。奈疑能母縢。制利能母縢。阿例播倶流之衛。 みえしのの えしののあゆ あゆこそは しまへもえき えくるしゑ なぎのもと せりのもと あれはくるしゑ (K126)〈其一〉
@於弥能古能。野陛能比母騰倶。比騰陛多爾。伊麻〓藤柯禰波。美古能比母騰矩。 おみのこの やへのひもとく ひとへだに いまだとかねば みこのひもとく (K127)〈其二〉
@阿箇悟馬能。以喩企波々箇屡。麻矩儒播羅。奈爾能都底挙騰。多〓尼之曳鶏武。 あかごまの いゆきはばかる まくずはら なにのつてこと ただにしえけむ (K128)〈其三〉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二月己卯【十七】》◆己卯。新羅進調使沙〓[冫+食]金万物等罷帰。
《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是歳》◆是歳。讚岐国山田郡人家、有鶏子四足者。又大炊省有八鼎鳴。或一鼎鳴。或二或三倶鳴。或八倶鳴。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七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二十八

 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 上 天武天皇
《天武天皇即位前紀》◆天渟中〈渟中。此云農難。〉原瀛真人天皇。天命開別天皇同母弟也。幼曰大海人皇子。生而有岐嶷之姿。及壮雄抜神武。能天文・遁甲。納天命開別天皇女菟野皇女、為正妃。天命開別天皇元年、立為東宮。
《天武天皇即位前紀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月庚辰【十七】》◆四年冬十月庚辰。天皇臥病、以痛之甚矣。於是。遣蘇賀臣安麻侶。召東宮引入大殿。時安摩侶素東宮所好。密顧東宮曰。有意而言矣。東宮於茲疑有隠謀而慎之。天皇勅東宮、授鴻業。乃辞譲之曰。臣之不幸。元有多病。何能保社稷。願陛下挙天下附皇后。仍立大友皇子。宜為儲君。臣今日出家。為陛下欲修功徳。天皇聴之。即日、出家法服。因以収私兵器。悉納於司。
《天武天皇即位前紀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月壬午【九】即位四年》◆壬午。入吉野宮。時左大臣蘇賀赤兄臣。右大臣中臣金連。及大納言蘇賀果安臣等送之。自菟道返焉。或曰。虎著翼放之。是夕。御嶋宮。
《天武天皇即位前紀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月癸未【二十】即位四年》◆癸未。至吉野而居之。是時、聚諸舍人謂之曰。我今入道脩行。故随欲修道者留之。若仕欲成名者、還仕於司。然無退者。更聚舍人、而詔如前。是以。舍人等半留。半退。
《天武天皇即位前紀天智天皇一〇年(六七一)十二月即位四年》◆十二月。天命開別天皇崩。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三月己酉【十八】》◆元年春三月壬辰朔己酉。遣内小七位阿曇連稲敷於筑紫。告天皇喪於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於是。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咸著喪服、三遍挙哀。向東稽首。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三月壬子【二十一】》◆壬子。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再拝、進書函与信物。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五月壬寅【十二】》◆夏五月辛卯朔壬寅。以甲・冑。弓矢賜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是日。賜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物。総合〓[糸+施の旁]一千六百七十三匹。布二千八百五十二端。綿六百六十六斤。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五月戊午【二十八】》◆戊午。高麗遣前部富加抃等進調。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五月庚申【三十】》◆庚申。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等罷帰。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五月是月》◆是月。朴井連雄君奏天皇曰。臣以有私事、独至美濃。時朝庭宣美濃。尾張両国司曰。為造山陵。予差定人夫。則人別令執兵。臣以為。非為山陵。必有事矣。若不早避。当有危歟。或有人奏曰。自近江京至于倭京。処処置候。亦命菟道守橋者。遮皇大弟宮舍人運私糧事。天皇悪之。因令問察。以知事已実。於是詔曰。朕所以譲位遁世者。独治病全身。永終百年。然今不獲已、応承禍。何默亡身耶。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六月壬午【二十二】》◆六月辛酉朔壬午。詔村国連男依。和珥部臣君手。身毛君広曰。今聞。近江朝庭之臣等。為朕謀害。是以汝等三人急往美濃国。告安八磨郡湯沐令多臣品治。宣示機要。而先発当郡兵。仍経国司等、差発諸軍。急塞不破道。朕今発路。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六月甲申【二十四】》◆甲申。将入東。時有一臣奏曰。近江群臣元有謀心。必造天下。則道路難通。何無一人兵。徒手入東。臣恐事不就矣。天皇従之。思欲返召男依等。即遣大分君恵尺。黄書造大伴。逢臣志摩于留守司高坂王。而令乞騨鈴。因以謂恵尺等曰。若不得鈴。廼志摩還而復奏。恵尺馳之往於近江。喚高市皇子。大津皇子、逢於伊勢。既而恵尺等至留守司。挙東宮之命、乞騨鈴於高坂王。然不聴矣。時恵尺往近江。志摩乃還之、復奏曰。不得鈴也。是日。発途入東国。事急不待駕而行之。黴遇県犬養連大伴鞍馬。因以御駕。乃皇后載輿従之。逮于津振川。車駕始至。便乗焉。是時。元従者草壁皇子。忍壁皇子。及舍人朴井連雄君。県犬養連大伴。佐伯連大目。大伴連友国。稚桜部臣五百瀬。書首根摩呂。書直智徳。山背直小林。山背部小田。安斗連智徳。調首淡海之類、二十有余人。女孺十有余人也。即日。到菟田吾城。大伴連馬来田。黄書造大伴。従吉野宮追至。於此時。屯田司舍人土師連馬手供従駕者食。過甘羅村。有猟者二十余人。大伴朴本連大国、為猟者之首。則悉喚令従駕。亦徴美濃王。乃参赴而従矣。運湯沐之米伊勢国駄五十匹、遇於菟田郡家頭。仍皆棄米、而令乗歩者。到大野以日落也。山暗不能進行。則壌取当邑家籬為燭。及夜半。到隠郡、焚隠騨家。因唱邑中曰。天皇入東国。故人夫諸参赴。然一人不肯来矣。将及横河。有黒雲。広十余丈経天。時天皇異之。則挙燭親秉式、占曰。天下両分之祥也。然朕遂得天下歟。即急行到伊賀郡。焚伊賀騨家。逮于伊賀中山。而当国郡司等、率数百衆帰焉。会明至〓萩野。暫停駕而進食。到積殖山口。高市皇子自鹿深越以遇之。民直大火。赤染造徳足。大蔵直広隅。坂上直国麻呂。古市黒麻呂。竹田大徳・胆香瓦臣安倍従焉。越大山、至伊勢鈴鹿。爰国司守三宅連石床。介三輪君子首。及湯沐令田中臣足麻呂。高田首新家等参遇于鈴鹿郡。則且発五百軍、塞鈴鹿山道。到川曲坂下、而日暮也。以皇后疲之、暫留輿而息。然夜〓欲雨。不得淹息而進行。於是。寒之雷雨已甚。従駕者衣裳湿、以不堪寒。乃到三重郡家。焚屋一間、而令温寒者。是夜半。鈴鹿関司遣使奏言。山部王。石川王、並来帰之。故置関焉。天皇便使路直益人徴。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六月丙戌【二十六】》◆丙戌。旦於朝明郡迹太川辺、望拝天照大神。是時。益人益到之奏曰。所置関者非山部王。石川王。是大津皇子也。便随益人参来矣。大分君恵尺。難波吉士三綱。駒田勝忍人。山辺君安摩呂。小墾田猪手。泥部胝枳。大分君稚臣。根連金身。漆部友背之輩従之。天皇大喜。将及郡家。男依乗騨来奏曰。発美濃師三千人、得塞不破道。於是天皇美雄依之務。既到郡家。先遣高市皇子於不破。令監軍事。遣山背部小田。安斗連阿加布。発東海軍。又遣稚桜部臣五百瀬。土師連馬手。発東山軍。是日。天皇宿于桑名郡家。即停以不進。』是時。近江朝聞大皇弟入東国。其群臣悉愕。京内震動。或遁欲入東国。或退将匿山沢。爰大友皇子謂群臣曰。将何計。一臣進曰。遅謀将後。不如。急聚驍騎、乗跡而逐之。皇子不従。則以韋那公磐鍬。書直薬。忍坂直大摩侶遣于東国。以穂積臣百足。及弟五百枝。物部首日向遣于倭京。且遣佐伯連男於筑紫。遣樟使主盤磐手於吉備国。並悉令興兵。仍謂男与磐手曰。其筑紫大宰栗隅王与吉備国守当摩公広嶋二人。元有隷大皇弟。疑有反歟。若有不服色即殺之。於是。磐手到吉備国、授苻之日。紿広嶋令解刀。磐手乃抜刀以殺也。男至筑紫。時栗隈王承苻対曰。筑紫国者元戍辺賊之難也。其峻城。深隍、臨海守者。豈為内賊耶。今畏命而発軍。則国空矣。若不意之外有倉卒之事。頓社稷傾之。然後雖百殺臣。何益焉。豈敢背徳耶。輙不動兵者。其是縁也。時栗隈王之二子三野王。武家王。佩剣立于側而無退。於是男按剣欲進。還恐見亡。故不能成事、而空還之。東方騨使磐鍬等将及不破。磐鍬独疑山中有兵。以後之緩之行。時伏兵自山出。遮薬等之後。磐鍬見之、知薬等見捕。則返逃走僅得脱。当是時。大伴連馬来田。弟吹負並見時否。以称病退於倭家。然知其登嗣位者、必所居吉野大皇弟矣。是以馬来田先従天皇。唯吹負留謂。立名于一時、欲寧艱難。即招一二族及諸豪傑。僅得数十人。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六月丁亥。【二十七】》◆丁亥。高市皇子遣使於桑名郡家以奏言。遠居御所。行政不便。宜御近処。即日、天皇留皇后、而入不破。比及郡家。尾張国司守小子部連鋤鉤率二万衆帰之。天皇即美之。分其軍、塞処処道也。到于野上。高市皇子自和〓[斬+足]参迎。以便奏言。昨夜。自近江朝騨使馳至。因以伏兵而捕者。則書直薬。忍坂直大麻呂也。問。何所往。答曰。為所居吉野大皇弟、而遣発東国軍。韋那公磐鍬之徒也。然磐鍬見兵起。乃逃還之。既而天皇謂高市皇子曰。其近江朝。左右大臣及智謀群臣共定議。今朕無与計事者。唯有幼小少孺子耳。奈之何。皇子攘臂按剣奏言。近江群臣雖多。何敢逆天皇之霊哉。天皇雖独。則臣高市頼神祇之霊。請天皇之命。引率諸将而征討。豈有距乎。爰天皇誉之。携手撫背曰。慎、不可怠。因賜鞍馬。悉授軍事。皇子則還和斬。天皇於茲、行宮興野上而居焉。此夜。雷電雨甚。則天皇祈之日。天神地祇扶朕者。雷雨息矣。言訖即雷雨止之。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六月戊子【二十八】》◆戊子。天皇往於和〓[斬+足]検校軍事而還。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六月己丑【二十九】》◆己丑。天皇往和〓[斬+足]。命高市皇子号令軍衆。天皇亦還于野上而居之。是日。大伴連吹負密与留守司坂上直熊毛議之。謂一二漢直等曰。我詐称高市皇子。率数十騎、自飛鳥寺北路出之臨営。乃汝内応之。既而繕兵於百済家。自南門出之。先秦造熊令犢鼻。而乗馬馳之。俾唱於寺西営中曰。高市皇子自不破至。軍衆多従。爰留守司高坂王。及興兵使者穂積臣百足等。拠飛鳥寺西槻下為営。唯百足居小墾田兵庫、運兵於近江。時営中軍衆聞熊叺声、悉散走。仍大伴連吹負率数十騎劇来。則熊毛及諸直等共与連和。軍士亦従乃挙高市皇子之命、喚穂積臣百足於小墾田兵庫。爰百足乗馬緩来。逮于飛鳥寺西槻下。有人曰。下馬也。時百足下馬遅之。便取其襟以引墮。射中一箭。因抜刀斬而殺之。乃禁穂積臣五百枝。物部首日向。俄而赦之置軍中。且喚高坂王。稚狭王、而令従軍焉。既而遣大伴連安麻呂。坂上直老。佐味君宿那麻呂等於不破宮。令奏事状。天皇大喜之。因乃令吹負拝将軍。是時。三輪君高市麻呂。鴨茂君蝦夷等。及群豪傑者。如響悉会将軍麾下。乃規襲近江。因以撰衆中之英俊、為別将及軍監。庚寅。初向乃楽。[庚寅、七月一日]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辛卯【二】》◆秋七月庚寅朔辛卯。天皇遣紀臣阿閉麻呂。多臣品治。三輪君子首。置始連菟。率数万衆。自伊勢大山越之向倭。且遣村国連男依。書首根麻呂。和珥部臣君手。胆香瓦臣安倍。率数万衆。自不破出。直入近江。恐其衆与近江師難別。以赤色著衣上。然後別命多臣品治。率三千衆屯于莉萩野。遣田中臣足麻呂、令守倉歴道。時近江命山部王。蘇賀臣果安。巨勢臣比等。率数万衆、将襲不破。而軍于犬上川浜。山部王為蘇賀臣果安。巨勢臣比等見殺。由是乱、以軍不進。乃蘇賀臣果安自犬上返刺頸而死。是時。近江将軍羽田公矢国。其子大人等、率己族来降。因授斧鉞拝将軍。即北入越。先是。近江放精兵、忽衝玉倉部邑。則遣出雲臣狛、撃追之。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壬辰【三】》◆壬辰。将軍吹負屯于乃楽山上。時荒田尾直赤麻呂啓将軍曰。古京是本営処也。宜固守。将軍従之。則遣赤麻呂。忌部首子人。令戍古京。於是。赤麻呂等詣古京、而解取道路橋板。作楯、堅於京辺衢以守之。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癸巳【四】》◆癸巳。将軍吹負与近江将大野君果安戦于乃楽山。為果安所敗。軍卒悉走。将軍吹負僅得脱身。於是。果安追至八口、〓而視京。毎街竪楯。疑有伏兵。乃稍引還之。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甲午【五】》◆甲子。近江別将田辺小隅越鹿深山。而巻幟抱鼓、詣于倉歴。以夜半之。〓梅穿城、劇入営中。則畏己卒与足摩侶衆難別。以毎人令言金。仍抜刀而駆之。非言金乃斬耳。於是。足摩侶衆悉乱之。事忽起不知所為。唯足摩侶聡知之、独言金以僅得免。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乙未【六】》◆乙未。小隅亦進、欲襲莉萩野営而急到。爰将軍多臣品治遮之。以精兵追撃之。小隅独免走焉。以後、遂復不来也。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丙申【七】》◆丙申。男依等与近江軍戦息長横河破之。斬其将境部連薬。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戊戌【九】》◆戊戌。男依等討近江将秦友足於鳥籠山斬之。是日、東道将軍紀臣阿閉麻呂等。聞倭京将軍大伴連吹負為近江所敗。則分軍以遣置始連菟。率千余騎而急馳倭京。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壬寅【十三】》◆壬寅。男依等戦于安河浜大破。則獲社戸臣大口。土師連千嶋。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丙午【十七】》◆丙午。討栗太軍追之。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辛亥【二十二】》◆辛亥。男依等到瀬田。時大友皇子及群臣等共営於橋西、而大成陣。不見其後。旗〓蔽野、埃塵連天。鉦鼓之声聞数十里。列弩乱発。矢下如雨。其将智尊率精兵、以先鋒距之。仍切断橋中須容三丈。置一長板。設有搨板度者、乃引板将墮。是以不得進襲。於是有勇敢士。曰大分君稚臣。則棄長矛以重〓甲、抜刀急蹈板度之。便断著板綱、以被矢入陣。衆悉乱而散走之。不可禁。時将軍智尊、抜刀斬退者。而不能止。因以斬智尊於橋辺。則大友皇子。左右大臣等。僅身免以逃之。男依等即軍于粟津岡下。是日。羽田公矢国。出雲臣狛。合共攻三尾城降之。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壬子【二十三】》◆壬子。男依等斬近江将犬養連五十君及谷直塩手於粟津市。於是。大友皇子走無所入。乃還隠山前。以自縊焉。時左右大臣及群臣皆散亡。唯物部連麻呂。且一二舍人従之。』初将軍吹負向乃楽至稗田之日。有人曰。自河内軍多至。則遣坂本臣財。長尾直真墨。倉墻直麻呂。民直小鮪。谷直根麻呂。率三百軍士、距於竜田。復遣佐味君少麻呂。率数百人、屯大坂、遣鴨君蝦夷、率数百人守石手道。是日。坂本臣財等次于平石野。時聞近江軍在高安城而登之。乃近江軍知財等来。以悉焚秋税倉、皆散亡。仍宿城中。会明臨見西方。自大津・丹比両道、軍衆多至。顕見旗〓。有人曰。近江将壱伎史韓国之師也。財等自高安城降。以渡衛我河、与韓国戦于河西。財等衆少不能距。先是。遣紀臣大音、令守懼坂道。於是。財等退懼坂、而居大音之営。是時。河内国司守来目臣塩籠、有帰於不破宮之情。以集軍衆。爰韓国到之。密聞其謀、而将殺塩籠。々々知事漏。乃自死焉。経一日、近江軍当諸道而多至。即並不能相戦。以解退。是日。将軍吹負為近江所敗。以特率一二騎走之。逮于墨坂、遇逢菟軍至。更還屯金綱井。而招聚散卒。於是。聞近江軍至自大坂道、而将軍引軍如西。到当麻衢与壱伎史韓国軍戦葦池側。時有勇士来目者。抜刀急馳、直入軍中。騎士継踵而進之。則近江軍悉走之。追斬甚多。爰将軍令軍中曰。其発兵之元意、非殺百姓。是為元凶。故莫妄殺。於是。韓国離軍独逃也。将軍遥見之。令来目以俾射。然不中、而遂走得免。焉。将軍更還本営。時東師頻多〓。則分軍、各当上中下道而屯之。唯将軍吹負親当中道。於是。近江将犬養連五十君、自中道至之留村屋。而遣別将廬井造鯨。率二百精兵、衝将軍営。当時麾下軍少、以不能距。爰有大井寺奴名徳麻呂等五人。従軍。即徳麻呂等為先鋒以進射之。鯨軍不能進。是日。三輪君高市麻呂。置始連菟。当上道、戦于箸陵。大破。近江軍、而乗勝。兼断鯨軍之後。鯨軍悉解走。多殺士卒。鯨乗白馬以逃之。馬墮泥田、不能進行。則将軍吹負謂甲斐勇者曰。其乗白馬者廬井鯨也。急追以射。於是甲斐勇者馳追之。比及鯨。々急鞭馬。々能抜以出泥。即馳之得脱。将軍亦更還本処而軍之。自此以後。近江軍遂不至。』先是。軍金綱井之時。高市郡大領高市県主許梅。黴忽口閉、而不能言也。三日之後。方著神以言。吾者高市社所居。名事代主神。又牟狭社所居。名生霊神者也。乃顕之曰。於神日本磐余彦天皇之陵奉馬及種々兵器。便亦言。吾者立皇御孫命之前後、以送奉于不破而還焉。今且立官軍中而守護之。且言。自西道軍衆将至之。宜慎也。言訖則醒矣。故是以便遣梅、而祭拝御陵。因以奉馬及兵器。又捧幣而礼祭高市。身狭二社之神。然後。壱伎史韓国自大坂来。故時人曰。二社神所教之辞適是也。又村屋神著祝曰。今自吾社中道軍衆将至。故宜塞社中道。故未経幾日。廬井造鯨軍自中道至。時人曰。即神所教之辞是也。軍政既訖。将軍等挙是三神教言而奏之。即勅登進三神之品以祠焉。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辛亥【二十二】》◆辛亥。将軍吹負既定倭地。便越大坂往難波。以余別将軍等各自三道。進、至于山前、屯河南。即将軍吹負、留難波小郡。而仰以西諸国司等。令進官鑰・騨鈴・伝印。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癸丑【二十四】》◆癸丑。諸将軍等悉会於〓〈〓。此云佐々。〉浪。而探捕左右大臣及諸罪人等。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七月乙卯【二十六】》◆乙卯。将軍等向於不破宮。因以捧大友皇子頭、而献于営前。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八月甲申【二十五】》◆八月庚申朔甲申。命高市皇子、宣近江群臣犯状。則重罪八人坐極刑。仍斬右大臣中臣連金於浅井田根。是日。左大臣蘇我臣赤兄。大納言巨勢臣比等及子孫、并中臣連金之子。蘇我臣果安之子、悉配流。以余悉赦之。』先是。尾張国司守少子部連鋤鉤匿山自死之。天皇曰。鋤鉤有功者也。無罪何自死。其有隠謀歟。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八月丙戌【二十七】》◆丙戌。恩勅諸有功勲者、而顕寵賞。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九月丙申【八】》◆九月己丑朔丙申。車駕還宿伊勢桑名。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九月丁酉【九】》◆丁酉。宿鈴鹿。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九月戊戌【十】》◆戊戌、宿阿閉。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九月己亥【十一】》◆己亥。宿名張。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九月庚子【十二】》◆庚子。詣于倭京、而御嶋宮。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九月癸卯【十五】》◆癸卯。自嶋宮移岡本宮。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九月是歳》◆是歳。営宮室於岡本宮南。即冬、遷以居。焉是謂飛鳥浄御原宮。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十一月辛亥【二十四】》◆冬十一月戊子朔辛亥。饗新羅客金押実等於筑紫。即日。賜禄各有差。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十二月辛酉【四】》◆十二月戊午朔辛酉。選諸有功勲者、増加冠位。仍賜小山位以上各有差。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十二月壬申【十五】》◆壬申。船一隻賜新羅客。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十二月癸未【二十六】》◆癸未。金押実等罷帰。
《天武天皇元年(六七二)十二月是月》◆是月。大紫韋那公高見薨。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八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二十九

 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下〉 天武天皇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正月癸巳【七】》◆二年春正月丁亥朔癸巳。置酒宴群臣。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二月癸未【二十七】》◆二月丁巳朔癸未。天皇命有司。設壇場、即帝位於飛鳥浮御原宮。立正妃為皇后。々生草壁皇子尊。先納皇后姉大田皇女為妃、生大来皇女与大津皇子。次妃大江皇女。生長皇子与弓削皇子。次妃新田部皇女。生舎人皇子。又夫人藤原大臣女氷上娘。生但馬皇女。次夫人氷上娘弟五百重娘。生新田部皇子。次夫人蘇我赤兄大臣女大甦娘。生一男。二女。其一曰穂積皇子。其二曰紀皇女。其三曰田形皇女。天皇初娶鏡王女額田姫王。生十市皇女。次納胸形君徳善女尼子娘。生高市皇子命。次完人臣大麻呂女擬媛娘。生二男。二女。其一曰忍壁皇子。其二曰磯城皇子。其三曰泊瀬部皇女。其四曰託基皇女。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二月乙酉【二十九】》◆乙酉。有勲功人等。賜爵有差。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三月壬寅【十七】》◆三月丙戌朔壬寅。備後国司獲白雉於亀石郡而貢。乃当郡課役悉免。仍大赦天下。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三月是月》◆是月。聚書生。始写一切経於川原寺。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四月己巳【十四】》◆夏四月丙辰朔己巳。欲遣侍大来皇女于天照大神宮。而令居泊瀬斎宮。是先潔身。稍近神之所也。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五月乙酉朔》◆夏五月乙酉朔。詔公卿大夫及諸臣・連并伴造等曰。夫初出身者。先令仕大舎人。然後選簡其才能。以死当職。又婦女者。無問有夫無夫及長幼。欲進仕者聴矣。其考選准官人之例。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五月癸丑【二十九】癸丑。大錦上坂本財臣卒。由壬申年之労。贈小紫位。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閏六月庚寅【六】》◆閏六月乙酉朔庚寅。大錦下百済沙宅昭明卒。為人聡明叡智。時称秀才於是。天皇驚之。降恩以贈外小紫位。重賜本国大佐平位。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五月壬辰【八】》◆壬辰。耽羅遣王子久麻芸。都羅宇麻等朝貢。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五月己亥【十五】》◆己亥。新羅遣韓阿〓[冫+食]金承元。阿〓[冫+食]金祗山。大舎霜雪等、賀騰極。并遣一吉〓[冫+食]金薩儒。韓奈末金池山等、弔先皇喪。〈一云、調使。〉其送使貴干・宝真毛、送承元。薩儒於筑紫。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五月戊申【二十四】》◆戊申。饗貴干宝等於筑紫。賜禄各有差。即従筑紫返于国。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八月壬辰【九】》◆秋八月甲申朔壬辰。詔。在伊賀国紀臣阿閉麻呂等。壬申年労勲之状、而顕寵賞。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八月癸卯【二十】》◆癸卯、高麗遣上部位頭大兄邯子。前部大兄碩千等朝貢。仍新羅遣韓奈末金利益、送高麗使人于筑紫。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八月戊申【二十五】》◆戊申。喚賀騰極使金承元等中客以上二十七人於京。因命大宰。詔耽羅使人曰。天皇新平天下。初之即位。由是唯除賀使。以外不召。則汝等親所見。亦時寒波嶮。久淹留之。還為汝愁。故宜疾帰。仍在国王及使者久麻芸等、肇賜爵位。其爵者大乙上。更以錦繍潤飾之。当其国之佐平位。則自筑紫返之。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九月庚辰【二十八】》◆九月癸丑朔庚辰。饗金承元等於難波。奏種々楽。賜物各有差。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十一月壬子朔》◆冬十一月壬子朔。金承元罷帰之。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十一月壬申【二十一】》◆壬申。饗高麗邯子。新羅薩儒等於筑紫大郡。賜禄各有差。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十二月丙戌【五】》◆十二月壬午朔丙戌。侍奉大嘗中臣。忌部。及神官人等。并播磨。丹波二国郡司。亦以下人夫等、悉賜禄。因以郡司等各賜爵一級。
《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十二月戊戌【十七】》◆戊戌。以小紫美濃王。小錦下紀臣訶多麻呂。拝造高市大寺司。〈今大官大寺、是。〉時知事福林僧由老辞知事。然不聴焉。
『日{書紀}巻二九天武天皇二年(六七三)十二月戊申【二十七】》◆戊申。以義成僧為小僧都。是日。更加佐官二僧。其有四佐官、始起于此時也。是年也。太歳癸酉。
《天武天皇三年(六七四)正月庚申【十】》◆三年春正月辛亥朔庚申。百済王昌成薨。贈此小紫位。
《天武天皇三年(六七四)二月戊申【二十八】》◆二月辛巳朔戊申。紀臣阿閉麻呂卒。天皇大悲之。以労壬申年之役、贈大紫位。
《天武天皇三年(六七四)三月丙辰【七】》◆三月庚戌朔丙辰。対馬国司守忍海造大国言。銀始出于当国。即貢上。由是大国授小錦下位。凡銀有倭国。初出于此時。故悉奉諸神祗。亦周賜小錦以上大夫等。
《天武天皇三年(六七四)八月庚辰【三】》◆秋八月戊寅朔庚辰。遣忍壁皇子於石上神宮。以膏油瑩神宝。即日、勅曰。元来諸家貯於神府宝物。今皆還其子孫。
《天武天皇三年(六七四)十月乙酉【九】》◆冬十月丁丑朔乙酉。大来皇女自泊瀬斎宮向伊勢神宮。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正月丙午朔》◆四年春正月丙午朔。大学寮諸学生。陰陽寮。外薬寮。及舎衛女。堕羅女。百済王善光。新羅仕丁等。捧薬及珍異等物進。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正月丁未【二】》◆丁未。皇子以下百寮諸人拝朝。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正月戊申【三】》◆戊申。百寮諸人。初位以上、進薪。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正月庚戌【五】》◆庚戌。始興占星台。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正月壬子【七】》◆壬子。賜宴群臣於朝廷。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正月壬戌【十七】》◆壬戌。公卿大夫及百寮諸人。初位以上。射于西門庭。亦是日。大倭国貢瑞鶏。東国貢白鷹。近江国貢白鵄。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正月戊辰【二十三】》◆戊辰。祭幣諸社。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二月癸未【九】》◆二月乙亥朔癸未。勅大倭。河内。摂津。山背。播磨。淡路。丹波。但馬。近江。若狭。伊勢。美濃。尾張等国曰。選所部百姓之能歌男女。及侏儒・伎人而貢上。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二月丁亥【十三】》◆丁亥。十市皇女。阿閉皇女。参赴於伊勢神宮。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二月己丑【十五】》◆己丑。詔曰。甲子年、諸氏被給部曲者。自今以後、除之。又親王。諸王及諸臣、并諸寺等所賜山沢・嶋浦・林野・陂池。前後並除焉。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二月癸巳【十九】》◆癸巳。詔曰。群臣・百寮及天下人民、莫作諸悪。若有犯者、随事罪之。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二月丁酉【二十三】》◆丁酉。天皇幸於高安城。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二月是月》◆是月。新羅遣王子忠元。大監級〓[冫+食]金比蘇。大監奈末金天沖。弟監大麻朴武麻。弟監大舎金洛水等。進調。其送使奈末金風那。奈末金孝福。送王子忠元於筑紫。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三月丙午【二】》◆三月乙巳朔丙午。土左大神以神刀一口、進于天皇。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三月戊午【十四】》◆戊午。饗金風那等於筑紫。即自筑紫帰之。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三月庚申【十六】》◆庚申。諸王四位栗隈王為兵政官長。小錦上大伴連御行為大輔。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三月是月》◆是月。高麗遣大兄富于。大兄多武等朝貢。新羅遣級〓[冫+食]朴勤脩。大奈末金美賀進調。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四月戊寅【五】》◆夏四月甲戌朔戊寅。請僧尼二千四百余、而大設斎焉。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四月辛巳【八】》◆辛巳。勅。小錦上当摩公広麻呂。小錦下久努臣麻呂二人。勿使朝参。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四月壬午【九】》◆壬午。詔曰。諸国貸税。自今以後。明察百姓。先知富貧。簡定三等。仍中戸以下応与貸。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四月癸末【十】》◆癸未。遣小紫美濃王。小錦下佐伯連広足、祠風神于竜田立野。遣小錦中間人連大蓋。大山中曾禰連韓犬、祭大忌神於広瀬河曲。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四月丁亥。【十四】》◆丁亥。小錦下久努臣麻呂坐対捍詔使。官位尽追。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四月庚寅【十七】》◆庚寅。詔諸国曰。自今以後。制諸漁猟者。莫造檻穽、及施機槍等之類。亦四月朔以後。九月三十日以前。莫置比満沙伎理梁。且莫食牛・馬・犬・猿・鶏之完。以外不在禁例。若有犯者罪之。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四月辛卯【十八】》◆辛卯。三位麻続王有罪。流于因播。一子流伊豆嶋。一子流血鹿嶋。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四月丙申【二十三】》◆丙申。簡諸才芸者。給禄各有差。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四月是月》◆是月。新羅王子忠元到難波。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六月乙未【二十三】》◆六月癸酉朔乙未。大分君恵尺病将死。天皇大驚、詔曰。汝恵尺也。背私向公。不惜身命。以遂雄之心労于大役。恒欲慈愛。故爾雖既死、子孫厚賞。仍騰外小紫位。未及数日。薨于私家。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七月癸酉【七】》◆秋七月癸卯朔己酉。小錦上大伴連国麻呂為大使。小錦下三宅吉士入石為副使。遣于新羅。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八月壬申朔》◆八月壬申朔。耽羅調使王子久麻伎泊筑紫。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八月癸巳【二十二】》◆癸巳。大風飛沙破屋。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八月丙申【二十五】》◆丙申。忠元礼畢以帰之。自難波発船。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八月己亥【二十八】》◆己亥。新羅。高麗二国調使饗於筑紫。賜禄有差。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九月戊辰【二十七】》◆九月壬寅朔戊辰。耽羅王姑到難波。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十月癸酉【三】》◆冬十月辛未朔癸酉。遣使於四方、覓一切経。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十月庚辰【十】》◆庚辰。置酒宴群臣。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十月丙戌【十六】》◆丙戌。自筑紫貢唐人三十口。則遣遠江国而安置。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十月庚寅【二十】》◆庚寅。詔曰。諸王以下。初位以上。毎人備兵。是日。相摸国言。高倉郡女人生三男。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十一月癸卯【三】》◆十一月辛丑朔癸卯。有人登宮東岳。妖言而自刎死之。当是夜直者。悉賜爵一級。
《天武天皇四年(六七五)十一月是月》◆是月。大地動。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正月庚子朔》◆五年春正月庚子朔。群臣・百寮朔拝朝。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正月癸卯【四】》◆癸卯。高市皇子以下。小錦以上大夫等。賜衣・袴・褶・腰帯・脚帯及机・杖。唯小錦三階、不賜机。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正月丙午【七】》◆丙午。小錦以上大夫等、賜禄各有差。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正月甲寅【十五】》◆甲寅。百寮初位以上、進薪。即日、悉集朝廷賜宴。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正月乙卯【十六】》◆乙卯。置禄射于西門庭。中的者則給禄有差。是日。天皇御嶋宮宴之。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正月甲子【二十五】》◆甲子。詔曰。凡任国司者。除畿内及陸奥。長門国。以外皆任大山位下人。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二月癸巳【二十四】》◆二月庚午朔癸巳。耽羅客賜船一艘。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二月是月》◆是月。大伴連国麻呂等至自新羅。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四月辛丑【四】》◆夏四月戊戌朔辛丑。祭竜田風神。広瀬大忌神。』倭国添下郡鰐積吉事貢瑞鶏。其冠似海石榴華。是日。倭国飽波郡言。雌鶏化雄。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四月辛亥【十四】》◆辛亥。勅。諸王。諸臣被給封戸之税者。除以西国。相易給以東国。又外国人欲進仕者。臣・連。伴造之子。及国造子聴之。唯雖以下庶人。其才能長亦聴之。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四月己未【二十二】》◆己未。詔美濃国司曰。在礪杵郡紀臣阿佐麻呂之子遷東国、即為其国之百姓。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五月庚午【三】》◆五月戊辰朔庚午。宣。進調過期限国司等之犯状、云々。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五月甲戌【七】》◆甲戌。下野国司奏。所部百姓遇凶年。飢之欲売子。而朝不聴矣。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五月是月》◆是月。勅。禁南淵山。細川山。並莫蒭薪。又畿内山野、元所禁之限。莫妄焼折。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六月》◆六月。四位栗隈王得病薨。物部雄君連忽発病而卒。天皇聞之大驚。其壬申年、従車駕。入東国、以有大功。降恩贈内大紫位。因賜氏上。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六月是夏》◆是夏。大旱。遣使四方捧幣帛。祈諸神祗。亦請諸僧尼。祈于三宝。然不雨。由是五穀不登。百姓飢之。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七月戊辰【二】》◆秋七月丁卯朔戊辰。卿大夫及百姓寮諸人等、進爵各有差。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七月甲戌【八】》◆甲戌。耽羅客帰国。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七月壬午【十六】》◆壬午。祭竜田風神。広瀬大忌神。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七月是月》◆是月。村国連雄依卒。以壬申年之功、贈外小紫位。』有星出于東。長七八尺。至九月竟天。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八月丁酉【二】》◆八月丙申朔丁酉。親王以下。小錦以上大夫。及皇女・姫王。内命婦等。給食封各有差。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八月辛亥【十六】》◆辛亥。詔曰。四方為大解除。用物則国別国造輸。秡柱。馬一匹。布一常、以外郡司、各刀一口。鹿皮一張。钁一口。刀子一口。鎌一口。矢一具。稲一束。且毎戸麻一条。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八月壬子【十七】》◆壬子。詔曰。死刑。没官。三流。並除一等。徒罪以下、已発覚。未発覚。悉赦之。唯既配流、不在赦例。是日。詔諸国、以放生。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八月是月》◆是月。大三輪真上田子人君卒。天皇聞之大哀。以壬申年之功、贈内小紫位。仍謚曰大三輪神真上田迎君。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九月丙寅朔》◆九月丙寅朔。雨不告朔。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九月乙亥【十】》◆乙亥。王卿遣京及畿内。校人別兵。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九月丁丑【十二】》◆丁丑。筑紫大宰三位屋垣王、有罪。流于土左。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九月戊寅【十三】》◆戊寅百寮人及諸蕃人等。賜禄。各有差。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九月丙戌【二十一】》◆丙戌。神官奏曰。為新嘗卜国郡也。斎忌〈斎忌。此云踰既。〉則尾張国山田郡。次〈次。此云須岐也。〉丹波国訶沙郡。並食卜。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九月是月》◆是月。坂田公雷卒。以壬申年功贈大紫位。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十月乙未朔》◆冬十月乙未朔。置酒宴群臣。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十月丁酉【三】》◆丁酉。祭幤帛於相新嘗諸神祇。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十月甲辰【十】》◆甲辰。以大乙上物部連麻呂為大使。大乙中山背直百足為小使。遣於新羅。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十一月乙丑朔》◆十一月乙丑朔。以新嘗事、不告朔。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十一月丁卯【三】》◆丁卯。新羅遣沙〓[冫+食]金清平請政。并遣汲〓[冫+食]金好儒。弟監大舎金欽吉等進調。其送使奈末被珍那。副使奈末好福。送清平等於筑紫。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十一月是月》◆是月。粛慎七人従清平等至之。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十一月癸未【十九】》◆癸未。詔近京諸国而放生。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十一月甲申【二十】》◆甲申。遣使於四方国。説金光明経。仁王経。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十一月丁亥【二十三】》◆丁亥。高麗遣大使後部主博阿于。副使前部大兄徳富朝貢。仍新羅遣大奈末金楊原、送高麗使人於筑紫。
《天武天皇五年(六七六)是年》◆是年、将都新城。而限内田薗者、不問公私。皆不耕悉荒。然遂不都矣。〈或本。無是年以下不都矣以上字。注十一月上。〉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正月庚辰【十七】》◆六年春正月甲子朔庚辰。射于南門。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二月癸巳朔》◆二月癸巳朔。物部連麻呂至自新羅。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二月是月》◆是月。饗多禰嶋人等於飛鳥寺西槻下。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三月辛巳【十九】》◆三月癸亥朔辛巳。召新羅使人清平及以下客十三人於京。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四月壬寅【十一】》◆夏四月壬辰朔壬寅。杙田史名倉坐指斥乗輿。以流于伊豆嶋。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四月乙巳【十四】》◆乙巳。送使珍那等饗于筑紫。即従筑紫帰之。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五月壬戌朔》◆五月壬戌朔。不告朔。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五月甲子【三】》◆甲子。勅。大博士百済人率丹、授大山下位。因以封三十戸。是日。倭画師音檮授小山下位。乃封二十戸。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五月戊辰【七】》◆戊辰。新羅人阿〓[冫+食]朴刺破・従人三口。僧三人漂著於血鹿嶋。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五月己丑【二十八】》◆己丑。勅。天社。地社神税者三分之、一為擬供神。二分給神主。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五月是月》◆是月。旱之。於京及畿内雫之。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六月乙巳【十四】》◆六月壬辰朔乙巳。大震動。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六月是月》◆是月。詔東漢直等曰。汝等党族之、自本犯七不可也。是以従小墾田御世、至于近江朝。常以謀汝等為事。今当朕世。将責汝等不可之状。以随犯応罪。然頓不欲絶漢直之氏。故降大恩以原之。従今以後。若有犯者。必入不赦之例。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七月癸亥【三】》◆秋七月辛酉朔癸亥。祭竜田風神。広瀬大忌神。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八月乙巳【十五】》◆八月辛卯朔乙巳。大設斎於飛鳥寺。以読一切経。便天皇御寺南門而礼三宝。是時。詔親王。諸王及群卿。毎人賜出家一人。其出家者不問男女長幼。皆随願度之。因以会于大斎。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八月丁巳【二十七】》◆丁巳。金清平帰国。即漂著朴刺破等付清平等、返于本土。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八月戊午【二十八】》◆戊午。耽羅遣王子都羅朝貢。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九月己丑【三十】》◆九月庚申朔己丑。詔曰。凡浮浪人。其送本土者。猶復還到。則彼此並科課役。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十月癸卯【十四】》◆冬十月庚寅朔癸卯、内小錦上河辺臣百枝為民部卿。内大錦下丹比公麻呂為摂津職大夫。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十一月癸未朔》◆十一月己未朔。雨不告朔。筑紫大宰献赤鳥。則大宰府諸司人賜禄各有差。且専捕赤鳥者。賜爵五級。乃当郡々司等、加増爵位。因給復郡内百姓、以一年之。是日。大赦天下。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十一月己卯。【二十一】》◆己卯。新嘗。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十一月辛巳【二十三】》◆辛巳。百寮諸有位人等賜食。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十一月乙酉【二十七】》◆乙酉。侍奉新嘗神官及国司等。賜禄。
《天武天皇六年(六七七)十二月己丑朔》◆十二月己丑朔。雪。不告朔。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正月甲戌【十七】》◆七年春正月戊午朔甲戌。射于南門。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正月己卯【二十二】》◆己卯。耽羅人向京。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是春》◆是春。将祠天神。地祗。而天下悉祓禊之。竪斎宮於倉梯河上。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四月丁亥朔》◆夏四月丁亥朔。欲幸斎宮卜之。癸巳、食卜。仍取平旦時、警蹕既動。百寮成列。乗輿命蓋、以未及出行。十市皇女卒然病発、薨於宮中。由此鹵簿既停不得幸行。遂不祭神祗矣。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四月己亥【十三】》◆己亥。霹靂新宮西庁柱。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四月庚子【十四】》◆庚子。葬十市皇女於赤穂。天皇臨之降恩以発哀。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九月》◆秋九月。忍海造能麻呂献瑞稲五茎。毎茎有枝。由是徒罪以下悉赦之。』三位稚狭王薨之。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十月甲申朔》◆冬十月甲申朔。有物如綿零於難波。長五六尺。広七八寸。則随風以飄于松林及葦原。時人曰。甘露也。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十月己酉【二十六】》◆十月己酉。詔曰。凡内外文武官毎年史以上其属官人等。公平而恪懃者。議其優劣。則定応進階。正月上旬以前。具記送法官。則法官校定。申送大弁官。然縁公事以出使之日。其非真病及重服。輙縁小故而辞者。不在進階之例。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十二月己卯【二十七】》◆十二月癸丑朔己卯。臘子鳥蔽天。自西南飛東北。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十二月是月》◆是月。筑紫国大地動之。地裂広二丈。長三千余丈。百姓舍屋。毎村多仆壌。是時百姓一家有岡上。当于地動夕。以岡崩処遷。然家既全、而無破壌。家人不知岡崩家避。但会明後。知以大驚焉。
《天武天皇七年(六七八)是年》◆是年。新羅送使奈末加良井山。奈末金紅世、到于筑紫曰。新羅王遣級〓[冫+食]金消勿。大奈末金世々等、貢上当年之調。仍遣臣井山送消勿等。倶逢暴風於海中。以消勿等皆散之不知所如。唯井山僅得著岸。然消勿等遂不来矣。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正月丙戌【五】》◆八年春正月壬午朔丙戌。新羅送使加良井山。金紅世等向京。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正月戊子【七】》◆戊子。詔曰。凡当正月之節。諸王。諸臣及百寮者。除兄姉以上親及己氏長。以外莫拝焉。其諸王者。雖母、非王姓者莫拝。凡諸臣亦莫拝卑母。雖非正月節、復准此。若有犯者、随事罪之。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正月己亥【十八】》◆己亥。射于西門。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二月壬子朔》◆二月壬子朔。高麗遣上部大相桓欠。下部大相師需婁等朝貢。因以新羅遣奈末甘勿那。送桓欠等於筑紫。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二月甲寅【三】》◆甲寅。紀臣堅麻呂卒。以壬申年之功、贈大錦上位。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二月乙卯【四】》◆乙卯。詔曰。及于辛巳年。検校親王。諸臣及百寮人之兵及馬。故予貯焉。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二月是月》◆是月。降大恩恤貧乏。以給其飢寒。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三月丙戌【六】》◆三月辛巳朔丙戌。兵衛大分君稚見死。当壬申年大役。為先鋒之破瀬田営。由是功贈外小錦上位。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三月丁亥【七】》◆丁亥。天皇幸於越智。拝後岡本天皇陵。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三月己丑【九】》◆己丑。吉備大宰石川王病之。薨於吉備。天皇聞之大哀。則降大恩云々。贈諸王二位。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三月壬寅【二十二】》◆壬寅。貧乏僧尼、施綿布。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四月乙卯【五】》◆夏四月辛亥朔乙卯。詔曰。商量諸有食封寺所由。而可加加之。可除除之。是日。定諸寺名也。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四月己未【九】》◆己未。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五月甲申【五】》◆五月庚辰朔甲申。幸于吉野宮。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五月乙酉【六】》◆乙酉、天皇詔皇后及草壁皇子尊。大津皇子。高市皇子。河嶋皇子。忍壁皇子。芝基皇子曰。朕今日与汝等倶盟于庭。而千歳之後、欲無事。奈之何。皇子等共対曰。理実灼然。則草壁皇子尊先進盟曰。天神地祗及天皇証也。吾兄弟長幼并十余王。各出于異腹。然不別同異。倶随天皇勅。而相扶無忤。若自今以後。不如此盟者。身命亡之。子孫絶之。非忘、非失矣。五皇子以次相盟、如先。然後天皇曰。朕男等各異腹而生。然今如一母同産慈之。則披襟抱其六皇子。因以盟曰。若違盟。忽亡朕身。皇后之盟、且如天皇。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五月丙戌【七】》◆丙戌、車駕還宮。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五月己丑【十】》◆己丑。六皇子共拝天皇於大殿前。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六月庚戌朔》◆六月庚戌朔。氷零。大如桃子。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六月壬申【二十三】》◆壬申。〓。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六月乙亥【二十六】》◆乙亥、大錦上大伴杜屋連卒。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七月甲申【六】》◆秋七月己卯朔甲申。〓。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七月壬辰【十四】》◆壬辰。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七月乙未【十七】》◆乙未。四位葛城王卒。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八月己酉朔》◆八月己酉朔。詔曰。諸氏貢女人。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八月己未【十一】》◆己未。幸泊瀬、以宴迹驚淵上。先是詔王卿曰。乗馬之外、更設細馬、随召出之。即自泊瀬還宮之日。看群卿儲細馬於迹見騨家道頭、皆令馳走。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八月庚午【二十二】》◆庚午。縵造忍勝献嘉禾。異畝同頴。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八月癸酉【二十五】》◆癸酉。大宅王薨。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九月癸巳【十六】》◆九月戊寅朔癸巳。遣新羅使人等、返之拝朝。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九月庚子【二十三】》◆庚子。遣高麗使人。遣耽羅使人等、返之共拝朝廷。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十月己酉【二】》◆冬十月戊申朔己酉。詔曰。朕聞之。近日暴悪者多在巷里。是則王卿等之過也。或聞暴悪者也。煩之忍而不治。或見悪人也。倦之匿以不正。其随見聞以糺弾者。豈有暴悪乎。是以。自今以後。無煩倦。而上責下過。下諫上暴。乃国家治焉。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十月戊午【十一】》◆戊午。地震。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十月庚申【十三】》◆庚申。勅制僧尼等威儀。及法服之色。并馬・従者往来巷閭之状。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十月甲子【十七】》◆甲子。新羅遣阿〓[冫+食]金項那。沙〓[冫+食]薩累生朝貢也。調物。金・銀・鉄・鼎。錦・絹・布。皮。馬。狗。騾。駱駝之類十余種。亦別献物。天皇。々后。太子。貢金・銀・刀・旗之類各有数。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十月是月》◆是月。勅曰。凡諸僧尼者。常住寺内。以護三宝。然或及老、或患病。其永臥陝房。久苦老病者。進止不便。浄地亦穢。是以自今以後。各就親族及篤信者。而立一二舎屋于間処。老者養身。病者服薬。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十一月庚寅【十四】》◆十一月丁丑朔庚寅。地震。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十一月己亥【二十三】》◆己亥。大乙下倭馬飼部造連為大使。小乙下上村主光欠為小使。遣多禰嶋。仍賜爵一級。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十一月是月》◆是月。初置関於竜田山。大坂山。仍難波築羅城。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十二月戊申【二】》◆十二月丁未朔戊申。由嘉禾、以親王。諸王。諸臣及百官人等。給禄各有差。大辟罪以下悉赦之。
《天武天皇八年(六七九)是年》◆是年。紀伊国伊刀郡貢芝草。其状似菌。茎長一尺。其蓋二囲。亦因播国貢瑞稲。毎茎有枝。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正月甲申【八】》◆九年春正月丁丑朔甲申。天皇御于向小殿、而宴王卿於大殿之庭。是日。忌部首子首賜姓曰連。則与弟色弗共悦拝。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正月癸巳【十七】》◆癸巳。親王以下至于小建。射南門。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正月丙申【二十】》◆丙申。摂津国言。活田村桃李実也。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二月癸亥【十八】》◆二月丙午朔癸亥。如鼓音聞于東方。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二月辛未【二十六】》◆辛未。有人云。得鹿角於葛城山。其角本二枝而末合有宍。々上有毛。々長一寸。則異以献之。蓋〓角歟。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二月壬申【二十七】》◆壬申。新羅仕丁八人返于本土。仍垂恩以賜禄。有差。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三月乙酉【十】》◆三月丙子朔乙酉。摂津国貢白巫鳥。〈巫鳥。此云芝苔々。〉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三月戊戌【二十三】》◆戊戌。幸于菟田吾城。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四月甲寅【十】》◆夏四月乙巳朔甲寅。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四月乙卯【十一】》◆乙卯。橘寺尼房失火、以焚十房。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四月己巳【二十五】》◆己巳。饗新羅使人項那等於筑紫。賜禄各有差。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四月是月》◆是月。勅。凡諸寺者。自今以後。除為国大寺二三、以外。官司莫治。唯其有食封者。先後限三十年。若数年満三十則除之。且以為。飛鳥寺不可関于司治。然元為大寺而官司恒治。復嘗有功。是以猶入官治之例。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五月乙亥朔》◆五月乙亥朔。勅。〓[糸+施の旁]・綿・糸・布。以施于京内二十四寺。各有差。是日。始説金光明経于宮中及諸寺。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五月丁亥【十三】》◆丁亥。高麗遣南部大使卯問。西部大兄俊徳等朝貢。仍新羅遣大奈末考那、送高麗使人卯問等於筑紫。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五月乙未【二十一】》◆乙未。大錦下秦造綱手卒。由壬申年之功、贈大錦上位。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五月辛丑【二十七】》◆辛丑。小錦中星川臣麻呂卒。以壬申年之功贈大紫位。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六月戊申【五】》◆六月甲辰朔戊申。新羅客項那等帰国。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六月辛亥【八】》◆辛亥。灰零。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六月丁巳【十四】》◆丁巳。雷電之甚也。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七月甲戌朔》◆秋七月甲戌朔。飛鳥寺西槻枝、自折而落之。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七月戊寅【五】》◆戊寅。天皇幸犬養連大伴家、以臨病。即降大恩、云々。是日。雫之。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七月辛巳【八】》◆辛巳。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七月癸未【十】》◆癸未。朱雀有南門。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七月庚寅【十七】》◆庚寅。朴井連子麻呂授小錦下位。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七月癸巳【二十】》◆癸巳。飛鳥寺弘聴僧終。遣大津皇子。高市皇子而弔之。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七月丙申【二十三】》◆丙申。小錦下三宅連石床卒。由壬申年功、贈大錦下位。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七月戊戌【二十五】》◆戊戌。納言兼宮内卿五位舎人王、病之臨死。則遣高市皇子而訊之。明日卒。天皇大驚。乃遣高市皇子。川嶋皇子。因以臨殯哭之。百寮者従而発哀。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八月丁未【五】》◆八月発卯朔丁未。法官人貢嘉禾。是日。始之三日、雨。大水。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八月丙辰【十四】》◆丙辰。大風折木破屋。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九月辛巳【九】》◆九月癸酉朔辛巳。幸于朝嬬。因以看大山位以下之馬於長柄杜。乃俾馬的射之。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九月乙未【二十三】》◆乙未。地震。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九月己亥【二十七】》◆己亥。桑内王卒於私家。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十月乙巳【四】》◆冬十月壬寅朔乙巳。恤京内諸寺貧乏僧尼及百姓。而賑給之。一毎僧尼、各〓[糸+施の旁]四匹。綿四屯。布六端。沙弥及白衣、各〓[糸+施の旁]二疋。綿二屯。布四端。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十一月壬申朔》◆十一月壬申朔。日蝕之。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十一月甲戌【三】》◆甲戌。自戌至子。東方明焉。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十一月乙亥【四】》◆乙亥。高麗人十九人、返于本土。是当後岡本天皇之喪、而弔使。留之、未還者也。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十一月戊寅【七】》◆戊寅。詔百官曰。若有利国家寛百姓之術者。詣闕親申。則詞合於理。立為法則。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十一月辛巳【十】》◆辛巳。雷於西方。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十一月癸未【十二】》◆癸未。皇后体不予。則為皇后誓願之。初興薬師寺。仍度一百僧。由是得安平。是日。赦罪。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十一月丁亥【十六】》◆丁亥。月蝕。』遣草壁皇子、訊恵妙僧之病。明日、恵妙僧終。乃遣三皇子而弔之。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十一月乙未【二十四】》◆乙未。新羅遣沙〓[冫+食]金若弼。大奈末金原升進調。則習言者三人従若弼至。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十一月丁酉【二十六】》◆丁酉。天皇病之。因以度一百僧。俄而愈之。
《天武天皇九年(六八〇)十一月辛丑【三十】》◆辛丑。臘子鳥蔽天。自東南飛以度西北。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正月壬申【二】》◆十年春正月辛未朔壬申、頒幣帛於諸神祗。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正月癸酉【三】》◆癸酉。百寮諸人拝朝廷。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正月丁丑【七】》◆丁丑。天皇御向小殿而宴之。是日。親王。諸王引入内安殿。諸臣皆侍于外安殿。共置酒以賜楽。則大山上草香部吉士大形授小錦下位。仍賜姓曰難波連。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正月辛巳【十一】》◆辛巳。勅境部連石積、封六十戸。因以給〓[糸+施の旁]三十疋。錦百五十屯。布百五十端。钁一百口。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正月丁亥【十七】》◆丁亥。親王以下小建以上、射于朝廷。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正月己丑【十九】》◆己丑。詔畿内及諸国。修理天社。地社神宮。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二月甲子【二十五】》◆二月庚子朔甲子、天皇。皇后共居于大極殿。以喚親王。諸王及諸臣。詔之曰。朕今更欲定律令。改法式。故倶修是事。然頓就是務。公事有闕。分人応行。是日。立草壁皇子尊為皇太子。因以令摂万機。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二月戊辰【二十九】》◆戊辰。阿倍夫人薨。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二月己巳【三十】》◆己巳。小紫位当麻公豊浜薨。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三月癸酉【四】》◆三月庚午朔癸酉葬阿倍夫人。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三月丙戌【十七】》◆丙戌。天皇御于大極殿。以詔川嶋皇子。忍壁皇子。広瀬王。竹田王。桑田王。三野王。大錦下上毛野君三千。小錦中忌部連子首。小錦下阿曇連稲敷。難波連大形。大山上中臣連大嶋。大山下平群臣子首、令記定帝妃及上古諸事。大嶋。子首親執筆以録焉。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三月庚寅【二十一】》◆庚寅。地震。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三月甲午【二十五】》◆甲午。天皇居新宮井上。而試発鼓・吹之声。仍令調習。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四月庚子【二】》◆夏四月己亥朔庚子、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四月辛丑【三】》◆辛丑。立禁式九十二条。因以詔之曰。親王以下、至于庶民。諸所服用金・銀。珠玉。紫・錦。繍・綾。及氈褥。冠・帯。并種々雑色之類。服用各有差。辞具有詔書。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四月庚戌【十二】》◆庚戌。錦織造小分。田井直吉麻呂。次田倉人。椹足。〈椹。此云武規。〉石勝、川内直県。忍海造鏡・荒田・能麻呂。大狛造百枝。足坏。倭直竜麻呂。門部直大嶋。完人造老。山背狛烏賊麻呂。并十四人賜姓曰連。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四月乙卯【十七】》◆乙卯。饗高麗客卯問等於筑紫。賜禄有差。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五月己卯【十一】》◆五月己巳朔己卯、祭皇祖御魂。是日。詔曰。凡百寮諸人恭敬宮人。過之甚也。或詣其門謁己之訟。或捧幣以媚於其家。自今以後。若有如此者。随事共罪之。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五月甲午【二十六】》◆甲午。高麗卯問帰之。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六月癸卯【五】》◆六月己亥朔癸卯、饗新羅客若弼於築紫。賜禄各有差。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六月乙卯【十七】》◆乙卯。〓之。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六月壬戌【二十四】》◆壬戌。地震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七月戊辰朔》◆秋七月戊辰朔。朱雀見之。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七月辛未【四】》◆辛未。小錦下釆女臣竹羅為大使。当麻公楯小使。遣新羅国。是日。小錦下佐伯連広足為大使。小墾田臣麻呂為小使。遣高麗国。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七月丁丑【十】》◆丁丑。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七月丁酉【三十】》◆丁酉。令天下、悉大解除。当此時。国造等各出祓柱奴婢一口而解除焉。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閏七月壬子【十五】》◆閏七月戊戌朔壬子皇后誓願之。大斉。以説経於京内諸寺。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八月丁丑【十一】》◆八月丁卯朔丁丑。大錦下上毛野君三千卒。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八月丙子【十】》◆丙子。詔三韓諸人曰。先日復十年調・税既訖。且加以、帰化初年、倶来之子孫。並課役悉免焉。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八月壬午【十六】》◆壬午。伊勢国貢白茅鵄。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八月丙戌【二十】》◆丙戌。遣多禰嶋使人等、貢多禰国図。其国去京五千余里。居筑紫南海中。切髪草裳。粳稲常豊。一爼両収。土毛支子。莞子及種々海物等多。是日。若弼帰国。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九月己亥【三】》◆九月丁酉朔己亥、遣高麗。新羅使人等。共至之拝朝。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九月辛丑【五】》◆辛丑。周芳国貢赤亀。乃放嶋宮池。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九月甲辰【八】》◆甲辰。詔曰。凡諸氏有氏上未定者。各定氏上而申送于理官。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九月庚戌【十四】》◆庚戌。饗多禰嶋人等于飛鳥寺西河辺。奏種種楽。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九月壬子【十六】》◆壬子。彗星見。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九月癸丑【十七】》◆癸丑、〓惑入月。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十月丙寅朔》◆冬十月丙寅朔。曰蝕之。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十月癸未【十八】》◆癸未。地震。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九月乙酉【二十】》◆乙酉、新羅遣沙喙一吉〓[冫+食]金忠平。大奈末金壱世貢調。金・銀・銅・鉄。錦・絹。鹿皮・細布之類、各有数。別献天皇。々后・太子金・銀。錦。霞幡。皮之類。各有数。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十月庚寅【二十五】》◆庚寅。詔曰。大山位以下。小建以上人等、各述意見。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十月是月》◆是月。天皇将蒐於広瀬野。而行宮構訖。装束既備。然車駕送不幸矣。唯親王以下及郡卿。皆居于軽市。而検校装束鞍馬。小錦以上大夫皆列坐於樹下。大山位以下者皆親乗之。共随大路自南行北。』新羅使者至而告曰。国王薨。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十一月丁酉【二】》◆十一月丙申朔丁酉、地震。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十二月甲戌【十】》◆十二月乙丑朔甲戌、小錦下河辺臣子首遣筑紫、饗新羅客忠平。
《天武天皇十年(六八一)十二月癸巳【二十九】》◆十二月癸巳、田中臣鍛師。柿本臣猿。田部連国忍。高向臣麻呂。粟田臣真人。物部連麻呂。中臣連大嶋。曾禰連韓犬。書直智徳并壱拾人、授小錦下位。是日。舍人造糠虫。書直智徳賜姓曰連。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正月癸卯【九】》◆十一年春正月乙未朔癸卯、大山上舍人連糠虫授小錦下位。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正月乙巳【十一】》◆乙巳。饗金忠平於筑紫。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正月壬子【十八】》◆壬子。氷上夫人薨于宮中。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正月癸丑【十九】》◆癸丑。地動。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正月辛酉【二十七】》◆辛酉、葬氷上夫人於赤穂。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二月乙亥【十二】》◆二月甲子朔乙亥。金忠平帰国。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二月是月》◆是月。小錦下舍人連糠虫卒。以壬申年之功贈大錦上位。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三月甲午朔》◆三月甲午朔。命小紫三野王。及宮内官大夫等。遣于新城令見其地形。仍将都矣。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三月乙未【二】》◆乙未、陸奥国蝦夷二十二人、賜爵位。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三月庚子【七】》◆庚子。地震。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三月丙午【十三】》◆丙午。命境部連石積等、更肇俾造新字一部三十四巻。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三月己酉【十六】》◆己酉。幸于新城。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三月辛酉【二十八】》◆辛酉。詔曰。親王以下、百寮諸人。自今已後。位冠及畢。褶。脛裳莫著。亦膳夫。釆女等之等之手繦。肩巾、〈肩巾、此云比例。〉並莫服。是日。詔曰。親王以下至于諸臣。被給食封皆止之、更返於公。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三月是月》◆是月。土師連真敷卒。以壬申年功、贈大錦上位。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四月辛未【九】》◆夏四月癸亥朔辛未、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四月癸未【二十一】》◆癸未。筑紫大宰丹比真人嶋等貢大鐘。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四月甲申【二十二】》◆甲申。越蝦夷伊高岐群等。請俘人七十戸為一郡。乃聴之。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四月乙酉【二十三】》◆乙酉。詔曰。自今以後。男女悉結髪。十二月三十日以前結訖之。唯結髪之日。亦待勅旨。婦女乗馬如男夫。其起于是日也。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五月甲辰【十二】》◆五月癸巳朔甲辰、倭漢直等、賜姓曰連。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五月戊申【十六】》◆戊申。遣高麗大使佐伯連広足。小使小墾田臣麻呂等。奉使旨於御所。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五月己未【二十七】》◆己未。倭漢直等男女悉参赴之。悦賜姓而拝朝。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六月壬戌朔》◆六月壬戌朔。高麗王遣下部助有卦婁毛切。大古昴加。貢方物。則新羅遣大那末金釈起。送高麗使人於筑紫。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六月丁卯【六】》◆丁卯。男夫始結髪。仍著漆紗冠。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六月癸酉【十二】》◆癸酉。五位殖栗王卒。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七月甲午【三】》◆秋七月壬辰朔甲午、隼人多来貢方物。是日。大隅隼人与阿多隼人、相撲於朝廷。大隅隼人勝之。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七月庚子【九】》◆庚子。小錦中膳臣摩漏病。遣草壁皇子尊。高市皇子而訊病。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七月壬寅【十一】》◆壬寅。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七月戊申【十七】》◆戊申。地震。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七月己酉【十八】》◆己酉。膳臣摩漏卒。天皇驚之大哀。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七月壬子【二十一】》◆壬子。摩漏臣、以壬申年之功、贈大紫位及禄。更皇后賜物亦准官賜。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七月丙辰【二十五】》◆丙辰。多禰人。掖玖人。阿麻弥人。賜禄。各有差。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七月戊午【二十七】》◆戊午。饗隼人等於飛鳥寺西。発種々楽。仍賜禄各有差。道俗悉見之。是日。信濃国。吉備国並言。霜降。亦大風。五穀不登。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八月壬戌朔》◆八月壬戌朔。令親王以下及諸臣。各俾申法式応用之事。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八月甲子【三】》◆甲子。饗高麗客於筑紫。是夕昏時。大星自東度西。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八月丙寅【五】》◆丙寅。造法令殿内有大虹。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八月壬申【十一】》◆壬申。有物、形如灌頂幡、而火色。浮空流北。毎国皆見。或曰。入越海。是日。白気起於東山。其大四囲。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八月癸酉【十二】》◆癸酉。大地動。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八月戊寅【十七】》◆戊寅。亦地震。是日平旦。有虹当于天中央、以向日。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八月甲戌【十三】》◆甲戌。筑紫大宰言。有三足雀。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八月癸未【二十二】》◆癸未。詔礼儀・言語之状。』且詔曰。凡諸応考選者。能検其族姓及景迹。方後考之。若雖景迹・行能灼然。其族姓不定者。不在考選之色。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八月己丑【二十八】》◆己丑。勅、為日高皇女〈更名。新家皇女。〉之病。大辟罪以下男女并一百九十八人皆赦之。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八月庚寅【二十九】》◆庚寅。百三十余人出家於大官大寺。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九月壬辰【二】》◆九月辛卯朔壬辰。勅。自今以後、跪礼。匍匐礼並止之。更用難波朝廷之立礼。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九月庚子【十】》◆庚子。日中。数百〓当大宮以高翔於空。四剋而皆散。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十月戊辰【八】》◆冬十月辛酉朔戊辰。大餔。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十一月乙巳【十六】》◆十一月庚寅朔乙巳。詔曰。親王。諸王及諸臣。至于庶民。悉可聴之。凡糺弾犯法者。或禁省之中。或朝廷之中。其於過失発処、即隋見随聞。無匿蔽而糺弾。其有犯重者。応請則請。当捕則捉。若対捍以不見捕者。起当処兵而捕之。当杖色。乃杖一百以下。節級決之。亦犯状灼然。欺言無罪。則不伏弁。以争訴者。累加其本罪。
《天武天皇十一年(六八二)十二月壬戌【三】》◆十二月庚申朔壬戌。詔曰。諸氏人等。各定可氏上者而申送。亦其眷族多在者。則分各定氏上、並申送於官司。然後斟酌其状、而処分之。因承官判。唯因少故、而非己族者、輙莫附。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正月庚寅【二】》◆十二年春正月己丑朔庚寅。百寮拝朝廷。』筑紫大宰丹比真人嶋等、貢三足雀。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正月乙未【七】》◆乙未。親王以下及群卿、喚于大極殿前宴之。仍以三足雀、示于群臣。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正月丙午【十八】》◆丙午。詔曰。明神御大八洲日本根子天皇勅命者。諸国司。国造。郡司及百姓等。諸可聴矣。朕初登鴻祚以来。天瑞非一二多至之。伝聞。其天瑞者。行政之理。協于天道、則応之。是今当于朕世。毎年重至。一則以懼。一則以喜。是以親王。諸王及群卿・百寮。并天下黎民。共相歓也。乃小建以上、給禄各有差。因以大辟罪以下、皆赦之。亦百姓課役並免焉。是日。秦小墾田〓[イ+舞]。及高麗。百済。新羅三国楽於庭中。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二月癸未朔》◆二月己未朔。大津皇子始聴朝政。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三月己丑【二】》◆三月戊子朔己丑。任僧正。僧都。律師。因以勅曰。統領僧尼如法云々。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三月丙午【十九】》◆丙午。遣多禰使人等返之。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四月壬申【十五】》◆夏四月戊午朔壬申。詔曰。自今以後。必用銅銭。莫用銀銭。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四月乙亥【十八】》◆乙亥。詔曰。用銀莫止。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四月戊寅【二十一】》◆戊寅。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六月己未【三】》◆六月丁巳朔己未。大伴連望多薨。天皇大驚之。則遣泊瀬王而弔之。仍挙壬申年勲績及先祖等毎時有功、以顕寵賞。乃贈大紫位。発鼓吹薨之。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六月壬戌【六】》◆壬戌。三位高坂王薨。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七月己丑【四】》◆秋七月丙戌朔己丑。天皇幸鏡姫王之家、訊病。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七月庚寅【五】》◆庚寅。鏡姫王薨。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七月是夏》◆是夏。始請僧尼、安居于宮中。因簡浄行者三十人出家。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七月庚子【十五】》◆庚子。〓之。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七月癸卯【十八】》◆癸卯。天皇巡行京師。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七月乙巳【二十】》◆乙巳。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七月是月》◆是月。始至八月旱之。百済僧道蔵、〓之得雨。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八月庚申【五】》◆八月丙辰朔庚申。大赦天下。』大伴連男吹負卒。以壬申年之功、贈大錦中位。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九月丙戌【二】》◆九月乙酉朔丙戌、大風。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九月丁未【二十三】》◆丁未。倭直。栗隈首。水取造。矢田部造。藤原部造。刑部造。福草部造。凡河内直。川内漢直。物部首。山背直。葛城直。殿服部造。門部直。錦織造。縵造。鳥取造。来目舍人造。檜隈舍人造。大狛造。秦造。川瀬舍人造。倭馬飼造。川内馬飼造。黄文造。薦集造。勾筥作造。石上部造。財日奉造。泥部造。穴穂部造。白髪部造。忍海造。羽束造。文首。小泊瀬造。百済造。語造。凡三十八氏。賜姓曰連。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十月己未【五】》◆冬十月乙卯朔己未、三宅吉士。草壁吉士。伯耆造。船史。壱伎史。娑羅羅馬飼造。菟野馬飼造。吉野首。紀酒人直。釆女造。阿直史。高市県主。磯城県主。鏡作造。并十四氏、賜姓曰連。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十月丁卯【十三】》◆丁卯。天皇狩于倉梯。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十一月丁亥【四】》◆十一月甲申朔丁亥。詔諸国、習陣法。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十一月丙申【十三】》◆丙申。新羅遣沙〓[冫+食]金主山。大那末金長志進調。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十二月丙寅【十三】》◆十二月甲寅朔丙寅。遣諸王五位伊勢王。大錦下羽田公八国。小錦下多臣品治。小錦下中臣連大嶋并判官。録史。工匠者等、巡行天下、而限分諸国之境堺。然是年、不堪限分。
《天武天皇十二年(六八三)十二月庚午【十七】》◆庚午。詔曰。諸文武官人。及畿内有位人等、四孟月、必朝参。若有死病、不得集者。当司具記申送法官。』又詔曰。凡都城・宮室非一処。必造両参。故先欲都難波。是以百寮者各往之請家地。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正月庚子【十七】》◆十三年春正月甲申朔庚子。三野県主。内蔵衣縫造二氏賜姓曰連。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正月丙午【二十三】》◆丙午。天皇御于東庭。群卿侍之。時召能射人。及侏儒。左右舍人等射之。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二月丙子【二十四】》◆二月癸丑朔丙子。饗金主山於筑紫。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二月庚辰【二十八】》◆庚辰。遣浄広肆広瀬王。小錦中大伴連安麻呂及判官。録事。陰陽師。工匠等於畿内。令視占応都之地。是日。遣三野王。小錦下悉女臣筑羅等於信濃、令看地形。将都是地歟。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三月庚寅【八】》◆三月癸未朔庚寅。吉野人宇閉直弓、貢白海石榴。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三月辛卯【九】》◆辛卯。天皇巡行於京師、而定宮室之地。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三月乙巳【二十三】》◆乙巳。金主山帰国。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四月丙辰【五】》◆夏四月壬子朔丙辰。徒罪以下、皆免之。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四月甲子【十三】》◆甲子。祭広瀬大忌神。竜田風神。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四月辛未【二十】》◆辛未。小錦下高向臣麻呂為大使。小山下都努臣牛甘為小使。遣新羅。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閏四月丙戌【五】》◆閏四月壬午朔。詔曰。来年九月、必閲之。因以教百寮之進止・威儀。又詔曰。凡政要者軍事也。是以文武官諸人、務習用兵、及乗馬。則馬・兵并当身装束之物。務具儲足。其有馬者為騎士。無馬者歩卒。並当試練。以勿障於聚会。若忤詔旨。有不便馬・兵。亦装束有闕者。親王以下、建于諸臣。並罰之。大山位以下者、可罰々之。可杖々之。其務習以能得業者。若雖死罪。則減二等。唯恃己才以故犯者、不在赦例。又詔曰。男女、並衣服者。有襴無襴。及結紐。長紐。任意服之。其会集之日。著襴衣而著長紐。唯男子者有圭冠。冠、而著括緒褌。女年三十以上。髪之結不結。及乗馬縦横。並任意也。別巫・祝之類不在結髪之例。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閏四月壬辰【十一】》◆壬辰。三野王等進信濃国之図。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閏四月丁酉【十六】》◆丁酉。設斉于宮中。因以赦有罪舍人等。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閏四月乙巳【二十四】》◆乙巳。坐飛鳥寺僧福揚以下獄。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閏四月庚戌【二十九】》◆庚戌。僧福揚自刺頸而死。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五月甲子【十四】》◆五月辛亥朔甲子。化来百済僧尼及俗人。男女并二十三人。皆安置于武蔵国。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五月戊寅【二十八】》◆戊寅。三輪引田君難波麻呂為大使。桑原連人足為小使。遣高麗。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六月甲申【四】》◆六月辛巳朔甲申。〓之。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七月癸丑【四】》◆秋七月庚戌朔癸丑。幸于広瀬。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七月戊午【九】》◆戊午。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七月壬申【二十三】》◆壬申。彗星出于西北。長丈余。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月己卯朔》◆冬十月己卯朔。詔曰。更改諸氏之族姓。作八色之姓。以混天下万姓。一曰、真人。二曰、朝臣。三曰、宿禰。四曰、忌寸。五曰、道師。六曰、臣。七曰、連。八曰、稲置。是日。守山公。路公。高橋公。三国公。当麻公。茨城公。丹比公。猪名公。坂田公。羽田公。息長公。酒人公。山道公十三氏、賜姓曰真人。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月辛巳【三】》◆辛巳。遣伊勢王等、定諸国堺。是日、県犬養連手繦為大使。川原連加尼為小使。遣耽羅。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月壬辰【十四】》◆壬辰。逮于人定、大地震。挙国男女叺唱、不知東西。則山崩河涌。諸国郡官舍及百姓倉屋。寺塔。神社。破壌之類、不可勝数。由是人民及六畜多死傷之。時伊予湯泉没而不出。土左国田苑五十余万頃。没為海。古老曰。若是地動未曾有也。是夕。有鳴声。如鼓聞于東方。有人曰。伊豆嶋西北二面。自然増益三百余丈。更為一嶋。則如鼓音者。神造是嶋響也。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月甲午【十六】》◆甲午。諸王卿等賜禄。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一月戊申朔》◆十一月戊申朔。大三輪君。大春日臣。阿倍臣。巨勢臣。膳臣。紀臣。波多臣。物部連。平群臣。雀部臣。中臣連。大宅臣。栗田臣。石川臣。桜井臣。采女臣。田中臣。小墾田臣。穂積臣。山背臣。鴨君。小野臣。川辺臣。櫟井臣。柿本臣。軽部臣。若桜部臣。岸田臣。高向臣。完人臣。来目臣。犬上君。上毛野君。角臣。星川臣。多臣。胸方君。車持君。綾君。下道臣。伊賀臣。阿閉臣。林臣。波弥臣。下毛野君。佐味君。道守臣。大野君。坂本臣。池田君。玉手臣。笠臣。凡五十二氏、賜姓曰朝臣。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一月庚戌【三】》◆庚戌。土左国司言。大潮高騰。海水飄蕩。由是運調船多放失焉。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一月戊辰【二十一】》◆戊辰。昏時。七星倶流東北則隕之。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一月庚午【二十三】》◆庚午。日没時。星隕東方。大如瓮。逮于戌。天文悉乱。以星隕如雨。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一月是月》◆是月。有星、孛于中央。与昴星双而行之。及月尽失焉。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是年》◆是年。詔伊賀。伊勢。美濃。尾張四国。自今以後。調年免役。々年免調。』倭葛城下郡言。有四足鶏。亦丹波国氷上郡言。有十二角犢。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二月己卯【二】》◆十二月戊寅朔己卯。大判連。佐伯連。阿曇連。忌部連。尾張連。倉連。中臣酒人連。土師連。掃部連。境部連。桜井田部連。伊福部連。巫部連。忍壁連。草壁連。三宅連。児部連。手繦連丹比連。靭丹比連。漆部連。大湯人連。若湯人連。弓削連。神服部連。額田部連。津守連。県犬養連。稚犬養連。玉祖連。新田部連。倭文連。〈倭文。此云之頭於利。〉氷連。凡海連。山部連。矢集連。狭井連。爪工連。阿刀連。茨田連。田目連。小子部連。菟道連。小治田連。猪使連。海犬養連。間人連。舂米連。美濃矢集連。諸会臣。布留連。五十氏、賜姓曰宿禰。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二月癸未【六】》◆癸未。大唐学生土師宿禰甥。白猪史宝然。及百済役時没大唐者猪使連子首。筑紫三宅連得許。伝新羅至。則新羅遣大奈末金物儒。送甥等於筑紫。
《天武天皇十三年(六八四)十二月庚寅【十三】》◆庚寅。除死刑以下罪人、皆咸赦焉。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正月戊申【二】》◆十四年春正月丁未朔戊申。百寮拝朝庭。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正月丁卯【二十一】》◆丁卯。更改爵位之号。仍増加階級。明位二階。浄位四階。毎階有大・広。并十二階。以前諸王已上之位。正位四階。直位四階。勤位四階。務位四階。追位四階。進位四階。毎階有大・広。并四十八階。以前諸臣之位。是日。草壁皇子尊授浄広壱位。大津皇子授浄大弐位。高市皇子授浄広弐位。川嶋皇子。忍壁皇子。授浄大参位。自此以下諸王。諸臣等。増加爵位。各有差。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二月庚辰【四】》◆二月丁丑朔庚辰。大唐人。百済人。高麗人。并百四十七人賜爵位。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三月己未【十四】》◆三月丙午朔己未。饗金物儒於筑紫。即従筑紫帰之。仍流著新羅人七口。附物儒還之。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三月辛酉【十六】》◆辛酉。京職大夫直大参巨勢朝臣辛檀努卒。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三月壬申【二十七】》◆壬申。詔。諸国毎家、作仏舍。乃置仏像。及経。以礼拝供養。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三月是月》◆是月。灰零於信濃国。草木皆枯焉。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四月己卯【四】》◆夏四月丙子朔己卯。紀伊国司言。牟婁湯泉没而不出也。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四月丁亥【十二】》◆丁亥、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四月壬辰【十七】》◆壬辰、新羅人金主山帰之。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四月庚寅【十五】》◆庚寅。始請僧尼、安居于宮中。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五月庚戌【五】》◆五月丙午朔庚戌。射於南門。』天皇幸于飛鳥寺、以珍宝奉於仏而礼敬。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五月甲子【十九】》◆甲子。直大肆粟田朝臣真人譲位于父。然勅不聴矣。是日。直大参当麻真人広麻呂卒。以壬申年之功、贈直大壱位。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五月辛未【二十六】》◆辛未。高向朝臣麻呂。都努朝臣牛飼等。至自新羅。乃学問僧観常。雲観。従至之。新羅王献物。馬二疋。犬三頭。鸚鵡二隻。鵲二隻。及種々宝物。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六月甲午【二十】》◆六月乙亥朔甲午。大倭連。葛城連。凡川内連。山背連。難波連。紀酒人連。倭漢連。河内漢連。秦連。大隅直。書連并十一氏、賜姓曰忌寸。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七月乙丑【二十一】》◆秋七月乙巳朔乙丑。祭広瀬・竜田神。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七月庚午【二十六】》◆庚午。勅。定明位已下進位已上之朝服色。浄位已上並著朱華。〈朱華。此云波泥孺。〉正位深紫。直位浅紫。勤位深緑。務位浅緑。追位深蒲萄。進位浅蒲萄。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七月辛未【二十七】》◆辛未。詔曰。東山道美濃以東。東海道伊勢以東諸国有位人等。並免課役。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八月乙酉【十二】》◆八月甲戌朔乙酉。天皇幸于浄土寺。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八月丙戌【十三】》◆丙戌。幸于川原寺。施稲於衆僧。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八月癸巳【二十】》◆癸巳。遣耽羅使人等還之。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九月壬子【九】》◆九月甲辰朔壬子。天皇宴于旧宮安殿之庭。是日。皇太子以下。至于忍壁皇子、賜布各有差。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九月甲寅【十一】》◆甲寅。遣宮処王。広瀬王。難波王。竹田王。弥努王於京及畿内。各令校人夫之兵。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九月戊午【十五】》◆戊午。直広肆都努朝臣牛飼為東海使者。直広肆石川朝臣虫名為東山使者。直広肆佐味朝臣少麻呂為山陽使者。直広肆巨勢朝臣粟持為山陰使者。直広参路真人迹見為南海使者。直広肆佐伯宿禰広足為筑紫使者。各判官一人。史一人。巡察国司。郡司及百姓之消息』是日。詔曰。凡諸歌男。歌女。笛吹者。即伝己子孫、令習歌笛。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九月辛酉【十八】》◆辛酉。天皇御大安殿、喚王卿等於殿前。以令博戯。是日。宮処王。難波王。竹田王。三国真人友足。県犬養宿禰大侶。大伴宿禰御行。境部宿禰石積。多朝臣品治。釆女朝臣竹羅。藤原朝臣大嶋。凡十人、賜御衣袴。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九月壬戌【十九】》◆壬戌。皇太子以下。及諸王卿。并四十八人。賜羆皮。山羊皮各有差。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九月癸亥【二十】》◆癸亥。遣高麗国使人等還之。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九月丁卯【二十四】》◆丁卯。為天皇体不予之。三日、誦経於大官大寺。川原寺。飛鳥寺。因以稲納三寺。各有差。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九月庚午【二十七】》◆庚午。化来高麗人等、賜禄。各有差。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十月丙子【四】》◆冬十月癸酉朔丙子。百済僧常輝封三十戸。是僧寿百歳。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十月庚辰【八】》◆庚辰。遣百済僧法蔵。優婆塞益田直金鍾於美濃。令煎白朮。因以賜〓[糸+施の旁]・綿・布。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壬午【十】》◆壬午。遣軽部朝臣足瀬。高田首新家。荒田尾連麻呂於信濃、令造行宮。蓋擬幸束間温湯歟。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甲申【十二】》◆甲申。以浄大肆泊瀬王。直広肆巨勢朝臣馬飼。判官以下。并二十人、任於畿内之役。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己丑【十七】》◆己丑。伊勢王等亦向于東国。因以賜衣袴。是日。諡金剛般若経於宮中。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十一月甲辰【二】》◆十一月癸卯朔甲辰。儲用鉄一万斤送於周芳惣令所。是日。筑紫大宰請儲用物。〓[糸+施の旁]一百疋。糸一百斤。布三百端。庸布四百常。鉄一万斤。箭竹二千連。送下於筑紫。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十一月丙午【四】》◆丙午。詔四方国曰。大角。小角。鼓・吹。幡旗。及弩・抛之類。不応存私家。咸収于郡家。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十一月戊申【六】》◆戊申。幸白錦後苑。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十一月丙寅【二十四】》◆丙寅。法蔵法師。金鍾献白朮煎。是日。為天皇招魂之。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十一月己巳【二十七】》◆己巳。新羅遣波珍〓[冫+食]金智祥。大阿〓[冫+食]金健勲請政。仍進調。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十二月乙亥【四】》◆十二月壬申朔乙亥。遣筑紫防人等、飄蕩海中。皆失衣裳。則為防人衣服。以布四百五十八端給下於筑紫。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十二月辛巳【十】》◆辛巳。自西発之地震。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十二月丁亥【十六】》◆丁亥。〓[糸+施の旁]・綿・布以施大官大寺僧等。
《天武天皇十四年(六八五)十二月庚寅【十九】》◆庚寅。皇后命以。王卿等五十五人賜朝服各一具。
《朱鳥元年(六八六)正月癸卯【二】》◆朱鳥元年春正月壬寅朔癸卯。御大極殿、而賜宴於諸王卿。是日。詔曰。朕問王卿、以無端事。仍対言得実、必有賜。於是。高市皇子被問以実対。賜蓁指御衣三具。錦袴二具。并〓[糸+施の旁]二十疋。糸五十斤。綿〓百斤。布一百端。伊勢王亦得実。即賜皀御衣三具。紫袴二具。〓[糸+施の旁]七疋。糸二十斤。綿四十斤。布四十端。是日。摂津国人百済新興献白馬瑙。
《朱鳥元年(六八六)正月庚戌【九】》◆庚戌。請三綱。律師。及大官大寺知事。佐官。并九僧。以俗供養々之。仍施〓[糸+施の旁]・綿・布。各有差
《朱鳥元年(六八六)正月辛亥【十】》◆辛亥、諸王卿各賜袍袴一具。
《朱鳥元年(六八六)正月甲寅【十三】》◆甲寅。召諸才人・博士。陰陽師。医師者。并二十余人。賜食及禄。
《朱鳥元年(六八六)正月乙卯【十四】》◆乙卯。酉時。難波大蔵省失火。宮室悉焚。或曰。阿斗連薬家失火之。引、及宮室。唯兵庫職不焚焉。
《朱鳥元年(六八六)正月丁巳【十六】》◆丁巳。天皇御於大安殿。喚諸王卿賜宴。因以賜〓[糸+施の旁]・綿・布。各有差。是日。天皇問群臣、以無端事。則当時得実、重給〓[糸+施の旁]・綿。
《朱鳥元年(六八六)正月戊午【十七】》◆戊午。宴後宮。
《朱鳥元年(六八六)正月己未【十八】》◆己未、窶朝庭大餔。是日。御々窟殿前。而倡優等賜禄有差。亦歌人等賜袍袴。
《朱鳥元年(六八六)正月庚申【十九】》◆庚申。地震。
《朱鳥元年(六八六)正月是月》◆是月。為饗新羅金智祥、遣浄広肆川内王。直広参大伴宿禰安麻呂。直大肆藤原朝臣大嶋。直広肆堺部宿禰鯏魚。直広肆穂積朝臣虫麻呂等于筑紫。
《朱鳥元年(六八六)二月辛未朔甲戌【四】》◆二月辛未朔甲戌、御大安殿。侍臣六人授勤位。
《朱鳥元年(六八六)二月乙亥【五】》◆乙亥。勅、選諸国司有功者九人、授勤位。
《朱鳥元年(六八六)三月辛丑朔丙午【六】》◆三月辛丑朔丙午。大弁官直大参羽田真人八国病。為之度僧三人。
《朱鳥元年(六八六)三月庚戌【十】》◆庚戌。雪之。
《朱鳥元年(六八六)三月乙丑【二十五】》◆乙丑。羽田真人八国卒。以壬申年之功、贈直大壱位。
《朱鳥元年(六八六)四月丁丑【八】》◆夏四月庚午朔丁丑。侍医桑原村主訶都授直広肆。因以賜姓曰連。
《朱鳥元年(六八六)四月四月壬午【十三】》◆壬午。為饗新羅客等。運川原寺伎楽於筑紫。仍似皇后宮之私稲五千束、納于川原寺。
《朱鳥元年(六八六)四月四月戊子【十九】》◆戊子。新羅進調従筑紫貢上。細馬一疋。騾一頭。犬二狗。鏤金器。及金・銀。霞錦。綾羅。虎豹皮。及薬物之類。并百余種。亦智祥。健勲等別献物。金・銀。霞錦。綾羅。金器。屏風。鞍皮。絹布。薬物之類。各六十余種。別献皇后。皇太子。及諸親王等。之物。各有数。
《朱鳥元年(六八六)四月丙申【二十七】》◆丙申。遣多紀皇女。山背姫王。石川夫人於伊勢神宮。
《朱鳥元年(六八六)五月戊申【九】》◆五月庚子朔戊申。多紀皇女等至自伊勢。是日。侍医百済人億仁病之臨死。則授勤大壱位。仍封一百戸。
《朱鳥元年(六八六)五月癸丑【十四】》◆癸丑。勅之。大官大寺封七百戸。乃納税三十万束。
《朱鳥元年(六八六)五月丙辰【十七】》◆丙辰。宮人等増加爵位。
《朱鳥元年(六八六)五月癸亥【二十四】》◆癸亥、天皇始体不安。因以於川原寺説薬師経。安居于宮中。
《朱鳥元年(六八六)五月戊辰【二十九】》◆戊辰、饗金智祥等於筑紫。賜禄各有差。即従筑紫退之。
《朱鳥元年(六八六)五月是月》◆是月。勅、遣左右大舍人等、掃清諸寺堂塔。則大赦天下。囚獄已空。
《朱鳥元年(六八六)六月己巳朔》◆六月己巳朔。槻本村主勝麻呂賜姓曰連。仍加勤大壱位。封二十戸。
《朱鳥元年(六八六)六月庚午【二】》◆庚午。工匠。陰陽師。侍医。大唐学生。及一二官人。并三十四人、授爵位。
《朱鳥元年(六八六)六月乙亥【七】》◆乙亥。選諸司人等有功二十八人、増加爵位。
《朱鳥元年(六八六)六月戊寅【十】》◆戊寅。卜天皇病、祟草薙剣。即日。送置于尾張国熱田社。
《朱鳥元年(六八六)六月庚辰【十二】》◆庚辰。〓之。
《朱鳥元年(六八六)六月甲申【十六】》◆甲申。遣伊勢王。及官人等於飛鳥寺。勅衆僧曰。近者朕身不和。願、頼三宝之咸。以以身体欲得安和。是以僧正。僧都。及衆僧応誓願。則奉珍宝於三宝。是日。三綱。律師。及四寺和上。知事。并現有師位僧等。施御衣。御被各一具。
《朱鳥元年(六八六)六月丁亥【十九】》◆丁亥、窶勅之。遣百官人等於川原寺。為燃灯供養。仍大斉之悔過也。
《朱鳥元年(六八六)六月丙申【二十八】》◆丙申。法忍僧・義照僧、為養老、各封三十戸。
《朱鳥元年(六八六)六月庚寅【二十二】》◆庚寅。名張厨司災之。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庚子【二】》◆秋七月己亥朔庚子。勅。更男夫著脛裳。婦女垂髪于背、猶如故。是日。僧正。僧都等。参赴宮中、而悔過矣。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辛丑【三】》◆辛丑。詔諸国大解除。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壬寅【四】》◆壬寅。半減天下之調。仍悉免徭役。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癸卯【五】》◆癸卯。奉幣於居紀伊国国懸神。飛鳥四社。住吉大神。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丙午【八】》◆丙午。請一百僧。読金光明経於宮中。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戊申【十】》◆戊申。雷光南方而一大鳴。則天災於民部省蔵庸舍屋。或曰。忍壁皇子宮失火延、焼民部省。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癸丑【十五】》◆癸丑。勅曰。天下之事、不問大小。悉啓于皇后及皇太子。是日。大赦之。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甲寅【十六】》◆甲寅。祭広瀬・竜田神。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丁巳【十九】》◆丁巳。詔曰。天下百姓由貧乏而貸稲及貨財者。乙酉年十二月三十日以前。不問公私、皆免原。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戊午【二十】》◆戊午。改元曰朱鳥元年。〈朱鳥。此云阿訶美苔利。〉仍名宮曰飛鳥浄御原宮。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丙寅【二十八】》◆丙寅。選浄行者七十人以出家。乃設斉於宮中御窟院。
《朱鳥元年(六八六)七月是月》◆是月。諸王臣等為天皇造観世音像。則諡観世音経於大官大寺。
《朱鳥元年(六八六)八月己巳朔》◆八月己巳朔。為天皇度八十僧。
《朱鳥元年(六八六)八月庚午【二】》◆庚午。度僧尼并一百。因以坐百菩薩於宮中。読観世音経二百巻。
《朱鳥元年(六八六)八月丁丑【九】》◆丁丑。為天皇体不予祈于神祗。
《朱鳥元年(六八六)八月辛巳【十三】》◆辛巳。遣秦忌寸石勝、奉幣於土左大神。是日。天皇太子。大津皇子。高市皇子。各加封四百戸。川嶋皇子。忍壁皇子。各加百戸。
《朱鳥元年(六八六)八月癸未【十五】》◆癸未。芝基皇子。磯城皇子。各加二百戸。
《朱鳥元年(六八六)八月己丑【二十一】》◆己丑。檜隈寺。軽寺・大窪寺。各封百戸。限三十年。
《朱鳥元年(六八六)八月辛卯【二十三】》◆辛卯。巨勢寺封二百戸。
《朱鳥元年(六八六)九月辛丑【四】》◆九月戊戌朔辛丑。親王以下逮于諸臣。悉集川原寺。為天皇病誓願、云々。
《朱鳥元年(六八六)九月丙午【九】》◆丙午。天皇病遂不差。崩于正宮。
《朱鳥元年(六八六)九月戊申【十一】》◆戊申。始発哭。則起殯宮於南庭。
《朱鳥元年(六八六)九月辛酉【二十四】》◆辛酉。殯于南庭、即発哀。』当是時。大津皇子謀反於皇太子。
《朱鳥元年(六八六)九月甲子【二十七】》◆甲子。平旦。諸僧尼発哭於殯庭乃退之。是日。肇進奠。即誄之。第一大海宿禰蒭蒲誄壬生事。次浄大肆伊勢王誄諸王事。次直大参県犬養宿禰大伴惣誄宮内事。次浄広肆河内王誄左右大舍人事。次直大参当摩真人国見誄左右兵衛事。次直大肆釆女朝臣筑羅誄内命婦事。次直広肆紀朝臣真人誄膳職事。
《朱鳥元年(六八六)九月乙丑【二十八】》◆乙丑。諸僧尼亦哭於殯庭。是日。直大参布勢朝臣御主人誄太政官事。次直広参石上朝臣麻呂誄法官事。次直大肆大三輪朝臣高市麻呂誄理官事。次直広参大伴宿禰安麻呂誄大蔵事。次直大肆藤原朝臣大嶋誄兵政官事。
《朱鳥元年(六八六)九月丙寅【二十九】》◆丙寅。僧尼亦発哀。是日。直広肆阿倍久努朝臣麻呂誄刑官事。次直広肆紀朝臣弓張誄民官事。次直広肆穂積朝臣虫麻呂誄諸国司事。次大隅。阿多隼人及倭。河内馬飼部造、各誄之。
《朱鳥元年(六八六)九月丁卯【三十】》◆丁卯。僧尼発哀之。是日、百済王良虞代百済王善光而誄之。次国々造等随参赴、各誄之。仍奏種々歌舞。
日本書紀巻第二十九 終



《巻首》◆日本書紀 巻第三十

 高天原広野姫天皇 持統天皇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高天原広野姫天皇。少名〓野讃良皇女。天命開別天皇第二女也。母曰遠智娘。〈更名美濃津子娘也。〉天皇深沈有大度。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三年。適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為妃。雖帝王女。而好礼節倹、有母儀徳。天命開別天皇元年。生草壁皇子尊於大津宮。十年十月。従沙門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入於吉野。避朝猜忌。語在天命開別天皇紀。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天武天皇元年(六八六)六月》◆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元年夏六月。従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避難東国。鞠旅会衆。遂与定謀。廼分命敢死者数万、置諸要害之地。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天武天皇元年(六八六)秋七月》◆秋七月。美濃軍将等。与大倭桀豪。共誅大友皇子。伝首詣不破宮。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天武天皇二年(六八七)》◆二年。立為皇后。皇后従始迄今。佐天皇定天下。毎於侍執之際。輙言及政事。多所毘補。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朱鳥元年(六八六)九月丙午【九】》◆朱鳥元年九月戊戌朔丙午。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崩。皇后臨朝称制。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朱鳥元年(六八六)十月己巳【二】》◆冬十月戊辰朔己巳。皇子大津謀反発覚。逮捕皇子大津。并捕為皇子大津所〓[言+圭]誤直広肆八口朝臣音橿。小山下壱伎連博徳。与大舍人中臣朝臣臣麻呂。巨勢朝臣多益須。新羅沙門行心及帳内礪杵道作等、三十余人。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朱鳥元年(六八六)十月庚午【三】》◆庚午。賜死皇子大津於訳語田舍。時年二十四。妃皇女山辺被髪徒跣。奔赴殉焉。見者皆歔欷。皇子大津。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第三子也。容止墻岸。音辞俊朗。為天命開別天皇所愛。及長弁有才学。尤愛文筆。詩賦之興自大津始也。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朱鳥元年(六八六)十月丙申【二十九】》◆丙申。詔曰。皇子大津謀反。〓[言+圭]誤吏民・帳内不得已。今皇子大津已滅。従者当坐皇子大津者、皆赦之。但礪杵道作流伊豆。又詔曰。新羅沙門行心。与皇子大津謀反。朕不忍加法。徙飛騨国伽藍。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朱鳥元年(六八六)十一月壬子【十六】》◆十一月丁酉朔壬子、奉伊勢神祠皇女大来。還至京師。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朱鳥元年(六八六)十一月癸丑【十七】》◆癸丑。地震。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朱鳥元年(六八六)十二月乙酉【十九】》◆十二月丁卯朔乙酉。奉為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設無遮大会於五寺。大官。飛鳥。川原。小墾田豊浦。坂田。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朱鳥元年(六八六)十二月壬辰【二十六】》◆壬辰。賜京師孤独・高年布・帛各有差。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朱鳥元年(六八六)閏十二月》◆潤十二月。筑紫大宰献三国。高麗。百済。新羅百姓男女并僧尼六十二人。
《持統天皇即位前紀朱鳥元年(六八六)是歳》◆是歳。蛇犬相交。俄而倶死。
《持統元年(六八七)正月丙寅朔》◆元年春正月丙寅朔。皇太子率公卿・百寮人等、適殯宮。而慟哭焉。納言布勢朝臣御主人誄之。礼也。誄畢。衆庶発哀。次梵衆発哀。於是奉膳紀朝臣真人等奉奠。々畢膳部。釆女等発哀。楽官奏楽。
《持統元年(六八七)正月庚午【五】》◆庚午。皇太子率公卿・百寮人等、適殯宮而慟哭焉。梵衆随而発哀。
《持統元年(六八七)正月庚辰【十五】》◆庚辰。賜京師年自八十以上。及篤隆。貧不能自存者、〓[糸+施の旁]・綿。各有差。
《持統元年(六八七)正月甲申【十九】》◆甲申。使直広肆田中朝臣法麻呂。与追大弐守君苅田等。使於新羅、赴天皇喪。
《持統元年(六八七)三月己卯【十五】》◆三月乙丑朔己卯。以投化高麗五十六人、居于常陸国。賦田受稟。使安生業。
《持統元年(六八七)三月甲申【二十】》◆甲申。以華縵、進于殯宮。比曰御蔭。是日。丹比真人麻呂誄之。礼也。
《持統元年(六八七)三月丙戌【二十二】》◆丙戌。以投化新羅人十四人。居于下毛野国。賦田受稟。使安生業。
《持統元年(六八七)四月癸卯【十】》◆夏四月甲午朔癸卯。筑紫大宰献投化新羅僧尼及百姓男女二十二人。居于武蔵国。賦田受稟。使安生業。
《持統元年(六八七)五月乙酉【二十二】》◆五月甲子朔乙酉。皇太子率公卿・百寮人等、適殯宮而慟哭焉。於是隼人大隈・阿〓多魁帥。各領己衆、互進誄焉。
《持統元年(六八七)六月庚申【二十八】》◆六月癸巳朔庚申。赦罪人。
《持統元年(六八七)七月甲子【二】》◆秋七月癸亥朔甲子。詔曰。凡負債者。自乙酉年以前物。莫収利也。若既役身者。不得役利。
《持統元年(六八七)七月辛未【九】》◆辛未。賞賜隼人大隅。阿多魁帥等三百三十七人。各各有差。
《持統元年(六八七)八月丙申【五】》◆八月壬辰朔丙申。嘗于殯宮。此曰御青飯也。
《持統元年(六八七)八月丁酉【六】》◆丁酉。京城耆老・男女。皆臨慟哭於橋西。
《持統元年(六八七)八月己未【二十八】》◆己未。天皇使直大肆藤原朝臣大嶋。直大肆黄書連大伴、請集三百竜象大徳等於飛鳥寺。奉施袈裟。人別一領。曰。此以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御服所縫作也。詔詞酸割。不可具陳。
《持統元年(六八七)九月庚午【九】》◆九月壬戌朔庚午。設国忌斎於京師諸寺。
《持統元年(六八七)九月辛未【十】》◆辛未。設斎於殯宮。
《持統元年(六八七)九月甲申【二十三】》◆甲申。新羅遣王子金霜林・級〓[冫+食]金薩挙。及級〓[冫+食]金仁述。大舍蘇陽信等、奏請国政。且献調賦。学問僧智隆附而至焉。筑紫大宰便告天皇崩於霜林等。即日。霜林等皆著喪服東向三拝。三発哭焉。
《持統元年(六八七)十月壬子【二十二】》◆冬十月辛卯朔壬子。皇太子率公卿・百寮人等。并諸国司。国造及百姓男女。始築大内陵。
《持統元年(六八七)十二月庚子【十】》◆十二月辛卯朔庚子。以直広参路真人迹見、為饗新羅勅使。是年也、大歳丁亥。
《持統二年(六八八)正月庚申朔》◆二年春正月庚申朔。皇太子率公卿・百寮人等。適殯宮而慟哭焉。
《持統二年(六八八)正月辛酉【二】》◆辛酉。梵衆発哀於殯宮。
《持統二年(六八八)正月丁卯【八】》◆丁卯。設無遮大会於薬師寺。
《持統二年(六八八)正月壬午【二十三】》◆壬午。以天皇崩、奉宣新羅金霜林等。金霜林等乃三発哭。
《持統二年(六八八)二月辛卯【二】》◆二月庚寅朔辛卯。大宰献新羅調賦。金・銀。絹・布。皮・銅・鉄之類十余物。并別所献仏像。種々彩絹。鳥・馬之類十余種。及霜林所献金・銀。彩色。種々珍異之物。并八十余物。
《持統二年(六八八)二月己亥【十】》◆己亥、饗霜林等於筑紫館。賜物各有差。
《持統二年(六八八)二月乙巳【十六】》◆乙巳。詔曰。自今以後。毎取国忌日、要須斎也。
《持統二年(六八八)二月戊午【二十九】》◆戊午。霜林等罷帰。
《持統二年(六八八)三月己卯【二十一】》◆三月己未朔己卯。以華縵進于殯宮。藤原朝臣大嶋誄焉。
《持統二年(六八八)五月乙丑【八】》◆夏五月戊午朔乙丑。以百済敬須徳那利、移甲斐国。
《持統二年(六八八)六月戊戌【十一】》◆六月戊子朔戊戌。詔。令天下、繋囚極刑。減本罪一等。軽繋皆赦除之。其令天下。皆半入今年調賦。
《持統二年(六八八)七月丁卯【十一】》◆秋七月丁巳朔丁卯。大〓。旱也。
《持統二年(六八八)七月丙子【二十】》◆丙子。命百済沙門道蔵請雨。不崇朝、遍雨天下。
《持統二年(六八八)八月丙申【十】》◆八月丁亥朔丙申。嘗于殯宮而慟哭焉。於是。大伴宿禰安麻呂誄焉。
《持統二年(六八八)八月丁酉【十一】》◆丁酉。命浄大肆伊勢王、奉宣葬儀。
《持統二年(六八八)八月辛亥【二十五】》◆辛亥。耽羅王遣佐平加羅、来献方物。
《持統二年(六八八)九月戊寅【二十三】》◆九月丙辰朔戊寅。饗耽羅佐平加羅等於筑紫館。賜物各有差。
《持統二年(六八八)十一月戊午【四】》◆冬十一月乙卯朔戊午。皇太子率公卿・百寮人等与諸蕃賓客。適殯宮而慟哭焉。於是。奉奠、奏楯節舞。諸臣各挙己先祖等所仕状、逓進誄焉。
《持統二年(六八八)十一月己未【五】》◆己未。蝦夷百九十余人、負荷調賦而誄焉。
《持統二年(六八八)十一月乙丑【十一】》◆乙丑。布勢朝臣御主人。大伴宿禰御行。逓進而誄。直広肆当麻真人智徳、奉誄皇祖等之騰極次第。礼也。古云日嗣也。畢葬于大内陵。
《持統二年(六八八)十二月乙酉朔丙申【十二】》◆十二月乙酉朔丙申、饗蝦夷男女二百一十三人於飛鳥寺西槻下。仍授冠位、賜物各有差。
》◆《持統三年(六八九)正月甲寅朔》◆三年春正月甲寅朔。天皇朝万国于前殿。
《持統三年(六八九)正月乙卯【二】》◆乙卯。大学寮献杖八十枚。
《持統三年(六八九)正月丙辰【三】》◆丙辰。務大肆陸奥国優耆曇郡城養蝦夷脂利古男、麻呂。与鉄折。請剔鬢髪為沙門。詔曰。麻呂等少而閑雅寡欲。遂至於此、蔬食持戒。可随所請出家修道。
《持統三年(六八九)正月庚申【七】》◆庚申。宴公卿賜袍袴。
《持統三年(六八九)正月辛酉【八】》◆辛酉。遣新羅使人田中朝臣法麻呂等、還自新羅。
《持統三年(六八九)正月壬戌【九】》◆壬戌。詔出雲国司。上送遭値風浪蕃人。是日。賜越蝦夷沙門道信、仏像一躯。灌頂幡。鍾・鉢各一口。五色綵各五尺。綿五屯。布一十端。鍬一十枚。鞍一具。』筑紫大宰粟田真人朝臣等、献隼人一百七十四人。并布五十常。牛皮六枚。鹿皮五十枚。
《持統三年(六八九)正月戊辰【十五】》◆戊辰。文武官人進薪。
《持統三年(六八九)正月己巳【十六】》◆己巳賜百官人等食。
《持統三年(六八九)正月辛未【十八】》◆辛未。天皇幸吉野宮。
《持統三年(六八九)正月甲戌【二十一】》◆甲戌。天皇至自吉野宮。
《持統三年(六八九)二月丙申【十三】》◆二月甲申朔丙申。詔。筑紫防人満年限者替。
《持統三年(六八九)二月己酉【二十六】》◆己酉。以浄広肆竹田王。直広肆土師宿禰根麻呂。大宅朝臣麻呂。藤原朝臣史。務大肆当麻真人桜井。穂積朝臣山守。中臣朝臣臣麻呂。巨勢朝臣多益須・大三輪朝臣安麻呂。為判事。
《持統三年(六八九)三月丙子【二十四】》◆三月癸丑朔丙子。大赦天下。唯常赦所不免、不在赦例。
《持統三年(六八九)四月庚寅【八】》◆夏四月癸未朔庚寅。以投化新羅人、居于下毛野。
《持統三年(六八九)四月乙未【十三】》◆乙未。皇太子草壁皇子尊薨。
《持統三年(六八九)四月壬寅【二十】》◆壬寅。新羅遣級〓[冫+食]金道那等、奉弔瀛真人天皇喪。并上送学問僧明聡。観智等。別献金銅阿弥陀像。金銅観世音菩薩像。大勢至菩薩像。各一躯。綵帛・錦・綾。
《持統三年(六八九)四月甲辰【二十二】》◆甲辰。春日王薨。
《持統三年(六八九)四月己酉【二十七】》◆己酉。詔。諸司仕丁、一月放仮四日。
《持統三年(六八九)五月甲戌【二十二】》◆五月癸丑朔甲戌。命土師宿禰根麻呂。詔新羅弔使級〓[冫+食]金道那等曰。太正官卿等奉勅奉宣。二年、遣田中朝臣法麻呂等。相告大行天皇喪。時新羅言。新羅奉勅人者元来用蘇判位。今将復爾。由是法麻呂等不得奉宣赴告之詔。若言前事者。在昔難波宮治天下天皇崩時。遣巨勢稲持等、告喪之日。〓〓[冫+食]金春秋奉勅。而言用蘇判奉勅。即違前事也。又於近江宮治天下天皇崩時。遣一吉〓[冫+食]金薩儒等奉弔。而今以級〓[冫+食]奉弔。亦遣前事。又新羅元来奏云。我国自日本遠皇祖代、並舳不干楫奉仕之国。而今一艘、亦乖故典也。又奏云。自日本遠皇祖代。以清白心仕奉。而不惟竭忠宣揚本職。而傷清白、詐求幸媚。是故調賦与別献、並封以還之。然自我国家遠皇祖代。広慈汝等之徳、不可絶之。故弥勤弥謹。戦々兢々。修其職任。奉遵法度者。天朝復益広慈耳。汝道那等奉斯所勅。奉宣汝王。
《持統三年(六八九)六月壬午朔》◆六月壬午朔。賜衣裳筑紫大宰等。
《持統三年(六八九)六月癸未【二】》◆癸未。以皇子施基。直広肆佐味朝臣宿那麻呂。羽田朝臣斉。〈斉。此云牟五閉。〉勤広肆伊余部連馬飼。調忌寸老人。務大参大伴宿禰手拍与巨勢朝臣多益須等、拝撰善言司。
《持統三年(六八九)六月庚子【十九】》◆庚子。賜大唐続守言。薩弘恪等稲。各有差。
《持統三年(六八九)六月辛丑【二十】》◆辛丑。詔筑紫大宰粟田真人朝臣等。賜学問僧明聡。観智等、為送新羅師友綿、各一百四十斤。
《持統三年(六八九)六月乙巳【二十四】》◆乙巳。於筑紫小郡設新羅弔使金道那等。賜物各有差。
《持統三年(六八九)六月庚戌【二十九】》◆庚戌。班賜諸司令一部二十二巻。
《持統三年(六八九)七月壬子朔》◆秋七月壬子朔。付賜陸奥蝦夷沙門自得所請金銅薬師仏像。観世音菩薩像。各一躯。鍾。娑羅。宝帳。香炉。幡等物。是日。新羅弔使金道那等罷帰。
《持統三年(六八九)七月丙寅【十五】》◆丙寅。詔左右京職及諸国司。築習射所。
《持統三年(六八九)七月辛未【二十】》◆辛未。流偽兵衛河内国渋川郡人柏原広山于土左国。以追広参、授捉偽兵衛広山兵衛生部連虎。
《持統三年(六八九)七月甲戌【二十三】》◆甲戌。賜越蝦夷八釣魚等。各有差。〈魚。此云儺。〉
《持統三年(六八九)八月壬午【二】》◆秋八月辛巳朔壬午。百官会集於神祗官、而奉宣天神地祗之事。
《持統三年(六八九)八月甲申【四】》◆甲申。天皇幸吉野宮。
《持統三年(六八九)八月丙申【十六】》◆丙申。禁断漁猟於摂津国武庫海一千歩内。紀伊国阿提郡那耆野二万頃。伊賀国伊賀郡身野二万頃。置守護人。准河内国大鳥郡高脚海。
《持統三年(六八九)八月丁酉【十七】》◆丁酉。賞賜公卿。各有差。
《持統三年(六八九)八月辛丑【二十一】》◆辛丑。詔伊予総領田中朝臣法麻呂等曰。讃吉国御城郡所獲白燕。宜放養焉。
《持統三年(六八九)八月癸卯【二十三】》◆癸卯、観射。
《持統三年(六八九)閏八月庚申【十】》◆潤八月辛亥朔庚申。詔諸国司曰。今冬、戸籍可造。宜限九月、糺捉浮浪。』其兵士者。毎於一国四分而点其一、令習武事。
《持統三年(六八九)閏八月丁丑【二十七】》◆丁丑。以浄広肆河内王、為筑紫大宰師。授兵仗及賜物。以直広壱、授直広弐丹比真人嶋。増封一百戸通前。
《持統三年(六八九)九月己丑【十】》◆九月庚辰朔己丑。遣直広参石上朝臣麻呂。直広肆石川朝臣虫名等於筑紫。給送位記。且監新城。
《持統三年(六八九)十月庚申【十一】》◆冬十月庚戌朔庚申。天皇幸高安城。
《持統三年(六八九)十月辛未【二十二】》◆辛未。直広肆下毛野朝臣子麻呂、奏。欲免奴婢陸佰口。奏可。
《持統三年(六八九)十一月丙戌【八】》◆十一月己卯朔丙戌。於中市、衰美追広弐高田首石成之閑於三兵賜物。
『日{書紀}巻三〇持統三年(六八九)十二月丙辰【八】》◆十二月己酉朔丙辰。禁断双六。
《持統四年(六九〇)正月戊寅朔》◆四年春正月戊寅朔。物部麻呂朝臣樹大盾。神祗伯中臣大嶋朝臣読天神寿詞。畢忌部宿禰色夫知、奉上神璽剣・鏡於皇后。皇后即天皇位。公卿・百寮羅列。匝拝而拍手焉。
《持統四年(六九〇)正月己卯【二】》◆己卯。公卿・百寮拝朝、如元会儀。丹比嶋真人与布勢御主人朝臣。奏賀騰極。
《持統四年(六九〇)正月庚辰【三】》◆庚辰。宴公卿於内裹。
《持統四年(六九〇)正月甲申【七】》◆甲申。宴公卿於内裹。仍賜衣裳。
《持統四年(六九〇)正月壬辰【十五】》◆壬辰。百寮進薪。
《持統四年(六九〇)正月甲午【十七】》◆甲午。大赦天下。唯常赦所不免、不在赦例。賜有位人爵一級。鰥寡・孤独・篤〓、貧不能自存者。賜稲、〓服調役。
《持統四年(六九〇)正月丁酉【二十】》◆丁酉。以解部一百人、拝刑部省。
《持統四年(六九〇)正月庚子【二十三】》◆庚子。班幣於畿内天神地祗。及増神戸・田地。
《持統四年(六九〇)二月壬子【五】》◆二月戊申朔壬子。天皇幸于腋上陂。観公卿大夫之馬。
《持統四年(六九〇)二月戊午【十一】》◆戊午。新羅沙門詮吉。級〓[冫+食]北助知等五十人帰化。
《持統四年(六九〇)二月甲子【十七】》◆甲子、天皇幸吉野宮。
《持統四年(六九〇)二月丙寅【十九】》◆丙寅、設斎於内裡。
《持統四年(六九〇)二月壬申【二十五】》◆壬申、以帰化新羅韓奈末許満等十二人。居于武蔵国。
《持統四年(六九〇)三月丙申【二十】》◆三月丁丑朔丙申。賜京与畿内人、年八十以上者、嶋宮稲人二十束。其有位者。加賜布二端。
《持統四年(六九〇)四月己酉【三】》◆夏四月丁未朔己酉。遣使祭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四年(六九〇)四月癸丑【七】》◆癸丑。賜京与畿内耆老。耆女五千三十一人、稲人二十束。
《持統四年(六九〇)四月庚申【十四】》◆庚申。詔曰。百官人及畿内人。有位者限六年。無位者限七年。以其上日、選定九等。四等以上者。依考仕令、以其善・最・功・能。氏・姓大小。量授冠位。其朝服者。浄大壱已下、広弐已上黒紫。浄大参已下、広肆已上赤紫。正八級赤紫。直八級緋。勤八級深緑。務八級浅緑。追八級深縹。進八級浅縹。別浄広弐已上、一富一部之綾羅等。種々聴用。浄大参已下、直広肆已上、一富二部之綾羅等。種々聴用。上下通用綺帯・白袴。其余者如常。
《持統四年(六九〇)四月戊辰【二十二】》◆戊辰。始祈雨於所々。旱也。
《持統四年(六九〇)五月丙子朔戊寅【三】》◆五月丙子朔戊寅、天皇幸吉野宮。
《持統四年(六九〇)五月乙酉【十】》◆乙酉。百済男女二十一人帰化。
《持統四年(六九〇)五月庚寅【十五】》◆庚寅。於内裏始安居講説。
《持統四年(六九〇)六月辛亥【六】》◆六月丙午朔辛亥。天皇幸泊瀬。
《持統四年(六九〇)六月庚午【二十五】》◆庚午。尽召有位者、唱知位次与年歯。
《持統四年(六九〇)七月丙子朔》◆秋七月丙子朔。公卿・百寮人等、始著新朝服。
《持統四年(六九〇)七月戊寅【三】》◆戊寅。班幣於天神地祗。
《持統四年(六九〇)七月庚辰【五】》◆庚辰。以皇子高市、為太政大臣。以正広参、授丹比嶋真人、為右大臣。并八省・百寮、皆遷任焉。
《持統四年(六九〇)七月辛巳【六】》◆辛巳。大宰・国司皆遷任焉。
《持統四年(六九〇)七月壬午【七】》◆壬午。詔。令公卿・百寮。凡有位者。自今以後。於家内著朝服、而参上未開門以前。蓋昔者到宮門。而着朝服乎。
《持統四年(六九〇)七月甲申【九】》◆甲申。詔曰。凡朝堂座上、見親王者如常。大臣与王。起立堂前。二王以上下座而跪。
《持統四年(六九〇)七月己丑【十四】》◆己丑。詔曰。朝堂座上、見大臣、動坐而跪。是日、以〓[糸+施の旁]・糸・綿・布、奉施七寺安居沙門三千三百六十三。別為皇太子、奉施於三寺安居沙門三百二十九。
《持統四年(六九〇)七月癸巳【十八】》◆癸巳。遣使者、祭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四年(六九〇)八月戊申【四】》◆八月乙巳朔戊申。天皇幸吉野宮。
《持統四年(六九〇)八月乙卯【十一】》◆乙卯。以帰化新羅人等、居于下毛野国。
《持統四年(六九〇)九月乙亥朔》◆九月乙亥朔。詔諸国等曰。凡造戸籍者。依戸令也。
《持統四年(六九〇)九月乙酉【十一】》◆乙酉。詔曰。朕将巡行紀伊之故。勿収今年京師田租。口賦。
《持統四年(六九〇)九月丁亥【十三】》◆丁亥。天皇幸紀伊。
《持統四年(六九〇)九月丁酉【二十三】》◆丁酉。大唐学問僧智宗。義徳。浄願。軍丁筑紫国上陽〓[口+羊]郡大伴部博麻。従新羅送使大奈末金高訓等。還至筑紫。
《持統四年(六九〇)九月戊戌【二十四】》◆戊戌。天皇至自紀伊。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月戊申【五】》◆冬十月甲辰朔戊申。天皇幸吉野宮。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月癸丑【十】》◆癸丑。大唐学問僧智宗等、至于京師。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月戊午【十五】》◆戊午。遣使者、詔筑紫大宰河内王等曰。饗新羅送使大奈末金高訓等。准上送学生土師宿禰甥等送使之例。其慰労賜物、一依詔書。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月乙丑【二十二】》◆乙丑。詔軍丁筑紫国上陽〓[口+羊]郡人大伴部博麻曰。於天豊財重日足姫天皇七年、救百済之役。汝為唐軍見虜。〓天命開別天皇三年。土師連富杼。氷連老。筑紫君薩夜麻。弓削連元宝児、四人。思欲奏聞唐人所計。縁無衣糧。憂不能達。於是。博麻謂土師富杼等曰。我欲共汝、還向本朝。縁無衣糧。倶不能去。願売我身、以充衣食。富杼等、任博麻計、得通天朝。汝独淹滞他界、於今三十年矣。朕嘉厥尊朝愛国、売己顕忠。故賜務大肆。并〓[糸+施の旁]五匹。綿一十屯。布三十端。稲一千束。水田四町。其水田及至曾孫也。免三族課役。以顕其功。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月壬申【二十九】》◆壬申。高市皇子観藤原宮地。公卿・百寮従焉。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一月庚辰【七】》◆十一月甲戌朔庚辰。賞賜送使金高訓等各有差。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一月甲申【十一】》◆甲申。奉勅始行元嘉暦与儀鳳暦。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二月乙巳【三】》◆十二月癸卯朔乙巳。送使金高訓等罷帰。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二月甲寅【十二】》◆甲寅。天皇幸吉野宮。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二月丙辰【十四】》◆丙辰。天皇至自吉野宮。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二月辛酉【十九】》◆辛酉。天皇幸藤原観宮地。公卿・百寮皆従焉。
《持統四年(六九〇)十二月乙丑【二十三】》◆乙丑。賞賜公卿以下各有差。
《持統五年(六九一)正月癸酉朔》◆五年春正月癸酉朔。賜親王。諸臣。内新王。女王。内命婦等位。
《持統五年(六九一)正月己卯【七】》◆己卯。賜公卿飲食。衣裳。優賜正広肆百済王余禅広。直大肆遠宝。良虞。与南典。各有差。
《持統五年(六九一)正月乙酉【十三】》◆乙酉。増封、皇子高市二千戸。通前三千戸。浄広弐皇子穂積五百戸。浄大参皇子川嶋百戸。通前五百戸。正広参右大臣丹比嶋真人三百戸。通前五百戸。正広肆百済王禅広百戸。通前二百戸。直大壱布勢御主人朝臣与大伴御行宿禰。八十戸。通前三百戸。其余増封各有差。
《持統五年(六九一)正月丙戌【十四】》◆丙戌。詔曰。直広肆筑紫史益、拝筑紫大宰府典以来。於今二十九年矣。以清白忠誠、不敢怠惰。是故賜食封五十戸。〓[糸+施の旁]十五匹。綿二十五屯。布五十端。稲五千束。
《持統五年(六九一)正月戊子【十六】》◆戊子。天皇幸吉野宮。
《持統五年(六九一)正月乙未【二十三】》◆乙未。天皇至自吉野宮。
《持統五年(六九一)二月壬寅朔》◆二月壬寅朔。天皇詔公卿等曰。卿等於天皇世。作仏殿。経蔵。行月六斉。天皇時々遺大舍人問訊。朕世亦如之。故当勤心奉仏法也。是日。授宮人位記。
《持統五年(六九一)三月甲戌【三】》◆三月壬申朔甲戌。宴公卿於西庁。
《持統五年(六九一)三月丙子【五】》◆丙子。天皇観公私馬於御苑。
《持統五年(六九一)三月癸巳【二十二】》◆癸巳。詔曰。若有百姓弟為兄見売者。従良。若子為父母見売者。従賤。若准貸倍没賤者、従良。其子雖配奴婢。所生亦皆従良。
《持統五年(六九一)四月辛丑朔》◆夏四月辛丑朔。詔曰。若氏祖時所免奴婢既除籍者。其眷族等、不得更訟、言我奴婢。』賜大学博士上村主百済大税一千束。以勧其学業也。
《持統五年(六九一)四月辛亥【十一】》◆辛亥。遣使者、祭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五年(六九一)四月丙辰【十六】》◆丙辰。天皇幸吉野宮。
《持統五年(六九一)四月壬戌【二十二】》◆壬戌。天皇至自吉野宮。
《持統五年(六九一)五月辛卯【二十一】》◆五月辛未朔辛卯、褒美百済淳武微子壬申年功。賜直大参。仍賜〓[糸+施の旁]・布。
《持統五年(六九一)六月》◆六月。京師及郡国四十雨水。
《持統五年(六九一)六月戊子【五月戊子十八日】》◆戊子。詔曰。此夏陰雨過節。懼必傷稼。夕〓[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易]迄朝憂懼。思念厥愆。其令公卿・百寮人等。禁断酒・完。摂心悔過。京及畿内諸寺梵衆。亦当五日誦経。庶有補焉。自四月雨。至于是月。
《持統五年(六九一)六月己未【二十】》◆己未。大赦天下。但盗賊不在赦例。
《持統五年(六九一)七月壬申【三】》◆秋七月庚午朔壬申。天皇幸吉野宮。是日。伊予国司田中朝臣法麻呂等献宇和郡御馬山白銀三斤八両。〓一籠。
《持統五年(六九一)七月丙子【七】》◆丙子。宴公卿。仍賜朝服。
《持統五年(六九一)七月辛巳【十二】》◆辛巳。天皇至自吉野。
《持統五年(六九一)七月甲申【十五】》◆甲申。遣使者、祭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五年(六九一)八月癸卯【五】》◆八月己亥朔癸卯。観射。
《持統五年(六九一)八月辛亥【十三】》◆辛亥。詔十八氏、〈大三輪。雀部。石上。藤原。石川。巨勢。膳部。春日。上毛野。大伴。紀伊。平群。羽田。阿倍。佐伯。釆女。穂積。阿曇。〉上進其祖等墓記。
《持統五年(六九一)八月辛酉【二十三】》◆辛酉。遣使者祭竜田風神。信濃須波。水内等神。
《持統五年(六九一)九月壬申【四】》◆九月己巳朔壬申。賜音博士大唐続守言。薩弘恪。書博士百済末士善信、銀人二十両。
《持統五年(六九一)九月丁丑【九】》◆丁丑。浄大参皇子川嶋薨。
《持統五年(六九一)九月辛卯【二十三】》◆辛卯。以直大弐、贈佐伯宿禰大目、并賜賻物。
《持統五年(六九一)十月戊戌朔》◆冬十月戊戌朔。日有蝕之。
《持統五年(六九一)十月乙巳【十月八日乙巳】》◆乙巳。詔曰。凡先皇陵戸者、置五戸以上。自余王等有功者、置三戸。若陵戸不足。以百姓充。免其徭役。三年一替。
《持統五年(六九一)十月庚戌【十三】》◆庚戌。畿内及諸国、置長生地各一千歩。是日。天皇幸吉野宮。
《持統五年(六九一)十月丁巳【二十】》◆丁巳。天皇至自吉野。
《持統五年(六九一)十月甲子【二十七】》◆甲子。遣使者、鎮祭新益京。
《持統五年(六九一)十一月戊辰【十一月朔戊辰】》◆十一月戊辰。大嘗。神祗伯中臣朝臣大嶋、読天神寿詞。
《持統五年(六九一)十一月壬辰【二十五】》◆壬辰。賜公卿衾。
《持統五年(六九一)十一月乙未【二十八】》◆乙未。饗公卿以下至主典。并賜絹等。各有差。
《持統五年(六九一)十一月丁酉【三十】》◆丁酉。饗神祗官長上以下。至神部等。及供奉播磨国。因幡国郡司以下。至百姓男女、并賜絹等。各有差。
《持統五年(六九一)十二月己亥【二】》◆十二月戊戌朔己亥。賜医博士務大参徳自珍。呪禁博士木素丁武。沙宅万首、銀人二十両。
《持統五年(六九一)十二月乙巳【八】》◆乙巳。詔曰。賜右大臣宅地四町。直広弐以上二町。大参以下一町。勤以下至無位。随其戸口。其上戸一町。中戸半町。下戸四分之一。王等亦准此。
《持統六年(六九二)正月庚午【四】》◆六年春正月丁卯朔庚午。増封皇子高市二千戸。通前五千戸。
《持統六年(六九二)正月癸酉【七】》◆癸酉。饗公卿等。仍賜衣裳。
《持統六年(六九二)正月戊寅【十二】》◆戊寅。天皇観新益京路。
《持統六年(六九二)正月壬午【十六】》◆壬午。饗公卿以下至初位以上。
《持統六年(六九二)正月癸巳【二十七】》◆癸巳。天皇幸高宮。
《持統六年(六九二)正月甲午【二十八】》◆甲午。天皇至自高宮。
《持統六年(六九二)二月丁未【十一】》◆二月丁酉朔丁未、詔諸官曰。当以三月三日、将幸伊勢。宜知此意、備諸衣物。賜陰陽博士沙門法蔵。道基銀人二十両。
《持統六年(六九二)二月乙卯【十九】》◆乙卯。詔刑部省。赦軽繋。是日、中納言直大弐三輪朝臣高市麻呂上表敢直言。諫争天皇欲幸伊勢、妨於農時。
《持統六年(六九二)三月戊辰【三】》◆三月丙寅朔戊辰。以浄広肆広瀬王。直広参当麻真人智徳。直広肆紀朝臣弓張等、為留守官。於是。中納言三輪朝臣高市麻呂、脱其冠位。〓上於朝。重諫曰。農作之節。車駕未可以動。
《持統六年(六九二)三月辛未【六】》◆辛未、天皇不従諫。遂幸伊勢。
《持統六年(六九二)三月壬午【十七】》◆壬午、賜所過神郡及伊賀。伊勢。志摩国造等冠位。并免今年調役。復免供奉騎士。諸司荷丁。造行宮丁今年調役。大赦天下。但盗賊不在赦例。
《持統六年(六九二)三月甲申【十九】》◆甲申、賜所過志摩百姓男女年八十以上、稲人五十束。
《持統六年(六九二)三月乙酉【二十】》◆乙酉、車駕還宮。毎所到行。輙会郡県吏民。務労賜作楽。
《持統六年(六九二)三月甲午【二十九】》◆甲午、詔。免近江。美濃。尾張。参河。遠江等国供奉騎士戸。及諸国荷丁。造行宮丁今年調役。詔賜天下百姓困乏窮者。稲男三束。女二束。
《持統六年(六九二)四月丁酉【二】》◆夏四月丙申朔丁酉。贈大伴宿禰友国直大弐。并賜賻物。
《持統六年(六九二)四月庚子【五】》◆庚子。除四畿内百姓為荷丁者今年調役。
《持統六年(六九二)四月甲寅【十九】》◆甲寅。遣使者、祀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六年(六九二)四月丙辰【二十一】》◆丙辰。賜有位親王以下至進広肆、難波大蔵鍬。各有差。
《持統六年(六九二)四月庚申【二十五】》◆庚申。詔曰。凡繋囚・見徒、一皆原散。
《持統六年(六九二)五月庚午【六】》◆五月乙丑朔庚午。御阿胡行宮。時、進贄者紀伊国牟婁郡人阿古志海部河瀬麻呂等兄弟三戸服十年調役・雑徭。復免筴抄八人今年調役。
《持統六年(六九二)五月辛未【七】》◆辛未、窶相摸国司献赤鳥雛二隻。言。獲於御浦郡。
《持統六年(六九二)五月丙子【十二】》◆丙子。幸吉野宮。
《持統六年(六九二)五月庚辰【十六】》◆庚辰。車駕還宮。
《持統六年(六九二)五月辛巳【十七】》◆辛巳。遣大夫・謁者、祠名山岳涜、請雨。
《持統六年(六九二)五月甲申【二十】》◆甲申。贈文忌寸智徳直大壱。并賜賻物。
《持統六年(六九二)五月丁亥【二十三】》◆丁亥。遣浄広肆難波王等、鎮祭藤原宮地。
《持統六年(六九二)五月庚寅【二十六】》◆庚寅。遣使者、奉幣于四所伊勢。大倭。住吉。紀伊大神。告以新宮。
《持統六年(六九二)閏五月丁酉【三】》◆潤五月乙未朔丁酉。大水。遣使、循行郡国、禀貸災害不能自存者。令得漁採山林池沢。詔。令京師及四畿内。講説金光明経。
《持統六年(六九二)閏五月戊戌【四】》◆戊戌。賜沙門観成〓[糸+施の旁]十五匹。綿三十屯。布五十端。美其所造鉛粉。
《持統六年(六九二)閏五月丁未【十三】》◆丁未。伊勢太神奏天皇曰。免伊勢国今年調役。然応輸其二神郡赤引糸参拾伍斤。於来年当折其代。
《持統六年(六九二)閏五月乙酉【十五】》◆乙酉。詔筑紫大宰率河内王等曰。宜遣沙門於大隅与阿多。可伝仏教。復上送大唐大使郭務〓[立心偏(りっしんべん)+宗]為御近江大津宮天皇所造阿弥陀像。
《持統六年(六九二)六月壬申【九】》◆六月甲子朔壬申。勅郡国長吏。各祷名山岳涜。
《持統六年(六九二)六月甲戌【十一】》◆甲戌、遣大夫・謁者。詣四畿内、請雨。
《持統六年(六九二)六月甲申【二十一】》◆甲申、賜直丁八人官位。美其造大内陵時、勤而不懈。
《持統六年(六九二)六月癸巳【三十】》◆癸巳、天皇観藤原宮地。
《持統六年(六九二)七月乙未【二】》◆秋七月甲午朔乙未。大赦天下。但十悪・盗賊、不在赦例。賜相模国司布勢朝臣色布智等。御浦郡少領〈闕姓名。〉与獲赤烏者鹿嶋臣橡樟、位及禄。服御浦郡三年調役。
《持統六年(六九二)七月庚子【七】》◆庚子。宴公卿。
《持統六年(六九二)七月壬寅【九】》◆壬寅。幸吉野宮。
《持統六年(六九二)七月甲辰【十一】》◆甲辰。遣使者、祀広瀬与竜田。
《持統六年(六九二)七月辛酉【二十八】》◆辛酉。車駕還宮。是夜。〓惑与歳星。於一歩内乍光乍没。相近相避四遍。
《持統六年(六九二)八月乙丑【三】》◆八月癸亥朔乙丑。赦罪。
《持統六年(六九二)八月己卯【十七】》◆己卯。幸飛鳥皇女田荘。即日還宮。
《持統六年(六九二)九月辛丑【九】》◆九月癸巳朔辛丑。遣班田大夫等於四畿内。
《持統六年(六九二)九月丙午【十四】》◆丙午。神祇官奏上神宝書四巻。鑰九箇。木印一箇。
《持統六年(六九二)九月癸丑【二十一】》◆癸丑。伊勢国司献嘉禾二本。越前国司献白蛾。
《持統六年(六九二)九月戊午【二十六】》◆戊午。詔曰。獲白蛾於角鹿郡浦上之浜。〓故増封笥飯神二十戸。通前。
《持統六年(六九二)十月壬申【十一】》◆冬十月壬戌朔壬申。授山田史御形務広肆。前為沙門、学問新羅。
《持統六年(六九二)十月癸酉【十二】》◆癸酉。幸吉野宮。
《持統六年(六九二)十月庚辰【十九】》◆庚辰。車駕還宮。
《持統六年(六九二)十一月戊戌【八】》◆十一月辛卯朔戊戌。新羅遣級〓[冫+食]朴億徳。金深薩等進調。賜擬遣新羅使直広肆息長真人老。務大弐川内忌寸連等禄。各有差。
《持統六年(六九二)十一月辛丑【十一】》◆辛丑。饗禄新羅朴憶徳於難波館。
《持統六年(六九二)十二月甲戌【十四】》◆十二月辛酉朔甲戌。賜音博士続守言。薩弘恪水田人四町。
《持統六年(六九二)十二月甲申【二十四】》◆甲申。遣大夫等、奉新羅調於五社。伊勢。住吉。紀伊。大倭。菟名足。
《持統七年(六九三)正月壬辰【二】》◆七年春正月辛卯朔壬辰。以浄広壱授皇子高市。瀞広弐授皇子長与皇子弓削。是日。詔。令天下百姓服黄色衣。奴皀衣。
《持統七年(六九三)正月丁酉【七】》◆丁酉。饗公卿大夫等。
《持統七年(六九三)正月癸卯【十三】》◆癸卯。賜京師及畿内有位年八十以上人衾一領。〓[糸+施の旁]二匹。綿二屯。布四端。
《持統七年(六九三)正月乙巳【十五】》◆乙巳。以正広参贈百済王善光。并賜賻物。
《持統七年(六九三)正月丙午【十六】》◆丙午。賜京師男女年八十以上。及困乏窮者布。各有差。賜船瀬沙門法鏡水田三町。是日。漢人等奏踏歌。
《持統七年(六九三)二月壬戌【三】》◆二月庚申朔壬戌。新羅遣沙〓[冫+食]金江南。韓奈麻金陽元等、来赴王喪。
《持統七年(六九三)二月己巳【十】》◆己巳。詔造京司衣縫王等、収所掘尸。
《持統七年(六九三)二月己丑【三十】》◆己丑。以流来新羅人牟自毛礼等三十七人。付賜憶徳等
《持統七年(六九三)三月庚寅朔》◆三月庚寅朔。日有蝕之。
《持統七年(六九三)三月甲午【五】》◆甲午。賜大学博士勤広弐上村主百済食封三十戸。以優儒道。
《持統七年(六九三)三月乙未【六】》◆乙未。幸吉野宮。
《持統七年(六九三)三月庚子【十一】》◆庚子。賜直大弐葛原朝臣大嶋賻物。
《持統七年(六九三)三月壬寅【十三】》◆壬寅。天皇至自吉野宮。
《持統七年(六九三)三月乙巳【十六】》◆乙巳。賜擬遣新羅使直広肆息長真人老。勤大弐大伴宿禰子君等。及学問僧弁通。神叡等、〓[糸+施の旁]・綿・布。各有差。又賜新羅王賻物。
《持統七年(六九三)三月丙午【十七】》◆丙午。詔。令天下、勧殖桑・紵。梨・栗。蕪菁等草木。以助五穀。
《持統七年(六九三)四月丙子【十七】》◆夏四月庚申朔丙子。遣大夫・謁者。詣諸社祈雨。又遣使者、祀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七年(六九三)四月辛巳【二十二】》◆辛巳。詔。内蔵寮允大伴男人坐贓。降位二階、解見任官。典鎰置始多久。与菟野大伴、亦坐贓。降位一階、解見任官。監物巨勢邑治雖物不入於己。知情令盗之故。降位二階、解見任官。然置始多久有勤労於壬申年役之。故赦之。但贓者依律徴納。
《持統七年(六九三)五月己丑朔》◆五月己丑朔。幸吉野宮。
《持統七年(六九三)五月乙未【七】》◆乙未。天皇至自吉野宮。
《持統七年(六九三)五月癸卯【十五】》◆癸卯。設無遮大会於内裏。
《持統七年(六九三)六月己未朔》◆六月己未朔。詔高麗沙門福嘉還俗。
《持統七年(六九三)六月壬戌【四】》◆壬戌、窶以直広肆授引田朝臣広目。守君苅田。巨勢朝臣麻呂。葛原朝臣臣麻呂。巨勢朝臣多益須。丹比真人池守。紀朝臣麻呂七人。
《持統七年(六九三)七月甲午【七】》◆秋七月戊子朔甲午。幸吉野宮。
《持統七年(六九三)七月己亥【十二】》◆己亥。遣使者、祀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七年(六九三)七月辛丑【十四】》◆辛丑。遣大夫・謁者詣諸社祈雨。
《持統七年(六九三)七月癸卯【十六】》◆癸卯。遣大夫・謁者詣諸社請雨。是日。天皇至自吉野。
《持統七年(六九三)八月戊午朔》◆八月戊午朔。幸藤原宮地。
《持統七年(六九三)八月甲戌【十七】》◆甲戌。幸吉野宮。
《持統七年(六九三)八月戊寅【二十一】》◆戊寅。車駕還宮。
《持統七年(六九三)九月丁亥朔》◆九月丁亥朔。日有蝕之。
《持統七年(六九三)九月辛卯【五】》◆辛卯。幸多武嶺。
《持統七年(六九三)九月壬辰【六】》◆壬辰。車駕還宮。
《持統七年(六九三)九月丙申【十】》◆丙申。為清御原天皇。設無遮大会於内裏。繋囚悉原遣。
《持統七年(六九三)九月壬寅【十六】》◆壬寅。以直広参、贈蚊屋忌寸木間。并賜賻物。以褒壬申年之役功。
《持統七年(六九三)十月戊午【二】》◆冬十月丁巳朔戊午。詔。自今年、始於親王、下至進位。観所儲兵。浄冠至直冠。人甲一領。大刀一口。弓一張。矢一具。鞆一枚。鞍馬。勤冠至進冠。人大刀一口。弓一張。矢一具。鞆一枚。如此預備。
《持統七年(六九三)十月己卯【二十三】》◆己卯。始講仁王経於百国。四日而畢。
《持統七年(六九三)十一月庚寅【五】》◆十一月丙戌朔庚寅。幸吉野宮。
《持統七年(六九三)十一月壬辰【七】》◆壬辰。賜耽羅王子・佐平等。各有差。
《持統七年(六九三)十一月乙未【十】》◆乙未。車駕還宮。
《持統七年(六九三)十一月己亥【十四】》◆己亥。遣沙門法員。善往。真義等。試飲近江国益須郡醴泉。
《持統七年(六九三)十一月戊申【二十三】》◆戊申。以直大肆授直広肆引田朝臣少麻呂。仍賜食封五十戸。
《持統七年(六九三)十二月丙子【二十一】》◆十二月丙辰朔丙子。遣陣法博士等、教習諸国。
《持統八年(六九四)正月丙戌【二】》◆八年春正月乙酉朔丙戌。以正広肆授直大壱布勢朝臣御主人与大伴宿禰御行。増封人二百戸。通前五百戸。並為氏上。
《持統八年(六九四)正月辛卯【七】》◆辛卯。饗公卿等。
《持統八年(六九四)正月己亥【十五】》◆己亥。進御薪。
《持統八年(六九四)正月庚子【十六】》◆庚子。饗百官人等。
《持統八年(六九四)正月辛丑【十七】》◆辛丑。漢人奏請踏歌。五位以上射。
《持統八年(六九四)正月壬寅【十八】》◆壬寅。六位以下射。四日而畢。
《持統八年(六九四)正月癸卯【十九】》◆癸卯。唐人奏踏歌。
《持統八年(六九四)正月乙巳【二十一】》◆乙巳。幸藤原宮。即日、還宮。
《持統八年(六九四)正月丁未【二十三】》◆丁未。以務広肆等位授大唐七人与粛慎二人。
《持統八年(六九四)正月戊申【二十四】》◆戊申。幸吉野宮。
《持統八年(六九四)三月甲申朔》◆三月甲申朔。日有蝕之。
《持統八年(六九四)三月乙酉【二】》◆乙酉。以直広肆大宅朝臣麻呂。勤大弐台忌寸八嶋。黄書連本実等拝鋳銭司。
《持統八年(六九四)三月甲午【十一】》◆甲子。詔曰。凡以無位人任郡司者。以進広弐授大領。以進大参授小領。
《持統八年(六九四)三月己亥【十六】》◆己亥。詔曰。粤以七年歳次癸巳。醴泉涌於近江国益須郡都賀山。諸疾病人停宿益須寺、而療差者衆。故入水田四町。布六十端。原除益須郡今年調役・雑徭。国司頭至目。進位一階。賜其初験醴泉者。葛野羽衝。百済土羅々女。人〓[糸+施の旁]二匹。布十端。鍬十口。
《持統八年(六九四)三月乙巳【二十二】》◆乙巳。奉幣於諸社。
《持統八年(六九四)三月丙午【二十三】》◆丙午、賜神祇官頭至祝部等。一百六十四人、〓[糸+施の旁]・布。各有差。
《持統八年(六九四)四月戊午【五】》◆夏四月甲寅朔戊午。以浄大肆贈筑紫大宰率河内王。并賜賻物。
《持統八年(六九四)四月庚申【七】》◆庚申。幸吉野宮。
《持統八年(六九四)四月丙寅【十三】》◆丙寅。遣使者、祀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八年(六九四)四月丁亥【異本丁未。ともにこの月になし。】》◆丁亥。天皇至自吉野宮。
《持統八年(六九四)四月庚午【十七】》◆庚午。贈律師道光賻物。
《持統八年(六九四)五月戊子【六】》◆五月癸未朔戊子。饗公卿大夫於内裏。
《持統八年(六九四)五月癸巳【十一】》◆癸巳。以金光明経一百部送置諸国。必取毎年正月上玄読之。其布施以当国官物充之。
《持統八年(六九四)六月庚申【八】》◆六月癸丑朔庚申。河内国更荒郡献白山鶏。賜更荒郡大領。小領。位人一級。并賜物。以進広弐賜獲者刑部造韓国。并賜物。
《持統八年(六九四)七月丙戌【四】》◆秋七月癸未朔丙戌。遣巡察使於諸国。
《持統八年(六九四)七月丁酉【十五】》◆丁酉。遣使者、祀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八年(六九四)八月戊辰【十七】》◆八月壬子朔戊辰。為皇女飛鳥、度沙門一百四口。
《持統八年(六九四)九月壬午朔》◆九月壬午朔。日有蝕之。
《持統八年(六九四)九月乙酉【四】》◆乙酉。幸吉野宮。
《持統八年(六九四)九月癸卯【二十二】》◆癸卯。以浄広肆三野王拝筑紫大宰率。
《持統八年(六九四)十月庚午【二十】》◆冬十月辛亥朔朔庚午。以進大肆、賜獲白蝙蝠者、飛騨国荒城郡弟国部弟日。并賜〓[糸+施の旁]四匹。綿四屯。布十端。其戸課役限身悉免。
《持統八年(六九四)十一月丙午【二十六】》◆十一月辛巳朔丙午。赦殊死以下。
《持統八年(六九四)十二月乙卯【六】》◆十二月庚戌朔乙卯。遷居藤原宮。
《持統八年(六九四)十二月戊午【九】》◆戊午。百官拝朝。
《持統八年(六九四)十二月己未【十】》◆己未。賜親王以下至郡司等、〓[糸+施の旁]・綿・布。各有差。
《持統八年(六九四)十二月辛酉【十二】》◆辛酉。宴公卿大夫。
《持統九年(六九五)正月甲申【五】》◆九年春正月庚辰朔甲申、以浄広弐授皇子舍人。
《持統九年(六九五)正月丙戌【七】》◆丙戌。饗公卿大夫於内裏。
《持統九年(六九五)正月甲午【十五】》◆甲午。進御薪。
《持統九年(六九五)正月乙未【十六】》◆乙未。饗百官人等。
《持統九年(六九五)正月丙申【十七】》◆丙申。射。四日而畢。
《持統九年(六九五)閏二月丙戌【八】》◆潤二月己卯朔丙戌。幸吉野宮。
《持統九年(六九五)閏二月癸巳【十五】》◆癸巳。車駕還宮。
《持統九年(六九五)三月己酉【二】》◆三月戊申朔己酉。新羅遣王子金良琳。補命薩〓[冫+食]朴強国等。及韓奈麻金周漢。金忠仙等。奏請国政。且進調献物。
《持統九年(六九五)閏二月己未【十二】》◆己未。幸吉野宮。
《持統九年(六九五)閏二月壬戌【十五】》◆壬戌。天皇至自吉野。
《持統九年(六九五)閏二月庚午【二十三】》◆庚午。遣務広弐文忌寸博勢。進広参下訳語諸田等於多禰。求蛮所居
《持統九年(六九五)四月丙戌【九】》◆夏四月戊寅朔丙戌。遣使者、祀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九年(六九五)四月甲午【十七】》◆甲午。以直広参贈賀茂朝臣蝦夷。并賜賻物。〈本位勤大壱。〉以直大肆贈文忌寸赤麻呂等、并賜賻物。〈本位大山中。〉
《持統九年(六九五)五月己未【十二】》◆五月丁未朔己未。饗隼人大隅。
《持統九年(六九五)五月丁卯【二十一】》◆丁卯。観隼人相撲於西槻下
《持統九年(六九五)六月己卯【三】》◆六月丁丑朔己卯。遣大夫・謁者、詣京師及四畿内諸社請雨。
《持統九年(六九五)六月壬辰【十六】》◆壬辰。賞賜諸臣年八十以上。及痼疾各有差。
《持統九年(六九五)六月甲午【十八】》◆甲午。幸吉野宮。
《持統九年(六九五)六月壬寅【二十六】》◆壬寅。至自吉野。
《持統九年(六九五)七月戊辰【二十三】》◆秋七月丙午朔戊辰。遣使者、祀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九年(六九五)七月辛未【二十六】》◆辛未。賜擬遣新羅使直広肆小野朝臣毛野。務大弐伊吉連博徳等物。各有差。
《持統九年(六九五)八月己亥【二十四】》◆八月丙子朔己亥。幸吉野。
《持統九年(六九五)八月乙巳【三十】》◆乙巳。至自吉野
《持統九年(六九五)九月戊申【四】》◆九月乙巳朔戊申。原放行獄徒繋。
《持統九年(六九五)九月庚戌【六】》◆庚戌。小野朝臣毛野等発向新羅。
《持統九年(六九五)十月乙酉【十一】》◆冬十月乙亥朔乙酉。幸菟田吉隠。
《持統九年(六九五)十月丙戌【十二】》◆丙戌。至自吉隠。
《持統九年(六九五)十二月戊寅【五】》◆十二月甲戌朔戊寅。幸吉野宮。
《持統九年(六九五)十二月丙戌【十三】》◆丙戌。至自吉野。賜浄大肆泊瀬王賻物。
《持統十年(六九六)正月庚戌【七】》◆十年春正月甲辰朔庚戌。饗公卿大夫。
《持統十年(六九六)正月甲寅【十一】》◆甲寅。以直大肆授百済王南典。
《持統十年(六九六)正月戊午【十五】》◆戊午。進御薪。
《持統十年(六九六)正月己未【十六】》◆己未。饗公卿百寮人等。
《持統十年(六九六)正月辛酉【十八】》◆辛酉。公卿・百寮射於南門。
《持統十年(六九六)二月乙亥【三】》◆二月癸酉朔乙亥。幸吉野宮。
《持統十年(六九六)二月乙酉【十三】》◆乙酉。至自吉野。
《持統十年(六九六)三月乙巳【三】》◆三月癸卯朔乙巳。幸二槻宮。
《持統十年(六九六)三月甲寅【十二】》◆甲寅。賜越度嶋蝦夷伊奈理武志。与粛慎志良守叡草。錦袍袴。緋紺〓[糸+施の旁]・斧等。
《持統十年(六九六)四月辛巳【十】》◆夏四月壬申朔辛巳。遣使者、祀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十年(六九六)四月戊戌【二十七】》◆戊戌。以追大弐授伊予国風速郡物部薬。与肥後国皮石郡壬生諸石。并賜人〓[糸+施の旁]四匹。糸十鉤。布二十端。鍬二十口。稲一千束。水田四町。復戸調役。以慰久苦唐地。
《持統十年(六九六)四月己亥【二十八】》◆己亥。幸吉野宮。
《持統十年(六九六)五月甲辰【三】》◆五月壬寅朔甲辰。詔大錦上秦造綱手。賜姓為忌寸。
《持統十年(六九六)五月乙巳【四】》◆乙巳。至自吉野。
《持統十年(六九六)五月己酉【八】》◆己酉。以直広肆授尾張宿禰大隅。并賜水田四十町。
《持統十年(六九六)五月甲寅【十三】》◆甲寅。以直広肆贈大狛連百枝。并賜賻物。
《持統十年(六九六)六月戊子【十八】》◆六月辛未朔戊子。幸吉野宮。
《持統十年(六九六)六月丙申【二十六】》◆丙申。至自吉野。
《持統十年(六九六)七月辛丑朔》◆秋七月辛丑朔。日有蝕之。
《持統十年(六九六)七月壬寅【二】》◆壬寅。赦罪人。
《持統十年(六九六)七月戊申【八】》◆戊申。遣使者、祀広瀬大忌神与竜田風神。
《持統十年(六九六)七月庚戌【十】》◆庚戌。後皇子尊薨。
《持統十年(六九六)八月甲午【二十五】》◆八月庚午朔甲午。以直広壱授多臣品治。并賜物。褒美元従之功与堅守関事。
《持統十年(六九六)九月甲寅【十五】》◆九月庚子朔甲寅。以直大壱贈若桜部朝臣五百瀬。并賜賻物。以顕元従之功。
《持統十年(六九六)十月乙酉【十七】》◆冬十月己巳朔乙酉。賜右大臣丹比真人輿・杖。以哀致事。
《持統十年(六九六)十月庚寅【二十二】》◆庚寅。仮賜正広参位右大臣丹比真人資人一百二十人。正広肆大納言阿倍朝臣御主人。大伴宿禰御行並八十人。直広壱石上朝臣麻呂。直広弐藤原朝臣不比等並五十人。
《持統十年(六九六)十一月己亥朔戊申【十】》◆十一月己亥朔戊申。賜大官大寺沙門弁通、食封三十戸。
《持統十年(六九六)十二月己巳朔》◆十二月己巳朔。勅旨、縁読金光明経。毎年十二月晦日。度浄行者一十人。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正月甲辰【七】》◆十一年春正月甲辰。饗公卿大夫等。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正月戊申【十一】》◆戊申。賜天下鰥寡・孤独・篤〓。貧不能自在者稲。各有差。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正月癸丑【十六】》◆癸丑。饗公卿・百寮。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二月甲午【二十八】》◆二月丁卯朔甲午。以直広壱当麻真人国見為東宮大傅。直広参路真人跡見為春宮大夫。直大肆巨勢朝臣粟持為亮。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三月甲辰【八】》◆三月丁酉朔甲辰。設無遮大会於春宮。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四月己巳【四】》◆夏四月丙寅朔己巳。授満選者浄位至直位。各有差。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四月壬申【七】》◆壬申。幸吉野宮。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四月己卯【十四】》◆己卯。遣使者、祀広瀬与竜田。是日。至自吉野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五月癸卯【八】》◆五月丙申朔癸卯。遣大夫・謁者、詣諸社請雨。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六月丁卯【二】》◆六月丙寅朔丁卯。赦罪人。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六月辛未【六】》◆辛未。詔。読経於京畿諸寺。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六月辛巳【十六】》◆辛巳。遣五位以上、掃灑京寺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六月甲申【十九】》◆甲申。班幣於神祇。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六月辛卯【二十六】》◆辛卯、公卿・百寮。始造為天皇病所願仏像。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六月癸卯【この月なし。】》◆癸卯。遣大夫・謁者、詣諸社請雨。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七月辛丑【七】》◆秋七月乙未朔辛丑。夜半赦常嬰盗賊一百九人。仍賜布人四常。但外国者、稲人二十束。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七月丙午【十二】》◆丙午。遣使者、祀広瀬与竜田。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七月癸亥【二十九】》◆癸亥。公卿・百寮、設開仏眼会於薬師寺。
《持統十一年(六九七)八月乙丑朔》◆八月乙丑朔。天皇定策禁中禅天皇位於皇太子。
日本書紀巻第三十 終





『続日本紀』朝日新聞本


凡例
続日本紀(しょくにほんぎ)は、平安時代初期に編纂された勅撰史書で、『日本書紀』に続く六国史(りっこくし)の第二に当たります。菅野真道らが延暦16年(797年)に完成し、文武天皇元年(697年)から桓武天皇の延暦10年(791年)まで九十五年間の歴史を扱い、全四十巻から成ります。奈良時代の基本史料で、編年体、漢文表記です。
底本: 『増補 六国史』(全十二巻 佐伯有義、朝日新聞社、昭和15)巻三、四を新日本文学大系大系本(岩波書店)他、諸本で校訂しました。
JISにない文字は、他の文字に置き換えるか、〓にしました。一部[ ]に字の形を示しました。
漢字は、原則として新字体にしました。
割注は、〈    〉に入れました。
宣命の冒頭に、【S+連番】を付しました。
各項目の始めに《年月日》を付しました。


続日本紀 巻第一〈 起丁酉年八月尽庚子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天之真宗豊祖父天皇〈 文武天皇 第〓二 〉
天之真宗豊祖父天皇。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之孫。日並知皇子尊之第二子也。〈 日並知皇子尊者。宝字二年有勅。追崇尊号。称岡宮御宇天皇也。 〉母天命開別天皇之第四女。平城宮御宇日本根子天津御代豊国成姫天皇是也。天皇、天縦寛仁。慍不形色。博渉経史。尤善射芸。高天原広野姫天皇十一年。立為皇太子。
《文武元年(六九七)八月甲子朔》○元年八月甲子朔。受禅即位。
《文武元年(六九七)八月庚辰(十七)》○庚辰。詔曰。【S01】現御神〈 止 〉大八嶋国所知天皇大命〈 良麻止 〉詔大命〈 乎。 〉集侍皇子等・王等・百官人等。天下公民、諸聞食〈 止 〉詔。高天原〈 尓 〉事始而、遠天皇祖御世御世中・今至〈 麻弖尓。 〉天皇御子之阿礼坐〈 牟 〉弥継継〈 尓 〉、大八嶋国将知次〈 止。 〉天〈 都 〉神〈 乃 〉御子随〈 母 〉、天坐神之依〈 之 〉奉〈 之 〉随。聞看来此天津日嗣高御座之業〈 止。 〉現御神〈 止 〉大八嶋国所知倭根子天皇命、授賜〈 比 〉負賜〈 布 〉貴〈 支 〉高〈 支 〉広〈 支 〉厚〈 支 〉大命〈 乎 〉受賜〈 利 〉恐坐〈 弖。 〉此〈 乃 〉食国天下〈 乎 〉調賜〈 比 〉平賜〈 比。 〉天下〈 乃 〉公民〈 乎 〉恵賜〈 比 〉撫賜〈 牟止奈母 〉、随神所思行〈 佐久止 〉詔天皇大命〈 乎 〉、諸聞食〈 止 〉詔。是以、百官人等、四方食国〈 乎 〉治奉〈 止 〉任賜〈 幣留 〉国々宰等〈 尓 〉至〈 麻弖尓。 〉天皇朝庭敷賜行賜〈 幣留 〉国法〈 乎 〉過犯事無〈 久。 〉明〈 支 〉浄〈 支 〉直〈 支 〉誠之心以而、御称称而緩怠事無〈 久。
 〉務結而仕奉〈 止 〉詔大命〈 乎 〉、諸聞食〈 止 〉詔。故〈 乎 〉如此之状〈 乎 〉聞食悟而、款将仕奉人者、其仕奉〈 礼良牟 〉状随。品品讃賜上賜治将賜物〈 曾止 〉詔天皇大命〈 乎 〉、諸聞食〈 止 〉詔。仍免今年田租・雑徭并庸之半。又始自今年三箇年。不収大税之利。高年老人加恤焉。又親王已下百下百官人等賜物有差。令諸国毎年放生。
《文武元年(六九七)八月癸未(廿)》○癸未。以藤原朝臣宮子娘為夫人。紀朝臣竈門娘。石川朝臣刀子娘為妃。
《文武元年(六九七)八月壬辰(廿九)》○壬辰。賜王親及五位已上食封各有差。
《文武元年(六九七)九月丙申(甲午朔三)》○九月丙申。京人大神大網造百足家生嘉稲。近江国献白鼈。丹波国献白鹿。
《文武元年(六九七)九月壬寅(九)》○壬寅。賜勤大壱丸部臣君手直広壱。壬申之功臣也。
《文武元年(六九七)十月壬午(甲子朔十九)》○冬十月壬午。陸奥蝦夷貢方物。
《文武元年(六九七)十月辛卯(廿八)》○辛卯。新羅使一吉〓[冫+食]金弼徳。副使奈麻金任想等来朝。
《文武元年(六九七)十一月癸卯(癸巳朔十一)》○十一月癸卯。遣務広肆坂本朝臣鹿田。進大壱大倭忌寸五百足於陸路。務広肆土師宿禰大麻呂。進広参習宜連諸国於海路。以迎新羅使于筑紫。
《文武元年(六九七)十二月庚辰(癸亥朔十八)》○十二月庚辰。賜越後蝦狄物。各有差。
《文武元年(六九七)閏十二月己亥(癸巳朔七)》○閏十二月己亥。播磨。備前。備中。周防。淡路。阿波。讃岐。伊予等国飢。賑給之。又勿収負税。
《文武元年(六九七)閏十二月庚申(廿八)》○庚申。禁正月往来行拝賀之礼。如有違犯者。依浄御原朝庭制。决罸之。但聴拝祖父兄及氏上者。
《文武二年(六九八)正月壬戌朔》二年春正月壬戌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文武百寮及新羅朝貢使拝賀。其儀如常。
《文武二年(六九八)正月甲子(三)》○甲子。新羅使一吉〓[冫+食]金弼徳等貢調物。
《文武二年(六九八)正月己巳(八)》○己巳。土左国献牛黄。
《文武二年(六九八)正月戊寅(十七)》○戊寅。供新羅貢物于諸社。
《文武二年(六九八)正月庚辰(十九)》○庚辰。遣直広参土師宿禰馬手。献新羅貢物于大内山陵。
《文武二年(六九八)二月甲午(三)》○二月壬辰朔甲午。金弼徳等還蕃。
《文武二年(六九八)二月丙申(五)》○丙申。車駕幸宇智郡。
《文武二年(六九八)二月癸卯(十二)》○癸卯、賜百官職事已上及才伎長上禄各有差。
《文武二年(六九八)二月丙午(十五)》○丙午。賜武官禄各有差。
《文武二年(六九八)三月乙丑(辛酉朔五)》○三月乙丑。因幡国献銅鉱。
《文武二年(六九八)三月丁卯(七)》○丁卯。越後国言疫。給医薬救之。
《文武二年(六九八)三月己巳(九)》○己巳。詔。筑前国宗形。出雲国意宇二郡司。並聴連任三等已上親。
《文武二年(六九八)三月庚午(十)》○庚午。任諸国郡司。因詔、諸国司等、銓擬郡司。勿有偏党。郡司居任。必須如法。自今以後、不違越。
《文武二年(六九八)三月辛巳(廿一)》○辛巳。禁山背国賀茂祭日会衆騎射。
《文武二年(六九八)三月壬午(廿二)》○壬午。詔、以恵施法師為僧正。智淵法師為少僧都。善往法師為律師。
《文武二年(六九八)四月壬辰(庚寅朔三)》○夏四月壬辰。近江・紀伊二国疫。給医・薬療之。侏儒備前国人秦大兄。賜姓香登臣。
《文武二年(六九八)四月壬寅(十三)》○壬寅。遣務広弐文忌寸博士等八人于南嶋覓国。因給戎器。
《文武二年(六九八)四月戊午(廿九)》○戊午。奉馬于芳野水分峰神。祈雨也。
《文武二年(六九八)五月庚申朔》○五月庚申朔。諸国旱。因奉幣帛于諸社。
《文武二年(六九八)五月甲子(五)》○甲子。遣使于京畿。祈雨於名山大川。
《文武二年(六九八)五月乙亥(十六)》○乙亥。遣使于諸国、巡監田疇。
《文武二年(六九八)五月甲申(廿五)》○甲申。令大宰府繕治大野。基肄。鞠智三城。
《文武二年(六九八)六月丙申(己丑朔八)》○六月丙申。近江国献白樊石。
《文武二年(六九八)六月壬寅(十四)》○壬寅。越後国蝦狄献方物。
《文武二年(六九八)六月丙辰(廿八)》○丙辰。奉馬于諸社祈雨也。
《文武二年(六九八)六月丁巳(廿九)》○丁巳。直広参田中朝臣足麿卒。詔贈直広壱。以壬申年功也。
《文武二年(六九八)七月己未朔》○秋七月己末朔。日有蝕之。
《文武二年(六九八)七月乙丑(七)》○乙丑。以公私奴婢、亡匿民間。或有容止不肯顕告。於是始制笞法。令償其功。事在別式。又禁博戯遊手之徒。其居停主人。亦与居同罪。
《文武二年(六九八)七月乙亥(十七)》○乙亥。下野・備前二国献赤烏。伊予国献白鑞。
《文武二年(六九八)七月癸未(廿五)》○癸未。以直広肆高橋朝臣嶋麻呂為伊勢守。直広肆石川朝臣小老為美濃守。
《文武二年(六九八)七月乙酉(廿七)》○乙酉。伊予国献鑞鉱。
《文武二年(六九八)八月戊子朔》○八月戊子朔。茨田足嶋賜姓連。
《文武二年(六九八)八月丙午(十九)》○丙午。詔曰。藤原朝臣所賜之姓。宜令其子不比等承之。但意美麻呂等者。縁供神事。宜復旧姓焉。
《文武二年(六九八)八月丁未(廿)》○丁未。修理高安城。〈 天智天皇五年築城也。 〉
《文武二年(六九八)八月癸丑(廿六)》○癸丑。定朝儀之礼。語具別式。
《文武二年(六九八)九月戊午朔》○九月戊午朔。以無冠麻続連豊足為氏上。無冠大贄為助。進広肆服部連佐射為氏上。無冠功子為助。
《文武二年(六九八)九月甲子(七)》○甲子。下総国大風。壊百姓廬舎。
《文武二年(六九八)九月丁卯(十)》○丁卯。遣当耆皇女侍于伊勢斎宮。
《文武二年(六九八)九月壬午(廿五)》○壬午。周芳国献銅鉱。
《文武二年(六九八)九月乙酉(廿八)》○乙酉。令近江国献金青。伊勢国朱沙・雄黄。常陸国。備前。伊予。日向四国朱沙。安芸・長門二国金青・緑青。豊後国真朱。
《文武二年(六九八)十月庚寅(丁亥朔四)》○冬十月庚寅。以薬師寺構作略了。詔衆僧令住其寺。
《文武二年(六九八)十月己酉(廿三)》○己酉。陸奥蝦夷献方物。
《文武二年(六九八)十一月丁巳朔》○十一月丁巳朔。日有蝕之。
《文武二年(六九八)十一月辛酉(五)》○辛酉。伊勢国献白鑞。
《文武二年(六九八)十一月癸亥(七)》○癸亥。遣使諸国大祓。
《文武二年(六九八)十一月己卯(廿三)》○己卯。大嘗。直広肆榎井朝臣倭麻呂竪大楯。直広肆大伴宿禰手拍竪楯桙。賜神祇官人。及供事尾張・美濃二国郡司百姓等物各有差。
《文武二年(六九八)十一月乙酉(廿九)》○乙酉。下総国献牛黄。
《文武二年(六九八)十二月辛卯(丁亥朔五)》○十二月辛卯。令対馬嶋冶金鉱。
《文武二年(六九八)十二月丁未(廿一)》○丁未。令越後国修理石船柵。
《文武二年(六九八)十二月乙卯(廿九)》○乙卯。遷多気大神宮于度会郡。
《文武二年(六九八)十二月丙辰(三十)》○丙辰。贈勤大弐山代小田直広肆。
《文武三年(六九九)正月壬午(丁巳朔廿六)》三年春正月壬午、京職言。林坊新羅子牟久売。一産二男二女。賜〓[糸+施の旁]五疋。綿五屯。布十端。稲五百束。乳母一人。
《文武三年(六九九)正月癸未(廿七)》○癸未。詔、授内薬官桑原加都直広肆、賜姓連。姓賞勤公也。是日。幸難波宮。
《文武三年(六九九)正月甲申(廿八)》○甲申。浄広参坂合部女王卒。
《文武三年(六九九)二月丁未(丙戌朔廿二)》○二月丁未。車駕至自難波宮。
《文武三年(六九九)二月戊申(廿三)》○戊申。詔、免従駕諸国騎兵等今年調役。
《文武三年(六九九)三月己未(丙辰朔四)》○三月己未。下野国献雌黄。
《文武三年(六九九)三月甲子(九)》○甲子。河内国献白鳩。詔免錦部郡一年租役。又獲瑞人犬養広麻呂戸、給復三年。又赦畿内徒罪已下。
《文武三年(六九九)三月壬午(廿七)》○壬午。遣巡察使于畿内。検察非違。
《文武三年(六九九)四月己酉(乙酉朔廿五)》○夏四月己酉。越後蝦狄一百六人賜爵有差。
《文武三年(六九九)五月辛酉(甲寅朔八)》○五月辛酉。詔曰。図勲之義。肇自前修。創功之賞。歴代斯重。蓋所以昭壮士之節。著不朽之名者也。汝坂上忌寸老。壬申年軍役。不顧一生。赴社稷之急。出於万死。冒国家之難。而未加顕秩。奄爾隕〓[歹+且]。思寵往魂、用慰冥路。宜贈直広壱。兼復賜物。
《文武三年(六九九)五月丁丑(廿四)》○丁丑。役君小角流于伊豆嶋。初小角住於葛木山。以呪術称。外従五位下韓国連広足師焉。後害其能。讒以妖惑。故配遠処。世相伝云。小角能役使鬼神。汲水採薪。若不用命。即以呪縛之。
《文武三年(六九九)六月戊戌(甲申朔十五)》○六月戊戌。施山田寺封三百戸。限卅年也。
《文武三年(六九九)六月丙午(廿三)》○丙午。浄広参日向王卒。遣使吊賻。
《文武三年(六九九)六月丁未(廿四)》○丁未。命直冠已下一百五十九人。就日向王第会喪。
《文武三年(六九九)六月庚戌(廿七)》○庚戌。浄大肆春日王卒。遣使吊賻。
《文武三年(六九九)七月辛未(癸丑朔十九)》○秋七月辛未。多〓。夜久。菴美。度感等人。従朝宰而来貢方物。授位賜物各有差。其度感嶋通中国、於是始矣。
《文武三年(六九九)七月癸酉(廿一)》○癸酉。浄広弐弓削皇子薨。遣浄広肆大石王。直広参路真人大人等監護喪事。皇子、天武天皇之第六皇子也。
《文武三年(六九九)八月己丑(壬午朔八)》○八月己丑。奉南嶋献物于伊勢大神宮及諸社。
《文武三年(六九九)八月壬辰(十一)》○壬辰。賜百官人禄各有差。
《文武三年(六九九)八月壬寅(廿一)》○壬寅。伊予国献白燕。
《文武三年(六九九)九月丙寅(壬子朔十五)》○九月丙寅。修理高安城。
《文武三年(六九九)九月辛未(二十)》○辛未。詔、令正大弐已下無位已上者。人別備弓・矢・甲・桙及兵馬。各有差。又勅、京畿。同亦儲之。
《文武三年(六九九)九月丙子(廿五)》○丙子。新田部皇女薨。勅王臣・百官人等会葬。天智天皇之皇女也。
《文武三年(六九九)十月甲午(壬午朔十三)》○冬十月甲午。詔、赦天下有罪者。但十悪・強窃二盗、不在赦限。為欲営造越智。山科二山陵也。
《文武三年(六九九)十月辛丑(廿)》○辛丑。遣浄広肆衣縫王。直大壱当麻真人国見。直広参土師宿禰根麻呂。直大肆田中朝臣法麻呂。判官四人。主典二人。大工二人於越智山陵。浄広肆大石王。直大弐粟田朝臣真人。直広参土師宿禰馬手。直広肆小治田朝臣当麻。判官四人。主典二人。大工二人於山科山陵。並分功修造焉。
《文武三年(六九九)十月戊申(廿七)》○戊申。遣巡察使于諸国。検察非違。
《文武三年(六九九)十一月辛亥朔》○十一月辛亥朔。日有蝕之。
《文武三年(六九九)十一月甲寅(四)》○甲寅。文忌寸博士。刑部真木等自南嶋至。進位各有差。
《文武三年(六九九)十一月己卯(廿九)》○己卯。施義淵法師稲一万束。襃学行也。
《文武三年(六九九)十二月癸未(辛巳朔三)》○十二月癸未。浄広弐大江皇女薨。令王臣・百官人等会葬。天智天皇之皇女也。
《文武三年(六九九)十二月甲申(四)》○甲申。令大宰府修三野。稲積二城。
《文武三年(六九九)十二月庚子(廿)》○庚子。始置鋳銭司。以直大肆中臣朝臣意美麻呂為長官。
《文武四年(七〇〇)正月丁巳(辛亥朔七)》四年春正月丁巳。授新田部皇子浄広弐。
《文武四年(七〇〇)正月癸亥(十三)》○癸亥。有詔。賜左大臣多治比真人嶋霊寿杖及輿台。優高年也。
《文武四年(七〇〇)二月乙酉(辛巳朔五)》○二月乙酉。上総国司請安房郡大少領連任父子兄弟。許之。
《文武四年(七〇〇)二月戊子(八)》○戊子。令丹波国献錫。
《文武四年(七〇〇)二月己亥(十九)》○己亥。令越後・佐渡二国修営石船柵。
《文武四年(七〇〇)二月壬寅(廿二)》○壬寅。遣巡察使于東山道。検察非違。
《文武四年(七〇〇)二月丁未(廿七)》○丁未。累勅王臣・京畿。令備戎具。
《文武四年(七〇〇)三月己未(庚戌朔十)》○三月己未。道照和尚物化。天皇甚悼惜之。遣使吊賻之。和尚河内国丹比郡人也。俗姓船連。父恵釈少錦下。和尚戒行不欠。尤尚忍行。嘗弟子欲究其性。窃穿便器。漏汚被褥。和尚乃微笑曰。放蕩小子、汚人之床。竟無復一言焉。初孝徳天皇白雉四年。随使入唐。適遇玄弉三蔵。師受業焉。三蔵特愛。令住同房。謂曰。吾昔往西域。在路飢乏。無村可乞。忽有一沙門、手持梨子。与吾食之。吾自啖後、気力日健。今汝是持梨沙門也。又謂曰。経論深妙、不能究竟。不如学禅流伝東土。和尚奉教。始習禅定。所悟稍多。於後随使帰朝。臨訣。三蔵以所持舎利・経論。咸授和尚而曰。人能弘道。今以斯文附属。又授一鐺子曰。吾従西域自所将来。煎物養病。無不神験。於是和尚拝謝。啼泣而辞。及至登州。使人多病。和尚出鐺子。暖水煮粥。遍与病徒。当日即差。既解纜順風而去。比至海中。船漂蕩不進者、七日七夜。諸人怪曰。風勢快好。計日応到本国。船不肯行。計必有意。卜人曰。竜王欲得鐺子。和上聞之曰。鐺子此是三蔵之所施者也。竜王何敢索之。諸人皆曰。今惜鐺子不与。恐合船為魚食。因取鐺子、抛入海中。登時船進、還帰本朝。於元興寺東南隅。別建禅院而住焉。于時天下行業之
徒。従和尚学禅焉。於後周遊天下。路傍穿井。諸津済処。儲船造橋。乃山背国宇治橋。和尚之所創造者也。和尚周遊凡十有余載。有勅請還止住禅院。坐禅如故。或三日一起。或七日一起。倏忽香気従房出。諸弟子驚怪。就而謁和尚。端坐縄床。無有気息。時年七十有二。弟子等奉遺教。火葬於粟原。天下火葬従此而始也。世伝云。火葬畢。親族与弟子相争。欲取和上骨斂之。飄風忽起。吹〓[風+易]灰骨。終不知其処。時人異焉。後遷都平城也。和尚弟及弟子等奏聞。徙建禅院於新京。今平城右京禅院是也。此院多有経論。書迹楷好。並不錯誤。皆和上之所将来者也。
《文武四年(七〇〇)三月甲子(十五)》○甲子。詔諸王臣読習令文。又撰成律条。
《文武四年(七〇〇)三月丙寅(十七)》○丙寅。令諸国定牧地放牛馬。
《文武四年(七〇〇)四月癸未(庚辰朔四)》○夏四月癸未。浄広肆明日香皇女薨。遣使弔賻之。天智天皇之皇女也。
《文武四年(七〇〇)五月辛酉(己酉朔十三)》○五月辛酉。以直広肆佐伯宿禰麻呂。為遣新羅大使。勤大肆佐味朝臣賀佐麻呂為小使。大少位各一人。大少史各一人。
《文武四年(七〇〇)六月庚辰(戊寅朔三)》○六月庚辰。薩末比売。久売。波豆。衣評督衣君県。助督衣君弖自美。又肝衝難波。従肥人等、持兵。剽劫覓国使刑部真木等。於是勅竺志惣領。准犯决罸。
《文武四年(七〇〇)六月甲午(十七)》○甲午。勅浄大参刑部親王。直広壱藤原朝臣不比等。直大弐粟田朝臣真人。直広参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直広肆伊岐連博得。直広肆伊余部連馬養。勤大壱薩弘恪。勤広参土部宿禰甥。勤大肆坂合部宿禰唐。務大壱白猪史骨。追大壱黄文連備。田辺史百枝。道君首名。狭井宿禰尺麻呂。追大壱鍜造大角。進大壱額田部連林。進大弐田辺史首名。山口伊美伎大麻呂。直広肆調伊美伎老人等。撰定律令。賜禄各有差。
《文武四年(七〇〇)八月戊申(丙午朔三)》○八月戊申。宇尼備。賀久山。成会山陵。及吉野宮辺樹木、無故彫枯。
《文武四年(七〇〇)八月乙卯(十)》○乙卯。長門国献白亀。
《文武四年(七〇〇)八月乙丑(二十)》○乙丑。勅僧通徳。恵俊並還俗。代度各一人。賜通徳姓陽侯史。名久爾曾。授勤広肆。賜恵俊姓吉。名宜。授務広肆。為用其芸也。
《文武四年(七〇〇)八月丁卯(廿二)》○丁卯。赦天下。但十悪・盗人不在赦限。高年賜物。又依巡察使奏状。諸国司等。随其治能。進階賜封各有差。阿倍朝臣御主人。大伴宿禰御行、並授正広参。因幡守勤大壱船連秦勝封卅戸。遠江守勤広壱漆部造道麻呂廿戸。並〓善政也。
《文武四年(七〇〇)十月壬子(乙巳朔八)》○冬十月壬子。施京畿年九十已上僧尼等〓[糸+施の旁]・綿・布。始置製衣冠司。
《文武四年(七〇〇)十月己未(十五)》○己未。以直大壱石上朝臣麻呂。為筑紫総領。直広参小野朝臣毛野為大弐。直広参波多朝臣牟後閉為周防総領。直広参上毛野朝臣小足為吉備総領。直広参百済王遠宝為常陸守。
《文武四年(七〇〇)十月癸亥(十九)》○癸亥。直広肆佐伯宿禰麻呂等、至自新羅。献孔雀及珍物。
《文武四年(七〇〇)十月庚午(廿六)》○庚午。遣使于周防国造舶。
《文武四年(七〇〇)十一月壬午(乙亥朔八)》○十一月壬午。新羅使薩〓[冫+食]金所毛、来赴母王之喪。
《文武四年(七〇〇)十一月乙未(廿一)》○乙未。天下盗賊往々而在。遣使逐捕。
《文武四年(七〇〇)十一月壬寅(廿八)》○壬寅。大倭国葛上郡鴨君粳売一産二男一女。賜〓[糸+施の旁]四疋。綿四屯。布八端。稲四百束。乳母一人。
《文武四年(七〇〇)月十二月庚午(廿六)》○十二月庚午。大倭国疫。賜医薬救之。
続日本紀巻第一



『続日本紀』国史大系版 巻第二

《巻首》続日本紀巻第二〈 起大宝元年正月、尽二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天之真宗豊祖父天皇〈 文武天皇 第〓二 〉
《大宝元年(七〇一)正月乙亥朔》大宝元年春正月乙亥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其儀、於正門樹烏形幢。左日像・青竜・朱雀幡。右月像・玄武・白虎幡。蕃夷使者、陳列左右。文物之儀。於是備矣。
《大宝元年(七〇一)正月戊寅(四)》○戊寅。天皇御大安殿、受祥瑞。如告朔儀。
《大宝元年(七〇一)正月戊子(十四)》○戊子。新羅大使薩〓[冫+食]金所毛卒。賻〓[糸+施の旁]一百五十疋。綿九百卅二斤。布一百段。小使級〓[冫+食]金順慶及水手已上。賜禄有差。
《大宝元年(七〇一)正月己丑(十五)》○己丑。大納言正広参大伴宿禰御行薨。帝甚悼惜之。遣直広肆榎井朝臣倭麻呂等。監護喪事。遣直広壱藤原朝臣不比等等。就第宣詔。贈正広弐右大臣。御行、難破朝右大臣大紫長徳之子也。
《大宝元年(七〇一)正月庚寅(十六)》○庚寅。宴皇親及百寮於朝堂。直広弐已上者。特賜御器膳并衣・裳。極楽而罷。
《大宝元年(七〇一)正月壬辰(十八)》○壬辰。廃大射。以贈右大臣喪故也。
《大宝元年(七〇一)正月丁酉(廿三)》○丁酉。以守民部尚書直大弐粟田朝臣真人。為遣唐執節使。左大弁直広参高橋朝臣笠間為大使。右兵衛率直広肆坂合部宿禰大分為副使。参河守務大肆許勢朝臣祖父為大位。刑部判事進大壱鴨朝臣吉備麻呂為中位。山代国相楽郡令追広肆掃守宿禰阿賀流為小位。進大参錦部連道麻呂為大録。進大肆白猪史阿麻留。無位山於億良為少録。
《大宝元年(七〇一)正月癸卯(廿九)》○癸卯。直広壱県犬養宿禰大侶卒。遣浄広肆夜気王等、就第宣詔。贈正広参。以壬申年功也。
《大宝元年(七〇一)二月丁未(甲辰朔四)》○二月丁未。詔始任下物職。
《大宝元年(七〇一)二月丁巳(十四)》○丁巳。釈奠。〈 注、釈奠之礼。於是始見矣。 〉
《大宝元年(七〇一)二月己未(十六)》○己未。遣泉内親王侍於伊勢斎宮。
《大宝元年(七〇一)二月癸亥(廿)》○癸亥。行幸吉野離宮。
《大宝元年(七〇一)二月丙寅(廿三)》○丙寅。任勘民官戸籍史等。
《大宝元年(七〇一)二月庚午(廿七)》○庚午。車駕至自吉野宮。
《大宝元年(七〇一)三月丙子(甲戌朔三)》○三月丙子。賜宴王親及群臣於東安殿。
《大宝元年(七〇一)三月戊子(十五)》○戊子。遣追大肆凡海宿禰麁鎌于陸奥冶金。
《大宝元年(七〇一)三月壬辰(十九)》○壬辰。令僧弁紀還俗。代度一人。賜姓春日倉首、名老。授追大壱。
《大宝元年(七〇一)三月甲午(廿一)》○甲午。対馬嶋貢金。建元為大宝元年。」始依新令。改制官名・位号。親王明冠四品。諸王浄冠十四階。合十八階。諸臣正冠六階。直冠八階。勤冠四階。務冠四階。追冠四階。進冠四階。合卅階。外位始直冠正五位上階。終進冠少初位下階。合廿階。勲位始正冠正三位。終追冠従八位下階。合十二等。始停賜冠。易以位記。語在年代暦。又服制。親王四品已上。諸王・諸臣一位者、皆黒紫。諸王二位以下。諸臣三位以上者、皆赤紫。直冠上四階深緋。下四階浅緋。勤冠四階深緑。務冠四階浅緑。追冠四階深縹。進冠四階浅縹。皆漆冠。綺帯。白襪。黒革〓[潟の旁]。其袴者。直冠以上者皆白縛口袴。勤冠以下者白脛裳。」授左大臣正広弐多治比真人嶋正正二位。大納言正広参阿倍朝臣御主人正従二位。中納言直大壱石上朝臣麻呂。直広壱藤原朝臣不比等正正三位。直大壱大伴宿禰安麻呂。直広弐紀朝臣麻呂正従三位。又諸王十四人。諸臣百五人。改位号進爵。各有差。」以大納言正従二位阿倍朝臣御主人為右大臣。中納言正正三位石上朝臣麻呂。藤原朝臣不比等。正従三位紀朝臣麻呂。並為大納言。是日罷中納言官。
《大宝元年(七〇一)三月己亥(廿六)》○己亥。丹波国地震三日。
《大宝元年(七〇一)三月壬寅(廿九)》○壬寅。賜右大臣従二位阿倍朝臣御主人。〓[糸+施の旁]五百疋。糸四百〓[糸+句]。布五千段。鍬一万口。鉄五万斤。備前。備中。但馬。安芸国田廿町。
《大宝元年(七〇一)四月甲辰朔》○夏四月甲辰朔。日有蝕之。
《大宝元年(七〇一)四月丙午(三)》○丙午。勅。山背国葛野郡月読神。樺井神。木嶋神。波都賀志神等神稲。自今以後。給中臣氏。
《大宝元年(七〇一)四月庚戌(七)》○庚戌。遣右大弁従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等三人。始講新令。親王・諸臣・百官人等、就而習之。
《大宝元年(七〇一)四月癸丑(十)》○癸丑。遣唐大通事大津造広人賜垂水君姓。
《大宝元年(七〇一)四月乙卯(十二)》○乙卯。遣唐使等拝朝。
《大宝元年(七〇一)四月戊午(十五)》○戊午。奉幣帛于諸社。祈雨于名山大川。罷田領、委国司巡検。
《大宝元年(七〇一)五月癸酉朔》○五月癸酉朔。太政官処分。王臣五位已上上日。本司月終移式部。然後、式部抄録。申送太政官。
《大宝元年(七〇一)五月丁丑(五)》○丁丑。令群臣五位已上出走馬。天皇臨観焉。
《大宝元年(七〇一)五月己卯(七)》○己卯。入唐使粟田朝臣真人授節刀。」勅。一位已下。賜休暇、不得過十五日。唯大納言已上。不在聴限。
《大宝元年(七〇一)五月己亥(廿七)》○己亥。始改勤位已下之号。内外有位六位已下者。進階一級。
《大宝元年(七〇一)六月壬寅朔》○六月壬寅朔。令正七位下道君首名説僧尼令于大安寺。
《大宝元年(七〇一)六月癸卯(二)》○癸卯、正五位上忌部宿禰色布知卒。詔贈従四位上。以壬申年功也。」始補内舍人九十人。於太政官列見。
《大宝元年(七〇一)六月己酉(八)》○己酉。勅。凡其庶務。一依新令。又国宰・郡司。貯置大税。必須如法。如有闕怠。随事科断。是日。遣使七道。宣告依新令為政。及給大租之状。并頒付新印様。
《大宝元年(七〇一)六月壬子(十一)》○壬子。以正五位上波多朝臣牟胡閉。従五位上許曾倍朝臣陽麻呂。任造薬師寺司。
《大宝元年(七〇一)六月丁巳(十六)》○丁巳。引王親及侍臣。宴於西高殿。賜御器膳并帛各有差。
《大宝元年(七〇一)六月丙寅(廿五)》○丙寅。以時雨不降。令四畿内祈雨焉。免当年調。
《大宝元年(七〇一)六月庚午(廿九)》○庚午。太上天皇幸吉野離宮。
《大宝元年(七〇一)七月辛巳(壬申朔十)》○秋七月辛巳。車駕至自吉野離宮。
《大宝元年(七〇一)七月壬辰(廿一)》○壬辰。勅、親王已下。准其官位賜食封。又壬申年功臣。随功等第亦賜食封。並各有差。又勅。先朝論功行封時。賜村国小依百廿戸。当麻公国見。県犬養連大侶。榎井連小君。書直知徳。書首尼麻呂。黄文造大伴。大伴連馬来田。大伴連御行。阿倍普勢臣御主人。神麻加牟陀君児首一十人各一百戸。若桜部臣五百瀬。佐伯連大目。牟宜都君比呂。和爾部臣君手四人各八十戸。凡十五人。賞雖各異。而同居中第。宜依令四分之一伝子。又皇大妃。内親王。及女王。嬪封各有差。是日。左大臣正二位多治比真人嶋薨。詔、遣右少弁従五位下波多朝臣広足。治部少輔従五位下大宅朝臣金弓等。監護喪事。又遣三品刑部親王。正三位石上朝臣麻呂。就第吊賻之。正五位下路真人大人為公卿之誄。従七位下下毛野朝臣石代為百官之誄。大臣。宣化天皇之玄孫。多冶比王之子也。
《大宝元年(七〇一)七月戊戌(廿七)》○戊戌。太政官処分。造宮官准職。造大安・薬師二寺官准寮。造塔・丈六二官准司焉。」凡選任之人。奏任以上者。以名籍送太政官。判任者。式部銓擬而送之。」又功臣封応伝子。若無子勿伝。但養兄弟子為子者聴伝。其伝封之人、亦無子。聴更立養子而転授之。其計世葉。一同正子。但以嫡孫為継。不得伝封。」又五位以上子。依蔭出身。以兄弟子為養子、聴叙位。其以嫡孫為継不得也。」又画工及主計・主税算師雅楽諸師、如此之類。准官判任。
《大宝元年(七〇一)八月壬寅(辛丑朔二)》○八月壬寅。勅僧恵耀。信成。東楼。並令還俗復本姓。代度各一人。恵耀姓禄。名兄麻呂。信成姓高。名金蔵。東楼、姓王。名中文。
《大宝元年(七〇一)八月癸卯(三)》○癸卯。遣三品刑部親王。正三位藤原朝臣不比等。従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呂。従五位下伊吉連博徳。伊余部連馬養等、撰定律令。於是始成。大略以浄御原朝庭為准正。仍賜禄有差。
《大宝元年(七〇一)八月甲辰(四)》○甲辰。太政官処分。近江国志我山寺封。起庚子年計満卅歳。観世音寺・筑紫尼寺封。起大宝元年計満五歳。並停止之。皆准封施物。」又斎宮司准寮。属官准長上焉。
《大宝元年(七〇一)八月丁未(七)》○丁未。先是。遣大倭国忍海郡人三田首五瀬於対馬嶋。冶成黄金。至是。詔、授五瀬正六位上。賜封五十戸。田十町。并〓[糸+施の旁]・綿・布・鍬。仍免雑戸之名。対馬嶋司及郡司主典已上進位一階。其出金郡司者二階。獲金人、家部宮道授正八位上。并賜〓[糸+施の旁]・綿・布・鍬。復其戸終身。百姓三年。又贈右大臣大伴宿禰御行、首遣五瀬冶金。因賜大臣子封百戸。田〓町。〈 注、年代暦曰。於後五瀬之詐欺発露。知贈右大臣為五瀬所誤也。 〉」撰令所処分。職事官人、賜禄之日。五位已下、皆参大蔵受其禄。若不然者。弾正糺察焉。
《大宝元年(七〇一)八月戊申(八)》○戊申。遣明法博士於六道。〈 除西海道。 〉講新令。
《大宝元年(七〇一)八月己酉(九)》○己酉。皇親年満者、不論官不。皆入賜禄之額。
《大宝元年(七〇一)八月甲寅(十四)》○甲寅。播磨。淡路。紀伊三国言。大風潮漲。田園損傷。遣使巡監農桑、存問百姓。」又遣使於河内。摂津。紀伊等国。営造行宮。兼造御船卅八艘。予備水行也。
《大宝元年(七〇一)八月辛酉(廿一)》○辛酉。参河。遠江。相摸。近江。信濃。越前。佐渡。但馬。伯耆。出雲。備前。安芸。周防。長門。紀伊。讃岐。伊予十七国蝗。大風、壊百姓廬舍、損秋稼。」詔、贈従五位下調忌寸老人正五位上。以預撰律令也。
《大宝元年(七〇一)八月丙寅(廿六)》○丙寅。廃高安城。其舍屋、雑儲物。移貯于大倭。河内二国。」令諸国加差衛士配衛門府焉。
《大宝元年(七〇一)九月戊寅(庚午朔九)》○九月戊寅。遣使諸国。巡省産業。賑恤百姓。
《大宝元年(七〇一)九月丁亥(十八)》○丁亥。天皇幸紀伊国。
《大宝元年(七〇一)十月丁未(庚子朔八)》○冬十月丁未。車駕至武漏温泉。
《大宝元年(七〇一)十月戊申(九)》○戊申。従官并国郡司等。進階、并賜衣・衾。及国内高年給稲各有差。勿収当年租調并正税利。唯武漏郡本利並免。曲赦罪人。
《大宝元年(七〇一)十月戊午(十九)》○戊午。車駕自紀伊至。
《大宝元年(七〇一)十月己未(二十)》○己未。免従駕諸国騎士当年調庸、及担夫田租。
《大宝元年(七〇一)十一月壬申(己巳朔四)》○十一月壬申。大赦天下。但盗人者不在赦限。老疾及僧尼賜物。各有差。
《大宝元年(七〇一)十一月丙子(八)》○丙子。始任造大幣司。以正五位下弥努王。従五位下引田朝臣爾閉為長官。
《大宝元年(七〇一)十一月丁丑(九)》○丁丑。令弾正台巡察畿内。
《大宝元年(七〇一)十一月乙酉(十七)》○乙酉。太政官処分。承前有恩赦罪之日。例率罪人等。集於朝庭。自今以後。不得更然。赦令已降。令所司放之。
《大宝元年(七〇一)十二月戊申(己亥朔十)》○十二月戊申。賜諸王卿等〓[代+巾]様。
《大宝元年(七〇一)十二月癸丑(十五)》○癸丑。制。五位以上婦、不得着夫服色。但朝会之日、聴着得色已下。
《大宝元年(七〇一)十二月乙丑(廿七)》○乙丑。大伯内親王薨。天武天皇之皇女也。
☆《大宝元年(七〇一)是年》◎是年。夫人藤原氏誕皇子也。
《大宝二年(七〇二)正月己巳朔》二年春正月己巳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親王及大納言已上始着礼服。諸王臣已下着朝服。
《大宝二年(七〇二)正月丙子(八)》○丙子。造宮職献杠谷樹長八尋。〈 俗曰比比良木。 〉
《大宝二年(七〇二)正月戊寅(十)》○戊寅。始置紀伊国賀〓[阜偏(こざとへん)+施の旁]駅家。
《大宝二年(七〇二)正月癸未(十五)》○癸未。宴群臣於西閣。奏五帝・太平楽。極歓而罷。賜物有差。
《大宝二年(七〇二)正月乙酉(十七)》○乙酉。以従三位大伴宿禰安麻呂為式部卿。正五位下美努王為左京大夫。正五位上布勢臣耳麻呂為摂津大夫。従五位下当麻真人橘為斎宮頭。従四位上大神朝臣高市麻呂為長門守。正六位上息長真人子老。丹比間人宿禰足嶋並授従五位下。
《大宝二年(七〇二)正月癸巳(廿五)》○癸巳。詔、以智淵法師為僧正。善往法師為大僧都。弁照法師為少僧都。僧照法師為律師。
《大宝二年(七〇二)二月戊戌朔。》○二月戊戌朔。始頒新律於天下。
《大宝二年(七〇二)二月庚戌(十三)》○庚戌。越後国疫。遣医・薬療之。是日。為班大幣。馳駅追諸国国造等入京。
《大宝二年(七〇二)二月丙辰(十九)》○丙辰。諸国大租。駅起稲及義倉。并兵器数文。始送于弁官。
《大宝二年(七〇二)二月丁巳(二十)》○丁巳。任諸国国師。
《大宝二年(七〇二)二月己未(廿二)》○己未。歌斐国献梓弓五百張。以充大宰府。是日。分遷伊太祁曾。大屋都比売。都麻都比売三神社。
《大宝二年(七〇二)二月乙丑(廿八)》○乙丑、諸国司等始給鎰而罷。〈 先是。別有税司主鎰。至是始給国司焉。 〉
《大宝二年(七〇二)三月壬申(戊辰朔五)》○三月壬申。因幡。伯耆。隠伎三国。蝗、損禾稼。
《大宝二年(七〇二)三月乙亥(八)》○乙亥。始頒度量于天下諸国。
《大宝二年(七〇二)三月戊寅(十一)》○戊寅。正五位下中臣朝臣意美麻呂。従五位下忌部宿禰子首。従六位下中臣朝臣石木。忌部宿禰狛麻呂。正七位下菅生朝臣国桙。従七位下巫部宿禰博士。正八位上忌部宿禰名代。並進位一階。
《大宝二年(七〇二)三月己卯(十二)》○己卯。鎮大安殿大祓。天皇御新宮正殿斎戒。惣頒幣帛於畿内及七道諸社。
《大宝二年(七〇二)三月甲申(十七)》○甲申。令大倭国繕治二槻離宮。」分越中国四郡、属越後国。
《大宝二年(七〇二)三月庚寅(廿三)》○庚寅。美濃国多伎郡民七百十六口。遷于近江国蒲生郡。
《大宝二年(七〇二)三月甲午(廿七)》○甲午。信濃国献梓弓一千廿張。以充大宰府。
《大宝二年(七〇二)三月丁酉(三十)》○丁酉。聴大宰府専銓擬所部国掾已下及郡司等。
《大宝二年(七〇二)四月庚子(戊戌朔三)》○夏四月庚子。禁祭賀茂神日。徒衆会集、執仗騎射。唯当国之人不在禁限。
《大宝二年(七〇二)四月乙巳(八)》○乙巳。飛騨国献神馬。大赦天下。唯盗人不在赦限。其国司目已上。出瑞郡大領者。進位各一階。賜禄有差。百姓賜復三年。獲瑞僧隆観、免罪人京。〈 流僧幸甚之子也。 〉又普賜親王以下畿内有位者物。免諸国今年田租。并減庸之半。
《大宝二年(七〇二)四月丁未(十)》○丁未。従七位下秦忌寸広庭、献杠谷樹八尋桙根。遣使者奉于伊勢大神宮。
《大宝二年(七〇二)四月庚戌(十三)》○庚戌。詔、定諸国国造之氏。其名具国造記。
《大宝二年(七〇二)四月壬子(十五)》○壬子。令筑紫七国及越後国簡点采女・兵衛貢之。但陸奥国勿貢。
《大宝二年(七〇二)五月辛未(丁卯朔五)》○五月辛未。勅。若五世王、自有辞訟、須受理者。特給坐席而与所分。
《大宝二年(七〇二)五月丁亥(廿一)》○丁亥。勅従三位大伴宿禰安麻呂。正四位下粟田朝臣真人。従四位上高向朝臣麻呂。従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呂。小野朝臣毛野。令参議朝政。
《大宝二年(七〇二)六月壬寅(丁酉朔六)》○六月壬寅。復大倭国吉野・宇知二郡百姓。
《大宝二年(七〇二)六月癸卯(七)》○癸卯、上野国疫。給薬救之。
《大宝二年(七〇二)六月庚申(廿四)》○庚申。以従三位大伴宿禰安麻呂為兵部卿。
《大宝二年(七〇二)六月甲子(廿八)》○甲子。震海犬養門。
《大宝二年(七〇二)六月乙丑(廿九)》○乙丑。遣唐使等、去年従筑紫而入海。風浪暴険、不得渡海。至是乃発。
《大宝二年(七〇二)七月己巳(丙寅朔四)》○秋七月己巳。有勅、断親王乗馬入宮門。
《大宝二年(七〇二)七月癸酉(八)》○癸酉。詔。伊勢太神宮封物者。是神御之物。宜准供神事。勿令濫穢。又在山背国乙訓郡火雷神。毎旱祈雨。頻有徴験。宜入大幣及月次幣例。
《大宝二年(七〇二)七月乙亥(十)》○乙亥。詔。令内外文武官読習新令。」美濃国大野郡人神人大、献八蹄馬。給稲一千束。
《大宝二年(七〇二)七月丙子(十一)》○丙子。天皇幸吉野離宮。
《大宝二年(七〇二)七月乙未(三十)》○乙未。始講律。是日。赦天下罪人。
《大宝二年(七〇二)八月丙申朔》○八月丙申、朔。薩摩・多〓。隔化逆命。於是発兵征討。遂校戸置吏焉。」授出雲狛従五位下。
《大宝二年(七〇二)八月己亥(四)》○己亥。以正五位上高橋朝臣笠間。為造大安寺司。
《大宝二年(七〇二)八月庚子(五)》○庚子。駿河・下総二国大風。壊百姓廬舍。損禾稼。
《大宝二年(七〇二)八月癸卯(八)》○癸卯。震倭建命墓。遣使祭之。
《大宝二年(七〇二)八月戊申(十三)》○戊申。有勅。五衛府使部、始准兵衛給禄。
《大宝二年(七〇二)八月辛亥(十六)》○辛亥。以正三位石上朝臣麻呂為大宰師。
《大宝二年(七〇二)八月癸亥(廿八)》○癸亥。勅、伊勢太神宮服料用神戸調。
《大宝二年(七〇二)九月乙丑朔》○九月乙丑朔。日有蝕之。
《大宝二年(七〇二)九月戊寅(十四)》○戊寅。制。諸司告朔文者。主典以上送弁官。々惣納中務省。」討薩摩隼人軍士。授勲各有差。
《大宝二年(七〇二)九月辛巳(十七)》○辛巳。駿河。伊豆。下総。備中。阿波五国飢。遣使存恤。
《大宝二年(七〇二)九月癸未(十九)》○癸未。遣使於伊賀。伊勢。美濃。尾張。三河五国。営造行宮。
《大宝二年(七〇二)九月乙酉(廿一)》○乙酉。従五位下出雲狛賜臣姓。
《大宝二年(七〇二)九月丁亥(廿三)》○丁亥。大赦天下。
《大宝二年(七〇二)九月己丑(廿五)》○己丑。詔。甲子年定氏上時。所不載氏、今被賜姓者。自伊美吉以上。並悉令申。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月乙未朔》○冬十月乙未朔。従四位下路真人登美卒。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月丁酉(三)》○丁酉。先是。征薩摩隼人時。祷祈大宰所部神九処。実頼神威遂平荒賊。爰奉幣帛、以賽其祷焉。」唱更国司等〈 今薩摩国也。 〉言。於国内要害之地。建柵置戍守之。許焉。」鎮祭諸神。為将幸参河国也。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月甲辰(十)》○甲辰。太上天皇幸参河国。令諸国無出今年田租。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月乙巳(十一)》○乙巳。近江国献嘉禾。異畝同穂。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月戊申(十四)》○戊申。頒下律令于天下諸国。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月乙卯(廿一)》○乙卯。詔。上自曾祖。下至玄孫。奕世孝順者。挙戸給復。表旌門閭。以為義家焉。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一月丙子(甲子朔十三)》○十一月丙子。行至尾張国。尾治連若子麻呂。牛麻呂。賜姓宿禰。国守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水守封一十戸。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一月庚辰(十七)》○庚辰。行至美濃国。授不破郡大領宮勝木実外従五位下。国守従五位上石河朝臣子老封一十戸。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一月乙酉(廿二)》○乙酉。行至伊勢国。国守従五位上佐伯宿禰石湯賜封一十戸。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一月丁亥(廿四)》○丁亥。至伊賀国。行所経過尾張。美濃。伊勢。伊賀等国郡司及百姓。叙位賜禄各有差。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一月戊子(廿五)》○戊子。車駕至自参河。免従駕騎士調。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二月甲午(癸已朔二)》○十二月甲午。勅曰。九月九日。十二月三日。先帝忌日也。諸司当是日、宜為廃務焉。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二月戊戌(六)》○戊戌。星昼見。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二月壬寅(十)》○壬寅。始開美濃国岐蘇山道。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二月乙巳(十三)》○乙巳。太上天皇不予。大赦天下。度一百人出家。令四畿内講金光明経。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二月甲寅(廿二)》○甲寅。太上天皇崩。遺詔。勿素服挙哀。内外文武官釐務如常。喪葬之事、務従倹約。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二月乙卯(廿三)》○乙卯。以二品穂積親王。従四位上犬上王。正五位下路真人大人。従五位下佐伯宿禰百足。黄文連本実。為作殯宮司。三品刑部親王。従四位下広瀬王。従五位上引田朝臣宿奈麻呂。従五位下民忌寸比良夫、為造大殿垣司。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二月丁巳(廿五)》○丁巳。設斎於四大寺。
《大宝二年(七〇二)十二月辛酉(廿九)》○辛酉。殯于西殿。
《大宝二年(一〇二)十二月壬戌(三十)》○壬戌。廃大祓。但東西文部解除如常。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二



『続日本紀』国史大系版 巻第三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三〈 起大宝三元年正月、尽慶雲四年六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天之真宗豊祖父天皇〈 文武天皇 第〓二 〉
《大宝三年(七〇三)正月癸亥朔》三年春正月癸亥朔。廃朝。親王已下百官人等、拝太上天皇殯宮也。
《大宝三年(七〇三)正月甲子(二)》○甲子。遣正六位下藤原朝臣房前于東海道。従六位上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于東山道。従七位上高向朝臣大足于北陸道。従七位下波多真人余射于山陰道。正八位上穂積朝臣老于山陽道。従七位上小野朝臣馬養于南海道。正七位上大伴宿禰大沼田于西海道。道別録事一人。巡省政績。申理寃枉。
《大宝三年(七〇三)正月丁卯(五)》○丁卯。奉為太上天皇。設斎于大安。薬師。元興。弘福四寺。
《大宝三年(七〇三)正月辛未(九)》○辛未。新羅国遣薩〓[冫+食]金福護。級〓[冫+食]金孝元等。来赴国王喪也。是日。制。主礼六人。元以大舍人為之。宜准斯例〓其課役。
《大宝三年(七〇三)正月壬午(廿)》○壬午。詔三品刑部親王、知太政官事。
《大宝三年(七〇三)二月丁未(癸巳朔十五)》○二月丁未。詔。従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等四人。預定律令。宜議功賞。於是。古麻呂及従五位下伊吉連博徳。並賜田十町、封五十戸。贈正五位上調忌寸老人之男。田十町、封百戸。従五位下伊余部連馬養之男。田六町、封百戸。其封戸止身。田伝一世。
《大宝三年(七〇三)二月丙申(四)》○丙申。従七位下茨田足嶋。衣縫造孔子。並賜連姓。
《大宝三年(七〇三)二月癸卯(十一)》○癸卯。是日、当太上天皇七七。遣使四大寺及四天王・山田等卅三寺。設斎焉。」大宰史生、更加十員。
《大宝三年(七〇三)三月戊辰(壬戌朔七)》○三月戊辰。賜従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呂功田廿町。
《大宝三年(七〇三)三月辛未(十)》○辛未。詔四大寺、読大般若経。度一百人。
《大宝三年(七〇三)三月丁丑(十六)》○丁丑。下制曰。依令。国博士於部内及傍国取用。然温故知新。希有其人。若傍国無人採用。則申省。然後、省選擬。更請処分。又有才堪郡司。若当郡有三等已上親者。聴任比郡。
《大宝三年(七〇三)三月戊寅(十七)》○戊寅。信濃。上野二国疫。給薬療之。
《大宝三年(七〇三)三月乙酉(廿四)》○乙酉。以義淵法師為僧正。
《大宝三年(七〇三)四月癸巳(壬辰朔二)》○夏四月癸巳。奉為太上天皇。設百曰斎於御在所。
《大宝三年(七〇三)四月乙未(四)》○乙未。従五位下高麗若光賜王姓。
《大宝三年(七〇三)四月辛亥(二十)》○辛亥。従七位下和気坂本賜君姓。
《大宝三年(七〇三)四月戊午(廿七)》○戊午。安芸国被略為奴婢者二百余人。免従本籍。
《大宝三年(七〇三)閏四月辛酉朔》○閏四月辛酉朔。大赦天下。」饗新羅客于難波館。詔曰。新羅国使薩〓[冫+食]金福護表云。寡君不幸。自去秋疾。以今春薨。永辞聖朝。朕思。其蕃君雖居異域。至於覆育。允同愛子。雖寿命有終。人倫大期。而自聞此言。哀感已甚。可差使発遣弔賻。其福護等、遥渉蒼波。能遂使旨。朕矜其辛勤。宜賜以布帛。是日。右大臣従二位阿倍朝臣御主人薨。遣正三位石上朝臣麻呂等弔賻之。
《大宝三年(七〇三)五月壬辰(辛卯朔二)》○五月壬辰。金福護等還蕃。」正七位上倉垣連子人。高祖根猪以来子孫。正七位上私小田。従七位上私比都自。長嶋。及昆弟等皆訴。得免雑戸。
《大宝三年(七〇三)五月癸巳(三)》○癸巳。流来新羅人、付福護等還本郷。
《大宝三年(七〇三)五月己亥(九)》○己亥。令紀伊国奈我。名草二郡、停布調献糸。但阿提。飯高。牟漏三郡、献銀也。
《大宝三年(七〇三)五月丙午(十六)》○丙午。相摸国疫。給薬救之。
《大宝三年(七〇三)六月乙丑(辛酉朔五)》○六月乙丑。以従四位上大神朝臣高市麻呂為左京大夫。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男人為大倭守。従五位上引田朝臣広目為斎宮頭兼伊勢守。
《大宝三年(七〇三)七月甲午(庚寅朔五)》○秋七月甲午。詔曰。籍帳之設。国家大信。逐時変更。詐偽必起。宜以庚午年籍為定。更無改易。」以従五位上大石王為河内守。正五位下黄文連大伴為山背守。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水守為尾張守。従五位下引田朝臣祖父為武蔵守。正五位上上毛野朝臣男足為下総守。正五位下猪名真人石前為備前守。」以災異頻見、年穀不登。詔減京畿及大宰府管内諸国調半。并免天下之庸。」又詔。五位已上、挙賢良方正之士。
《大宝三年(七〇三)六月壬寅(十三)》○壬寅。令四大寺読金光明経。
《大宝三年(七〇三)六月丙午(十七)》○丙午。近江国山火自焚。遣使祈雨于名山大川。
《大宝三年(七〇三)六月壬子(廿三)》○壬子。贈従五位下民忌寸大火正五位上。正六位上高田首新家従五位上。並遣使吊賻。以壬申年功也。
《大宝三年(七〇三)八月辛酉(庚申朔二)》○八月辛酉。以従五位上百済王良虞為伊予守。
《大宝三年(七〇三)八月甲子(五)》○甲子。大宰府請。有勲位者作番直軍団。考満之日、送於式部。一同散位。永預選叙。許之。
《大宝三年(七〇三)九月辛卯(己丑朔三)》○九月辛卯。賜四品志紀親王近江国鉄穴。
《大宝三年(七〇三)九月庚戌(廿二)》○庚戌。以従五位下波多朝臣広足為遣新羅大使。
《大宝三年(七〇三)九月癸丑(廿五)》○癸丑。施僧法蓮豊前国野〓町。〓医術也。
《大宝三年(七〇三)十月丁卯(己未朔九)》○冬十月丁卯。任太上天皇御葬司。以二品穂積親王為御装長官。従四位下広瀬王。正五位下石川朝臣宮麻呂。従五位下猪名真人大村為副。政人四人。史二人。四品志紀親王為造御竈長官。従四位上息長王。正五位上高橋朝臣笠間。正五位下土師宿禰馬手為副。政人四人。史四人。
《大宝三年(七〇三)十月甲戌(十六)》○甲戌。僧隆観還俗。本姓金。名財。沙門幸甚子也。頗渉芸術。兼知算暦。
《大宝三年(七〇三)十月癸未(廿五)》○癸未。天皇御大安殿。詔賜遣新羅使波多朝臣広足。額田人足。各衾一領。衣一襲。又賜新羅王錦二匹。〓[糸+施の旁]〓匹。
《大宝三年(七〇三)十一月癸卯(戊子朔十六)》○十一月癸卯。太政官処分。巡察使所記諸国郡司等、有治能者。式部宜依令称挙。有過失者。刑部依律推断。
《大宝三年(七〇三)十二月甲子(丁巳朔八)》○十二月甲子。始皇親・五世王。五位已上子。年満廿一已上者。録其歴名。申送式部省。
《大宝三年(七〇三)十二月己巳(十三)》○己巳。以正五位下路真人大人為衛士督。
《大宝三年(七〇三)十二月癸酉(十七)》○癸酉。従四位上当麻真人智徳。率諸王・諸臣。奉誄太上天皇。謚曰大倭根子天之広野日女尊。是日。火葬於飛鳥岡。
《大宝三年(七〇三)十二月壬午(廿六)》○壬午。合葬於大内山陵。
《慶雲元年(七〇四)正月丁亥朔》慶雲元年春正月丁亥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五位已上始座始設榻焉。
《慶雲元年(七〇四)正月癸巳(七)》○癸巳。詔以大納言従二位石上朝臣麻呂為右大臣。無位長屋王授正四位上。無位大市王。手嶋王。気多王。夜須王。倭王。宇大王。成会王、並授従四位下。従六位上高橋朝臣若麻呂。従六位下若犬養宿禰檳榔。正六位上穂積朝臣山守。巨勢朝臣久須比。大神朝臣狛麻呂。佐伯宿禰垂麻呂。従六位下阿曇宿禰虫名。従六位上采女朝臣枚夫。正六位下太朝臣安麻呂。従六位上阿倍朝臣首名。従六位下田口朝臣益人。正六位下笠朝臣麻呂。従六位上石上朝臣豊庭。従六位下大伴宿禰道足。曾禰連足人。正六位上文忌寸尺加。従六位下秦忌寸百足。正六位上佐太忌寸老。漆部造道麻呂。上村主大石。米多君北助。王敬受。従六位上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正六位上台忌寸八嶋、並授従五位下。
《慶雲元年(七〇四)正月丁酉(十一)》○丁酉。二品長親王。舍人親王。穂積親王。三品刑部親王、益封各二百戸。三品新田部親王。四品志紀親王各一百戸。右大臣従二位石上朝臣麻呂二千一百七十戸。大納言従二位藤原朝臣不比等八百戸。自余三位已下五位已上十四人各有差。
《慶雲元年(七〇四)正月壬寅(十六)》○壬寅。詔。御名部内親王。石川夫人、益封各一百戸。
《慶雲元年(七〇四)正月戊申(廿二)》○戊申。伊勢国多気・度会二郡少領已上者。聴連任三等已上親。
《慶雲元年(七〇四)正月辛亥(廿五)》○辛亥。始停百官跪伏之礼。
《慶雲元年(七〇四)二月丙辰朔》○二月丙辰朔。日有蝕之。
《慶雲元年(七〇四)二月癸亥(八)》○癸亥。神祇官大宮主入長上例。
《慶雲元年(七〇四)二月乙亥(廿)》○乙亥。従五位上村主百済。改賜阿刀連姓。
《慶雲元年(七〇四)三月甲寅(丙戌朔廿九)》○三月甲寅。信濃国疫。給薬療之。
《慶雲元年(七〇四)四月甲子(丙辰朔九)》○夏四月甲子。令鍜冶司鋳諸国印。
《慶雲元年(七〇四)四月庚午(十五)》○庚午。以信濃国献弓一千四百張、充大宰府。
《慶雲元年(七〇四)四月甲戌(十九)》○甲戌。讃岐国飢。賑恤之。
《慶雲元年(七〇四)四月壬午(廿七)》○壬午。備中。備後。安芸。阿波四国苗損。並加賑恤。
《慶雲元年(七〇四)五月甲午(乙酉朔十)》○五月甲午。備前国献神馬。西楼上慶雲見。詔。大赦天下。改元為慶雲元年。高年、老疾並加賑恤。又免壬寅年以往大税。及出神馬郡当年調。又親王・諸王・百官使部已上。賜禄有差。献神馬国司。守正五位下猪名真人石前進位一階。初見慶雲人式部少丞従七位上小野朝臣馬養三階。並賜〓[糸+施の旁]十疋。糸廿〓[糸+句]。布卅端。鍬〓口。
《慶雲元年(七〇四)五月庚子(十六)》○庚子。武蔵国飢。賑恤之。
《慶雲元年(七〇四)六月丁巳(乙卯朔三)》○六月丁巳。勅。諸国兵士。団別分為十番。毎番十日。教習武芸。必使斉整。令条以外。不得雑使。其有関須守者。随便斟酌。令足守備。
《慶雲元年(七〇四)六月己未(五)》○己未。令諸国勲七等以下身無官位者。聴直軍団続労。上経三年。折当両考。満之年送式部。選同散位之例。其身材強幹、須堪時務者。国司商量充使之。年限・考第。一准所任之例。
《慶雲元年(七〇四)六月乙丑(十一)》○乙丑。河内国古市郡人高屋連薬女、一産三男。賜〓[糸+施の旁]二疋。綿二屯。布四端。
《慶雲元年(七〇四)六月己巳(十五)》○己巳。阿波国献木連理。
《慶雲元年(七〇四)六月丙子(廿二)》○丙子。奉幣祈雨于諸社。
《慶雲元年(七〇四)七月甲申朔》○秋七月甲申朔。正四位下粟田朝臣真人自唐国至。初至唐時。有人、来問曰。何処使人。答曰。日本国使。我使反問曰。此是何州界。答曰。是大周楚州塩城県界也。更問。先是大唐。今称大周。国号縁何改称。答曰。永淳二年。天皇太帝崩。皇太后登位。称号聖神皇帝。国号大周。問答略了。唐人謂我使曰。亟聞。海東有大倭国。謂之君子国。人民豊楽。礼義敦行。今看使人。儀容大浄。豈不信乎。語畢而去。
《慶雲元年(七〇四)七月丙戌(三)》○丙戌。左京職献白燕。下総国献白烏。
《慶雲元年(七〇四)七月壬辰(九)》○壬辰。以時雨不降。遣使祈雨於諸社。
《慶雲元年(七〇四)七月庚子(十七)》○庚子。公廨禄給式部省、大学・散位等寮。
《慶雲元年(七〇四)七月壬寅(十九)》○壬寅。詔京師高年八十已上者。咸加賑恤。
《慶雲元年(七〇四)七月甲辰(廿一)》○甲辰。奉幣帛于住吉社。
《慶雲元年(七〇四)七月乙巳(廿二)》○乙巳。贈従五位上坂合部宿禰唐正五位下。右大臣従二位阿倍朝臣御主人功封百戸四分之一。伝子従五位上広庭。贈従五位上高田首新家功封〓戸四分之一。伝子無位首名。
《慶雲元年(七〇四)八月丙辰(甲寅朔三)》○八月丙辰。遣新羅使従五位上波多朝臣広足等、至自新羅。
《慶雲元年(七〇四)八月戊午(五)》○戊午。伊勢・伊賀二国蝗。
《慶雲元年(七〇四)八月辛巳(廿八)》○辛巳。周防国大風。抜樹傷秋稼。
《慶雲元年(七〇四)十月丁巳(癸丑朔五)》○冬十月丁巳。有詔。以水旱失時。年穀不稔。免課役并当年田租。
《慶雲元年(七〇四)十月辛酉(九)》○辛酉。粟田朝臣真人等拝朝。」正六位上幡文通為遣新羅大使。
《慶雲元年(七〇四)十月戊辰(十六)》○戊辰。幡文通賜造姓。
《慶雲元年(七〇四)十一月癸巳(癸未朔十一)》○十一月癸巳。設太上天皇百七斎于諸寺。
《慶雲元年(七〇四)十一月庚寅(八)》○庚寅。遣従五位上忌部宿禰子首。供幣帛。鳳凰鏡。〓子錦于伊勢大神宮。
《慶雲元年(七〇四)十一月丙申(十四)》○丙申。改従四位下引田朝臣宿奈麻呂姓。賜阿倍朝臣。」賜正四位下粟田朝臣真人。大倭国田廿町穀一千斛。以奉使絶域也。
《慶雲元年(七〇四)十一月壬寅(廿)》○壬寅。始定藤原宮地。宅入宮中百姓一千五百煙、賜布有差。
《慶雲元年(七〇四)十二月辛酉(壬子朔十)》○十二月辛酉。供幣帛于諸社。
《慶雲元年(七〇四)十二月辛未(二十)》○辛未。大宰府言。去秋大風。抜樹傷年穀。
☆《慶雲元年(七〇四)是年夏》◎是年夏。伊賀・伊豆二国疫。並給医薬療之。
《慶雲二年(七〇五)正月丙申(壬午朔十五)》二年春正月丙申。賜宴文武百寮于朝堂。
《慶雲二年(七〇五)正月庚子(十九)》○庚子。無位安八万王授従四位下。
《慶雲二年(七〇五)三月癸未(庚辰朔四)》○三月癸未。車駕幸倉橋離宮。
《慶雲二年(七〇五)三月丙戌(七)》○丙戌。正四位下豊国女王卒。
《慶雲二年(七〇五)四月壬子(庚戌朔三)》○夏四月壬子。詔曰。朕以菲薄之躬。託于王公之上。不能徳感上天、仁及黎庶。遂令陰陽錯謬。水旱失時。年穀不登。民多菜色。毎念於此、惻怛於心。宜令五大寺読金光明経。為救民苦。天下諸国。勿収今年挙税之利。并減庸半。
《慶雲二年(七〇五)四月甲寅(五)》○甲寅。遣使巡省天下諸国。
《慶雲二年(七〇五)四月庚申(十一)》○庚申。賜三品刑部親王越前国野一百町。
《慶雲二年(七〇五)四月丙寅(十七)》○丙寅。勅。依官員令。大納言四人。職掌既比大臣。官位亦超諸卿。朕顧念之。任重事密。充員難満。宜廃省二員為定両人。更置中納言三人。以補大納言不足。其職掌。敷奏、宣旨。待問、参議。其官位・料禄、准令。商量施行。太政官議奏。其職近大納言。事関機密。官位料禄。不可便軽。請、其位擬正四位上。別封二百戸。資人卅人。奏可之。」先是。諸国采女肩巾田。依令停之。至是復旧焉。
《慶雲二年(七〇五)四月辛未(廿二)》○辛未。天皇御大極殿。以正四位下粟田朝臣真人。高向朝臣麻呂。従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三人。為中納言。従四位上中臣朝臣意美麻呂為左大弁。従四位下息長真人老為右大弁。従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為兵部卿。従四位下巨勢朝臣麻呂為民部卿。」給大宰府飛駅鈴八口。伝符十枚。長門国鈴二口。
《慶雲二年(七〇五)五月丙戌(己卯朔七)》○五月丙戌。三品忍壁親王薨。遣使監護喪事。天武天皇之第九皇子也。
《慶雲二年(七〇五)五月丁亥(八)》○丁亥。以正五位下大伴宿禰手拍。為尾張守。
《慶雲二年(七〇五)五月癸卯(廿四)》○癸卯。幡文造通等自新羅至。
《慶雲二年(七〇五)六月乙亥(己西朔廿六)》○六月乙亥。奉幣帛于諸社。以祈雨焉。
《慶雲二年(七〇五)六月丙子(廿七)》○丙子。太政官奏。比日亢旱。田園〓[火+焦]巻。雖久〓祈。未蒙嘉〓。請、遣京畿内浄行僧等祈雨。及罷出市廛。閉塞南門。奏可之。
《慶雲二年(七〇五)七月丙申(戊寅朔十九)》○秋七月丙申。大納言正三位紀朝臣麻呂薨。近江朝御史大夫贈正三位大人之子也。
《慶雲二年(七〇五)七月丙午(廿九)》○丙午。大倭国大風。損壊百姓廬舍。
《慶雲二年(七〇五)八月戊午(戊申朔十一)》○八月戊午。詔曰。陰陽失度。炎旱弥旬。百姓飢荒。或陥罪網。宜大赦天下。与民更新。死罪已下。罪無軽重。咸赦除之。老病・鰥寡孤独。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其八虐、常赦所不免。不在赦限。又免諸国調之半。」又授遣唐使粟田朝臣真人従三位。其使下人等。進位賜物各有差。」以従三位大伴宿禰安麻呂為大納言。従四位下美努王為摂津大夫。
《慶雲二年(七〇五)九月壬午(戊寅朔五)》○九月壬午。詔二品穂積親王、知太政官事。
《慶雲二年(七〇五)九月丙戌(九)》○丙戌。置八咫烏社于大倭国宇太郡祭之。
《慶雲二年(七〇五)九月丁酉(二十)》○丁酉。以従五位上当麻真人桜井為伊勢守。
《慶雲二年(七〇五)九月癸卯(廿六)》○癸卯。越前国献赤烏。国司并出瑞郡司等進位一階。百姓給復一年。獲瑞人完人臣国持授従八位下。並賜〓[糸+施の旁]・綿・布・鍬各有差。
《慶雲二年(七〇五)十月壬申(丁未朔廿六)》○冬十月壬申。詔、遣使於五道。〈 除山陽・西海道。 〉賑恤高年、老疾・鰥寡〓独。并免当年調之半。
《慶雲二年(七〇五)十月丙子(三十)》○丙子。新羅貢調使一吉〓[冫+食]金儒吉等来献。
《慶雲二年(七〇五)十一月己卯(丁丑朔三)》○十一月己卯。以正四位上小野朝臣毛野為中務卿。
《慶雲二年(七〇五)十一月庚辰(四)》○庚辰。従五位下当麻真人楯為斎宮頭。」有詔。加親王・諸王臣食封各有差。」先是。五位有食封。至是、代以位禄也。
《慶雲二年(七〇五)十一月己丑(十三)》○己丑。徴発諸国騎兵。為迎新羅使也。以正五位上紀朝臣古麻呂。為騎兵大将軍。
《慶雲二年(七〇五)十一月甲辰(廿八)》○甲辰。以大納言従三位大伴宿禰安麻呂。為兼大宰帥。従四位下石川朝臣宮麻呂為大弐。
《慶雲二年(七〇五)十二月乙卯(丁未朔九)》○十二月乙卯。都下諸寺、権施食封各有差。
《慶雲二年(七〇五)十二月乙丑(十九)》○乙丑。令天下婦女。自非神部、斎宮宮人及老嫗。皆髻髪。〈 語在前紀。至是重制也。 〉
《慶雲二年(七〇五)十二月丙寅(二十)》○丙寅。正四位上葛野王卒。
《慶雲二年(七〇五)十二月癸酉(廿七)》○癸酉。無位山前王授従四位下。丹波王。阿刀王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三国真人人足。藤原朝臣武智麻呂。正六位下多治比真人夜部。佐味朝臣笠麻呂。藤原朝臣房前。従六位上中臣朝臣石木。狛朝臣秋麻呂。坂本朝臣阿曾麻呂。多治比真人県守。阿倍朝臣安麻呂。従六位下波多朝臣広麻呂。佐伯宿禰男。阿倍朝臣真君。田口朝臣広麻呂。巨勢朝臣子祖父。紀朝臣男人。正七位上大伴宿禰大沼田。正六位上坂合部宿禰三田麻呂。従六位下県犬養宿禰筑紫。正六位上坂上忌寸忍熊。船連秦勝。従六位下美努連浄麻呂並従五位下。是日。新羅使金儒吉等入京。
☆《慶雲二年(七〇五)是年》◎是年。諸国廿飢疫。並加医・薬賑恤之。
《慶雲三年(七〇六)正月丙子朔》三年春正月丙子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新羅使金儒吉等在列。朝廷儀衛、有異於常。
《慶雲三年(七〇六)正月己卯(四)》○己卯。新羅使貢調。
《慶雲三年(七〇六)正月壬午(七)》○壬午。饗金儒吉等于朝堂。奏諸方楽于庭。叙位賜禄各有差。
《慶雲三年(七〇六)正月丁亥(十二)》○丁亥。金儒吉等還蕃。賜其王勅書曰。天皇敬問新羅王。使人一吉〓[冫+食]金儒吉。薩〓[冫+食]金今古等至。所献調物並具之。王有国以還。多歴年歳。所貢無虧。行李相属。款誠既著。嘉尚無已。春首猶寒。比無恙也。国境之内。当並平安。使人今還。指宣往意、并寄土物如別。
《慶雲三年(七〇六)正月壬辰(十七)》○壬辰。定大射禄法。親王二品。諸王臣二位。一箭中外院布廿端。中院廿五端。内院卅端。三品・四品・三位。一箭中外院布十五端。中院廿端。内院廿五端。四位、一箭中外院布十端。中院十五端。内院廿端。五位、一箭中外院布六端。中院十二端。内院十六端。其中皮者。一箭同布一端。若外・中・内院及皮重中者倍之。六位・七位。一箭中外院布四端。中院六端。内院八端。八位・初位。一箭中外院布三端。中院四端。内院五端。中皮者、一箭布半端。若外・中・内院。及皮重中者如上。但勲位者不着朝服。立其当位次。
《慶雲三年(七〇六)閏正月庚戌(丙午朔五)》○閏正月庚戌。以従五位上猪名真人大村。為越後守。」京畿及紀伊。因幡。参河。駿河等国並疫。給医・薬療之。是日。令掃浄諸仏寺并神社。亦索捕盗賊。
《慶雲三年(七〇六)閏正月戊午(十三)》○戊午。奉新羅調於伊勢太神宮及七道諸社。」勅。収貯大蔵諸国調者。令諸司毎色検校相知。又収貯民部諸国庸中軽物、〓[糸+施の旁]・糸・綿等類。自今以後。収於大蔵。而支度年料。分充民部也。
《慶雲三年(七〇六)閏正月乙丑(廿)》○乙丑。勅令祷祈神祇。由天下疫病也。
《慶雲三年(七〇六)閏正月癸酉(廿八)》○癸酉。泉内親王参于伊勢大神宮。
《慶雲三年(七〇六)二月庚辰(乙亥朔六)》○二月庚辰。左京大夫従四位上大神朝臣高市麻呂卒。以壬申年功。詔贈従三位。大花上利金之子也。
《慶雲三年(七〇六)二月辛巳(七)》○辛巳。知太政官事二品穂積親王季禄。准右大臣給之。
《慶雲三年(七〇六)二月戊子(十四)》○戊子。以従五位下阿倍朝臣首名。為大宰少弐。」山背国相楽郡女鴨首形名、三産六児。初産二男。次産二女。後産二男。其初産二男。有詔為大舍人。
《慶雲三年(七〇六)二月庚寅(十六)》○庚寅。河内。摂津。出雲。安芸。紀伊。讃岐。伊予七国飢。並賑恤之。」詔曰。准令。三位以上已在食封之例。四位以下寔有位禄之物。又四位有飛蓋之貴。五位無冠蓋之重。不応有蓋・無蓋同在位禄之列。故四位宜入食封之限。又案令。諸王・諸臣位封。自正一位三百戸差降。止従三位一百戸。冠位已高。食封何薄。宜正一位六百戸。差降、止従四位八十戸。」又制七条事。准令。諸長上官遷代。皆以六考為限。余色得選。色別加二考。以十二考為選限。百官得選之限太遠。宜色別減二考。各定選限。〈 其一。 〉准令。籍蔭入選。雖有出身之条。未明預選之式。自今以後。取蔭出身。非因貢挙及別勅処分。並不在常選之限。〈 其二。 〉准律令。於律雖有除名之人六載之後聴叙之文。令内未載除名之罪限満以後応叙之式。宜議作応叙之条。〈 其三。 〉准令。京及畿内人身輸調。〈 於諸国減半。 〉宜罷人身之布、輸戸別之調。乃異外邦之民。以優内国之口。輸調之式。依一戸之丁、制四等之戸。輸調多少、議作余条例。〈 其四。 〉准令。正丁歳役収庸布二丈六尺。当欲軽歳役之庸。息人民之乏。並宜減半。其大宰所部。皆免収庸。若公作之役。不足傭力者。商量作安穏条例。永
為法式。〈 其五。 〉准令。一位以下及百姓・雑色人等。皆取戸粟、以為義倉。是義倉之物。給養窮民。預為儲備。今取貧戸之物。還給乏家之人。於理不安。自今以後。取中々以上戸之粟。以為義倉。必給窮乏、不得他用。若官人私犯一斗以上。即日解官。随贓決罸。〈 其六。 〉准令。五世之王。雖得王名。不在皇親之限。今五世之王。雖有王名。已絶皇親之籍。遂入諸臣之例。顧念親々之恩。不勝絶籍之痛。自今以後。五世之王、在皇親之限。其承嫡者相承為王。自余如令。〈 其七。 〉
《慶雲三年(七〇六)二月丙申(廿二)》○丙申。授船号佐伯従五位下。〈 入唐執節使従三位粟田朝臣真人之所乗者也。 〉
《慶雲三年(七〇六)二月丁酉(廿三)》○丁酉。車駕幸内野。
《慶雲三年(七〇六)二月己亥(廿五)》○己亥。五世王朝服。依格始着浅紫。
《慶雲三年(七〇六)二月庚子(廿六)》○庚子。京及畿内盗賊滋起。因差強幹人。悉令逐捕焉。是日。甲斐。信濃。越中。但馬。土左等国一十九社。始入祈年幣帛例。〈 其神名具神祇官記。 〉
《慶雲三年(七〇六)三月丙辰(甲辰朔十三)》○三月丙辰。右京人日置須太売。一産三男。賜衣糧并乳母。
《慶雲三年(七〇六)三月丁巳(十四)》○丁巳。詔曰。夫礼者。天地経義。人倫鎔範也。道徳仁義。因礼乃弘。教訓正俗。待礼而成。比者。諸司容儀、多違礼義。加以、男女無別。昼夜相会。又如聞。京城内外多有穢臭。良由所司不存検察。自今以後。両省・五府。並遣官人及衛士。厳加捉搦。随事科決。若不合与罪者。録状上聞。」又詔曰。軒冕之群。受代耕之禄。有秩之類。無妨於民農。故召伯所以憇甘棠。公休由其抜園葵。頃者。王公諸臣、多占山沢。不事耕種。競懐貧婪。空妨地利。若有百姓採柴草者。仍奪其器。令大辛苦。加以被賜地。実止有一二畝。由是踰峰跨谷。浪為境界。自今以後。不得更然。但氏々祖墓及百姓宅辺。栽樹為林。并周二三十許歩。不在禁限。
《慶雲三年(七〇六)四月壬寅(甲戌朔廿九)》○夏四月壬寅。河内。出雲。備前。安芸。淡路。讃岐。伊予等国飢疫。遣使賑恤之。
《慶雲三年(七〇六)五月丁巳(癸卯朔十五)》○五月丁巳。河内国石河郡人河辺朝臣乙麻呂、献白鳩。賜〓[糸+施の旁]五疋。糸十〓[糸+句]。布廿端。鍬廿口。正税三百束。
《慶雲三年(七〇六)六月癸酉朔》○六月癸酉朔。日有蝕之。
《慶雲三年(七〇六)六月丙子(四)》○丙子。令京畿祈雨于名山大川。
《慶雲三年(七〇六)六月丙申(廿四)》○丙申。従四位下与射女王卒。
《慶雲三年(七〇六)七月壬子(壬寅朔十一)》○秋七月壬子。以従四位上巨勢朝臣太益須為式部卿。
《慶雲三年(七〇六)七月辛酉(廿)》○辛酉。以従五位下笠朝臣麻呂為美濃守。
《慶雲三年(七〇六)七月乙丑(廿四)》○乙丑。丹波。但馬。二国山火。遣使奉幣帛于神祇。即雷声忽応。不撲自滅。」大倭国宇智郡狭嶺山火。撲滅之。
《慶雲三年(七〇六)七月戊辰(廿七)》○戊辰。以従五位下阿倍朝臣真君為大倭守。
《慶雲三年(七〇六)七月己巳(廿八)》○己巳。周防国守従七位下引田朝臣秋庭等、献白鹿。」諸国飢。遣使於六道。〈 除西海道。 〉並賑恤之。」大宰府言。所部九国・三嶋、亢旱大風。抜樹損稼。遣使巡省。因免被災尤甚者調役。
《慶雲三年(七〇六)八月甲戌(壬申朔三)》○八月甲戌。越前国言。山災不止。遣使奉幣部内神救之。
《慶雲三年(七〇六)八月壬辰(廿一)》○壬辰。以従五位下美努連浄麻呂。為遣新羅大使。
《慶雲三年(七〇六)八月庚子(廿九)》○庚子。遣三品田形内親王。侍于伊勢大神宮。
《慶雲三年(七〇六)九月甲辰(壬寅朔三)》○九月甲辰。以従五位下坂合部宿禰三田麻呂為三河守。
《慶雲三年(七〇六)九月丙辰(十五)》○丙辰。遣使七道。始定田租法。町十五束。及点役丁。
《慶雲三年(七〇六)九月丙寅(廿五)》○丙寅。行幸難波。
《慶雲三年(七〇六)十月壬午(辛未朔十二)》○冬十月壬午。還宮。摂津国造従七位上凡河内忌寸石麻呂。山背国造外従八位上山背忌寸品遅。従八位上難波忌寸浜足。従七位下三宅忌寸大目。合四人各進位一階。
《慶雲三年(七〇六)十月乙酉(十五)》○乙酉。従駕諸国騎兵六百六十人。皆免庸調并戸内田租。
《慶雲三年(七〇六)十一月癸卯(辛丑朔三)》○十一月癸卯。賜新羅国王勅書曰。天皇敬問新羅国王。朕以虚薄。謬承景運。慚無練石之才。徒奉握鏡之任。日〓[日+干]忘〓[冫+食]。翼々之懐愈積。宵分輟寝。業々之想弥深。冀覃覆載之仁。遐被寰区之表。況王世居国境。撫寧人民。深秉並舟之至誠。長脩朝貢之厚礼。庶磐石開基。騰茂響於麕岫。維城作固。振芳規於鴈池。国内安楽。風俗淳和。寒気厳切。比如何也。今故遣大使従五位下美努連浄麻呂。副使従六位下対馬連堅石等。指宣往意。更不多及。
《慶雲三年(七〇六)十一月戊申(八)》○戊申。従五位下大市王為伊勢守。
《慶雲三年(七〇六)十二月辛未朔》○十二月辛未朔。日有蝕之。
《慶雲三年(七〇六)十二月丙子(六)》○丙子。遣四品多紀内親王。参于伊勢大神宮。
《慶雲三年(七〇六)十二月己卯(九)》○己卯。有勅。令天下脱脛裳。一着白袴。
☆《慶雲三年(七〇六)是年》◎是年。天下諸国疫疾。百姓多死。始作土牛大儺。
《慶雲四年(七〇七)正月(庚子朔)》四年春正月。(この条記事なし。)
《慶雲四年(七〇七)二月乙亥(六)》二月乙亥。因諸国疫。遣使大祓。
《慶雲四年(七〇七)二月戊子(十九)》○戊子。詔諸王臣五位已上。議遷都事也。
《慶雲四年(七〇七)二月辛卯(廿二)》○辛卯。主税寮助従六位上掠垣直子人賜連姓。
《慶雲四年(七〇七)二月甲午(廿五)》○甲午。天皇御大極殿。詔授成選人等位。親王已下五位已上。男女一百十人、各有差。又授無位直見王。従六位上紀朝臣諸人。従六位下高向朝臣色夫智。小治田朝臣安麻呂。小治田朝臣宅持。上毛野朝臣堅身。正七位下高橋朝臣上麻呂。従六位下中臣朝臣人足。平群朝臣安麻呂。正六位上高志連村君。国覓忌寸八嶋。幡文造通、並授従五位下。
《慶雲四年(七〇七)三月庚子(己亥朔二)》○三月庚子。遣唐副使従五位下巨勢朝臣邑治等自唐国至。
《慶雲四年(七〇七)三月庚申(廿二)》○庚申。従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呂。請改下毛野朝臣石代姓、為下毛野川内朝臣。許之。
《慶雲四年(七〇七)三月甲子(廿六)》○甲子。給鉄印于摂津・伊勢等廿三国。使印牧駒・犢。
《慶雲四年(七〇七)四月庚辰(戊辰朔十三)》○夏四月庚辰。以日並知皇子命薨日。始入国忌。
《慶雲四年(七〇七)四月壬午(十五)》○壬午。詔曰。【S02】天皇詔旨勅〈 久。 〉汝藤原朝臣〈 乃 〉仕奉状者今〈 乃未尓 〉不在。掛〈 母 〉畏〈 支 〉天皇御世御世仕奉而。今〈 母 〉又、朕卿〈 止 〉為而。以明浄心而、朕〈 乎 〉助奉仕奉事〈 乃 〉、重〈 支 〉労〈 支 〉事〈 乎 〉所念坐御意坐〈 尓 〉依而。多利麻比〓[氏+一]夜々弥賜〈 閉婆。 〉忌忍事〈 尓 〉似事〈 乎志奈母。 〉常労〈 弥 〉重〈 弥 〉所念坐〈 久止。 〉宣。又難波大宮御宇掛〈 母 〉畏〈 支 〉天皇命〈 乃。 〉汝父藤原大臣〈 乃 〉仕奉〈 賈流 〉状〈 乎婆。 〉建内宿禰命〈 乃 〉仕奉〈 覃流 〉事〈 止 〉同事〈 敍止 〉勅而、治賜慈賜〈 賈利 〉是以令文所載〈 多流乎 〉跡〈 止 〉為而。随令長遠〈 久。 〉始今而次々被賜将往物〈 叙止。 〉食封五千戸賜〈 久止 〉勅命聞宣。」辞而不受。減三千戸賜二千戸。一千戸伝于子孫。又詔。益封親王已下四位已上及内親王。諸王・嬪・命婦等、各有差。
《慶雲四年(七〇七)四月丙申(廿九)》○丙申。天下疫飢。詔加振恤。但丹波。出雲。石見三国尤甚。奉幣帛於諸社。又令京畿及諸国寺読経焉。」賜正六位下山田史御方布・鍬・塩・穀。優学士也。
《慶雲四年(七〇七)五月己亥(戊戌朔二)》○五月己亥。兵部省、始録五衛府五位以上朝参及上日。申送太政官。
《慶雲四年(七〇七)五月乙巳(八)》○乙巳。以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水守為河内守。
《慶雲四年(七〇七)五月壬子(十五)》○壬子。給従五位下巨勢朝臣邑治。従七位上賀茂朝臣吉備麻呂。従八位下伊吉連古麻呂等。綿・〓[糸+施の旁]・布・鍬并穀、各有差。並以奉使絶域也。
《慶雲四年(七〇七)五月癸丑(十六)》○癸丑。美濃国言。村国連等志売、一産三女。賜穀〓斛。乳母一人。
《慶雲四年(七〇七)五月戊午(廿一)》○戊午。畿内霖雨損苗。遣使賑貸之。
《慶雲四年(七〇七)五月癸亥(廿六)》○癸亥。讃岐国那賀郡錦部刀良。陸奥国信太郡生王五百足。筑後国山門郡許勢部形見等。各賜衣一襲及塩・穀。初救百済也。官軍不利。刀良等被唐兵虜。没作官戸。歴〓余年乃免。刀良、至是遇我使粟田朝臣真人等。随而帰朝。憐其勤苦、有此賜也。
《慶雲四年(七〇七)五月乙丑(廿八)》○乙丑。従五位下美努連浄麻呂及学問僧義法。義基。惣集。慈定。浄達等、至自新羅。
《慶雲四年(七〇七)六月丁卯朔》○六月丁卯朔。日有蝕之。
《慶雲四年(七〇七)六月辛巳(十五)》○辛巳。天皇崩。遺詔。挙哀三日。凶服一月。
《慶雲四年(七〇七)六月壬午(十六)》○壬午。以三品志紀親王。正四位下犬上王。正四位上小野朝臣毛野。従五位上佐伯宿禰百足。従五位下黄文連本実等。供奉殯宮事。挙哀着服。一依遺詔行之。自初七至七々。於四大寺設斎焉。
《慶雲四年(七〇七)十月丁卯(乙丑朔三)》○冬十月丁卯。以二品新田部親王。従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従四位下佐伯宿禰太麻呂。従五位下紀朝臣男人、為造御竈司。従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呂。正五位上土師宿禰馬手。正五位下民忌寸比良夫。従五位上石上朝臣豊庭。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房前、為造山陵司。正四位下犬上王。従五位上采女朝臣枚夫。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従五位下黄文連本実。米多君北助、為御装司。
《慶雲四年(七〇七)十一月丙午(乙未朔十二)》○十一月丙午。従四位上当麻真人智徳、率誄人奉誄。謚曰倭根子豊祖父天皇。即日火葬於飛鳥岡。
《慶雲四年(七〇七)十一月甲寅(二十)》○甲寅。奉葬於檜隈安古山陵。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三



『続日本紀』国史大系版 巻第四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四〈 起慶雲四年七月、尽和銅二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日本根子天津御代豊国成姫天皇〈 元明天皇 第〓三 〉
《元明天皇即位前紀》日本根子天津御代豊国成姫天皇。小名阿閉皇女。天命開別天皇之第四皇女也。母曰宗我嬪。蘇我山田石川麻呂大臣之女也。適日並知皇子尊。生天之真宗豊祖父天皇。慶雲三年十一月、豊祖父天皇不予。始有禅位之志。天皇謙譲。固辞不受。四年六月、豊祖父天皇崩。
《慶雲四年(七〇七)六月庚寅(廿四)》○庚寅。天皇御東楼。詔召八省卿及五衛督率等。告以依遺詔摂万機之状。
《慶雲四年(七〇七)七月壬子(丙申朔十七)》○秋七月壬子。天皇即位於大極殿。詔曰。【S03】現神八洲御宇倭根子天皇詔旨勅命。親王・諸王・諸臣・百官人等、天下公民、衆聞宣。関〈 母 〉威〈 岐 〉藤原宮御宇倭根子天皇、丁酉八月〈 尓 〉。此食国天下之業〈 乎 〉日並知皇太子之嫡子。今御宇〈 豆留 〉天皇〈 尓 〉授賜而、並坐而。此天下〈 乎 〉治賜〈 比 〉諧賜〈 岐 〉。是者関〈 母 〉威〈 岐 〉近江大津宮御宇大倭根子天皇〈 乃 〉、与天地共長与日月共遠不改常典〈 止 〉立賜〈 比 〉敷賜〈 覇留 〉法〈 乎。 〉受被賜坐而行賜事〈 止 〉衆被賜而、恐〈 美 〉仕奉〈 利豆羅久止 〉詔命〈 乎 〉衆聞宣。如是仕奉侍〈 尓 〉。去年十一月〈 尓 〉、威〈 加母 〉我王朕子天皇〈 乃 〉詔〈 豆羅久 〉。朕御身労坐故、暇間得而御病欲治。此〈 乃 〉天〈 豆 〉日嗣之位者、大命〈 尓 〉坐〈 世 〉大坐坐而治可賜〈 止 〉譲賜命〈 乎 〉、受被坐賜而答曰〈 豆羅久 〉。朕者不堪〈 止 〉辞白而受不坐在間〈 尓 〉。遍多〈 久 〉日重而譲賜〈 倍婆 〉、労〈 美 〉威〈 美。 〉今年六月十五日〈 尓 〉、詔命者受賜
〈 止 〉白〈 奈賀羅 〉。此重位〈 尓 〉継坐事〈 乎奈母 〉天地心〈 乎 〉労〈 美 〉重〈 美 〉畏坐〈 左久止 〉詔命衆聞宣。故、是以、親王始而。王臣・百官人等〈 乃 〉、浄明心以而。弥務〈 尓 〉弥結〈 尓 〉阿奈々〈 比 〉奉輔佐奉〈 牟 〉事〈 尓 〉依而〈 志 〉。此食国天下之政事者、平長将在〈 止奈母 〉所念坐。又天地之共長遠不改常典〈 止 〉立賜〈 覇留 〉食国法〈 母。 〉傾事無〈 久 〉動事無〈 久 〉渡将去〈 止奈母 〉所念行〈 左久止 〉詔命衆聞宣。又遠皇祖御世〈 乎 〉始而、天皇御世〈 乎 〉始而天皇御世御世、天〈 豆 〉日嗣〈 止 〉高御座〈 尓 〉坐而此食国天下〈 乎 〉撫賜〈 比 〉慈賜事者、辞立不在。人祖〈 乃 〉意能賀弱児〈 乎 〉養治事〈 乃 〉如〈 久 〉治賜〈 比 〉慈賜来業〈 止奈母 〉、随神所念行〈 須 〉。是以、先〈 豆 〉先〈 豆 〉天下公民之上〈 乎 〉慈賜〈 久 〉。大赦天下。自慶雲四年七月十七日昧爽以前大辟罪以下。罪無軽重。已発覚・未発覚。咸赦除之。其八虐之内、已殺訖、及強盗・窃盗。常赦不免者。並不在赦例。前後流人非反逆縁坐及移郷者。並宜放還。亡命山
沢。挟蔵軍器。百日不首。復罪如初。給侍高年百歳以上。賜籾二斛。九十以上一斛五斗。八十以上一斛。八位以上級別加布一端以上。五位以上不在此例。僧尼准八位以上。各施籾・布。賑恤鰥寡〓独不能自存者。人別賜籾一斛。京師。畿内及大宰所部諸国今年調。天下諸国今年田租復賜〈 久止 〉詔天皇大命〈 乎 〉衆聞宣。
《慶雲四年(七〇七)七月庚子(五)》○庚子。有事于大内山陵。
《慶雲四年(七〇七)七月辛丑(六)》○辛丑。遣使於大宰府。授南嶋人位賜物各有差。
《慶雲四年(七〇七)七月丙辰(廿一)》○丙辰。始置授刀舍人寮。
《慶雲四年(七〇七)八月辛巳(丙寅朔十六)》○八月辛巳。入唐副使従五位下巨勢朝臣邑治等進位有差。従七位上鴨朝臣吉備麻呂授従五位下。水手等給復十年。
《慶雲四年(七〇七)九月丁未(丙申朔十二)》○九月丁未。正五位下大神朝臣安麻呂為氏長。
《慶雲四年(七〇七)十月戊子(丑朔廿四)》○冬十月戊子。従四位下文忌寸禰麻呂卒。遣使宣詔。贈正四位上。並賻〓[糸+施の旁]・布。以壬申年功也。
《慶雲四年(七〇七)十一月丙申(乙未朔二)》○十一月丙申。賑恤志摩国。」以従五位下安倍朝臣真君。為越後守。
《慶雲四年(七〇七)十一月甲寅(廿)》○甲寅。葬倭根子豊祖父天皇于安古山陵。
《慶雲四年(七〇七)十一月戊午(廿四)》○戊午。弾正尹従四位下衣縫王卒。
《慶雲四年(七〇七)十二月乙丑朔》○十二月乙丑朔。日有蝕之。
《慶雲四年(七〇七)十二月戊辰(四)》○戊辰。伊予国疫。給薬療之。
《慶雲四年(七〇七)十二月辛卯(廿七)》○辛卯。詔曰。凡為政之道。以礼為先。無礼言乱。言乱失旨。往年有詔。停跪伏之礼。今聞。内外庁前。皆不厳粛。進退無礼。陳答失度。斯則所在官司不恪其次。自忘礼節之所致也。宜自今以後厳加糺弾、革其弊俗。使靡淳風。
《和銅元年(七〇八)正月乙巳(乙未朔十一)》和銅元年春正月乙巳。武蔵国秩父郡献和銅。詔曰。【S04】現神御宇倭根子天皇詔旨勅命〈 乎。 〉親王・諸王・諸臣・百官人等、天下公民、衆聞宣。高天原〈 由 〉天降坐〈 志。 〉天皇御世〈 乎 〉始而、中・今〈 尓 〉至〈 麻〓[氏+一]尓。 〉天皇御世御世、天〈 豆 〉日嗣高御座〈 尓 〉坐而治賜慈賜来食国天下之業〈 止奈母。 〉随神所念行〈 佐久止 〉詔命〈 乎 〉衆聞宣。如是治賜慈賜来〈 留 〉天〈 豆 〉日嗣之業。今皇朕御世〈 尓 〉当而坐者。天地之心〈 乎 〉労〈 弥 〉重〈 弥 〉辱〈 弥 〉恐〈 弥 〉坐〈 尓 〉、聞看食国中〈 乃 〉東方武蔵国〈 尓。 〉自然作成和銅出在〈 止 〉奏而献焉。此物者、天坐神・地坐祗〈 乃 〉相于豆奈〈 比 〉奉福〈 波倍 〉奉事〈 尓 〉依而。顕〈 久 〉出〈 多留 〉宝〈 尓 〉在〈 羅之止奈母。 〉神随所念行〈 須。 〉是以、天地之神〈 乃 〉顕奉瑞宝〈 尓 〉依而、御世年号改賜換賜〈 波久止 〉詔命〈 乎 〉衆聞宣。故、改慶雲五年而和銅元年為而、御世年号〈 止 〉定賜。是以、天下〈 尓 〉慶命詔〈 久。 〉冠位上可賜
人々治賜。大赦天下。自和銅元年正月十一日昧爽以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軽重。已発覚・未発覚。繋囚・見徒。咸赦除之。其犯八虐。故殺人。謀殺人已殺。賊盗。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亡命山沢。挟蔵禁書。百日不首。復罪如初。高年百姓。百歳以上。賜籾三斛。九十以上二斛。八十以上一斛。孝子・順孫。義夫・節婦。表其門閭。優復三年。鰥寡〓独不能自存者、賜籾一斛。賜百官人等禄各有差。諸国々郡司加位一階。其正六位上以上不在進限。免武蔵国今年庸、当郡調庸詔天皇命〈 乎 〉衆聞宣。是日。授四品志貴親王三品。従二位石上朝臣麻呂。従二位藤原朝臣不比等並正二位。正四位上高向朝臣麻呂従三位。正六位上阿閉朝臣大神。正六位下川辺朝臣母知。笠朝臣吉麻呂。小野朝臣馬養。従六位上上毛野朝臣広人。多治比真人広成。従六位下大伴宿禰宿奈麻呂。正六位上阿刀宿禰智徳。高庄子。買文会。従六位下日下部宿禰老。津嶋朝臣堅石。無位金上元並従五位下。
《和銅元年(七〇八)二月甲戌(甲子朔十一)》○二月甲戌。始置催鋳銭司。以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任之。」讃岐国疫。給薬療之。
《和銅元年(七〇八)二月戊寅(十五)》○戊寅。詔曰。朕祗奉上玄。君臨宇内。以菲薄之徳。処紫宮之尊。常以為。作之者労。居之者逸。遷都之事。必未遑也。而王公大臣咸言。往古已降。至于近代。揆日瞻星。起宮室之基。卜世相土。建帝皇之邑。定鼎之基永固。無窮之業斯在。衆議難忍。詞情深切。然則京師者。百官之府。四海所帰。唯朕一人。豈独逸予。苟利於物。其可遠乎。昔殷王五遷。受中興之号。周后三定。致太平之称。安以遷其久安宅。方今、平城之地。四禽叶図。三山作鎮。亀筮並従。宜建都邑。宜其営構資、須随事条奏。亦待秋収後。令造路橋。子来之義、勿致労擾。制度之宜。令後不加。
《和銅元年(七〇八)三月乙未(甲午朔二)》○三月乙未。山背・備前二国疫。給薬療之。
《和銅元年(七〇八)三月丙午(十三)》○丙午。以従四位上中臣朝臣意美麻呂為神祇伯。右大臣正二位石上朝臣麻呂為左大臣。大納言正二位藤原朝臣不比等為右大臣。正三位大伴宿禰安麻呂為大納言。正四位上小野朝臣毛野。従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従四位上中臣朝臣意美麻呂並為中納言。従四位上巨勢朝臣麻呂為左大弁。従四位下石川朝臣宮麻呂為右大弁。従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為式部卿。従四位下弥努王為治部卿。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池守為民部卿。従四位下息長真人老為兵部卿。従四位上竹田王為刑部卿。従四位上広瀬王為大蔵卿。正四位下犬上王為宮内卿。正五位上大伴宿禰手拍為造宮卿。正五位下大石王為弾正尹。従四位下布勢朝臣耳麻呂為左京大夫。正五位上猪名真人石前為右京大夫。従五位上大伴宿禰男人為衛門督。正五位上百済王遠宝為左衛士督。従五位上巨勢朝臣久須比為右衛士督。従五位上佐伯宿禰垂麻呂為左兵衛率。従五位下高向朝臣色夫知為右兵衛率。従三位高向朝臣麻呂為摂津大夫。従五位下佐伯宿禰男為大倭守。正五位下石川朝臣石足為河内守。従五位下坂合部宿禰三田麻呂為山背守。正五位下大宅朝臣金弓為伊勢守。従四位下佐伯宿禰太麻呂為尾張守。従五位下美弩連浄麻呂為遠江守。従五位上
上毛野朝臣安麻呂為上総守。従五位下賀茂朝臣吉備麻呂為下総守。従五位下阿倍狛朝臣秋麻呂為常陸守。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水守為近江守。従五位上笠朝臣麻呂為美濃守。従五位下小治田朝臣宅持為信濃守。従五位上田口朝臣益人為上野守。正五位下当麻真人桜井為武蔵守。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広成為下野守。従四位下上毛野朝臣小足為陸奥守。従五位下高志連村君為越前守。従五位下阿倍朝臣真君為越後守。従五位上大神朝臣狛麻呂為丹波守。正五位下忌部宿禰子首為出雲守。正五位上巨勢朝臣邑治為播磨守。従四位下百済王南典為備前守。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吉備為備中守。正五位上佐伯宿禰麻呂為備後守。従五位上引田朝臣尓閉為長門守。従五位上大伴宿禰道足為讃岐守。従五位上久米朝臣尾張麻呂為伊予守。従三位粟田朝臣真人為大宰帥。従四位上巨勢朝臣多益首為大弐。
《和銅元年(七〇八)三月乙卯(廿二)》○乙卯。勅。大宰府帥・大弐。并三関及尾張守等。始給〓仗。其員。帥八人。大弐及尾張守四人。三関国守二人。其考選・事力及公廨田。並准史生。」以従五位下鴨朝臣吉備麻呂為玄蕃頭。従五位上佐伯宿禰百足為下総守。
《和銅元年(七〇八)三月丙辰(廿三)》○丙辰。以従五位下小野朝臣馬養為帯剣寮長官。
《和銅元年(七〇八)三月庚申(廿七)》○庚申。美濃国安八郡人国造千代妻如是女、一産三男。給稲四百束。乳母一人。
《和銅元年(七〇八)四月己巳(癸亥朔七)》○夏四月己巳。授無位村王従五位下。
《和銅元年(七〇八)四月癸酉(十一)》○癸酉。制。貢人・位子。無考之日。浪入常選。白丁冒名。預貢人例。此色且多。是由式部不察之過焉。今宜按覆検実申知。其式部史生已上。若能知罪自首者、免其罪。終隠執不首者、准律科罪。亦其位子。准令。嫡子唯得貢用。庶子不合。今即兼用。此亦式部違令。若其庶子、雖授位記。皆追還本色。但其才堪時務。欲従貢人例者聴之。又諸国博士・医師等。自朝遣補者。考選一准史生例。考第各従本色。若取土人及傍国者。並依令条。又諸位子・貢人堪貢、名籍。皆令本部案記。臨用。式部乃下本部追召之。
《和銅元年(七〇八)四月壬午(廿)》○壬午。従四位下柿本朝臣佐留卒。
《和銅元年(七〇八)五月壬寅(壬辰朔十一)》○五月壬寅。始行銀銭。
《和銅元年(七〇八)五月庚戌(十九)》○庚戌。給近江守〓仗二人。
《和銅元年(七〇八)五月庚申(廿九)》○庚申。長門国言。甘露降。
《和銅元年(七〇八)五月辛酉(三十)》○辛酉。従四位下美弩王卒。
《和銅元年(七〇八)六月丙戌(壬戌朔廿五)》○六月丙戌。三品但馬内親王薨。天武天皇之皇女也。
《和銅元年(七〇八)六月己丑(廿八)》○己丑。詔、為天下太平百姓安寧。令都下諸寺転経焉。
《和銅元年(七〇八)七月丁酉(辛卯朔七)》○秋七月丁酉。内蔵寮始置史生四員。」但馬・伯耆二国疫。給薬療之。
《和銅元年(七〇八)七月甲辰(十四)》○甲辰。隠岐国霖雨大風。遺使賑恤之。
《和銅元年(七〇八)七月乙巳(十五)》○乙巳。召二品穂積親王。左大臣石上朝臣麻呂。右大臣藤原朝臣不比等。大納言大伴宿禰安麻呂。中納言小野朝臣毛野。阿倍朝臣宿奈麻呂。中臣朝臣意美麻呂。左大弁巨勢朝臣麻呂。式部卿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等於御前。勅曰。卿等情存公平。率先百寮。朕聞之憙慰于懐。思由卿等如此。百官為本、至天下平民。垂拱開衿。長久平好。又卿等子々孫々。各保栄命。相継供奉。宜知此意各自努力。又召神祇官大副。太政官少弁。八省少輔以上。侍従。弾正弼以上、及武官職事五位。勅曰。汝王臣等。為諸司本。由汝等勠力。諸司人等須斉整。朕聞。忠浄守臣子之業。遂受栄貴。貪濁失臣子之道。必被罪辱。是天地之恒理。君臣之明鏡。故汝等、知此意。各守所職。勿有怠緩。能堪時務者。必挙而進。乱失官事者。必無隠諱。因授従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正四位上。従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呂。中臣朝臣意美麻呂。巨勢朝臣麻呂並正四位下。文武職事五位已上及女官。賜禄各有差。
《和銅元年(七〇八)七月丙午(十六)》○丙午。有詔。京師僧尼及百姓等。年八十以上賜粟。百年二斛。九十一斛五斗。八十一斛。
《和銅元年(七〇八)七月丙辰(廿六)》○丙辰。令近江国鋳銅銭。
《和銅元年(七〇八)八月己巳(庚申朔十)》○八月己巳。始行銅銭。
《和銅元年(七〇八)八月庚辰(廿一)》○庚辰。兵部省更加史生六員。通前十六人。左右京職各六員。主計寮四員。通前十人。
《和銅元年(七〇八)閏八月丙申(庚寅朔七)》○閏八月丙申。製。自今以後。衣〓[ネ+票]口闊。八寸已上一尺已下。随人大小為之。又衣領得接作。但不得〓[ネ+票]口窄小。衣領細狭。
《和銅元年(七〇八)閏八月丁酉(八)》○丁酉。摂津大夫従三位高向朝臣麻呂薨。難波朝廷刑部尚書大花上国忍之子也。
《和銅元年(七〇八)九月壬戌(己未朔四)》○九月壬戌。以従四位下安八万王為治部卿。従四位下息長真人老為左京大夫。正五位上大神朝臣安麻呂為摂津大夫。
《和銅元年(七〇八)九月壬申(十四)》○壬申。行幸菅原。
《和銅元年(七〇八)九月戊寅(二十)》○戊寅。巡幸平城。観其地形。
《和銅元年(七〇八)九月庚辰(廿二)》○庚辰。行幸山背国相楽郡岡田離宮。賜行所経国司目以上、袍・袴各一領。造行宮郡司禄各有差。并免百姓調。特給賀茂。久仁二里戸稲卅束。
《和銅元年(七〇八)九月乙酉(廿七)》○乙酉。至春日離宮。大倭国添上下二郡勿、出今年調。
《和銅元年(七〇八)九月丙戌(廿八)》○丙戌。車駕還宮。」越後国言。新建出羽郡。許之。
《和銅元年(七〇八)九月戊子(三十)》○戊子。以正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池守。為造平城京司長官。従五位下中臣朝臣人足。小野朝臣広人。小野朝臣馬養等為次官。従五位下坂上忌寸忍熊為大匠。判官七人。主典四人。
《和銅元年(七〇八)十月庚寅(己丑朔二)》○冬十月庚寅。遣宮内卿正四位下犬上王。奉幣帛于伊勢太神宮。以告営平城宮之状也。
《和銅元年(七〇八)十一月己未朔》○十一月己未朔。日有蝕之。
《和銅元年(七〇八)十一月乙丑(七)》○乙丑。遷菅原地民九十余家給布・穀。
《和銅元年(七〇八)十一月己卯(廿一)》○己卯。大嘗。遠江・但馬二国、供奉其事。
《和銅元年(七〇八)十一月辛巳(廿三)》○辛巳。宴五位以上于内殿。奏諸方楽於庭。賜禄各有差。
《和銅元年(七〇八)十一月癸未(廿五)》○癸未。賜宴職事六位以下。訖賜〓[糸+施の旁]各一疋。
《和銅元年(七〇八)十一月乙酉(廿七)》○乙酉。神祇官及遠江・但馬二国郡司。并国人男女惣一千八百五十四人。叙位賜禄各有差。
《和銅元年(七〇八)十二月癸巳(己丑朔五)》○十二月癸巳。鎮祭平城宮地。
《和銅二年(七〇九)正月丙寅(戊午朔九)》二年春正月丙寅。授正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正四位上小野朝臣毛野並従三位。正五位上大伴宿禰手拍。大神朝臣安麻呂。土師宿禰馬手。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水守並従四位下。正六位下上毛野朝臣荒馬。正六位上土師宿禰甥。従六位上大伴宿禰牛養。従六位下笠朝臣長目。大春日朝臣赤兄。穂積朝臣老。正六位上調連淡海。正六位下椋垣忌寸子人。正六位上大私造虎並従五位下。
《和銅二年(七〇九)正月戊寅(廿一)》○戊寅。下総国疫。給薬療之。
《和銅二年(七〇九)正月壬午(廿五)》○壬午。詔。国家為政。兼済居先。去虚就実。其理然矣。向者頒銀銭。以代前銀。又銅銭並行。比姦盗逐利。私作濫鋳。紛乱公銭。自今以後。私鋳銀銭者。其身没官。財入告人。行濫逐利者。加杖二百。加役当徒。知情不告者。各与同罪。
《和銅二年(七〇九)二月戊子朔》○二月戊子朔。詔曰。筑紫観世音寺。淡海大津宮御宇天皇、奉為後岡本宮御宇天皇、誓願所基也。雖累年代。迄今未了。宜大宰商量、充駆使丁五十許人。及逐閑月。差発人夫。専加検校。早令営作。
《和銅二年(七〇九)二月丁未(二十)》○丁未。遠江国長田郡。地界広遠。民居遥隔。往還不便。辛苦極多。於是分為二郡焉。
《和銅二年(七〇九)三月辛酉(戊午朔四)》○三月辛酉。隠岐国飢。賑恤之。
《和銅二年(七〇九)三月壬戌(五)》○壬戌。陸奥・越後二国蝦夷。野心難馴。屡害良民。於是、遣使徴発遠江。駿河。甲斐。信濃。上野。越前。越中等国。以左大弁正四位下巨勢朝臣麻呂為陸奥鎮東将軍。民部大輔正五位下佐伯宿禰石湯為征越後蝦夷将軍。内蔵頭従五位下紀朝臣諸人為副将軍。出自両道征伐。因授節刀并軍令。
《和銅二年(七〇九)三月辛未(十四)》○辛未。取海陸両道。喚新羅使金信福等。
《和銅二年(七〇九)三月庚辰(廿三)》○庚辰。初置造雑物法用司。以従五位上采女朝臣枚夫。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従五位下舟連甚勝。笠朝臣吉麻呂為之。
《和銅二年(七〇九)三月甲申(廿七)》○甲申。制。凡交関雑物。其物価銀銭四文已上。即用銀銭。其価三文已下。皆用銅銭。
《和銅二年(七〇九)四月丁亥朔》○夏四月丁亥朔。日有蝕之。
《和銅二年(七〇九)四月壬寅(十六)》○壬寅。従四位下上毛野朝臣男足卒。
《和銅二年(七〇九)五月庚申(丙辰朔五)》○五月庚申、筑前国宗形郡大領外従五位下宗形朝臣等抒授外従五位上。尾張国愛知郡大領外従六位上尾張宿禰乎己志外従五位下。
《和銅二年(七〇九)五月乙亥(廿)》○乙亥。河内。摂津。山背。伊豆。甲斐五国。連雨損苗。是日。新羅使金信福等貢方物。
《和銅二年(七〇九)五月壬午(廿七)》○壬午。宴金信福等於朝堂。賜禄各有差。并賜国王絹廿疋。美濃〓[糸+施の旁]卅疋。糸二百〓[糸+句]。綿一百五十屯。是日。右大臣藤原朝臣不比等、引新羅使於弁官庁内。語曰。新羅国使。自古入朝。然未曾与執政大臣談話。而今日披晤者。欲結二国之好成往来之親也。使人等即避座而拝。復座而対曰。使等。本国卑下之人也。然受王臣教。得入聖朝。適従下風。幸甚難言。況引升榻上。親対威顔。仰承恩教。伏深欣懼。
《和銅二年(七〇九)六月丙戌朔》○六月丙戌朔。金信福等還国。
《和銅二年(七〇九)六月甲午(九)》○甲午。上総・越中二国疫。給薬療之。
《和銅二年(七〇九)六月辛丑(十六)》○辛丑。遣使〓于畿内。
《和銅二年(七〇九)六月乙巳(廿)》○乙巳。令諸国進駅起稲帳。」筑前国御笠郡大領正七位下宗形部堅牛。賜益城連姓。嶋郡少領従七位上中臣部加比。中臣志斐連姓。
《和銅二年(七〇九)六月辛亥(廿六)》○辛亥。紀伊国疫。給薬療之。
《和銅二年(七〇九)六月癸丑(廿八)》○癸丑。散位正四位下犬上王卒。」従七位下殖栗物部名代。賜姓殖栗連。」勅。自大宰率已下至于品官。事力半減。唯薩摩・多禰両国司及国師僧等。不在減例。
《和銅二年(七〇九)七月乙卯朔》○秋七月乙卯朔。以従五位上上毛野朝臣安麻呂為陸奥守。」令諸国運送兵器於出羽柵。為征蝦狄也。
《和銅二年(七〇九)七月丁卯(十三)》○丁卯。令越前。越中。越後。佐渡四国船一百艘送于征狄所。
《和銅二年(七〇九)八月乙酉(甲申朔二)》○八月乙酉。廃銀銭。一行銅銭。」太政官処分。河内鋳銭司官属。賜禄・考選。一准寮焉。
《和銅二年(七〇九)八月戊申(廿五)》○戊申。征蝦夷将軍正五位下佐伯宿禰石湯。副将軍従五位下紀朝臣諸人。事畢入朝。召見特加優寵。
《和銅二年(七〇九)八月辛亥(廿八)》○辛亥。車駕幸平城宮。免従駕京畿兵衛戸雑徭。
《和銅二年(七〇九)九月乙卯(甲寅朔二)》○九月乙卯。授大倭守従五位下佐伯宿禰男従五位上。造宮大丞従六位下台忌寸宿奈麻呂従五位下。是日。車駕巡撫新京百姓焉。
《和銅二年(七〇九)九月丁巳(四)》○丁巳。賜造宮将領已上物有差。
《和銅二年(七〇九)九月戊午(五)》○戊午。車駕至自平城。
《和銅二年(七〇九)九月乙丑(十二)》○乙丑。賜征狄将軍等禄各有差。
《和銅二年(七〇九)九月己卯(廿六)》○己卯。遠江。駿河。甲斐。常陸。信濃。上野。陸奥。越前。越中。越後等国軍士。経征役五十日已上者。賜復一年。」遣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房前于東海・東山二道。検察関〓。巡省風俗。仍賜伊勢守正五位下大宅朝臣金弓。尾張守従四位下佐伯宿禰大麻呂。近江守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水守。美濃守従五位上笠朝臣麻呂。当国田各一十町。穀二百斛。衣一襲。美其政績也。
《和銅二年(七〇九)十月癸未朔》○冬十月癸未朔。日有蝕之。
《和銅二年(七〇九)十月甲申(二)》○甲申。制。凡内外諸司考選文。先進弁官。処分之訖。還附本司。便令申送式部・兵部。
《和銅二年(七〇九)十月庚寅(八)》○庚寅。備後国葦田郡甲努村。相去郡家。山谷阻遠。百姓往還。煩費太多。仍割品遅郡三里。隷葦田郡。建郡於甲努村。
《和銅二年(七〇九)十月癸巳(十一)》○癸巳。勅、造平城京司。若彼墳隴。見発堀者。随即埋斂。勿使露棄。普加祭〓。以慰幽魂。
《和銅二年(七〇九)十月丙申(十四)》○丙申。禁制。畿内及近江国百姓。不畏法律。容隠浮浪及逃亡仕丁等。私以駆使。由是、多在彼。不還本郷・本主。非独百姓違慢法令。亦是国司不加懲粛。害蠧公私。莫過斯弊。自今以後。不得更然。宜令暁示所部検括。十一月卅日使尽。仍即申報。符到五日内。無問逃亡・隠蔵。並令自首。限外不首。依律科罪。若有知情故隠。与逃亡同罪。不得官当・蔭贖。国司不糺者。依法科附。
《和銅二年(七〇九)十月戊申(廿六)》○戊申。薩摩隼人郡司已下一百八十八人入朝。徴諸国騎兵五百人。以備威儀也。
《和銅二年(七〇九)十月庚戌(廿八)》○庚戌。詔曰。比者。遷都易邑。揺動百姓。雖加鎮撫。未能安堵。毎念於此。朕甚愍焉。宜当年調・租並悉免之。
《和銅二年(七〇九)十一月甲寅(癸丑朔二)》○十一月甲寅。以従三位長屋王為宮内卿。従五位上田口朝臣益人為右兵衛率。従五位下高向朝臣色夫智為山背守。従五位下平群朝臣安麻呂為上野守。従五位下金上元為伯耆守。正五位下阿倍朝臣広庭為伊予守。
《和銅二年(七〇九)十二月丁亥(癸未朔五)》○十二月丁亥。車駕幸平城宮。
《和銅二年(七〇九)十二月壬寅(廿)》○壬寅。式部卿大将軍正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呂卒。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四



『続日本紀』国史大系版 巻第五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五〈 起和銅三年正月、尽五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日本根子天津御代豊国成姫天皇〈 元明天皇第〓三 〉
《和銅三年(七一〇)正月壬午朔》三年春正月壬子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隼人・蝦夷等、亦在列。左将軍正五位上大伴宿禰旅人。副将軍従五位下穂積朝臣老。右将軍正五位下佐伯宿禰石湯。副将軍従五位下小野朝臣馬養等。於皇城門外朱雀路東西。分頭、陳列騎兵。引隼人・蝦夷等而進。
《和銅三年(七一〇)正月戊午(七)》○戊午。授無位門部王。葛木王。従六位上神社忌寸河内並従五位下。
《和銅三年(七一〇)正月壬戌(十一)》○壬戌。制。授位者不得通計前考。」散位従四位下高橋朝臣笠間卒。
《和銅三年(七一〇)正月甲子(十三)》○甲子。授無位鈴鹿王。六人部王並従四位下。正六位上吉野連久治良。黄文連益。田辺史比良夫。刀利康嗣。正六位下大倭忌寸五百足。山田史御方。従六位上路真人麻呂。押海連人成。車持朝臣益。下毛野朝臣信並従五位下。
《和銅三年(七一〇)正月丙寅(十五)》○丙寅。大宰府献銅銭。
《和銅三年(七一〇)正月丁卯(十六)》○丁卯。天皇御重閣門。賜宴文武百官并隼人・蝦夷。奏諸方楽。従五位已上賜衣一襲。隼人・蝦夷等、亦授位賜禄。各有差。
《和銅三年(七一〇)正月戊寅(廿七)》○戊寅。播磨国献銅銭。」日向国貢采女。薩摩国貢舍人。
《和銅三年(七一〇)正月庚辰(廿九)》○庚辰。日向隼人曾君細麻呂。教喩荒俗。馴服聖化。詔授外従五位下。
《和銅三年(七一〇)二月壬辰(壬午朔十一)》○二月壬辰。信濃国疫。給薬救之。
《和銅三年(七一〇)二月庚戌(廿九)》○庚戌。初充守山戸。令禁伐諸山木。
《和銅三年(七一〇)三月戊午(壬子朔七)》○三月戊午。制。輙取畿外人。用帳内・資人。自今以去。不得更然。待官処分。而後充之。
『続本紀』巻五和銅三年(七一〇)三月辛酉(十)》○辛酉。始遷都于平城。以左大臣正二位石上朝臣麻呂為留守。
《和銅三年(七一〇)四月辛巳朔》○夏四月辛巳朔。日有蝕之。
《和銅三年(七一〇)四月辛丑(廿一)》○辛丑。陸奥蝦夷等、請賜君姓同於編戸。許之。
《和銅三年(七一〇)四月壬寅(廿二)》○壬寅。奉幣帛于諸社。祈雨于名山大川。
《和銅三年(七一〇)四月癸卯(廿三)》○癸卯。以従三位長屋王為式部卿。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大県守為宮内卿。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水守為右京大夫。従五位上采女朝臣比良夫為近江守。従五位上佐太忌寸老為丹波守。従五位下山田史御方為周防守。
《和銅三年(七一〇)四月己酉(廿九)》○己酉。参河。遠江。美濃三国飢。並加賑恤。
《和銅三年(七一〇)五月戊午(辛亥朔八)》○五月戊午。以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牛養為遠江守。
《和銅三年(七一〇)六月辛巳(庚辰朔二)》○六月辛巳。大宰大弐従四位上巨勢朝臣多益須卒。
《和銅三年(七一〇)七月丙辰(庚戌朔七)》○秋七月丙辰。左大臣舍人正八位下牟佐村主相摸依。文武百官、因奏賀辞。賜禄各有差。京裏百姓。戸給穀一斛。相摸進位二階。賜〓[糸+施の旁]一十疋。布廿端。
《和銅三年(七一〇)九月乙丑(戊申朔十八)》○九月乙丑。禁天下銀銭。
《和銅三年(七一〇)十月戊寅朔》○冬十月戊寅朔。日有蝕之。
《和銅三年(七一〇)十月辛卯(十四)》○辛卯。正五位上黄文連大伴卒。詔贈正四位下。并弔賻之。以壬申年功也。
《和銅四年(七一一)正月丁未(丙午朔二)》四年春正月丁未。始置都亭駅。山背国相楽郡岡田駅。綴喜郡山本駅。河内国交野郡楠葉駅。摂津国嶋上郡大原駅。嶋下郡殖村駅。伊賀国阿閉郡新家駅。
《和銅四年(七一一)二月辛丑(丙子朔廿六)》○二月辛丑。従四位下土師宿禰馬手卒。
《和銅四年(七一一)三月辛亥(丙午朔六)》○三月辛亥。伊勢国人磯部祖父。高志二人。賜姓渡相神主。」割上野国甘良郡織裳。韓級。矢田。大家。緑野郡武美。片岡郡山等六郷。別置多胡郡。
《和銅四年(七一一)四月丙子朔》○夏四月丙子朔。日有蝕之。
《和銅四年(七一一)四月庚辰(五)》○庚辰。大倭佐渡二国飢。並加賑給。
《和銅四年(七一一)四月壬午(七)》○壬午。詔叙文武百寮成選者位。従五位上熊凝王。長田王並授正五位下。正四位下中臣朝臣意美麻呂。巨勢朝臣麻呂並正四位上。従四位上石川朝臣宮麻呂正四位下。従四位下息長真人老従四位上。正五位上猪名真人石前。路真人大人。大伴宿禰旅人。従五位上石上朝臣豊庭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忌部宿禰子首。阿倍朝臣広庭。石川朝臣難波磨。石川朝臣石足。大宅朝臣金弓。太朝臣安麻呂。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従五位上笠朝臣麻呂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吉提。多治比真人吉備。上毛野朝臣安麻呂。佐伯宿禰百足。阿倍朝臣船守。采女朝臣比良夫。阿倍朝臣首名。大神朝臣狛麻呂。曾禰連足人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武智麻呂。藤原朝臣房前。巨勢朝臣子祖父。多治比真人県守。県犬養宿禰筑紫。小治田朝臣安麻呂。中臣朝臣人足。平群朝臣安麻呂並従五位上。正六位下池田朝臣子首。石川朝臣足人。従六位上阿倍朝臣駿河。従六位下粟田朝臣必登。正七位上中臣朝臣東人。正七位上高橋朝臣毛人。正六位上民忌寸袁志比。黄文連備。鍜師造大隅。道君首名。従六位上置始連秋山並従五位下。
《和銅四年(七一一)四月甲申(九)》○甲申。大倭国芳野郡始置大少領各一人。主政二人。主帳一人。
《和銅四年(七一一)四月庚寅(十五)》○庚寅。宮内卿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水守卒。
《和銅四年(七一一)四月乙未(二十)》○乙未。詔。賀茂神祭日。自今以後。国司毎年、親臨検察焉。
《和銅四年(七一一)五月辛亥(乙已朔七)》○五月辛亥。制。帳内資人、雖名入式部。不在予選之限。既叙位記者許之。職分不在此例。唯聴帳内三分之一。資人四分之一。其雖叙位。逗留方便。違主失礼。即追其位。還之本貫。若得他処位者、不追焉。或本主亡者。不得予選。皆還本色。但欲廻入者聴。以外如令。」尾張国疫。給医・薬療之。
《和銅四年(七一一)五月乙卯(十一)》○乙卯。従四位上当麻真人智得卒。
《和銅四年(七一一)五月己未(十五)》○己未。以穀六升当銭一文。令百姓交関各得其利。」先是。禁取畿外人充帳内・資人。至是始許之。
《和銅四年(七一一)六月乙未(乙亥朔廿一)》○六月乙未。詔曰。去年霖雨。麦穂既傷、今夏亢旱。稲田殆損。憐此蒼生。仰彼雲漢。今見膏雨。有勝衆瑞。宜黎元同悦共賀天心。仍賜文武百寮物有差。
《和銅四年(七一一)閏六月丙午(甲辰朔三)》○閏六月丙午。始五位已上卒者。即日申送弁官。
《和銅四年(七一一)閏六月丁巳(十四)》○丁巳。遣挑文師于諸国。始教習織錦綾。
《和銅四年(七一一)閏六月甲子(廿一)》○甲子。宗形部加麻麻伎賜姓穴太連。
《和銅四年(七一一)閏六月乙丑(廿二)》○乙丑。中納言正四位上兼神祇伯中臣朝臣意美麻呂卒。
《和銅四年(七一一)七月甲戌朔》○秋七月甲戌朔。詔曰。張設律令。年月已久矣。然纔行一二。不能悉行。良由諸司怠慢不存恪勤。遂使名充員数空廃政事。若有違犯、而相隠考第者。以重罪之。無有所原。
《和銅四年(七一一)七月戊寅(五)》○戊寅。山背国相楽郡狛部宿禰奈売。一産三男。賜〓[糸+施の旁]二疋。綿二屯。布四端。稲二百束。乳母一人。
《和銅四年(七一一)七月壬午(九)》○壬午。尾張国守従四位下勲四等佐伯宿禰大麻呂卒。
《和銅四年(七一一)八月丙午(癸卯朔四)》○八月丙午。酒部君大田。粳麻呂。石隅三人。依庚寅年籍、賜鴨部姓。
《和銅四年(七一一)九月癸酉朔》○九月癸酉朔。日有蝕之。
《和銅四年(七一一)九月甲戌(二)》○甲戌。詔曰。凡衛士者。非常之設。不虞之備。必須勇健応堪為兵。而悉皆〓弱。亦不習武芸。徒有其名、而不能為益。如臨大事、何堪機要。伝不云乎。不教人戦、是謂棄之。自今以後。専委長官。簡点勇敢便武之人。毎年代易焉。
《和銅四年(七一一)九月丙子(四)》○丙子。勅。頃聞。諸国役民。労於造都、奔亡猶多。雖禁不止。今宮垣未成。防守不備。宜権立軍営禁守兵庫。因以従四位下石上朝臣豊庭。従五位下紀朝臣男人。粟田朝臣必登等為将軍。
《和銅四年(七一一)十月甲子(壬寅朔廿三)》○冬十月甲子。勅依品位始定禄法。職事二品・二位。各〓[糸+施の旁]卅疋。糸一百〓[糸+句]。銭二千文。王三位、〓[糸+施の旁]廿疋。銭一千文。臣三位、〓[糸+施の旁]十疋。銭一千文。王四位、〓[糸+施の旁]六疋。銭三百文。五位、〓[糸+施の旁]四疋。銭二百文。六位・七位、各〓[糸+施の旁]二疋。銭〓文。八位・初位、〓[糸+施の旁]一疋。銭廿文。番上大舍人。帯剣舍人。兵衛。史生。省掌。召使。門部。物部。主帥等、並糸二〓[糸+句]。銭十文。女亦准此。」又詔曰。夫銭之為用。所以通財貿易有無也。当今百姓。尚迷習俗、未解其理。僅雖売買。猶無蓄銭者。随其多少。節級授位。其従六位以下。蓄銭有一十貫以上者。進位一階叙。廿貫以上進二階叙。初位以下。毎有五貫進一階叙。大初位上若初位。進入従八位下。以一十貫為入限。其五位以上及正六位。有十貫以上者。臨時聴勅。或借他銭、而欺為官者。其銭没官。身徒一年。与者同罪。夫申蓄銭状者。今年十二月内。録状并銭申送訖。太政官議奏、令出蓄銭。」勅。有進位階。家存蓄銭之心。人成逐繦之趣。恐望利百姓、或多盗鋳。於律。私鋳猶軽罪法。故権立重刑。禁断未然。凡私鋳銭
者斬。従者没官。家口皆流。五保知而不告者与同罪。不知情者減五等罪之。其銭雖用。悔過自首。減罪一等。或未用自首免罪。雖容隠人。知之不告者与同罪。或告者同前首法。
《和銅四年(七一一)十一月甲戌(辛未朔四)》○十一月甲戌。蓄銭人等始叙位焉。
《和銅四年(七一一)十一月辛卯(廿一)》○辛卯。従六位下菅生朝臣大麻呂。正七位上高橋朝臣男足、並授従五位下。
《和銅四年(七一一)十一月壬辰(廿二)》○壬辰。詔曰。諸国大税。三年之間。借貸給之。勿収其利。」又賜畿内百姓年八十以上及孤独不能自存者、衣服・食物。」又出挙私稲者。自今以後。不得過半利。余者如令。
《和銅四年(七一一)十二月壬寅(辛丑朔二)》○十二月壬寅。大初位上丹波史千足等八人。偽造外印、仮与人位。流信濃国。」以従五位下葛木王。補馬寮監。
《和銅四年(七一一)十二月丙午(六)》○丙午。詔曰。親王已下及豪強之家。多占山野。妨百姓業。自今以来。厳加禁断。但有応墾開空閑地者。宜経国司。然後聴官処分。
《和銅四年(七一一)十二月壬子(十二)》○壬子。従五位下狛朝臣秋麻呂言。本姓是阿倍也。但当石村池辺宮御宇聖朝。秋麻呂二世祖比等古臣、使高麗国。因即号狛。実非真姓。請、復本姓。許之。
《和銅四年(七一一)十二月庚申(二十)》○庚申。又制蓄銭叙位之法。無位七貫。白丁十貫。並為入限。以外如前。
《和銅五年(七一二)正月乙酉(庚午朔十六)》五年春正月乙酉。詔曰。諸国役民。還郷之日。食糧絶乏。多饉道路。転填溝壑。其類不少。国司等宜勤加撫養、量賑恤。如有死者。且加埋葬。録其姓名、報本属也。
《和銅五年(七一二)正月戊子(十九)》○戊子。授無位上道王。大野王。倭王並従四位下。無位額田部王。壱志王。田中王並従五位下。正五位上佐伯宿禰麻呂。巨勢朝臣祖父並従四位下。従五位上穂積朝臣山守。巨勢朝臣久須比。大伴宿禰道足。佐太忌寸老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紀朝臣男人。笠朝臣吉麻呂。多治比真人広成。大伴宿禰宿奈麻呂並従五位上。従六位上大神朝臣忍人。鴨朝臣堅麻呂。正六位上佐伯宿禰果安。小治田朝臣月足。正六位下額田首人足。従六位下後部王同並従五位下。
《和銅五年(七一二)正月壬辰(廿三)》○壬辰。廃河内国高安烽。始置高見烽。及大倭国春日烽。以通平城也。
《和銅五年(七一二)二月戊午(庚子朔十九)》○二月戊午。詔、賜京畿高年、鰥寡〓独者、〓[糸+施の旁]・綿・米・塩。各有差。高年僧尼亦同施焉。
《和銅五年(七一二)三月戊子(庚午朔十九)》○三月戊子。美濃国献木連理并白鴈。
《和銅五年(七一二)四月丁巳(己亥朔十九)》○夏四月丁巳。詔。先是。郡司主政・主帳者。国司便任。申送名帳。随而処分。事有率法。自今以後。宜見其正身。准式試練。然後補任。応請官裁。
《和銅五年(七一二)五月壬申(己巳朔四)》○五月壬申。駿河国疫。給薬療之。
《和銅五年(七一二)五月癸酉(五)》○癸酉。禁六位已下以白銅及銀飾革帯。
《和銅五年(七一二)五月辛巳(十三)》○辛巳。詔曰。諸国大税。三年賑貸者。本為恤済百姓窮乏。今国郡司及里長等。縁此恩借、妄生方便。害政蠧民、莫斯為甚。如顧潤身。枉収利者。以重論之。罪在不赦。
《和銅五年(七一二)五月甲申(十六)》○甲申。初定国司巡行并遷代時、給糧・馬・脚夫之法。語具別式。太政官奏称。郡司、有能繁殖戸口。増益調庸。勧課農桑。人少匱乏。禁断逋逃。粛清盗賊。籍帳皆実。戸口無遺。割断合理。獄訟無寃。在職匪懈。立身清慎。〈 其一 〉居官貧濁。処事不平。職用既闕。公務不挙。侵没百姓。請託公施。肆行奸猾。以求名官。田疇不開。減闕租調。籍帳多虚。口丁無実。逋逃在境。畋遊無度。〈 其二 〉又百姓精務農桑。産業日長。助養窮乏。存活独〓。孝悌聞閭。材識堪幹。〈 其三 〉若有郡司及百姓、准上三条有合三勾以上者。国司具状、附朝集使。挙聞。奏可之。
《和銅五年(七一二)五月乙酉(十七)》○乙酉。詔諸司主典以上。并諸国朝集使等曰。制法以来。年月淹久。未熟律令。多有過失。自今以後。若有違令者。即准其犯。依律科断。其弾正者。月別三度。巡察諸司。糺正非違。若有廃闕者。乃具事状。移送式部。考日勘問。又国司因公事入京者。宜差堪知其事者充使。々人亦宜問知事状。並惣知在任以来年別状迹。随問弁答。不得礙滞。若有不尽者。所由官人及使人。並准上科断。自今以後。毎年遣巡察使。検校国内豊倹得失。宜使者至日。意存公平。直告莫隠。若有経問発覚者。科断如前。凡国司。毎年実録官人等功過行能并景迹。皆附考状申送式部省。省宜勘会巡察所見。
《和銅五年(七一二)五月丙申(廿八)》○丙申。太政官処分。凡位記印者。請於太政官。下諸国符印者、申於弁官。
《和銅五年(七一二)六月乙巳(己亥朔七)》○六月乙巳。地震。
《和銅五年(七一二)七月壬午(戊辰朔十五)》○秋七月壬午。伊賀国献玄狐。」令伊勢。尾張。参河。駿河。伊豆。近江。越前。丹波。但馬。因幡。伯耆。出雲。播磨。備前。備中。備後。安芸。紀伊。阿波。伊予。讃岐等廿一国。始織綾錦。
《和銅五年(七一二)七月甲申(十七)》○甲申。播磨国大目従八位上楽浪河内。勤造正倉。能効功績。進位一階。賜〓[糸+施の旁]十疋。布卅端。
《和銅五年(七一二)八月庚子(戊戌朔三)》○八月庚子。太政官処分。諸国之郡稲乏少。給用之日、有致廃闕。宜准国大小。割取大税。以充郡稲。相通出挙。所息之利。随即充用。事須取足。勿令乏少。但割配本数。不令減損。自今以後。永為恒例。
《和銅五年(七一二)八月庚申(廿三)》○庚申。行幸高安城。
《和銅五年(七一二)九月己巳(丁卯朔三)》○九月己巳。詔曰。故左大臣正二位多治比真人嶋之妻家原音那。贈右大臣従二位大伴宿禰御行之妻紀朝臣音那。並以夫存之日。相勧為国之道。夫亡之後。固守同墳之意。朕思彼貞節。感歎之深。宜此二人各賜邑五十戸。其家原音那加賜連姓。」又詔曰。朕聞。旧老相伝云。子年者穀実不宜。而天地垂祐。今茲大稔。古賢王有言。祥瑞之美、無以加豊年。況復、伊賀国司阿直敬等所献黒狐。即合上瑞。其文云。王者治、致太平。則見。思与衆庶共此歓慶。宜大赦天下。其強窃二盗、常赦所不免者。並不在赦限。但私鋳銭者。降罪一等。其伊賀国司目已上。進位一階。出瑞郡免庸。獲瑞人戸給復三年。又天下諸国今年田租。并大和。河内。山背三国調。並原免之。
《和銅五年(七一二)九月庚午(四)》○庚午。授正六位上阿直敬従五位下。
《和銅五年(七一二)九月辛已(十五)》○辛巳。観成法師為大僧都。弁通法師為少僧都。観智法師為律師。
《和銅五年(七一二)九月乙酉(十九)》○乙酉。以従五位下道君首名。為遣新羅大使。
《和銅五年(七一二)九月己丑(廿三)》○己丑。太政官議奏曰。建国辟疆。武功所貴。設官撫民。文教所崇。其北道蝦狄。遠憑阻険。実縦狂心。屡驚辺境。自官軍雷撃。凶賊霧消。狄部晏然。皇民無擾。誠望、便乗時機。遂置一国。式樹司宰。永鎮百姓。奏可之。於是、始置出羽国。
《和銅五年(七一二)九月乙未(廿九)》○乙未。禁取三関人為帳内・資人。
《和銅五年(七一二)十月丁酉朔》○冬十月丁酉朔。割陸奥国最上・置賜二郡、隷出羽国焉。
《和銅五年(七一二)十月癸丑(十七)》○癸丑。禁六位已下及官人等服、用蘇芳色并売買。
《和銅五年(七一二)十月丙辰(二十)》○丙辰。従四位上息長真人老卒。
《和銅五年(七一二)十月甲子(廿八)》○甲子。遣新羅使等辞見。
《和銅五年(七一二)十月乙丑(廿九)》○乙丑。詔曰。諸国役夫及運脚者。還郷之日。糧食乏少。無由得達。宜割郡稲別貯便地、随役夫到任令交易。又令行旅人必齎銭為資。因息重担之労。亦知用銭之便。
《和銅五年(七一二)十一月辛巳(丙寅朔十六)》○十一月辛巳。加左右弁官史生各六人。通前十六員。
《和銅五年(七一二)十一月乙酉(二十)》○乙酉。従三位阿倍朝臣宿奈麻呂言。従五位上引田朝臣邇閉。正七位上引田朝臣東人。従七位上引田朝臣船人。従七位下久努朝臣御田次。少初位下長田朝臣太麻呂。無位長田朝臣多祁留等六人。実是阿部氏正宗。与宿奈麻呂無異。但縁居処更成別氏。於理斟酌、良可哀矜。今宿奈麻呂、特蒙天恩。已帰本姓。然此人等、未霑聖沢。冀望。各止別氏。倶蒙本姓。詔許之。
《和銅五年(七一二)十二月辛丑(乙未朔七)》○十二月辛丑。制。諸司人等衣服之作。或〓[ネ+票]狭小。或裾大長。又衽之相過甚浅。行趨之時易開。如此之服。大成無礼。宜令所司厳加禁止。又無位朝服。自今以後。皆著襴黄衣。襴広一尺二寸以下。」又諸国所送調庸等物。以銭換。宜以銭五文准布一常。
《和銅五年(七一二)十二月己酉(十五)》○己酉。東西二市、始置史生各二員。
《和銅五年(七一二)十二月丁巳(廿三)》○丁巳。有司奏。自今以後。公文錯誤。内印著了。事須改正者。少納言、宜申官長。然後更奏印之。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五



『続日本紀』国史大系版 巻第六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六
〈 起和銅六年正月、尽霊亀元年八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日本根子天津御代豊国成姫天皇〈 元明天皇第〓三 〉
《和銅六年(七一三)正月戊辰(乙丑朔四)》六年春正月戊辰。備前国献白鳩。伯耆国献嘉瓜。左京職献稗化為禾一茎。
《和銅六年(七一三)正月丙子(十二)》○丙子。従四位下行伊福部女王卒。
《和銅六年(七一三)正月丁亥(廿三)》○丁亥。授正四位上巨勢朝臣麻呂。正四位下石川朝臣宮麻呂並従三位。無位門部王従四位下。無位高安王従五位下。正五位上阿倍朝臣広庭。笠朝臣麻呂。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藤原朝臣武智麻呂並従四位下。正六位下巨勢朝臣安麻呂。正七位上石川朝臣君子。従六位下佐伯宿禰沙弥麻呂。正七位上久米朝臣麻呂。正七位下大神朝臣興志。従七位下榎井朝臣広国。正六位上大蔵忌寸老。錦部連道麻呂。伊吉連古麻呂並従五位下。
《和銅六年(七一三)二月甲午朔》○二月甲午朔。日有蝕之。
《和銅六年(七一三)二月壬子(十九)》○壬子。始制度量・調庸・義倉等類五条事。語具別格。
《和銅六年(七一三)二月丙辰(廿三)》○丙辰。志摩国疫。給薬救之。
《和銅六年(七一三)三月壬午(十九)》○三月壬午。詔曰。任郡司少領以上者。性識清廉。雖堪時務。而蓄銭乏少。不満六貫。自今以後。不得遷任。」又詔。諸国之地。江山遐阻。負担之輩。久苦行役。具備資糧。闕納貢之恒数。減損重負。恐饉路之不少。宜各持一嚢銭。作当炉給。永省労費。往還得便。宜国郡司等。募豪富家。置米路側。任其売買。一年之内。売米一百斛以上者。以名奏聞。又売買田。以銭為価。若以他物為価。田并其物、共為没官。或有糺告者。則給告人。売及買人、並科違勅罪。郡司不加検校。違十事以上。即解其任。九事以下、量降考第。国司者式部監察。計違附考。或雖非用銭。而情願通商者聴之。
《和銅六年(七一三)四月乙未(癸巳朔三)》○夏四月乙未。割丹波国加佐。与佐。丹波。竹野。熊野五郡。始置丹後国。割備前国英多。勝田。苫田。久米。大庭。真嶋六郡。始置美作国。割日向国肝坏。贈於。大隅。姶〓[ネ+羅]四郡。始置大隅国。」大倭国疫。給薬救之。
《和銅六年(七一三)四月戊申(十六)》○戊申。頒下新格并権衡・度量於天下諸国。
《和銅六年(七一三)四月己酉(十七)》○己酉。因諸寺田記錯誤。更為改正。一通蔵所司。一通頒諸国。
《和銅六年(七一三)四月乙卯(廿三)》○乙卯。授従四位下安八万王従四位上。正五位下大石王従四位下。従五位上益気王正五位下。従四位上多治比真人池守正四位下。正五位上百済王遠宝従四位下。従五位上大伴宿禰男人正五位上。従五位下賀茂朝臣吉備麻呂正五位下。従五位下笠朝臣長目。穂積朝臣老。小野朝臣馬養。調連淡海。倉垣忌寸子首並従五位上。」讃岐国飢。賑恤之。」始制。五位以上同位階者。因年長幼。以為列次。
《和銅六年(七一三)四月丁巳(廿五)》○丁巳。制。銓衡人物。黜陟優劣。式部之任。務重他省。宜論勲績之日。無式部長官者。其事勿論焉。
《和銅六年(七一三)五月甲子(癸亥朔二)》○五月甲子。制。畿内七道諸国郡郷名、着好字。其郡内所生。銀銅彩色草木禽獣魚虫等物。具録色目。及土地沃〓。山川原野名号所由。又古老相伝旧聞異事。載于史籍亦宜言上。
《和銅六年(七一三)五月己巳(七)》○己巳。制。夫郡司大少領。以終身為限。非遷代之任。而不善国司。情有愛憎。以非為是。強云致仕。奪理解却。自今以後。不得更然。若歯及縦心。気力〓弱。筋骨衰耗。神識迷乱。又久沈重病。起居不漸。漸発狂言。無益時務。如此之類。披訴心素。帰田養命。於理合聴。宜具得手書、陳牒所司。待報処分。撰択替補。
《和銅六年(七一三)五月癸酉(十一)》○癸酉。相摸。常陸。上野。武蔵。下野。五国輸調。元来是布也。自今以後。〓[糸+施の旁]・布並進。又令大倭参河並献雲母。伊勢水銀。相摸石硫黄。白樊石。黄樊石。近江慈石。美濃青樊石。飛騨。若狭並樊石。信濃石硫黄。上野金青。陸奥白石英。雲母。石硫黄。出雲黄樊石。讃岐白樊石。
《和銅六年(七一三)五月甲戌(十二)》○甲戌。讃岐守正五位下大伴宿禰道足等言。部下寒川郡人物部乱等廿六人。庚午以来。並貫良人。但庚寅校籍之時。誤渉飼丁之色。自加覆察。就令自理。支証的然。已得明雪。自厥以来。未附籍貫。故皇子命宮検括飼丁之使。誤認乱等、為飼丁焉。於理斟酌、何足憑拠。請、従良色。許之。
《和銅六年(七一三)五月丁亥(廿五)》○丁亥。始令山背国点乳牛戸五十戸。
《和銅六年(七一三)六月庚戌(癸巳朔十八)》○六月庚戌。従七位上家原河内。正八位上家原大直。大初位上首名等三人、並賜連姓。
《和銅六年(七一三)六月辛亥(十九)》○辛亥。右京人支半于刀。河内国志紀郡人刀母離余叡色奈。並染作暈繝色而献之。以労各授従八位下。并賜〓[糸+施の旁]十疋。糸〓〓[糸+句]。布〓端。塩十籠。穀一百斛。
《和銅六年(七一三)六月癸丑(廿一)》○癸丑。始置大膳職史生四員。
《和銅六年(七一三)六月乙卯(廿三)》○乙卯。行幸甕原離宮。
《和銅六年(七一三)六月戊午(廿六)》○戊午。還宮。
《和銅六年(七一三)七月丙寅(壬戌朔五)》○秋七月丙寅。詔曰。授以勲級。本拠有功。若不優異。何以勧獎。今討隼賊将軍并士卒等、戦陣有功者一千二百八十余人。並宜随労授勲焉。
《和銅六年(七一三)七月丁卯(六)》○丁卯。大倭国宇太郡波坂郷人大初位上村君東人得銅鐸於長岡野地而献之。高三尺。口径一尺。其制異常。音協律呂。勅所司蔵之。
《和銅六年(七一三)七月戊辰(七)》○戊辰。美濃・信濃二国之堺。径道険隘。往還艱難。仍通吉蘇路。
《和銅六年(七一三)八月辛丑(壬辰朔十)》○八月辛丑。従五位下道公首名、至自新羅。
《和銅六年(七一三)八月乙卯(廿四)》○乙卯。大風。抜木発屋。
《和銅六年(七一三)八月丁巳(廿六)》○丁巳。以正五位下大伴宿禰道足。為弾正尹。従四位下大石王為摂津大夫。従五位下榎井朝臣広国為参河守。従五位下大神朝臣興志為讃岐守。従五位下道君首名為筑後守。
《和銅六年(七一三)九月丁丑(辛酉朔十七)》○九月丁丑。造宮卿従四位下大伴宿禰手拍卒。
《和銅六年(七一三)九月己卯(十九)》○己卯。摂津職言。河辺郡玖左佐村。山川遠隔。道路嶮難。由是。大宝元年、始建館舍。雑務公文。一准郡例。請、置郡司。許之。今能勢郡是也。」詔。和銅四年已前。公私出挙稲粟、未償上者。皆免除之。
《和銅六年(七一三)九月辛巳(廿一)》○辛巳。加大蔵省史生六員。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月戊戌(辛卯朔八)》○冬十月戊戌。制。諸寺多占田野。其数無限。宜自今以後。数過格者。皆還収之。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月庚子(十)》○庚子。板屋司班帙。一准寮焉。〈 蓋改法用司為板屋司也。 〉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月丁巳(廿七)》○丁巳。更加民部省史生六員。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月戊午(廿八)》○戊午。詔。防人赴戍時、差専使。由是。駅使繁多。人馬並疲。宜逓送発焉。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一月辛酉朔》○十一月辛酉朔。伊賀。伊勢。尾張。参河。出羽等国言。大風、傷秋稼。調庸並免。但已輸者。以税給之。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一月乙丑(五)》○乙丑。貶石川・紀二嬪号。不得称嬪。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一月丙子(十六)》○丙子。詔。正七位上按作磨心。能工異才。独越衆侶。織成錦綾。実称妙麗。宜磨心子孫免雑戸。賜姓柏原村主。大倭国献嘉蓮。近江国献木連理十二株。但馬国献白雉。」太政官処分。凡諸司功過者。皆申送弁官。乃官下式部。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一月乙酉(廿五)》○乙酉。権充兵馬司史生四人。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二月辛卯(庚寅朔二)》○十二月辛卯。新建陸奥国丹取郡。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二月乙未(六)》○乙未。右大弁従三位石川朝臣宮麻呂薨。近江朝大臣大紫連子之第五男也。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二月庚子(十一)》○庚子。始加中務省史生十員。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二月乙巳(十六)》○乙巳。近江国言。慶雲見。丹波国献白雉。仍曲赦二国。
《和銅六年(七一三)十二月己酉(二十)》○己酉。始加宮内省史生十員。
《和銅七年(七一四)正月七年壬戌(庚申朔三)》七年春正月壬戌。二品長親王。舍人親王。新田部親王。三品志貴親王、益封各二百戸。従三位長屋王一百戸。封租全給。其食封田租全給封主。自此始矣。
《和銅七年(七一四)正月甲子(五)》○甲子。授正四位下多治比真人池守従三位。無位河内王従四位下。無位桜井王。大伴王。佐為王並従五位下。従四位下大神朝臣安麻呂従四位上。正五位上石川朝臣石足。石川朝臣難波麻呂。忌部宿禰子首。正五位下阿倍朝臣首名。従五位上阿倍朝臣爾閉並従四位下。従五位上船連甚勝正五位下。正六位上春日椋首老。正六位下引田朝臣真人。小治田朝臣豊足。山上臣憶良。荊義善。吉宜。息長真人臣足。高向朝臣大足。従六位上大伴宿禰山守。菅生朝臣国益。太宅朝臣大国。従六位下粟田朝臣人上。津嶋朝臣真鎌。波多真人余射。正七位上津守連道並従五位下。
《和銅七年(七一四)正月庚午(十一)》○庚午。散位従四位下猪名真人石前卒。
《和銅七年(七一四)正月己卯(二十)》○己卯。益二品氷高内親王食封一千戸。
《和銅七年(七一四)正月甲申(廿五)》○甲申。令相摸。常陸。上野。武蔵。下野五国。始輸〓[糸+施の旁]調。但欲輸布者許之。
《和銅七年(七一四)正月丙戌(廿七)》○丙戌。兵部卿従四位上大神朝臣安麻呂卒。
《和銅七年(七一四)二月己丑朔》○二月己丑朔。日有蝕之。
《和銅七年(七一四)二月庚寅(二)》○庚寅。制。以商布二丈六尺為段。不得用常。如有蓄常布。自擬産業者。今年十二月以前。悉売用畢。或貯積稍多。出売不尽者。便納官司与和価。或限外売買。没為官物。有人糺告。皆賞告者。其帯関国司。商旅過日。審加勘捜。附使言上。」上総国言。去京遥遠。貢調極重。請、代細布。頗省負担。其長六丈。闊二尺二寸。毎丁輸二丈。以三人成端。許之。
《和銅七年(七一四)二月辛卯(三)》○辛卯。詔曰。人足衣食。共知礼節。身苦貧窮。競為姦詐。宜今輸〓[糸+施の旁]・糸・錦・布調国等。調庸以外。毎人儲糸一斤。綿二斤。布六段。〈 謂年十五以上。六十五以下者。 〉以資産業。無使苦乏。国郡能加監察。務依数儲備者。加考一等。或里長者免当年調。若以虚妄。顕称。国郡司即解見任。里長徴調止掌。
《和銅七年(七一四)二月丁酉(九)》○丁酉。以従五位下大倭忌寸五百足為氏上。令主神祭。
《和銅七年(七一四)二月戊戌(十)》○戊戌。詔従六位上紀朝臣清人。正八位下三宅臣藤麻呂。令撰国史。
《和銅七年(七一四)二月辛丑(十三)》○辛丑。始令出羽国養蚕。
《和銅七年(七一四)二月壬寅(十四)》○壬寅。遣使于七道諸国。録囚徒焉。
《和銅七年(七一四)閏二月戊午朔》○閏二月戊午朔。賜美濃守従四位下笠朝臣麻呂封七十戸。田六町。少掾正七位下門部連御立。大目従八位上山口忌寸兄人。各進位階。匠従六位上伊福部君荒当賜田二町。以通吉蘇路也。
《和銅七年(七一四)閏二月己卯(廿二)》○己卯。行幸甕原離宮。
《和銅七年(七一四)三月丁酉(十)》○三月丁酉。沙門義法還俗。姓大津連。名意毘登。授従五位下。為用占術也。
《和銅七年(七一四)三月壬寅(十五)》○壬寅。隼人昏荒。野心、未習憲法。因移豊前国民二百戸。令相勧導也。
《和銅七年(七一四)三月乙卯(廿八)》○乙卯。授従五位下上毛野朝臣広人。大伴宿禰牛養並従五位上。
《和銅七年(七一四)四月辛未(丁巳朔十五)》○夏四月辛未。中納言従三位兼中務卿勲三等小野朝臣毛野薨。小治田朝大徳冠妹子之孫。小錦中毛人之子也。
《和銅七年(七一四)四月戊寅(廿二)》○戊寅。制。諸国庸綿、丁五両。但安芸国糸。丁二両。遠江国糸三両。並以二丁成屯〓[糸+句]也。
《和銅七年(七一四)四月壬午(廿六)》○壬午。太政官奏。諸国租倉。大小並所積数。比校文案。無所錯失。因斯。国司相替之日。依帳承付。不更勘験。而用多欠少。徒立虚帳。本無実数。良由国郡司等不検校之所致也。自今以後。諸国造倉。率為三等。大受肆仟斛。中参仟斛。小弐仟斛。一定之後。勿虚文案。
《和銅七年(七一四)四月辛巳(廿五)》○辛巳。給多〓嶋印一図。
《和銅七年(七一四)五月丁亥朔》○五月丁亥朔。大納言兼大将軍正三位大伴宿禰安麻呂薨。帝深悼之。詔贈従二位。安麻呂、難波朝右大臣大紫長徳之第六子也。
《和銅七年(七一四)五月癸丑(廿七)》○癸丑。土左国人物部毛虫〓[口+羊]一産三子。賜穀〓斛并乳母。
《和銅七年(七一四)六月己巳(丙辰朔十四)》○六月己巳。若帯日子姓。為触国諱。改因居地賜之。」国造人姓。除人字。」寺人姓、本是物部族也。而庚午年籍、因居地名。始号寺人。疑渉賎隷。故除寺人、改従本姓矣。
《和銅七年(七一四)六月甲戌(十九)》○甲戌。太政官処分。職分資人、若本主亡。并以理去官者。不限年遠近。並留省焉。如本主去官、亦有復任。以旧人充焉。
《和銅七年(七一四)六月戊寅(廿三)》○戊寅。詔曰。頃者、陰陽殊謬。気序乖違。南畝方興。膏沢未降。百姓田囿。往々損傷。宜以幣帛。奉諸社。祈雨于名山大川。庶致嘉注。勿虧農桑。
《和銅七年(七一四)六月庚辰(廿五)》○庚辰。皇太子加元服。
《和銅七年(七一四)六月癸未(廿八)》○癸未。大赦天下。自和銅七年六月廿八日午時已前大辟罪以下。罪無軽重。已発覚。未発覚。已結正。未結正。繋囚・見徒。没為奴婢。及犯八虐。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其私鋳銭及窃盗。強盗、並不在赦限。但鋳・盗之徒合死坐。降罪一等。諸老人歳百以上賜穀伍斛。九十以上参斛。八十已上壱斛。孝子。順孫。義夫。節婦。表其門閭。終身勿事。鰥寡〓独。篤疾重病之徒、不能自存者。宜令所司量加賑恤。
《和銅七年(七一四)六月甲申(廿九)》○甲申。従七位下大津造元休。従八位下船人等並賜連姓。
《和銅七年(七一四)八月乙丑(丙辰朔十)》○八月乙丑。制。散事五位、如応賜禄。自今以後。准職事正六位焉。
《和銅七年(七一四)九月甲辰(乙酉朔二十)》○九月甲辰。制。自今以後。不得択銭。若有実知官銭。輙嫌択者。勅使杖一百。其濫銭者。主客相対破之。即送市司。
《和銅七年(七一四)九月壬子(廿八)》○壬子。授正七位上柏原村主磨心従五位下。
《和銅七年(七一四)十月乙卯朔》○冬十月乙卯朔。美濃。武蔵。下野。伯耆。播磨。伊予六国、大風発屋。仍免当年租調。
《和銅七年(七一四)十月丙辰(二)》○丙辰。勅、割尾張。上野。信濃。越後等国民二百戸。配出羽柵戸。
《和銅七年(七一四)十月丁卯(十三)》○丁卯。以従四位下石川朝臣難波麻呂為常陸守。従五位上巨勢朝臣児祖父為伊予守。従五位下津嶋朝臣真鎌為伊勢守。従五位上平群朝臣安麻呂為尾張守。従五位下佐伯宿禰沙弥麻呂為信濃守。従五位下大宅朝臣大国為上野守。従五位下津守連通為美作守。
《和銅七年(七一四)十月辛未(十七)》○辛未。造宮省加史生六員。通前十四人。
《和銅七年(七一四)十一月戊子(乙酉朔四)》○十一月戊子。大倭国添下郡人大倭忌寸果安。添上郡人奈良許知麻呂。有智郡女曰比信紗。並終身勿事。旌孝義也。果安、孝養父母。友于兄弟。若有人病飢。自齎私糧。巡加看養。登美・箭田二郷百姓。咸感恩義。敬愛如親。麻呂、立性孝順。与人無怨。嘗被後母讒。不得入父家。絶無怨色。孝養弥篤。信紗氏直果安妻也。事舅姑以孝聞。夫亡之後。積年守志。自提孩穉并妾子惣八人。撫養無別。事舅姑。自竭婦礼。為郷里之所歎也。
《和銅七年(七一四)十一月乙未(十一)》○乙未。新羅国、遣重阿〓[冫+食]金元静等廿余人朝貢。差発畿内七道騎兵合九百九十。為擬入朝儀衛也。
《和銅七年(七一四)十一月己亥(十五)》○己亥。遣使迎新羅使於筑紫。
《和銅七年(七一四)十一月庚戌(廿六)》○庚戌。従四位下大伴宿禰旅人為左将軍。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広成。従五位下久米朝臣麻呂為副将軍。従四位下石上朝臣豊庭為右将軍。従五位上上毛野朝臣広人。従五位下粟田朝臣人為副将軍。
《和銅七年(七一四)十二月戊午(甲寅朔五)》○十二月戊午。少初位下太朝臣遠建治等、率南嶋奄美・信覚及球美等嶋人五十二人。至自南嶋。
《和銅七年(七一四)十二月己卯(廿六)》○己卯。新羅使入京。遣従六位下布勢朝臣人。正七位上大野朝臣東人。率騎兵一百七十、迎於三崎。
《霊亀元年(七一五)正月甲申朔》霊亀元年春正月甲申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皇太子始加礼服拝朝。陸奥・出羽蝦夷并南嶋奄美。夜久。度感。信覚。球美等、来朝。各貢方物。其儀。朱雀門左右。陣列皷吹・騎兵。元会之日。用鉦鼓、自是始矣。是日。東方慶雲見。遠江国献白狐。丹波国献白鴿。
《霊亀元年(七一五)正月癸巳(十)》○癸巳。詔曰。今年元日。皇太子始拝朝。瑞雲顕見。宜大赦天下。但犯八虐。私鋳銭。盗人、常赦所不原者。並不在赦限。内外文武官六位以下。進位一階。又授二品穂積親王一品。三品志紀親王二品。従四位下路真人大人。巨勢朝臣邑治。大伴宿禰旅人。石上朝臣豊庭。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百済王南典。藤原朝臣武智麻呂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上大伴宿禰男人。太朝臣安麻呂。正五位下当麻真人桜井。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県守。藤原朝臣房前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曾禰連足人。佐伯宿禰百足。百済王良虞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笠朝臣吉麻呂。中臣朝臣人足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台忌寸少麻呂。道君首名並従五位上。従六位上下毛野朝臣石代。当麻真人大名。紀朝臣清人。従六位下土師宿禰豊麻呂並従五位下。又授二品氷高内親王一品。
《霊亀元年(七一五)正月甲午(十一)》○甲午。三品泉内親王。四品水主内親王。長谷部内親王。益封各一百戸。
《霊亀元年(七一五)正月戊戌(十五)》○戊戌。蝦夷及南嶋七十七人。授位有差。
《霊亀元年(七一五)正月己亥(十六)》○己亥。宴百寮主典以上並新羅使金元静等于中門。奏諸方楽。宴訖。賜禄有差。
《霊亀元年(七一五)正月庚子(十七)》○庚子。賜大射于南〓。新羅使亦在射列。賜綿各有差。
《霊亀元年(七一五)二月丙辰(癸丑朔四)》○二月丙辰。制。尚侍従四位者。賜禄准典蔵焉。
《霊亀元年(七一五)二月丙寅(十四)》○丙寅。従五位下大神朝臣忍人為氏上。」従四位下当麻真人桜井卒。
《霊亀元年(七一五)二月丁丑(廿五)》○丁丑。勅以三品吉備内親王男女。皆入皇孫之例焉。
《霊亀元年(七一五)三月壬午朔》○三月壬午朔。車駕幸甕原離宮。
《霊亀元年(七一五)三月丙申(十五)》○丙申。散位従四位上竹田王卒。
《霊亀元年(七一五)三月甲辰(廿三)》○甲辰。金元静等還蕃。勅大宰府。賜綿五千四百五十斤。船一艘。
《霊亀元年(七一五)三月丙午(廿五)》○丙午。相摸国足上郡人。丈部造智積。君子尺麻呂。並表閭里。終身勿事。旌孝行也。
《霊亀元年(七一五)四月庚申(壬子朔九)》○夏四月庚申。櫛見山陵。〈 生目入日子伊佐知天皇之陵也。 〉充守陵三戸。伏見山陵。〈 穴穂天皇之陵也。 〉四戸。
《霊亀元年(七一五)四月庚午(十九)》○庚午。諸直丁経廿年已上者。預考選例。憐其労也。
《霊亀元年(七一五)四月癸酉(廿二)》○癸酉。上村主通改賜阿刀連姓。
《霊亀元年(七一五)四月丙子(廿五)》○丙子。詔叙成選人等位。授従三位粟田朝臣真人正三位。正五位下長田王。大神朝臣狛麻呂。田口朝臣益人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小治田朝臣安麻呂。県犬養宿禰筑紫。平群朝臣安麻呂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三国真人人足。佐味朝臣加作麻呂。阿倍朝臣秋麻呂。坂本朝臣阿曾麻呂。日下部宿禰阿倍老。阿倍朝臣安麻呂並従五位上。
《霊亀元年(七一五)五月辛巳朔》○五月辛巳朔。勅諸国朝集使曰。天下百姓。多背本貫。流宕他郷。規避課役。其浮浪逗留。経三月以上者。即云断輸調庸。随当国法。又撫導百姓。勧課農桑。心存字育。能救飢寒。実是国郡之善政也。若有身在公庭。心顧私門。妨奪農業、侵〓万民。実是国家之大蠧也。宜其勧催産業。資産豊足者為上等。雖加催勧。衣食短乏者為中等。田疇荒廃。百姓飢寒。因致死亡者為下等。十人以上。則解見任。又四民之徒。各有其業。今失職流散。此亦国郡司教導無方。甚無謂也。有如此類。必加顕戮。自今以後。当遣巡察使。分行天下。観省風俗。宜勤敦徳政。庶彼周行。始今。諸国百姓。往来過所。用当国印焉。」丹波・丹後二国飢。遣使賑貸。
《霊亀元年(七一五)五月己丑(九)》○己丑。始充京職印。
《霊亀元年(七一五)五月壬辰(十二)》○壬辰。伯耆国言。甘露降。
《霊亀元年(七一五)五月甲午(十四)》○甲午。詔曰。凡諸国運輸調庸。各有期限。今国司等。怠緩違期。遂妨耕農。運送之民。仍致労擾。非是国郡之善政。撫養之要道也。自今以後。如有此類。以重論之。又海路漕庸。輙委〓民。或已漂失。或多湿損。是由国司不順先制之所致也。自今以後。不悛改者。節級科罪。所損之物。即徴国司。又五兵之用。自古尚矣。服強懐柔。咸因武徳。今六道諸国。営造器仗。不甚牢固。臨事何用。自今以後。毎年貢様。巡察使出日。細為校勘焉。
《霊亀元年(七一五)五月乙巳(廿五)》○乙巳。従六位下画師忍勝姓、改為倭画師。」摂津。紀伊。武蔵。越前。志摩五国飢。賑貸之。」遠江国地震。山崩壅麁玉河。水為之不流。経数十日。潰、没敷智。長下。石田三郡民家百七十余区。并損苗。
《霊亀元年(七一五)五月己亥(十九)》○己亥。太政官奏。更定義倉出粟法。分為九等。語在別格。
《霊亀元年(七一五)五月壬寅(廿二)》○壬寅。以従三位巨勢朝臣麻呂為中納言。従四位上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為左大弁。従四位上巨勢朝臣邑治為右大弁。従四位上大伴宿禰旅人為中務卿。従四位下阿倍朝臣首名為兵部卿。従四位上阿部朝臣広庭為宮内卿。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県守為造宮卿。従五位上大伴宿禰宿奈麻呂為左衛士督。正五位上大神朝臣狛麻呂為武蔵守。従五位上阿倍朝臣安麻呂為但馬守。従五位下石川朝臣君子為播磨守。従三位多治比真人池守為大宰帥。
《霊亀元年(七一五)五月丙午(廿六)》○丙午。参河国地震。壊正倉〓七。又百姓廬舍、往々陥没。
《霊亀元年(七一五)五月庚戌(三十)》○庚戌。移相摸。上総。常陸。上野。武蔵。下野六国富民千戸。配陸奥焉。
《霊亀元年(七一五)六月甲寅(辛亥朔四)》○六月甲寅。一品長親王薨。天武天皇第四之皇子也。
《霊亀元年(七一五)六月庚申(十)》○庚申。開大倭国都祁山之道。
《霊亀元年(七一五)六月壬戌(十二)》○壬戌。太政官奏。懸像失度。亢旱弥旬。恐東皐不耕。南畝損稼。昔者、周王遇旱。有雲漢之詩。漢帝祈雨。興改元之詔。人君之願。載感上天。請、奉幣帛。祈於諸社。使民有年。誰知尭力。
《霊亀元年(七一五)六月癸亥(十三)》○癸亥。設斎於弘福・法隆二寺。詔。遣使奉幣帛于諸社。祈雨于名山大川。於是、未経数日。注雨滂沱。時人以為。聖徳感通所致焉。因賜百官人禄各有差。
《霊亀元年(七一五)六月丁卯(十七)》○丁卯。諸国人廿戸。移附京職。由殖貨也。
《霊亀元年(七一五)七月庚辰朔》○秋七月庚辰朔。日有蝕之。
《霊亀元年(七一五)七月己丑(十)》○己丑。地震。行幸甕原離宮。」賜従五位下紀朝臣浄人数人穀百斛。優学士也。
《霊亀元年(七一五)七月壬辰(十三)》○壬辰。授刀舍人狛造千金。改賜大狛連。
《霊亀元年(七一五)七月丙午(廿七)》○丙午。知太政官事一品穂積親王薨。遣従四位上石上朝臣豊庭。従五位上小野朝臣馬養。監護喪事。天武天皇之第五皇子也。」尾張国人外従八位上席田君邇近及新羅人七十四家。貫于美濃国。始建席田郡焉。
《霊亀元年(七一五)八月己未(庚戌朔十)》○八月己未。制。大宰府官人家口。皆免課役。」従四位上路真人大人為大宰大弐。
《霊亀元年(七一五)八月甲戌(廿五)》○甲戌。京人流宕畿外。則貫当国而従事。
《霊亀元年(七一五)八月丁丑(廿八)》○丁丑。左京人大初位下高田首久比麻呂献霊亀。長七寸。闊六寸。左眼白。右眼赤。頸著三公。背負七星。前脚並有離卦。後脚並有一爻。腹下赤白両点。相次八字。
《霊亀元年(七一五)九月己卯朔》○九月己卯朔。詔。皇親二世准五位。三世以下准六位。」禁文武百寮六位以下、用虎豹羆皮及金銀、飾鞍具并横刀帯端。但朝会日用者、許之。婦女依父・夫蔭服用。亦聴之。凡横刀鋏者。以糸纒造。勿用素木令脆焉。
《霊亀元年(七一五)九月庚辰(二)》○庚辰。天皇禅位于氷高内親王。詔曰。乾道統天。文明於是馭暦。大宝曰位。震極所以居尊。昔者。揖譲之君。旁求歴試。干戈之主。継体承基。貽厥後昆。克隆晢祚。朕君臨天下。撫育黎元。蒙上天之保休。頼祖宗之遺慶。海内晏静。区夏安寧。然而兢々之志。夙夜不怠。翼々之情。日慎一日。憂労庶政。九載于茲。今精華漸衰。耄期斯倦。深求閑逸。高踏風雲。釈累遺塵。将同脱〓。因以此神器。欲譲皇太子。而年歯幼稚。未離深宮。庶務多端。一日万機。一品氷高内親王。早叶祥符。夙彰徳音。天縦寛仁。沈静婉〓。華夏載佇。謳訟知帰。今伝皇帝位於内親王。公卿・百寮。宜悉祇奉以称朕意焉。
《巻尾》続日本紀巻第六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七〈起霊亀元年九月、尽養老元年十二月〉」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日本根子瑞浄足姫天皇〈元正天皇第〓四〉
《元正天皇即位前紀》日本根子高瑞浄足姫天皇。諱氷高。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之孫。日並知皇子尊之皇女也。天皇、神識沈深。言必典礼。
《霊亀元年(七一五)九月庚辰【己卯朔二】》○霊亀元年九月庚辰。受禅。即位于大極殿。詔曰。朕欽承禅命。不敢推譲。履祚登極。欲保社稷。粤得左京職所貢瑞亀。臨位之初。天表嘉瑞。天地〓[貝+兄]施、不可不酬。其改和銅八年。為霊亀元年。大辟罪已下。罪無軽重。已発覚。未発覚。已結正。未結正。繋囚・見徒。咸従赦除。但謀殺々訖。私鋳銭。強窃二盗、及常赦所不原者。並不在赦限。親王已下及百官人。并京畿諸寺僧尼。天下諸社祝部等。賜物各有差。高年、鰥寡孤独疾疹之徒。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孝子・順孫。義夫・節婦。表其門閭。終身勿事。免天下今年之租。又五位已上子孫。年廿已上者。宜授蔭位。獲瑞人大初位下高田首久比麻呂。賜従六位上并〓[糸+施の旁]廿疋。綿〓屯。布八十端。稲二千束。
《霊亀元年(七一五)十月乙卯【己酉朔七】》○冬十月乙卯。詔曰。国家隆泰。要在富民。富民之本。務従貨食。故男勤耕耘。女脩〓[糸+任]織。家有衣食之饒。人生廉恥之心。刑錯之化爰興。太平之風可致。凡厥吏民豈不勗歟。今諸国百姓、未尽産術。唯趣水沢之種。不知陸田之利。或遭〓旱。更無余穀。秋稼若罷。多致饑饉。此乃非唯百姓懈懶。固由国司不存教導。宜令佰姓兼種麦禾。男夫一人二段。凡粟之為物。支久不敗。於諸穀中。最是精好。宜以此状遍告天下。尽力耕種。莫失時候。自余雑穀。任力課之。若有百姓輸粟転稲者聴之。
《霊亀元年(七一五)十月丁丑【廿九】》○丁丑。陸奥蝦夷第三等邑良志別君宇蘇弥奈等言。親族死亡、子孫数人。常恐被狄徒抄略乎。請、於香河村。造建郡家。為編戸民。永保安堵。又蝦夷須賀君古麻比留等言。先祖以来。貢献昆布。常採此地。年時不闕。今国府郭下。相去道遠。往還累旬。甚多辛苦。請、於閉村。便建郡家。同於百姓。共率親族。永不闕貢。並許之。
《霊亀元年(七一五)十二月己酉朔》○十二月己酉朔。日有蝕之。
《霊亀元年(七一五)十二月己未【十一】》○己未。常陸国久慈郡人占部御蔭女、一産三男。給糧并乳母一人。
《霊亀二年(七一六)正月戊寅朔》二年春正月戊寅朔。廃朝。雨也。宴五位已上於朝堂。
《霊亀二年(七一六)正月辛巳【四】》○辛巳。地震。
《霊亀二年(七一六)正月壬午【五】》○壬午。授従三位長屋王正三位。正五位上長田王。佐伯宿禰百足並従四位下。正六位上猪名真人法麻呂。多治比真人広足。大伴宿禰祖父麻呂。小野朝臣牛養。土師宿禰大麻呂。美努連岡麻呂並従五位下。
《霊亀二年(七一六)二月己酉【戊申朔二】》○二月己酉。令摂津国罷大隅・媛嶋二牧。聴佰姓佃食之。
《霊亀二年(七一六)二月丁巳【十】》○丁巳。出雲国々造外正七位上出雲臣果安。斎竟奏神賀事。神祇大副中臣朝臣人足。以其詞奏聞。是日。百官斎焉。自果安至祝部。一百一十余人。進位賜禄各有差。
《霊亀二年(七一六)三月癸卯【丁丑朔廿七】》○三月癸卯。割河内国和泉・日根両郡。令供珍努宮。
《霊亀二年(七一六)四月癸丑【丙午朔八】》○夏四月癸丑。詔。壬申年功臣、贈少紫村国連小依息従六位下志我麻呂。贈大紫星川臣麻呂息従七位上黒麻呂。贈大錦下坂上直熊毛息正六位下宗大。贈小錦上置始連宇佐伎息正八位下虫麻呂。贈小錦下文直成覚息従七位上古麻呂。贈直大壱文忌寸知徳息従七位上塩麻呂。贈直大壱丸部臣君手息従六位上大石。贈正四位上文忌寸禰麻呂息正七位下馬養。贈正四位下黄文連大伴息従七位上粳麻呂。贈従五位上尾張宿禰大隅息正八位下稲置等一十人。賜田各有差。
《霊亀二年(七一六)四月戊午【十三】》○戊午。雨霰。
《霊亀二年(七一六)四月甲子【十九】》○甲子。割大鳥。和泉。日根三郡。始置和泉監焉。
《霊亀二年(七一六)四月乙丑【二十】》○乙丑。詔曰。凡貢調脚夫。入京之日。所司親臨。察其備儲。若有国司勤加勧課。能合上制。則与字育和恵、粛清所部之最。不存教喩。事有闕乏。則居撫養乖方。境内荒蕪之科。依其功過。必従黜陟。又比年計帳。具言如功。推勘物数。足以掩身。然入京人夫。衣服破弊。野菜色猶多。空著公帳。徒延声誉。務為欺謾。以邀其課。国郡司如此。朕将何任。自今以去。宜恤民隠以副所委。仍録部内豊倹、農桑増益言上。
《霊亀二年(七一六)四月壬申【廿七】》○壬申。以従四位下大野王為弾正尹。従五位上坂本朝臣阿曾麻呂為参河守。従五位下高向朝臣大足為下総守。従五位下榎井朝臣広国為丹波守。従五位下山上臣憶良為伯耆守。正五位下船連秦勝為出雲守。従五位下巨勢朝臣安麻呂為備後守。従五位下当麻真人大名為伊予守。
《霊亀二年(七一六)五月己丑【丙子朔十四】》○五月己丑。制。諸国軍団大少毅。不得連任郡領三等以上親也。其先已任訖。転補他国。
《霊亀二年(七一六)五月庚寅【十五】》○庚寅。詔曰。崇飾法蔵。粛敬為本。営修仏廟。清浄為先。今聞。諸国寺家。多不如法。或草堂始闢。争求額題。幢幡僅施。即訴田畝。或房舍不脩。馬牛群聚。門庭荒廃。荊棘弥生。遂使無上尊像永蒙塵穢。甚深法蔵不免風雨。多歴年代。絶無構成。於事斟量。極乖崇敬。今故併兼数寺。合成一区。庶幾。同力共造。更興頽法。諸国司等。宜明告国師・衆僧及檀越等。条録部内寺家可合。并財物。附使奏聞。又聞、諸国寺家。堂塔雖成。僧尼莫住。礼仏無聞。檀越子孫。惣摂田畝。専養妻子、不供衆僧。因作諍訟。諠擾国郡。自今以後。厳加禁断。其所有財物・田園。並須国師・衆僧及国司・檀越等、相対検校。分明案記。充用之日。共判出付。不得依旧檀越等専制。近江国守従四位上藤原朝臣武智麻呂言。部内諸寺。多割疆区。無不造脩。虚上名籍。観其如此。更無異量。所有田園。自欲専利。若不匡正。恐致滅法。臣等商量。人能弘道。先哲格言。闡揚仏法。聖朝上願。方今、人情稍薄。釈教陵遅。非独近江。余国亦爾。望、遍下諸国。革弊還淳。更張弛綱。仰称聖願。許之。
《霊亀二年(七一六)五月辛卯【十六】》○辛卯。以駿河。甲斐。相摸。上総。下総。常陸。下野七国高麗人千七百九十九人。遷于武蔵国。始置高麗郡焉。」大宰府言。豊後・伊予二国之界。従来置戍、不許往還。但高下尊卑。不須無別。宜五位以上差使往還、不在禁限。又薩摩・大隅二国貢隼人。已経八歳。道路遥隔。去来不便。或父母老疾。或妻子単貧。請、限六年相替。並許之。」始徙建元興寺于左京六条四坊。
《霊亀二年(七一六)五月丙申【廿一】》○丙申。勅。大宰府佰姓家有蔵白鑞。先加禁断。然不遵奉。隠蔵売買。是以。鋳銭悪党。多肆姦詐。連及之徒。陥罪不少。宜厳加禁制。無更使然。若有白鑞。捜求納於官司。
《霊亀二年(七一六)五月丁酉【廿二】》○丁酉。制。大学・典薬生等。業未成立。妄求薦挙。如是之徒。自今以去。不得補任国博士及医師。
《霊亀二年(七一六)五月癸卯【廿八】》○癸卯。充僧綱及和泉監印。」弓五千三百七十四張充大宰府。
《霊亀二年(七一六)六月辛亥【乙巳朔七】》○六月辛亥。正七位上馬史伊麻呂等、献新羅国紫驃馬二疋。高五尺五寸。
《霊亀二年(七一六)六月甲子【二十】》○甲子。美濃守従四位下笠朝臣麻呂為兼尾張守。
《霊亀二年(七一六)六月乙丑【廿一】》○乙丑。制。王臣五位已上。以散位六位已下。欲充資家者。人別六人已下聴之。
《霊亀二年(七一六)六月丁卯【廿三】》○丁卯。始置和泉監史生三人。
《霊亀二年(七一六)七月庚子【甲戌朔廿七】》○秋七月庚子。従四位下阿倍朝臣爾閉卒。
《霊亀二年(七一六)八月壬子【甲辰朔九】》○八月壬子。大宰府言。帥以下事力。依和銅二年六月十七日符。各減半給綿。自此以来。駆使丁乏。凡諸属官並為辛苦。請、停綿給丁。欲得存済。許之。
《霊亀二年(七一六)八月甲寅【十一】》○甲寅。二品志貴親王薨。遣従四位下六人部王。正五位下県犬養宿禰筑紫。監護喪事。親王天智天皇第七之皇子也。宝亀元年。追尊、称御春日宮天皇。
《霊亀二年(七一六)八月癸亥【二十】》○癸亥。備中国浅口郡犬養部鴈手。昔配飛鳥寺焼塩戸。誤入賤例。至是遂訴。免之。是日。以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県守為遣唐押使。従五位上阿倍朝臣安麻呂為大使。正六位下藤原朝臣馬養為副使。大判官一人。少判官二人。大録事二人。少録事二人。
《霊亀二年(七一六)八月己巳【廿六】》○己巳。授正六位下藤原朝臣馬養従五位下。
《霊亀二年(七一六)九月丙子【癸酉朔四】》○九月丙子。以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山守。代為遣唐大使。
《霊亀二年(七一六)九月癸巳【廿一】》○癸巳。正七位上山背甲作客小友等廿一人。訴免雑戸。除山背甲作四字。改賜客姓。
《霊亀二年(七一六)九月乙未【廿三】》○乙未。従三位中納言巨勢朝臣万呂言。建出羽国。已経数年。吏民少稀。狄徒未馴。其地膏腴。田野広寛。請、令随近国民。遷於出羽国。教喩狂狄。兼保地利。許之。因以陸奥国置賜・最上二郡。及信濃。上野。越前。越後四国百姓各百戸。隷出羽国焉。」以従四位下太朝臣安麻呂為氏長。
《霊亀二年(七一六)十月壬戌【癸卯朔二十】》○冬十月壬戌。以従四位下長田王為近江守。」重禁内外記諸司薄紗朝服。六位以下羅〓頭。其武官人者。朝服之袋。儲而勿着。及〓頭後脚莫過三寸。
《霊亀二年(七一六)十一月乙亥【癸酉朔三】》○十一月乙亥。以正五位下夜気王為備前守。
《霊亀二年(七一六)十一月辛卯【十九】》○辛卯。大嘗。親王已下及百官人等。賜禄有差。由機遠江。須機但馬国、郡司二人進位一階。
《霊亀二年(七一六)閏十一月癸卯朔》○閏十一月癸卯朔。日有蝕之。
《養老元年(七一七)正月乙巳【壬寅朔四】》養老元年春正月乙巳。授従三位阿倍朝臣宿奈麻呂正三位。従四位上安八万王正四位下。無位酒部王。坂合部王。智努王。御原王並従四位下。従五位下高安王。門部王。葛木王並従五位上。従四位下石川朝臣難波麻呂従四位上。正五位上百済王良虞従四位下。正五位下中臣朝臣人足正五位上。従五位上大伴宿禰宿奈麻呂。穂積朝臣老。多治比真人広成。小野朝臣馬養。紀朝臣男人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賀茂朝臣堅麻呂従五位上。正六位上佐伯宿禰虫麻呂。大蔵忌寸伎国足。余真真人従六位上朝来直賀須夜並従五位下。
《養老元年(七一七)正月戊申【七】》○戊申。授無位伊部王従五位下。又授従四位上県犬養橘宿禰三千代従三位。
《養老元年(七一七)正月己未【十八】》○己未。中納言従三位巨勢朝臣麻呂薨。小治田朝小徳大海之孫。飛鳥朝京職直大参志丹之子也。
《養老元年(七一七)二月壬申朔》○二月壬申朔。遣唐使祠神祇於蓋山之南。
《養老元年(七一七)二月辛巳【十】》○辛巳。賜大宰帥従三位多治比真人池守。綾一十疋。絹廿疋。〓[糸+施の旁]卅疋。綿三百屯。布一百端。褒善政也。
《養老元年(七一七)二月壬午【十一】》○壬午。天皇幸難波宮。
《養老元年(七一七)二月丙戌【十五】》○丙戌。自難波至和泉宮。
《養老元年(七一七)二月己丑【十八】》○己丑。和泉監正七位上堅部使主石前。進位一階。工匠・役夫。賜物有差。
《養老元年(七一七)二月庚寅【十九】》○庚寅。車駕還。至竹原井頓宮。
《養老元年(七一七)二月辛卯【二十】》○辛卯。河内・摂津二国。并造行宮司、及専当郡司・大少毅等。賜禄各有差。即日還宮。
《養老元年(七一七)二月甲午【廿三】》○甲午。遣唐使等拝朝。
《養老元年(七一七)二月丙申【廿五】》○丙申。制曰。除造宮省之外。令外諸司判官。例無大少。官品宜准令員判官一人之例。又依令。一人帯数官者。禄従多処給。雖高官無上日。若満卑官上日者。禄従多処。
《養老元年(七一七)二月丁酉【廿六】》○丁酉。以信濃。上野。越前。越後四国百姓各一百戸。配出羽柵戸焉。
《養老元年(七一七)三月癸卯【辛丑朔三】》○三月癸卯。左大臣正二位石上朝臣麻呂薨。年七十八。帝深悼惜焉。為之罷朝。詔、遣式部卿正三位長屋王。左大弁従四位上多治比直人三宅麻呂。就第弔賻之。并贈従一位。右少弁従五位上上毛野朝臣広人、為太政官之誄。式部少輔正五位下穂積朝臣老、為五位以上之誄。兵部大丞正六位上当麻真人東人、為六位已下之誄。百姓追慕。無不痛惜焉。大臣、泊瀬朝倉朝庭大連物部目之後。難波朝衛部大華上宇麻乃之子也。
《養老元年(七一七)三月己酉【九】》○己酉。遣唐押使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県守賜節刀。
《養老元年(七一七)三月乙丑【廿五】》○乙丑。制。令外諸司史生等。一季賜禄。降当司主典禄一等。是当少初位官禄。自非才伎・別勅。一同此例也。
《養老元年(七一七)四月乙亥【庚午朔六】》○夏四月乙亥。遣久勢女王、侍于伊勢太神宮。従官賜禄各有差。是日発入。百官送至京城外而還。」以従五位下猪名真人法麻呂。為斎宮頭。
《養老元年(七一七)四月丙戌【十七】》○丙戌。祈雨于畿内。
《養老元年(七一七)四月癸未【十四】》○癸未。太政官奏。定調庸斤両及長短之法。語在別式。
《養老元年(七一七)四月壬辰【廿三】》○壬辰。詔曰。置職任能。所以教導愚民。設法立制。由其禁断姦非。頃者。百姓乖違法律。恣任其情。剪髪〓鬢。輙着道服。貌似桑門。情挟姦盗。詐偽所以生。姦〓自斯起。一也。凡僧尼。寂居寺家。受教伝道。准令云。其有乞食者。三綱連署。午前捧鉢告乞。不得因此更乞余物。方今、小僧行基。并弟子等。零畳街衢。妄説罪福。合構朋党。焚剥指臂。歴門仮説。強乞余物。詐称聖道。妖惑百姓。道俗擾乱。四民棄業。進違釈教。退犯法令。二也。」僧尼依仏道。持神呪以救溺徒。施湯薬而療痼病。於令聴之。方今僧尼輙向病人之家。詐祷幻怪之情。戻執巫術。逆占吉凶。恐脅耄穉。稍致有求。道俗無別。終生姦乱。三也。」如有重病応救。請浄行者。経告僧綱。三綱連署。期日令赴。不得因茲逗留延日。実由主司不加厳断。致有此弊。自今以後。不得更然。布告村里。勤加禁止。
《養老元年(七一七)四月甲午【廿五】》○甲午。天皇御西朝。大隅・薩摩二国隼人等。奏風俗歌舞。授位賜禄各有差。
《養老元年(七一七)四月乙未【廿六】》○乙未。以従五位上上毛野朝臣広人。為大倭守。従四位下賀茂朝臣吉備麻呂為河内守。
《養老元年(七一七)五月辛丑【庚子朔二】》○五月辛丑日。制、諸国織綾。以六丁成疋。
《養老元年(七一七)五月丁未【八】》○丁未。令上総・信濃二国始貢〓[糸+施の旁]調。
《養老元年(七一七)五月丙辰【十七】》○丙辰。詔曰。率土百姓。浮浪四方。規避課役。遂仕王臣。或望資人。或求得度。王臣、不経本属。私自駆使。嘱請国郡。遂成其志。因茲。流宕天下。不帰郷里。若有斯輩。輙私容止者。揆状科罪。並如律令。又依令。僧尼取年十六已下不輸庸調者、聴為童子。而非経国郡。不得輙取。又少丁已上。不須聴之。
《養老元年(七一七)五月辛酉【廿二】》○辛酉。以大計帳。四季帳。六年見丁帳。青苗簿。輸租帳等式。頒下於七道諸国。
《養老元年(七一七)五月乙丑【廿六】》○乙丑。以従四位下大伴宿禰男人為長門守。
《養老元年(七一七)六月己巳朔》○六月己巳朔。右京職言。素性仁斯、一産三女。賜衣糧并乳母一人。自四月不雨。至于是月。
《養老元年(七一七)七月己未【戊戌朔廿二】》○秋七月己未。加左右京職史生各四員。
《養老元年(七一七)七月庚申【廿三】》○庚申。以沙門弁正為少僧都。神叡為律師。賜従五位下紀朝臣清人穀一百斛。優学士也。
《養老元年(七一七)八月庚午【戊辰朔三】》○八月庚午。正三位安倍朝臣宿奈麻呂言。正七位上他田臣万呂。本系同族。実非異姓。追尋親道。理須改正。請、賜安倍他田朝臣姓許之。
《養老元年(七一七)八月甲戌【七】》○甲戌。遣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広足於美濃国。造行宮。
《養老元年(七一七)九月癸卯【丁酉朔七】》○九月癸卯。従五位上台忌寸少麻呂言。因居命氏。従来恒例。是以、河内忌寸因邑被氏。其類不一。請、少麻呂率諸子弟。改換台氏。蒙賜岡本姓。許之。
《養老元年(七一七)九月丁未【十一】》○丁未。天皇行幸美濃国。
《養老元年(七一七)九月戊申【十二】》○戊申。行至近江国。観望淡海。山陰道伯耆以来。山陽道備後以来。南海道讃岐以来。諸国司等詣行在所。奏土風歌舞。
《養老元年(七一七)九月甲寅【十八】》○甲寅。至美濃国。東海道相摸以来。東山道信濃以来。北陸道越中以来。諸国司等詣行在所。奏風俗之雑伎。
《養老元年(七一七)九月丙辰【二十】》○丙辰。幸当耆郡。覧多度山美泉。賜従駕五位已上物。各有差。
《養老元年(七一七)九月戊午【廿二】》○戊午。賜従駕主典已上。及美濃国司等物、有差。郡領已下。雑色〓一人。進位一階。又免不破・当耆二郡今年田租。及方県。務義二郡百姓供行宮者租。
《養老元年(七一七)九月癸亥【廿七】》○癸亥。還至近江国。賜従駕五位已上、及近江国司等物、各有差。郡領已下。雑色〓余人。進位一階。又免志我。依智二郡今年田租。及供行宮百姓之租。
《養老元年(七一七)九月甲子【廿八】》○甲子。車駕還宮。
《養老元年(七一七)十月戊寅【丁卯朔十二】》○冬十月戊寅。正三位阿倍朝臣宿奈麻呂。正四位下安八万王。従四位下酒部王・坂合部王。智努王。御原王。百済王良虞。中臣朝臣人足等。益封各有差。
《養老元年(七一七)十月丁亥【廿一】》○丁亥。以従四位下藤原朝臣房前参議朝政。
《養老元年(七一七)十一月丁酉朔》○十一月丁酉朔。日有蝕之。
《養老元年(七一七)十一月甲辰【八】》○甲辰。高麗・百済二国士卒。遭本国乱。投於聖化。朝庭憐其絶域。給復終身。」又遣唐使水手已上一房徭役咸免。」又九等戸、以賤多少・勿長。准財為定矣。
《養老元年(七一七)十一月丙午【十】》○丙午。賜故左大臣従一位石上朝臣麻呂第。〓[糸+施の旁]一百疋。糸四百〓[糸+句]。白綿一千斤。布二百端。
《養老元年(七一七)十一月癸丑【十七】》○癸丑。天皇臨軒。詔曰。朕以今年九月。到美濃国不破行宮。留連数日。因覧当耆郡多度山美泉。自盥手面。皮膚如滑。亦洗痛処。無不除愈。在朕之躬。甚有其験。又就而飲浴之者。或白髪反黒。或頽髪更生。或闇目如明。自余痼疾。咸皆平愈。昔聞。後漢光武時。醴泉出。飲之者。痼疾皆愈。符瑞書曰。醴泉者美泉。可以養老。蓋水之精也。寔惟。美泉即合大瑞。朕雖庸虚。何違天〓[貝+兄]。可大赦天下。改霊亀三年。為養老元年。天下老人年八十已上。授位一階。若至五位。不在授限。百歳已上者。賜〓[糸+施の旁]三疋。綿三屯。布四端。粟二石。九十已上者。〓[糸+施の旁]二疋。綿二屯。布三端。粟一斛五斗。八十已上者。〓[糸+施の旁]一疋。綿一屯。布二端。粟一石。僧尼亦准此例。孝子・順孫。義夫・節婦。表其門閭。終身勿事。鰥寡〓独、疾病之徒。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仍令長官親自慰問。加給湯薬。亡命山沢。挟蔵兵器。百日不首。復罪如初。又美濃国司及当耆郡司等。加位一階。又復当耆郡来年調庸。余郡庸。賜百官人物各有差。女官亦同。
《養老元年(七一七)十一月癸丑【十七同日】》○癸丑。授美濃守従四位下笠朝臣麻呂従四位上。介正六位下藤原朝臣麻呂従五位下。
《養老元年(七一七)十一月戊午【廿二】》○戊午。詔曰。国輸絹〓[糸+施の旁]。貴賤有差。長短不等。或輸絹一丈九尺。或輸〓[糸+施の旁]一丈一尺。長者直貴。短者直賤。事須安穏。理応均輸。糸有精麁。賦無貴賤。不可以一概。強貴賤之理。布雖有端。稍有不便。宜随便用、更定端限。所司宜量一丁輸物。作安穏条例。自今以後。宜〓百姓副物及中男正調。其応供官主用料等物。所司宜支度年別用度。並随郷土所出付国。役中男進。若中男不足者。即以折役雑徭。於是。太政官議奏精麁絹〓[糸+施の旁]長短広闊之法。語在格中。
《養老元年(七一七)十一月嘱、【廿一】》○丁巳。車駕幸和泉離宮。免河内国今年調。賜国司禄有差。
《養老元年(七一七)十二月壬申【丙寅朔七】》○十二月壬申。太政官処分。始授五位。及従外任遷京官者。会賜禄日。仍入賜例。
《養老元年(七一七)十二月丁亥【廿二】》○丁亥。令美濃国。立春暁〓醴泉、而貢於京都。為醴酒也。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七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八〈 起養老二年正月、尽五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日本根子高瑞浄足姫天皇中〈 元正天皇第〓四 〉
《養老二年(七一八)正月庚子【丙申朔五】》二年春正月庚子。詔授二品舍人親王一品。従四位上広湍王正四位下。無位大井王従五位下。従四位下忌部宿禰子人。阿倍朝臣広庭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下賀茂朝臣吉備麻呂従四位下。正五位下穂積朝臣老。紀朝臣男人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道君首名正五位下。正六位上坂合部宿禰賀佐麻呂。久米朝臣三阿麻呂。当麻真人東人。高橋朝臣安麻呂。巨勢朝臣足人。県犬養宿禰石足。大伴宿禰首。村国連志賀麻呂。王仲文並従五位下。
《養老二年(七一八)二月壬申【丙寅朔七】》○二月壬申。行幸美濃国醴泉。
《養老二年(七一八)二月甲申【十九】》○甲申。従駕百寮。至于輿丁。賜〓[糸+施の旁]・布・銭有差。
《養老二年(七一八)二月己丑【廿四】》○己丑。行所経至。美濃。尾張。伊賀。伊勢等国郡司及外散位已上。授位賜禄各有差。
《養老二年(七一八)三月戊戌【丙申朔三】》○三月戊戌。車駕自美濃至。
《養老二年(七一八)三月乙巳【十】》○乙巳。以正三位長屋王。安倍朝臣宿奈麻呂並為大納言。従三位多治比真人池守。従四位上巨勢朝臣祖父。大伴宿禰旅人並為中納言。
《養老二年(七一八)三月乙卯【二十】》○乙卯。以少納言正五位下小野朝臣馬養。為遣新羅大使。
《養老二年(七一八)四月乙丑朔》○夏四月乙丑朔。従四位下佐伯宿禰百足卒。
《養老二年(七一八)四月乙亥【十一】》○乙亥。筑後守正五位下道君首名卒。首名、少治律令。暁習吏職。和銅末。出為筑後守。兼治肥後国。勧人生業。為制条。教耕営。頃畝樹菓菜。下及鶏〓[月+屯]。皆有章程。曲尽事宜。既而時案行。如有不遵教者。随加勘当。始者老少窃怨罵之。及収其実。莫不悦服。一両年間。国中化之。又興築陂池。以広漑灌。肥後味生池。及筑後往往陂池皆是也。由是。人蒙其利。于今温給。皆首名之力焉。故言吏事者。咸以為称首。及卒百姓祠之。
《養老二年(七一八)四月癸酉【九】》○癸酉。太政官処分。凡主政・主帳者。官之判補。出身灼然。而以理解任、更従白丁。前労徒廃。後苦実多。於義商量。甚違道理。宜依出身之法。雖解見任。猶上国府。令続其労。内外散位。仍免雑徭。
《養老二年(七一八)五月甲午朔》○五月甲午朔。日有蝕之。
《養老二年(七一八)五月乙未【二】》○乙未。割越前国之羽咋。能登。鳳至。珠洲四郡。始置能登国。割上総国之平群。安房。朝夷。長狭四郡。置安房国。割陸奥国之石城。標葉。行方。宇太。曰理。常陸国之菊多六郡。置石城国。割白河。石背。会津。安積。信夫五郡。置石背国。割常陸国多珂郡之郷二百一十煙。名曰菊多郡。属石城国焉。
《養老二年(七一八)五月庚子【七】》○庚子。土左国言。公私使直指土左。而其道経伊与国。行程迂遠。山谷険難。但阿波国。境土相接。往還甚易。請、就此国。以為通路。許之。
《養老二年(七一八)五月甲辰【十一】》○甲辰。禁三関及大宰・陸奥等国司〓仗取白丁。
《養老二年(七一八)五月丙辰【廿三】》○丙辰。遣新羅使等辞見。
《養老二年(七一八)五月庚申【廿七】》○庚申。定衛士数。国別有差。
《養老二年(七一八)五月癸亥【三十】》○癸亥。従四位上石上朝臣豊庭卒。
《養老二年(七一八)六月丁卯【甲子朔四】》○六月丁卯。令大宰所部之国輸庸同於諸国。先是減庸。至是復旧焉。」始置大炊寮史生四員。
《養老二年(七一八)八月甲戌【壬戌朔十三】》○秋八月甲戌。斎宮寮公文。始用印焉。
《養老二年(七一八)八月乙亥【十四】》乙亥。出羽并渡嶋蝦夷八十七人来。貢馬千疋。則授位禄。
《養老二年(七一八)九月庚戌【壬辰朔十九】》○九月庚戌。以従四位上藤原朝臣武智麻呂。為式部卿。正五位上穂積朝臣老為大輔。従五位下中臣朝臣東人為少輔。従五位下波多真人与射為員外少輔。
《養老二年(七一八)九月甲寅【廿三】》○甲寅。遷法興寺於新京。
《養老二年(七一八)十月庚午【辛酉朔十】》○冬十月庚午。太政官告僧綱曰。智鑑冠時。衆所推譲。可為法門之師範者。宜挙其人顕表高徳。又有請益無倦継踵於師。材堪後進之領袖者。亦録名臘。挙而牒之。五宗之学。三蔵之教。論討有異。弁談不同。自能該達宗義。最称宗師。毎宗挙人並録。次徳根有性分。業亦麁細。宜随性分皆令就学。凡諸僧徒。勿使浮遊。或講論衆理。学習諸義。或唱誦経文。修道禅行。各令分業。皆得其道。其崇表智徳。顕紀行能。所以燕石楚璞各分明輝。虞韶・鄭音不雑声曲。将須象徳定水瀾波、澄於法襟。竜智慧燭芳照、聞於朝聴。加以。法師非法、還墜仏教。是金口之所深誡。道人違道。輙軽皇憲。亦玉条之所重禁。僧綱宜迴静鑑。能叶清議。其居非精舍。行乖練行。任意入山。輙造菴窟。混濁山河之清。雑燻煙霧之彩。又経曰。日乞告穢雑市里。情雖逐於和光。形無別于窮乞。如斯之輩、慎加禁喩。
《養老二年(七一八)十月庚辰【二十】》○庚辰。大宰府言。遣唐使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県守来帰。
《養老二年(七一八)十一月壬寅【辛卯朔十二】》○十一月壬寅。彗星守月。
《養老二年(七一八)十一月癸丑【廿三】》○癸丑。始差畿内兵士。守衛宮城。
《養老二年(七一八)十二月丙寅【庚申朔七】》○十二月丙寅。詔曰。朕虔承宝位。仰憑霄構。君臨天下。四年于茲。上則昊穹。下字黎庶。庸愚之民。自挂疎網。有司之法。〓于常憲。毎念於此。朕甚愍焉。思欲広開至道。遐扇淳風。為悪之徒。感深仁以遷善。有犯之輩。遵令軌以靡風。但自昔及今。雑言大赦。唯該小罪。八虐不霑。朕恭奉為太上天皇。思降非常之沢。可大赦天下。養老二年十二月七日子時以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軽重。繋囚・見徒。私鋳銭并盗人及八虐。常赦所不原。咸赦除之。其癈疾之徒。不能自存。量加賑恤。仍令長官親自慰問。兼給湯薬。僧尼亦同。布告天下、知朕意焉。
《養老二年(七一八)十二月壬申【十三】》○壬申。多治比真人県守等自唐国至。
《養老二年(七一八)十二月甲戌【十五】》○甲戌。進節刀。此度使人、略無闕亡。前年大使従五位上坂合部宿禰大分、亦随而来帰。
《養老三年(七一九)正月庚寅朔》三年春正月庚寅朔。廃朝。大風也。」以舶二艘。独底船十艘。充大宰府。
《養老三年(七一九)正月辛卯【二】》○辛卯。天皇御大極殿。受朝。従四位上藤原朝臣武智麻呂。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県守二人。賛引皇太子也。
《養老三年(七一九)正月己亥【十】》○己亥。入唐使等拝見。皆着唐国所授朝服。
《養老三年(七一九)正月壬寅【十三】》○壬寅。授従四位上路真人大人。巨勢朝臣邑治。石川朝臣難波麻呂。大伴宿禰旅人。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藤原朝臣武智麻呂。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県守並正四位下。従四位下阿倍朝臣首名。石川朝臣石足。藤原朝臣房前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下小治田朝臣安麻呂。県犬養宿禰筑紫。大伴宿禰山守。藤原朝臣馬養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坂合部宿禰大分。阿倍朝臣安麻呂並正五位下。正六位上三野真人三嶋。吉智首。角兄麻呂。正六位下大野朝臣東人。小野朝臣老。酒部連相武。従六位上板持連内麻呂。従六位下石上朝臣堅魚。佐伯宿禰馬養。大宅朝臣小国。笠朝臣御室並従五位下。
《養老三年(七一九)正月乙巳【十六】》○乙巳。正四位下安八万王卒。
《養老三年(七一九)二月壬戌【庚申朔三】》○二月壬戌。初令天下百姓右襟。」職事主典已上把笏。其五位以上牙笏。散位亦聴把笏。六位已下木笏。
《養老三年(七一九)二月甲子【五】》○甲子。正三位粟田朝臣真人薨。
《養老三年(七一九)二月己巳【十】》○己巳。遣新羅使正五位下小野朝臣馬養等来帰。
《養老三年(七一九)二月庚午【十一】》○庚午。行幸和泉宮。
《養老三年(七一九)二月丙子【十七】》○丙子。車駕還宮。
《養老三年(七一九)三月辛卯【庚寅朔二】》○三月辛卯。始置造薬師寺司史生二人。
《養老三年(七一九)三月乙卯【廿六】》○乙卯。地震。
《養老三年(七一九)四月丁卯【己未朔九】》○夏四月丁卯。秦朝元賜忌寸姓。
《養老三年(七一九)四月乙酉【廿七】》○乙酉。制。諸大小毅。量其任。与主政同。自今以後。為官判任。
《養老三年(七一九)四月丙戌【廿八】》○丙戌。分志摩国塔志郡五郷。始置佐芸郡。
《養老三年(七一九)五月己丑朔》○五月己丑朔。日有蝕之。
《養老三年(七一九)五月乙未【七】》○乙未。新羅貢調使級〓[冫+食]金長言等〓人来朝。
《養老三年(七一九)五月癸卯【十五】》○癸卯。無位紀臣竜麻呂等十八人。従七位上巨勢斐太臣大男等二人。従八位上中臣習宜連笠麻呂等四人。従六位上中臣熊凝連古麻呂等七人。従八位下榎井連弄麻呂、並賜朝臣姓。大初位下若湯坐連家主。正八位下阿刀連人足等三人、並賜宿禰姓。無位文部此人等二人賜文忌寸姓。従五位下板持史内麻呂等十九人賜連姓。
《養老三年(七一九)五月辛亥【廿三】》○辛亥。制定諸国貢調短絹。狭〓[糸+施の旁]。麁狭絹。美濃狭〓[糸+施の旁]之法。各長六丈。濶一尺九寸。
《養老三年(七一九)六月丁卯【戊午朔十】》○六月丁卯。皇太子始聴朝政焉。
《養老三年(七一九)六月庚午【十三】》○庚午。従四位上平群女王卒。
《養老三年(七一九)六月辛未【十四】》○辛未。初令諸国史生・主政・主帳・大少毅把笏焉。
《養老三年(七一九)六月癸酉【十六】》○癸酉。制。穀之為物。経年不腐。自今以後。税及雑稲。必為穀而収之。
《養老三年(七一九)六月丙子【十九】》○丙子。令神祇官宮主。左右大舍人寮。別勅長上。画工司画師。雅楽寮諸師。造宮省。主計寮。主税寮算師。典薬寮乳長上。左右衛士府医師。左右馬寮馬医等。始把笏焉。」従四位下但馬女王卒。
《養老三年(七一九)七月辛卯【戊子朔四】》○秋七月辛卯。初置抜出司。
《養老三年(七一九)七月丙申【九】》○丙申。遷東海。東山。北陸三道民二百戸。配出羽柵焉。
《養老三年(七一九)七月庚子【十三】》○庚子。従六位上賀茂役首石穂。正六位下千羽三千石等一百六十人。賜賀茂役君姓。」始置按察使。令伊勢国守従五位上門部王管伊賀・志摩二国。遠江国守正五位上大伴宿禰山守管駿河。伊豆。甲斐三国。常陸国守正五位上藤原朝臣宇合管安房。上総。下総三国。美濃国守従四位上笠朝臣麻呂管尾張。参河。信濃三国。武蔵国守正四位下多治比真人県守管相摸。上野。下野三国。越前国守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広成管能登。越中。越後三国。丹波国守正五位下小野朝臣馬養。管丹後。但馬。因幡三国。出雲国守従五位下息長真人臣足。管伯耆石見二国。播磨国守従四位下鴨朝臣吉備麻呂。管備前。美作。備中。淡路四国。伊予国守従五位上高安王。管阿波。讃岐。土左三国。備後国守正五位下大伴宿禰宿奈麻呂。管安芸周防二国。其所管国司。若有非違及侵漁百姓。則按察使親自巡省。量状黜陟。其徒罪以下断決。流罪以上録状奏上。若有声教条々。脩部内粛清。具記善最言上。
《養老三年(七一九)七月乙巳【十八】》○乙巳。大宰大弐正四位下路真人大人卒。
《養老三年(七一九)七月丙午【十九】》○丙午。補按察使典。
《養老三年(七一九)閏七月癸亥【丁巳朔七】》○閏七月癸亥。新羅使人等。献調物并騾馬牡牝各一疋。
《養老三年(七一九)閏七月丁卯【十一】》○丁卯。賜宴於金長言等。賜国王及長言等禄有差。是日。以大外記従六位下白猪史広成。為遣新羅使。
《養老三年(七一九)閏七月辛未【十五】》○辛未。散位従四位上忌部宿禰子人卒。
《養老三年(七一九)閏七月癸酉【十七】》○癸酉。金長言等還蕃。
《養老三年(七一九)閏七月丁丑【廿一】》○丁丑。石城国始置駅家一十処。
《養老三年(七一九)閏七月甲申【廿八】》○甲申。賜無位紀臣広前朝臣姓。
《養老三年(七一九)八月己丑【丙戌朔四】》○八月己丑。有司処分。別勅・才伎長上者任職事。貢与初任同。
《養老三年(七一九)八月癸巳【八】》○癸巳。遣新羅使白猪史広成等拝辞。
《養老三年(七一九)九月癸亥【丙辰朔八】》○九月癸亥。以正四位下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為河内国摂官。正四位下巨勢朝臣邑治為摂津国摂官。正四位下大伴宿禰旅人為山背国摂官。
《養老三年(七一九)九月丁丑【廿二】》○丁丑。詔。給天下民戸。陸田一町以上廿町以下。輸地子、段粟三升也。」六道諸国遭旱飢荒。開義倉賑恤之。
《養老三年(七一九)九月辛巳【廿六】》○辛巳。始置衛門府医師一人。
《養老三年(七一九)十月癸巳【乙酉朔九】》○冬十月癸巳。大和国人腹太得麻呂姓改為葛。
《養老三年(七一九)十月戊戌【十四】》○戊戌。減定。京畿及七道諸国軍団并大小毅・兵士等数。有差。但志摩。若狭。淡路三国兵士並停。
《養老三年(七一九)十月辛丑【十七】》○辛丑。詔曰。開闢已来。法令尚矣。君臣定位。運有所属。泪于中古。雖由行。未彰綱目。降至近江之世。弛張悉備。迄於藤原之朝。頗有増損。由行無改。以為恒法。由是、稽遠祖之正典。考列代之皇綱。承纂洪緒。此皇太子也。然年歯猶稚。未閑政道。但以、握鳳暦而登極。御竜図以臨機者。猶資輔佐之才。乃致太平。必由翼賛之功。始有安運。況及舍人。新田部親王。百世松桂、本枝合於昭穆。万雉城石。維盤。重乎国家。理須吐納清直。能輔洪胤。資扶仁義。信翼幼齡。然則太平之治可期。隆泰之運応致。可不慎者哉。今二親王。宗室年長。在朕既重。実加褒賞。深須旌異。然崇徳之道。既有旧貫。貴親之理。豈無於今。其賜一品舍人親王。内舍人二人。大舍人四人。衛士卅人。益封八百戸。通前二千戸。二品新田部親王。内舍人二人。大舍人四人。衛士廿人。益封五百戸。通前一千五百戸。其舍人以供左右雑使。衛士以充行路防禦。於戯欽哉。以副朕意焉。凡在卿等。並宜聞知。
《養老三年(七一九)十一月乙卯朔》○十一月乙卯朔。詔僧綱曰。朕聞。優能崇智。有国者所先。勧善獎学。為君者所務。於俗既有。於道宜然。神叡法師。幼而卓絶。道性夙成。撫翼法林。濡鱗定水。不践安遠之講肆。学達三空。未漱澄什之言河。智周二諦。由是。服膺請業者、已知実帰。函丈〓教者、悉成宗匠。道慈法師。遠渉蒼波。覈異聞於絶境。遐遊赤県。研妙機於秘記。参跡象竜。振英秦漢。並以。戒珠如懐満月。慧水若写滄溟。儻使天下桑門智行如此者。豈不殖善根之福田。渡苦海之宝筏。朕毎嘉歓不能已也。宜施食封各五十戸。並標揚優賞。用彰有徳。
《養老三年(七一九)十一月辛酉【七】》○辛酉。少初位上朝妻手人竜麻呂賜海語連姓。除雑戸号。
《養老三年(七一九)十一月戊寅【廿四】》○戊寅。少初位下河内手人大足賜不下訳姓。忍海手人広道賜久米直姓。並除雑戸号。
《養老三年(七一九)十二月乙酉【甲申朔二】》○十二月乙酉。充式部。治部。民部。兵部。刑部。大蔵。宮内。春宮。印各一面。
《養老三年(七一九)十二月戊子【五】》○戊子。始制定婦女衣服様。
《養老三年(七一九)十二月庚寅【七】》○庚寅。始以外六位・内外初位及勲七等子年廿以上。為位分資人。八年一替。又五位已上家。補事業・防閤・仗身。自是始矣。
《養老三年(七一九)十二月戊戌【十五】》○戊戌。停備後国安那郡茨城。葦田郡常城。
《養老四年(七二〇)正月甲寅朔》四年春正月甲寅朔。大宰府献白鳩。宴親王及近臣於殿上。極歓而罷。賜物有差。
《養老四年(七二〇)正月丁巳【四】》○丁巳。始授僧尼公験。
《養老四年(七二〇)正月甲子【十一】》○甲子。授正五位下大伴宿禰宿奈麻呂。大伴宿禰道足。多治比真人広成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三国真人人足。阿倍朝臣秋麻呂。佐味朝臣加佐麻呂。上毛野朝臣広人。大伴宿禰牛養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民忌寸于志比。車持朝臣益。阿倍朝臣駿河。山田史三方。忍海連人成。榎井朝臣広国。中臣朝臣東人。粟田朝臣人上。鍜治造大隅。石川朝臣若子並従五位上。正六位上佐伯宿禰智連。猪名真人石楯。下毛野朝臣虫麻呂。美乃真人広道。高向朝臣人足。石川朝臣夫子。多治比真人占部。県犬養宿禰石次。当麻真人老。阿倍朝臣若足。巨勢朝臣真人。紀朝臣麻路。正六位下田中朝臣稲敷並従五位下。是日。白虹南北竟天。
《養老四年(七二〇)正月庚午【十七】》○庚午。〓惑逆行。
《養老四年(七二〇)正月丙子【廿三】》○丙子。遣渡嶋津軽津司従七位上諸君鞍男等六人於靺鞨国。観其風俗。
《養老四年(七二〇)正月庚辰【廿七】》○庚辰。始置授刀舍人寮医師一人。」大納言正三位阿倍朝臣宿奈麻呂薨。後岡本朝筑紫大宰帥大錦上比羅夫之子也。
《養老四年(七二〇)二月乙酉【甲申朔二】》○二月乙酉。令検校造器二司造釈奠器。充大膳職大炊寮。
《養老四年(七二〇)二月戊戌【十五】》戊戌。夜地動。
《養老四年(七二〇)二月壬子【廿九】》○壬子。大宰府奏言。隼人反、殺大隅国守陽侯史麻呂。
《養老四年(七二〇)三月丙辰【癸丑朔四】》○三月丙辰。以中納言正四位下大伴宿禰旅人。為征隼人持節大将軍。授刀助従五位下笠朝臣御室。民部少輔従五位下巨勢朝臣真人為副将軍。
《養老四年(七二〇)三月癸亥【十一】》○癸亥。勅度三百廿人出家。
《養老四年(七二〇)三月甲子【十二】》○甲子。有勅。特加右大臣正二位藤原朝臣不比等授刀資人卅人。
《養老四年(七二〇)三月己巳【十七】》○己巳。太政官奏。比来百姓例多乏少。至於公私不弁者衆。若不矜量。家道難存。望請。比年之間。令諸国毎年春初出税。貸与百姓。継其産業。至秋熟後。依数徴納。其稲既不息利。令当年納足。不得延引数有逋懸。又除租税外公稲。擬充国用。一概無利。恐其頓絶。望請。令諸国毎年出挙十束。取利三束。仍令当年本利倶納。又百姓之間。負稲者多。縁無可還。頻経歳月。若致切徴。因即逃散。望請。限養老二年以前。無論公私。皆従放免。庶使貧乏百姓。各存家業。」又謹検和銅四年十一月廿二日勅。出挙私稲者。自今以後。不得過半倍者。比来出挙多不依法。若臨時徴索。無稲可償者。令其子姪易名重挙。依此姦計。取利過本。積習成俗。深非道理。望請。其稲雖経多年。仍不過半倍。」又検養老二年六月四日案内云。庸調運脚者。量路程遠近。運物軽重。均出戸内脚獎資行人労費者。拠案。唯言運送庸調脚直。自余雑物送京。未有処分。但百姓運物入京。事了即令早還。為無帰国程糧。在路極難艱辛。望請。在京貯備官物。毎因公事送物還、准程給糧。庶免飢弊。早還本土。」又無知佰姓不閑条章。規避徭役。多有逃亡。渉歴他郷。積歳忘帰。其中縦有悔過還本貫者。縁其家業散失。無由
存済。望請。逃経六年以上。能悔過帰者。給復一年。継其産業。奏可之。」改按察使典。号記事。
《養老四年(七二〇)三月乙亥【廿三】》○乙亥。按察使向京。及巡行属国之日。乗伝給食。因給常陸国十剋。遠江国七剋。伊豆・出雲二国鈴各一。
《養老四年(七二〇)四月庚戌【癸未朔廿八】》○夏四月庚戌。制。三位已上妻子及四位・五位妻。並聴服蘇芳色。
《養老四年(七二〇)五月辛酉【癸丑朔九】》○五月辛酉。制。皇親服制者。以王孫准五位。疎親准六位焉。
《養老四年(七二〇)五月壬戌【十】》○壬戌。改白猪史氏。賜葛井連姓。
《養老四年(七二〇)五月癸酉【廿一】》○癸酉。太政官奏。諸司下国小事之類。以白紙行下。於理不穏。更請内印。恐煩聖聴。望請。自今以後。文武百官下諸国符。自非大事。差逃走衛士・仕丁替。及催年料廻残物。并兵衛・采女養物等類事。便以太政官印印之。奏可之。」頒尺様于諸国。」先是。一品舍人親王奉勅。修日本紀。至是功成奏上。紀卅巻、系図一巻。
《養老四年(七二〇)五月乙亥【廿三】》○乙亥。給伊豆。駿河。伯耆国三剋鈴各一。
《養老四年(七二〇)六月壬辰【壬午朔十一】》○六月壬辰。文部黒麻呂等十一人賜文忌寸姓。
《養老四年(七二〇)六月戊戌【十七】》○戊戌。詔曰。蛮夷為害。自古有之。漢命五将。驕胡臣服。周労再駕。荒俗来王。今西隅小賊。怙乱逆化。屡害良民。因遣持節将軍正四位下中納言兼中務卿大伴宿禰旅人。誅罰其罪。尽彼巣居。治兵率衆。剪掃兇徒。酋帥面縛。請命下吏。寇党叩頭。争靡敦風。然将軍暴露原野。久延旬月。時属盛熱。豈無艱苦。使使慰問。宜念忠勤。
《養老四年(七二〇)六月甲辰【廿三】》○甲辰。始置神祇官史生四員。
《養老四年(七二〇)六月戊申【廿七】》○戊申。河内国若江郡人正八位上河内手人刀子作広麻呂。改賜下村主姓。免雑戸号。
《養老四年(七二〇)六月己酉【廿八】》○己酉。漆部司令史従八位上丈部路忌寸石勝。直丁秦犬麻呂坐盗司漆。並断流罪。於是、石勝男祖父麻呂年十二。安頭麻呂年九。乙麻呂年七。同言曰。父石勝為養己等。盗用司漆。縁其所犯。配役遠方。祖父麻呂等為慰父情、冒死上陳。請、兄弟三人没為官奴。贖父重罪。詔曰。人禀五常。仁義斯重。士有百行。孝敬為先。今祖父麻呂等。没身為奴。贖父犯罪。欲存骨肉。理在矜愍。宜依所請為官奴。即免父石勝罪。但犬麻呂依刑部断。発遣配処。
《養老四年(七二〇)七月甲寅【壬子朔三】》○秋七月甲寅。賜征西将軍已下至于抄士物各有差。
《養老四年(七二〇)七月壬申【廿一】》○壬申。免祖父麻呂・安頭麻呂等従良焉。
《養老四年(七二〇)八月辛巳朔》○八月辛巳朔。右大臣正二位藤原朝臣不比等病。賜度卅人。詔曰。右大臣正二位藤原朝臣疹疾漸留。寝膳不安。朕見疲労。惻隠於心。思其平復。計無所出。宜大赦天下。以救所患。養老四年八月一日午時以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軽重。已発覚。未発覚。已結正。未結正。繋囚・見徒。私鋳銭。及盗人。并八虐。常赦所不免。咸悉赦除。其癈疾之徒。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因令長官親自慰問。量給湯薬。勤従寛優。僧尼亦同之。
《養老四年(七二〇)八月壬午【二】》○壬午。令都下〓八寺一日一夜読薬師経。免官戸十一人為良。除奴婢一十人従官戸。為救右大臣病也。
《養老四年(七二〇)八月壬辰【十二】》○壬辰。勅。征隼人持節将軍大伴宿禰旅人宜且入京。但副将軍已下者。隼人未平。宜留而己屯焉。
《養老四年(七二〇)八月癸未【三】》○癸未。詔。治部省奏。授公験僧尼多有濫吹。唯成学業者一十五人。宜授公験。自余停之。是日。右大臣正二位藤原朝臣不比等薨。帝深悼惜焉。為之廃朝。挙哀内寝。特有優勅。弔賻之礼異于群臣。大臣、近江朝内大臣大織冠鎌足之第二子也。
《養老四年(七二〇)八月甲申【四】》○甲申。詔以舍人親王為知太政官事。新田部親王為知五衛及授刀舍人事。
《養老四年(七二〇)八月丁亥【七】》○丁亥。詔。諸請内印。自今以後。応作両本。一本進内。一本施行。
《養老四年(七二〇)九月庚戌朔》○九月庚戌朔。日有蝕之。
《養老四年(七二〇)九月辛未【廿二】》○辛未。諸国申官公文。始乗駅言上。
《養老四年(七二〇)九月丁丑【廿八】》○丁丑。陸奥国奏言。蝦夷反乱。殺按察使正五位下上毛野朝臣広人。
《養老四年(七二〇)九月戊寅【廿九】》○戊寅。以播磨按察使正四位下多治比真人県守為持節征夷将軍。左京亮従五位下下毛野朝臣石代為副将軍。軍監三人。軍曹二人。以従五位上阿倍朝臣駿河。為持節鎮狄将軍。軍監二人。軍曹二人。即日授節刀。
《養老四年(七二〇)十月戊子【庚辰朔九】》○冬十月戊子。以従四位上石川朝臣石足。為左大弁。従四位上笠朝臣麻呂為右大弁。従五位上中臣朝臣東人為右中弁。従五位下小野朝臣老為右少弁。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祖父麻呂為式部少輔。従五位下巨勢朝臣足人為員外少輔。従五位上石川朝臣若子為兵部大輔。正五位上大伴宿禰道足為民部大輔。従五位下高向朝臣大足為少輔。従五位上車持朝臣益為主税頭。従五位上鍜治造大隅為刑部少輔。従五位下阿倍朝臣若足為大蔵少輔。従五位下高橋朝臣安麻呂為宮内少輔。従五位下当麻真人老為造宮少輔。従五位下県犬養宿禰石次為弾正弼。従五位下大宅朝臣大国為摂津守。従五位下高向朝臣人足為尾張守。従五位上忍海連人成為安木守。
《養老四年(七二〇)十月丙申【十七】》○丙申。始置養民。造器及造興福寺仏殿三司。
《養老四年(七二〇)十月壬寅【廿三】》○壬寅。詔遣大納言正三位長屋王。中納言正四位下大伴宿禰旅人。就右大臣第宣詔。贈太政大臣正一位。
《養老四年(七二〇)十一月丙辰【己酉朔八】》○十一月丙辰。南嶋人二百卅二人。授位各有差。懐遠人也。
《養老四年(七二〇)十一月乙亥【廿七】》○乙亥。河内国堅下・堅上二郡。更号大県郡。
《養老四年(七二〇)十二月己亥【己卯朔廿一】》○十二月己亥。詔除春宮坊少属少初位上朝妻金作大歳。同族河麻呂二人。并男女雑戸籍。賜大歳池上君姓。河麻呂河合君姓。
《養老四年(七二〇)十二月癸卯【廿五】》○癸卯。詔曰。釈典之道。教在甚深。転経唱礼。先伝恒規。理合遵承。不須輙改。比者。或僧尼自出方法。妄作別音。遂使後生之輩積習成俗。不肯変正。恐汚法門。従是始乎。宜依漢沙門道栄。学問僧勝暁等転経唱礼。余音並停之。
《養老五年(七二一)正月戊申朔》五年春正月戊申朔。武蔵・上野二国並献赤烏。甲斐国献白狐。尾張国言。小鳥生大鳥。
《養老五年(七二一)正月己酉【二】》○己酉。制。諸司官人。於本司次官以上致敬。常所聴許。自今以後。不得更然。若違此旨。一人到卿門者。到人解官。同僚降考。
《養老五年(七二一)正月庚戌【三】》○庚戌。雷。
《養老五年(七二一)正月壬子【五】》○壬子。授正三位長屋王従二位。正四位下巨勢朝臣祖父・大伴宿禰旅人。藤原朝臣武智麻呂。従四位上藤原朝臣房前並従三位。従四位下六人部王従四位上。従五位上高安王。門部王。葛木王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桜井王。佐為王並従五位上。正四位下多治比真人県守。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正五位上藤原朝臣馬養並正四位上。従五位下藤原朝臣麻呂従四位上。従五位下下毛野朝臣虫麻呂。呉粛胡明並従五位上。」以大納言従二位長屋王為右大臣。従三位多治比真人池守為大納言。従三位藤原朝臣武智麻呂為中納言。」又授従三位県犬養橘宿禰三千代正三位。
《養老五年(七二一)正月庚午【廿三】》○庚午。詔従五位上佐為王。従五位下伊部王。正五位上紀朝臣男人。日下部宿禰老。従五位上山田史三方。従五位下山上臣憶良。朝来直賀須夜。紀朝臣清人。正六位上越智直広江。船連大魚。山口忌寸田主。正六位下楽浪河内。従六位下大宅朝臣兼麻呂。正七位上土師宿禰百村。従七位下塩家連吉麻呂。刀利宣令等。退朝之後。令侍東宮焉。
《養老五年(七二一)正月辛未【廿四】》○辛未。地震。
《養老五年(七二一)正月壬申【廿五】》○壬申。亦地震。
《養老五年(七二一)正月甲戌【廿七】》○甲戌。詔曰。至公無私。国士之常風。以忠事君。臣子之恒道焉。当須各勤所職退食自公。康哉之歌不遠。隆平之基斯在。災異消上。休徴叶下。宜文武庶僚。自今以去。若有風雨雷震之異。各存極言忠正之志。」又詔曰。文人・武士。国家所重。医卜・方術。古今斯崇。宜擢於百僚之内。優遊学業。堪為師範者。特加賞賜。勧励後生。」因賜明経第一博士従五位上鍜治造大隅。正六位上越智直広江。各〓[糸+施の旁]廿疋。糸廿〓[糸+句]。布卅端。鍬廿口。第二博士正七位上背奈公行文。調忌寸古麻呂。従七位上額田首千足。明法正六位上箭集宿禰虫万呂。従七位下塩屋連吉麻呂。文章従五位上山田史御方。従五位下紀朝臣清人。下毛野朝臣虫麻呂。正六位下楽浪河内、各〓[糸+施の旁]十五疋。糸十五〓[糸+句]。布卅端。鍬廿口。算術正六位上山口忌寸田主。正八位上悉斐連三田次。正八位下私部首石村。陰陽従五位上大津連首。従五位下津守連通。王仲文。角兄麻呂。正六位上余秦勝。志我閉連阿弥陀。医術従五位上吉宜。従五位下呉粛胡明。従六位下秦朝元。太羊甲許母。解工正六位上恵我宿禰国成。河内忌寸人足。堅部使主石前。正六位下賈受君。正七位下胸形朝臣赤麻呂各
〓[糸+施の旁]十疋。糸十〓[糸+句]。布廿端。鍬廿口。和琴師正七位下文忌寸広田。唱歌師正七位下大窪史五百足。正八位下記多真玉。従六位下螺江臣夜気女。茨田連刀自女。正七位下置始連志祁志女。各〓[糸+施の旁]六疋。糸六〓[糸+句]。布十端。鍬十口。武芸正七位下佐伯宿禰式麻呂。従七位下凡海連興志。板安忌寸犬養。正八位下置始連首麻呂、各〓[糸+施の旁]十疋。糸十〓[糸+句]。布廿端。鍬廿口。
《養老五年(七二一)正月丙子【廿九】》○丙子。令天下百姓以銀銭一。当銅銭廿五。以銀一両当一百銭。行用之。
《養老五年(七二一)二月甲申【戊寅朔七】》○二月甲申。地震。
《養老五年(七二一)二月壬辰【十五】》○壬辰。大蔵省倉自鳴有声。
《養老五年(七二一)二月癸巳【十六】》○癸巳。日暈如白虹貫。暈南北有珥。因召見左右大弁及八省卿等於殿前。詔曰。朕徳菲薄。導民不明。夙興以求。夜寐以思。身居紫宮。心在黔首。無委卿等。何化天下。国家之事。有益万機。必可奏聞。如有不納。重為極諫。汝無面従退有後言。
《養老五年(七二一)二月甲午【十七】》○甲午。詔曰。世諺云。歳在申年。常有事故。此如所言。去庚申年。咎徴屡見。水旱並臻。平民流没。秋稼不登。国家騒然。万姓苦労。遂則朝庭儀表。藤原大臣奄焉薨逝。朕心哀慟。今亦去年災異之余。延及今歳。亦猶風雲気色。有違于常。朕心恐懼。日夜不休。然聞之旧典。王者政令不便事。天地譴責以示咎徴。或有不善。則致之異乎。今汝臣等位高任大。豈得不〓忠情乎。故有政令不便事。悉陳無諱。直言尽意。無有所隠。朕将親覧。於是。公卿等奉勅詔退。各仰属司令言意見。
《養老五年(七二一)三月癸丑【丁未朔七】》○三月癸丑。勅日。朕君臨四海。撫育百姓。思欲家々貯積。人々安楽。何期。頃者旱〓不調。農桑有損。遂使衣食乏短。致有飢寒。言念於茲。良増惻隠。今減課役。用助産業。其左右両京及畿内五国。並免今歳之調。自余七道諸国亦停当年之役。
《養老五年(七二一)三月乙卯【九】》○乙卯。詔曰。制節謹度。禁防奢淫。為政所先。百王不易之道也。王公・卿士及豪富之民。多畜健馬。競求亡限。非唯損失家財。遂致相争闘乱。其為条例令限禁焉。有司条奏。依官品之次、定畜馬之限。親王及大臣不得過廿疋。諸王・諸臣三位已上二駟。四位六疋。五位四疋。六位已下至于庶人三疋。一定以後。随闕充補。若不能騎用者。録状申所司。即校馬帳。然後除補。如有犯者。以違勅論。其過品限。皆没入官。
《養老五年(七二一)三月辛未【廿五】》○辛未。以従五位下路真人麻呂為散位頭。以従五位下高橋朝臣広嶋為刑部少輔。」勅給右大臣従二位長屋王帯刀資人十人。中納言従三位巨勢朝臣邑治。大伴宿禰旅人。藤原朝臣武智麻呂。各四人。其考選一准職分資人。
《養老五年(七二一)四月丙申【丁丑朔二十】》○夏四月丙申。分佐渡国雑太郡。始置賀母・羽茂二郡。分備前国邑久・赤坂二郡之郷。始置藤原郡。分備後国安那郡。置深津郡。分周防国熊毛郡。置玖珂郡。
《養老五年(七二一)四月癸卯【廿七】》○癸卯。令天下諸国。挙力田之人。
《養老五年(七二一)四月乙酉【九】》○乙酉。征夷将軍正四位上多治比真人県守。鎮狄将軍従五位上阿倍朝臣駿河等還帰。
《養老五年(七二一)五月己酉【丁未朔三】》○五月己酉。太上天皇不予。大赦天下。
《養老五年(七二一)五月辛亥【五】》○辛亥。令七道按察使及大宰府。巡省諸寺。随便併合。
《養老五年(七二一)五月壬子【六】》○壬子。詔曰。太上天皇。聖体不予。寝膳日損。毎至此念。心肝如裂。思帰依三宝。欲令平復。宜簡取浄行男女一百人。入道修道。経年堪為師者。雖非度色。並聴得度。以糸九千〓[糸+句]。施六郡門徒。勧励後学。流伝万祀。
《養老五年(七二一)五月戊午【十二】》○戊午。右大弁従四位上笠朝臣麻呂。請奉為太上天皇出家入道。勅許之。
《養老五年(七二一)五月乙丑【十九】》○乙丑。正三位県犬養橘宿禰三千代。縁入道、辞食封資人。優詔不聴。
《養老五年(七二一)六月戊寅【丙子朔三】》○六月戊寅。詔曰。沙門法蓮。心住禅枝。行居法梁。尤精医術。済治民苦。善哉若人。何不褒賞。其僧三等以上親。賜宇佐君姓。
《養老五年(七二一)六月乙酉【十】》○乙酉。太政官奏言。国郡官人。漁猟黎元。擾乱朝憲。故置按察使。糺弾非違。粛清姦詐。既定官位。宜有料禄。請、以按察使。准正五位官。賜禄并公廨田六町、仕丁五人。記事准正七位官。禄并公廨田二町、仕丁二人。並折留調物。便給之。詔曰。朕之股肱。民之父母。独在按察。寄重務繁。与群臣異。加禄一倍。便以当土物。准度給之。又陸奥・筑紫辺塞之民。数遇煙塵。疚労戎役。加以、父子死亡。室家離散。言念於此。深以矜懐。宜令免当年調庸。諸国軍衆。親帥戦兵。殺獲逆賊。乗勝追北者。賜復二年。冒犯矢石。身死去者。父子並復一年。如無子者。昭穆相当郷里者。議亦聴復之。又京及諸国。因官人月俸。収斂軽税。自今以去。皆悉停之。随令給事力。不得遠役他。致使艱辛。若有収課。一月卅銭。又除定額外。内外文武散位六位以下及勲位。并五位以上子孫。並令納資便成番考。此則雖積考年。還乏衣食。宜始今年。不須発資。人々帰田。家々貯穀。若有豊稼穡。納資成考者。恣聴之。其五位以上子孫。年廿一以上。取蔭出身。並依常例。因結告麻牒公験。一同分番之法。奏可之。
《養老五年(七二一)六月戊戌【廿三】》○戊戌。詔曰。沙門行善。負笈遊学。既経七歳。備嘗難行。解三五術。方帰本郷。矜賞良深。如有修行天下諸寺。恭敬供養。一同僧綱之例。又百済沙門道蔵。寔惟法門袖領。釈道棟梁。年逾八十。気力衰耄。非有束帛之施。豈称養老之情哉。宜仰所司四時施物。〓[糸+施の旁]五疋。綿十屯。布廿端。又老師所生同籍親族。給復終僧身焉。
《養老五年(七二一)六月辛丑【廿六】》○辛丑。以正四位下阿倍朝臣広庭為左大弁。正四位上多治比真人県守為中務卿。従五位上石川朝臣君子為侍従。従五位下紀朝臣為臣麻路為式部少輔。従五位下下毛野朝臣虫麻呂為員外少輔。従四位下坂合部王為治部卿。従五位下御炊朝臣人麻呂為兵部少輔。従五位下当麻真人大名為刑部大輔。従四位下門部王。従五位下紀朝臣国益並為大判事。従五位下布勢朝臣広道為大蔵少輔。阿倍朝臣若足為木工頭。従四位上藤原朝臣麻呂為左右京大夫。従四位上百済王南典為播磨按察使。従四位上石川朝臣石足為大宰大弐。従五位下県犬養宿禰石次為右衛士佐。」割信濃国始置諏方国。
《養老五年(七二一)六月癸卯【廿八】》○癸卯。始置左右兵衛府医師各一人。
《養老五年(七二一)七月己酉【丙午朔四】》○秋七月己酉。始令文武百官率妻女・姉妹。会於六月・十二月晦大祓之処。
《養老五年(七二一)七月壬子【七】》○壬子。征隼人副将軍従五位下笠朝臣御室。従五位下巨勢朝臣真人等還帰。斬首・獲虜合千四百余人。
《養老五年(七二一)七月庚午【廿五】》○庚午。詔曰。凡膺霊図。君臨宇内。仁及動植。恩蒙羽毛。故周孔之風。尤先仁愛。李釈之教。深禁殺生。宜其放鷹司鷹・狗。大膳職〓〓。諸国鶏猪。悉放本処。令遂其性。従今而後。如有応須。先奏其状待勅。其放鷹司官人。并職長上等且停之。所役品部並同公戸。」大宰府城門災。
《養老五年(七二一)八月辛卯【乙亥朔十七】》○八月辛卯。改摂官記事。号為検事。
《養老五年(七二一)八月癸巳【十九】》○癸巳。置長門按察使。管周防・石見二国。又以諏方・飛騨。隸美濃按察使。出羽隷陸奥按察使。佐渡隷越前按察使。隠岐隷出雲按察使。備中隷備後按察使。紀伊隷大和国守焉。
《養老五年(七二一)九月乙卯【乙巳朔十一】》○九月乙卯。天皇御内安殿。遣使供幣帛於伊勢太神宮。以皇太子女井上王為斎内親王。
《養老五年(七二一)十月癸未【乙亥朔九】》○冬十月癸未。太政官処分。唱考之日。三位称卿。四位称姓。五位先名後姓。自今以去。永為恒例。
《養老五年(七二一)十月丁亥【十三】》○丁亥。太上天皇召入右大臣従二位長屋王。参議従三位藤原朝臣房前。詔曰。朕聞。万物之生。靡不有死。此則天地之理。奚可哀悲。厚葬破業。重服傷生。朕甚不取焉。朕崩之後。宜於大和国添上郡蔵宝山雍良岑造竈火葬。莫改他処。謚号称其国其郡朝庭馭宇天皇。流伝後世。又皇帝摂断万機。一同平日。王侯・卿相及文武百官。不得輙離職掌。追従喪車。各守本司視事如恒。其近侍官并五衛府。務加厳警。周衛伺候。以備不虞。
《養老五年(七二一)十月戊子【十四】》○戊子。令陸奥国分柴田郡二郷置苅田郡。
《養老五年(七二一)十月庚寅【十六】》○庚寅。太上天皇又詔曰。喪事所須。一事以上。准依前勅。勿致闕失。其轜車・霊駕之具。不得刻鏤金玉。絵飾丹青。素薄是用。卑謙是順。仍丘体無鑿。就山作竈。芟棘開場。即為喪処。又其地者。皆殖常葉之樹。即立刻字之碑。
《養老五年(七二一)十月戊戌【廿四】》○戊戌。詔曰。凡家有沈痼。大小不安。卒発事故者。汝卿房前。当作内臣計会内外。准勅施行。輔翼帝業。永寧国家。
《養老五年(七二一)十二月戊寅【癸酉朔六】》○十二月戊寅。太上天皇弥留。大赦天下。令都下諸寺転経焉。
《養老五年(七二一)十二月己卯【七】》○己卯。崩于平城宮中安殿。時春秋六十一。遣使固守三関。
《養老五年(七二一)十二月庚辰【八】》○庚辰。従二位長屋王。従三位藤原朝臣武智麻呂等。行御装束事。従三位大伴宿禰旅人供営陵事。
《養老五年(七二一)十二月乙酉【十三】》○乙酉。太上天皇葬於大倭国添上郡椎山陵。不用喪儀。由遺詔也。
《養老五年(七二一)十二月辛丑【廿九】》○辛丑。地震。」太政官奏。授刀寮及五衛府。別設鉦・鼓各一面。便作将軍之号令。以為兵士之耳目。節進退動静。奏可之。」薩摩国人希地多。随便并合。
《養老五年(七二一)十二月是月》是月。新羅貢調使大使一吉〓[冫+食]金乾安。副使薩〓[冫+食]金弼等来朝於筑紫。縁太上天皇登遐。従大宰放還。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八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九〈 起養老六年正月、尽神亀三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日本根子瑞浄足姫天皇中〈 元正天皇 第〓四 〉
《養老六年(七二二)正月癸卯朔》六年春正月癸卯朔。天皇不受朝。詔曰。朕以不天。奄丁凶酷。嬰蓼莪之巨痛。懐顧復之深慈。悲慕纏心。不忍賀正。宜朝廷礼儀皆悉停之。
《養老六年(七二二)正月壬戌【二十】》○壬戌。正四位上多治比真人三宅麻呂。坐誣告謀反。正五位上穂積朝臣老指斥乗輿。並処斬刑。而依皇太子奏。降死一等。配流三宅麻呂於伊豆嶋。老於佐渡嶋。
《養老六年(七二二)正月庚申【十八】》○庚申。西方雷。
《養老六年(七二二)正月庚午【廿八】》○庚午。散位正四位下広湍王卒。
《養老六年(七二二)二月壬申朔》○二月壬申朔。以正四位下安部朝臣広庭参議朝政。
《養老六年(七二二)二月丁亥【十六】》○丁亥。割遠江国佐益郡八郷。始置山名郡。
《養老六年(七二二)二月甲午【廿三】》○甲午。詔曰。去養老五年三月廿七日、兵部卿従四位上阿倍朝臣首名等奏言。諸府衛士。往々偶語。逃亡難禁。所以然者。壮年赴役。白首帰郷。艱苦弥深。遂陥疎網。望令三周相替。以慰懐土之心。朕君有天下。八載於今。思済黎元。無忘寝膳。向隅之怨。在余一人。自今以後。諸衛士・仕丁。便減役年之数。以慰人子之懐。其限三載。以為一番。依式与替。莫令留滞。
《養老六年(七二二)二月戊戌【廿七】》○戊戌。詔曰。市頭交易。元来定価。比日以後。多不如法。因茲本源欲断。則有廃業之家。末流無禁。則有姦非之侶。更量用銭之便宜。欲得百姓之潤利。其用二百銭。当一両銀。仍買物貴賤。価銭多少。随時平章。永為恒式。如有違者。職事官主典已上。除却当年考労。自余不論蔭贖。決杖六十。」賜正六位上矢集宿禰虫麻呂田五町。従六位下陽胡史真身四町。従七位上大倭忌寸小東人四町。従七位下塩屋連吉麻呂五町。正八位下百済人成四町。並以撰律令功也。又賜諸有学術者廿三人田各有数。
《養老六年(七二二)三月壬寅朔》○三月壬寅朔。日有蝕之。
『続本紀}巻九養老六年(七二二)三月戊申【七】》○戊申。以正四位下阿倍朝臣広庭知河内和泉事。
《養老六年(七二二)三月辛亥【十】》○辛亥。伊賀国金作部東人。伊勢国金作部牟良。忍海漢人安得。近江国飽波漢人伊太須。韓鍛冶百嶋。忍海部乎太須。丹波国韓鍛冶首法麻呂。弓削部名麻呂。播磨国忍海漢人麻呂。韓鍛冶百依。紀伊国韓鍛冶杭田。鎧作名床等。合七十一戸。雖姓渉雑工。而尋要本源。元来不預雑戸之色。因除其号、並従公戸。
《養老六年(七二二)四月丙戌【辛未朔十六】》○夏四月丙戌。征討陸奥蝦夷。大隅・薩摩隼人等将軍已下及有功蝦夷。并訳語人。授勲位各有差。」始制。大宰管内大隅。薩摩。多〓。壱伎。対馬等司有闕。選府官人権補之。
《養老六年(七二二)四月庚寅【二十】》○庚寅。詔曰。周防国前守従五位上山田史御方。監臨犯盗。理合除免。先経恩降。赦罪已訖。然依法備贓。家無尺布。朕念。御方負笈遠方。遊学蕃国。帰朝之後。伝授生徒。而文館学士。頗解属文。誠以不矜若人。蓋墮斯道歟。宜特加恩寵。勿使徴贓焉。
《養老六年(七二二)四月辛卯【廿一】》○辛卯。詔曰。朕遐想千載。旁覧九流。詳思布政之方。莫先仁恕之典。故賑恤之恵。無隔遐方。撫育之仁。普覃宇内。今者。有司奏言。諸国罪人惣〓一人。准法並当流已上者。毎聞此奏。朕甚愍之。万方有辜。在余一人。宜所奏罪人。並従坐者。咸皆放免。勿案検焉。」唐人王元仲始造飛舟進之。天皇嘉歎。授従五位下。○辛卯、主税寮加史生二人。通前六員。
《養老六年(七二二)閏四月乙丑【辛丑朔廿五】》○閏四月乙丑。太政官奏曰。廼者。辺郡人民。暴被寇賊。遂適東西。流離分散。若不加矜恤。恐貽後患。是以、聖王立制。亦務実辺者。蓋以安中国也。望請。陸奥按察使管内。百姓庸調浸免。勧課農桑。教習射騎。更税助辺之資。使擬賜夷之禄。其税者。毎卒一人。輸布長一丈三尺。濶一尺八寸。三丁成端。其国授刀・兵衛・衛士及位子・帳内・資人。并防閤・仕丁。采女・仕女。如此之類。皆悉放還。各従本色。若有得考者。以六年為叙。一叙以後。自依外考。即他境之人。経年居住。准例徴税。以見来占附後一年。而後依例。又食之為本。是民所天。随時設策。治国要政。望請。勧農積穀。以備水旱。仍委所司。差発人夫。開墾膏腴之地良田一百万町。其限役十日。便給糧食。所須調度。官物借之。秋収而後。即令造備。若有国郡司詐作逗留。不肯開墾。並即解却。雖経恩赦。不在免限。如部内百姓。荒野閑地。能加功力。収獲雑穀三千石已上。賜勲六等。一千石以上、終身勿事。見帯八位已上、加勲一転。即酬賞之後。稽遅不営。追奪位記。各還本色。又公私出挙。取利十分之三。又言。用兵之要。衣食為本。鎮無儲糧。何堪固守。募民出穀。運輸鎮所。可程道遠近為差。委輸以遠
二千斛。次三千斛。近四千斛。授外従五位下。奏可之。其六位已下。至八位已上。随程遠近運穀多少。亦各有差。語具格中。
《養老六年(七二二)五月己卯【庚午朔十】》○五月己卯。以式部大録正七位下津史主治麻呂。為遣新羅使。
《養老六年(七二二)五月己丑【二十】》○己丑。賜右大臣長屋王。稲十万束。籾四百斛。
《養老六年(七二二)五月戊戌【廿九】》○戊戌。遣新羅使津史主治麻呂等拝朝。
《養老六年(七二二)六月壬寅【庚子朔三】》○六月壬寅。始置木工寮史生四員。
《養老六年(七二二)七月壬申【庚午朔三】》○秋七月壬申。有客星。見閣道辺、凡五日。
《養老六年(七二二)七月丙子【七】》○丙子。詔曰。陰陽錯謬。災旱頻臻。由是、奉幣名山。奠祭神祇。甘雨未降。黎元失業。朕之薄徳。致于此歟。百姓何罪。〓[火+焦]萎甚矣。宜大赦天下。令国郡司審録寃獄。掩骼埋〓。禁酒断屠。高年之徒。勤加存撫。自養老六年七月七日昧爽已前。流罪以下。繋囚・見徒。咸従原免。其八虐。劫賊。官人枉法受財。監臨主守自盗。盗所監臨。強盗。窃盗。故殺人。私鋳銭。常赦所不免者。不在此例。如以贓入死。並降一等。窃盗一度計贓。三端以下者入赦限。
《養老六年(七二二)七月己卯【十】》○己卯。太政官奏言。内典外教。道趣雖異。量才揆職。理致同帰。比来僧綱等。既罕都座。縦恣横行。既難平理。彼此往還。空延時日。尺牘案文。未経決断。一曹細務。極多擁滞。其僧綱者。智徳具足。真俗棟梁。理義該通。戒業精勤。緇侶以之推譲。素衆由是帰仰。然以居処非一。法務不備。雑事荐臻。終違令条。宜以薬師寺常為住居。又奏言。垂化設教。資章程以方通。導俗訓人。違彝典而即妨。近在京僧尼。以浅識軽智。巧説罪福之因果。不練戒律。詐誘都裏之衆庶。内黷聖教。外虧皇猷。遂令人之妻子剃髪刻膚。動称仏法。輙離室家。無懲綱紀。不顧親夫。或負経捧鉢。乞食於街衢之間。或偽誦邪説。寄落於村邑之中。聚宿為常。妖訛成群。初似脩道、終挟姦乱。永言其弊。特須禁断。奏可之。」太白昼見。
《養老六年(七二二)七月戊子【十九】》○戊子。詔曰。朕以庸虚。紹承鴻業。剋己自勉。未達天心。是以、今夏無雨。苗稼不登。宜令天下国司、勧課百姓。種樹晩禾・蕎麦及大小麦。蔵置儲積。以備年荒。
《養老六年(七二二)七月丁酉【廿八】》○丁酉。太白犯歳星。自五月不雨。至是月。
《養老六年(七二二)八月壬子【己亥朔十四】》○八月壬子。詔曰。如聞。今年少雨。禾稲不熟。其京師及天下諸国当年田租。並宜免之。
《養老六年(七二二)八月丁卯【廿九】》○丁卯。令諸国司簡点柵戸一千人。配陸奥鎮所焉。」伊勢。志摩。尾張。参河。遠江。美濃。飛騨。若狭。越前。丹後。但馬。因幡。播磨。美作。備前。備中。淡路。阿波。讃岐等国司。先是。奉使入京。不聴乗駅。至是始聴之。但伊賀。近江。丹波。紀伊四国。不在茲限。
《養老六年(七二二)九月庚寅【己巳朔廿二】》○九月庚寅。令伊賀。伊勢。尾張。近江。越前。丹波。播磨。紀伊等国。始輸銭調。
《養老六年(七二二)十一月甲戌【戊辰朔七】》○冬十一月甲戌。始置女医博士。
《養老六年(七二二)十一月丙戌【十九】》○丙戌。詔曰。朕精誠弗感、穆卜罔従。降禍彼蒼。閔凶〓及。太上天皇奄棄普天。誠冀。北辰合度。永庇生霊。南山協期。遠常承定省。何図。一旦厭宰万方。白雲在馭。玄猷遂遠。瞻奉宝鏡。痛酷之情纒懐。敬事衣冠、終身之憂永結。然光陰不駐。倏忽及期。汎愛之恩。欲報無由。不仰真風。何助冥路。故奉為太上天皇。敬写華厳経八十巻。大集経六十巻。涅槃経〓巻。大菩薩蔵経廿巻。観世音経二百巻。造灌頂幡八首。道場幡一千首。着牙漆几卅六。銅鋺器一百六十八。柳箱八十二。即従十二月七日。於京并畿内諸寺。便屈請僧尼二千六百卅八人。設斎供也。
《養老六年(七二二)十二月庚戌【戊戌朔十三】》○十二月庚戌。勅奉為浄御原宮御宇天皇、造弥勒像。藤原宮御宇太上天皇釈迦像。其本願縁記。写以金泥。安置仏殿焉。
《養老六年(七二二)十二月庚申【廿三】》○庚申。遣新羅使津史主治麻呂等還帰。
《養老七年(七二三)正月丙子【丁卯朔十】》七年春正月丙子。天皇御中宮。授従三位多治比真人池守正三位。正四位下阿倍朝臣広庭。正四位下息長王並正四位上。従四位上、六人部王正四位下。従四位下大石王従四位上。無位栗栖王。三嶋王。春日王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葛木王正五位上。無位志努太王従五位下。従四位上阿倍朝臣首名。石川朝臣石足。百済王南典並四位下。正五位上大伴宿禰道足。紀朝臣男人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阿倍朝臣船守。従五位上調連淡海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鴨朝臣堅麻呂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引田朝臣真人。路真人麻呂。紀朝臣清人。大伴宿禰祖父麻呂。土師宿禰豊麻呂。津守連通並従五位上。正六位上引田朝臣秋庭。河辺朝臣智麻呂。紀朝臣猪養。波多真人足嶋。阿曇宿禰坂持。布勢朝臣国足。息長真人麻呂。角朝臣家主。高橋朝臣嶋主。平群朝臣豊麻呂。石川朝臣樽。中臣朝臣広見。石川朝臣麻呂。余仁軍。正六位下船連大魚。河内忌寸人足。丸連男事。志我閉連阿弥太。越智直広江。堅部使主石前。高金蔵。高志連恵我麻呂並従五位下。又授夫人藤原朝臣宮子従二位。日下女王。広背女王。粟田女王。六人部女王。星河女王。海上女王。智努女王。葛野女王並従四位下。他田舍人直刀自売正五位上。
太宅朝臣諸姉。薩妙観並従五位上。大春日朝臣家主従五位下。
《養老七年(七二三)正月壬午【十六】》○壬午。饗四位已下主典已上於中宮。
《養老七年(七二三)二月丁酉【丙申朔二】》○二月丁酉。勅遣僧満誓〈 俗名従四位上笠朝臣麻呂。 〉於筑紫。令造観世音寺。
《養老七年(七二三)二月戊申【十三】》○戊申。常陸国那賀郡大領外正七位上宇治部直荒山。以私穀三千斛。献陸奥国鎮所。授外従五位下。
《養老七年(七二三)二月己酉【十四】》○己酉。詔曰。乾坤持施。寿載之徳以深。皇王至公。亭毒之仁斯広。然則居南面者。必代天而闢化。儀北辰者。亦順時以涵育。是以。朕巡京城。遥望郊野。芳春仲月。草木滋栄。東候始啓。丁壮就隴畝之勉。時雨漸注。蟄蠢有浴灌之悦。何不流寛仁以安黎元。布淳化而済万物乎。宜給戸頭百姓。種子各二斛。布一常。鍬一口。令農蚕之家永無失業。宦学之徒専忘私。
《養老七年(七二三)二月戊午【廿三】》○戊午。始築矢田池。
《養老七年(七二三)二月癸亥【廿八】》○癸亥。但馬国人寺人小君等五人。改賜道守臣姓。
《養老七年(七二三)三月己卯【丙寅朔十四】》○三月己卯。散位従四位下佐伯宿禰麻呂卒。
《養老七年(七二三)三月戊子【廿三】》○戊子。常陸国信太郡人物部国依。改賜信太連姓。
《養老七年(七二三)四月壬寅【乙未朔八】》○夏四月壬寅。大宰府言。日向。大隅。薩摩三国士卒。征討隼賊。頻遭軍役。兼年穀不登。交迫飢寒。謹案故案故事。兵役以後。時有飢疫。望降天恩。給復三年。許之。
《養老七年(七二三)四月辛亥【十七】》○辛亥。太政官奏。頃者。百姓漸多。田池窄狭。望請。勧課天下。開闢田疇。其有新造溝池。営開墾者。不限多少。給伝三世。若逐旧溝池。給其一身。奏可之。
《養老七年(七二三)五月癸酉【乙丑朔九】》○五月癸酉。行幸芳野宮。
《養老七年(七二三)五月丁丑【十三】》○丁丑。車駕還宮。
《養老七年(七二三)五月己卯【十五】》○己卯。制。神戸当造籍帳。戸無増減。依本為定。若有増益即減之。死損即加之。
《養老七年(七二三)五月辛巳【十七】》○辛巳。大隅・薩摩二国隼人等六百廿四人朝貢。
《養老七年(七二三)五月甲申【二十】》○甲申。賜饗於隼人。各奏其風俗歌舞。酋師卅四人。叙位賜禄。各有差。
《養老七年(七二三)六月庚子【甲午朔七】》○六月庚子。隼人帰郷。
《養老七年(七二三)七月庚午【甲子朔七】》○秋七月庚午。民部卿従四位下太朝臣安麻呂卒。
《養老七年(七二三)八月甲午【癸巳朔二】》○八月甲午。太政官処分。朝廷儀式。衣冠形制。弾正・式部総知糺弾。若其存意督察。自然合礼。頃者。文武官人。雑任以上。衣冠違制。進退緩惰。或彩綾著裏。軽羅致表。或冠纓長垂。過越接領。或領曲細綾。露其胸節。或袴口所括。出其脛踝。如此之徒。其類稍多。台省二司。明加告示。
《養老七年(七二三)八月庚子【八】》○庚子。新羅使韓奈麻金貞宿。副使韓奈麻昔楊節等一十五人来貢。
《養老七年(七二三)八月辛丑【九】》○辛丑。宴金貞宿等於朝堂。賜射并奏諸方楽。
《養老七年(七二三)八月辛亥【十九】》○辛亥。加置因幡国駅四処。
《養老七年(七二三)八月丁巳【廿五】》○丁巳。新羅使帰蕃。
《養老七年(七二三)九月辛未【癸亥朔九】》○九月辛未。〓惑入太微左執法中。
《養老七年(七二三)九月己卯【十七】》○己卯。出羽国司正六位上多治比真人家主言。蝦夷等惣五十二人。功効已顕。酬賞未霑。仰頭引領。久望天恩。伏惟。芳餌之末。必繋深淵之魚。重禄之下。必致忠節之臣。今夷狄愚闇。始趨奔命。久不撫慰。恐二解散。仍具状請裁。有勅。随彼勲績。並加賞爵。
《養老七年(七二三)十月庚子【癸巳#】》○冬十月庚子。勅。按察使所治之国、補博士・医師。自余国博士並停之。
《養老七年(七二三)十月癸卯【十一】》○癸卯。左京人無位紀朝臣家献白亀。長一寸半。広一寸。両眼並赤。
《養老七年(七二三)十月己酉【十七】》○己酉。造危村橋。
《養老七年(七二三)十月乙卯【廿三】》○乙卯。詔曰。今年九月七日。得左京人紀朝臣家所献白亀。仍下所司。勘検図諜。奏称。孝経援神契曰。天子孝。則天竜降。地亀出。熊氏瑞応図曰。王者不偏不党。尊用耆老。不失故旧。徳沢流洽。則霊亀出。是知。天地霊〓。国家大瑞。寔謂。以朕不徳。致此顕〓。宜共親王・諸王・公卿・大夫、百寮在位。同慶斯瑞。仍曲赦。出亀郡免今年租調。親王及京官主典已上。左右大舍人。授刀舍人。左右兵衛。東宮舍人。賜禄有差。紀朝臣家授従六位上。賜〓[糸+施の旁]廿疋。綿〓屯。布八十端。稲二千束。大倭国造大倭忌寸五百足。〓[糸+施の旁]十疋。綿一百屯。布廿端。
《養老七年(七二三)十一月癸亥【壬戌朔二】》○十一月癸亥。令天下諸国奴婢口分田。授十二年已上者。
《養老七年(七二三)十一月丁丑【十六】》○丁丑。下総国香取郡。常陸国鹿嶋郡。紀伊国名草郡等少領已上。聴連任三等已上親。
《養老七年(七二三)十一月戊子【廿七】》○戊子。夜、月犯房星。
《養老七年(七二三)十二月丁酉【壬辰朔六】》○十二月丁酉。放官婢花。従良賜高市姓。
《養老七年(七二三)十二月辛亥【二十】》○辛亥。散位従四位下山前王卒。
《神亀元年(七二四)正月壬戌朔》神亀元年春正月壬戌朔。廃朝。雨也。
《神亀元年(七二四)正月癸亥【二】》○癸亥。天皇御大極殿。受朝。
《神亀元年(七二四)正月戊辰【七】》○戊辰。御中宮宴五位已上。賜禄有差。
《神亀元年(七二四)正月戊子【廿七】》○戊子。出雲国造外従七位下出雲臣広嶋奏神賀辞。
《神亀元年(七二四)正月己丑【廿八】》○己丑。広嶋及祝・神部等。授位賜禄各有差。
《神亀元年(七二四)二月甲午【辛卯朔四】》○二月甲午。天皇禅位於皇太子。
《神亀元年二月採録》天璽国押開豊桜彦天皇〈 勝宝感神聖武皇帝 〉」天璽国押開豊桜彦天皇。〈 謹案勝宝八歳勅曰。太上天皇出家帰仏。更不奉謚。至宝字二年。勅追上此号謚。 〉天之真宗豊祖父天皇之皇子也。母曰藤原夫人。贈太政大臣不比等之女也。和銅七年六月。立為皇太子。于時年十四。
《神亀元年(七二四)二月甲午【四】》○二月甲午。受禅即位於大極殿。大赦天下。詔曰。【S05】現神大八洲所知倭根子天皇詔旨〈 止 〉勅大命〈 乎 〉親王・諸王・諸臣・百官人等、天下公民、衆聞食宣。高天原〈 爾 〉神留坐皇親神魯岐・神魯美命、吾孫将知食国天下〈 止 〉与佐〈 斯 〉奉〈 志 〉麻爾麻爾。高天原〈 爾 〉事波自米而、四方食国天下〈 乃 〉政〈 乎 〉、弥高弥広〈 爾 〉天日嗣〈 止 〉高御座〈 爾 〉坐而、大八嶋国所知倭根子天皇〈 乃 〉大命〈 爾 〉坐詔〈 久 〉。此食国天下者、掛畏〈 岐 〉藤原宮〈 爾 〉天下所知、美麻斯〈 乃 〉父〈 止 〉坐天皇〈 乃 〉美麻斯〈 爾 〉賜〈 志 〉天下之業〈 止 〉、詔大命〈 乎 〉、聞食恐〈 美 〉受賜懼〈 理 〉坐事〈 乎 〉、衆聞食宣。可久賜時〈 爾 〉、美麻斯親王〈 乃 〉齡〈 乃 〉弱〈 爾 〉、荷重〈 波 〉不堪〈 自加止 〉所念坐而、皇祖母坐〈 志志 〉、掛畏〈 岐 〉我皇天皇〈 爾 〉授奉〈 岐 〉。依此而是平城大宮〈 爾 〉現御神〈 止 〉坐而、大八嶋国所知而、霊亀元年〈 爾 〉、此〈 乃 〉天日嗣高御座之業食国天下之政〈 乎 〉、朕〈 
爾 〉授賜譲賜而、教賜詔賜〈 都良久。 〉挂畏淡海大津宮御宇倭根子天皇〈 乃 〉、万世〈 爾 〉不改常典〈 止 〉、立賜敷賜〈 閉留 〉随法、後遂者我子〈 爾 〉、佐太加〈 爾 〉牟倶佐加〈 爾 〉、無過事授賜〈 止 〉、負賜詔賜〈 比志爾 〉、依〈 弖 〉今授賜〈 牟止 〉所念坐間〈 爾 〉去年九月、天地〓大瑞物顕来〈 理 〉。又四方食国〈 乃 〉年実豊〈 爾 〉、牟倶佐加〈 爾 〉得在〈 止 〉見賜而、随神〈 母 〉所念行〈 爾 〉、于都斯〈 久母 〉、皇朕〈 賀 〉御世当、顕見〈 留 〉物〈 爾 〉者不在。今将嗣座御世名〈 乎 〉記而、応来顕来〈 留 〉物〈 爾 〉在〈 良志止 〉所念坐而。今神亀二字御世〈 乃 〉年名〈 止 〉定〈 〓[氏+一] 〉改養老八年為神亀元年而、天日嗣高御座食国天下之業〈 乎 〉、吾子美麻斯王〈 爾 〉、授賜譲賜〈 止 〉詔天皇大命〈 乎 〉、頂受賜恐〈 美 〉持而、辞啓者。天皇大命恐、被賜仕奉者拙〈 久 〉劣而無所知。進〈 母 〉不知退〈 母 〉不知、天地之心〈 母 〉労〈 久 〉重、百官之情〈 母 〉辱愧〈 美奈母 〉、随神所念坐。故親王等始而王臣汝等、清〈 支 〉明〈 
支 〉正〈 支 〉直〈 支 〉心以、皇朝〈 乎 〉穴〈 奈比 〉扶奉而、天下公民〈 乎 〉奏賜〈 止 〉詔命、衆聞食宣。辞別詔〈 久 〉、遠皇祖御世始而、中・今〈 爾 〉至〈 麻〓[氏+一] 〉天日嗣〈 止 〉高御座〈 爾 〉坐而、此食国天下〈 乎 〉撫賜慈賜〈 波久波 〉。時時状状〈 爾 〉従而、治賜慈賜来業〈 止 〉、随神所念行〈 須 〉。是以、宜天下〈 乎 〉慈賜治賜〈 久 〉、大赦天下。内外文武職事及五位已上為父後者。授勲一級。賜高年百歳已上穀一石五斗。九十已上一石。八十已上并〓独不能自存者五斗。孝子。順孫。義夫。節婦。咸表門閭。終身勿事。天下兵士減今年調半。京畿悉免之。又官官仕奉韓人部一人二人〈 爾 〉、其負而可仕奉姓名賜。又百官官人及京下僧尼、大御手物取賜治賜〈 久止 〉詔天皇御命、衆聞食宣。是日。一品舍人親王益封五百戸。二品新田部親王授一品。従二位長屋王正二位。正三位多治比真人池守益封五十戸。従三位巨勢朝臣邑治。大伴宿禰多比等。藤原朝臣武智麻呂。藤原朝臣房前並正三位。並益封賜物。」又以右大臣正二位長屋王為左大臣。
《神亀元年(七二四)二月丙申【六】》○丙申。勅尊正一位藤原夫人称大夫人。」授三品田形内親王。吉備内親王並二品。従四位下海上女王。智奴女王。藤原朝臣長娥子並従三位。正四位下山形女王正四位上。
《神亀元年(七二四)二月壬子【廿二】》○壬子。天皇臨軒。授正四位下六人部王正四位上。従四位下長田王従四位上。無位高田王。膳夫王。正五位上葛木王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高安王。門部王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佐為王。桜井王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夜珠王従五位上。正五位上大伴宿禰宿奈麻呂。多治比真人広成。日下部宿禰老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阿倍朝臣駿河。阿倍朝臣安麻呂。従五位上大宅朝臣大国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中臣朝臣東人。榎井朝臣広国。粟田朝臣人上。石川朝臣君子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石河朝臣足人。高橋朝臣安麻呂。佐伯宿禰豊人。高向朝臣大足。当麻真人老。県犬養宿禰石足。大野朝臣東人。巨勢朝臣真人。粟田朝臣人。佐伯宿禰馬養。土師宿禰大麻呂。大蔵忌寸老並従五位上。正六位上石川朝臣枚夫。多治比真人屋主。波多朝臣僧麻呂。紀朝臣和比等。大神朝臣通守。大春日朝臣果安。正六位下石上朝臣乙麻呂。藤原朝臣豊成。従六位上鴨朝臣治田。従七位上鴨朝臣助並従五位下。」従七位下大伴直南淵麻呂。従八位下錦部安麻呂。無位烏安麻呂。外従七位上角山君内麻呂。外従八位下大伴直国持。外正八位上壬生直国依。外正八位下日下部使主荒熊。外従七位上香取連五百嶋。外正八位下大生部直三
穂麻呂。外従八位上君子部立花。外正八位上史部虫麻呂。外従八位上大伴直宮足等。献私穀於陸奥国鎮所。並授外従五位下。
《神亀元年(七二四)二月乙卯【廿五】》○乙卯。陸奥国鎮守軍卒等。願除己本籍便貫此部。率父母妻子共同生業。許之。
《神亀元年(七二四)三月庚申朔》○三月庚申朔。天皇幸芳野宮。
《神亀元年(七二四)三月甲子【五】》○甲子。車駕還宮。
《神亀元年(七二四)三月辛巳【廿二】》○辛巳。左大臣正二位長屋王等言。伏見二月四日勅。藤原夫人天下皆称大夫人者。臣等謹検公式令。云皇太夫人。欲依勅号。応失皇字。欲須令文。恐作違勅。不知所定。伏聴進止。詔曰。宜文則皇太夫人。語則大御祖。追収先勅。頒下後号。
《神亀元年(七二四)三月壬午【廿三】》○壬午。始置催造司。
《神亀元年(七二四)三月庚申【一】》○庚申。定諸流配遠近之程。伊豆。安房。常陸。佐渡。隠岐。土左六国為遠。諏方。伊予為中。越前。安芸為近。
《神亀元年(七二四)三月甲申【廿五】》○甲申。令七道諸国、依国大小。割取税稲四万已上廿万束已下。毎年出挙。取其息利。以充朝集使在京及非時差使。除運調庸外。向京担夫等糧料。語在格中。陸奥国言。海道蝦夷反。殺大掾従六位上佐伯宿禰児屋麻呂。
《神亀元年(七二四)四月庚寅朔》○夏四月庚寅朔。令七道諸国造軍器幕・釜等。有数。
《神亀元年(七二四)四月壬辰【三】》○壬辰。陸奥国大掾佐伯宿禰児屋麻呂贈従五位下。賻〓[糸+施の旁]一十疋。布廿端。田四町。為其死事也。
《神亀元年(七二四)四月丙申【七】》○丙申。以式部卿正四位上藤原朝臣宇合為持節大将軍。宮内大輔従五位上高橋朝臣安麻呂為副将軍。判官八人。主典八人。為征海道蝦夷也。
《神亀元年(七二四)四月癸卯【十四】》○癸卯。教坂東九国軍三万人教習騎射。試練軍陳。運綵帛二百疋。〓[糸+施の旁]一千疋。綿六千屯。布一万端於陸奥鎮所。
《神亀元年(七二四)四月丁未【十八】》○丁未。造宮卿従四位下県犬養宿禰筑紫卒。」月犯〓惑。
《神亀元年(七二四)五月癸亥【己未朔五】》○五月癸亥。天皇御重閣中門。観猟騎。一品已下至無位。豪富家、及左右京。五畿内。近江等国郡司并子弟・兵士。庶民勇健堪装飾者。悉令奉猟騎事。兵士已上普賜禄有差。
《神亀元年(七二四)五月辛未【十三】》○辛未。従五位上薩妙観賜姓河上忌寸。従七位下王吉勝新城連。正八位上高正勝三笠連。従八位上高益信男〓連。従五位上吉宜。従五位下吉智首並吉田連。従五位下都能兄麻呂羽林連。正六位下賈受君神前連。正六位下楽浪河内高丘連。正七位上四比忠勇椎野連。正七位上荊軌武香山連。従六位上金宅良。金元吉並国看連。正七位下高昌武殖槻連。従七位上王多宝蓋山連。勲十二等高禄徳清原連。無位狛祁乎理和久古衆連。従五位下呉粛胡明御立連。正六位上物部用善物部射園連。正六位上久米奈保麻呂久米連。正六位下賓難大足長丘連。正六位下胛巨茂城上連。従六位下谷那庚受難波連。正八位上答本陽春麻田連。
《神亀元年(七二四)五月壬午【廿四】》○壬午。従五位上小野朝臣牛養為鎮狄将軍。令鎮出羽蝦狄。軍監二人。軍曹二人。
《神亀元年(七二四)六月癸巳【戊子朔六】》○六月癸巳。中納言正三位巨勢朝臣邑治薨。難波朝左大臣大繍徳多之孫。中納言小錦中黒麻呂之子也。
《神亀元年(七二四)七月戊午朔》○秋七月戊午朔。日有蝕之。
《神亀元年(七二四)七月庚午【十三】》○庚午。夫人正三位石川朝臣大〓比売薨。遣従三位阿倍朝臣広庭。正四位下石川朝臣石足等。監護葬事。又遣中納言正三位大伴宿禰旅人等。就第宣詔。贈正二位。賻〓[糸+施の旁]三百疋。糸四百〓[糸+句]。布四百端。
《神亀元年(七二四)七月丁丑【二十】》○丁丑。自六月朔。至是日。〓惑逆行。
《神亀元年(七二四)八月丁未【丁亥朔廿一】》○八月丁未。以従五位上土師宿禰豊麻呂為遣新羅大使。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月丁亥朔》○冬十月丁亥朔。治部省奏言。勘検京及諸国僧尼名籍。或入道元由。披陳不明。或名存綱帳。還落官籍。或形貌誌黶。既不相当。惣一千一百廿二人。准量格式。合給公験。不知処分。伏聴天裁。詔報日。白鳳以来。朱雀以前。年代玄遠。尋問難明。亦所司記注。多有粗略。一定見名。仍給公験。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月辛卯【五】》○辛卯。天皇幸紀伊国。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月癸巳【七】》○癸巳。行至紀伊国那賀郡玉垣勾頓宮。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月甲午【八】》○甲午。至海部郡玉津嶋頓宮。留十有余日。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月戊戌【十二】》○戊戌。造離宮於岡東。是日。従駕百寮。六位已下至于伴部。賜禄各有差。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月壬寅【十六】》○壬寅。賜造離宮司及紀伊国国郡司。并行宮側近高年七十已上禄。各有差。百姓今年調庸。名草・海部二郡田租咸免之。又赦罪人死罪已下。名草郡大領外従八位上紀直摩祖為国造。進位三階。少領正八位下大伴櫟津連子人。海部直土形二階。自余五十二人各位一階。又詔曰。登山望海。此間最好。不労遠行。足以遊覧。故改弱浜名。為明光浦。宜置守戸勿令荒穢。春秋二時。差遣官人。奠祭玉津嶋之神・明光浦之霊。」忍海手人大海等兄弟六人。除手人名。従外祖父外従五位上津守連通姓。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月丁未【廿一】》○丁未。行還至和泉国所石頓宮。郡司少領已上給位一階。監正已下至于百姓。賜禄各有差。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月己酉【廿三】》○己酉。車駕至自紀伊国。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月乙卯【廿九】》○乙卯。散位従五位下息長真人臣足任出雲按察使。時贖貨狼籍。悪其景迹。奪位禄焉。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一月甲子【丁巳朔八】》○十一月甲子。太政官奏言。上古淳朴。冬穴夏巣。後世聖人。代以宮室。亦有京師。帝王為居。万国所朝。非是壮麗。何以表徳。其板屋草舍。中古遺制。難営易破。空殫民財。請仰有司。令五位已上及庶人堪営者搆立瓦舍。塗為赤白。奏可之。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一月辛未【十五】》○辛未。遣内舍人於近江国。慰労持節大使藤原朝臣宇合。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一月己卯【廿三】》○己卯。大嘗。備前国為由機。播磨国為須機。従五位下石上朝臣勝男。石上朝臣乙麻呂。従六位上石上朝臣諸男。従七位上榎井朝臣大嶋等。率内物部。立神楯於斎宮南北二門。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一月辛巳【廿五】》○辛巳。宴五位已上於朝堂。因召内裏。賜御酒并禄。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一月壬午【廿六】》○壬午。賜饗百寮主典已上於朝堂。又賜無位宗室。諸司番上及両国郡司并妻子、酒食并禄。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一月庚申【四】》○庚申。召諸司長官并秀才及勤公人等。賜宴於中宮。賜糸各十〓[糸+句]。
《神亀元年(七二四)十一月乙酉【廿九】》○乙酉。征夷持節大使正四位上藤原朝臣宇合。鎮狄将軍従五位上小野朝臣牛養等来帰。
《神亀二年(七二五)正月丙辰朔》二年春正月丙辰朔。山背。備前国献白燕各一。
《神亀二年(七二五)正月庚午【十五】》○庚午。大初位下漢人法麻呂賜姓中臣志斐連。
《神亀二年(七二五)正月己卯【廿四】》○己卯。有星孛于華蓋。
《神亀二年(七二五)閏正月己丑【丙戌朔四】》○閏正月己丑。陸奥国俘囚百〓四人配于伊予国。五百七十八人配于筑紫。十五人配于和泉監焉。
《神亀二年(七二五)閏正月壬寅【十七】》○壬寅。請僧六百人於宮中。読誦大般若経。為除災異也。
《神亀二年(七二五)閏正月戊子【三】》○戊子。夜、月犯填星。
《神亀二年(七二五)閏正月丁未【廿二】》○丁未。天皇臨朝。詔叙征夷将軍已下一千六百九十六人勲位。各有差。授正四位上藤原朝臣宇合従三位勲二等。従五位上大野朝臣東人従四位下勲四等。従五位上高橋朝臣安麻呂正五位下勲五等。従五位下中臣朝臣広見従五位上勲五等。従七位下後部王起。正八位上佐伯宿禰首麻呂。五百原君虫麻呂。従七位下君子竜麻呂。従八位上出部直佩刀。少初位上紀朝臣牟良自。正八位上田辺史難波。従六位下坂下朝臣宇頭麻佐。外従六位上丸子大国。外従八位上国覓忌寸勝麻呂等一十人並勲六等。賜田二町。
《神亀二年(七二五)三月庚子【甲申朔十七】》○三月庚子。常陸国百姓。被俘賊焼。損失財物。九分已上者給復三年。四分二年。二分一年。
《神亀二年(七二五)五月甲辰【癸未朔廿二】》○夏五月甲辰。遣新羅使土師宿禰豊麻呂等還帰。
《神亀二年(七二五)六月丁巳【壬子朔六】》○六月丁巳。和徳史竜麻呂等卅八人。賜姓大県史。
《神亀二年(七二五)六月癸酉【廿二】》○癸酉。太白昼見。
《神亀二年(七二五)七月丙戌【壬午朔五】》○秋七月丙戌。河内国丹比郡人正八位下川原椋人子虫等〓六人、賜河原史姓。
《神亀二年(七二五)七月戊戌【十七】》○戊戌。詔七道諸国。除寃祈祥。必憑幽冥。敬神尊仏。清浄為先。今聞。諸国神祇社内。多有穢臭。及放雑畜。敬神之礼。豈如是乎。宜国司長官自執幣帛。慎致清掃。常為歳事。又諸寺院限。勤加掃浄。仍令僧尼読金光明経。若無此経者。便転最勝王経。令国家平安也。
《神亀二年(七二五)七月壬寅【廿一】》○壬寅。以伊勢・尾張二国田。始班給志摩国百姓口分。
《神亀二年(七二五)九月壬寅【辛巳朔廿二】》○九月壬寅。詔曰。朕聞。古先哲王。君臨寰宇。順両儀以亭毒。叶四序而斉成。陰陽和而風雨節。災害除以休徴臻。故能騰茂飛英。欝為称首。朕以寡薄。嗣膺景図。戦戦兢兢。夕〓若〓。懼一物之失所。眷懐生之便安。教命不明。至誠無感。天示星異。地顕動震。仰惟。災〓、責深在予。昔、殷宗脩徳、消〓雉之寃。宋景行仁。弭〓惑之異。遥瞻前軌。寧忘誠惶。宜令所司。三千人出家入道。并左右京及大倭国部内諸寺。始今月廿三日一七日転経。憑此冥福。冀除災異焉。
《神亀二年(七二五)十月庚申【辛亥朔十】》○冬十月庚申。天皇幸難波宮。
《神亀二年(七二五)十月辛未【廿一】》○辛未。詔近宮三郡司授位賜禄各有差。国人少初位下掃守連族広山等除族字。
《神亀二年(七二五)十月己卯【廿九】》○己卯。昼、太白与歳星芒角相合。
《神亀二年(七二五)十一月己丑【庚辰朔十】》○十一月己丑。天皇御大安殿。受冬至賀辞。親王及侍臣等、奉持奇翫珍贄。進之。即引文武百寮五位已上及諸司長官。大学博士等。宴飲終日。極楽乃罷。賜禄各有差。是日。大納言正三位多治比真人池守賜霊寿杖并〓[糸+施の旁]綿。」中務少丞従六位上佐味朝臣虫麻呂。典鋳正六位上播磨直弟兄並授従五位下。弟兄、初齎甘子、従唐国来。虫麻呂先殖其種結子。故有此授焉。
《神亀二年(七二五)十二月庚戌朔》○十二月庚戌朔。日有蝕之。
《神亀二年(七二五)十二月庚午【廿一】》○庚午。詔曰。死者不可生。刑者不可息。此先典之所重也。豈無恤刑之禁。今所奏在京及天下諸国。見禁囚徒。死罪宜降従流。流罪宜従徒。徒以下並依刑部奏。
《神亀三年(七二六)正月辛巳【庚辰朔二】》三年春正月辛巳。京職献白鼠。大倭国献白亀。
《神亀三年(七二六)正月庚子【廿一】》○庚子。天皇臨軒。授従四位下鈴鹿王従四位上。無位石川王従四位下。従四位上藤原朝臣麻呂正四位上。正五位上阿倍朝臣駿河。正五位下石川朝臣君子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中臣朝臣東人正五位上。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広足。巨勢朝臣真人。大伴宿禰邑治麻呂。忍海連人成。鍛冶造大隅。従五位下佐伯宿禰沙美麻呂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石上朝臣勝雄。笠朝臣御室。大倭忌寸五百足。置始連秋山並従五位上。正六位上路真人虫麻呂。阿倍朝臣粳虫。大宅朝臣広麻呂。粟田朝臣馬養。田口朝臣家主。紀朝臣宇美。秦忌寸足国。葛井連毛人。従六位上県犬養宿禰大唐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多胡吉師手外従五位下。
《神亀三年(七二六)二月庚戌朔》○二月庚戌朔。制。五位已上薨卒之後。例限六年。勿収其位田。
《神亀三年(七二六)二月辛亥【二】》○辛亥。出雲国造従六位上出雲臣広嶋。斎事畢。献神社剣鏡并白馬・鵠等。広嶋并祝二人並進位二階。賜広嶋〓[糸+施の旁]廿疋。綿五十屯。布六十端。自余祝部一百九十四人禄各有差。
《神亀三年(七二六)二月庚申【十一】》○庚申。制。内命婦身帯五位。任六位以下官者。自今以後。給正六位官禄。
《神亀三年(七二六)二月己巳【二十】》○己巳。太政官奏。諸選人於官引唱不到者。明日引唱。亦不到者、後日引唱、不到者。不在重引之限。当年若与上考。降為中等。若居中考。減一年労。即減労年、亦居中等。更復減一年労。両年考第。頻注中等者。惣除前労。自今以後。永為恒例。奏可之。
《神亀三年(七二六)三月辛巳【己卯朔三】》○三月辛巳。宴五位已上於南苑。但六位已下官人及大舍人。授刀舍人。兵衛等、皆喚御在所。給塩・鍬。各有数。
《神亀三年(七二六)五月辛丑【戊寅朔廿四】》○夏五月辛丑。新羅使薩〓[冫+食]金造近等来朝。
《神亀三年(七二六)六月辛亥【丁未朔五】》○六月辛亥。天皇臨軒。新羅使貢調物。
《神亀三年(七二六)六月壬子【六】》○壬子。饗金造近等於朝堂。賜禄有差。
《神亀三年(七二六)六月庚申【十四】》○庚申。詔曰。夫百姓或染沈痼病。経年未愈。或亦得重病。昼夜辛苦。朕為父母。何不憐愍。宜遣医・薬於左右京。四畿及六道諸国。救療此類。咸得安寧。依病軽重。賜穀振恤。所司存懐。勉称朕心焉。
《神亀三年(七二六)六月辛酉【十五】》○辛酉。太上天皇不予。令天下諸国放生焉。
《神亀三年(七二六)六月丁卯【廿一】》○丁卯。奉為太上天皇。度僧廿八人、尼二人等。
《神亀三年(七二六)七月戊子【丙子朔十三】》○秋七月戊子。金奏勲等帰国。賜璽書曰。勅。伊〓[冫+食]金順貞。汝卿安撫彼境。忠事我朝。貢調使薩〓[冫+食]金奏勲等奏称。順貞以去年六月卅日卒。哀哉。賢臣守国。為朕股肱。今也則亡。殲我吉士。故贈賻物黄〓[糸+施の旁]一百疋。綿百屯。不遺爾績。式獎遊魂。
《神亀三年(七二六)七月癸巳【十八】》○癸巳。詔曰。太上天皇不予。稍経二序。宜大赦天下。疹疾之徒量給湯薬。
《神亀三年(七二六)七月甲午【十九】》○甲午。度僧十五人。尼七人。
《神亀三年(七二六)七月乙未【二十】》○乙未。遣使奉幣帛於石成。葛木。住吉。賀茂等神社。
《神亀三年(七二六)八月癸丑【丙午朔八】》○八月癸丑。奉為太上天皇。造写釈迦像并法華経訖。仍於薬師寺設斎焉。
《神亀三年(七二六)八月壬戌【十七】》○壬戌。定鼓吹戸三百戸。鷹戸十戸。
《神亀三年(七二六)八月乙亥【三十】》○乙亥。太政官処分。新任国司向任之日。伊賀。伊勢。近江。丹波。播磨。紀伊等六国不給食・馬。志摩。尾張。若狭。美濃。参川。越前。丹後。但馬。美作。備前。備中。淡路等十二国並給食。自外諸国。皆給伝符。但大宰府并部下諸国五位以上者。宜給伝符。自外随使駕船。縁路諸国。依例供給。史生亦准此焉。
《神亀三年(七二六)九月丁丑【丙子朔二】》○九月丁丑。令京官史生及坊令。始着朝服把笏。
《神亀三年(七二六)九月己卯【四】》○己卯。停安房国安房郡。出雲国意宇郡采女。令貢兵衛。
《神亀三年(七二六)九月丁亥【十二】》○丁亥。天皇臨軒。詔曰。今秋大稔。民産豊実。思与天下共茲歓慶。宜免今年田租。
《神亀三年(七二六)九月庚寅【十五】》○庚寅。内裏生玉棗。勅令朝野道俗等作玉棗詩賦。
《神亀三年(七二六)九月壬寅【廿七】》○壬寅。文人一百十二人上玉棗詩賦。随其等第。賜禄有差。一等〓[糸+施の旁]廿疋。綿卅屯。布卅端。二等〓[糸+施の旁]十疋。綿廿屯。布廿端。三等〓[糸+施の旁]六疋。綿六屯。布八端。四等〓[糸+施の旁]四疋。綿四屯。布六端。不第〓[糸+施の旁]一疋。綿一屯。布三端。」以正四位上六人部王。藤原朝臣麻呂。正五位下巨勢朝臣真人。従五位下県犬養宿禰石次。大神朝臣道守等廿七人。為装束司。以従四位下門部王。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広足。従五位下村国連志我麻呂等一十八人。為造頓宮司。為将幸播磨国印南野也。
《神亀三年(七二六)十月辛亥【乙巳朔七】》○冬十月辛亥。行幸。播磨国印南野。
《神亀三年(七二六)十月甲寅【十】》甲寅。至印南野邑美頓宮。
《神亀三年(七二六)十月辛酉【十七】》辛酉。従駕人及播磨国郡司・百姓等。供奉行在所者。授位賜禄、各有差。又行宮側近。明石・賀古二郡百姓。高年七十已上。賜穀各一斛。曲赦播磨堺内大辟已下罪。
《神亀三年(七二六)十月癸亥【十九】》○癸亥。行還至難波宮。
《神亀三年(七二六)十月庚午【廿六】》○庚午。以式部卿従三位藤原朝臣宇合。為知造難波宮事。陪従無位諸王。六位已上、才芸長上并雑色人。難波宮官人。郡司已上賜禄各有差。
《神亀三年(七二六)十月癸酉【廿九】》○癸酉。車駕至自難波宮。
《神亀三年(七二六)十一月己亥【甲戌朔廿六】》○十一月己亥。改備前国藤原郡名。為藤野郡。
《神亀三年(七二六)十一月己丑【十六】》○己丑。五位郡司身卒。始賜賻物。又勲九等以下。任長上官者免課役。
《神亀三年(七二六)十二月乙卯【甲辰朔十二】》○十二月乙卯。太白犯填星。
《神亀三年(七二六)十二月丁卯【廿四】》○丁卯。尾張国民惣二千二百〓二戸。稼傷飢饉。遠江国五郡被水害。並限三年。令加賑貸。
《神亀三年(七二六)十二月壬申【廿九】》○壬申。太政官処分。東文忌寸等、自今以後。令任弁官人。上大祓刀。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九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十〈 起神亀四年正月、尽天平二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天璽国押開豊桜彦天皇〈 聖武天皇 〉
《神亀四年(七二七)正月甲戌朔》四年春正月甲戌朔。廃朝。雨也。
《神亀四年(七二七)正月丙子【三】》○丙子。天皇御大極殿受朝。是日。左京職献白雀。河内国献嘉禾異畝同穂。
《神亀四年(七二七)正月庚辰【七】》○庚辰。宴五位已上於朝堂。
《神亀四年(七二七)正月壬午【九】》○壬午。御南苑宴五位已上。賚帛有差。
《神亀四年(七二七)正月乙未【廿二】》○乙未。夜。月犯心大星。
《神亀四年(七二七)正月庚子【廿七】》○庚子。授正三位多治比真人池守従二位。正五位上高安王。正五位下佐為王。無位船王並従四位下。無位池辺王従五位下。正五位下榎井朝臣広国正五位上。従五位下平群朝臣豊麻呂従五位上。正六位上柿本朝臣建石。阿曇宿禰刀。錦部連吉美並従五位下。
《神亀四年(七二七)二月壬子【甲辰朔九】》○二月壬子。造難波宮雇民、免課役并房雑徭。
《神亀四年(七二七)二月丙辰【十三】》○丙辰。夜、雷雨大風。
兵部卿正四位下阿倍朝臣首名卒。
《神亀四年(七二七)二月辛酉【十八】》○辛酉。請僧六百。尼三百於中宮。令転読金剛般若経。為銷災異也。
《神亀四年(七二七)二月甲子【廿一】》○甲子。天皇御内安殿。詔召入文武百寮主典已上。左大臣正二位長屋王宣勅曰。比者咎徴荐臻。災気不止。如聞。時政違乖。民情愁怨。天地告譴。鬼神見異。朕施徳不明。仍有懈欠耶。将百寮官人不勤奉公耶。身隔九重。多未詳委。宜令其諸司長官精択当司主典已上。労心公務清勤著聞者。心挟姦偽不供其職者。如此二色。具名奏聞。其善者、量与昇進。其悪者、随状貶黜。宜莫隠諱副朕意焉。是日。遣使於七道諸国。巡監国司之治迹勤怠也。
《神亀四年(七二七)二月丙寅【廿三】》○丙寅。詔曰。時臨東作。人赴田疇。膏沢調暢。春事既起。思九農之方茂。冀五稼之有饒。順是令節。仁及黎元。宜賜京邑六位已下至庶人戸頭人塩一顆。穀二斗。
《神亀四年(七二七)三月乙亥【癸酉朔三】》○三月乙亥。百官奉勅。上官人善悪之状。
《神亀四年(七二七)三月乙酉【十三】》○乙酉。天皇御正殿。詔賜善政官人物。最上二位〓[糸+施の旁]一百疋。五位已上〓疋。六位已下廿疋。次上五位以上廿疋。六位以下一十疋。其中等不在賜例。下等皆解黜焉。
《神亀四年(七二七)三月甲午【廿二】》○甲午。天皇御南苑。参議従三位阿倍朝臣広庭宣勅云。衛府人等。日夜宿衛闕庭。不得輙離其府散使他処。因賜五衛府及授刀寮医師已下至衛士布。人有差。
《神亀四年(七二七)三月丁酉【廿五】》○丁酉。〓惑入東井西亭間。
《神亀四年(七二七)四月乙巳【癸卯朔三】》○夏四月乙巳。散位従四位下上道王卒。
《神亀四年(七二七)五月壬申朔》○五月壬申朔。日有蝕之。
《神亀四年(七二七)五月乙亥【四】》○乙亥。幸甕原離宮。
《神亀四年(七二七)五月丙子【五】》○丙子。天皇御南野〓。観飾騎・騎射。
《神亀四年(七二七)五月丁丑【六】》○丁丑。車駕至自甕原宮。
《神亀四年(七二七)五月辛卯【二十】》○辛卯。従楯波池。飄風忽来。吹折南苑樹二株。即化成雉。
《神亀四年(七二七)七月丁酉【辛未朔廿七】》○秋七月丁酉。筑紫諸国。庚午籍七百七十巻。以官印印之。
《神亀四年(七二七)八月壬戌【庚子朔廿三】》○八月壬戌。補斎宮寮官人一百廿一人。
《神亀四年(七二七)九月壬申【庚午朔三】》○九月壬申。遣井上内親王。侍於伊勢大神宮焉。
《神亀四年(七二七)九月庚寅【廿一】》○庚寅。渤海郡王使首領高斉徳等八人。来着出羽国。遣使存問。兼賜時服。
《神亀四年(七二七)閏九月丁卯【己亥朔廿九】》○閏九月丁卯。皇子誕生焉。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月庚午【己巳朔二】》○冬十月庚午。安房国言。大風、抜木発屋。損破秋稼。上総国言。山崩圧死百姓七十人。並加賑恤。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月癸酉【五】》○癸酉、天皇御中宮。為皇子誕生。赦天下大辟罪已下。又賜百官人等物。及天下与皇子同日産者。布一端。綿二屯。稲廿束。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月甲戌【六】》○甲戌。王臣以下。至左右大臣舍人。兵衛。授刀舍人。中宮舍人。雑工舍人。太政大臣家資人。女孺。賜禄各有差。」以従三位阿倍朝臣広庭為中納言。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一月己亥【戊戌朔二】》○十一月己亥。天皇御中宮。太政官及八省各上表。奉賀皇子誕育。并献玩好物。是日。賜宴文武百寮已下至使部於朝堂。五位已上賜綿有差。累世之家嫡子、身帯五位已上者。別加〓[糸+施の旁]十疋。但正五位上調連淡海。従五位上大倭忌寸五百足。二人年歯居高。得入此例焉。詔曰。朕頼神祇之祐。蒙宗廟之霊。久有神器。新誕皇子。宜立為皇太子。布告百官。咸令知聞。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一月庚子【三】》○庚子。僧綱及僧尼九十人上表。奉賀皇子誕生。施物各有差。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一月乙巳【八】》○乙巳。南嶋人百卅二人来朝。叙位有差。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一月辛亥【十四】》○辛亥。大納言従二位多治比真人池守引百官史生已上。拝皇太子於太政大臣第。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一月丙辰【十九】》○丙辰。賜宴於五位已上并無位諸王。禄各有差。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一月戊午【廿一】》○戊午。賜従三位藤原夫人食封一千戸。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二月丁丑【戊辰朔十】》○十二月丁丑。勅曰。僧正義淵法師。〈 俗姓市往氏也。 〉禅枝早茂。法梁惟隆。扇玄風於四方。照恵炬於三界。加以。自先帝御世。迄于朕代。供奉内裏。無一咎愆。念斯若人。年徳共隆。宜改市往氏。賜岡連姓。伝其兄弟。」正三位県犬養橘宿禰三千代言。県犬養連五百依。安麻呂。小山守。大麻呂等。是一祖子孫。骨肉孔親。請、共沐天恩。同給宿禰姓。詔許之。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二月丁亥【二十】》○丁亥。先是、遣使七道。巡検国司之状迹。使等至是復命。詔依使奏状。上等者進位二階。中等者一階。下等者破選。其犯法尤甚者。丹後守従五位下羽林連兄麻呂処流。周防目川原史石庭等除名焉。授正六位上背奈公行文従五位下。」渤海郡王使高斉徳等八人入京。
《神亀四年(七二七)十二月丙申【廿九】》○丙申。遣使賜高斉徳等衣服・冠・履。渤海郡者旧高麗国也。淡海朝廷七年冬十月。唐将李勣伐滅高麗。其後朝貢久絶矣。至是、渤海郡王遣寧遠将軍高仁義等廿四人朝聘。而着蝦夷境。仁義以下十六人並被殺害。首領斉徳等八人僅免死而来。
《神亀五年(七二八)正月戊戌朔》五年春正月戊戌朔。廃朝。雨也。
《神亀五年(七二八)正月庚子【三】》○庚子。天皇御大極殿。王臣・百寮及渤海使等朝賀。
《神亀五年(七二八)正月甲辰【七】》○甲辰。天皇御南苑。宴五位已上。賜禄有差。
《神亀五年(七二八)正月甲寅【十七】》○甲寅。天皇御中宮。高斉徳等上其王書并方物。其詞曰。武芸啓。山河異域。国土不同。延聴風猷。但増傾仰。伏惟、大王。天朝受命。日本開基。奕葉重光。本枝百世。武芸忝当列国。濫惣諸蕃。復高麗之旧居。有扶余之遺俗。但以天崖路阻。海漢悠悠。音耗未通。吉凶絶問。親仁結援。庶叶前経。通使聘隣。始乎今日。謹遣寧遠将軍郎将高仁義。游将軍果毅都尉徳周。別将舍航等廿四人。齎状。并附貂皮三百張、奉送。土宜雖賤。用表献芹之誠。皮幣非珍。還慚掩口之誚。主理有限。披瞻未期。時嗣音徽。永敦隣好。」於是、高斉徳等八人並授正六位上。賜当色服。仍宴五位已上及高斉徳等。賜大射及雅楽寮之楽。宴訖賜禄有差。
《神亀五年(七二八)二月壬午【丁卯朔十六】》○二月壬午。以従六位下引田朝臣虫麻呂。為送渤海客使。
《神亀五年(七二八)二月癸未【十七】》○癸未。勅正五位下鍛冶造大隅。賜守部連姓。
《神亀五年(七二八)三月己亥【丁酉朔三】》○三月己亥。天皇御鳥池塘。宴五位已上。賜禄有差。又召文人。令賦曲水之詩。各齎〓[糸+施の旁]十疋。布十端。内親王以下百官使部已上賜禄亦有差。
《神亀五年(七二八)三月辛丑【五】》○辛丑。二品田形内親王薨。遣正四位下石川朝臣石足等。監護喪事。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之皇女也。
《神亀五年(七二八)三月丁未【十一】》○丁未。制。選叙之日。宣命以前。諸宰相等。出立庁前。宣竟就座。自今以後。永為恒例。
《神亀五年(七二八)三月甲子【廿八】》○甲子。勅定外五位位禄、蔭階等科。」又勅。補事業・位分資人者。依養老三年十二月七日格。更無改張。雖然。資人考選者。廻聴待満八考始選当色。外位資人十考成選。並任主情願。通取散位・勲位・位子及庶人。簡試後請。請後犯罪者。披陳所司。推問得実。決杖一百。追奪位記。却還本色。其三関。筑紫。飛騨。陸奥。出羽国人。不得補充。余依令。」勅京官文武職事。五位以上、給防閤者。人疲道路。身逃差課。公私同費。彼此共損。自今以後。不須更然。其有官人重名。特給馬料。給式有差。事並在格。
《神亀五年(七二八)四月丁卯朔》○夏四月丁卯朔。日有蝕之。
《神亀五年(七二八)四月丁丑【十一】》○丁丑。陸奥国請新置白河軍団。又改丹取軍団為玉作軍団。並許之。
《神亀五年(七二八)四月辛已【十五】》○辛巳。太政官奏曰。美作国言。部内大庭・真嶋二郡。一年之内。所輸庸米八百六十余斛。山川峻遠。運輸大難。人馬並疲。損費極多。望請。輸米之重。換綿・鉄之軽。又諸国司言。運調行程遥遠。百姓労幣極多。望請。外位位禄。割留入京之物。便給当土者。臣等商量。並依所請。伏聴天裁。奏可之。」是時。諸国郡司及隼人等授外五位。並以位禄便給当土也。
《神亀五年(七二八)四月壬午【十六】》○壬午。斉徳等八人。各賜綵帛・綾・綿有差。仍賜其王璽書曰。天皇敬問渤海郡王。省啓具知。恢復旧壌。聿修曩好。朕以嘉之。宜佩義懐仁、監撫有境。滄波雖隔。不断往来。便因首領高斉徳等還次。付書并信物綵帛一十疋。綾一十疋。〓[糸+施の旁]廿疋。糸一百〓[糸+句]。綿二百屯。仍差送使発遣帰郷。漸熱。想平安好。
《神亀五年(七二八)四月辛卯【廿五】》○辛卯。勅曰。如聞。諸国郡司等。部下有騎射・相撲及膂力者。輙給王公・卿相之宅。有詔捜索。無人可進。自今以後。不得更然。若有違者。国司追奪位記。仍解見任。郡司先加決罰。准勅解却。其誂求者。以違勅罪罪之。但先充帳内・資人者。不在此限。凡如此色人等。国郡預知。存意簡点。臨勅至日。即時貢進。宜告内外咸使知聞。
《神亀五年(七二八)五月辛亥【丙申朔十六】》○五月辛亥。左右京百姓遭〓被損七百余煙。賜布・穀・塩各有差。
《神亀五年(七二八)五月乙卯【二十】》○乙卯。太白昼見。
《神亀五年(七二八)五月丙辰【廿一】》○丙辰。授正五位上門部王従四位下。正四位下石川朝臣石足正四位上。正五位上大宅朝臣大国。阿倍朝臣安麻呂並従四位下。従五位上小野朝臣牛養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占部従五位上。正七位上阿倍朝臣帯麻呂。正六位下巨勢朝臣少麻呂。従六位下中臣朝名代。正六位上高橋朝臣首名。大伴宿禰首麻呂。正六位下紀朝臣雑物。正六位上坂本朝臣宇頭麻佐。田口朝臣年足。正七位下笠朝臣三助。下毛野朝臣帯足。外正六位上津嶋朝臣家道。従六位上上毛野朝臣宿奈麻呂。正六位上若湯坐宿禰小月。葛野臣広麻呂。丸部臣大石。葛井連大成並外従五位下。是日。始授外五位。仍勅曰。今授外五位人等。不可滞此階。随其供奉。将叙内位。宜悉茲努力莫怠。
《神亀五年(七二八)六月庚午【丙寅朔五】》○六月庚午。送渤海使使等拝辞。
《神亀五年(七二八)六月壬申【七】》○壬申。水手已上惣六十二人。賜位有差。
《神亀五年(七二八)七月癸丑【乙未朔十九】》○秋七月癸丑。従四位下河内王卒。
《神亀五年(七二八)七月乙卯【廿一】》○乙卯。勅三品大将軍新田部親王授明一品。
《神亀五年(七二八)八月甲午(是月甲午なし。甲子の誤か。)【甲子朔】》○八月甲午。詔曰。朕有所思。比日之間。不欲養鷹。天下之人。亦宜勿養。其待後勅。乃須養之。如有違者。科違勅之罪。布告天下。咸令聞知。是日。勅始置内匠寮。頭一人。助一人。大允一人。少允二人。大属一人。少属二人。史生八人。使部已下雑色匠手各有数。」又置中衛府。大将一人。〈 従四位上。 〉少将一人。〈 正五位上。 〉将監四人。〈 従六位上。 〉将曹四人。〈 従七位上 〉府生六人。番長六人。中衛三百人。〈 号曰東舍人。 〉使部已下亦有数。其職掌、常在大内。以備周衛。事並在格。」正五位下守部連大隅上書乞骸骨。優詔不許。仍賜絹一十疋。〓[糸+施の旁]一十疋。綿一百屯。布〓端。
《神亀五年(七二八)八月甲申【廿一】》○甲申。勅。皇太子寝病。経日不愈。自非三宝威力。何能解脱患苦。因茲。敬造観世音菩薩像一百七十七躯并経一百七十七巻。礼仏転経。一日行道。縁此功徳。欲得平復。又勅。可大赦天下。以救所患。其犯八虐及官人枉法受財。監臨主守自盗。盗所監臨。強盗・窃盗得財。常赦所不免者。並不在赦限。
《神亀五年(七二八)八月壬申【九】》○壬申。太政官議奏。改定諸国史生・博士・医師員并考選叙限。史生大国四人。上国三人。中下国二人。以六考成選。満即与替。博士・医師以八考。成選。但補博士者。惣三四国而一人。医師毎国補焉。選満与替。同於史生。語並在格。
《神亀五年(七二八)八月丙戌【廿三】》○丙戌。天皇御東宮。縁皇太子病。遣使奉幣帛於諸陵。
《神亀五年(七二八)八月丁卯【四】》○丁卯。太白経天。
《神亀五年(七二八)九月丙午【甲午朔十三】》○九月丙午。皇太子薨。
《神亀五年(七二八)九月壬子【十九】》○壬子。葬於那富山。時年二。天皇甚〓惜焉。為之廃朝三日。為太子幼弱。不具喪礼。但在京官人以下及畿内百姓素服三日。諸国郡司。各於当郡挙哀三日。
《神亀五年(七二八)九月壬戌【廿九】》○壬戌。夜、流星。長可二丈。余光照赤。四断散墮宮中。
《神亀五年(七二八)十月壬午【癸亥朔二十】》○冬十月壬午。僧正義淵法師卒。遣治部官人、監護喪事。又詔賻〓[糸+施の旁]一百疋。糸二百〓[糸+句]。綿三百屯。布二百端。
《神亀五年(七二八)十一月癸巳朔》○十一月癸巳朔。雷。
《神亀五年(七二八)十一月乙未【三】》○乙未。以従四位下智努王。為造山房司長官。
《神亀五年(七二八)十一月壬寅【十】》○壬寅。制。衛府府生者兵部省補焉。
《神亀五年(七二八)十一月乙巳【十三】》○乙巳。冬至。御南苑。宴親王已下五位已上。賜〓[糸+施の旁]有差。
《神亀五年(七二八)十一月庚申【廿八】》○庚辰。択智行僧九人。令住山房焉。
《神亀五年(七二八)十二月己丑【壬戌朔廿八】》○十二月己丑。金光明経六十四帙六百〓巻頒於諸国。国別十巻。先是。諸国所有金光明経。或国八巻。或国四巻。至是、写備頒下。随経到日。即令転読。為令国家平安也。
《天平元年(七二九)正月壬辰朔》天平元年春正月壬辰朔。宴群臣及内外命婦於中宮。賜〓[糸+施の旁]有差。
《天平元年(七二九)正月戊戌【七】》○戊戌。饗五位以上於朝堂。
《天平元年(七二九)正月壬寅【十一】》○壬寅。正四位上六人部王卒。
《天平元年(七二九)正月丁未【十六】》○丁未。勅。孟春正月。万物和悦。宜給京及畿内官人已下酒食価直。并餔一日。
《天平元年(七二九)正月壬子【廿一】》○壬子。詔。五位以上高年、不堪朝者。遣使就第慰問。兼賜物。八十已上者。〓[糸+施の旁]十疋。綿廿屯。布卅端。七十已上者。〓[糸+施の旁]六疋。綿十屯。布廿端。
《天平元年(七二九)二月辛未【壬戌朔十】》○二月辛未。左京人従七位下漆部造君足。無位中臣宮処連東人等告密。称、左大臣正二位長屋王私学左道。欲傾国家。其夜。遣使固守三関。因遣式部卿従三位藤原朝臣宇合。衛門佐従五位下佐味朝臣虫麻呂。左衛士佐外従五位下津嶋朝臣家道。右衛士佐外従五位下紀朝臣佐比物等。将六衛兵。囲長屋王宅。
《天平元年(七二九)二月壬申【十一】》○壬申。以大宰大弐正四位上多治比真人県守。左大弁正四位上石川朝臣石足。弾正尹従四位下大伴宿禰道足。権為参議。巳時。遣一品舍人親王。新田部親王。大納言従二位多治比真人池守。中納言正三位藤原朝臣武智麻呂。右中弁正五位下小野朝臣牛養。少納言外従五位下巨勢朝臣宿奈麻呂等。就長屋王宅、窮問其罪。
《天平元年(七二九)二月癸酉【十二】》○癸酉。令王自尽。其室二品吉備内親王。男従四位下膳夫王。無位桑田王。葛木王。鉤取王等。同亦自経。乃悉捉家内人等。禁着於左右衛士・兵衛等府。
《天平元年(七二九)二月甲戌【十三】》○甲戌。遣使葬長屋王・吉備内親王屍於生馬山。仍勅曰。吉備内親王者無罪。宜准例送葬。唯停鼓吹。其家令・帳内等並従放免。長屋王者依犯伏誅。雖准罪人莫醜其葬矣。長屋王、天武天皇之孫。高市親王之子也。吉備内親王、日並知皇子尊之皇女也。
《天平元年(七二九)二月丙子【十五】》○丙子。勅曰。左大臣正二位長屋王。忍戻昏凶。触途則著。尽慝窮姦。頓陥疎網。苅夷姦党。除滅賊悪。宜国司莫令有衆。仍以二月十二日、依常施行。
《天平元年(七二九)二月戊寅【十七】》○戊寅。外従五位下上毛野朝臣宿奈麻呂等七人。坐与長屋王交通、並処流。自余九十人悉従原免。
《天平元年(七二九)二月己卯【十八】》○己卯。遣左大弁正四位上石川朝臣石足等。就長屋王弟従四位上鈴鹿王宅。宣勅曰。長屋王昆弟・姉妹・子孫及妾等合縁坐者。不問男女。咸皆赦除。是日。百官大祓。
《天平元年(七二九)二月壬午【廿一】》○壬午。曲赦左右京大辟罪已下。并免縁長屋王事徴発百姓雑徭。又告人漆部造君足。中臣宮処連東人並授外従五位下。賜食封卅戸。田十町。漆部駒長従七位下。並賜物有差。
《天平元年(七二九)二月丁亥【廿六】》○丁亥。長屋王弟・姉妹并男女等見存者。預給禄之例。
《天平元年(七二九)三月癸巳【辛卯朔三】》○三月癸巳。天皇御松林苑、宴群臣。引諸司并朝集使主典以上于御在所。賜物有差。
《天平元年(七二九)三月甲午【四】》○甲午。天皇御大極殿。授正四位上石川朝臣石足。多治比真人県守。藤原朝臣麻呂並従三位。従四位上鈴鹿王正四位上。従四位上長田王。従四位下葛城王並正四位下。従四位下智努王。三原王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下桜井王正五位上。無位阿紀王従五位下。従四位下大伴宿禰道足正四位下。正五位下粟田朝臣人上正五位上。従五位上車持朝臣益。佐伯宿禰豊人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息長真人麻呂。伊吉連古麻呂。県犬養宿禰石次。小野朝臣老。布勢朝臣国足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中臣朝臣名代。巨勢朝臣少麻呂。阿部朝臣帯麻呂。坂本朝臣宇頭麻佐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巨勢朝臣奈〓[氏+一]麻呂。紀朝臣飯麻呂。大神朝臣乙麻呂。三国真人大浦。正六位下小治田朝臣諸人。坂上忌寸大国。正六位上後部王起。垣津連比奈並外従五位下。」以中納言正三位藤原朝臣武智麻呂為大納言。
《天平元年(七二九)三月癸丑【廿三】》○癸丑。太政官奏曰。令諸国停四丈広〓[糸+施の旁]。皆成六丈狭〓[糸+施の旁]。又班口分田。依令収授。於事不便。請、悉収更班。並許之。
《天平元年(七二九)三月丁巳【廿七】》○丁巳。以正八位上紀直豊嶋為紀伊国造。
《天平元年(七二九)四月壬戌【辛酉朔二】》○夏四月壬戌。播磨国賀茂郡加主政・主帳各一人。
《天平元年(七二九)四月癸亥【三】》○癸亥。勅。内外文武百官及天下百姓。有学習異端、蓄積幻術。圧魅呪咀、害傷百物者。首斬、従流。如有停住山林、詳道仏法。自作教化。伝習授業。封印書符。合薬造毒。万方作怪。違犯勅禁者。罪亦如此。其妖訛書者。勅出以後五十日内首訖。若有限内不首、後被糺告者。不問首・従。皆咸配流。其糺告人賞絹卅疋。便徴罪家。又勅。毎年割取伊勢神調〓[糸+施の旁]三百疋。賜任神祇官中臣朝臣等。太政官処分。舍人親王参入朝庁之時。諸司莫為之下座。為造山陽道諸国駅家。充駅起稲五万束。
《天平元年(七二九)四月乙丑【五】》○乙丑。筑前国宗形郡大領外従七位上宗形朝臣鳥麻呂奏可供奉神斎之状。授外従五位下。賜物有数。
《天平元年(七二九)四月庚午【十】》○庚午。諸国兵衛資物。令当郡見在郡司節級輸之。仍附貢調使送所司。其輸法以上〓[糸+施の旁]一疋充銀二両。以上糸小二斤。庸綿小八斤。庸布四段。米一石。並充銀一両。即依当土所出。准銀廿両。
《天平元年(七二九)五月甲午【庚寅朔五】》○五月甲午。天皇御松林。宴王臣五位已上。賜禄有差。亦奉騎人等。不問位品、給銭一千文。
《天平元年(七二九)五月庚戌【廿一】》○庚戌。太政官処分。准令。諸国史生及〓仗等。式部判補。赴任之日。例下省符。符内仍称関司勘過。自非弁官、不合此語。自今以後。補任已訖。具注交名。申送弁官。更造符乃下諸国。
《天平元年(七二九)六月庚申朔》○六月庚申朔。講仁王経於朝堂及畿内七道諸国。
《天平元年(七二九)六月辛酉【二】》○辛酉。廃営厨司。
《天平元年(七二九)六月己卯【二十】》○己卯。左京職献亀。長五寸三分。闊四寸五分。其背有文云。天王貴平知百年。
《天平元年(七二九)六月庚辰【廿一】》○庚辰。薩摩隼人等貢調物。
《天平元年(七二九)六月癸未【廿四】》○癸未。天皇御大極殿。閤門。隼人等奏風俗歌舞。
《天平元年(七二九)六月甲申【廿五】》○甲申。隼人等授位賜禄各有差。
《天平元年(七二九)六月乙酉【廿六】》○乙酉。〓惑入大微中。
《天平元年(七二九)七月己酉【庚寅朔二十】》○秋七月己酉。大隅隼人等貢調物。
《天平元年(七二九)七月辛亥【廿二】》○辛亥。大隅隼人姶〓郡少領外従七位下勲七等加志君和多利。外従七位上佐須岐君夜麻等久久売並授外従五位下。自余叙位賜禄亦各有差。
《天平元年(七二九)七月癸丑【廿四】》○癸丑。月入東井。
《天平元年(七二九)八月癸亥【己未朔五】》○八月癸亥。天皇御大極殿。詔曰。【S06】現神御宇倭根子天皇詔旨勅命〈 乎 〉親王等・諸王等・諸臣等・百官人等、天下公民、衆聞宣。高天原〈 由 〉天降坐〈 之 〉天皇御世始而、許能天官御座坐而天地八方治賜調賜事者、聖君〈 止 〉坐而賢臣供奉、天下平〈 久 〉百官安〈 久 〉為而〈 之 〉天地大瑞者顕来〈 止奈母、 〉随神所念行〈 佐久止 〉詔命〈 乎 〉、衆聞宣。如是詔者、大命坐、皇朕御世当而者、皇〈 止 〉坐朕〈 母 〉聞持〈 流 〉事乏〈 久 〉、見持〈 留 〉行少〈 美 〉。朕臣為供奉人等〈 母 〉一二〈 乎 〉漏落事〈 母 〉在〈 牟加止、 〉辱〈 美 〉愧〈 美 〉所思坐而、我皇太上天皇大前〈 爾 〉恐〈 古士物 〉進退匍匐廻〈 保理 〉白賜〈 比 〉受被賜〈 久 〉者、卿等〈 乃 〉問来政〈 乎 〉者、加久〈 耶 〉答賜、加久〈 耶 〉答賜〈 止 〉白賜、官〈 爾耶 〉治賜〈 止 〉白賜〈 倍婆 〉。教賜於毛夫気賜答賜宣賜随〈 爾 〉。此〈 乃 〉食国天下之政〈 乎 〉行賜敷賜乍供奉賜間〈 爾 〉。京職大夫従三位藤原朝臣麻呂等〈 伊 〉負図亀一頭献〈 止 
〉奏賜〈 不爾 〉所聞行。驚賜怪賜、所見行歓賜嘉賜〈 〓[氏+一] 〉所思行〈 久 〉者。于都斯久母皇朕政〈 乃 〉所致物〈 爾 〉在〈 米耶。 〉此者太上天皇厚〈 支 〉広〈 支 〉徳〈 乎 〉蒙而、高〈 支 〉貴〈 支 〉行〈 爾 〉依而顕来大瑞物〈 曾止 〉詔命〈 乎 〉、衆聞宣。辞別詔〈 久 〉、此大瑞物者、天坐神・地坐神〈 乃 〉相宇豆奈〈 比 〉奉福奉事〈 爾 〉依而、顕〈 久 〉出〈 多留 〉瑞〈 爾 〉在〈 羅之止奈母 〉神随所思行〈 須 〉。是以天地之神〈 乃 〉顕奉〈 留 〉貴瑞以而、御世年号改賜換賜。是以、改神亀六年為天平元年、而大赦天下、百官主典已上人等冠位一階上賜事〈 乎 〉始、一二〈 乃 〉慶命詔賜恵賜行賜〈 止 〉詔天皇命〈 乎 〉、衆聞食宣。其賜物。親王〓[糸+施の旁]一百疋。大納言七十疋。三位〓疋。四位一十五疋。五位一十疋。正六位上〓[糸+施の旁]四疋。綿一十屯。定額散位及左右大舍人。六衛府舍人。中宮職舍人。諸司長上及史生各布二端。使部・伴部。門部・主帥各布一端。其女孺・采女准大舍人。宮人准使部。」又天下百姓高年八十已上及孝子・順孫。義夫・節婦。鰥寡〓独。疹疾不能自存者。依和
銅元年格。」又左右両京今年田租。在京僧尼之父今年所出租賦。及到大宰府路次駅戸租調。」自神亀三年已前官物未納者皆免。」又陸奥鎮守兵及三関兵士。簡定三等。具録進退如法、臨敵振威。向冒万死。不顧一生之状。并姓名・年紀・居貫・軍役之年。便差専使。上奏。」其諸衛府内、武芸可称者。亦以名奏聞。」又諸大陵差使奉幣。其改諸陵司為寮。増員加秩。」又諸国天神地祇者。宜令長官致祭。若有限外応祭山川者、聴祭。即免祝部今年田租。」又在近江国紫郷山寺者、入官寺之例。」又五世王嫡子已上。娶孫王生男女者、入皇親之限。自余依慶雲三年格。」其獲亀人河内国古市郡人無位賀茂子虫授従六位上。賜物〓[糸+施の旁]廿疋。綿〓屯。布八十端。大税二千束。」又勅。唐僧道栄。身生本郷。心向皇化。遠渉滄波。作我法師。加以、訓導子虫。令献大瑞。宜擬従五位下階。仍施緋色袈裟并物。其位禄料、一依令条。」既而授正五位下小野朝臣牛養。正五位上榎井朝臣広国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大伴宿禰祖父麻呂。佐伯宿禰豊人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中臣朝臣広見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大伴宿禰首。田口朝臣家主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高橋朝臣首名。紀朝臣飯麻呂。正六位上多治比真人多夫勢。藤原朝臣鳥養並従五位下。
《天平元年(七二九)八月丁卯【九】》○丁卯。左大弁従三位石川朝臣石足薨。淡海朝大臣大紫連子之孫。少納言小花下安麻呂之子也。
《天平元年(七二九)八月戊辰【十】》○戊辰。詔立正三位藤原夫人為皇后。
《天平元年(七二九)八月壬午【廿四】》○壬午。喚入五位及諸司長官于内裏。而知太政官事一品舍人親王宣勅曰。【S07】天皇大命〈 良麻止 〉親王等、又汝王臣等語賜〈 幣止 〉勅〈 久 〉。皇朕高御座〈 爾 〉坐初〈 由利 〉今年〈 爾 〉至〈 麻〓[氏+一] 〉六年〈 爾 〉成〈 奴 〉。此〈 乃 〉間〈 爾 〉天〈 都 〉位〈 爾 〉嗣坐〈 倍伎 〉次〈 止 〉為〈 〓[氏+一] 〉皇太子侍〈 豆 〉。由是其婆婆〈 止 〉在〈 須 〉藤原夫人〈 乎 〉皇后〈 止 〉定賜。加久定賜者、皇朕御身〈 毛 〉年月積〈 奴 〉。天下君坐而年緒長〈 久 〉皇后不坐事〈 母 〉、一〈 豆乃 〉善有〈 良努 〉行〈 爾 〉在。又於天下政置而、独知〈 倍伎 〉物不有。必〈 母 〉斯理幣〈 能 〉政有〈 倍之 〉。此者事立〈 爾 〉不有。天〈 爾 〉日月在如、地〈 爾 〉山川有如、並坐而可有〈 止 〉言事者、汝等王臣等明見所知在。然此位〈 乎 〉遅定〈 米豆良久波、 〉刀比止麻爾母己〈 我 〉夜気授〈 留 〉人〈 乎波、 〉一日二日〈 止 〉択〈 比 〉、十日廿日〈 止 〉試定〈 止斯 〉伊波〈 婆 〉、許貴太斯〈 伎 〉意保〈 
伎 〉天下〈 乃 〉事〈 乎夜 〉多夜須〈 久 〉行〈 無止 〉所念坐而。此〈 乃 〉六年〈 乃 〉内〈 乎 〉択賜試賜而。今日今時眼当衆〈 乎 〉喚賜而細事〈 乃 〉状語賜〈 布止 〉詔勅、聞宣。賀久詔者、挂畏〈 支 〉於此宮坐〈 支 〉現神大八洲国所知倭根子天皇我王祖母天皇〈 乃 〉、始斯皇后〈 乎 〉朕賜日〈 爾 〉勅〈 豆良久 〉。女〈 止 〉云〈 波婆 〉等〈 美夜 〉。我加久云。其父侍大臣〈 乃 〉皇〈 我 〉朝〈 乎 〉助奉輔奉〈 〓[氏+一] 〉頂〈 伎 〉恐〈 美 〉供奉乍夜半暁時〈 止 〉烋息無〈 久 〉、浄〈 伎 〉明心〈 乎 〉持〈 〓[氏+一] 〉、波波刀比供奉〈 乎 〉所見賜者。其人〈 乃 〉宇武何志〈 伎 〉事款事〈 乎 〉遂不得忘。我児我王、過無罪無有者、捨〈 麻須奈、 〉忘〈 麻須奈止 〉負賜宣賜〈 志 〉大命依而。加〈 爾 〉加久〈 爾 〉年〈 乃 〉六年〈 乎 〉試賜使賜〈 〓[氏+一] 〉此皇后位〈 乎 〉授賜。然〈 毛 〉朕時〈 乃未爾波 〉不有。難波高津宮御宇大鷦鷯天皇、葛城曾豆比古女子伊波乃比売命皇后〈 止 〉御相坐而、食国天下之政治賜行賜〈 家利 〉。今米豆良可
〈 爾 〉新〈 伎 〉政者不有。本〈 由理 〉行来迹事〈 曾止 〉詔勅聞宣。」既而中納言従三位阿倍朝臣広庭更宣勅曰。【S08】天皇詔旨今勅御事法者、常事〈 爾波 〉不有。武都事〈 止 〉思坐故、猶在〈 倍伎 〉物〈 爾 〉有〈 礼夜止 〉思行〈 之〓[氏+一] 〉大御物賜〈 久止 〉宣。」賜親王〓[糸+施の旁]三百疋。大納言二百疋。中納言一百疋。三位八十疋。四位卅疋。五位廿疋。六位五疋。内親王一百疋。内命婦三位六十疋。四位一十五疋。五位一十疋。
《天平元年(七二九)九月庚寅【戊子朔三】》○九月庚寅。仰大宰府令進調綿一十万屯。
《天平元年(七二九)九月辛丑【十四】》○辛丑。陸奥鎮守将軍従四位下大野朝臣東人等言。在鎮兵人勤功可録。請、授官位勧其後人。勅、宜一列卅人各進二級。二列七十四人各一級。三列九十六人各布十常。
《天平元年(七二九)九月乙卯【廿八】》○乙卯。正四位下葛城王為左大弁。正四位下大伴宿禰道足為右大弁。正三位藤原朝臣房前為中務卿。従四位下小野朝臣牛養為皇后宮大夫。正四位下長田王為衛門督。
《天平元年(七二九)十月戊午朔》○冬十月戊午朔。日有蝕之。
《天平元年(七二九)十月甲子【七】》○甲子。以弁浄法師為大僧都。神叡法師為少僧都。道慈法師為律師。
《天平元年(七二九)十一月癸巳【丁亥朔七】》○十一月癸巳。任京及畿内班田司。」太政官奏。親王及五位已上。諸王臣等位田。功田。賜田、并寺家・神家地者、不須改易。便給本地。其位田者、如有情願以上易上者。計本田数、任聴給之。以中換上者、不合与理。縦有聴許。為民要須者。先給貧家。其賜田人先入賜例。見無実地者。所司即与処分。位田亦同。余依令条。其職田者、民部預計合給田数。随地寛狭、取中・上田。一分畿内。一分外国。随闕収授。勿使争求膏腴之地。」又諸国司等前任之日。開墾水田者。従養老七年以来。不論本加功人、転買得家。皆咸還収。便給土人。若有其身未得遷替者。依常聴佃。自余開墾者、一依養老七年格。」又阿波国・山背国陸田者不問高下。皆悉還公。即給当土百姓。但在山背国三位已上陸田者。具録町段、附使上奏。以外尽収。開荒為熟。両国並聴。」其勅賜及功者。不入還収之限。並許之。
《天平二年(七三〇)正月丙戌朔》二年春正月丙戌朔。廃朝。雨也。
《天平二年(七三〇)正月丁亥【二】》○丁亥。天皇御大極殿受朝。
《天平二年(七三〇)正月壬辰【七】》○壬辰。宴五位已上於中朝。賜禄有差。
《天平二年(七三〇)正月辛丑【十六】》○辛丑。天皇御大安殿、宴五位已上。晩頭。移幸皇后宮。百官主典已上陪従、踏歌。且奏且行。引入宮裏。以賜酒食。因令探短籍。書以仁・義・礼・智・信五字。随其字而賜物。得仁者〓[糸+施の旁]也。義者糸也。礼者綿也。智者布也。信者段常布也。
《天平二年(七三〇)正月辛亥【廿六】》○辛亥。陸奥国言。部下田夷村蝦夷等。永悛賊心。既従教喩。請、建郡家于田夷村。同為百姓者。許之。
《天平二年(七三〇)二月丁巳【丙辰朔二】》○二月丁巳。釈奠。詔遣右中弁正五位下中臣朝臣広見。就大学寮宣勅。慰労博士・学生等、勧勉其業。仍賜物有差。
《天平二年(七三〇)三月丁亥【乙酉朔三】》○三月丁亥。天皇御松林宮。宴五位以上。引文章生等、令賦曲水。賜〓[糸+施の旁]・布有差。
《天平二年(七三〇)三月辛卯【七】》○辛卯。大宰府言。大隅・薩摩両国百姓。建国以来。未曾班田。其所有田、悉是墾田。相承為佃。不願改動。若従班授。恐多喧訴。於是、随旧不動。各令自佃焉。
《天平二年(七三〇)三月丁酉【十三】》○丁酉。周防国熊毛郡牛嶋西汀。吉敷郡達理山所出銅。試加冶練。並堪為用。便令当国採冶。以充長門鋳銭。
《天平二年(七三〇)三月庚子【十六】》○庚子。〓惑画見。
《天平二年(七三〇)三月辛亥【廿七】》○辛亥。太政官奏称。大学生徒、既経歳月、習業庸浅。猶難博達。実是家道困窮、無物資給。雖有好学。不堪遂志。望請。選性識聡恵、芸業優長者十人以下五人以上、専精学問。以加善誘。仍賜夏・冬服并食料。又陰陽・医術及七曜・頒暦等類。国家要道。不得廃闕。但見諸博士。年歯衰老。若不教授。恐致絶業。望仰。吉田連宜。大津連首。御立連清道。難波連吉成。山口忌寸田主。私部首石村。志斐連三田次等七人。各取弟子将令習業。其時服・食料亦准大学生。其生徒、陰陽・医術各三人。曜・暦各二人。又諸蕃・異域。風俗不同。若無訳語。難以通事。仍仰粟田朝臣馬養。播磨直乙安。陽胡史真身。秦忌寸朝元。文元貞等五人。各取弟子二人、令習漢語者。詔並許之。
《天平二年(七三〇)四月甲子【乙卯朔十】》○夏四月甲子。太政官処分。畿内七道諸国主典已上。雖各職掌。至於行事。必応共知。或国司等私造税帳。竟後取署。不肯署名。因此、上下触事相違。又大税収納、不得軽忽。進税帳日。不問穎・穀。倉別署主当官人名。又国内所出珍奇口味等物。国郡司蔽匿不進。亦有因乏少而不進。自今以後。物雖乏少。不限駅伝。任便貢進。国内施行雑事。主典已上共知。其史生預事有失。科罪亦同也。
《天平二年(七三〇)四月庚午【十六】》○庚午。詔曰。聖人大宝曰位。因茲嚮重明。以聴民風。理財正辞曰義。所以裁衣裳、而斉時俗。安不之事、在予一人。自今以後。天下婦女。改旧衣服、施用新様。永言念茲。懋允所職。公卿百寮、豈不慎歟。
《天平二年(七三〇)四月辛未【十七】》○辛未。始置皇后宮職施薬院。令諸国以職封并大臣家封戸庸物充価。買取草薬。毎年進之。
《天平二年(七三〇)六月甲寅朔》○六月甲寅朔。太政官処分。自今以後。史生已上上日数。毎月読申長官。如長官不参。読申大納言。
《天平二年(七三〇)六月庚辰【廿七】》○庚辰。縁旱令検校四畿内水田・陸田。」神祇官曹司災。
《天平二年(七三〇)六月壬午【廿九】》○壬午。雷雨。神祇官屋災。往往人畜震死。
《天平二年(七三〇)閏六月甲午【甲申朔十一】》○閏六月甲午。制。奉幣伊勢大神宮者。卜食五位已上充使。不須六位已下。
《天平二年(七三〇)閏六月庚子【十七】》○庚子。縁去月霹靂。勅新田部親王。率神祇官卜之。乃遣使奉幣於畿内七道諸社。以礼謝焉。
《天平二年(七三〇)閏六月庚戌【廿七】》○庚戌。勅。比者亢陽稍盛。思量、年穀不登。宜遣使者四畿内。令検百姓産業矣。
《天平二年(七三〇)七月癸亥【癸丑朔十一】》○秋七月癸亥。詔曰。供給斎宮年料。自今以後皆用官物。不得依旧充用神戸庸調等物。其大神宮禰宜二人進位二階。内人六人一階。莫問年之長幼。
《天平二年(七三〇)八月己丑【癸未朔七】》○八月己丑。太白入大微中。
《天平二年(七三〇)八月辛亥【廿九】》○辛亥。遣渤海使正六位上引田朝臣虫麻呂等来帰。
《天平二年(七三〇)九月壬子朔》○九月壬子朔。日有蝕之。
《天平二年(七三〇)九月癸丑【二】》○癸丑。天皇御中宮。虫麻呂等献渤海郡王信物。
《天平二年(七三〇)九月己未【八】》○己未。従二位大納言多冶比真人池守薨。左大臣正二位嶋之第一子也。
《天平二年(七三〇)九月丙子【廿五】》○丙子。遣使以渤海郡信物。令献山陵六所。并祭故太政大臣藤原朝臣墓。
《天平二年(七三〇)九月戊寅【廿七】》○戊寅。正四位下葛城王。従四位下小野朝臣牛養。任催造司監。本官如故。
《天平二年(七三〇)九月己卯【廿八】》○己卯。停諸国防人。
《天平二年(七三〇)九月庚辰【廿九】》○庚辰。詔曰。京及諸国多有盗賊。或捉人家劫掠。或在海中侵奪。蠧害百姓、莫甚於此。宜令所在官司厳加捉搦、必使擒獲。又安芸・周防国人等妄説禍福。多集人衆。妖祠死魂。云有所祈。又近京左側山原。聚集多人、妖言惑衆。多則万人。少乃数千。如此之徒、深違憲法。若更因循、為害滋甚。自今以後。勿使更然。又造〓多捕禽獣者。先朝禁断。擅発兵馬・人衆者。当今不聴。而諸国仍作〓籬。擅発人兵。殺害猪・鹿。計無頭数。非直多害生命。実亦違犯章程。宜頒諸道並須禁断。
《天平二年(七三〇)十月乙酉【壬午朔四】》○冬十月乙酉。大僧都弁静法師為僧正。
《天平二年(七三〇)十月丙午【廿五】》○丙午。弾正尹従四位下酒部王卒。
《天平二年(七三〇)十月庚戌【廿九】》○庚戌。遣使奉渤海信物於諸国名神社。
《天平二年(七三〇)十一月丁巳【七】》○十一月丁巳。雷雨大風。折木発屋。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十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十一〈 起天平四年正月、尽六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天璽国押開豊桜彦天皇〈 聖武天皇 〉
《天平三年(七三一)正月庚戌朔》三年春正月庚戌朔。天皇御中宮、宴群臣。美作国献木連理。
《天平三年(七三〇)正月乙亥【廿六】》○乙亥。神祇官奏。庭火御竈四時祭祀。永為常例。
《天平三年(七三〇)正月丙子【廿七】》○丙子。授正三位大伴宿禰旅人従二位。従四位下門部王。春日王。佐為王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上桜井王従四位下。従五位下大井王従五位上。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広成。紀朝臣男人。大野朝臣東人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上大伴宿禰祖父麻呂従四位下。正五位下中臣朝臣広見正五位上。従五位上石上朝臣勝雄。平群朝臣豊麻呂。小野朝臣老。従五位下石川朝臣比良夫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波多真人継手。久米朝臣麻呂。石川朝臣夫子。高橋朝臣嶋主。村国連志我麻呂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巨勢朝臣奈〓[氏+一]麻呂。津嶋朝臣家道。正六位上石川朝臣加美。大伴宿禰兄麻呂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息長真人名代。当麻真人広人。巨曾倍朝臣足人。紀朝臣多麻呂。引田朝臣虫麻呂。巨勢朝臣又兄。大伴宿禰御助。佐伯宿禰人足。佐味朝臣足人。佐伯宿禰伊益。土師宿禰千村。箭集宿禰虫麻呂。物部韓国連広足。船連薬。難波連吉成。田辺史広足。葛井連広成。高丘連河内。秦忌寸朝元並外従五位下。
《天平三年(七三一)二月庚辰朔》○二月庚辰朔。日有蝕之。
《天平三年(七三一)三月乙卯【己酉朔七】》○三月乙卯。制。自今已後。習算出身。不解周髀者。只許留省焉。」廃諏方国并信濃国。
《天平三年(七三一)四月乙巳【己卯朔廿七】》○夏四月乙巳。正五位下平群朝臣豊麻呂為讃岐守。
《天平三年(七三一)五月辛酉【戊申朔十四】》○五月辛酉。外従五位下巨勢朝臣又兄為信濃守。従五位上布勢朝臣国足為武蔵守。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兄麻呂為尾張守。外従五位下紀朝臣多麻呂為上総守。
《天平三年(七三一)六月庚寅【戊寅朔十三】》○六月庚寅。以従五位下石川朝臣麻呂為左少弁。従五位下阿倍朝臣粳虫為図書頭。外従五位下土師宿禰千村為諸陵頭。外従五位下許曾倍朝臣足人為大蔵少輔。外従五位下引田朝臣虫麻呂為主殿頭。外従五位下佐味朝臣足人為中衛少将。外従五位下佐伯宿禰人足為右衛士督。正五位下巨勢朝臣真人為大宰少弐。」紀伊国阿〓郡海水変如血。色経五日乃復。
《天平三年(七三一)七月辛未【丁未朔廿五】》○秋七月辛未。大納言従二位大伴宿禰旅人薨。難波朝右大臣大紫長徳之孫。大納言贈従二位安麻呂之第一子也。
《天平三年(七三〇)七月乙亥【廿九】》○乙亥。定雅楽寮雑楽生員。大唐楽卅九人。百済楽廿六人。高麗楽八人。新羅楽四人。度羅楽六十二人。諸県舞八人。筑紫舞廿人。其大唐楽生、不言夏蕃。取堪教習者。百済・高麗・新羅等楽生、並取当蕃堪学者。但度羅楽。諸県。筑紫舞生、並取楽戸。
《天平三年(七三一)八月辛巳【丁丑朔五】》○八月辛巳。引入諸司主典已上於内裏。一品舍人親王宣勅云。執事卿等、或薨逝。或老病、不堪理務。宜各挙所知可堪済務者。
《天平三年(七三〇)八月癸未【七】》○癸未。主典已上三百九十六人、詣闕上表。挙名以聞。詔曰。比年、随逐行基法師。優婆塞・優婆夷等。如法修行者。男年六十一已上。女年五十五以上。咸聴入道。自余持鉢行路者。仰所由司、厳加捉搦。其有遇父母・夫喪。期年以内修行。勿論。
《天平三年(七三〇)八月丁亥【十一】》○丁亥。詔。依諸司挙。擢式部卿従三位藤原朝臣宇合。民部卿従三位多治比真人県守。兵部卿従三位藤原朝臣麻呂。大蔵卿正四位上鈴鹿王。左大弁正四位下葛城王。右大弁正四位下大伴宿禰道足等六人。並為参議。
《天平三年(七三〇)八月辛丑【廿五】》○辛丑。詔曰。如聞。天地所〓[貝+兄]。豊年最好。今歳登穀。朕甚嘉之。思与天下共受斯慶。宜免京及諸国今年田租之半。但淡路。阿波。譛岐。隠伎等国、租并天平元年以往公私未納稲者。咸免除之。
《天平三年(七三一)九月戊申【丁未朔二】》○九月戊申。左右京職言。三位已上宅門。建於大路、先已聴許。未審。身薨。宅門若為処分。勅。亡者宅門、不在建例。
《天平三年(七三〇)九月癸酉【廿七】》○癸酉。外従五位下高丘連河内為右京亮。大納言正三位藤原朝臣武智麻呂為兼大宰帥。
《天平三年(七三〇)十一月丁未【丙午朔二】》○冬十一月丁未。太政官処分。武官医師・使部。及左右馬監馬医帯仗者考選。及武官解任者。先例並属式部。於事不便。自今以後。令兵部掌焉。但正身、依旧、在寮上下。
《天平三年(七三〇)十一月庚戌【五】》○庚戌。冬至。天皇御南樹苑。宴五位已上。賜銭。親王三百貫。大納言二百五十貫。正三位二百貫。自外各有差。
《天平三年(七三〇)十一月辛酉【十六】》○辛酉。先是。車駕巡幸京中。道経獄辺。聞囚等悲吟叫呼之声。天皇憐愍。遣使覆審犯状軽重。於是。降恩、咸免死罪已下。并賜衣服、令其自新。
《天平三年(七三〇)十一月丁卯【廿二】》○丁卯。始置畿内惣管。諸道鎮撫使。以一品新田部親王。為大惣管。従三位藤原朝臣宇合為副惣管。従三位多治比真人県守為山陽道鎮撫使。従三位藤原朝臣麻呂為山陰道鎮撫使。正四位下大伴宿禰道足為南海道鎮撫使。
《天平三年(七三〇)十一月癸酉【廿八】》○癸酉。制。大惣管者。帯剣待勅。副惣管者。与大惣管同。判史二人。主事四人。鎮撫使、掌与惣管同。判官一人。主典一人。其抽内外文武官六位已下。解兵術文筆者充。仍給大惣管〓仗十人。副惣管六人。鎮撫使三位随身四人。四位二人。並負持弓箭。朝夕祇承。随主願充。令得入考。惣管、如有縁事入部者。聴従騎兵卅疋。其職掌者。差発京及畿内兵馬。捜捕結徒集衆。樹党仮勢。劫奪老少。圧略貧賤。是非時政。臧否人物。邪曲寃枉之事。又断盗賊、妖言。自非衛府執持兵刃之類。取時巡察国郡司等治績。如得善悪、即時奏聞。不須連延日時、令会恩赦。其有犯罪者。先決杖一百已下。然後奏聞。但鎮撫使、不得差発兵馬。
《天平三年(七三一)十二月丙子【乙亥朔二】》○十二月丙子。甲斐国献神馬。黒身白髦尾。
《天平三年(七三〇)十二月乙酉【十一】》○乙酉。令大宰府始補壱伎・対馬医師。
《天平三年(七三〇)十二月庚寅【十六】》○庚寅。定武散位定額員二百人。
《天平三年(七三〇)十二月乙未【廿一】》○乙未。詔曰。朕、君臨九州。字養万姓。日昃忘膳。夜寐失席。粤得治部卿従四位上門部王等奏称。甲斐国守外従五位下田辺史広足等所進神馬。黒身白髦尾。謹検符瑞図曰。神馬者、河之精也。援神契曰。徳至山陵則沢出神馬。実合大瑞者。斯則、宗廟所輸。社稷所〓[貝+兄]。朕以不徳、何堪独受。天下共悦。理允恒典。宜大赦天下。賑給孝子・順孫。高年。鰥寡〓独。不能自存者。其獲馬人進位三階。免甲斐国今年庸。及出馬郡庸調。其国司史生以上并獲瑞人。賜物有差。
《天平四年(七三二)正月乙巳朔》四年春正月乙巳朔。御大極殿受朝。天皇始服冕服。左京職献白雀。
《天平四年(七三二)正月甲子【二十】》○甲子。正四位上鈴鹿王。正四位下葛城王並授従三位。無位小治田王従五位下。従四位下榎井朝臣広国従四位上。従五位下石上朝臣乙麻呂。藤原朝臣豊成並従五位上。」以従三位多治比真人県守為中納言。以従五位下角朝臣家主為遣新羅使。
《天平四年(七三二)正月丙寅【廿二】》○丙寅。新羅使来朝。
《天平四年(七三二)二月甲戌朔》○二月甲戌朔。日有蝕之。
《天平四年(七三二)二月戊子【十五】》○戊子。故太政大臣職田。位田并養戸。並収於官。
《天平四年(七三二)二月乙未【廿二】》○乙未。中納言従三位兼催造宮長官知河内和泉等国事阿倍朝臣広庭薨。右大臣従二位御主人之子也。
《天平四年(七三二)二月庚子【廿七】》○庚子。遣新羅使等拝朝。
《天平四年(七三二)三月戊申【甲辰朔五】》○三月戊申。召新羅使韓奈麻金長孫等於大宰府。
《天平四年(七三二)三月乙丑【廿二】》○乙丑。散位従四位下日下部宿禰老卒。
《天平四年(七三二)三月己巳【廿六】》○己巳。知造難波宮事従三位藤原朝臣宇合等已下、仕丁已上。賜物各有差。
《天平四年(七三二)五月壬寅朔》○夏五月壬寅朔。正六位下物部依羅連人会賜朝臣姓。
《天平四年(七三二)五月壬子【十一】》○壬子。新羅使金長孫等〓人入京。
《天平四年(七三二)五月庚申【十九】》○庚申。金長孫等拝朝。進種々財物。并鸚鵡一口。〓〓一口。蜀狗一口。猟狗一口。驢二頭。騾二頭。仍奏請来朝年期。
《天平四年(七三二)五月壬戌【廿一】》○壬戌。饗金長孫等於朝堂。詔。来朝之期。許以三年一度。宴訖。賜新羅王并使人等禄各有差。
《天平四年(七三二)五月甲子【廿三】》○甲子。遣使者于五畿内。祈雨焉。
《天平四年(七三二)五月乙丑【廿四】》○乙丑。対馬嶋司。例給年糧。秩満之日。頓停常糧。比還本貫。食糧交絶。又薩摩国司停止季禄。衣服乏少。並依請給之。
《天平四年(七三二)六月丁酉【壬申朔廿六】》○六月丁酉。新羅使還蕃。
《天平四年(七三二)六月己亥【廿八】》○己亥。此夏陽旱。百姓不佃。雖数〓祭。遂不得雨。
《天平四年(七三二)七月丙午【壬寅朔五】》○秋七月丙午。令両京・四畿内及二監、依内典法、以請雨焉。詔曰。従春亢旱。至夏不雨。百川減水。五穀稍彫。実以朕之不徳所致也。百姓何罪〓萎之甚矣。宜令京及諸国。天神地祇、名山大川。自致幣帛。又審録寃獄。掩骼埋〓。禁酒断屠。高年之徒及鰥寡〓独。不能自存者。仍加賑給。其可赦天下。自天平四年七月五日昧爽已前。流罪已下。繋囚・見徒。咸従原免。其八虐、劫賊。官人枉法受財。監臨主守自盗。盗所監臨。強盗・窃盗。故殺人。私鋳銭。常赦所不免者。不在此例。如以贓入死。降一等。窃盗一度計贓。三端以下者、入赦限。
《天平四年(七三二)七月丁未【六】》○丁未。詔。和買畿内百姓私畜猪〓頭。放於山野、令遂性命。
《天平四年(七三二)七月丙辰【十五】》○丙辰。地震。
《天平四年(七三二)八月甲戌【辛未朔四】》○八月甲戌。始大風雨。
《天平四年(七三二)八月辛已【十一】》○辛巳。遣新羅使従五位下角朝臣家主等還帰。
《天平四年(七三二)八月丁亥【十七】》○丁亥。以従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広成為遣唐大使。従五位下中臣朝臣名代為副使。判官四人。録事四人。正三位藤原朝臣房前為東海・東山二道節度使。従三位多治比真人県守為山陰道節度使。従三位藤原朝臣宇合為西海道節度使。道別判官四人。主典四人。医師一人。陰陽師一人。
《天平四年(七三二)八月壬辰【廿二】》○壬辰。勅。東海・東山二道及山陰道等国兵器・牛馬、並不得売与他処。一切禁断、勿令出界。其常進公牧繋飼牛馬者。不在禁限。但西海道依恒法。又節度使所管諸国軍団幕釜、有欠者。割取今年応入京官物。充価、速令填備。又四道兵士者。依令差点、満四分之一。其兵器者、脩理旧物。仍造勝載百石已上船。又量便宜、造籾焼塩。又筑紫兵士、課役並免。其白丁者、免調輸庸。年限遠近、聴勅処分。又使已下〓人已上、並令佩剣。其国人、習得入三色。博士者、以生徒多少為三等。上等給田一町五段。中等一町。下等五段。兵士者、毎月一試。得上等人、賜庸綿二屯。中等一屯。
《天平四年(七三二)八月丁酉【廿七】》○丁酉。大風雨。壊百姓廬舍及処処仏寺堂塔。」是夏。少雨。秋稼不稔。」山陰道節度使判官巨曾倍朝臣津嶋。西海道判官佐伯宿禰東人並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四年(七三二)九月辛丑朔》○九月辛丑朔。賑給和泉監佰姓。
《天平四年(七三二)九月甲辰【四】》○甲辰。遣使于近江。丹波。播磨。備中等国。為遣唐使造舶四艘。
《天平四年(七三二)九月乙巳【五】》○乙巳。以正五位上中臣朝臣広見為神祇伯。正五位下高橋朝臣安麻呂為右中弁。従五位上県犬養宿禰石次為少弁。外従五位下箭集宿禰虫麻呂為大判事。正五位上佐伯宿禰豊人為左京亮。正五位下石川朝臣枚夫為造難波宮長官。従四位上榎井朝臣広国為大倭守。外従五位下佐伯宿禰伊益為三河守。外従五位下田口朝臣年足為越中守。従五位上石上朝臣乙麻呂為丹波守。外従五位下土師宿禰千村為備前守。従五位上石川朝臣夫子為備後守。兼知安芸守事。
《天平四年(七三二)九月丁卯【廿七】》○丁卯。依諸道節度使請。充駅鈴各二口。
《天平四年(七三二)十月癸酉【辛未朔三】》○冬十月癸酉。始置造客館司。
《天平四年(七三二)十月辛巳【十一】》○辛巳。給節節度使白銅印。道別一面。
《天平四年(七三二)十月丁亥【十七】》○丁亥。以外従五位下箭集宿禰虫麻呂為大学頭。外従五位下大神朝臣乙麻呂為散位頭。従五位上久米朝臣麻呂為主税頭。正五位上中臣朝臣東人為兵部大輔。外従五位下当麻真人広人為大蔵少輔。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占部為宮内少輔。外従五位下物部韓国連広足為典薬頭。従五位上紀朝臣清人為右京亮。正四位下長田王為摂津大夫。正五位上粟田朝臣人上為造薬師寺大夫。従四位下高安王為衛門督。外従五位下後部王起為右衛士佐。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御助為右兵衛率。外従五位下大伴直南淵麻呂為左兵庫頭。従五位上伊吉連古麻呂為下野守。
《天平四年(七三二)十一月丙寅【庚子朔廿七】》○十一月丙寅。冬至。天皇御南苑宴群臣。賜親王已下〓[糸+施の旁]及高年者綿有差。」又曲赦京及畿内二監。天平四年十一月廿七日昧爽已前徒罪已下。其八虐、劫賊。官人枉法受財。監臨主守自盗。盗所監臨。強盗・窃盗。故殺人。私鋳銭。常赦所不免者、不在此例。其京及倭国百姓年七十以上。鰥寡〓独不能自存者。給綿有差。
《天平四年(七三二)十二月丙戌【庚午朔十七】》○十二月丙戌。築河内国丹比郡狭山下池。
《天平四年(七三二)十二月辛卯【廿二】》○辛卯。地震。
《天平五年(七三三)正月庚子朔》五年春正月庚子朔。天皇御中宮、宴侍臣。自余五位已上者。賜饗於朝堂。越前国献白鳥。
《天平五年(七三三)正月丙午【七】》○丙午。雷風。
《天平五年(七三三)正月戊申【九】》○戊申。〓惑入軒轅。
《天平五年(七三三)正月庚戌【十一】》○庚戌。内命婦正三位県犬養橘宿禰三千代薨。遣従四位下高安王等、監護喪事。賜葬儀准散一位。命婦、皇后之母也。
《天平五年(七三三)正月丙寅【廿七】》○丙寅。芳野監。讃岐。淡路等国。去年不登。百姓飢饉。勅、賑貸之。
《天平五年(七三二)二月乙亥【己巳朔七】》○二月乙亥。紀伊国旱損。賑給之。」太政官奏。遷替国司等。赴任之日、官給伝駅。入京之時、何乗来帰。望請。給四位守馬六疋。五位五疋。六位已下守四疋。介・掾各三疋。目・史生各二疋。放去。若歴国之人者。依多給、不給両所。縁犯解却。不入給例者。勅、許之。
《天平五年(七三三)二月甲申【十六】》○甲申。大倭。河内五穀不登。百姓飢饉。並加賑給。
《天平五年(七三二)三月辛亥【戊戌朔十四】》○三月辛亥。授無位塩焼王。正五位上中臣朝臣東人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小野朝臣老正五位上。従五位下中臣朝臣名代。坂本朝臣宇頭麻佐。紀朝臣飯麻呂。巨勢朝臣少麻呂。外従五位下大神朝臣乙麻呂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息長真人名代。当麻真人広人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大伴宿禰小室。小治田朝臣広千。高向朝臣諸足。河内蔵人首麻呂並外従五位下。
《天平五年(七三三)三月癸丑【十六】》○癸丑。遠江。淡路飢。賑恤之。
《天平五年(七三三)三月戊午【廿一】》○戊午。遣唐大使従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広成等拝朝。
《天平五年(七三三)閏三月己巳【戊辰朔二】》○閏三月己巳。勅。和泉監。紀伊。淡路。阿波等国。遭旱殊甚。五穀不登。宜今年之間、借貸大税。令続百姓産業。
《天平五年(七三三)閏三月戊子【廿一】》○戊子。諸生飢乏者二百十三人、召入於殿前。各賜米塩。詔、責其懶惰、令治生業。
《天平五年(七三三)閏三月壬辰【廿五】》○壬辰。勅。以調布一万端。商布三万一千九百廿九段。充西海道造雑器仗之料。
《天平五年(七三三)閏三月癸巳【廿六】》○癸巳。遣唐大使多治比真人広成辞見。授節刀。
《天平五年(七三三)四月己亥【丁酉朔三】》○夏四月己亥。遣唐四船、自難波津進発。
《天平五年(七三三)四月辛丑【五】》○辛丑。制。諸国司等相代向京。或替人未到以前上道。或雖交替訖不付解由。因茲。去天平三年。告知朝集使等已訖。然国司寛縦、不肯遵行。仍遷任之人、不得居官。無職之徒、不許直寮。空延日月、豈合道理。国宜知状。遷替之人、必付解由。申送於官。今日以後。永為恒例。
《天平五年(七三三)五月辛卯【丙寅朔廿六】》○五月辛卯。勅。皇后枕席不安。已経年月。百方療治、未見其可。思斯煩苦、忘寝与〓[冫+食]。可大赦天下、救済此病。自天平五年五月廿六日昧爽以前大辟已下。常赦所不免、皆悉原放。其反逆并縁坐流之類者。便随軽重降。但強窃二盗、不在免例。
《天平五年(七三三)六月丁酉【二】》○六月丁酉。多〓嶋熊毛郡大領外従七位下安志託等十一人。賜多〓後国造姓。益救郡大領外従六位下加理伽等一百卅六人多〓直。能満郡少領外従八位上粟麻呂等九百六十九人。因居賜直姓。」武蔵国埼玉郡新羅人徳師等男女五十三人。依請、為金姓。
《天平五年(七三三)六月甲辰【九】》○甲辰。太白入東井。
《天平五年(七三三)七月乙丑朔》○秋七月乙丑朔。日有蝕之。
《天平五年(七三三)七月庚午【六】》○庚午。始令大膳職備盂蘭盆供養。
《天平五年(七三三)八月辛亥【乙未朔十七】》○八月辛亥。天皇臨朝、始聴庶政。
《天平五年(七三三)九月丁亥【乙丑朔廿三】》○九月丁亥。遠江国蓁原郡人君子部真塩女。一産三男。賜大税二百束。乳母一人。
《天平五年(七三三)十月丙申【甲午朔三】》○冬十月丙申。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小室為摂津亮。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広足為上総守。
《天平五年(七三三)十二月己未【甲午朔廿六】》○十二月己未。出羽柵遷置於秋田村高清水岡。又於雄勝村建郡居民焉。
《天平五年(七三三)十二月庚申【廿七】》○庚申。以従五位上県犬養宿禰石次為少納言。従五位上吉田連宜為図書頭。従五位下路真人虫麻呂為内蔵頭。従五位下阿倍朝臣糠虫為縫殿頭。従四位下栗栖王為雅楽頭。従五位下角朝臣家主為諸陵頭。
《天平五年(七三三)十二月辛酉【廿八】》○辛酉。遣一品舍人親王。大納言正三位藤原朝臣武智麻呂。式部卿従三位藤原朝臣宇合。大蔵卿従三位鈴鹿王。右大弁正四位下大伴宿禰道足。就県犬養橘宿禰第。宣詔、贈従一位。別勅、莫収食封・資人。
☆《天平五年(七三三)是年》是年。左右京及諸国飢疫者衆。並加賑貸。
《天平六年(七三四)正月癸亥朔》六年春正月癸亥朔。天皇御中宮、宴侍臣。饗五位已上於朝堂。但馬。安芸。長門等三国、各献木連理。
《天平六年(七三四)正月丁丑【十五】》○丁丑。聴諸国司毎年貸官稲。大国十四万以下。上国十二万以下。中国十万以下。下国八万已下。如過茲数。依法科罪。
《天平六年(七三四)正月己卯【十七】》○己卯。授正三位藤原朝臣武智麻呂従二位。従三位多治比真人県守。藤原朝臣宇合並正三位。無位小田王。野中王並従五位下。正五位上小野朝臣老従四位下。従五位下紀朝臣麻路従五位上。正六位上石川朝臣乙麻呂。正六位下藤原朝臣仲麻呂並従五位下。従六位下三国真人広庭。正六位下当麻真人鏡麻呂。正六位上大伴宿禰麻呂。大伴宿禰老人。小野朝臣鎌麻呂。波多朝臣安麻呂。従六位下田中朝臣浄足並外従五位下。内命婦無位大市女王。神社女王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播磨女王正五位上。従五位上新家女王正五位下。従七位上秦忌寸大宅外従五位下。以従二位藤原朝臣武智麻呂為右大臣。
《天平六年(七三四)正月庚辰【十八】》○庚辰。勅、令諸国雑色官稲。除駅起稲以外。悉混合正税。
《天平六年(七三四)二月癸巳朔》○二月癸巳朔。天皇御朱雀門、覧歌垣。男女二百〓余人。五品已上有風流者、皆交雑其中。正四位下長田王。従四位下栗栖王。門部王。従五位下野中王等為頭。以本末唱和。為難波曲。倭部曲。浅茅原曲。広瀬曲。八裳刺曲之音。令都中士女縦観。極歓而罷。賜奉歌垣男女等禄有差。
《天平六年(七三四)二月庚子【八】》○庚子。二品泉内親王薨。天智天皇之皇女也。
《天平六年(七三四)三月辛未【壬戌朔十】》○三月辛未。行幸難波宮。
《天平六年(七三四)三月壬申【十一】》○壬申。散位従四位下百済王遠宝卒。
《天平六年(七三四)三月丙子【十五】》○丙子。施入四天王寺食封二百戸。限以三年。并施僧等〓[糸+施の旁]布。摂津職奏吉師部楽。
《天平六年(七三四)三月丁丑【十六】》○丁丑。陪従百官衛士已上。并造難波宮司。国郡司。楽人等。賜禄有差。免供奉難波宮東西二郡今年田租調。自余十郡調。
《天平六年(七三四)三月戊寅【十七】》○戊寅。車駕発自難波。宿竹原井頓宮。
《天平六年(七三四)三月庚辰【十九】》○庚辰。車駕還宮。
《天平六年(七三四)四月甲午【壬辰朔三】》○夏四月甲午。免河内国安宿。大県。志紀三郡今年田租。以供竹原井頓宮也。
《天平六年(七三四)四月戊戌【七】》○戊戌。地大震。壌天下百姓廬舍。圧死者多。山崩川壅。地往往〓裂、不可勝数。
《天平六年(七三四)四月癸卯【十二】》○癸卯。遣使畿内七道諸国。検看被地震神社。
《天平六年(七三四)四月戊申【十七】》○戊申。詔曰。今月七日、地震殊常。恐動山陵。宜遣諸王・真人。副土師宿禰一人。検看諱所八処及有功王之墓。」又詔曰。地震之災、恐由政事有闕。凡厥庶寮勉理職理事。自今以後。若不改励。随其状迹。必将貶黜焉。
《天平六年(七三四)四月壬子【廿一】》○壬子。遣使於京及畿内。問百姓所疾苦。詔曰。比日、天地之災、有異於常。思、朕撫育之化。於汝百姓有所闕失歟。今故、発遣使者、問其疾苦。宜知朕意焉。」諸道節度使事既訖。於是、令国司主典已上掌知其事。
《天平六年(七三四)四月甲寅【廿三】》○甲寅。許東海。東山。山陰道諸国売買牛馬出堺。又免諸道健児・儲士・選士。田租并雑徭之半。
《天平六年(七三四)四月丁巳【廿六】》○丁巳。禁断以年七十已上人新擬郡司。
《天平六年(七三四)五月戊子【辛酉朔廿八】》○五月戊子。太政官奏称。左右京百姓。夏輸徭銭、甚不堪弁。宜其正丁・次丁、自九月始令輸之。少丁勿輸。」又天平四年亢旱以来。百姓貧乏。宜限一年借貸左右京。芳野。和泉。四畿内百姓大税。」又大倭国十四郡公私挙稲。毎郡有之。愚民競貸、至于責徴。不能尽備。資財既〓。遂償田宅。而毎年廻挙。取利過本。及父負物徴不知情妻子。子子負物徴不知情父母者。自今以後。皆悉禁断之。奏可之。
《天平六年(七三四)六月癸卯【庚寅朔十四】》○六月癸卯。大倭国葛下郡人。白丁花口宮麻呂。散己私稲。救養貧乏。仍賜少初位上。
《天平六年(七三四)七月丙寅【庚申朔七】》○秋七月丙寅。天皇観相撲戯。是夕、徙御南苑。命文人賦七夕之詩。賜禄有差。
《天平六年(七三四)七月辛未【十二】》○辛未。詔曰。朕、撫育黎元。稍歴年歳。風化尚擁。囹圄未空。通旦忘寐。憂労在茲。頃者、天頻見異。地数震動。良由朕訓導不明。民多入罪。責在一人。非関兆庶。宜令存寛宥而登仁寿。蕩瑕穢而許自新。可大赦天下。其犯八虐。故殺人。謀殺殺訖。別勅長禁。劫賊傷人。官人・史生、枉法受財。盗所監臨。造偽至死。掠良人為奴婢。強盗・窃盗、及常赦所不免。並不在赦例。
《天平六年(七三四)九月戊辰【己未朔十】》○九月戊辰。唐人陳懐玉賜千代連姓。
《天平六年(七三四)九月辛未【十三】》○辛未。班給難波京宅地。三位以上一町以下。五位以上半町以下。六位以下四分一町之一以下。
《天平六年(七三四)九月甲戌【十六】》○甲戌。制。安芸。周防二国。以大竹河為国堺也。
《天平六年(七三四)九月壬午【廿四】》○壬午。地大震。
《天平六年(七三四)十月辛卯【戊子朔四】》○冬十月辛卯。曲赦京中死罪。
《天平六年(七三四)十一月丁丑【戊午朔二十】》○十一月丁丑。入唐大使従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広成等来著多禰嶋。
《天平六年(七三四)十一月戊寅【廿一】》○戊寅。太政官奏。仏教流伝、必在僧尼。度人才行、実簡所司。比来出家、不審学業。多由嘱請。甚乖法意。自今以後。不論道俗。所挙度人。唯取闇誦法華経一部。或最勝王経一部。兼解礼仏。浄行三年以上者。令得度者。学問弥長。嘱請自休。其取僧尼児、詐作男女。令得出家者。准法科罪。所司知而不正者、与同罪。得度者還俗。奏可之。
《天平六年(七三四)十二月戊子朔》○十二月戊子朔。日有蝕之。
《天平六年(七三四)十二月癸巳【六】》○癸巳。大宰府奏。新羅貢調使級伐准〓[冫+食]金相貞等来泊。
《天平六年(七三四)十二月丙申【九】》○丙申。外従五位下烏安麿賜下村主姓。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十一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十二〈 起天平七年正月、尽九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天璽国押開豊桜彦天皇〈 聖武天皇 〉
《天平七年(七三五)正月戊午朔》七年春正月戊午朔。天皇御中宮、宴侍臣。又饗五位已上於朝堂。
《天平七年(七三五)二月癸卯【丁亥朔十七】》○二月癸卯。新羅使金相貞等入京。
《天平七年(七三五)二月癸丑【廿七】》○癸丑。遣中納言正三位多治比真人県守於兵部曹司。問新羅使入朝之旨。而新羅国輙改本号、曰王城国。因茲、返却其使。
《天平七年(七三五)三月丙寅【丁已朔十】》○三月丙寅。入唐大使従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広成等。自唐国至進節刀。
《天平七年(七三五)三月辛已【廿五】》○辛巳。朝拝。
《天平七年(七三五)四月戊申【丙戌朔廿三】》○夏四月戊申。授無位長田王。池田王並従四位下。正四位下百済王南典。従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広成並正四位上。正五位上粟田朝臣人上従四位下。従五位下阿倍朝臣粳虫従五位上。正六位上石河朝臣年足。多治比真人伯。百済王慈敬。阿倍朝臣継麻呂並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下秦忌寸朝元外従五位上。外正六位上上毛野朝臣今具麻呂。正六位上土師宿禰五百村。城上連真立。陽侯史真身並外従五位下。
《天平七年(七三五)四月辛亥【廿六】》○辛亥。入唐留学生従八位下下道朝臣真備、献唐礼一百卅巻。太衍暦経一巻、太衍暦立成十二巻。測影鉄尺一枚。銅律管一部。鉄如方響写律管声十二条。楽書要録十巻。絃纒漆角弓一張。馬上飲水漆角弓一張。露面漆四節角弓一張。射甲箭廿隻。平射箭十隻。
《天平七年(七三五)五月己未【丙辰朔四】》○五月己未。夜天衆星交錯乱行、無常所。
《天平七年(七三五)五月庚申【五】》○庚申。天皇御北松林、覧騎射。入唐廻使及唐人。奏唐国・新羅楽弄槍。五位已上賜禄有差。
《天平七年(七三五)五月壬戌【七】》○壬戌。入唐使献請益秦大麻呂問答六巻。
《天平七年(七三五)五月乙亥【二十】》○乙亥。畿内及七道諸国。外散位及勲位、始作定額。国別有差。自余聴准格納資続労。
《天平七年(七三五)五月丙子【廿一】》○丙子。制。畿内七道諸国。宜除国擬外。別簡難波朝廷以還。譜第重大四五人副之。如有雖無譜第。而身才絶倫。并労勤聞衆者。別状亦副。並附朝集使申送。其身限十二月一日。集式部省。
《天平七年(七三五)五月戊寅【廿三】》○戊寅。勅。朕以寡徳、臨馭万姓。自暗治機、未克寧済。廼者、災異頻興。咎徴仍見。戦戦兢兢。責在予矣。思、緩死愍窮、以存寛恤。可大赦天下。自天平七年五月廿三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咸赦除之。其犯八虐。故殺人。謀殺殺訖。監臨主守自盗。盗所監臨。強盗・窃盗及常赦所不免。並不在赦限。但私鋳銭人。罪入死者、降一等。其京及畿内二監、高年、鰥寡〓独、篤疾等。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百歳已上穀一石。八十已上穀六斗。自余穀四斗。諸国所貢力婦。自今以後。准仕丁例免其房徭。并給田二町、以充養物。
《天平七年(七三五)五月己卯【廿四】》○己卯。於宮中及大安。薬師。元興。興福四寺。転読大般若経。為消除災害。安寧国家也。
《天平七年(七三五)六月己丑【乙酉朔五】》○六月己丑。勅曰。先令并寺者。自今以後。更不須并。宜令寺寺務加修造。若有懈怠、不肯造成者。准前并之。其既并造訖。不煩分拆。
《天平七年(七三五)七月己卯【甲寅朔廿六】》○秋七月己卯。大隅。薩摩二国隼人二百九十六人。入朝。貢調物。
《天平七年(七三五)七月庚辰【廿七】》○庚辰。依忌部宿禰虫名。烏麻呂等訴。申、検時時記。聴差忌部等為幣帛使。
《天平七年(七三五)八月乙酉【甲申朔二】》○八月乙酉。太白与辰星相犯。
《天平七年(七三五)八月辛卯【八】》○辛卯。天皇御大極殿。大隅。薩麻二国隼人等、奏方楽。
《天平七年(七三五)八月壬辰【九】》○壬辰。賜二国隼人三百八十二人爵并禄。各有差。
《天平七年(七三五)八月乙未【十二】》○乙未。勅曰。如聞。比日、大宰府疫死者多。思欲救療疫気、以済民命。是以。奉幣彼部神祇。為民祷祈焉。又府大寺及別国諸寺。読金剛般若経。仍遣使賑給疫民。并加湯薬。又其長門以還諸国守、若介。専斎戒、道饗祭祀。
《天平七年(七三五)八月丙午【廿三】》○丙午。大宰府言。管内諸国、疫瘡大発。百姓悉臥。今年之間、欲停貢調。許之。
《天平七年(七三五)九月庚辰【癸丑朔廿八】》○九月庚辰。先是。美作守従五位下阿部朝臣帯麻呂等故殺四人。其族人詣官申訴。而右大弁正四位下大伴宿禰道足。中弁正五位下高橋朝臣安麻呂。少弁従五位上県犬養宿禰石次。大史正六位下葛井連諸会。従六位下板茂連安麻呂。少史正七位下志貴連広田等六人、坐不理訴人事。於是、下所司科断。承伏既訖。有詔、並宥之。
《天平七年(七三五)九月壬午【三十】》○壬午。一品新田部親王薨。遣従四位下高安王等監護葬事。又詔。遣一品舍人親王就第弔之。親王、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之第七皇子也。
《天平七年(七三五)十月丁亥【癸未朔五】》○冬十月丁亥。詔。親王薨者、毎七日供斎。以僧一百人為限。七七日斎訖者、停之。自今以後、為例行之。
《天平七年(七三五)十一月己未【壬子朔八】》○十一月己未。正四位上賀茂朝臣比売卒。勅、以散一位葬儀送之。天皇之外祖母也。
《天平七年(七三五)十一月乙丑【十四】》○乙丑。知太政官事一品舍人親王薨。遣従三位鈴鹿王等監護葬事。其儀、准太政大臣。命王親男女。悉会葬処。遣中納言正三位多治比真人県守等就第宣詔。贈太政大臣。親王、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之第三皇子也。
《天平七年(七三五)閏十一月壬午朔》○閏十一月壬午朔。日有蝕之。
《天平七年(七三五)閏十一月己丑【八】》○己丑。宮内卿従四位下高田王卒。
《天平七年(七三五)閏十一月戊戌【十七】》○戊戌。詔。以災変数見。疫癘不已。大赦天下。自天平七年閏十一月十七日昧爽以前大辟罪以下。罪無軽重。已発覚・未発覚。已結正・未結正。及犯八虐。常赦所不免。咸赦除之。其私鋳銭。并強盗・窃盗。並不在赦限。但鋳盗之徒、応入死罪、各降一等。高年百歳以上賜穀三石。九十以上穀二石。八十以上穀一石。孝子・順孫。義夫・節婦、表其門閭。終身勿事。鰥寡〓独、篤疾之徒、不能自存者。所在官司、量加賑恤。
《天平七年(七三五)閏十一月庚子【十九】》○庚子。更置鋳銭司。
《天平七年(七三五)閏十一月壬寅【廿一】》○壬寅。天皇臨朝。召諸国朝集使等。中納言多治比真人県守宣勅曰。朕選卿等、任為国司。奉遵条章、僅有一両人。而或人以虚事求声誉。或人背公家向私業。因此。比年、国内弊損。百姓困乏。理不合然。自今以後。勤恪奉法者、褒賞之。懈怠無状者、貶黜之。宜知斯意、各自努力。
☆《天平七年(七三五)》是歳。年頗不稔。自夏至冬。天下患豌豆瘡〈 俗曰裳瘡。 〉夭死者多。
《天平八年(七三六)正月丁酉【辛巳朔十七】》八年春正月丁酉。天皇宴群臣於南殿。賜禄有差。
《天平八年(七三六)正月戊申【廿八】》○戊申。授正六位上坂上忌寸犬養外従五位下。
《天平八年(七三六)正月辛丑【廿一】》○辛丑。天皇臨朝。授従四位上紀朝臣男人正四位下。従五位上石川朝臣夫子。正五位下石上朝臣勝雄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下巨勢朝臣奈〓麻呂。従五位上石上朝臣乙麻呂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賀茂朝臣助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三国真人広庭。当麻真人鏡麻呂。下毛野朝臣帯足。正六位上石川朝臣東人。多治比真人国人。百済王孝忠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波多朝臣古麻呂。田口朝臣三田次。紀朝臣必登。田中朝臣三上。巨勢朝臣首名。阿倍朝臣車借。佐伯宿禰浄麻呂。土師宿禰祖麻呂。丹比宿禰人足。正六位下下道朝臣真備。正六位上大蔵忌寸広足並外従五位下。
《天平八年(七三六)二月丁巳【辛亥朔七】》○二月丁巳。入唐学問僧玄〓[日+方]法師。施封一百戸、田一十町。扶翼童子八人。律師道慈法師。扶翼童子六人。
《天平八年(七三六)二月戊寅【廿八】》○戊寅。以従五位下阿倍朝臣継麻呂。為遣新羅大使。
《天平八年(七三六)三月辛巳朔》○三月辛巳朔。行幸甕原離宮。
《天平八年(七三六)三月乙酉【五】》○乙酉。車駕還宮。
《天平八年(七三六)三月庚子【二十】》○庚子。太政官奏。諸国公田。国司随郷土沽価賃租。以其価送太政官。以供公廨。奏可之。
《天平八年(七三六)四月丙寅【庚戌朔十七】》○夏四月丙寅。遣新羅使阿倍朝臣継麻呂等拝朝。
《天平八年(七三六)四月戊寅【廿九】》○戊寅。賜陸奥・出羽二国有功郡司及俘囚廿七人爵、各有差。
《天平八年(七三六)五月庚辰朔》○五月庚辰朔。日有蝕之。
《天平八年(七三六)五月辛卯【十二】》○辛卯。諸国調布。長二丈八尺。闊一尺九寸。庸布、長一丈四尺。闊一尺九寸。為端貢之。常陸曝布。上総望陀細貲。安房細布及出〓[糸+施の旁]郷庸布。依旧貢之。
《天平八年(七三六)五月丙申【十七】》○丙申。先是有勅。諸国司等、除公廨田・事力・借貸之外。不得運送者。大宰管内諸国、已蒙処分訖。但府官人者。任在辺要、禄同京官。因此、別給仕丁・公廨稲。亦漕送之物。色数立限。又一任之内、不得交関所部。但買衣食者聴之。
《天平八年(七三六)六月乙亥【己酉朔廿七】》○六月乙亥。行幸芳野離宮。
《天平八年(七三六)七月丁亥【戊寅朔十】》○秋七月丁亥。詔、賜芳野監及側近百姓物。
《天平八年(七三六)七月庚寅【十三】》○庚寅。車駕還宮。
《天平八年(七三六)七月辛卯【十四】》○辛卯。詔曰。比来。太上天皇寝膳不安。朕甚惻隠。思欲平復。宜奉為度一百人。都下四大寺七日行道。又京畿内及七道諸国百姓并僧尼有病者。給湯薬・食糧。高年百歳以上穀人四石。九十以上三石。八十以上二石。七十以上一石。鰥寡〓独、癈疾篤疾、不能自存者。所司量加賑恤。
《天平八年(七三六)八月庚午【戊申朔廿三】》○八月庚午。入唐副使従五位上中臣朝臣名代等。率唐人三人、波斯人一人拝朝。
《天平八年(七三六)十月戊申【丁未朔二】》○冬十月戊申。施唐僧道〓。波羅門僧菩提等時服。
《天平八年(七三六)十月戊辰【廿二】》○戊辰。詔曰、如聞。比年、大宰所管諸国。公事稍繁。労役不少。加以。去冬疫瘡。男女惣困。農事有廃。五穀不饒。宜免今年田租、令続民命。
《天平八年(七三六)十月癸酉【廿七】》○癸酉。夜。太白入月。星有光。
《天平八年(七三六)十一月戊寅【丙子朔三】》○十一月戊寅。天皇臨朝。詔、授入唐副使従五位上中臣朝臣名代従四位下。故判官正六位上田口朝臣養年富。紀朝臣馬主並贈従五位下。准判官従七位下大伴宿禰首名。唐人皇甫東朝。波斯人李密翳等、授位有差。
《天平八年(七三六)十一月丙戌【十一】》○丙戌。従三位葛城王。従四位上佐為王等上表曰。臣葛城等言。去天平五年。故知太政官事一品舍人親王。大将軍一品新田部親王宣勅曰。聞道。諸王等、願賜臣連姓。供奉朝廷。是故、召王等、令問其状者。臣葛城等、本懐此情。無由上達。幸遇恩勅。昧死以聞。昔者。軽堺原大宮御宇天皇曾孫建内宿禰。尽事君之忠。致人臣之節。創為八氏之祖。永遺万代之基。自此以来。賜姓命氏。或真人。或朝臣。源始王家。流終臣氏。飛鳥浄御原大宮御宇大八州天皇。徳覆四海。威震八荒。欽明文思。経天緯地。太上天皇、内脩四徳。外撫万民。化及翼鱗。沢被草木。後太上天皇。無改先軌。守而不違。率土清浄。民以寧一。于時也。葛城親母、贈従一位県犬養橘宿禰。上歴浄御原朝廷。下逮藤原大宮。事君致命。移孝為忠。夙夜忘労。累代竭力。和銅元年十一月廿一日。供奉挙国大嘗。廿五日、御宴。天皇、誉忠誠之至。賜浮杯之橘。勅曰。橘者、果子之長上。人之所好。柯凌霜雪而繁茂。葉経寒暑而不彫。与珠玉共競光。交金銀以逾美。是以、汝姓者、賜橘宿禰也。而今無継嗣者。恐失明詔。伏惟、皇帝陛下。光宅天下。充塞八〓[土+延]。化被海路之所通。徳蓋陸道之所極。方船之貢。府無空時
。河図之霊。史不絶記。四民安業。万姓謳衢。臣葛城。幸蒙遭時之恩。濫接九卿之末。進以可否。志在尽忠。身隆絳闕。妻子康家。夫、王、賜姓定氏、由来遠矣。是以。臣葛城等。願、賜橘宿禰之姓。戴先帝之厚命。流橘氏之殊名。万歳無窮。千葉相伝。
《天平八年(七三六)十一月壬辰【十七】》○壬辰。詔曰。省従三位葛城王等表。具知意趣。王等、情深謙譲。志在顕親。辞皇族之高名。請外家之橘姓。尋思所執。誠得時宜。一依来乞、賜橘宿禰。千秋万歳、相継無窮。
《天平八年(七三六)十一月甲午【十九】》○甲午。詔、免京四畿内及二監国今年田租。以秋稼頗損也。
《天平九年(七三七)正月辛酉》九年春正月辛酉、正八位下車持君長谷賜朝臣姓。
《天平九年(七三七)正月丙申【廿二】》○丙申。先是。陸奥按察使大野朝臣東人等言。従陸奥国達出羽柵、道経男勝。行程迂遠。請、征男勝村、以通直路。於是、詔持節大使兵部卿従三位藤原朝臣麻呂。副使正五位上佐伯宿禰豊人。常陸守従五位上勲六等坂本朝臣宇頭麻佐等。発遣陸奥国。判官四人。主典四人。
《天平九年(七三七)正月辛丑【廿七】》○辛丑。遣新羅使大判官従六位上壬生使主宇太麻呂。少判官正七位上大蔵忌寸麻呂等入京。大使従五位下阿倍朝臣継麻呂泊津嶋卒。副使従六位下大伴宿禰三中染病、不得入京。
《天平九年(七三七)二月戊午【乙巳朔十四】》○二月戊午。天皇臨朝。授従四位下栗林王従四位上。無位三使王。八釣王並従五位下。従四位上橘宿禰佐為正四位下。従五位上藤原朝臣豊成正五位上。正六位上多治比真人家主。外従五位下佐伯宿禰浄麻呂。阿倍朝臣豊継。下道朝臣真備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三使連人麻呂外従五位下。四品水主内親王。長谷部内親王。多紀内親王並授三品。夫人無位藤原朝臣二人〈 闕名 〉、並正三位。正五位下県犬養宿禰広刀自。無位橘宿禰古那可智並従三位。従四位上多伎女王正四位下。従四位下檜前女王従四位上。無位矢代女王正五位上。従五位下住吉女王従五位上。無位忍海女王従五位下。従四位下大神朝臣豊嶋従四位上。従五位上河上忌寸妙観。大宅朝臣諸姉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曾禰連五十日虫。大春日朝臣家主並従五位上。無位藤原朝臣吉日従五位下。正六位上大田部君若子。従六位上黄文連許志。従七位上丈部直刀自。正七位上朝倉君時。従七位下尾張宿禰小倉。正八位下小槻山君広虫。無位廬郡君並外従五位下。
《天平九年(七三七)二月己未【十五】》○己未。遣新羅使奏、新羅国、失常礼、不受使旨。於是、召五位已上并六位已下官人惣〓五人于内裏。令陳意見。
《天平九年(七三七)二月丙寅【廿二】》○丙寅。諸司奏竟見表。或言。遣使問其由。或言、発兵加征伐。
《天平九年(七三七)三月丁丑【乙亥朔三】》○三月丁丑。詔曰。毎国、令造釈迦仏像一躯。挟侍菩薩二躯。兼写大般若経一部。
《天平九年(七三七)三月壬寅【廿八】》○壬寅。遣新羅使副使正六位上大伴宿禰三中等卅人拝朝。
《天平九年(七三七)四月乙巳朔》○夏四月乙巳朔。遣使於伊勢神宮。大神社。筑紫住吉。八幡二社及香椎宮。奉幣、以告新羅無礼之状。
《天平九年(七三七)四月壬子【八】》○壬午。律師道慈言。道慈奉天勅、住此大安寺。修造以来。於此伽藍、恐有災事。私請浄行僧等。毎年、令転大般若経一部六百巻。因此。雖有雷声。無所災害。請、自今以後。撮取諸国進調庸各三段物、以充布施。請僧百五十人、令転此経。伏願。護寺鎮国、平安聖朝。以此功徳、永為恒例。勅許之。
《天平九年(七三七)四月戊午【十四】》○戊午。遣陸奥持節大使従三位藤原朝臣麻呂等言。以去二月十九日、到陸奥多賀柵。与鎮守将軍従四位上大野朝臣東人共平章。且追常陸。上総。下総。武蔵。上野。下野等六国騎兵惣一千人。開、山海両道。夷狄等、咸懐疑懼。仍差田夷遠田郡領外従七位上遠田君雄人。遣海道。差帰服狄和我君計安塁。遣山道。並以使旨慰喩、鎮撫之。仍抽勇健一百九十六人、委将軍東人。四百五十九人分配玉造等五柵。麻呂等、帥所余三百〓五人、鎮多賀柵。遣副使従五位上坂本朝臣宇頭麻佐鎮玉造柵。判官正六位上大伴宿禰美濃麻呂鎮新田柵。国大掾正七位下日下部宿禰大麻呂鎮牡鹿柵。自余諸柵、依旧鎮守。廿五日。将軍東人従多賀柵発。三月一日。帥使下判官従七位上紀朝臣武良士等及所委騎兵一百九十六人。鎮兵四百九十九人。当国兵五千人。帰服狄俘二百〓九人、従部内色麻柵発。即日、到出羽国大室駅。出羽国守正六位下田辺史難破将部内兵五百人。帰服狄一百〓人。在此駅。相待以三日。与将軍東人共入賊地。且開道而行。但賊地雪深、馬芻難得。所以、雪消草生。方始発遣。同月十一日。将軍東人廻至多賀柵。自導新開通道惣一百六十里。或剋石伐樹。或填澗疏峰。従賀美郡至出羽国最上郡玉
野八十里。雖惣是山野形勢険阻。而人馬往還無大艱難。従玉野至賊地比羅保許山八十里。地勢平坦、無有危嶮。狄俘等曰。従比羅保許山至雄勝村五十余里。其間亦平。唯有両河。毎至水漲、並用船渡。四月四日。軍屯賊地比羅保許山。先是。田辺難波状称。雄勝村俘長等三人来降。拝首云。承聞、官軍欲入我村。不勝危懼。故来請降者。東人曰。夫狄俘者其多姦謀。其言無恒。不可輙信。而重有帰順之語。仍共平章。難破議曰。発軍入賊地者。為教喩俘狄、築城居民。非必窮兵残害順服。若不許其請。凌圧直進者。俘等懼怨、遁走山野。労多功少。恐非上策。不如、示官軍之威、従此地而返。然後。難破、訓以福順。懐以寛恩。然則、城郭易守。人民永安者也。東人以為然矣。又東人本計。早入賊地。耕種貯穀。省運糧費。而今春大雪、倍於常年。由是、不得早入耕種。天時如此。已違元意。其唯営造城郭一朝可成。而守城以人。存人以食。耕種失候。将何取給。且夫兵者。見利則為。無利則止。所以、引軍而旋。方待後年、始作城郭。但為東人自入賊地。奏請将軍鎮多賀柵。今新道既通。地形親視。至於後年。雖不自入、可以成事者。臣麻呂等愚昧。不明事機。但東人久将辺要。尠謀不中。加以、親臨賊境。察其形勢。深思遠慮。量定如
此。謹録事状。伏聴勅裁。但今間無事。時属農作。所発軍士且放且奏。
《天平九年(七三七)四月辛酉【十七】》○辛酉。参議民部卿正三位藤原朝臣房前薨。送以大臣葬儀。其家固辞不受。房前、贈太政大臣正一位不比等之第二子也。
《天平九年(七三七)四月癸亥【十九】》○癸亥。大宰管内諸国。疫瘡時行。百姓多死。詔、奉幣於部内諸社以祈祷焉。又賑恤貧疫之家。并給湯薬療之。
《天平九年(七三七)五月甲戌朔》○五月甲戌朔。日有蝕之。請僧六百人、于宮中。令読大般若経焉。
《天平九年(七三七)五月壬辰【十九】》○壬辰。詔曰。四月以来。疫旱並行、田苗〓[火+焦]萎。由是。祈祷山川。奠祭神祇。未得効験。至今猶苦。朕以不徳、実致茲災。思布寛仁、以救民患。宜令国郡審録寃獄。掩骼埋〓[此+肉]。禁酒断屠。高年之徒。鰥寡〓独。及京内僧尼男女。臥疾不能自存者。量加賑給。又普賜文武職事以上物。大赦天下。自天平九年五月十九日昧爽以前死罪以下。咸従原免。其八虐劫賊。官人受財枉法。監臨主守自盗。盗所監臨。強盗・窃盗。故殺人。私鋳銭。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例。
《天平九年(七三七)六月甲辰朔》○六月甲辰朔。廃朝。以百官官人患疫也。
《天平九年(七三七)六月癸丑【十】》○癸丑。散位従四位下大宅朝臣大国卒。
《天平九年(七三七)六月甲寅【十一】》○甲寅。大宰大弐従四位下小野朝臣老卒。
《天平九年(七三七)六月辛酉【十八】》○辛酉。散位正四位下長田王卒。
《天平九年(七三七)六月丙寅【廿三】》○丙寅。中納言正三位多治比真人県守薨。左大臣正二位嶋之子也。
《天平九年(七三七)七月丁丑【癸酉朔五】》○秋七月丁丑。賑給大倭。伊豆。若狭三国飢疫百姓。」散位従四位下大野王卒。
《天平九年(七三七)七月壬午【十】》○壬午。賑給伊賀。駿河。長門三国疫飢之民。
《天平九年(七三七)七月乙酉【十三】》○乙酉。参議兵部卿従三位藤原朝臣麻呂薨。贈太政大臣不比等之第四子也。
《天平九年(七三七)七月己丑【十七】》○己丑。散位従四位下百済王郎虞卒。
《天平九年(七三七)七月乙未【廿三】》○乙未。大赦天下。詔曰。比来。縁有疫気多発。祈祭神祇。猶未得可。而今右大臣。身体有労。寝膳不穏。朕以惻隠。可大赦天下、救此病苦。自天平九年七月廿二日昧爽以前大辟罪已下、咸赦除之。其犯八虐。私鋳銭。及強窃二盗。常赦所不免者。並不在赦限。
《天平九年(七三七)七月丁酉【廿五】》○丁酉。勅、遣左大弁従三位橘宿禰諸兄。右大弁正四位下紀朝臣男人。就右大臣第。授正一位、拝左大臣。即日薨。遣従四位下中臣朝臣名代等、監護喪事。所須官給。武智麻呂、贈太政大臣不比等之第一子也。
《天平九年(七三七)八月壬寅朔》○八月壬寅朔。中宮大夫兼右兵衛率正四位下橘宿禰佐為卒。
《天平九年(七三七)八月癸卯【二】》○癸卯。命四畿内二監及七道諸国。僧尼清浄沐浴。一月之内二三度、令読最勝王経。又月六斎日、禁断殺生。
《天平九年(七三七)八月丙午【五】》○丙午。参議式部卿兼大宰帥正三位藤原朝臣宇合薨。贈太政大臣不比等之第三子也。
《天平九年(七三七)八月甲寅【十三】》○甲寅。詔曰。朕、君臨宇内、稍歴多年。而風化尚擁。黎庶未安。通旦忘寐。憂労在茲。又自春已来、災気遽発。天下百姓、死亡実多。百官人等、闕卒不少。良由朕之不徳、致此災殃。仰天慚惶。不敢寧処。故可優復百姓使得存済。免天下今年租賦及百姓宿負公私稲。公稲限八年以前。私稲七年以前。其在諸国、能起風雨、為国家有験神、未預幣帛者。悉入供幣之例。給大宮主・御巫。坐摩御巫。生嶋御巫及諸神祝部等爵。
《天平九年(七三七)八月丙辰【十五】》○丙辰。為天下太平、国土安寧。於宮中一十五処。請僧七百人。令転大般若経。最勝王経。度四百人。四畿内七道諸国五百七十八人。
《天平九年(七三七)八月庚申【十九】》○庚申。以正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広成為参議。
《天平九年(七三七)八月辛酉【二十】》○辛酉。三品水主内親王薨。天智天皇之皇女也。
《天平九年(七三七)八月甲子【廿三】》○甲子。正五位下巨勢朝臣奈〓[弓+一]麻呂為造仏像司長官。
《天平九年(七三七)八月丁卯【廿六】》○丁卯。以玄〓[日+方]法師為僧正。良敏法師為大僧都。
《天平九年(七三七)九月癸巳【#申朔廿二】》○九月癸巳。詔曰。如聞。臣家之稲、貯蓄諸国。出挙百姓。求利交関。無知愚民、不顧後害。迷安乞食、忘此農務。遂逼乏困、逃亡他所。父子流離。夫婦相失。百姓幣窮、因斯弥甚。実是、国司教喩乖方之所致也。朕甚愍焉。済民之道、豈合如此。自今以後。悉皆禁断。催課百姓。一赴産業。必使不失地宜。人阜家贍。如有違者。以違勅論。其物没官。国郡官人。即解見任。是日。停筑紫防人、帰于本郷。差筑紫人、令戍壱伎・対馬。
《天平九年(七三七)九月己亥【廿八】》○己亥。以従三位鈴鹿王為知太政官事。従三位橘宿禰諸兄為大納言。正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広成為中納言。」広成及百済王南典並授従三位。従四位下高安王従四位上。無位諱〈 天宗高紹天皇也。 〉道祖王並従四位下。無位倉橋王。明石王。宇治王。神前王。久勢王。河内王。尾張王。古市王。大井王。安宿王並従五位下。正五位下巨勢朝臣奈〓[弓+一]麻呂。正五位上藤原朝臣豊成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大伴宿禰牛養。高橋朝臣安麻呂。石上朝臣乙麻呂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県犬養宿禰石次。吉田連宜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石河朝臣麻呂従五位上。正六位上阿倍朝臣吾人。石川朝臣牛養。多治比真人牛養。阿倍朝臣佐美麻呂。従六位下巨勢朝臣浄成。従六位上藤原朝臣乙麻呂。藤原朝臣永手。藤原朝臣広嗣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為奈真人馬養。紀朝臣鹿人。賀茂朝臣高麻呂。路真人宮守。波多朝臣孫足。従六位下佐伯宿禰常人。正六位上平群朝臣広成。〈 在唐、未帰 〉大宅朝臣君子。穂積朝臣老人。従六位上大伴宿禰〓[示+古]信備。正六位上柿本朝臣浜名。太朝臣国吉。正六位下巨勢斐太朝臣嶋村。菅生朝臣古麻呂。正六位上小野朝臣東人。正六位下中臣熊凝朝臣五百嶋。正七位上阿
倍朝臣虫麻呂。従七位上県犬養宿禰大国。正六位上土師宿禰御目。高麦太。民忌寸大梶。於忌寸人主。文忌寸馬養。大津連船人並外従五位下。」因施両京・四畿・二監僧正以下沙弥尼已上。惣二千三百七十六人綿并塩、各有差。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月壬寅【辛丑朔二】》○冬十月壬寅。令左右京職停収徭銭。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月丁未【七】》○丁未。停額外散位輸続労銭。」贈民部卿正三位藤原朝臣房前正一位左大臣。并賜食封二千戸於其家。限以廿年。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月己未【十九】》○己未。地震。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月庚申【二十】》○庚申。天皇御南苑。授従五位下安宿王従四位下。無位黄文王従五位下、円方女王。紀女王。忍海部女王並従四位下。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月甲子【廿四】》○甲子。令百官人等貢薪一千荷。従三位鈴鹿王已下。文官番上已上。躬担進于中宮供養院。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月丙寅【廿六】》○丙寅。講金光明最勝王経于大極殿。朝廷之儀、一同元日。請律師道慈為講師。堅蔵為読師。聴衆一百。沙弥一百。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一月癸酉【辛未朔三】》○十一月癸酉。遣使于畿内及七道。令造諸神社。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一月甲戌【四】》○甲戌。加置鋳銭司史生六員。通前十六員。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一月己丑【十九】》○己丑。以従四位下石川王為宮内卿。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一月壬辰【廿二】》○壬辰。宴群臣於中宮。散位正六位上大倭忌寸小東人。大外記従六位下大倭忌寸水守二人。賜姓宿禰。自余族人連姓。為有神宣也。又授小東人外従五位下。宴訖、五位已上賜物有差。但大倭宿禰小東人。水守。賜〓[糸+施の旁]各廿疋。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二月辛亥【庚子朔十二】》○十二月辛亥。以兵部卿従四位下藤原朝臣豊成為参議。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二月壬戌【廿三】》○壬戌。外従五位下菅生朝臣古麻呂為神祇大副。外従五位下阿倍朝臣虫麻呂為皇后宮亮。外従五位下中臣熊凝朝臣五百嶋為員外亮。従五位下池辺王為内匠頭。外従五位上秦忌寸朝元為図書頭。従五位下宇治王為内蔵頭。外従五位下高麦太為陰陽頭兼陰陽師。外従五位下小治田朝臣諸人為散位頭。従五位下神前王為治部大輔。外従五位下大倭宿禰清国為玄蕃頭。外従五位下土師宿禰三目為諸陵頭。従五位下阿倍朝臣吾人為主計頭。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兄麻呂為主税頭。従五位下石川朝臣牛養為大蔵少輔。外従五位下紀朝臣鹿人為主殿頭。従四位上御原王為弾正尹。外従五位下穂積朝臣老人為左京亮。従四位下門部王為右京大夫。外従五位下太朝臣国吉為亮。
《天平九年(七三七)十二月丙寅【廿七】》○丙寅。改大倭国。為大養徳国。是日。皇太夫人藤原氏、就皇后宮、見僧正玄〓[日+方]法師。天皇亦幸皇后宮。皇太夫人為沈幽憂、久廃人事。自誕天皇、未曾相見。法師一看。恵然開晤。至是、適与天皇相見。天下莫不慶賀。即施法師〓[糸+施の旁]一千疋。綿一千屯。糸一千〓[糸+句]。布一千端。又賜中宮職官人六人位各有差。亮従五位下下道朝臣真備授従五位上。少進外従五位下阿倍朝臣虫麻呂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下文忌寸馬養外従五位上。
☆《天平九年(七三七)是年》是年春。疫瘡大発。初自筑紫来。経夏渉秋。公卿以下天下百姓。相継没死不可勝計。近代以来、未之有也。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十二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十三〈 起天平十年正月、尽十二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天璽国押開豊桜彦天皇〈 聖武天皇 〉
《天平十年(七三八)正月庚午朔》十年春正月庚午朔。天皇御中宮。宴侍臣。饗五位已上於朝堂。信濃国献神馬。黒身白髦尾。
《天平十年(七三八)正月壬午【十三】》○壬午。立阿倍内親王為皇太子。大赦天下。但謀殺殺訖。私鋳銭。強窃二盗、不在赦限。若罪至死、降一等。其六位已下、進位一階。高年、窮乏孝義人等。量加賑恤。又貢瑞人、賜爵及物。并免出瑞郡当年之庸。是日。授大納言従三位橘宿禰諸兄正三位。拝右大臣。従三位鈴鹿王授正三位。正五位上大伴宿禰牛養。高橋朝臣安麻呂。石上朝臣乙麻呂並従四位下。
《天平十年(七三八)正月丙戌【十七】》○丙戌。皇帝幸松林。賜宴於文武官主典已上。賚禄有差。
《天平十年(七三八)正月乙未【廿六】》○乙未。以従四位下石上朝臣乙麻呂為左大弁。中納言従三位多治比真人広成為兼式部卿。従四位下巨勢朝臣奈〓[弓+一]麻呂為民部卿。
《天平十年(七三八)正月》是月。大宰府奏。新羅使級〓[冫+食]金想純等一百〓七人来朝。
《天平十年(七三八)二月丁巳【己亥朔十九】》○二月丁巳。筑紫宗形神主外従五位下宗形朝臣鳥麻呂授外従五位上。出雲国造外正六位上出雲臣広嶋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年(七三八)三月辛未【己巳朔三】》○三月辛未。従六位上背奈公福信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年(七三八)三月丙申【廿八】》○丙申。施山階寺食封一千戸。鵤寺食封二百戸。隅院食封一百戸。又限五年、施観世音寺食封一百戸。
《天平十年(七三八)四月乙卯【己亥朔十七】》○夏四月乙卯。詔。為令国家隆平宜令京畿内七道諸国、三日内、転読最勝王経。
《天平十年(七三八)四月庚申【廿二】》○庚申。従五位下佐伯宿禰浄麻呂為左衛士督。従五位下藤原朝臣広嗣為大養徳守。式部少輔如故。従五位下百済王孝忠為遠江守。外従五位下佐伯宿禰常人為丹波守。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兄麻呂為美作守。外従五位下柿本朝臣浜名為備前守。外従五位下大宅朝臣君子為筑前守。外従五位下田中朝臣三上為肥後守。外従五位下陽侯史真身為豊後守。
《天平十年(七三八)五月庚午【戊辰朔三】》○五月庚午。停東海。東山。山陰。山陽。西海等道諸国健児。
《天平十年(七三八)五月辛卯【廿四】》○辛卯。使右大臣正三位橘宿禰諸兄。神祇伯従四位下中臣朝臣名代。右少弁従五位下紀朝臣宇美。陰陽頭外従五位下高麦太。齎神宝奉于伊勢大神宮。
《天平十年(七三八)六月戊戌朔》○六月戊戌朔。武蔵守従四位下粟田朝臣人上卒。
《天平十年(七三八)六月辛酉【廿四】》○辛酉。遣使大宰、賜饗於新羅使金想純等。便即放還。
《天平十年(七三八)七月癸酉【丁卯朔七】》○秋七月癸酉。天皇御大蔵省、覧相撲。晩頭、転御西池宮。因指殿前梅樹。勅右衛士督下道朝臣真備及諸才子曰。人皆有志。所好不同。朕、去春、欲翫此樹。而未及賞翫。花葉遽落。意甚惜焉。宜各賦春意、詠此梅樹。文人卅人、奉詔賦之。因賜五位已上〓[糸+施の旁]廿疋。六位已下各六疋。
《天平十年(七三八)七月丙子【十】》○丙子。左兵庫少属従八位下大伴宿禰子虫。以刀斫殺右兵庫頭外従五位下中臣宮処連東人。初子虫、事長屋王、頗蒙恩遇。至是、適与東人任於比寮。政事之隙、相共囲碁。語及長屋王。憤発而罵。遂引剣斫而殺之。東人、即誣告長屋王事之人也。
《天平十年(七三八)閏七月癸卯【丁酉朔七】》○閏七月癸卯。以従五位下阿倍朝臣沙弥麻呂為少納言。従五位下紀朝臣宇美為右中弁。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牛養為少弁。従五位下石川朝臣加美為中務大輔。従五位下阿倍朝臣虫麻呂為少輔。従五位下大井王為左大舍人頭。従五位下久世王為内蔵頭。従四位下道祖王為散位頭。従五位下阿倍朝臣吾人為治部少輔。従四位下安宿王為玄蕃頭。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国人為民部少輔。従五位下石川朝臣牛養為主計頭。外従五位上文忌寸馬養為主税頭。従五位上石川朝臣麻呂為兵部大輔。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百世為少輔。従五位下宇治王為刑部大輔。外従五位下大養徳宿禰小東人為少輔。従五位下小田王為大蔵大輔。従五位下路真人虫麻呂為少輔。正五位下吉田連宜為典薬頭。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麻呂為右京亮。従四位下大伴宿禰牛養為摂津大夫。外従五位下中臣熊凝朝臣五百嶋為亮。
《天平十年(七三八)閏七月乙巳【九】》○乙巳。以行達法師。栄弁法師。為少僧都。行信法師為律師。
《天平十年(七三八)閏七月丁巳【廿一】》○丁巳。外従五位下引田朝臣虫麻呂為斎宮長官。外従五位下小野朝臣東人為左兵衛佐。
《天平十年(七三八)八月乙亥【丙寅朔十】》○八月乙亥。外従五位下中臣熊凝朝臣五百嶋為皇后宮亮。外従五位下於忌寸人主為摂津亮。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広足為武蔵守。従五位下当麻真人鏡麻呂為因幡守。従五位下息長真人名代為備中守。外従五位下大伴直蜷淵麻呂為伊予守。外従五位下小治田朝臣諸人為豊後守。
《天平十年(七三八)八月甲申【十九】》○甲申。停山陽道諸国借貸。大税出挙如旧。
《天平十年(七三八)八月辛卯【廿六】》○辛卯。令天下諸国造国郡図進。
《天平十年(七三八)九月丙申朔》○九月丙申朔。日有蝕之。
《天平十年(七三八)九月庚子【五】》○庚子。内礼司主礼六人。始令把笏。
《天平十年(七三八)九月辛丑【六】》○辛丑。地震。
《天平十年(七三八)九月甲寅【十九】》○甲寅。伊勢国飯高郡人無位伊勢直族大江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年(七三八)十月丁卯【乙丑朔三】》○冬十月丁卯。免京畿内、芳野・和泉監今年田租。
《天平十年(七三八)十月己丑【廿五】》○己丑。遣巡察使於七道諸国。採訪国宰政迹、黎民労逸。
《天平十年(七三八)十月甲午【三十】》○甲午。大宰大弐正四位下紀朝臣男人卒。
《天平十年(七三八)十二月丁卯【甲子朔四】》○十二月丁卯。従五位下宇治王為中務大輔。従四位下高橋朝臣安麻呂為大宰大弐。従五位下藤原朝臣広嗣為少弐。
《天平十年(七三八)十二月戊寅【十五】》○戊寅。仕丁役畢還郷。始給程糧。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正月甲午朔》十一年春正月甲午朔。出雲国献赤烏。越中国献白烏。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正月丙午【十三】》○丙午。天皇御中宮。授正三位橘宿禰諸兄従二位。従四位上大石王正四位下。従五位下黄文王。無位大市王並従四位下。無位茨田王従五位下。従四位下藤原朝臣豊成正四位下。正五位下県犬養宿禰石次従四位下。従五位上賀茂朝臣助正五位上。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占部正五位下。従五位下石川朝臣加美。紀朝臣宇美。藤原朝臣仲麻呂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小治田朝臣広耳。大伴宿禰〓[示+古]信備。佐伯宿禰常人並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下坂上伊美伎犬養外従五位上。正六位上倭武助。麻呂田連陽春。塩屋連古麻呂。物部依羅朝臣人会。紀朝臣豊川。村国連子虫並外従五位下。正四位下竹野女王。従四位下無漏女王並従三位。正四位下多伎女王正四位上。従四位下大和女王。広湍女王。日置女王。粟田女王。河内女王。丹生女王並従四位上。従五位下春日女王。無位小長谷女王。坂合部女王。高橋女王。茨田女王。陽胡女王。従五位下藤原朝臣吉日。正五位下大宅朝臣諸姉並従四位下。従五位下宇遅女王。無位中臣殖栗連豊日並従五位上。無位紀朝臣意美奈。采女朝臣首名。采女朝臣若。岡連君子並従五位下。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二月戊子【癸亥朔廿六】》○二月戊子。詔曰。皇后寝膳不安。弥益疲労。朕見此苦情甚惻隠。宜大赦天下、救済病患。自天平十一年二月廿六日戌時以前。大辟罪以下及八虐。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其癈疾之徒、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仍令長官親自慰問量給湯薬。僧尼亦同。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二月壬辰【三十】》○壬辰。勅。二月廿六日赦書云。敢以赦前事告言者、以其罪罪之。宜暫可停。若百姓、心懐私愁、欲披陳者、恣聴之。巡察使宜随事問知。具状録奏。勿依赦書罪告人。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三月甲午【癸巳朔二】》○三月甲午。天皇行幸甕原離宮。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三月丁酉【五】》○丁酉。車駕還宮。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三月癸丑【廿一】》○癸丑。詔曰。朕、恭膺宝命。君臨区宇。未明求衣。日昃忘膳。即得従四位上治部卿茅野王等奏称。得大宰少弐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伯等解称。対馬嶋目正八位上養徳馬飼連乙麻呂所獲神馬。青身白髦尾。謹検符瑞図曰。青馬白髦尾者、神馬也。聖人為政。資服有制。則神馬出。又曰。王者事百姓、徳至丘陵。則沢出神馬。実合大瑞者。斯乃、宗廟所祐。社稷所〓[貝+兄]。朕以不徳。何堪独受。天下共悦。理允恒典。宜賑給孝子・順孫、高年、鰥寡〓独。及不能自存者。其進馬人、賜爵五級并物。免出馬郡今年庸調。自余郡之庸。国司史生以上。亦各賜物。宜体此懐聿遵朕志焉。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三月乙卯【廿三】》○乙卯。天皇及太上天皇、行幸甕原離宮。授外従五位上坂上伊美吉犬養従五位下。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三月戊午【廿六】》○戊午。車駕還宮。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三月庚申【廿八】》○庚申。石上朝臣乙麻呂坐姦久米連若売。配流土左国。若売配下総国焉。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四月甲子【壬戌朔三】》○夏四月甲子。詔曰。省従四位上高安王等去年十月廿九日表。、具知意趣。王等、謙沖之情。深懐辞族。忠誠之至。厚在慇懃。顧思所執。志不可奪。今依所請、賜大原真人之姓。子子相承。歴万代而無絶。孫孫永継、冠千秋以不窮。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四月戊辰【七】》○戊辰。中納言従三位多治比真人広成薨。左大臣正二位嶋之第五子也。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四月乙亥【十四】》○乙亥。令天下諸国改駄馬一疋所負之重大二百斤。以百五十斤為限。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四月戊寅【十七】》○戊寅。正六位上百済王敬福授従五位下。正六位上田辺史難波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四月壬午【廿一】》○壬午。陸奥国按察使兼鎮守府将軍大養徳守従四位上勲四等大野朝臣東人。民部卿兼春宮大夫従四位下巨勢朝臣奈弖麻呂。摂津大夫従四位下大伴宿禰牛養。式部大輔従四位下県犬養宿禰石次為参議。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五月甲寅【壬辰朔廿三】》○五月甲寅。詔曰。諸国郡司。徒多員数。無益任用。侵損百姓、為蠧実深。仍省旧員改定。大郡、大領・少領・主政各一人。主帳二人。上郡、大領・少領・主政・主帳各一人。中郡、大領・少領・主帳各一人。下郡亦同。小郡、領主帳各一人。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五月辛酉【三十】》○辛酉。詔曰。天下諸国。今年出挙正税之利、皆免之。諸家封戸之租。依令、二分。一分入官。一分給主者。自今以後、全賜其主。運送傭食、割取其租。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六月戊寅【壬戌朔十七】》○六月戊寅。令諸国駅起稲、咸悉混合正税。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六月癸未【廿二】》○癸未。縁停兵士。国府兵庫、点白丁。作番令守之。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六月甲申【廿三】》○甲申。賜出雲守従五位下石川朝臣年足。〓[糸+施の旁]卅疋。布六十端。正税三万束。賞善政也。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七月乙未【辛卯朔五】》○秋七月乙未。授外従五位下背奈公福信従五位下。正六位上新城連吉足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七月癸卯【十三】》○癸卯。渤海使副使雲麾将軍己珎蒙等来朝。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七月甲辰【十四】》○甲辰。詔曰。方今孟秋。苗子盛秀。欲令風雨調和、年穀成熟。宜令天下諸寺転読五穀成熟経。并悔過七日七夜焉。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八月丙子【辛酉朔十六】》○八月丙子。太政官処分。式部省蔭子孫并位子等、不限年之高下。皆下大学、一向学問焉。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九月庚寅朔》○九月庚寅朔。日有蝕之。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十月甲子【庚申朔五】》○冬十月甲子。従四位下小野朝臣牛養卒。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十月丙子【十七】》○丙子。少僧都行達為大僧都。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十月丙戌【廿七】》○丙戌。入唐使判官外従五位下平郡朝臣広成。并渤海客等入京。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十一月辛卯【己丑朔三】》○十一月辛卯。平郡朝臣広成等拝朝。初広成。天平五年、随大使多治比真人広成入唐。六年十月、事畢却帰。四船同発、従蘇州入海。悪風忽起、彼此相失。広成之船一百一十五人、漂着崑崙国。有賊兵来囲、遂被拘執。船人、或被殺、或迸散。自余九十余人、着瘴死亡。広成等四人。僅免死、得見崑崙王。仍給升糧、安置悪処。至七年。有唐国欽州熟崑崙到彼。便被偸載。出来、既帰唐国。逢本朝学生阿倍仲満。便奏、得入朝。請取渤海路帰朝。天子許之。給船糧発遣。十年三月。従登州入海。五月、到渤海界。適遇其王大欽茂差使。欲聘我朝。即時同発。及渡沸海。渤海一船、遇浪傾覆。大使胥要徳等〓人没死。広成等、率遣衆。到著出羽国。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十二月戊辰【己未朔十】》○十二月戊辰。渤海使己珎蒙等拝朝。上其王啓并方物。其詞曰。欽茂啓。山河杳絶。国土夐遥。佇望風猷。唯増傾仰。伏惟。天皇聖叡。至徳遐暢。奕葉重光。沢流万姓。欽茂、忝継祖業。濫惣如始。義洽情深。毎脩隣好。今彼国使朝臣広業等。風潮失便。漂落投此。毎加優賞。欲待来春放廻。使等貪前。苦請乃年帰去。訴詞至重。隣義非軽。因備行資。即為発遣。仍差若忽州都督胥要徳等充使。領広業等令送彼国。并附大虫皮・羆皮各七張。豹皮六張。人参三十斤。密三斛進上。至彼、請検領。
《天平十一年(七三九)十二月己卯【廿一】》○己卯。外従五位下平郡朝臣広成授正五位上。自余水手已上。亦各有級。正六位上禰仁傑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正月》十二年春正月戊子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賀。渤海郡使・新羅学語等、同亦在列。但奉翳美人、更着袍袴。」飛騨国献白狐・白雉。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正月甲午【七】》○甲午。渤海郡副使雲麾将軍己珎蒙等。授位各有差。即賜宴於朝堂。賜渤海郡王美濃〓[糸+施の旁]卅疋。絹卅疋。糸一百五十〓[糸+句]。調綿三百屯。己珎蒙美濃〓[糸+施の旁]廿疋。絹十疋。糸五十〓[糸+句]。調綿二百屯。自余各有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正月庚子【十三】》○庚子。天皇御中宮。授従四位下塩焼王従四位上。無位奈良王。守部王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広足正五位上。従五位上紀朝臣麻路。石川朝臣加美。藤原朝臣仲麻呂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石川朝臣年足。佐伯宿禰浄麻呂並従五位上。正六位上藤原朝臣巨勢麻呂。藤原朝臣八束。安倍朝臣嶋麻呂。多治比真人土作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大伴宿禰三中。宗形朝臣赤麻呂。紀朝臣可比佐。大伴宿禰犬養。車持朝臣国人並外従五位下。」又以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犬養為遣渤海大使。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正月癸卯【十六】》○癸卯。天皇御南苑、宴侍臣。饗百官及渤海客於朝堂。五位已上賜摺衣。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正月甲辰【十七】》○甲辰。天皇御大極殿南門、観大射。五位已上射了。乃命渤海使己珎蒙等射焉。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正月丙辰【廿九】》○丙辰。遣使就客館。贈渤海大使忠武将軍胥要徳従二位。首領無位己閼棄蒙従五位下。并賻調布一百十五端。庸布六十段。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正月丁巳【三十】》○丁巳。天皇御中宮閤門。己珎蒙等奏本国楽。賜帛綿各有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二月己未【戊午朔二】》○二月己未。己珎蒙等還国。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二月甲子【七】》○甲子。行幸難波宮。以知太政官事正三位鈴鹿王。正四位下兵部卿藤原朝臣豊成為留守。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二月庚午【十三】》○庚午。給摂津国百姓稲籾、各有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二月丙子【十九】》○丙子。百済王等奏風俗楽。授従五位下百済王慈敬従五位上。正六位上百済王全福従五位下。是日。車駕還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二月辛巳【廿四】》○辛巳。賜陪従右大臣已下、五位已上禄、各有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三月辛丑【丁亥朔十五】》○三月辛丑。以外従五位下紀朝臣必登為遣新羅大使。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四月戊午【丁巳朔二】》○夏四月戊午。遣新羅使等拝辞。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四月丙子【二十】》○丙子。遣渤海使等辞見。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五月乙未【丙戌朔十】》○五月乙未。天皇幸右大臣相楽別業。宴飲酣暢。授大臣男無位奈良麻呂従五位下。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五月丁酉【十二】》○丁酉。車駕還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六月庚午【丙辰朔十五】》○六月庚午。勅曰。朕、君臨八荒。奄有万姓。履薄馭朽。情深覆育。求衣忘寝。思切納隍。恒念、何答上玄。人民有休平之楽。能称明命。国家致寧泰之栄者。信是、被於寛仁。挂網之徒。保身命而得寿。布於鴻恩。窮乏之類。脱乞微而有息。宜大赦天下。自天平十二年六月十五日戌時以前大辟以下。咸赦除之。兼天平十一年以前公私所負之稲。悉皆原免。其監臨主守自盗。盗所監臨。故殺人・謀殺人殺訖。私鋳銭作具既備。強盗・窃盗。姦他妻。及中衛舍人。左右兵衛。左右衛士。衛門府衛士。門部。主帥。使部等、不在赦限。其流人穂積朝臣老。多治比真人祖人。名負・東人。久米連若女等五人。召令入京。大原采女勝部鳥女還本郷。小野王。日奉弟日女。石上乙麻呂。牟牟礼大野。中臣宅守。飽海古良比。不在赦限。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六月甲戌【十九】》○甲戌。令天下諸国、毎国写法華経十部。并建七重塔焉。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八月甲戌【乙卯朔二十】》○秋八月甲戌。和泉監并河内国焉。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八月癸未【廿九】》○癸未。大宰少弐従五位下藤原朝臣広嗣上表。指時政之得失。陳天地之災異。因以除僧正玄〓[日+方]法師。右衛士督従五位上下道朝臣真備為言。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九月丁亥【乙酉朔三】》○九月丁亥。広嗣遂起兵反。勅、以従四位上大野朝臣東人為大将軍。従五位上紀朝臣飯麻呂為副将軍。軍監・軍曹各四人。徴発東海。東山。山陰。山陽。南海五道軍一万七千人。委東人等、持節討之。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九月戊子【四】》○戊子。召隼人廿四人於御在所。右大臣橘宿禰諸兄宣勅、授位各有差。并賜当色服発遣。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九月己丑【五】》○己丑。勅従五位上佐伯宿禰常人。従五位下阿倍朝臣虫麻呂等。亦発遣任用軍事。」従五位下神前王賜姓甘南備真人。補摂津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九月乙未【十一】》○乙未。遣治部卿従四位上三原王等、奉幣帛于伊勢大神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九月己亥【十五】》○己亥。勅四畿内七道諸国曰。比来、縁筑紫境有不軌之臣。命軍討伐。願依聖祐欲安百姓。故今国別造観世音菩薩像壱躯、高七尺。并写観世音経一十巻。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九月乙巳【廿一】》○乙巳。勅大将軍大野朝臣東人等曰。得奏状、知遣新羅使船来泊長門国。其船上物者、便蔵当国。使中有人、可採用者。将軍、宜任用之。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九月戊申【廿四】》○戊申。大将軍東人等言。殺獲賊徒豊前国京都郡鎮長大宰史生従八位上小長谷常人。企救郡板櫃鎮小長凡河内田道。但大長三田塩籠者。着箭二隻、逃竄野裏。生虜登美・板櫃。京都三処営兵一千七百六十七人。器仗十七事。仍差長門国豊浦郡少領外正八位上額田部広麻呂。将精兵〓人。以今月廿一日発渡。又差勅使従五位上佐伯宿禰常人。従五位下安倍朝臣虫麻呂等。将隼人廿四人并軍士四千人。以今月廿二日発渡。令鎮板櫃営。東人等将後到兵。尋応発渡。又間諜申云。広嗣、於遠珂郡家。造軍営、儲兵弩。而挙烽火、徴発。国内兵矣。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九月己酉【廿五】》○己酉。大将軍東人等言。豊前国京都郡大領外従七位上〓[木+若]田勢麻呂。将兵五百騎。仲津郡擬少領無位膳東人。兵八十人。下毛郡擬少領無位勇山伎美麻呂。築城郡擬少領外大初位上佐伯豊石。兵七十人。来帰官軍。又豊前国百姓豊国秋山等殺逆賊三田塩籠。又上毛郡擬大領紀宇麻呂等三人。共謀斬賊徒首四級。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九月癸丑【廿九】》○癸丑。勅筑紫府管内諸国官人百姓等曰。逆人広嗣、小来凶悪。長益詐姦。其父故式部卿常欲除棄。朕不能許。掩蔵至今。比在京中、讒乱親族。故令遷遠。冀其改心。今聞。擅為狂逆。擾乱人民。不孝不忠。違天背地。神明所棄。滅在朝夕。前已遣勅符。報知彼国。又聞。或有逆人。捉害送人。不令遍見。故更遣勅符数十条。散擲諸国。百姓見者。早宜承知。如有人、雖本与広嗣同心起謀。今能改心悔過。斬殺広嗣、而息百姓者。白丁賜五位已上。官人随等加給。若身被殺者、賜其子孫。忠臣義士。宜速施行。大軍続須発入。宜知此状。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月戊午【甲寅朔五】》○冬十月戊午。遣渤海郡使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犬養等来帰。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月壬戌【九】》○壬戌。詔大将軍東人、令祈請八幡神焉。」大将軍東人等言。逆賊藤原広嗣率衆一万許騎。到板櫃河。広嗣親自率隼人軍為前鋒。即編木為船。将渡河。于時、佐伯宿禰常人。安倍朝臣虫麻呂。発弩射之。広嗣衆却、到於河西。常人等率軍士六千余人陳于河東。即令隼人等呼云。随逆人広嗣、拒捍官軍者。非直滅其身。罪及妻子親族者。則広嗣所率隼人并兵等。不敢発箭。于時、常人等呼広嗣十度。而猶不答。良久、広嗣乗馬出来云。承勅使到来。其勅使者為誰。常人等答云。勅使、衛門督佐伯大夫。式部少輔安倍大夫。今在此間者。広嗣云。而今知勅使。即下馬。両段再拝、申云。広嗣、不敢捍朝命。但請朝廷乱人二人耳。広嗣敢捍朝廷者。天神地祇罰殺。常人等云。為賜勅符喚大宰典已上。何故発兵押来。広嗣不能弁答。乗馬却還。時、隼人三人、直従河中泳来降服。則朝廷所遣隼人等。扶救、遂得着岸。仍降服隼人二十人。広嗣之衆十許騎、来帰官軍。獲虜器械如別。又降服隼人贈唹君多理志佐申云。逆賊広嗣謀云。従三道往。即広嗣自率大隅。薩摩。筑前。豊後等国軍合五千人許。従鞍手道往。綱手率筑後。肥前等国軍合五千人許人。従豊後国往。多胡古麻呂〈 不知所率軍数。 〉従田河
道往。但広嗣之衆、到来鎮所。綱手・多胡古麻呂未到。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月戊辰【十五】》○戊辰。遣新羅国使外従五位下紀朝臣必登等還帰。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月壬申【十九】》○壬申。任造伊勢国行宮司。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月丙子【廿三】》○丙子。任次第司。以従四位上塩焼王為御前長官。従四位下石川王為御後長官。正五位下藤原朝臣仲麻呂為前騎兵大将軍。正五位下紀朝臣麻路為後騎兵大将軍。徴発騎兵。東西史部。秦忌寸等惣四百人。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月己卯【廿六】》○己卯。勅大将軍大野朝臣東人等曰。朕、縁有所意。今月之末。暫往関東。雖非其時。事不能已。将軍知之、不須驚怪。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月壬午【廿九】》○壬午。行幸伊勢国。以知太政官事兼式部卿正二位鈴鹿王。兵部卿兼中衛大将正四位下藤原朝臣豊成為留守。是日。到山辺郡竹谿村堀越頓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月癸未【三十】》○癸未。車駕到伊賀国名張郡。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甲申朔》○十一月甲申朔。到伊賀郡安保頓宮宿。大雨。途泥、人馬疲煩。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乙酉【二】》○乙酉。到伊勢国壱志郡河口頓宮。謂之関宮也。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丙戌【三】》○丙戌。遣少納言従五位下大井王。并中臣・忌部等。奉幣帛於大神宮。車駕停御関宮十箇日。是日。大将軍東人等言。進士無位安倍朝臣黒麻呂、以今月廿三日丙子、捕獲逆賊広嗣於肥前国松浦郡値嘉嶋長野村。詔報曰。今覧十月廿九日奏。知捕得逆賊広嗣。其罪顕露、不在可疑。宜依法処決。然後奏聞。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丁亥【四】》○丁亥。遊猟于和遅野。免当国今年租。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戊子【五】》○戊子。大将軍東人等言。以今月一日。於肥前国松浦郡。斬広嗣・綱手已訖。菅成以下従人已上。及僧二人者。禁正身、置大宰府。其歴名如別。又以今月三日。差軍曹海犬養五百依。発遣。令迎逆人。広嗣之従三田兄人等廿余人。申云。広嗣之船、従知駕嶋発。得東風往四ケ日。行見嶋。船上人云。是耽羅嶋也。于時東風猶扇。船留海中。不肯進行。漂蕩已経一日一夜。而西風卒起。更吹還船。於是。広嗣自捧駅鈴一口云。我是大忠臣也。神霊棄我哉。乞頼神力。風波暫静。以鈴投海。然猶風波弥甚。遂着等保知駕嶋色都嶋矣。広嗣、式部卿馬養之第一子也。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乙未【十二】》○乙未。車駕従河口発。到壱志郡宿。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丁酉【十四】》○丁酉。進至鈴鹿郡赤坂頓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甲辰【廿一】》○甲辰。詔、陪従文武官。并騎兵及子弟等。賜爵人一級。但騎兵父者。雖不在陪従。賜爵二級。授従二位橘宿禰諸兄正二位。従四位上智努王。塩焼王並正四位下。従四位下石川王。長田王。守部王。道祖王。安宿王。黄文王並従四位上。無位山背王従四位下。従五位下矢釣王。大井王。茨田王並従五位上。従四位上大原真人高安正四位下。正五位下紀朝臣麻呂。藤原朝臣仲麻呂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下道朝臣真備。佐伯宿禰清麻呂。佐伯宿禰常人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家主。阿倍朝臣吾人。多治比真人牛養。大伴宿禰〓[示+古]信備。百済王全福。阿倍朝臣佐美麻呂。阿倍朝臣虫麻呂。藤原朝臣八束。橘宿禰奈良麻呂並従五位上。正六位上多治比真人木人。藤原朝臣清河。外従五位下民忌寸大楫並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下菅生朝臣古麻呂。紀朝臣鹿人。宗形朝臣赤麻呂。引田朝臣虫麻呂。物部依羅朝臣人会。高麦太。大蔵忌寸広足。倭武助。村国連子虫並外従五位上。正六位上当麻真人広名。紀朝臣広名。笠朝臣蓑麻呂。小野朝臣綱手。枚田忌寸安麻呂。秦前大魚。文忌寸黒麻呂。日根造大田。守部連牛養。酒波人麻呂。外少初位上壱師君族古麻呂並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乙巳【廿二】》○乙巳。賜五位已上〓[糸+施の旁]各有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丙午【廿】》○丙午。従赤坂発到朝明郡。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戊申【廿五】》○戊申。至桑名郡石占頓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己酉【廿六】》○己酉。到美濃国当伎郡。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一月庚戌【廿七】》○庚戌。賜伊勢国高年百姓百歳已下、八十歳已上者大税、各有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癸丑朔》○十二月癸丑朔。到不破郡不破頓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甲寅【二】》○甲寅。幸宮処寺及曳常泉。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丙辰【四】》○丙辰。解騎兵司。令還入京。皇帝巡観国城。晩頭、奏新羅楽・飛騨楽。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丁巳【五】》○丁巳。賜美濃国郡司及百姓有労勤者位一級。正五位上賀茂朝臣助授従四位下。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戊午【六】》○戊午。従不破発、至坂田郡横川頓宮。是日。右大臣橘宿禰諸兄、在前而発。経略山背国相楽郡恭仁郷。以擬遷都故也。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己未【七】》○己未。従横川発、到犬上頓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丙寅【十四】》○丙寅。外従六位上調連馬養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辛酉【九】》○辛酉。従犬上発、到蒲生郡宿。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壬戌【十】》○壬戌。従蒲生郡宿発到野洲頓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癸亥【十一】》○癸亥。従野洲発、到志賀郡禾津頓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乙丑【十三】》○乙丑。幸志賀山寺礼仏。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丙寅【十四】》○丙寅。賜近江国郡司位一級。従禾津発、到山背国相楽郡玉井頓宮。
《天平十二年(七四〇)十二月丁卯【十五】》○丁卯。皇帝在前幸恭仁宮。始作京都矣。太上天皇・皇后在後而至。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十三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十四〈 起天平十三年正月、尽十四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天璽国押開豊桜彦天皇〈 聖武天皇 〉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正月癸未朔》十三年春正月癸未朔。天皇始御恭仁宮受朝。宮垣未就。繞以帷帳。是日。宴五位已上於内裏。賜禄有差。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正月癸巳【十一】》○癸巳。遣使於伊勢大神宮及七道諸社。奉幣、以告遷新京之状也。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正月丁酉【十五】》○丁酉。故太政大臣藤原朝臣家返上食封五千戸。二千戸、依旧返賜其家。三千戸、施入諸国国分寺。以充造丈六仏像之料。」停大射。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正月戊戌【十六】》○戊戌。御大極殿、賜宴百官主典已上。賜禄有差。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正月甲辰【廿二】》○甲辰。逆人広嗣与党、且所捉獲、死罪廿六人。没官五人。流罪〓七人。徒罪卅二人。杖罪一百七十七人。下之所司。拠法処焉。徴従四位下中臣朝臣名代。外従五位下塩屋連古麻呂。大養徳宿禰小東人等卅四人於配処。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二月戊午【壬子朔七】》○二月戊午。詔曰。馬牛代人。勤労養人。因茲。先有明制。不許屠殺。今聞。国郡未能禁止。百姓猶有屠殺。宜其有犯者。不問蔭贖。先決杖一百。然後科罪。又聞。国郡司等、非縁公事。聚人田猟。妨民産業。損害実多。自今以後。宜令禁断。更有犯者、必擬重科。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三月壬午朔》○三月壬午朔。日有蝕之。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三月己丑【八】》○己丑。禁外従五位下小野朝臣東人、下平城獄。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三月庚寅【九】》○庚寅。東西両市決杖各五十。配流伊豆三嶋。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三月辛丑【二十】》○辛丑。摂津職言。自今月十四日始至十八日。有鸛一百八。来集宮内殿上。或集楼閣之上。或止太政官之庭。毎日辰時始来。未時散去。仍遣使鎮謝焉。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三月乙巳【廿四】》○乙巳。詔曰。朕以薄徳。忝承重任。未弘政化。寤寐多慚。古之明主、皆能先業。国泰人楽。災除福至。修何政化。能臻此道。頃者、年穀不豊。疫癘頻至。慙懼交集。唯労罪己。是以、広為蒼生、遍求景福。故前年、馳駅増飾天下神宮。去歳、普令天下造釈迦牟尼仏尊像、高一丈六尺者、各一鋪。并写大般若経各一部。自今春已来。至于秋稼。風雨順序。五穀豊穰。此乃、徴誠啓願。霊〓[貝+兄]如答。載惶載懼、無以自寧。案経云。若有国土講宣読誦。恭敬供養。流通此経王者。我等四王。常来擁護。一切災障。皆使消殄。憂愁疾疫。亦令除差。所願遂心。恒生歓喜者。宜令天下諸国各令敬造七重塔一区。并写金光明最勝王経。妙法蓮華経各一部。朕、又別擬、写金字金光明最勝王経。毎塔各令置一部。所冀。聖法之盛。与天地而永流。擁護之恩。被幽明而恒満。其造塔之寺。兼為国華。必択好処。実可長久。近人則不欲薫臭所及。遠人則不欲労衆帰集。国司等、各宜務存厳飾。兼尽潔清。近感諸天。庶幾臨護。布告遐邇。令知朕意。又毎国僧寺。施封五十戸。水田一十町。尼寺水田十町。僧寺必令有廿僧。其寺名、為金光明四天王護国之寺。尼寺一十尼。其寺名為法華滅罪之寺。両寺相共
、宜受教戒。若有闕者。即須補満。其僧尼。毎月八日。必応転読最勝王経。毎至月半。誦戒羯磨。毎月六斎日。公私不得漁猟殺生。国司等宜恒加検校。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三月己酉【廿八】》○己酉。三品長谷部内親王薨。天武天皇之皇女也。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閏三月乙卯【辛亥朔五】》○閏三月乙卯。天皇臨朝。授従四位上大野朝臣東人従三位。従五位上大井王正五位下。従四位下巨勢朝臣奈弖麻呂従四位上。正五位上藤原朝臣仲麻呂。従五位上紀朝臣飯麻呂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佐伯宿禰常人正五位上。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兄麻呂。従五位上阿倍朝臣虫麻呂並正五位下。正六位上多治比真人犢養。阿倍朝臣子嶋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馬史比奈麻呂。外正六位上曾乃君多理志佐。外従七位上〓[木+若]田勝麻呂。外正八位上額田部直広麻呂並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閏三月己未【九】》○己未。遣使運平城宮兵器於甕原宮。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閏三月乙丑【十五】》○乙丑。詔留守従三位大養徳国守大野朝臣東人。兵部卿正四位下藤原朝臣豊成等曰。自今以後。五位以上、不得任意住於平城。如有事故、応須退帰。被賜官符、然後聴之。其見在平城者。限今日内、悉皆催発。自余散在他所者、亦宜急追。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閏三月己巳【十九】》○己巳。難波宮鎮怪。庭中有狐頭断絶而無其身。但毛屎等散落頭傍。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閏三月甲戌【廿四】》○甲戌。奉八幡神宮秘錦冠一頭。金字最勝王経。法華経各一部。度者十人。封戸、馬五疋。又令造三重塔一区。賽宿祷也。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閏三月乙亥【廿五】》○乙亥。勅、賜百官主典已上并中衛・兵衛等銭、各有差。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四月辛丑【庚辰朔廿二】》○夏四月辛丑。遣従四位上巨勢朝臣奈弖麻呂。従四位下藤原朝臣仲麻呂。従五位下民忌寸大楫。外従五位下陽侯史真身等、検校河内与摂津相争河堤所。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五月乙卯【庚戌朔六】》○五月乙卯。天皇幸河南、観校猟。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五月庚申【十一】》○庚申。令諸国常額之外、差加左右衛土各四百人。衛門衛士二百人貢之。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五月丙子【廿七】》○丙子。讃岐国介正六位上村国連子老。越後国掾正七位下錦部連男笠等。与官長失礼、不相和順。仍解却見任。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七月辛亥【己酉朔三】》○秋七月辛亥。従四位上勲十二等巨勢朝臣奈氏麻呂為左大弁兼神祇伯春宮大夫。従四位下紀朝臣飯麻呂為右大弁。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清河為中務少輔。従五位上橘宿禰奈良麻呂為大学頭。従四位上黄文王為散位頭。従五位上紀朝臣浄人為治部大輔兼文章博士。外従五位下猪名真人馬養為雅楽頭。従四位下藤原朝臣仲麻呂為民部卿。外従五位下文忌寸黒麻呂為主税頭。正五位下下道朝臣真備為東宮学士。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七月戊午【十】》○戊午。太上天皇移御新宮。天皇奉迎河頭。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七月辛酉【十三】》○辛酉。宴群臣于新宮。奏女楽・高麗楽。五位已上賜禄有差。是日。授左大弁従四位上巨勢朝臣奈弖麻呂正四位上。并賜以金牙飾斑竹御杖。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七月辛未【廿三】》○辛未。正五位上紀朝臣麻路為式部大輔。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八月丁亥【己卯朔九】》○八月丁亥。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木人為兵部少輔。従四位上長田王為刑部卿。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御中為少輔兼大判事。従五位上百済王慈敬為宮内大輔。正四位下智努王為木工頭。外従五位上紀朝臣鹿人為大炊頭。外従五位下車持朝臣国人為主殿頭。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家主為鋳銭長官。従五位下小治田朝臣広千為尾張守。従五位下百済王孝忠為遠江守。外従五位下陽侯史真身為但馬守。正五位下阿倍朝臣虫麻呂為播磨守。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百世為美作守。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八月癸巳【十五】》○癸巳。佐渡国自去六月至今月。霖雨不止。有傷民産。免当年田租調庸。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八月丙午【廿八】》○丙午。遷平城二市於恭仁京。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九月辛亥【戊申朔四】》○九月辛亥。免左右京百姓調租。四畿内田租。縁遷都也。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九月乙卯【八】》○乙卯。勅。以京都新遷、大赦天下。天平十三年九月八日午時以前天下罪人。大辟已下。已発覚。未発覚。已結正。未結正。無問軽重。咸釈放却。其流人、未達前所。已達前所。及年満已編付為百姓。亦咸釈放還。其在流所生子孫。父母已亡。無可随還者。亦不限年之遠近。情願還。皆録名聞奏。但不願還者、恣聴之。又縁逆人広継入罪者、咸従原免。又大養徳。伊賀。伊勢。美濃。近江。山背等国、供奉行宮之郡。勿収今年之調。」以正四位下智努王。正四位上巨勢朝臣奈弖麻呂二人為造宮卿。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九月丙辰【九】》○丙辰。為供造宮。差発大養徳。河内。摂津。山背四国役夫五千五百人。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九月己未【十二】》○己未。遣木工頭正四位下智努王。民部卿従四位下藤原朝臣仲麻呂。散位外従五位下高岳連河内。主税頭外従五位下文忌寸黒麻呂四人。班給京都百姓宅地。従賀世山西道以東為左京。以西為右京。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九月丁丑【三十】》○丁丑。行幸宇治及山科。五位已上、皆悉従駕。追奈良留守兵部卿正四位下藤原朝臣豊成為留守。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十月己卯【戊寅朔二】》○冬十月己卯。車駕還宮。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十月辛卯【十四】》○辛卯。勅。五位已上礼服冠者。元来、官作賜之。自今以後。令私作備。内命婦亦同。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十月癸巳【十六】》○癸巳。賀世山東河造橋。始自七月。至今月乃成。召畿内及諸国優婆塞等役之。随成令得度。惣七百五十人。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十月戊戌【廿一】》○戊戌。制。令内外従五位已上、自今以後。侍中供奉。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十一月戊辰【戊申朔廿一】》○十一月戊辰。右大臣橘宿禰諸兄奏。此間朝廷以何名号、伝於万代。天皇勅曰。号為大養徳恭仁大宮也。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十一月庚午【廿三】》○庚午。始以赤幡、班給大蔵。内蔵。大膳。大炊。造酒。主醤等司。供御物前建以為標。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十二月丙戌【丁丑朔十】》○十二月丙戌。外従五位下秦前大魚為参河守。外従五位下馬史比奈麻呂為甲斐守。外従五位下紀朝臣広名為上総守。外従五位下守部連牛養為下総守。従五位下阿倍朝臣子嶋為肥後守。」安房国并上総国。能登国并越中国。
《天平十三年(七四一)十二月己亥【廿三】》○己亥。外従五位下引田朝臣虫麻呂為摂津亮。従五位下甘南備真人神前為近江守。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稲君為因幡守。従五位上藤原朝臣八束為右衛士督。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正月丁未朔》十四年春正月丁未朔。百官朝賀。為大極殿未成。権造四阿殿。於此受朝焉。石上・榎井両氏、始樹大楯槍。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正月辛亥【五】》○辛亥。廃大宰府。遣右大弁従四位下紀朝臣飯麻呂等四人。以廃府官物付筑前国司。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正月癸丑【七】》○癸丑。天皇幸城北苑。宴五位已上。賜禄有差。特齎造宮卿正四位下智努王東〓[糸+施の旁]六十疋。綿三百屯。以勤造宮殿也。」外従五位下巨勢朝臣堺麻呂。上毛野朝臣今具麻呂並授従五位下。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正月丙辰【十】》○丙辰。賜武官酒食。仍齎五位已上被。主典已上支子袍・帛袴。府生已下衛士已上〓[糸+施の旁]綿各有差。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正月壬戌【十六】》○壬戌。天皇御大安殿。宴群臣。酒酣奏五節田舞。訖更令少年童女踏歌。又賜宴天下有位人并諸司史生。於是、六位以下人等鼓琴。歌曰。@新年始邇。何久志社。供奉良米。万代摩提丹。 新(あらた)たしき年(とし)の始(はじ)めにかくしこそ。供(つか)へ奉(まつ)らめ万代(よろづよ)までに。(K001)宴訖賜禄有差。又賜家入大宮百姓廿人爵一級。入都内者。無問男女並齎物。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正月己巳【廿三】》○己巳。陸奥国言。部下黒川郡以北十一郡。雨赤雪。平地二寸。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二月丙子朔》○二月丙子朔。幸皇后宮、宴群臣。天皇歓甚。授正四位上巨勢朝臣奈弖麻呂従三位。従五位上坂上忌寸犬養正五位下。正八位上県犬養宿禰八重外従五位下。宴訖賜禄有差。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二月戊寅【三】》○戊寅。免中宮職奴広庭。賜大養徳忌寸姓。大宰府言。新羅使沙〓[冫+食]金欽英等一百八十七人来朝。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二月庚辰【五】》○庚辰。詔、以新京草創、宮室未成。便令右大弁紀朝臣飯麻呂等饗金欽英等於大宰。自彼放還。是日。始開恭仁京東北道。通近江国甲賀郡。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三月己巳【丙午朔廿四】》○三月己巳。地震。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四月甲申【乙亥朔十】》○夏四月甲申。伊勢国飯高郡采女正八位下飯高君笠目之親族県造等。皆賜飯高君姓。賜外従七位下日下部直益人伊豆国造伊豆直姓。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四月甲午【二十】》○甲午。天皇御皇后宮、宴五位以上。賜禄有差。授河内守従五位上大伴宿禰〓[示+古]志備正五位下。皇后宮亮外従五位下中臣熊凝朝臣五百嶋従五位下。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四月戊戌【廿四】》○戊戌。授従四位下大原真人門部従四位上。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五月丙午【甲辰朔三】》○五月丙午。遣使畿内。検校遭〓百姓産業。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五月癸丑【十】》○癸丑。越智山陵崩壊。長一十一丈。広五丈二尺。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五月丙辰【十三】》○丙辰。遣知太政官事正三位鈴鹿王等十人。率雑工修緝之。又遣采女・女嬬等、供奉其事。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五月庚申【十七】》○庚申。遣内蔵頭外従五位下路真人宮守等。齎種種献物奉山陵。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五月庚午【廿七】》○庚午。制。凡擬郡司少領已上者。国司史生已上、共知簡定。必取当郡推服。比都知聞者。毎司依員貢挙。如有顔面濫挙者。当時国司、随事科決。又采女者。自今以後。毎郡一人貢進之。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六月丁丑【甲戌朔四】》○六月丁丑。上毛野朝臣宿奈麻呂復本位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六月戊寅【五】》○戊寅。夜、京中徃往雨飯。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七月癸卯朔》○秋七月癸卯朔。日有蝕之。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八月甲戌【癸酉朔二】》○八月甲戌。令左右京四畿内七道諸国司等上孝子。順孫。義夫。節婦。力田人之名。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八月丁丑【五】》○丁丑。詔、授造宮録正八位下秦下嶋麻呂従四位下。賜太秦公之姓。并銭一百貫。〓[糸+施の旁]一百疋。布二百端。綿二百屯。以築大宮垣也。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八月癸未【十一】》○癸未。詔曰。朕、将行幸近江国甲賀郡紫香楽村。即以造宮卿正四位下智努王。輔外従五位下高岡連河内等四人。為造離宮司。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八月甲申【十二】》○甲申。車駕幸石原宮。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八月乙酉【十三】》○乙酉。宮城以南大路西頭。与甕原宮以東之間。令造大橋。令諸国司随国大小。輸銭十貫以下、一貫以上。以充造橋用度。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八月癸巳【廿一】》○癸巳。以民部大輔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牛養等為装束司。是日。賜陪従人等禄各有差。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八月甲午【廿二】》○甲午。以中務卿正四位上塩焼王。左中弁従五位上阿倍朝臣沙弥麻呂等六人。為前次第司。宮内卿従四位上石川王。民部大輔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牛養等六人為後次第司。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八月丁酉【廿五】》○丁酉。制。大隅。薩摩。壱岐。対馬。多〓等国官人禄者。令筑前国司以廃府物給。公廨又以便国稲依常給之。其三嶋擬郡司。并成選人等。身留当嶋。名附筑前国申上。仕丁国別点三人。皆悉進京。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八月己亥【廿七】》○己亥。行幸紫香楽宮。以知太政官事正三位鈴鹿王。左大弁従三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右大弁従四位下紀朝臣飯麻呂。為留守。摂津大夫従四位下大伴宿禰牛養。民部卿従四位下藤原朝臣仲麻呂為平城留守。即日。車駕至紫香楽宮。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九月壬寅朔》○九月壬寅朔。幸刺松原。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九月乙巳【四】》○乙巳。車駕還恭仁京。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九月癸丑【十二】》○癸丑。大風雨。壌宮中屋墻及百姓廬舎。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九月戊午【十七】》○戊午。遣巡察使於七道諸国。又任左右京・畿内班田使。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九月己巳【廿八】》○己巳。授正五位上紀朝臣麻路従四位下。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十月癸未【壬申朔十二】》○冬十月癸未。禁正四位下塩焼王并女孺四人。下平城獄。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十月乙酉【十四】》○乙酉。参議左京大夫従四位下県犬養宿禰石次卒。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十月戊子【十七】》○戊子。塩焼王配流於伊豆国三嶋。子部宿禰小宅女於上総国。下村主白女於常陸国。川辺朝臣東女於佐渡国。名草直高根女於隠岐国。春日朝臣家継女於土左国。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十一月癸卯【壬寅朔二】》○十一月癸卯。参議従三位大野朝臣東人薨。飛鳥朝廷糺職大夫直広肆果安之子也。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十一月丙午【五】》○丙午。免左右京畿内今年田租。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十一月壬子【十一】》○壬子。大隅国司言。従今月廿三日未時。至廿八日。空中有声。如大鼓。野雉相驚。地大震動。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十一月丙寅【廿五】》○丙寅。遣使於大隅国検問。并請聞神命。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十二月丁亥【壬申朔十六】》○十二月丁亥、地震。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十二月戊子【十七】》○戊子。令近江国司禁断有勢之家専貪鉄穴。貧賤之民不得採用。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十二月庚寅【十九】》○庚寅。正四位下大原真人高安卒。
《天平十四年(七四二)十二月庚子【廿九】》○庚子。行幸紫香楽宮。知太政官事正三位鈴鹿王。左大弁従三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右大弁従四位下紀朝臣飯麻呂。民部卿藤原朝臣仲麻呂等四人為留守。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十四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十五〈 起天平十五年正月、尽十六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天璽国押開豊桜彦天皇〈 聖武天皇 〉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正月辛丑朔》十五年春正月辛丑朔。遣右大臣橘宿禰諸兄。在前還恭仁宮。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正月壬寅【二】》○壬寅。車駕自紫香楽至。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正月癸卯【三】》○癸卯。天皇御大極殿。百官朝賀。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正月丁未【七】》○丁未。天皇御大安殿、宴五位已上。賜禄有差。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正月壬子【十二】》○壬子。御石原宮楼。〈 在城東北。 〉賜饗於百官及有位人等。有勅。鼓琴。任其弾歌五位已上、賜摺衣。六位已下禄各有差。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正月癸丑【十三】》○癸丑。為読金光明最勝王経。請衆僧於金光明寺。其詞曰。天皇敬諮四十九座諸大徳等。弟子、階縁宿殖、嗣膺宝命。思欲宣揚正法、導御蒸民。故以今年正月十四日。勧請海内出家之衆於所住処。限七七日転読大乗金光明最勝王経。又令天下限七七日。禁断殺生及断雑食。別於大養徳国金光明寺。奉設殊勝之会。欲為天下之摸。諸徳等、或一時名輩。或万里嘉賓。僉曰人師、咸称国宝。所冀、屈彼高明、随茲延請。始暢慈悲之音。終諧微妙之力。仰願、梵宇増威。皇家累慶。国土厳浄。人民康楽、広及群方、綿該広類。同乗菩薩之乗、並坐如来之座。像法中興、実在今日。凡厥知見、可不思哉。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二月辛巳【辛未朔十一】》○二月辛巳。以佐渡国并越後国。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二月乙未【廿五】》○乙未。夜、月掩〓惑。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二月丁酉【廿七】》○丁酉。夜、月掩太白。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三月癸卯【庚子朔四】》○三月癸卯。金光明寺読経竟。詔、遣右大臣橘宿禰諸兄等。就寺慰労衆僧。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三月乙巳【六】》○乙巳。筑前国司言。新羅使薩〓[冫+食]金序貞等来朝。於是。遣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土作。外従五位下葛井連広成於筑前。検校供客之事。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四月壬申【庚午朔三】》○夏四月壬申。行幸紫香楽。以右大臣正二位橘宿禰諸兄。左大弁従三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右大弁従四位下紀朝臣飯麻呂為留守。遣宮内少輔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木人為平城宮留守。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四月乙酉【十六】》○乙酉。車駕還宮。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四月辛卯【廿二】》○辛卯。賜陪従五位已上廿八人。六位已下二千三百七十人禄有差。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四月甲午【廿五】》○甲午。検校新羅客使多治比真人土作等言。新羅使、調改称土毛。書奥注物数。稽之旧例。大失常礼。太政官処分。宜召水手已上。告以失礼之状。便即放却。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五月辛丑【己亥朔三】》○五月辛丑。自三月至今月不雨。奉幣帛于畿内諸神社祈雨焉。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五月癸卯【五】》○癸卯。宴群臣於内裏。皇太子親舞五節。」右大臣橘宿禰諸兄奉詔。奏太上天皇曰。【S09】天皇大命〈 爾 〉坐〈 西 〉奏賜〈 久 〉、掛〈 母 〉畏〈 岐 〉飛鳥浄見御原宮〈 爾 〉大八洲所知〈 志 〉聖〈 乃 〉天皇命、天下〈 乎 〉治賜〈 比 〉平賜〈 比弖 〉所思坐〈 久 〉。上下〈 乎 〉斉〈 倍 〉和〈 気弖 〉無動〈 久 〉静〈 加爾 〉令有〈 爾八 〉礼〈 等 〉楽〈 等 〉二〈 都 〉並〈 弖志 〉平〈 久 〉長〈 久 〉可有〈 等 〉随神〈 母 〉所思坐〈 弖 〉、此〈 乃 〉舞〈 乎 〉始賜〈 比 〉造賜〈 比伎等 〉聞食〈 弖 〉、与天地共〈 爾 〉絶事無〈 久 〉、弥継〈 爾 〉受賜〈 波利 〉行〈 牟 〉物〈 等之弖 〉、皇太子斯王〈 爾 〉学〈 志 〉頂令荷〈 弖 〉、我皇天皇大前〈 爾 〉貢事〈 乎 〉奏。」於是。太上天皇詔報曰。【S10】現神御大八洲我子天皇〈 乃 〉掛〈 母 〉畏〈 伎 〉天皇朝廷〈 乃 〉始賜〈 比 〉造賜〈 弊留 〉宝国宝〈 等之弖 〉此王〈 乎 〉令供奉賜〈 波 〉、天下〈 爾 〉立賜〈 比 〉行賜〈 部流 〉法〈 波
 〉可絶〈 伎 〉事〈 波 〉無〈 久 〉有〈 家利止 〉見聞喜侍〈 止 〉奏賜〈 等 〉詔大命〈 乎 〉奏。又今日行賜〈 布 〉態〈 乎 〉見行〈 波 〉、直遊〈 止乃味爾波 〉不在〈 之弖 〉。天下人〈 爾 〉君臣祖子〈 乃 〉理〈 乎 〉教賜〈 比 〉趣賜〈 布等爾 〉有〈 良志止奈母 〉所思〈 須 〉。是以、教賜〈 比 〉趣賜〈 比奈何良 〉、受被賜持〈 弖 〉、不忘不失可有〈 伎 〉表〈 等之弖 〉。一二人〈 乎 〉治賜〈 波奈止那毛 〉所思行〈 須等 〉奏賜〈 止 〉詔大命〈 乎 〉奏賜〈 波久止 〉奏。」因御製歌曰。@蘇良美都。夜麻止乃久爾波。可未可良斯。多布度久安流羅之。許能末比美例波。そらみつ やまとのくには かみからし たふとくあるらし このまひみれば (K002)又歌曰。@阿麻豆可未。美麻乃弥己止乃。登理母知弖。許能等与美岐遠。伊寸多弖末都流。あまつかみ みまのみことの とりもちて このとよみきを いかたてまつる (K003)又歌曰。@夜須美斯志。和己於保支美波。多比良気久。那何久伊末之弖。等与美岐麻都流。やすみしし わごおほきみは たひらけく ながくいまして とよみきまつる (K004
)」右大臣橘宿禰諸兄宣詔曰。【S11】天皇大命〈 良麻等 〉勅〈 久 〉今日行賜〈 比 〉供奉賜態〈 爾 〉依而御世御世当〈 弖 〉供奉〈 礼留 〉親王等大臣等〈 乃 〉子等〈 乎 〉始而、可治賜〈 伎 〉一二人等選給〈 比 〉治給〈 布 〉。是以、汝等〈 母 〉今日詔大命〈 乃期等 〉君臣祖子〈 乃 〉理〈 遠 〉忘事無〈 久 〉、継坐〈 牟 〉天皇御世御世〈 爾 〉明浄心〈 乎 〉以而、祖名〈 乎 〉戴持而、天地与共〈 爾 〉長〈 久 〉遠〈 久 〉仕奉〈 礼等之弖 〉、冠位上賜〈 比 〉治賜〈 布等 〉勅大命衆聞食宣。又皇太子宮〈 乃 〉官人〈 爾 〉冠一階上賜〈 布 〉。此中博士〈 等 〉任賜〈 部留 〉下道朝臣真備〈 爾波 〉冠二階上賜〈 比 〉治賜〈 波久等 〉勅天皇大命衆聞食宣。」授右大臣正二位橘宿禰諸兄従一位。正三位鈴鹿王従二位。正四位下藤原朝臣豊成従三位。従四位上栗栖王。春日王並正四位下。従四位下船王従四位上。無位阿刀王。御室王並従四位下。従五位上矢釣王正五位下。無位高丘王。林王。市原王並従五位下。従四位下大伴宿禰牛養。石上朝臣乙麻呂。藤原朝臣仲麻呂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広足。佐伯宿
禰常人。正五位下下道朝臣真備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占部。石川朝臣加美。従五位上藤原朝臣八束。橘宿禰奈良麻呂。正五位下阿倍朝臣虫麻呂。佐伯宿禰清麻呂。坂上忌寸犬養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阿倍朝臣佐美麻呂。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清河。従五位上紀朝臣清人。石川朝臣年足。背奈王福信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稲君。百済王孝忠。佐味朝臣虫麻呂。巨勢朝臣堺麻呂。佐伯宿禰稲麻呂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県犬養宿禰大国。正六位上大伴宿禰駿河麻呂。従六位上大原真人麻呂。正六位上中臣朝臣清麻呂。佐伯宿禰毛人並従五位下。従六位上下毛野朝臣稲麻呂。正六位上高橋朝臣国足。鴨朝臣角足。秦井手乙麻呂。紀朝臣小楫。若犬養宿禰東人。井上忌寸麻呂並外従五位下。」既而、以右大臣従一位橘宿禰諸兄拝左大臣。兵部卿従三位藤原朝臣豊成。左大弁従三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為中納言。従四位上藤原朝臣仲麻呂。従四位下紀朝臣麻路為参議。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五月乙丑【廿七】》○乙丑。詔曰。如聞。墾田、依養老七年格。限満之後。依例収授。由是。農夫怠倦。開地復荒。自今以後。任為私財、無論三世一身。咸悉永年莫取。其親王一品及一位五百町。二品及二位四百町。三品・四品及三位三百町。四位二百町。五位百町。六位已下八位已上五十町。初位已下至于庶人十町。但郡司者。大領・少領三十町。主政・主帳十町。若有先給地過多茲限。便即還公。姦作隠欺、科罪如法。国司在任之日。墾田一依前格。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五月丙寅【廿八】》○丙寅。禁断諸国司等不住旧館、更作新舍。又到任一度須給鋪設。而雖経年序。更亦給之。又各置養郡勿、令煩資養。」備前国言。邑久郡新羅邑久浦漂着大魚五十二隻。長二丈三尺已下。一丈二尺已上。皮薄如紙。眼似米粒。声如鹿鳴。故老皆云。未嘗聞也。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六月癸巳【戊辰朔廿六】》○六月癸巳。山背国司言。今月廿四日、自酉至戌。宇治河水涸竭。行人掲渉。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六月丁酉【三十】》○丁酉。以従五位下中臣朝臣清麻呂為神祇大副。従五位下当麻真人鏡麻呂為少納言。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木人為中務少輔。従五位下藤原朝臣許勢麻呂為中宮亮。従五位下高丘王為右大舍人頭。従五位下林王為図書頭。外従五位下小野朝臣綱手為内蔵頭。従五位下大原真人麻呂為式部少輔。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三中為兵部少輔。従四位下大市王為刑部卿。正五位上平群朝臣広成為大輔。外従五位上倭武助為典薬頭。外従五位下紀朝臣男楫為弾正弼。従四位上藤原朝臣仲麻呂為左京大夫。外従五位下鴨朝臣角足為右京亮。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土作為摂津亮。従四位下下道朝臣真備為春宮大夫。皇太子学士如故。正五位下背奈王福信為亮。正五位下藤原朝臣清河為大養徳守。従五位下佐伯宿禰毛人為尾張守。外従五位下秦井手乙麻呂為相摸守。従五位下百済王敬福為陸奥守。外従五位下葛井連広成為備後守。従五位下小治田朝臣広千為讃岐守。外従五位上引田朝臣虫麻呂為土左守。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七月戊戌朔》○秋七月戊戌朔。日有蝕之。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七月庚子【三】》○庚子。天皇御石原宮。賜饗於隼人等。」授正五位上佐伯宿禰清麻呂従四位下。外従五位下葛井連広成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下曾乃君多利志佐外正五位上。外正六位上前君乎佐外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上佐須岐君夜麻等久久売外正五位下。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七月壬寅【五】》○壬寅。出雲国司言。楯縫・出雲二郡、雷雨異常。山岳頽崩。壊廬舍、埋田畝。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七月庚寅(この月なし。)》○庚寅。地震。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七月癸亥【廿六】》○癸亥。行幸紫香楽宮。以左大臣橘宿禰諸兄。知太政官事鈴鹿王。中納言巨勢朝臣奈弖麻呂為留守。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八月丁卯朔》○八月丁卯朔。幸鴨川。改名為宮川也。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八月乙亥【九】》○乙亥。上総国司言。去七月、大風雨数箇日。雑木、長三四丈已下、二三尺已上、一万五千許株、漂着部内海浜也。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九月壬寅【丁酉朔六】》○九月壬寅。正五位上石川朝臣賀美授従四位下。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九月己酉【十三】》○己酉。免官奴斐太従良。賜大友史姓。斐太、始以大坂沙治玉石之人也。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九月丁巳【廿一】》○丁巳。甲賀郡調庸、准畿内収之。又免当年田租。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十月辛巳【丁卯朔十五】》○冬十月辛巳。詔曰。朕以薄徳、恭承大位。志存兼済。勤撫人物。雖率土之浜、已霑仁恕。而普天之下、未浴法恩。誠欲頼三宝之威霊、乾坤相泰。修万代之福業、動植咸栄。粤以天平十五年歳次癸未十月十五日。発菩薩大願、奉造盧舍那仏金銅像一躯。尽国銅而鎔象。削大山以構堂。広及法界、為朕知識。遂使同蒙利益共致菩提。夫有天下之富者朕也。有天下之勢者朕也。以此富勢造此尊像。事也易成、心也難至。但恐徒有労人、無能感聖。或生誹謗、反墮罪辜。是故、預知識者。懇発至誠。各招介福。宜毎日三拝盧舍那仏。自当存念各造盧舍那仏也。如更有人、情願持一枝草一把土助造像者。恣聴之。国郡等司、莫因此事、侵擾百姓強令収斂。布告遐邇、知朕意矣。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十月壬午【十六】》○壬午。東海・東山・北陸三道廿五国、今年調庸等物、皆令貢於紫香楽宮。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十月乙酉【十九】》○乙酉。皇帝御紫香楽宮。為奉造盧舍那仏像。始開寺地。於是、行基法師、率弟子等、勧誘衆庶。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十一月丁酉【丙申朔二】》○十一月丁酉。天皇還恭仁宮。車駕留連紫香楽。凡四月焉。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十一月戊申【十三】》○戊申。宴群臣於内裏。外従五位下倭武助授従五位下。五位已上賜禄有差。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十二月己丑【丙寅朔廿四】》○十二月己丑。始運平城器仗、収置於恭仁宮。
《天平十五年(七四三)十二月辛卯【廿六】》○辛卯。始置筑紫鎮西府。以従四位下石川朝臣加美為将軍。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百世為副将軍。判官二人。主典二人。初壊平城大極殿并歩廊。遷造於恭仁宮四年。於茲、其功纔畢矣。用度所費、不可勝計。至是、更造紫香楽宮。仍停恭仁宮造作焉。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正月丙申朔》十六年春正月丙申朔。廃朝。饗五位已上於朝堂。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正月庚戌【十五】》○庚戌。任装束次第司。為幸難波宮也。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正月戊午【廿三】》○戊午。太政官奏。鎮西府将軍准従五位官。判官准従六位官。主典准従七位官。倍給二季禄及月料。並留応入京調庸物、相折。通融、随時便給。又特賜公廨田。将軍十町。副将軍八町。判官六町。主典四町。奏可之。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正月辛酉【廿六】》○辛酉。給鎮西府印一面。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閏正月乙丑朔》○閏正月乙丑朔。詔、喚会百官於朝堂。問曰。恭仁・難波二京、何定為都。各言其志。於是、陳恭仁京便宜者。五位已上廿四人。六位已下百五十七人。陳難波京便宜者。五位已上廿三人。六位已下一百卅人。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閏正月戊辰【四】》○戊辰。遣従三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従四位上藤原朝臣仲麻呂。就市問定京之事。市人皆願以恭仁京為都。但有願難波者一人。願平城者一人。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閏正月癸酉【九】》○癸酉。更仰京職、令諸寺・百姓皆作舍宅。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閏正月乙亥【十一】》○乙亥。天皇行幸難波宮。以知太政官事従二位鈴鹿王。民部卿従四位上藤原朝臣仲麻呂為留守。是日。安積親王、縁脚病従桜井頓宮還。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閏正月丁丑【十三】》○丁丑。薨。時年十七。遣従四位下大市王。紀朝臣飯麻呂等。監護喪事。親王、天皇之皇子也。母、夫人正三位県犬養宿禰広刀自。従五位下唐之女也。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二月乙未朔》○二月乙未朔。遣少納言従五位上茨田王于恭仁宮。取駅鈴・内外印。又追諸司及朝集使等於難波宮。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二月丙申【二】》○丙申。中納言従三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持留守官所給鈴印、詣難波宮。以知太政官事従二位鈴鹿王。木工頭従五位下小田王。兵部卿従四位上大伴宿禰牛養。大蔵卿従四位下大原真人桜井。大輔正五位上穂積朝臣老五人、為恭仁宮留守。治部大輔正五位下紀朝臣清人。左京亮外従五位下巨勢朝臣嶋村二人、為平城宮留守。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二月甲辰【十】》○甲辰。幸和泉宮。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二月丙午【十二】》○丙午。免天下馬飼雑戸人等。因勅曰。汝等今負姓、人之所恥也。所以原免、同於平民。但既免之後。汝等手伎、如不伝習子孫。子孫弥降前姓。欲従卑品。又放官奴婢六十人従良。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二月丁未【十三】》○丁未。車駕自和泉宮至。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二月甲寅【二十】》○甲寅。運恭仁宮高御座并大楯於難波宮。又遣使取水路運漕兵庫器仗。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二月乙卯【廿一】》○乙卯。恭仁京百姓情願遷難波宮者、恣聴之。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二月丙辰【廿二】》○丙辰。幸安曇江遊覧松林。百済王等奏百済楽。詔、授無位百済王女天従四位下。従五位上百済王慈敬。従五位下孝忠。全福並正五位下。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二月戊午【廿四】》○戊午。取三嶋路、行幸紫香楽宮。太上天皇及左大臣橘宿禰諸兄、留在難波宮焉。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二月庚申【廿六】》○庚申。左大臣宣勅云。今以難波宮定為皇都。宜知此状。京戸百姓任意往来。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三月甲戌【甲子朔十一】》○三月甲戌。石上・榎井二氏、樹大楯槍於難波宮中外門。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三月丁丑【十四】》○丁丑。運金光明寺大般若経、致紫香楽宮。比至朱雀門。雑楽迎奏。官人迎礼。引導入宮中、奉置大安殿。請僧二百。転読一日。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三月戊寅【十五】》○戊寅。難波宮東西楼殿。請僧三百人。令読大般若経。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四月丙午【甲午朔十三】》○夏四月丙午。紫香楽宮西北山火。城下男女数千余人、皆趣伐山。然後火滅。天皇嘉之。賜布人一端。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四月甲寅【廿一】》○甲寅。廃造兵・鍛冶二司。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四月丙辰【廿三】》○丙辰。以始営紫香楽宮。百官未成。司別給公廨銭。惣一千貫。交関取息、永充公用。不得損失其本。毎年限十一月。細録本利用状、令申太政官。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五月庚戌【癸亥朔】(この月になし。)》○五月庚戌。肥後国雷雨、地震。八代。天草。葦北三郡官舍。并田二百九十余町。民家四百七十余区。人千五百廿余口、被水漂没。山崩二百八十余所。有圧死人〓余人。並加賑恤。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六月壬子【壬辰朔廿一】》○六月壬子。雨氷。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七月癸亥【壬戌朔二】》○秋七月癸亥。太上天皇幸智努離宮。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七月丁卯【六】》○丁卯。故正四位下紀朝臣男人与故従五位下紀朝臣国益。相訴奴婢。依刑部判、賜国益男正五位下清人。既而清人上表、悉従良焉。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七月戊辰【七】》○戊辰。太上天皇幸仁岐河。陪従衛士已上。無問男女、賜禄各有差。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七月己巳【八】》○己巳。車駕還難波宮。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七月甲申【廿三】》○甲申。詔曰。四畿内七道諸国。国別割取正税四万束。以入僧尼両寺、各二万束。毎年出挙。以其息利、永支造寺用。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八月乙未【辛卯朔五】》○八月乙未。詔、授蒲生郡大領正八位上佐佐貴山君親人従五位下。并賜食封五十戸。〓[糸+施の旁]一百疋。布二百端。綿二百屯。銭一百貫。神前郡大領正八位下佐佐貴山君足人正六位上、并〓[糸+施の旁]〓疋。布八十端。綿八十屯。銭〓貫。斯二人、並伐除紫香楽宮辺山木。故有此賞焉。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九月甲戌【庚申朔十五】》○九月甲戌。遣巡察使於畿内七道。以従四位下紀朝臣飯麻呂為畿内使。正五位下石川朝臣年足為東海道使。正五位上平群朝臣広成為東山道使。従五位下石川朝臣東人為北陸道使。正五位下百済王全福為山陰道使。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三中為山陽道使。外従五位下巨勢朝臣嶋村為南海道使。従四位上石上朝臣乙麻呂為西海道使。外従五位下大養徳宿禰小東人為次官。道別判官一人。主典一人。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九月乙酉【廿六】》○乙酉。勅八道巡察使等曰。是行使等、検問事条。国郡官司、依実報答者。縦当死罪。咸原而勿論。若有経問不臣、被使勘獲者。事雖細小。依法不容。使宜慇懃告示。一事以上、准勅施行。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九月丙戌【廿七】》○丙戌。勅、頒卅二条於巡察使。事具別勅。因勅曰。凡頃聞。諸国郡官人等。不行法令。空置巻中。無畏憲章。擅求利潤。公民歳弊。私門日増。朕之股肱、豈合如此。自今以後。宜依頒条、毎四考終、必加訪察奏聞。即随善悪黜陟其人。遂令〓渭殊流。賢愚得所。若有巡察使諂曲為心。昇降失理。当〓法律、以明勧沮。無偏無党。清風粛俗。抜自常班。処以栄秩。宜告所司知朕意焉。又口勅十三条、具在別勅。又勅曰。為検天下諸国政績治不。今差巡察使、分道発遣。但比年以来。所任使人。訪察不精。黜陟有濫。吏民由是未粛。風化所以尚壅。故今具定事条、仰令巡検。唯恐官人、不練明科。多犯罪愆、還陥法網。仍垂非常之恩。特開自新之路。其国郡官司、雖犯謀反・大逆。常赦所不免。咸悉除免、一切勿論。但情懐姦偽、不肯吐実。使人存意、再三喩示。若是固執、猶不首伏者。依法科罪。普天率土、宜知朕懐焉。又口勅五条。語具別記。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九月己丑【三十】》○己丑。詔曰。今聞。僧綱任意用印、不依制度。宜令進其印、置大臣所。自今以後、一依前例。僧綱之政、亦申官待報。給鎮西府駅鈴二口。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月辛卯【庚寅朔二】》○冬十月辛卯。律師道慈法師卒。〈 天平元年為律師。 〉法師、俗姓額田氏。添下郡人也。性聡悟、為衆所推。大宝元年、随使入唐。渉覧経典。尤精三論。養老二年帰朝。是時、釈門之秀者、唯法師及神叡法師二人而已。著述愚志一巻、論僧尼之事。其略曰。今察日本素緇行仏法軌模、全異大唐道俗伝聖教法則。若順経典。能護国土。如違憲章。不利人民。一国仏法。万家修善。何用虚設。豈不慎乎。弟子伝業者。于今不絶。属遷造大安寺於平城。勅法師、勾当其事。法師尤妙工巧。構作形製、皆禀其規模。所有匠手、莫不歎服焉。卒時、年七十有余。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月乙未【六】》○乙未。左大臣家令正六位上余義仁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月庚子【十一】》○庚子。太上天皇行幸珍努及竹原井離宮。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月辛丑【十二】》○辛丑。賜郡司十四人爵一級。高年一人六級。三人九級。行所経大鳥。和泉。日根三郡百姓年八十以上男女穀、人有差。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月壬寅【十三】》○壬寅。太上天皇還難波宮。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一月壬申【庚申朔十三】》○十一月壬申。甲賀寺始建盧舍那仏像体骨柱。天皇親臨。手引其縄。于時、種々楽共作。四大寺衆僧僉集。襯施各有差。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一月癸酉【十四】》○癸酉。太上天皇幸甲賀宮。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一月丙子【十七】》○丙子。太上天皇自難波至。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一月庚辰【廿一】》○庚辰。授正五位上藤原朝臣八束。正五位下紀朝臣清人並従四位下。外従五位下大宅朝臣君子。田辺史難波並従五位下。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二月庚寅【己丑朔二】》○十二月庚寅。有星。孛於将軍。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二月壬辰【四】》○壬辰。令天下諸国。薬師悔過七日。
《天平十六年(七四四)十二月丙申【八】》○丙申。度一百人。此夜於金鍾寺及朱雀路燃灯一万坏。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十五



《巻首》続日本紀巻第十六〈 起天平十七年正月、尽十八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天璽国押開豊桜彦天皇〈 聖武天皇 〉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正月己未朔》十七年春正月己未朔。廃朝。乍遷新京。伐山開地、以造宮室。垣牆未成。繞以帷帳。令兵部卿従四位上大伴宿禰牛養。衛門督従四位下佐伯宿禰常人樹大楯槍。〈 石上・榎井二氏、倉卒不及追集。故令二人為之。 〉是日。宴五位已上於御在所。賜禄有差。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正月乙丑【七】》○乙丑。天皇御大安殿。宴五位已上。詔、授従四位上大伴宿禰牛養従三位。従五位下阿貴王従五位上。無位依羅王従五位下。従四位上藤原朝臣仲麻呂正四位上。正五位下阿倍朝臣沙弥麻呂。藤原朝臣清河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石川朝臣麻呂。紀朝臣宇美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三国真人広庭。多治比真人屋主。藤原朝臣許勢麻呂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紀朝臣広名。紀朝臣男楫。正六位上石川朝臣名人。県犬養宿禰須奈保。大伴宿禰古麻呂。大伴宿禰家持並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上宗形朝臣赤麻呂外正五位上。外従五位下巨勢斐多朝臣嶋村。高丘連河内並外従五位上。正六位上路真人野上。粟田朝臣堅石。大伴宿禰名負。太朝臣徳足。鴨朝臣石角。布勢朝臣多禰。難福子。田辺史高額。楢原造東人並外従五位下。又授無位衣縫女王。石川女王。秦女王並従四位下。無位久米女王。氷上女王。岡田女王。巨勢女王並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上佐味朝臣稲敷。外従五位下県犬養宿禰八重。無位中臣朝臣真敷並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上尾張宿禰小倉。黄文連許志。朝倉君時。小槻山君広虫並外正五位下。無位中臣小殿連真庭。外従五位下箭集宿禰堅石並外従五位上。正六位上槻本連若子。正六位下熊野直広浜。粟凡
直若子。若湯坐宿禰継女。気太十千代。飯高君笠目。無位大石村主広嶋。古仁染思。上部真善。忍海連伊賀虫。古仁虫名。栗栖史多禰女。茨田宿禰弓束並外従五位下。宴訖賜禄有差。百官主典已上。於朝堂賜饗。禄亦有差。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正月己卯【廿一】》○己卯。詔、以行基法師為大僧正。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二月壬子【己丑朔廿四】》○二月壬子。以従五位下佐伯宿禰毛人為伊勢守。正五位下大伴宿禰兄麻呂為美濃守。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四月戊子朔》○夏四月戊子朔。市西山火。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四月庚寅【三】》○庚寅。寺東山火。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四月甲午【七】》○甲午。散位従四位下三室王卒。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四月乙未【八】》○乙未。伊賀国真木山火。三四日不滅。延焼数百余町。即仰山背・伊賀・近江等国、撲滅之。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四月戊戌【十一】》○戊戌。宮城東山火。連日不滅。於是、都下男女競徃、臨川埋物焉。天皇備駕、欲幸大丘野。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四月庚子【十三】》○庚子。夜微雨。火乃滅止。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四月壬寅【十五】》○壬寅。徴塩焼王令入京。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四月庚戌【廿三】》○庚戌。大蔵卿従四位上大原真人門部卒。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四月壬子【廿五】》○壬子。正六位上託陀真玉。養徳画師楯・戸弁麻呂。葛井連諸会。茨田宿禰枚麻呂。丹比間人宿禰和珥麻呂。正七位下国君麻呂並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四月甲寅【廿七】》○甲寅。詔。依巡察使上奏。原免天下諸国去年田租。又縁有所念、大赦天下。其自天平十七年四月廿七日昧爽以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軽重。已発覚。未発覚。已結正。未結正。繋囚・見徒。咸悉赦除。但犯八虐罪入死者。免死長禁。私鋳銭及従者。着〓、長役鋳銭司。強盗・窃盗。常赦所不免。不在赦限。其流人到配所者。准此簡択。特令会恩。是日。通夜地震。三日三夜。美濃国櫓・館・正倉。仏寺堂塔。百姓廬舍、触処崩壊。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四月乙卯【廿八】》○乙卯。散位正四位下春日王卒。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戊午朔》○五月戊午朔。地震。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己未【二】》○己未。地震。令京師諸寺、限一七日、転読最勝王経。筑前。筑後。豊前。豊後。肥前。肥後。日向七国。無姓人等、賜所願姓。是日。太政官、召諸司官人等、問。以何処為京。皆言。可都平城。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庚申【三】》○庚申。地震。」遣造宮輔従四位下秦公嶋麻呂。令掃除恭仁宮。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辛酉【四】》○辛酉。地震。」遣大膳大夫正四位下栗栖王於平城薬師寺。請集四大寺衆僧。問以何処為京。僉曰。可以平城為都。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壬戌【五】》○壬戌。地震。日夜不止。是日。車駕還恭仁宮。以参議従四位下紀朝臣麻路為甲賀宮留守。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癸亥【六】》○癸亥。地震。」車駕到恭仁京泉橋。于時。百姓、遥望車駕、拝謁道左。共称万歳。是日。到恭仁宮。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甲子【七】》○甲子。地震。」遣右大弁従四位下紀朝臣飯麻呂。掃除平城宮。時、諸寺衆僧率浄人童子等。争来会集。百姓亦尽出。里無居人。以時当農要。慰労而還。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乙丑【八】》○乙丑。地震。」於大安。薬師。元興。興福四寺。限三七日、令読大集経。」自四月不雨。不得種芸。因以、奉幣諸国神社祈雨焉。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丙寅【九】》○丙寅。地震。」発近江国民一千人、令滅甲賀宮辺山火。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丁卯【十】》○丁卯。地震。」読大般若経於平城宮。是日。恭仁京市人徙於平城。暁夜争行、相接無絶。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戊辰【十一】》○戊辰。奉幣帛於諸陵。」是時、甲賀宮空而無人。盗賊充斥。火亦未滅。仍遣諸司及衛門衛士等、令収官物。是日。行幸平城。以中宮院為御在所。旧皇后宮為宮寺也。諸司百官、各帰本曹。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癸酉【十六】》○癸酉。地震。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乙亥【十八】》○乙亥。地震。天皇親臨松林倉廩。賜陪従人等穀有差。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壬午【廿五】》○壬午。制。無位皇親給春秋服者。自今已後。上日不満一百〓、不在給例。〈 計上日七十、給春夏服。秋冬亦如之。 〉但給乳母王、不在此限。又拠格。承嫡王者、直得王名。不在給服之限。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五月是月》是月。地震異常。往々〓裂。水泉涌出。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六月庚寅【丁亥朔四】》○六月庚寅。遣左衛士督従四位下佐伯宿禰浄麻呂。奉幣帛于伊勢太神宮。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六月辛卯【五】》○辛卯。復置大宰府。以従四位下石川朝臣加美為大弐。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牛養。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三中並為少弐。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六月庚子【十四】》○庚子。筑前国宗形郡大領外従八位上宗形朝臣与呂志授外従五位下。是日。樹宮門之大楯。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七月庚申【丙辰朔五】》○秋七月庚申。遣使祈雨焉。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七月壬申【十七】》○壬申。地震。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七月癸酉【十八】》○癸酉。地震。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七月戊寅【廿三】》○戊寅。典侍従四位上大宅朝臣諸姉卒。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八月己丑【丙戌朔四】》○八月己丑。給大宰府管内諸司印十二面。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八月甲午【九】》○甲午。従五位下中臣熊凝朝臣五百嶋、除中臣為熊凝朝臣。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八月庚子【十五】》○庚子。設無遮大会於大安殿焉。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八月己酉【廿四】》○己酉。地震。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八月壬子【廿七】》○壬子。正三位山形女王薨。浄広壱高市皇子之女也。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八月癸丑【廿八】》○癸丑。行幸難波宮。以中納言従三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藤原朝臣豊成為留守。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八月甲寅【廿九】》○甲寅。地震。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丙辰【乙卯朔二】》○九月丙辰。地震。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戊午【四】》○戊午。知太政官事兼式部卿従二位鈴鹿王薨。高市皇子之子也。」以正五位上橘宿禰奈良麻呂為摂津大夫。正五位下百済王全福為尾張守。外従五位下田辺史高額為参河守。民部卿正四位上藤原朝臣仲麻呂為兼近江守。従五位下県犬養宿禰須奈保為丹後守。従五位下大原真人麻呂為美作守。外従五位下井上忌寸麻呂為紀伊守。正五位下紀朝臣宇美為讃岐守。外従五位下車持朝臣国人為伊予守。外従五位上文忌寸馬養為筑後守。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丁卯【十三】》○丁卯。以従五位上巨勢朝臣堺麻呂為式部少輔。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己巳【十五】》○己巳。禁断三年之内天下殺一切宍。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辛未【十七】》○辛未。勅。朕、頃者、枕席不安。稍延旬日。以為。治道有失。民多罹罪。宜可大赦天下。常赦所不免、咸赦除之。其年八十以上。及鰥寡〓独。并疹疾之徒、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壬申【十八】》○壬申。従五位下藤原朝臣乙麻呂為兵部少輔。従五位上佐味朝臣虫麻呂為越前守。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癸酉【十九】》○癸酉。散位従四位下中臣朝臣名代卒。」天皇不予。勅平城・恭仁留守、固守宮中。悉追孫王等、詣難波宮。遣使取平城宮鈴印。又令京師・畿内諸寺及諸名山・浄処行薬師悔過之法。奉幣、祈祷賀茂・松尾等神社。令諸国所有鷹鵜並以放去。度三千八百人出家。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甲戌【二十】》○甲戌。令播磨守正五位上阿倍朝臣虫麻呂奉幣帛於八幡神社。令京師及諸国写大般若経合一百部。又造薬師仏像七躯、高六尺三寸。并写経七巻。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丙子【廿二】》○丙子。中納言従三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等言。巨勢朝臣等久時所訴奴婢二百三人。今既停訴。請欲従良。許之。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丁丑【廿三】》○丁丑。平城中宮、請僧六百人、令読大般若経。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己卯【廿五】》○己卯。車駕、還平城。是夕。宿宮池駅。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九月庚辰【廿六】》○庚辰。至平城宮。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十月戊子【甲申朔五】》○冬十月戊子。論定諸国出挙正税。毎国有数。但多〓・対馬両嶋者。並不入限。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十月辛亥【廿八】》○辛亥。河内国司言。右京人尾張王。於部内古市郡古市里田家庭中。得白亀一頭。長九分。闊七分。両目並赤。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十一月乙卯【甲寅朔二】》○十一月乙卯。遣玄〓[日+方]法師、造筑紫観世音寺。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十一月己巳【十六】》○己巳。宴五位已上於内裏。賜禄有差。但年七十以上別加賜被。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十一月庚午【十七】》○庚午。収僧玄〓[日+方]封物。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十一月庚辰【廿七】》○庚辰。制。諸国公廨。大国〓万束。上国卅万束。中国廿万束。就中。大隅・薩摩両国各四万束。下国十万束。就中。飛騨。隠伎。淡路三国各三万束。志摩国。壱伎嶋各一万束。若有正税数少。及民不肯挙者。不必満限。其官物欠負未納之類。以茲令填。不許更申。又令諸国停止仕丁之廝。
《天平十七年(七四五)十二月戊戌【甲申朔十五】》○十二月戊戌。運恭仁宮兵器於平城。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正月癸丑朔》十八年春正月癸丑朔。廃朝。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正月丙寅【十四】》○丙寅。地震。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正月己卯【廿七】》○己卯。正三位牟漏女王薨。贈従二位栗隈王之孫。従四位下美努王之女也。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正月庚辰【廿八】》○庚辰。右京人上部乙麻呂之妻大辛刀自売、一産三女。給正税四百束。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正月辛巳【廿九】》○辛巳。地震。夜亦震。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正月壬午【三十】》○壬午。地震。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二月己丑【癸未朔七】》○二月己丑。改騎舍人、為授刀舍人。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三月丁巳【癸丑朔五】》○三月丁巳。以正四位上藤原朝臣仲麻呂為式部卿。従四位下紀朝臣麻呂為民部卿。外従五位上秦忌寸朝元為主計頭。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三月己未【七】》○己未。外従七位下出雲臣弟山授外従六位下、為出雲国造。」勅曰。朕、君臨四海。憂労兆民。未致隆平。稍有慙徳。粤得治部卿従四位上石上朝臣乙麻呂等奏称。正五位下河内国守大伴宿禰古慈斐解称。於所部古市郡内。右京人尾張王獲白亀一頭。長闊短小。形象異常者。謹検瑞図及援神契云。王者徳沢洽、則神亀来。孝道行、則地亀出。実合大瑞者。斯蓋乾坤垂福。宗社降霊。河洛呈祥。幽明恊度。祗対天〓、喜懼交懐。孤以薄徳、何堪忝受。百官共悦。良当朕意。宜天下六位以下皆加一級。孝子・順孫。義夫・節婦及力田者二級。唯正六位上免当戸今年租。其進亀人、特叙従五位下。賜物准例。出亀郡者、免今年租調。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三月壬戌【十】》○壬戌。以正五位上平群朝臣広成為式部大輔。正五位上橘宿禰奈良麻呂為民部大輔。正五位下石川朝臣麻呂為宮内大輔。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家持為少輔。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三月丁卯【十五】》○丁卯。勅曰。興隆三宝、国家之福田。撫育万民、先王之茂典。是以、為令皇基永固。宝胤長承。天下安寧。黎元利益。仍講仁王般若経。於是、伏聞、其教。以慈為先。情感寛仁、事深隠惻。宜天平十八年三月十五日昧爽以前大辟以下、罪無軽重。未発覚。已発覚。未結正。已結正。繋囚・見徒。咸赦除之。但八虐。故殺人。謀殺殺訖。私鋳銭。強窃二盗。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三月戊辰【十六】》○戊辰。太政官処分。凡寺家買地。律令所禁。比年之間占買繁多。於理商量。深乖憲法。宜令京及畿内厳加禁制。」以従四位上三原王為大蔵卿。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三月丙子【廿四】》○丙子。常陸国鹿嶋郡中臣部廿煙。占部五煙。賜中臣鹿嶋連之姓。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四月己酉【壬午朔】(この月なし。)》○夏四月己酉。以従五位下甘南備真人神前為刑部大輔。外従五位下犬養徳宿禰小東人為摂津亮。従五位下百済王敬福為上総守。従四位上石上朝臣乙麻呂為常陸守。正五位下石川朝臣年足為陸奥守。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四月丙戌【五】》○丙戌。以左大臣従一位橘宿禰諸兄為兼大宰帥。中納言従三位藤原朝臣豊成為兼東海道鎮撫使。参議式部卿正四位上藤原朝臣仲麻呂為兼東山道鎮撫使。中納言従三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為兼北陸山陰両道鎮撫使。参議従三位大伴宿禰牛養為兼山陽西海両道鎮撫使。参議従四位下紀朝臣麻呂為兼南海道鎮撫使。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四月壬辰【十一】》○壬辰。以正五位下百済王孝忠為左中弁。従四位下大市王為内匠頭。従五位下紀朝臣広名為大学頭。従四位上安宿王為治部卿。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土作為民部少輔。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広足為刑部卿。従四位上船王為弾正尹。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三中為長門守。従五位下紀朝臣男楫為大宰少弐。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四月庚子【十九】》○庚子。以従五位下小田王為因幡守。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四月壬寅【廿一】》○壬寅。以従五位下依羅王為大炊頭。外従五位下鴨朝臣石角為主殿頭。外従五位下小野朝臣綱手為上野守。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四月癸卯【廿二】》○癸卯。授正四位上藤原朝臣仲麻呂従三位。正四位下智努王正四位上。従四位上三原王正四位下。従四位下諱従四位上。従五位下小田王従五位上。無位額田部王。伊香王。山村王並従五位下。従四位上石上朝臣乙麻呂正四位下。従四位下紀朝臣麻呂従四位上。正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占部。阿倍朝臣沙弥麻呂。藤原朝臣清河。正五位下大伴宿禰兄麻呂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石川朝臣年足正五位上。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国人正五位下。従五位下粟田朝臣馬養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大伴宿禰麻呂。田口朝臣三田次。為奈真人馬養。粟田朝臣堅石。当麻真人広名。紀朝臣可比佐。大伴宿禰三中。大伴宿禰名負。大伴宿禰百世。路真人宮守。引田朝臣虫麻呂。下毛野朝臣稲麻呂。太朝臣徳足。路真人野上。車持朝臣国人。高橋朝臣国足。鴨朝臣石角。穂積朝臣老人。布勢朝臣多禰。大伴宿禰犬養。笠朝臣蓑麻呂。小野朝臣東人。小野朝臣綱手。紀朝臣必登。鴨朝臣角足。正六位下藤原朝臣宿奈麻呂。正六位上阿倍朝臣毛人。波多朝臣足人。佐伯宿禰浜足。坂合部宿禰金綱。采女朝臣人。阿曇宿禰大足。中臣朝臣益人。県犬養宿禰古麻呂。正六位下巨勢朝臣君成。正六位上大神朝臣麻呂。佐伯宿禰全成。大養徳
忌寸佐留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津史馬人。大鳥連大麻呂。船連吉麻呂。土師宿禰牛勝。壬生使主宇太麻呂。中臣丸連張弓。出雲臣屋麻呂。清原連清道並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四月己酉【廿八】》○己酉。勅。一位以下初位以上馬従。多数、甚無制度。其一位十二人。二位十人。三位八人。四位六人。五位四人。六位以下二人。自今已後。永為恒式。但職事一位・二位、不在此例。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五月癸丑【壬子朔二】》○五月癸丑。従四位下紀朝臣清人為武蔵守。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五月戊午【七】》○戊午。外従五位上菅生朝臣古麻呂。巨勢斐太朝臣嶋村。物部依羅朝臣人会。高丘連河内。外従五位下楢原造東人。小治田朝臣諸人。民忌寸真楫並授従五位下。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五月庚申【九】》○庚申。禁諸寺競買百姓墾田及園地、永為寺地。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五月丙子【廿五】》○丙子。令諸国依旧進仕丁之廝。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六月丙戌【壬午朔五】》○六月丙戌。地震。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六月壬辰【十一】》○壬辰。従五位下高丘王授従四位下。無位大養徳宿禰麻呂女従五位下。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六月己亥【十八】》○己亥。僧玄〓[日+方]死。玄〓[日+方]俗姓阿刀氏。霊亀二年、入唐学問。唐天子、尊〓[日+方]。准三品、令着紫袈裟。天平七年、随大使多治比真人広成還帰。齎経論五千余巻及諸仏像来。皇朝、亦施紫袈裟着之。尊為僧正。安置内道場。自是之後。栄寵日盛。稍乖沙門之行。時人悪之。至是、死於徙所。世相伝云。為藤原広嗣霊所害。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六月壬寅【廿一】》○壬寅。以従五位下石川朝臣名人為内蔵頭。従五位下引田朝臣虫麻呂為木工頭。従五位下物部依羅朝臣人会為信濃守。従五位下藤原朝臣宿奈麻呂為越前守。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家持為越中守。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七月辛亥朔》○秋七月辛亥朔。遣使於畿内祈雨焉。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八月丁亥【庚辰朔八】》○八月丁亥。以従五位下伊香王為雅楽頭。外従五位下土師宿禰牛勝為諸陵頭。従五位下中臣朝臣益人為主税頭。外従五位下壬生使主宇太麻呂為右京亮。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八月壬寅【廿三】》○壬寅。置斎宮寮。以従五位下路真人野上為長官。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九月庚戌朔》○九月庚戌朔。外従五位下秦忌寸大魚為下野守。外従五位下客君狛麻呂為土左守。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九月壬子【三】》○壬子。先是、県女王為斎王。至是、発入。大臣已下送出門外。諸司亦送、至京外而還。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九月壬戌【十三】》○壬戌。地震。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九月癸亥【十四】》○癸亥。以従五位下藤原朝臣宿奈麻呂為上総守。従五位下百済王敬福為陸奥守。従五位下大伴宿禰駿河麻呂為越前守。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九月戊辰【十九】》○戊辰。以従五位下紀朝臣広名為少納言。正五位下石川朝臣麻呂為中務大輔。従四位下山背王為右大舍人頭。従五位下穂積朝臣老人為内蔵頭。従五位下久勢王為大学頭。従五位上茨田王為宮内大輔。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木人為下総守。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九月己巳【二十】》○己巳。以正四位下石上朝臣乙麻呂為右大弁。従四位下佐伯宿禰清麻呂為皇后宮大夫。従五位下県犬養宿禰古麻呂為治部少輔。従五位下藤原朝臣乙麻呂為兵部大輔。従五位下阿倍朝臣子嶋為少輔。従五位下巨勢斐太朝臣嶋村為刑部少輔。従五位下紀朝臣可比佐為大蔵少輔。従五位下波多朝臣足人為宮内少輔。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犢養為左京亮。正五位上平群朝臣広成為摂津大夫。正五位上石川朝臣年足為春宮員外亮。従四位下紀朝臣飯麻呂為常陸守。従五位下高丘連河内為伯耆守。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屋主為備前守。従五位上粟田朝臣馬養為筑前守。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百世為豊前守。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九月甲戌【廿五】》○甲戌。民部卿従四位上紀朝臣麻呂為兼右衛士督。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九月戊寅【廿九】》○戊寅。恭仁宮大極殿施入国分寺。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閏九月乙酉【己卯朔七】》○閏九月乙酉。無位塩焼王授本位正四位下。従五位下百済王敬福従五位上。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閏九月戊子【十】》○戊子。正六位上依羅我孫忍麻呂授外従五位下。従五位下高橋朝臣国足為越後守。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閏九月辛卯【十三】》○辛卯。地震。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十月癸丑【己酉朔五】》○冬十月癸丑。日向国風雨共発。養蚕損傷。仍免調庸。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十月甲寅【六】》○甲寅。天皇。太上天皇。皇后、行幸金鍾寺。燃灯供養盧舍那仏。仏前後灯一万五千七百余坏。夜至一更。使数千僧、令〓脂燭。讃歎供養、繞仏三匝。至三更而還宮。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十月丁巳【九】》○丁巳。令安芸国造舶二艘。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十月丁卯【十九】》○丁卯。従四位下下道朝臣真備賜姓吉備朝臣。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十月癸酉【廿五】》○癸酉。正五位下百済王孝忠為大宰大弐。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十一月壬午【戊寅朔五】》○十一月壬午。以春宮員外亮正五位上石川朝臣年足為兼左中弁。従五位下笠朝臣蓑麻呂為中務少輔。従五位上巨勢朝臣堺麻呂為式部大輔。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犬養為少輔。従四位下石川朝臣加美為兵部卿。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十二月丁巳【戊申朔十】》○十二月丁巳。停七道鎮撫使。又京畿内及諸国兵士依旧点差。
☆《天平十八年(七四六)是年》是年。渤海人及鉄利惣一千一百余人、慕化来朝。安置出羽国。給衣糧放還。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十六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十七〈 起天平十九年正月、尽天平勝宝元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天璽国押開豊桜彦天皇〈 聖武天皇 〉
《天平十九年(七四六)正月丁丑朔》十九年春正月丁丑朔。廃朝。天皇御南苑、宴侍臣。勅曰。朕、寝膳違和。延経歳月。顧己推物。尚可矜慈。宜大赦天下、救済憂苦。其自天平十九年正月一日昧爽已前流罪已下。罪無軽重。已発覚。未発覚。已結正。未結正。繋囚・見徒、咸悉赦之。但死罪者、降一等。私鋳銭人首。及強窃二盗。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正月壬辰【十六】》○壬辰。国見真人真城。改賜大宅真人姓。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正月丙申【二十】》○丙申。御南苑。宴五位已上。諸司主典已上賜酒肴。」授正四位上智努王従三位。正四位下三原王正四位上。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広足従四位上。正五位上石川朝臣年足。平群朝臣広成。正五位下大伴宿禰古慈備。正五位上橘宿禰奈良麻呂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石川朝臣麻呂。百済王孝忠。紀朝臣宇美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百世。従五位上巨勢朝臣堺麻呂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当麻真人鏡麻呂。阿倍朝臣嶋麻呂。藤原朝臣乙麻呂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大養徳宿禰小東人。正六位上県犬養宿禰小山守。布勢朝臣宅主。大野朝臣横刀。小野朝臣田守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黄文連伊加麻呂。池上君大歳。葛木連戸主並外従五位下。無位井上内親王二品。無位難波女王。飛鳥田女王並従四位下。無位長柄女王。久勢女王。池上女王並従五位下。無位藤原朝臣殿刀自授正四位上。外従五位上廬郡君従四位下。無位穂積朝臣多理従五位下。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正月癸卯【廿七】》○癸卯。制、令七道諸国沙弥尼等。於当国寺受戒。不須更入京。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二月丁卯【丁未朔廿一】》○二月丁卯。以去年亢旱、年穀不稔。詔、為治産業。賜大臣已下諸司才伎長上已上税布并塩、各有差。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二月戊辰【廿二】》○戊辰。大倭。河内。摂津。近江。伊勢。志摩。丹波。出雲。播磨。美作。備前。備中。紀伊。淡路。讃岐一十五国飢饉。因加賑恤。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三月戊寅【丙子朔三】》○三月戊寅。命婦従五位下尾張宿禰小倉授従四位下。為尾張国国造。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三月乙酉【十】》○乙酉。以従四位下藤原朝臣八束為治部卿。従五位下阿倍朝臣毛人為玄蕃頭。従五位下大伴宿禰三中為刑部大判事。従五位下額田部王為大蔵大輔。従五位下布勢朝臣宅主為右京亮。従五位下楢原造東人為駿河守。従四位下秦忌寸嶋麻呂為長門守。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三月丙戌【十一】》○丙戌。以従四位下石川朝臣年足為春宮大夫。」従四位下石川朝臣加美卒。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三月辛卯【十六】》○辛卯。改大養徳国。依旧為大倭国。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四月己未【丙午朔十四】》○夏四月己未。紀伊国疫旱。賑給之。
『続本紀』巻十七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四月丁卯【廿二】》○丁卯。天皇御南苑。大神神主従六位上大神朝臣伊可保。大倭神主正六位上大倭宿禰水守並授従五位下。}以外従五位下葛井連諸会為相摸守。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五月丙子朔》○五月丙子朔。以従五位下中臣朝臣益人為神祇大副。従五位下石川朝臣名人為少納言。外従五位下文忌寸黒麻呂為主税頭。従五位下中臣朝臣清麻呂為尾張守。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五月戊寅【三】》○戊寅。太政官奏曰。封戸人数、縁有多少。所輸雑物、其数不等。是以。官位同等、所給殊差。於法准量。理実不〓。請毎一戸。以正丁五六人、中男一人為率。則用郷別課口二百八十。中男五十。擬為定数。其田租者、毎一戸、以〓束為限。不合加減。奏可之。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五月庚辰【五】》○庚辰。天皇御南苑、観騎射・走馬。」是曰。太上天皇詔曰。昔者、五月之節、常用菖蒲為縵。比来、已停此事。従今而後。非菖蒲縵者、勿入宮中。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五月丁亥【十二】》○丁亥。地震。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五月庚寅【十五】》○庚寅。於南苑講説仁王経。令天下諸国亦同講焉。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五月辛卯【十六】》○辛卯。力田外正六位下前部宝公授外従五位下。其妻久米舍人妹女外少初位上。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五月癸巳【十八】》○癸巳。近江。讃岐二国飢。賑恤之。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六月戊申【乙巳朔四】》○六月戊申。長門国守従四位下秦忌寸嶋麻呂卒。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六月辛亥【七】》○辛亥。正五位下背奈福信。外正七位下背奈大山。従八位上背奈広山等八人。賜背奈王姓。外従五位下茨田弓束。従八位上茨田枚野宿禰姓。外従五位下出雲屋麻呂臣姓。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六月己未【十五】》○己未。於羅城門〓。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六月丁卯【廿三】》○丁卯。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牛養為備後守。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七月辛巳【乙亥朔七】》○秋七月辛巳。詔曰。自去六月。京師亢旱。由是。奉幣帛名山、祈雨諸社。至誠無験。苗稼〓[火+焦]凋。此蓋朕之政教、不徳於民乎。宜免左右京今年田租。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八月丙寅【甲辰朔廿三】》○八月丙寅。賜正六位上赤染造広足。赤染高麻呂等九人。常世連姓。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九月乙亥【甲戌朔二】》○九月乙亥。河内国人大初位下河俣連人麻呂銭一千貫。越中国人無位礪波臣志留志米三千碩。奉盧舍那仏知識。並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九月丙申【廿三】》○丙申。以従五位下県犬養宿禰古麻呂為少納言。従五位下路真人野上為大監物。従五位上佐味朝臣虫麻呂為治部大輔。従五位下小野朝臣東人為少輔。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十月癸卯朔》○冬十月癸卯朔。日有蝕之。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十月乙巳【三】》○乙巳。勅曰。春宮少属従八位上御方大野所願之姓、思欲許賜。然大野之父、於浄御原朝庭在皇子之列。而縁微過、遂被廃退。朕甚哀憐。所以、不賜其姓也。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十月辛亥【九】》○辛亥。正六位上市往泉麻呂賜岡連姓。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十月乙卯【十三】》○乙卯。外従五位下気太十千代等八人賜気太君姓。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十月丙辰【十四】》○丙辰。伊勢国人従六位上伊勢直大津等七人。賜中臣伊勢連姓。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十一月丙子【癸酉朔四】》○十一月丙子。以外従五位下中臣丸連張弓為皇后宮亮。従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広足為兵部卿。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占部為刑部卿。春宮大夫兼学士従四位下吉備朝臣真備為右京大夫。従五位下坂合部宿禰金綱為信濃守。従五位上茨田王為越前守。正五位下大井王為丹波守。従五位上粟田朝臣馬養為備中守。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十一月己卯【七】》○己卯。詔曰。朕、以去天平十三年二月十四日。至心発願。欲使国家永固。聖法恒修。遍詔天下諸国。国別令造金光明寺。法華寺。其金光明寺各造七重塔一区。并写金字金光明経一部。安置塔裏。而諸国司等怠緩不行。或処寺不便。或猶未開基。以為。天地災異、一二顕来、蓋由茲乎。朕之股肱豈合如此。是以差従四位下石川朝臣年足。従五位下阿倍朝臣小嶋。布勢朝臣宅主等。分道発遣。検定寺地。并察作状。国司宜与使及国師。簡定勝地、勤加営繕。又任郡司勇幹堪済諸事。専令主当。限来三年以前。造塔・金堂・僧坊、悉皆令了。若能契勅。如理修造之。子孫無絶、任郡領司。其僧寺・尼寺水田者、除前入数已外。更加田地。僧寺九十町。尼寺四十町。便仰所司墾開応施。普告国郡、知朕意焉。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十一月己亥【十七】》○己亥。賜無位高橋王佐保真人姓。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十二月乙巳【壬寅朔四】》○十二月乙巳。以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犬養為少納言。従五位上当麻真人鏡麻呂為民部大輔。
《天平十九年(七四七)十二月乙卯【十四】》○乙卯。勅。頃者。太上天皇。枕席不安。稍経弦朔。医薬療治。未見効験。宜大赦天下。自天平十九年十二月十四日眛爽以前大辟罪以下、咸赦除之。但八虐。故殺人。私鋳銭。強窃二盗。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勅。天下諸国。或有百姓情願造塔者。悉聴之。其造地者、必立伽藍院内。不得濫作山野路辺。若備儲畢。先申其状。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正月壬申朔》廿年春正月壬申朔。廃朝。宴五位已上於内裏。賜禄有差。其余、於朝堂賜饗焉。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正月甲戌【三】》○甲戌。大倭連深田。魚名並賜宿禰姓。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正月戊寅【七】》○戊寅。天皇御南高殿、宴五位以上。授正五位上坂上忌寸犬養従四位下。正六位上角朝臣道守従五位下。正六位上津史秋主外従五位下。宴訖、賜禄有差。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二月己未【辛丑朔十九】》○二月己未。授従三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正三位。正四位上三原王。正四位下石上朝臣乙麻呂並従三位。従四位上紀朝臣麻路正四位上。従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広足。従四位下大伴宿禰兄麻呂並正四位下。従四位下佐伯宿禰浄麻呂。佐伯宿禰常人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上石川朝臣麻呂。百済王孝忠。紀朝臣宇美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巨勢朝臣堺麻呂。背奈王福信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屋主。藤原朝臣巨勢麻呂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石川朝臣名人。鴨朝臣角足。民忌寸真楫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若犬養宿禰東人。国君麻呂。正六位上百済王元忠。藤原朝臣魚名。多治比真人石足。佐伯宿禰乙首名。久米朝臣湯守。柿本朝臣市守。粟田朝臣奈勢麻呂。石川朝臣豊人。平群朝臣人足。田中朝臣少麻呂。大伴宿禰御依。阿倍朝臣鷹養。津嶋朝臣家虫。佐味朝臣広麻呂。建部公豊足。日下部宿禰大麻呂並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下陽侯史真身外従五位上。正六位上高市連大国外従五位下。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二月辛酉【廿一】》○辛酉。従五位上佐伯宿禰稲麻呂贈従四位上。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二月壬戌【廿二】》○壬戌。進知識物人等。外大初位下物部連族子嶋。外従六位下田可臣真束。外少初位上大友国麻呂。従七位上漆部伊波並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二月乙丑【廿五】》○乙丑。授従五位上佐味朝臣虫麻呂正五位下。従五位下葛井連広成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上陽侯史真身従五位下。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三月戊寅【辛未朔八】》○三月戊寅。宣勅。朕以薄徳、君臨四海。夙興夜寝。憂労兆民。然猶風化未洽。犯禁者多。是訓導之不明。非黎首之愆咎。万方有罪。在予一人。咸洗瑕穢。更令自新。宜大赦天下。自天平廿年三月八日昧爽已前。大辟已下、咸悉赦除。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三月己卯【九】》○己卯。正六位上葛城忌寸豊人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三月壬午【十二】》○壬午。以従五位下巨勢朝臣君成為下野守。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三月壬辰【廿二】》○壬辰。従三位藤原朝臣豊成授従二位。拝大納言。従三位藤原朝臣仲麻呂正三位。正四位下大野。広瀬。粟田女王並正四位上。従四位上河内女王正四位下。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四月庚申【庚子朔廿一】》○夏四月庚申。太上天皇崩於寝殿。春秋六十有九。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四月辛酉【廿二】》○辛酉。以従三位智努王。石上朝臣乙麻呂。従四位上黄文王。従四位下大市王。正四位上紀朝臣麻呂。従四位下藤原朝臣八束。為御装束司。六位已下八人。従三位三原王。従四位上石川王。道祖王。従四位下紀朝臣飯麻呂。吉備朝臣真備為山作司。六位已下八人。従五位上阿倍朝臣嶋麻呂。外従五位下丹比間人宿禰若麻呂。為養役夫司。六位已下十人。勅、令左右京。四畿内及七道諸国挙哀三日。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四月壬戌【廿三】》○壬戌。於大安寺誦経。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四月甲子【廿五】》○甲子。於山科寺誦経。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四月丙寅【廿七】》○丙寅。当初七。於飛鳥寺誦経。自是之後。毎至七日。於京下寺誦経焉。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四月丁卯【廿八】》○丁卯。勅、天下悉素服。是日、火葬太上天皇於佐保山陵。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五月丁丑【庚午朔八】》○五月丁丑。勅、令天下諸国奉為太上天皇。毎至七日。国司自親潔斎。皆請諸寺僧尼。聚集於一寺。敬礼読経。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五月己丑【二十】》○己丑。右大史正六位上秦老等一千二百余煙。賜伊美吉姓。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六月壬寅【己亥朔四】》○六月壬寅。正三位藤原夫人薨。贈太政大臣武智麻呂之女也。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六月癸卯【五】》○癸卯。令百官及諸国釈服。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七月戊寅【己巳朔十】》○秋七月戊寅。正六位下中臣部干稲麻呂賜中臣葛野連姓。正八位下山代直大山等三人並賜忌寸姓。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七月丙戌【十八】》○丙戌。従五位下大倭御手代連麻呂女賜宿禰姓。奉為太上天皇、奉写法華経一千部。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七月戊戌【三十】》○戊戌。河内・出雲二国飢。賑恤之。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八月辛丑【己亥朔三】》○八月辛丑。近江・播磨飢。賑給之。」賜外従五位下高市大国連姓。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八月癸卯【五】》○癸卯。改定釈奠服器及儀式。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八月乙卯【十七】》○乙卯。八幡大神祝部従八位上大神宅女。従八位上大神杜女並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八月己未【廿一】》○己未。車駕幸散位従五位上葛井連広成之宅。延群臣宴飲。日暮留宿。明日。授広成及其室従五位下県犬養宿禰八重並正五位上。是日、還宮。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十月乙丑【戊戌朔廿八】》○冬十月乙丑。詔免京畿内七道諸国田租。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十月丁亥(この月なし。)》○丁亥。正七位下広幡牛養賜秦姓。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十一月己丑【丁卯朔廿三】》○十一月己丑。下道朝臣乙吉備。真事。広三人。並賜吉備朝臣姓。
《天平二十年(七四八)》○十二月甲寅【丁酉朔十八】》○十二月甲寅。遣使、鎮祭佐保山陵。度僧尼各一千。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正月丙寅朔》天平勝宝元年春正月丙寅朔。廃朝。始従元日。七七之内。令天下諸寺悔過。転読金光明経。又禁断天下殺生。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正月己巳【四】》○己巳。比年、頻遭亢陽。五穀不登。官人妻子、多有飢乏。於是。文武官及諸家司給米。人別月六斗。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正月乙亥【十】》○乙亥。上総国飢。賑給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二月丁酉【丙申朔二】》○二月丁酉。大僧正行基和尚遷化。和尚、薬師寺僧。俗姓高志氏。和泉国人也。和尚、真粋天挺。徳範夙彰。初出家。読瑜伽唯識論、即了其意。既而周遊都鄙、教化衆生。道俗慕化追従者。動以千数。所行之処、聞和尚来。巷無居人。争来礼拝。随器誘導。咸趣于善。又親率弟子等。於諸要害処、造橋築陂。聞見所及、咸来加功。不日而成。百姓至今、蒙其利焉。豊桜彦天皇甚敬重焉。詔、授大僧正之位。并施四百人出家。和尚、霊異神験、触類而多。時人号曰行基菩薩。留止之処、皆建道場。其畿内凡〓九処。諸道亦往々而在。弟子相継、皆守遺法。至今住持焉。薨時年八十。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二月庚子【五】》○庚子。下総国旱、蝗飢饉。賑給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二月丙午【十一】》○丙午。石見国疫。賑給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二月丙辰【廿一】》○丙辰。以朝庭路頭屡投匿名書。下詔。教誡百官及大学生徒、以禁将来。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二月丁巳【廿二】》○天平廿一年二月丁巳。陸奥国、始貢黄金。於是。奉幣、以告畿内七道諸社。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二月壬戌【廿七】》○壬戌。勅曰。頃年之間。補任郡領。国司先検譜第優劣。身才能不。舅甥之列。長幼之序。擬申於省。式部更問口状。比校勝否。然後選任。或譜第雖軽。以労薦之。或家門雖重。以拙却之。是以、其緒非一。其族多門。苗裔尚繁。濫訴無次。各迷所欲。不顧礼義。孝悌之道既衰。風俗之化漸薄。朕窃思量。理不可然。自今已後。宜改前例、簡定立郡以来譜第。重大之家。嫡々相継。莫用傍親。終塞争訟之源。永息窺〓之望。若嫡子有罪疾及不堪時務者。立替如令。」以従五位下大倭宿禰小東人為摂津亮。従四位下紀朝臣飯麻呂為大倭守。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三月乙丑朔》○三月乙丑朔。日有蝕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三月丁卯【三】》○丁卯。左大舍人頭従四位下高丘王卒。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四月甲午朔》○夏四月甲午朔。天皇幸東大寺。御盧舍那仏像前殿。北面対像。皇后・太子並侍焉。群臣百寮及士庶、分頭。行列後。」勅、遣左大臣橘宿禰諸兄。白仏。【S12】三宝〈 乃 〉奴〈 止 〉仕奉〈 流 〉天皇〈 羅我 〉命盧舍那仏像〈 能 〉大前〈 仁 〉奏賜〈 部止 〉奏〈 久 〉。此大倭国者、天地開闢以来〈 爾 〉黄金〈 波 〉人国〈 用理 〉献言〈 波 〉有〈 登毛 〉。斯地者無物〈 止 〉念〈 部流仁 〉。聞看食国中〈 能 〉東方陸奥国守従五位上百済王敬福〈 伊 〉、部内少田郡〈 仁 〉黄金出在奏〈 弖 〉献。此〈 遠 〉聞食、驚〈 岐 〉悦〈 備 〉貴〈 備 〉念〈 久波 〉。盧舍那仏〈 乃 〉慈賜〈 比 〉福〈 波陪 〉賜物〈 爾 〉有〈 止 〉念〈 閉 〉、受賜〈 里 〉恐〈 理 〉、戴持、百官〈 乃 〉人等率〈 天 〉礼拝仕奉事〈 遠 〉、挂畏三宝〈 乃 〉大前〈 爾 〉、恐〈 無 〉恐〈 無毛 〉奏賜〈 波久止 〉奏。従三位中務卿石上朝臣乙麻呂宣。【S13】現神御宇倭根子天皇詔旨宣大命、親王・諸王・諸臣・百官人等、天下公民、衆聞食宣。高天原〈 爾 〉天降坐〈 之 〉天皇御
世〈 乎 〉始〈 天 〉、中・今〈 爾 〉至〈 麻弖爾 〉、天皇御世御世、天日嗣高御座〈 爾 〉坐〈 弖 〉治賜〈 比 〉恵賜来〈 流 〉食国天下〈 乃 〉業〈 止奈母 〉、神奈我良〈 母 〉所念行〈 久止 〉宣大命、衆聞食宣。加久治賜〈 比 〉恵賜来〈 流 〉天日嗣〈 乃 〉業〈 止 〉、今皇朕御世〈 爾 〉当〈 弖 〉坐者天地〈 乃 〉心〈 遠 〉労〈 弥 〉重〈 弥 〉辱〈 美 〉恐〈 美 〉坐〈 爾 〉。聞食食国〈 乃 〉東方陸奥国〈 乃 〉小田郡〈 爾 〉金出在〈 止 〉奏〈 弖 〉進〈 礼利 〉。此〈 遠 〉所念〈 波 〉、種種法中〈 爾波 〉、仏大御言〈 之 〉国家護〈 我 〉多仁〈 波 〉勝在〈 止 〉聞召。食国天下〈 乃 〉諸国〈 爾 〉最勝王経〈 乎 〉坐。盧舍那仏化奉〈 止 〉為〈 弖 〉、天坐神・地坐神〈 乎 〉祈祷奉。挂畏遠我皇天皇御世治〈 弖 〉拝仕奉〈 利 〉衆人〈 乎 〉伊謝〈 奈比 〉率〈 弖 〉仕奉心〈 波 〉、禍息〈 弖 〉善成危変〈 弖 〉全平〈 牟等 〉念〈 弖 〉仕奉間〈 爾。 〉衆人〈 波 〉不成〈 〓登 〉疑、朕〈 波 〉金少〈 牟止 〉念憂〈 都都 〉在〈 爾
 〉、三宝〈 乃 〉勝神〈 枳 〉大御言験〈 乎 〉蒙〈 利 〉、天坐神・地坐神〈 乃 〉相宇豆〈 奈比 〉奉佐枳〈 波倍 〉奉〈 利 〉、又天皇御霊〈 多知乃 〉恵賜〈 比 〉撫賜〈 夫 〉事依〈 弖 〉顕〈 自 〉示給〈 夫 〉物在〈 自等 〉念召〈 波 〉。受賜〈 利 〉歓、受賜〈 利 〉貴、進〈 母 〉不知、退〈 母 〉不知、夜日畏恐〈 麻利 〉所念〈 波 〉、天下〈 乎 〉撫恵〈 備 〉賜事、理〈 爾 〉坐君〈 乃 〉御代〈 爾 〉当〈 弖 〉可在物〈 乎 〉、拙〈 久 〉多豆何〈 奈伎 〉朕時〈 爾 〉顕〈 自 〉示賜〈 礼波 〉、辱〈 美 〉愧〈 美奈母 〉念〈 須 〉。是以、朕一人〈 夜波 〉貴大瑞〈 乎 〉受賜〈 牟 〉。天下共頂受賜〈 利 〉歓〈 流自 〉理可在〈 等 〉、神奈我良〈 母 〉念坐〈 弖奈母 〉、衆〈 乎 〉恵賜〈 比 〉治賜〈 比 〉、御代年号〈 爾 〉字加賜〈 久止 〉宣天皇大命、衆聞食宣。辞別〈 弖 〉宣〈 久 〉。大神宮〈 乎 〉始〈 弖 〉諸神〈 多知爾 〉御戸代奉〈 利 〉、諸祝部治賜〈 夫 〉。又寺々〈 爾 〉墾田地許奉〈 利 〉、僧綱〈 乎 〉始〈 弖 〉衆僧
尼敬問〈 比 〉、治賜〈 比 〉、新造寺〈 乃 〉官寺〈 止 〉可成〈 波 〉官寺〈 止 〉成賜〈 夫 〉。大御陵守仕奉人等一二治賜〈 夫 〉。又御世御世〈 爾 〉当〈 天 〉天下奏賜〈 比 〉国家護仕奉〈 流 〉事〈 乃 〉勝在臣〈 多知乃 〉侍所〈 爾波 〉置表〈 弖 〉、与天地共人〈 爾 〉不令侮、不令穢治賜〈 部止 〉宣大命、衆聞食宣。又天日嗣高御座〈 乃 〉業〈 止 〉坐事〈 波 〉、進〈 弖波 〉挂畏天皇大御名〈 乎 〉受賜〈 利 〉、退〈 弖波 〉婆婆大御祖〈 乃 〉御名〈 乎 〉蒙〈 弖之 〉食国天下〈 乎婆 〉撫賜恵賜〈 夫止奈母 〉神奈我良〈 母 〉念坐〈 須 〉。是以、王〈 多知 〉大臣〈 乃 〉子等治賜〈 伊自 〉、天皇朝〈 爾 〉仕奉〈 利 〉、婆婆〈 爾 〉仕奉〈 爾波 〉可在。加以、挂畏近江大津宮大八嶋国所知〈 之 〉天皇大命〈 止之弖 〉、奈良宮大八洲国所知〈 自 〉我皇天皇〈 止 〉御世重〈 弖 〉朕宣〈 自久 〉、大臣〈 乃 〉御世重〈 天 〉明浄心以〈 弖 〉仕奉事〈 爾 〉依〈 弖奈母 〉天日嗣〈 波 〉平安〈 久 〉聞召来〈 流 〉此辞忘給〈 奈 〉棄給〈 奈止 〉宣
〈 比之 〉大命〈 乎 〉受賜〈 利 〉恐〈 麻利 〉、汝〈 多知乎 〉恵賜〈 比 〉治賜〈 久止 〉宣大命、衆聞食宣。又三国真人・石川朝臣・鴨朝臣・伊勢大鹿首部〈 波 〉、可治賜人〈 止自弖奈母 〉簡賜〈 比 〉治賜〈 夫 〉。又県犬養橘夫人〈 乃 〉天皇御世重〈 弖 〉明浄心以〈 弖 〉仕奉〈 利 〉、皇朕御世当〈 弖毛 〉無怠緩事〈 久 〉助仕〈 天 〉奉〈 利 〉、加以、祖父大臣〈 乃 〉殿門荒穢〈 須 〉事無〈 久 〉守〈 ツツ 〉在〈 自之 〉事、伊蘇〈 之美 〉宇牟賀〈 斯美 〉忘不給〈 止自弖奈母 〉孫等一二治賜〈 夫 〉。又為大臣〈 弖 〉仕奉〈 部留 〉臣〈 多知乃 〉子等、男〈 波 〉随仕奉状〈 弖 〉種種治賜〈 比ツ礼等母 〉女不冶賜。是以所念〈 波 〉、男〈 能未 〉父名負〈 弖 〉女〈 波 〉伊婆〈 礼奴 〉物〈 爾 〉阿礼〈 夜 〉。立双仕奉〈 自 〉理在〈 止奈母 〉念〈 須 〉。父〈 我 〉加久斯麻〈 爾 〉在〈 止 〉念〈 弖 〉於母夫〈 気 〉教〈 祁牟 〉事不過失家門不荒〈 自弖 〉天皇朝〈 爾 〉仕奉〈 止自弖奈母 〉汝〈 多知乎 〉治賜〈 夫 〉。又大伴・佐伯宿禰〈
 波 〉、常〈 母 〉云如〈 久 〉、天皇朝守仕奉、事顧〈 奈伎 〉人等〈 爾 〉阿礼〈 波 〉、汝〈 多知乃 〉祖〈 止母乃 〉云来〈 久 〉、海行〈 波 〉美〈 豆久 〉屍、山行〈 波 〉草〈 牟須 〉屍、王〈 乃 〉幣〈 爾去曾 〉死〈 米 〉、能杼〈 爾波 〉不死〈 止 〉、云来〈 流 〉人等〈 止奈母 〉聞召〈 須 〉。是以、遠天皇御世始〈 弖 〉今朕御世〈 爾 〉当〈 弖母 〉、内兵〈 止 〉心中〈 古止波奈母 〉遣〈 須。 〉故是以、子〈 波 〉祖〈 乃 〉心成〈 伊自 〉子〈 爾波 〉可在。此心不失〈 自弖 〉明浄心以〈 弖 〉仕奉〈 止自弖奈母 〉、男女并〈 弖 〉一二治賜〈 夫 〉。又五位已上子等治賜〈 夫 〉。六位已下〈 爾 〉冠一階上給〈 比 〉、東大寺造人等二階加賜〈 比 〉。正六位上〈 爾波 〉子一人治賜〈 夫 〉。又五位已上。及皇親年十三已上、無位大舍人等、至于諸司仕丁〈 麻弖爾 〉大御手物賜〈 夫 〉。又高年人等治賜〈 比 〉困乏人恵賜〈 比 〉、孝義有人其事免賜〈 比 〉、力田治賜〈 夫 〉。罪人赦賜〈 夫 〉。又壬生治賜〈 比 〉、知物人等治賜〈 夫 〉。又見出金人及陸奥国
国司・郡司・百姓至〈 麻弖爾 〉治賜〈 比 〉、天下〈 乃 〉百姓衆〈 乎 〉撫賜〈 比 〉恵賜〈 久止 〉宣天皇大命、衆聞食宣。」授正三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従二位。従三位大伴宿禰牛養正三位。従五位上百済王敬福従三位。従四位上佐伯宿禰浄麻呂。佐伯宿禰常人並正四位下。従四位下阿倍朝臣沙弥麻呂。橘宿禰奈良麻呂。多治比真人占部並従四位上。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永手従四位下。従五位上大伴宿禰稲君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家持。佐伯宿禰毛人並従五位上。正六位上藤原朝臣千尋。藤原朝臣縄麻呂。佐伯宿禰靺鞨。正六位下藤原朝臣真従並従五位下。」進知識物人外従八位下他田舍人部常世。外従八位上小田臣根成二人並外従五位下。」正三位橘夫人従二位。従四位上藤原朝臣吉日従三位。従五位上藤原朝臣袁比良女。藤原朝臣駿河古並正五位下。無位多治比真人乎婆売。多治比真人若日売。石上朝臣国守。藤原朝臣百能。藤原朝臣弟兄子。藤原朝臣家子。大伴宿禰三原。佐伯宿禰美努麻女。久米朝臣比良女並従五位下。」以従二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為大納言。正三位大伴宿禰牛養為中納言。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四月乙未【二】》○乙未。大赦天下。自天平廿一年四月一日昧爽以前大辟罪已下。咸悉赦除。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四月戊戌【五】》○戊戌。詔、授従五位下中臣朝臣益人従五位上。正六位上忌部宿禰鳥麻呂従五位下。伊勢大神宮禰宜従七位下神主首名外従五位下。因遣民部卿正四位上紀朝臣麻路。神祇大副従五位上中臣朝臣益人。少副従五位下忌部宿禰鳥麻呂等。奉幣帛於伊勢大神宮。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四月丁未【十四】》○丁未。天皇幸東大寺。御大盧舍那仏前殿。大臣以下百官及士庶。皆以次行列。詔、授左大臣従一位橘宿禰諸兄正一位。以大納言従二位藤原朝臣豊成拝右大臣。授従五位下市原王従五位上。無位三使王。岸野王。三形王。倭王。額田部王。多治比王。厚見王。葛木王。大坂王。出雲王。三河王。長嶋王。高嶋王並従五位下。従五位下国君麻呂従五位上。無位別君広麻呂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下高市連大国外従五位上。正六位上蓋高麻呂。吉田連兄人並外従五位下。」又授二品多紀内親王一品。従三位竹野女王正三位。無位橘宿禰通何能正四位上。」改天平廿一年為天平感宝元年。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四月戊申【十五】》○戊申。大臣以下諸司仕丁以上。賜禄各有差。京畿内僧尼等施物。亦各有差。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四月辛亥【十八】》○辛亥。正六位上丹羽臣真咋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四月乙卯【廿二】》○乙卯。陸奥守従三位百済王敬福貢黄金九百両。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五月戊辰【甲子朔五】》○五月戊辰。無位御浦王授従四位下。正六位上中臣伊勢連大津外従五位下。又従七位上陽侯史令珍。正八位下陽侯史令珪。従八位上陽侯史令〓。従八位下陽侯史人麻呂並授外従五位下。四人並是真身之男。各貢銭千貫也。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五月戊寅【十五】》○戊寅。上野国碓氷郡人外従七位上石上部君諸弟。尾張国山田郡人外従七位下生江臣安久多。伊予国宇和郡人外大初位下凡直鎌足等。各献当国国分寺知識物。並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五月庚寅【廿七】》○庚寅。鰥寡孤独及疾疹之徒、不能自存者、給穀五斗。孝子・順孫。義夫・節婦。表其門閭。終身勿事。力田人者。無位叙位一階。陸奥国者、免三年調庸。小田郡者永免。其年限者、待後勅。自余諸国者。国別一年免二郡調庸。毎年相替、周尽諸郡。又咸免天下今年田租。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閏五月甲午朔》○閏五月甲午朔。従四位上橘宿禰奈良麻呂。従五位上阿倍朝臣嶋麻呂並為侍従。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屋主為左大舍人頭。従五位下紀朝臣男楫為兵部少輔。従五位下柿本朝臣市守為丹後守。従五位下小野朝臣田守為大宰少弐。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五月壬寅【九】》○壬寅。於宮中度一千人。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五月癸卯【十】》○癸卯。詔。朕以寡薄、恭承宝祚。恒恐、累二儀之覆載。虧兆庶之具瞻。徒積憂労。政事如闕。神之貽咎。実由朕躬。比者。時属炎蒸。寝膳乖予。百寮煌灼。左右勤劬。今欲克順天心消除災気。乃求改往之術。深謝在予之愆。則宜流渙汗之恩。施蕩滌之政。可大赦天下。自天平感宝元年閏五月十日昧爽已前大辟已下、咸赦除之。但殺其父母。及毀仏尊像者。不在此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五月甲辰【十一】》○甲辰。陸奥国介従五位下佐伯宿禰全成。鎮守判官従五位下大野朝臣横刀並授従五位上。大掾正六位上余足人。獲金人上総国人丈部大麻呂並従五位下。左京人無位朱牟須売外従五位下。私度沙弥小田郡人丸子連宮麻呂授法名応宝入師位。冶金人左京人戸浄山大初位上。出金山神主小田郡日下部深淵外少初位下。是日。伊勢斎王為遭二親喪。自斎宮退出。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五月癸丑【二十】》○癸丑。詔、捨大安。薬師。元興。興福。東大五寺。各〓[糸+施の旁]五百疋。綿一千屯。布一千端。稲一十万束。墾田地一百町。法隆寺、〓[糸+施の旁]四百疋。綿一千屯。布八百端。稲一十万束。墾田地一百町。弘福。四天王二寺。各〓[糸+施の旁]三百疋。綿一千屯。布六百端。稲一十万束。墾田地一百町。崇福。香山薬師。建興。法花四寺。各〓[糸+施の旁]二百疋。布四百端。綿一千屯。稲一十万束。墾田地一百町。因発御願曰。以花厳経為本。一切大乗小乗。経律論抄疏章等。必為転読講説。悉令尽竟。遠限日月。窮未来際。今故、以茲資物。敬捨諸寺。所冀、太上天皇沙弥勝満。諸仏擁護。法薬薫質。万病消除。寿命延長。一切所願。皆使満足。令法久住。抜済群生。天下太平。兆民快楽。法界有情、共成仏道。」飛騨国大野郡大領外正七位下飛騨国造高市麻呂。上野国勢多郡小領外従七位下上毛野朝臣足人。各献当国国分寺知識物。並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五月丙辰【廿三】》○丙辰。天皇遷御薬師寺宮。為御在所。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五月壬戌【廿九】》○壬戌。中納言正三位大伴宿禰牛養薨。大徳咋子連孫。贈大錦中小吹負之男。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七月甲午【癸巳朔二】》○秋七月甲午。皇太子受禅、即位於大極殿。詔曰。【S14】現神〈 止 〉御宇倭根子天皇可御命〈 良麻止 〉宣御命〈 乎 〉、衆聞食宣。高天原神積坐皇親神魯棄・神魯美命以、吾孫〈 乃 〉命〈 乃 〉将知食国天下〈 止 〉言依奉〈 乃 〉随、遠皇祖御世始而天皇御世御世聞看来食国天〈 ツ 〉日嗣高御座〈 乃 〉業〈 止奈母 〉随神所念行〈 佐久止 〉勅天皇〈 我 〉御命〈 乎 〉、衆聞食勅。平城〈 乃 〉宮〈 爾 〉御宇〈 之 〉天皇〈 乃 〉詔〈 之久 〉。挂畏近江大津〈 乃 〉宮〈 爾 〉御宇〈 之 〉天皇〈 乃 〉不改〈 自伎 〉常典〈 等 〉初賜〈 比 〉定賜〈 部流 〉法随、斯天〈 ツ 〉日嗣高御座〈 乃 〉業者、御命〈 爾 〉坐〈 世 〉、伊夜嗣〈 爾 〉奈〈 賀 〉御命聞看〈 止 〉勅〈 夫 〉御命〈 乎 〉畏自物受賜〈 理 〉坐〈 天 〉、食国天下〈 乎 〉恵賜〈 比 〉治賜〈 布 〉間〈 爾 〉、万機密〈 久 〉多〈 久志天 〉御身不敢賜有〈 礼 〉、随法天〈 ツ 〉日嗣高御座〈 乃 〉業者、朕子王〈 爾 〉授賜〈 止 〉勅天皇御命〈 乎 〉、親王等・王
等・臣等・百官人等、天下〈 乃 〉公民、衆聞食宣。又天皇御命〈 良末止 〉勅命〈 乎 〉、衆聞食宣。挂畏我皇天皇、斯天〈 ツ 〉日嗣高御座〈 乃 〉業〈 乎 〉受賜〈 弖 〉仕奉〈 止 〉負賜〈 閉 〉頂〈 爾 〉受賜〈 理 〉恐〈 末里 〉進〈 毛 〉不知、退〈 毛 〉不知〈 爾 〉、恐〈 美 〉坐〈 久止 〉宣天皇御命〈 乎 〉、衆聞食勅。故是以、御命坐、勅〈 久 〉、朕者、拙劣雖在、親王等〈 乎 〉始而王等・臣等、諸天皇朝庭立賜〈 部留 〉食国〈 乃 〉政〈 乎 〉戴持而、明浄心以誤落言無助仕奉〈 爾 〉依〈 弖之 〉。天下者平〈 久 〉安〈 久 〉、治賜〈 比 〉恵賜〈 布閉支 〉物〈 爾 〉有〈 止奈毛 〉、神随所念坐〈 久止 〉勅天皇御命〈 乎 〉、衆聞食宣。」既而、授正四位上紀朝臣麻路従三位。従五位下久世王。伊香王並従五位上。正四位下多治比真人広足正四位上。従四位下石川朝臣年足。紀朝臣飯麻呂。吉備朝臣真備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上巨勢朝臣堺麻呂。背奈王福信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国人正五位上。従五位上佐伯宿禰毛人。鴨朝臣角足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大伴宿禰犬養。藤原朝臣千尋並従五位上。正六位上御方大
野。鴨朝臣虫麻呂並従五位下。」以正三位藤原朝臣仲麻呂為大納言。従三位石上朝臣乙麻呂。紀朝臣麻呂。正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広足並為中納言。正四位下大伴宿禰兄麻呂。従四位上橘宿禰奈良麻呂。従四位下藤原朝臣清河。並為参議。是日。改感宝元年。為勝宝元年。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七月乙未【三】》○乙未。従六位上阿倍朝臣石井。正六位上山田史女嶋。正六位下竹首乙女並授従五位下。並天皇之乳母也。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七月乙巳【十三】》○乙巳。定諸寺墾田地限。大安。薬師。興福。大倭国法華寺。諸国分金光明寺。寺別一千町。大倭国国分金光明寺四千町。元興寺二千町。弘福。法隆。四天王。崇福。新薬師。建興。下野薬師寺。筑紫観世音寺。寺別五百町。諸国法華寺。寺別四百町。自余定額寺。寺別一百町。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八月癸亥【壬戌朔二】》○八月癸亥。正六位上阿倍朝臣綱麻呂授従五位下。外正五位下小槻山君広虫正五位下。外従五位下出雲臣屋麻呂外従五位上。従六位上田辺史広浜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八月辛未【十】》○辛未。以従五位下大原真人麻呂。石川朝臣豊人。並為少納言。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古麻呂為左少弁。大納言正三位藤原朝臣仲麻呂為兼紫微令。参議正四位下大伴宿禰兄麻呂。式部卿従四位上石川朝臣年足並為兼大弼。従四位下百済王孝忠。式部大輔従四位下巨勢朝臣堺麻呂。中衛少将従四位下背奈王福信並為兼少弼。正五位上阿倍朝臣虫麻呂。伊予守正五位下佐伯宿禰毛人。左兵衛率正五位下鴨朝臣角足。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土作為兼大忠。外従五位上出雲臣屋麻呂。衛門員外佐外従五位下中臣丸連張弓。吉田連兄人。葛木連戸主並為少忠。従五位下藤原朝臣縄麻呂為侍従。従五位下御方大野為図書頭。従五位下別公広麻呂為陰陽頭。従三位三原王為中務卿。従四位上安宿王為大輔。正五位上葛井連広成。従五位下藤原朝臣真従並為少輔。中納言従三位紀朝臣麻呂為兼式部卿。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犢養為少輔。神祇大副従五位上中臣朝臣益人為兼民部大輔。従五位下阿倍朝臣鷹養為主計頭。従五位下紀朝臣広名為主税頭。正五位下大伴宿禰稲君為兵部大輔。従五位上大伴宿禰犬養為山背守。従五位上石川朝臣名人為上総守。外従五位下茨田宿禰枚麻呂為美作守。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八月乙亥【十四】》○乙亥。従四位下尾張宿禰小倉卒。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八月壬午【廿一】》○壬午。大隅。薩摩両国隼人等貢御調。并奏土風歌舞。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八月癸未【廿二】》○癸未。詔、授外正五位上曾乃君多利志佐従五位下。外従五位下前君乎佐外従五位上。外正六位上曾県主岐直志自羽志。加禰保佐並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九月戊戌【壬辰朔七】》○九月戊戌。制紫微中台官位。令一人正三位官。大弼二人、正四位下官。少弼三人、従四位下官。大忠四人、正五位下官。少忠四人、従五位下官。大疏四人、従六位上官。少疏四人、正七位上官。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九月甲辰【十三】》○甲辰。正五位下藤原朝臣袁比良女授従四位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月庚午【壬戌朔九】》○冬十月庚午。行幸河内国智識寺。以外従五位下茨田宿禰弓束女之宅。為行宮。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月乙亥【十四】》○乙亥。幸石川之上。志紀。大県。安宿三郡百姓。百年以下。小児已上。賜綿有差。又免三郡百姓所負正税本利。自余諸郡、免利収本。陪従諸司。賜綿、亦各有差。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月丙子【十五】》○丙子。河内国寺六十六区見住僧尼及沙弥。沙弥尼。賜〓[糸+施の旁]綿各有差。外従五位下茨田宿禰弓束女授正五位上。是日、車駕還大郡宮。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月丙戌【廿五】》○丙戌。無位石津王授従五位下。正七位上倉首於須美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一月辛卯朔》○十一月辛卯朔。八幡大神禰宜外従五位下大神杜女。主神司従八位下大神田麻呂二人、賜大神朝臣之姓。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一月乙卯【廿五】》○乙卯。於南薬園新宮大嘗。以因幡為由機国。美濃為須岐国。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一月丙辰【廿六】》○丙辰。宴五位已上。授従三位三原王正三位。従五位上藤原朝臣乙麻呂正五位上。正六位上高橋朝臣男河。高橋朝臣三綱並従五位下。従五位上中臣朝臣益人正五位下。無位秋篠王。正七位下当麻真人子老並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一月丁巳【廿七】》○丁巳。宴五位已上。賜禄有差。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一月戊午【廿八】》○戊午。賜饗諸司主典已上。賚禄有差。番上人等、亦在禄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一月己未【廿九】》○己未。由機・須岐国司。従五位上小田王授正五位下。正四位下大伴宿禰兄麻呂正四位上。従四位下大伴宿禰古慈悲。背奈王福信並従四位上。正六位上津嶋朝臣雄子従五位下。軍毅已上叙位一級。又国司及軍毅・百姓賜饗并禄。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一月庚申【三十】》○庚申。正五位下小田王授正五位上。是日、遷御大郡宮。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一月己酉【十九】》○己酉。八幡大神託宣向京。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一月甲寅【廿四】》○甲寅。遣参議従四位上石川朝臣年足。侍従従五位下藤原朝臣魚名等。以為迎神使。路次諸国差発兵士一百人以上。前後駆除。又所歴之国。禁断殺生。其従人供給、不用酒宍。道路清掃。不令汚穢。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二月丁亥【辛酉朔廿七】》○十二月丁亥。外従五位上高市連大国。正六位上内蔵伊美吉黒人。佐伯宿禰今毛人並授従五位下。正六位上柿本小玉。従六位上高市連真麻呂並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二月戊寅【十八】》○戊寅。遣五位十人。散位廿人。六衛府舍人各廿人。迎八幡神於平群郡。是日、入京。即於宮南梨原宮。造新殿、以為神宮。請僧〓口、悔過七日。
《天平勝宝元年(七四九)十二月丁亥【廿七】》○丁亥。八幡大神禰宜尼大神朝臣杜女〈 其輿紫色。一同乗輿。 〉拝東大寺。天皇。太上天皇。皇太后。同亦行幸。是日。百官及諸氏人等、咸会於寺。請僧五千、礼仏読経。作大唐・渤海・呉楽。五節田舞。久米舞。因奉大神一品。比〓[口+羊]神二品。左大臣橘宿禰諸兄奉詔、白神曰、【S15】天皇〈 我 〉御命〈 爾 〉坐、申賜〈 止 〉申〈 久 〉。去辰年、河内国大県郡〈 乃 〉智識寺〈 爾 〉坐盧舍那仏〈 遠 〉礼奉〈 天 〉則朕〈 毛 〉欲奉造〈 止 〉思〈 登毛 〉、得不為〈 之 〉間〈 爾 〉、豊前国宇佐郡〈 爾 〉坐広幡〈 乃 〉八幡大神〈 爾 〉申賜〈 閉 〉勅〈 久 〉。神我天神地祇〈 乎 〉率伊左奈比〈 天 〉必成奉〈 無 〉。事立不有。銅湯〈 乎 〉水〈 止 〉成、我身〈 遠 〉草木土〈 爾 〉交〈 天 〉障事無〈 久 〉奈佐〈 牟止 〉勅賜〈 奈我良 〉成〈 奴礼波 〉、歓〈 美 〉貴〈 美奈毛 〉念食〈 須 〉。然、猶止事不得為〈 天 〉、恐〈 家礼登毛 〉御冠献事〈 乎 〉恐〈 美 〉恐〈 美毛 〉申賜〈 久止 〉申。尼杜女授従四位下。主神大神朝臣田麻呂外従五位
下。施東大寺封四千戸。奴百人。婢百人。又預造東大寺人。随労叙位有差。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十七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十八〈 起天平勝宝二年正月、尽四年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宝字称徳孝謙皇帝〈 出家帰仏、更不奉謚。因取宝字二年百官所上尊号称之。 〉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正月庚寅朔》二年春正月庚寅朔。天皇御大安殿、受朝。」是日。車駕還大郡宮。宴五位以上。賜禄有差。自余五位已上者、於薬園宮給饗焉。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正月己亥【十】》○己亥。左降従四位上吉備朝臣真備為筑前守。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正月乙巳【十六】》○乙巳。授正三位藤原朝臣仲麻呂従二位。正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広足従三位。従四位上多治比真人占部正四位下。従四位下平群朝臣広成。藤原朝臣永手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下藤原朝臣巨勢麻呂正五位上。従五位下大倭宿禰小東人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大蔵忌寸広足。調連馬養。正六位上下毛野朝臣多具比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秦忌寸首麻呂。大石村主真人。大原史遊麻呂並外従五位下。左大臣正一位橘宿禰諸兄賜朝臣姓。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正月丙辰【廿七】》○丙辰。従四位上背奈王福信等六人賜高麗朝臣姓。」造東大寺官人已下、優婆塞已上。一等卅三人叙位三階。二等二百四人二階。三等四百卅四人一階。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二月癸亥【庚申朔四】》○二月癸亥。天皇御大安殿。出雲国造外正六位上出雲臣弟山奏神斎賀事。授弟山外従五位下。自余祝部叙位有差。並賜〓[糸+施の旁]綿。亦各有差。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二月戊辰【九】》○戊辰。天皇従大郡宮。移御薬師寺宮。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二月乙亥【十六】》○乙亥。幸春日酒殿。」唐人正六位上李元環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二月壬午【廿三】》○壬午。益大倭金光明寺封三千五百戸。通前五千戸。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二月戊子【廿九】》○戊子。奉充一品八幡大神封八百戸。〈 前四百廿戸。今加三百八十戸 〉。位田八十町。〈 前五十町。今加卅町。 〉二品比売神封六百戸。位出六十町。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三月戊戌【己丑朔十】》○三月戊戌。駿河守従五位下楢原造東人等。於部内廬原郡多胡浦浜。獲黄金献之。〈 練金一分。沙金一分。 〉於是。東人等賜勤臣姓。」又賜中衛員外少将従五位下田辺史難波等上毛野君姓。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三月庚子【十二】》○庚子。以正四位下多治比真人占部為摂津大夫。従五位下紀朝臣小楫為山背守。従四位下百済王孝忠為出雲守。従五位下内蔵忌寸黒人為長門守。従五位上大伴宿禰犬養為播磨守。正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国人。藤原朝臣乙麻呂並為大宰少弐。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四月戊午朔》○夏四月戊午朔。正六位上佐味朝臣乙麻呂贈従五位下。」正六位上高向村主老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四月辛酉【四】》○辛酉。勅。比来之間。緑有所思。帰薬師経、行道懴悔。冀施恩恕、兼欲済人。尽洗瑕穢、更令自新。仍可大赦天下、并免今年四畿内調。其私鋳銭。及犯八虐。故殺人。強盗・窃盗。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但入死者、降一等。又中臣卜部紀奥乎麻呂。減配中流。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五月乙未【戊子朔八】》○五月乙未。於中宮安殿。請僧一百、講仁王経。并令左右京。四畿内。七道諸国講説焉。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五月辛丑【十四】》○辛丑。以従三位百済王敬福為宮内卿。従五位上藤原朝臣千尋為美濃守。外従五位下壬生使主宇太麻呂為但馬守。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五月丙午【十九】》○丙午。伊蘇志臣東人之親族卅四人賜姓伊蘇志臣族。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五月辛亥【廿四】》○辛亥。震中山寺。塔并歩廊尽焼。」京中驟雨。水潦汎溢。」又伎人。茨田等堤、往往決壊。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六月癸亥【丁巳朔七】》○六月癸亥。備前国飢。賑給之。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七月甲辰【丁亥朔十八】》○秋七月甲辰。摂津国〓玉大魚売。参河国海直玉依売一産三男。並給正税三百束。乳母一人。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八月庚申【丙辰朔五】》○八月庚申。正六位上大伴宿禰伯麻呂。外従五位下葛木連戸主並授従五位下。正四位下日置女王。従四位上丹生女王。従四位下春日女王並正四位上。従四位下難波女王従四位上。無位山代女王従五位下。従五位下藤原朝臣家子正五位上。無位当麻真人比礼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八月辛未【十六】》○辛未。摂津国住吉郡人外従五位下依羅我孫忍麻呂等五人。賜依羅宿禰姓。神奴意支奈。祝長月等五十三人、依羅物忌姓。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九月丙戌朔》○九月丙戌朔。中納言従三位兼中務卿石上朝臣乙麻呂薨。左大臣贈従一位麻呂之子也。」正六位上赤染造広足。赤染高麻呂等廿四人、賜常世連姓。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九月己酉【廿四】》○己酉。任遣唐使。以従四位下藤原朝臣清河為大使。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古麻呂為副使。判官・主典、各四人。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十月丙辰朔》○冬十月丙辰朔。詔、授正五位上藤原朝臣乙麻呂従三位。任大宰帥。以八幡大神教也。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十月癸酉【十八】》○癸酉。太上天皇改葬於奈保山陵。天下素服挙哀。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十一月己丑【丙戌朔四】》○十一月己丑。左衛士督正四位下佐伯宿禰浄麻呂卒。
《天平勝宝二年(七五〇)十二月癸亥【乙卯朔九】》○十二月癸亥。授駿河国守従五位下勤臣東人従五位上。獲金人無位三使連浄足従六位下。賜〓[糸+施の旁]〓疋。綿卅屯。正税二千束。」出金郡免今年田租。郡司主帳已上、進位有差。」又遣大納言藤原朝臣仲麻呂。就東大寺。授従五位上市原王正五位下。従五位下佐伯宿禰今毛人正五位上。従五位下高市連大国正五位下。外従五位下柿本小玉。高市連真麻呂並外従五位上。
『続日本紀』一八天平勝宝三年巻(七五一)正月戊戌【乙酉朔十四】》三年春正月戊戌。天皇幸東大寺。授木工寮長上正六位上神礒部国麻呂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正月庚子【十六】》○庚子。天皇御大極殿南院。宴百官主典已上。賜禄有差。踏歌歌頭女嬬忍海伊太須。錦部河内。並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正月己酉【廿五】》○己酉。授正四位上大伴宿禰兄麻呂従三位。従四位上安宿王正四位下。従四位下大市王従四位上。無位道守王従五位下。正五位上阿倍朝臣虫麻呂。多治比真人国人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佐伯宿禰毛人正五位上。従五位上多治比真人家主。大倭宿禰小東人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高丘連河内。百済王元忠。大伴宿禰古麻呂。県犬養宿禰古麻呂。中臣朝臣清麻呂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余義仁。土師宿禰牛勝。正六位上三国真人千国。石川朝臣人成。為奈真人東麻呂。藤原朝臣浜足。正六位下石上朝臣宅嗣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甘味神宝。文忌寸上麻呂。河内忌寸広足並外従五位下。」正三位竹野女王従二位。従三位多芸女王正三位。従五位下置始女王正五位下。無位呉原女王従五位下。従五位下佐味朝臣稲敷従五位上。是日。一品多紀内親王薨。天武天皇之皇女也。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正月辛亥【廿七】》○辛亥。賜正五位下大井王奈良真人姓。無位垂水王。男三室王。甥三影王。日根王。名辺王。無位廬原王。男安曇王。三笠王。対馬王。物部王。牧野王。孫奈羅王。小倉王。無位猪名部王。男大湯坐王。堤王。菟原王。三上王。野原王。礪波王等三嶋真人。無位御船王淡海真人。無位等美王内真人。無位壬生王。岡屋王美和真人。無位清水王。男三狩王海上真人。田部王春日真人。文成王甘南備真人。平群王。常陸王志紀真人。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二月庚午【甲寅朔十七】》○二月庚午。遣唐使雑色人一百一十三人。叙位有差。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二月乙亥【廿二】》○乙亥。出雲国造出雲臣弟山奏神賀事。進位賜物。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二月己卯【廿六】》○己卯。典膳正六位下雀部朝臣真人等言。磐余玉穂宮。勾金椅宮御宇天皇御世。雀部朝臣男人為大臣供奉。而誤記巨勢男人大臣。真人等先祖巨勢男柄宿禰之男有三人。星川建日子者、雀部朝臣等祖也。伊刀宿禰者、軽部朝臣等祖也。乎利宿禰者、巨勢朝臣等祖也。浄御原朝庭定八姓之時。被賜雀部朝臣姓。然則、巨勢雀部。雖元同祖。而別姓之後。被任大臣。当今聖運。不得改正。遂絶骨名之緒。永為無源之民。望請。改巨勢大臣。為雀部大臣。流名長代。示栄後胤。大納言従二位巨勢朝臣奈弖麻呂。亦証明其事。於是。下知治部。依請改正之。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四月丙辰【癸丑朔四】》○夏四月丙辰。遣参議左中弁従四位上石川朝臣年足等。奉幣帛於伊勢太神宮。又遣使奉幣帛於畿内七道諸社。為令遣唐使等平安也。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四月甲戌【廿二】》○甲戌。詔、以菩提法師為僧正。良弁法師為少僧都。道〓法師・隆尊法師為律師。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七月丁亥【辛已朔七】》○秋七月丁亥。天皇御南院、賜宴大臣已下諸司主典已上。授正六位上紀朝臣伊保従五位下。女嬬無位刑部勝麻呂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八月辛亥朔》○八月辛亥朔。日有蝕之。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十月丙辰【庚戌朔七】》○冬十月丙辰。従五位上伊香王。男高城王。無位池上王。賜甘南備真人姓。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十月丁巳【八】》○丁巳。大倭国城下郡人大倭連田長。古人等八人、賜宿禰姓。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十月戊辰【十九】》○戊辰。布勢真虫賜君姓。佐伯諸魚連姓。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十月壬申【廿三】》○壬申。詔曰。頃者。太上天皇、枕席不穏。由是。七ケ日間。屈請〓九賢僧於新薬師寺。依続命之法。設斎行道。仰願。聖体平復。宝寿長久。経云。救済受苦雑類衆生者。各免病延年。是以。依教大赦天下。但犯八虐。故殺人。私鋳銭。強窃二盗。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十月丁丑【廿八】》○丁丑。外従五位下吉田連兄人授従五位下。正六位上答本忠節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十一月丙戌【庚辰朔七】》○十一月丙戌。以従四位上吉備朝臣真備為入唐副使。
《天平勝宝三年(七五一)十一月己丑【十】》○己丑。勅。自天平勝宝元年已前。公私債負未納者。悉従原免。其借貸者、不在此例。但身亡者、准前。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正月己卯朔》四年春正月己卯朔。大宰府献白亀。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正月辛巳【三】》○辛巳。禁断始従正月三日迄于十二月晦日、天下殺生。但縁海百姓。以漁為業。不得生存者。随其人数。日別給籾二升。又鰥寡孤独。貧窮老疾。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正月己丑【十一】》○己丑。地動。是日。度僧九百五十人。尼五十人。為太上天皇不〓[余+心]也。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正月癸卯【廿五】》○癸卯。以正七位下山口忌寸人麻呂為遣新羅使。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正月戊申【三十】》○戊申。従六位下山田史君足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二月丙寅【己酉朔十八】》○二月丙寅。陸奥国調庸者。多賀以北諸郡、令輸黄金。其法。正丁四人一両。以南諸郡、依旧輸布。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二月己巳【廿一】》○己巳。京畿諸国鉄工。銅工。金作。甲作。弓削。矢作。桙削。鞍作。鞆張等之雑戸。依天平十六年二月十三日詔旨。雖蒙改姓。不免本業。仍下本貫。尋検天平十六年以前籍帳。毎色差発。依旧役使。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三月庚辰【戊寅朔三】》○三月庚辰。遣唐使等拝朝。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三月甲午【十七】》○甲午。中務大輔従四位下安倍朝臣虫麻呂卒。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閏三月丙辰【戊申朔九】》○閏三月丙辰。召遣唐使副使已上於内裏。詔、給節刀。仍授大使従四位上藤原朝臣清河正四位下。副使従五位上大伴宿禰古麻呂従四位上。留学生無位藤原朝臣刷雄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閏三月己巳【廿二】》○己巳。大宰府奏。新羅王子韓阿〓[冫+食]金泰廉。貢調使大使金暄及送王子使金弼言等七百余人。乗船七艘来泊。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閏三月乙亥【廿八】》○乙亥。遣使於大内。山科。恵我。直山等陵。以告新羅王子来朝之状。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四月乙酉【丁丑朔九】》○夏四月乙酉。盧舍那大仏像成。始開眼。」是日行幸東大寺。天皇親率文武百官。設斎大会。其儀一同元日。五位已上者著礼服。六位已下者当色。請僧一万。既而雅楽寮及諸寺種種音楽、並咸来集。復有王臣諸氏五節。久米舞。楯伏。踏歌。袍袴等哥舞。東西発声。分庭而奏。所作奇偉、不可勝記。仏法東帰。斎会之儀。未嘗有如此之盛也。」是夕。天皇還御大納言藤原朝臣仲麻呂田村第。以為御在所。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四月辛卯【十五】》○辛卯。以従四位下藤原朝臣八束為摂津大夫。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五月庚戌【丙午朔五】》○五月庚戌。正六位上小野朝臣小贄授従五位下。女孺無位藤原朝臣児従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五月壬子【七】》○壬子。女孺従六位下鴨朝臣子〓授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五月己丑(この月なし。)》○己丑。外従五位下大鳥連大麻呂授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五月庚申【十五】》○庚申。無位中臣殿来連竹田売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五月丙寅【廿一】》○丙寅。免官奴鎌取。根足。鎌取賜巫部宿禰。根足賀茂朝臣。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五月辛未【廿六】》○辛未。以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犢養為遠江守。従五位下巨勢朝臣浄成為下総守。従三位百済王敬福為常陸守。従五位下笠朝臣蓑麻呂為上野守。従四位上平群朝臣広成為武蔵守。従五位上佐伯宿禰全成為陸奥守。従五位下粟田朝臣奈勢麻呂為越前守。従五位上阿倍朝臣嶋麻呂為伊予守。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六月己丑【丙子朔十四】》○六月己丑。新羅王子金泰廉等拝朝。并貢調。因奏曰。新羅国王言日本照臨天皇朝庭。新羅国者。始自遠朝。世世不絶。舟楫並連。来奉国家。今欲国王親来朝貢進御調。而顧念。一日無主。国政弛乱。是以。遣王子韓阿〓[冫+食]泰廉。代王為首。率使下三百七十余人入朝。兼令貢種種御調。謹以申聞。詔報曰。新羅国、始自遠朝。世世不絶。供奉国家。今復遣王子泰廉入朝。兼貢御調。王之勤誠。朕有嘉焉。自今長遠。当加撫存。泰廉又奏言。普天之下、無匪王土。率土之浜、無匪王臣。泰廉、幸逢聖世。来朝供奉。不勝歓慶。私自所備国土微物。謹以奉進。詔報。泰廉所奏聞之。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六月壬辰【十七】》○壬辰。外正六位下君子部和気。遠田君小〓。遠田君金夜。並授外従五位下。是日。饗新羅使於朝堂。詔曰。新羅国来奉朝庭者。始自気長足媛皇太后平定彼国。以至于今。為我蕃屏。而前王承慶・大夫思恭等。言行怠慢。闕失恒礼。由欲遣使問罪之間。今彼王軒英。改悔前過。冀親来庭。而為顧国政。因遣王子泰廉等。代而入朝。兼貢御調。朕所以嘉歓勤款。進位賜物也。又詔。自今以後。国王親来。宜以辞奏。如遣余人入朝。必須令齎表文。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六月丁酉【廿二】》○丁酉。泰廉等就大安寺・東大寺礼仏。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七月甲寅【乙巳朔十】》○秋七月甲寅。中務卿正三位三原王薨。一品贈太政大臣舍人親王之子也。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七月庚申【十六】》○庚申。正四位下栗栖王授従三位。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七月甲子【二十】》○甲子。下総国穴太部阿古売一産二男二女。賜糧并乳母。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七月戊辰【廿四】》○戊辰。泰廉等還在難波館。勅遣使賜〓[糸+施の旁]布并酒肴。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八月庚寅【甲戌朔十七】》○八月庚寅。捉京師巫覡十七人。配于伊豆。隠伎。土左等遠国。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九月庚戌【甲辰朔七】》○九月庚戌。中納言従三位紀朝臣麻路為兼大宰帥。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九月乙丑【廿二】》○乙丑。従三位智努王等賜文室真人姓。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九月丁卯【廿四】》○丁卯。渤海使輔国大将軍慕施蒙等著于越後国佐渡嶋。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十月甲戌朔》○冬十月甲戌朔。地震。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十月乙亥【二】》○乙亥。亦震。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十月戊寅【五】》○戊寅。以常陸守従三位百済王敬福為検習西海道兵使。判官二人。録事二人。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十月庚辰【七】》○庚辰。遣左大史正六位上坂上忌寸老人等於越後国。問渤海客等消息。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十月辛巳【八】》○辛巳。伊世国飯野郡人飯麻呂等十七人賜秦部姓。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十一月乙巳【癸卯朔三】》○十一月乙巳。正六位上佐伯宿禰美濃麻呂授従五位下。」復置佐渡国守一人。目一人。」以従四位上藤原朝臣永手為大倭守。従五位下藤原朝臣宿奈麻呂為相摸守。従五位下大伴宿禰伯麻呂為上野守。従五位下小野朝臣小贄為下野守。従五位下佐伯宿禰美濃麻呂為大宰少弐。」又以参議従四位上橘朝臣奈良麻呂為但馬因幡按察使。兼令検校伯耆。出雲。石見等国非違事。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十一月己酉【七】》○己酉。勅。諸国司等欠失官物。雖依法処分。而至於郡司未嘗科断。自今已後。郡司亦解見任。依法科罪。雖有重大譜第。不得任用子孫。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十一月壬子【十】》○壬子。制。諸司無故不上者。令放還本貫。其有位者、為外散位。無位者、還従本色。
《天平勝宝四年(七五二)十二月癸酉朔》○十二月癸酉朔。日有蝕之。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十八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十九〈 起天平勝宝五年正月、尽八歳十二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宝字称徳孝謙皇帝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正月癸卯朔》五年春正月癸卯朔。廃朝。天皇御中務南院。宴五位已上。賜禄各有差。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正月丁未【五】》○丁未。伊勢大神宮神主外従五位下神主首名授外従五位上。」内人。物忌、男〓五人。女十六人。授位各有差。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正月庚午【廿八】》○庚午。従四位上平群朝臣広成卒。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二月辛巳【癸酉朔九】》○二月辛巳。以従五位下小野朝臣田守為遣新羅大使。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二月辛卯【十九】》○辛卯。正六位上小田臣枚床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二月甲午【廿二】》○甲午。斎宮大神司正七位下津嶋朝臣小松授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三月庚午【壬寅朔廿九】》○三月庚午。於東大寺。設百高座、講仁王経。是日、飄風起。説経不竟。於後。以四月九日。講説。飄風亦発。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三月辛未【三十】》○辛未。大納言従二位兼神祇伯造宮卿巨勢朝臣奈〓[氏+一]麻呂薨。小治田朝小徳大海之孫。淡海朝中納言大紫比登之子也。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四月丙戌【壬申朔十五】》○夏四月丙戌。詔曰。頃者、皇大后、寝膳不安。稍延旬月。雖用医薬療治。而猶未平復。以為。政治失宜。罹罪有徒。天遺此罰警戒朕身。其母子之慈。貴賤皆同。犯罪之徒。豈独無親。庶悉洗滌。欲救憂苦。宜大赦天下。常赦所不免者。咸悉赦除。但殺其父母。毀仏尊像。及強盗・窃盗。不在此例。若有入死、減一等。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四月癸巳【廿二】》○癸巳。以正五位下大倭宿禰小東人為参河守。従五位下阿倍朝臣小嶋為駿河守。従五位上大伴宿禰犬養為美濃守。従五位下平群朝臣人足為越後守。従四位下巨勢朝臣堺麻呂為丹波守。正四位下安宿王為播磨守。従五位下安曇宿禰大足為安芸守。従五位下石津王為紀伊守。外従五位下清原連浄道為筑後守。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四月己亥【廿八】》○己亥。従五位下葛木連戸主授従五位上。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五月庚戌【辛丑朔十】》○五月庚戌。無位篠原王。伊刀王並授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五月乙丑【廿五】》○乙丑。渤海使輔国大将軍慕施蒙等拝朝。并貢信物。奏称。渤海王言日本照臨聖天皇朝。不賜使命。已経十余歳。是以。遣慕施蒙等七十五人。齎国信物。奉献闕庭。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五月丁卯【廿七】》○丁卯。饗慕施蒙等於朝堂。授位賜禄、各有差。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六月丁丑【庚午朔八】》○六月丁丑。慕施蒙等還国。賜璽書曰。天皇敬問渤海国王。朕以寡徳、虔奉宝図。亭毒黎民。照臨八極。王僻居海外。遠使入朝。丹心至明。深可嘉尚。但省来啓。無称臣名。仍尋高麗旧記。国平之日。上表文云。族惟兄弟。義則君臣。或乞援兵。或賀践祚。修朝聘之恒式。効忠款之懇誠。故先朝善其貞節。待以殊恩。栄命之隆。日新無絶。想所知之。何仮一二言也。由是。先廻之後。既賜勅書。何其今歳之朝。重無上表。以礼進退。彼此共同。王熟思之。季夏甚熱。比無恙也。使人今還。指宣往意。并賜物如別。」陸奥国牡鹿郡人外正六位下丸子牛麻呂。正七位上丸子豊嶋等廿四人、賜牡鹿連姓。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七月庚戌【庚子朔十一】》○秋七月庚戌。散位従四位下紀朝臣清人卒。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七月戊午【十九】》○戊午。左京人正八位上石上部君男嶋等〓七人言。己親父登与。以去大宝元年。賜上毛野坂本君姓。而子孫等籍帳、猶注石上部君。於理不安。望請。随父姓、欲改正之。詔許焉。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八月癸巳【己巳朔廿五】》○八月癸巳。陸奥国人大初位下丸子嶋足賜牡鹿連姓。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九月戊戌朔》○九月戊戌朔。無位板持連真釣献銭百万。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九月壬寅【五】》○壬寅。摂津国御津村南風大吹。潮水暴溢。壊損廬舍一百十余区。漂没百姓五百六十余人。並加賑恤。仍追海浜居民、遷置於京中空地。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九月乙丑【廿八】》○乙丑。従四位上石川朝臣年足。授従三位。為大宰帥。従四位上紀朝臣飯麻呂為大弐。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十月壬申【戊辰朔五】》○冬十月壬申。散位従四位下紀朝臣宇美卒。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十月甲戌【七】》○甲戌。中務卿従三位栗栖王薨。二品長親王之子也。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十一月己亥【戊戌朔二】》○十一月己亥。尾張国献白亀。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十二月丁丑【丁卯朔十一】》○十二月丁丑。免摂津国遭潮諸郡今年田租。
《天平勝宝五年(七五三)十二月己卯【十三】》○己卯。西海道諸国。秋稼多損。仍免今年田租。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正月丁酉朔》六年春正月丁酉朔。上野国献白烏。」宴五位已上於内裏。賜禄有差。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正月辛丑【五】》○辛丑。行幸東大寺。燃灯二万。勅曰。初元啓暦。献歳登春。天答曰行仁。動植霑恵。古昔。明主、応此良辰。必布時和。広施慈命。朕雖薄徳。何不由茲。可大赦天下。其八虐。故殺人。私鋳銭。強盗・窃盗。常赦所不原者。不在赦例。但入死者、皆減一等。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正月癸卯【七】》○癸卯。天皇御東院、宴五位已上。有勅。召正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家主。従五位下大伴宿禰麻呂二人於御前。特賜四位当色。令在四位之列。即授従四位下。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正月壬子【十六】》○壬子。天皇御大安殿。詔、授従四位上藤原朝臣永手従三位。従四位下池田王従四位上。従四位上橘朝臣奈良麻呂正四位下。従四位下石川朝臣麻呂。藤原朝臣八束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上藤原朝臣巨勢麻呂従四位下。従五位上高丘連河内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犢養。小治田朝臣諸人。波多朝臣足人。大蔵忌寸広足。土師宿禰牛勝。上毛野君難波並従五位上。正六位上佐伯宿禰大成。小野朝臣竹良。石川朝臣豊成。粟出朝臣人成。藤原朝臣武良士。後部王吉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林連久麻。物部山背。中臣酒人宿禰虫麻呂。高福子。日置造真卯。黄文連水分。大蔵忌寸麻呂並外従五位下。」入唐副使従四位上大伴宿禰古麻呂来帰。唐僧鑑真。法進等八人、随而帰朝。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正月癸丑【十七】》○癸丑。大宰府奏。入唐副使従四位上吉備朝臣真備船。以去年十二月七日。来着益久嶋。自是之後。自益久嶋進発。漂蕩着紀伊国牟漏埼。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正月丙寅【三十】》○丙寅。副使大伴宿禰古麻呂、自唐国至。古麻呂奏曰。大唐天宝十二載。歳在癸巳正月朔癸卯。百官・諸蕃朝賀。天子於蓬莱宮含元殿受朝。是日。以我、次西畔第二吐蕃下。以新羅使、次東畔第一大食国上。古麻呂論曰。自古至今。新羅之朝貢大日本国久矣。而今、列東畔上。我反在其下。義不合得。時将軍呉懐実見知古麻呂不肯色。即引新羅使。次西畔第二吐蕃下。以日本使、次東畔第一大食国上。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二月己卯【丁卯朔十三】》○二月己卯。正六位上百済王理伯授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二月丙戌【二十】》○丙戌。勅大宰府曰。去天平七年。故大弐従四位下小野朝臣老、遣高橋連牛養於南嶋。樹牌。而其牌経年、今既朽壊。宜依旧修樹。毎牌、顕著嶋名并泊船処。有水処。及去就国行程。遥見嶋名。令漂著之船知所帰向。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三月丙午【丁酉朔十】》○三月丙午。遣使、奉唐国信物於山科陵。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三月癸丑【十七】》○癸丑。大宰府言。遣使尋訪入唐第一船。其消息云。第一船、挙帆指奄美嶋発去。未知其着処。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四月庚午【丙寅朔五】》○夏四月庚午。以従五位上中臣朝臣清麻呂為神祇大副。従五位下秋篠王。粟田朝臣人成並為少納言。従四位上大伴宿禰古麻呂為左大弁。従五位下石川朝臣豊成為右少弁。外従五位下日置造真卯為紫微中台少忠。従五位下当麻真人子老為雅楽頭。従五位上石川朝臣名人為民部大輔。従五位下石川朝臣豊人為主税頭。従五位上大伴宿禰家持為兵部少輔。従四位上紀朝臣飯麻呂為大蔵卿。正五位下中臣朝臣益人為造宮少輔。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武良志為左京亮。外従五位下文忌寸上麻呂為右京亮。従三位文室真人珍努為摂津大夫。従五位下百済王理伯為亮。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土作為尾張守。正五位下大伴宿禰稲君為上総守。従四位上吉備朝臣真備為大宰大弐。従五位下小野朝臣田守為少弐。外従五位下黄文連水分為肥前守。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四月壬申【七】》○壬申。入唐廻使従四位上大伴宿禰古麻呂。吉備朝臣真備並授正四位下。判官正六位上大伴宿禰御笠。巨万朝臣大山並従五位下。自余使下二百廿二人、亦各有差。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四月癸未【十八】》○癸未。大宰府言。入唐第四船判官正六位上布勢朝臣人主等、来泊薩摩国石籬浦。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五月己酉【丙申朔十四】》○五月己酉。従五位下石川朝臣豊人為越中守。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六月乙丑朔》○六月乙丑朔。正五位下中臣朝臣益人為神祇大副。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七月丙午【甲午朔十三】》○秋七月丙午。詔曰。頃者、大皇大后、枕席不安。稍延旬月。百方救療。猶未平復。感愴之懐。良深罔極。朕聞。皇天輔徳。徳勝不祥。庶施慈令。奉資宝体。欲使寝膳如常。起居穏便。可大赦天下。但八虐。故殺人。私鋳銭。強盗・窃盗。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此日度僧一百人。尼七人。」授入唐判官正六位上布勢朝臣人主従五位下。以従五位上中臣朝臣清麻呂為左中弁。従五位下阿倍朝臣小嶋為式部少輔。外従五位下壬生使主宇陀麻呂為玄蕃頭。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御依為主税頭。従五位下紀朝臣伊保為大炊頭。従五位下忌部宿禰鳥麻呂為典薬頭。従五位下布勢朝臣人主為駿河守。従五位下阿倍朝臣綱麻呂為出雲守。従五位下小野朝臣東人為備前守。従五位上波多朝臣足人為備後守。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七月壬子【十九】》○壬子。大皇大后崩於中宮。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七月癸丑【二十】》○癸丑。以正一位橘朝臣諸兄。従三位文室真人珍努。紀朝臣麻路。正四位下安宿王。従五位下厚見王。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国人。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木人。紀朝臣男楫。阿倍朝臣毛人。石川朝臣豊成。外従五位下文忌寸上麻呂。為御装束司。六位已下十二人。従二位藤原朝臣豊成。従三位多治比真人広足。藤原朝臣永手。従四位上池田王。正四位下大伴宿禰古麻呂。従四位上文室真人大市。正五位上佐伯宿禰今毛人。従五位上県犬養宿禰古麻呂。従五位下紀朝臣広名。粟田朝臣人成、為造山司。六位已下廿一人。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八月丁卯【甲子朔四】》○八月丁卯。正四位下安宿王率誄人、奉誄。謚曰千尋葛藤高知天宮姫之尊。是日。火葬於佐保山陵。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九月丙申【癸巳朔四】》○九月丙申。以正四位下安宿王。為兼内匠頭。従四位上文室真人大市為大蔵卿。従四位上紀朝臣飯麻呂為右京大夫。従四位上石川朝臣麻呂為武蔵守。従五位下佐伯宿禰大成為丹後守。外従五位下中臣丸連張弓為因幡守。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九月丁未【十五】》○丁未。勅。如聞。諸国司等。貪求利潤。輸租不実。挙税多欺。由是。百姓漸労。正倉頗空。宜令京及諸国田租。不論得不。悉皆全輸。正税之利、挙十取三。但田不熟。至免調庸限者。准令処分。又覧去天平八年格。国司等所部交関。運物無限者。禁断既訖。然猶不肯承行。貪濁成俗。朕之股肱。豈合如此。自今以後。更有違犯。依法科罪。不須矜宥。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十月乙亥【壬戌朔十四】》○冬十月乙亥。勅。官人百姓。不畏憲法。私聚徒衆。任意双六。至於淫迷。子無順父。終亡家業。亦虧孝道。因斯。遍仰京畿七道諸国。固令禁断。其六位已下。無論男女。決杖一百。不須蔭贖。但五位者。即解見任。及奪位禄・位田。四位已上。停給封戸。職田。国郡司、阿容不禁。亦皆解任。若有糺告廿人已上者。無位叙位三階。有位賜物、〓[糸+施の旁]十疋。布十端。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十月己卯【十八】》○己卯。仰畿内七道諸国、令置射田。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閏十月庚戌【壬辰朔十九】》○閏十月庚戌。従五位下秋篠王。男継成王。姪浜名王。船城王。愛智王五人賜丘基真人姓。」外従五位上額田部湯坐連息長授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閏十月辛亥【二十】》○辛亥。令大宰府鎮祭管内諸国山岡崩壌之処。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十一月辛酉朔》○十一月辛酉朔。任巡察使。以従四位上池田王為畿内使。従五位下紀朝臣小楫為東海道使。従五位下石川朝臣豊成為東山道使。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武良志為北陸道使。従五位上大伴宿禰家持為山陰道使。従五位下阿倍朝臣毛人為山陽道使。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木人為南海道使。従四位上紀朝臣飯麻呂為西海道使。道別録事一人。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十一月戊辰【八】》○戊辰。勅。朕以至款奉為二尊御体平安。宝寿増長。一七之間。屈〓九僧。帰依薬師琉璃光仏。恭敬供養。其経云。懸続命幡。燃〓九灯。応放雑類衆生。窃以。放生之中。莫若救人。宜依茲教。可大赦天下。但犯八虐。故殺人。私鋳銭。強盗・窃盗。及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若入死罪。並減一等。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十一月辛未【十一】》○辛未。大唐学問生無位船連夫子授外従五位下。辞而不受。以出家故也。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十一月甲申【廿四】》○甲申。薬師寺僧行信。与八幡神宮主神大神朝臣多麻呂等。同意厭魅。下所司推勘。罪合遠流。於是。遣中納言多治比真人広足。就薬師寺宣詔。以行信配下野薬師寺。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十一月丁亥【廿七】》○丁亥。従四位下大神朝臣杜女。外従五位下大神朝臣多麻呂、並除名従本姓。杜女配於日向国。多麻呂於多〓嶋。因更択他人。補神宮禰宜・祝。其封戸・位田。并雑物一事已上。令大宰検知焉。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十二月乙卯【辛卯朔廿五】》○十二月乙卯。左大舍人無位多米王、賜高額真人姓。
☆《天平勝宝六年(七五四)是年》○是年八月。風水。畿内及諸国一十。百姓産業損傷。並加賑恤。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正月辛酉朔》七年春正月辛酉朔。廃朝。以諒闇故也。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正月甲子【四】》○甲子。勅。為有所思。宜改天平勝宝七年。為天平勝宝七歳。」従七位上山田史広人。従五位下比売嶋女等七人。賜山田御井宿禰姓。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正月甲戌【十四】》○甲戌。外正六位上丸子大国贈従五位下。外正六位下六人部薬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三月庚申朔》○三月庚申朔。外従五位下山田史君足賜広野連姓。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三月丁亥【廿八】》○丁亥。八幡大神託宣曰。神吾不願矯託神命。請取封一千四百戸。田一百〓町。徒無所用。如捨山野。宜奉返朝廷。唯留常神田耳。依神宣行之。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四月丁未【庚寅朔十八】》○夏四月丁未。従五位下丘基真人秋篠等廿一人、更賜豊国真人姓。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五月丁丑【己未朔十九】》○五月丁丑。大隅国菱苅村浮浪九百卅余人言。欲建郡家。詔許之。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六月癸卯【己丑朔十五】》○六月癸卯。安芸国献白烏。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六月壬子【廿四】》○壬子。大宰府管内諸国。国別貢兵衛一人。采女一人。」和気王。細川王賜岡真人姓。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八月庚子【戊子朔十三】》○秋八月庚子。正六位上日下部宿禰子麻呂。食朝臣息人並授従五位下。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十月丙午【丙戌朔廿一】》○十月丙午。勅曰。比日之間。太上天皇、枕席不安。寝膳乖宜。朕窃念茲。情深惻隠。其救病之方。唯在施恵。延命之要。莫若済苦。宜大赦天下。其犯八虐。故殺人。私鋳銭。強盗・窃盗。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例。但入死罪者、減一等。鰥寡〓独。貧窮老疾。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兼給湯薬。」又始自今日。至来十二月晦日。禁断殺生。」遣使於山科。大内東西。安古。真弓。奈保山東西等山陵。及太政大臣墓。奉幣以祈請焉。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十一月丁巳【丙辰朔二】》○十一月丁巳。遣少納言従五位下厚見王。奉幣帛于伊勢大神宮。
《天平勝宝七年(七五五)十二月丁未【乙酉朔廿三】》○十二月丁未。以従五位下佐伯宿禰美濃麻呂為越前守。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二月丙戌【乙酉朔二】》八歳春二月丙戌。左大臣正一位橘朝臣諸兄致仕。勅、依請許之。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二月戊申【廿四】》○戊申。行幸難波。是日。至河内国。御智識寺南行宮。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二月己酉【廿五】》○己酉。天皇、幸智識。山下。大里。三宅。家原。鳥坂等六寺礼仏。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二月庚戌【廿六】》○庚戌。遣内舍人於六寺誦経。襯施有差。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二月壬子【廿八】》○壬子。大雨。」賜河内国諸社祝・禰宜等一百十八人正税。各有差。是日、行至難波宮。御東南新宮。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三月甲寅朔》○三月甲寅朔。太上天皇幸堀江上。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三月乙卯【二】》○乙卯。詔、免河内・摂津二国田租。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三月戊午【五】》○戊午。遣使摂津国諸寺誦経。襯施有差。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四月丁酉【甲申朔十四】》○夏四月丁酉。勅曰。頃者。太上天皇、聖体不予。漸延旬日。猶未平復。如聞。鎖災致福。莫如仁風。救病延年。実資徳政。可大赦天下。但犯八虐。故殺人。私鋳銭。強盗・窃盗。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例。若以贓入死、減一等。鰥寡〓独。貧窮老疾。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四月戊戌【十五】》○戊戌。車駕、取渋河路。還至智識寺行宮。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四月庚子【十七】》○庚子。還宮。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四月乙巳【廿二】》○乙巳。遣使、奉幣帛于伊勢大神宮。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四月壬子【廿九】》○壬子。遣医師。禅師。官人各一人於左右京四畿内。救療疹疾之徒。」遣従五位下日下部宿禰古麻呂。奉幣帛于八幡大神宮。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乙卯【甲寅朔二】》○五月乙卯。遣左大弁正四位下大伴宿禰古麻呂。并中臣・忌部等。奉幣帛於伊勢大神宮。」免天下諸国今年田租。是日。太上天皇崩於寝殿。遺詔。以中務卿従四位上道祖王為皇太子。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丙辰【三】》○丙辰。遣使、固守三関。以従二位藤原朝臣豊成。従三位文室真人珍努。藤原朝臣永手。正四位下安宿王。従四位上黄文王。正四位下橘朝臣奈良麻呂。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国人。従五位下石川朝臣豊成、為御装束司。六位已下十人。従三位多治比真人広足。百済王敬福。正四位下塩焼王。従四位下山背王。正四位下大伴宿禰古麻呂。従四位上高麗朝臣福信。正五位上佐伯宿禰今毛人。従五位下小野朝臣田守。大伴宿禰伯麻呂、為山作司。六位已下廿人。外従五位下大蔵忌寸麻呂為造方相司。六位已下二人。従五位下佐味朝臣広麻呂。佐佐貴山君親人、為養役夫司。六位已下六人。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丁已【四】》○丁巳。於七大寺誦経焉。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己未【六】》○己未。文武百官始素服。於内院南門外。朝夕挙哀。」正四位上春日女王卒。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辛酉【九】》○辛酉。太上天皇初七。於七大寺誦経焉。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癸亥【十】》○癸亥。出雲国守従四位上大伴宿禰古慈斐。内堅淡海真人三船。坐誹謗朝廷。無人臣之礼。禁於左右衛士府。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丙寅【十三】》○丙寅。詔、並放免。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戊辰【十五】》○戊辰。二七。於七大寺誦経焉。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壬申【十九】》○壬申。奉葬太上天皇於佐保山陵。御葬之儀、如奉仏。供具有師子座香炉。天子座。金輪幢。大小宝幢。香幢。花縵。蓋繖之類。在路、令笛人奏行道之曲。是日。勅曰。太上天皇出家帰仏。更不奉謚。所司宜知之。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乙亥【廿二】》○乙亥。三七。於左右京諸寺誦経焉。」勅曰。左衛士督従四位下坂上忌寸犬養。右兵衛率従五位上鴨朝臣虫麻呂。久侍禁掖。深承恩渥。悲情難抑。伏乞奉陵。朕嘉乃誠。仍許所請。先代寵臣。未見如此也。宜表〓賞以勧事君。犬養叙正四位上。虫麻呂従四位下。其所従授刀舍人廿人、増位四等。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丙子【廿三】》○丙子。勅。禅師法栄。立性清潔。持戒第一。甚能看病。由此。請於辺地。令侍医薬。太上天皇得験多数。信重過人。不用他医。爾其閲水難留。鸞輿晏駕。禅師即誓。永絶人間。侍於山陵。転読大乗。奉資冥路。朕依所請。敬思報徳。厭俗帰真。財物何富。出家慕道。冠蓋何栄。莫若名流万代。以為後生准則。宜復禅師所生一郡。遠年勿役。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五月丁丑【廿四】》○丁丑。勅。奉為先帝陛下、屈請看病禅師一百廿六人者。宜免当戸課役。但良弁。慈訓。安寛三法師者。並及父母両戸。然其限者、終僧身。又和上鑑真。小僧都良弁。華厳講師慈訓。大唐僧法進。法華寺鎮慶俊。或学業優富。或戒律清浄。堪聖代之鎮護。為玄徒之領袖。加以。良弁。慈訓二大徳者。当于先帝不予之日。自尽心力。労勤昼夜。欲報之徳。朕懐罔極。宜和上・小僧都拝大僧都。華厳講師拝小僧都。法進。慶俊並任律師。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六月乙酉【癸未朔三】》○六月乙酉。勅、遣使於七道諸国。催検所造国分丈六仏像。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六月丙戌【四】》○丙戌。五七。於大安寺設斎焉。僧・沙弥合一千余人。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六月庚寅【八】》○庚寅。詔曰。居喪之礼。臣子猶一。天下之民。誰不行孝。宜告天下諸国。自今日始、迄来年五月卅日。禁断殺生。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六月辛卯【九】》○辛卯。太政官処分。太上天皇供御米塩之類。宜充唐和上鑑真禅師。法栄二人。永令供養焉。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六月壬辰【十】》○壬辰。詔曰。頃者。分遣使工、検催諸国仏像。宜来年忌日必令造了。其仏殿兼使造備。如有仏像并殿已造畢者。亦造塔令会忌日。夫仏法者。以慈為先。不須因此辛苦百姓。国司并使工等。若有称朕意者。特加〓賞。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六月丙申【十四】》○丙申。六七。於薬師寺設斎焉。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六月癸卯【廿一】》○癸卯。七七。於興福寺設斎焉。僧并沙弥一千一百余人。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六月甲辰【廿二】》○甲辰。始築怡土城。令大宰大弐吉備朝臣真備専当其事焉。」勅。明年国忌御斎。応設東大寺。其大仏殿歩廊者。宜令六道諸国営造。必会忌日。不可怠緩。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七月己巳【癸丑朔十七】》○秋七月己巳。勅。授刀舍人、考選・賜禄・名籍者。悉属中衛府。其人数、以四百為限。闕即簡補。但名授刀舍人。勿為中衛舍人。其中衛舍人。亦以四百為限。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七月庚午【十八】》○庚午。河内国石川郡人漢人広橋。漢人刀自売等十三人、賜山背忌寸姓。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七月癸酉【廿一】》○癸酉。土左国道原寺僧専住。誹謗僧綱。無所拘忌。配伊豆嶋。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八月乙酉【壬午朔四】》○八月乙酉。以近江朝書法一百巻。施入崇福寺。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月辛巳朔》○冬十月辛巳朔。日有蝕之。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月丁亥【七】》○丁亥。太政官処分。山陽・南海諸国舂米。自今以後。取海路遭送。若有漂損。依天平八年五月符。以五分論。三分徴綱。二分徴運夫。但美作。紀伊二国、不在此限。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月丙申【十六】》○丙申。有白気貫日。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月癸卯【廿三】》○癸卯。大納言藤原朝臣仲麻呂、献東大寺米一千斛。雑菜一千缶。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一月丁巳【辛亥朔七】》○十一月丁巳。勅。如聞。出納官物諸司人等。苟貪前分。巧作逗留。稍延旬日。不肯収納。由此。担脚辛苦。競為逃帰。非直敗治。実亦虧化。宜令弾正台巡検。自今以後。勿使更然。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一月丁卯【十七】》○丁卯。廃新嘗会。以諒闇故也。〈 検神祇官記。是年、於神祇官曹司、行新嘗会之事矣。 〉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二月庚辰朔》○十二月庚辰朔。自去月雷六日。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二月甲寅「申」【甲申五】》○甲寅申。請僧一百於東大寺、転読仁王経焉。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二月乙未【十六】》○乙未。先是。有恩勅。収集京中孤児、而給衣糧養之。至是。男九人。女一人成人。因賜葛木連姓。編附紫微少忠従五位上葛木連戸主之戸。以成親子之道矣。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二月己亥【二十】》○己亥。越後。丹波。丹後。但馬。因幡。伯耆。出雲。石見。美作。備前。備中。備後。安芸。周防。長門。紀伊。阿波。讃岐。伊予。土左。筑後。肥前。肥後。豊前。豊後。日向等廿六国。国別頒下灌頂幡一具。道場幡〓九首。緋綱二条。以充周忌御斎荘飾。用了、収置金光明寺。永為寺物。随事出用之。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二月庚子【廿一】》○庚子。太上天皇御輿丁一人叙四階。一人二階。五十七人外二階。一百廿六人外一階。
《天平勝宝八歳(七五六)十二月己酉【三十】》○己酉。勅、遣皇太子。及右大弁従四位下巨勢朝臣堺麻呂於東大寺。右大臣従二位藤原朝臣豊成。出雲国守従四位下山背王於大安寺。大納言従二位藤原朝臣仲麻呂。中衛少将正五位上佐伯宿禰毛人於外嶋坊。中納言従三位紀朝臣麻路。少納言従五位上石川朝臣名人於薬師寺。大宰帥従三位石川朝臣年足。弾正尹従四位上池田王於元興寺。讃岐守正四位下安宿王。左大弁正四位下大伴宿禰古麻呂於山階寺。講梵網経。講師六十二人。其詞曰。皇帝敬白。朕自遭閔凶。情深荼毒。宮車漸遠。号慕無追。万痛纏心。千哀貫骨。恒思報徳。日夜無停。聞道。有菩薩戒。本梵網経。功徳巍巍。能資逝者。仍写六十二部。将説六十二国。始自四月十五日。令終于五月二日。是以。差使、敬遣請屈。願衆大徳。勿辞摂受。欲使以此妙福無上威力。翼冥路之鸞輿。向華蔵之宝刹。臨紙哀塞。書不多云。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十九



《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廿〈 起天平宝字元年正月、尽二年七月。 〉
 従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
 臣菅野朝臣真道等奉勅撰」
宝字称徳孝謙皇帝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正月庚戌朔》天平宝字元年春正月庚戌朔。廃朝。以諒闇故也。」勅、度八百人出家。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正月甲寅【五】》○甲寅。勅。始自来四月十五日。至于五月二日。毎国、令講梵網経。其今年安居者。宜以五月三日為始。」又詔曰。比者。郡領軍毅。任用白丁。由此、民習居家求官。未識仕君得禄。移孝之忠漸衰。勧人之道実難。自今已後。宜令所司除有位人。以外、不得入簡試例。其軍毅者。省選六衛府中器量弁了。身才勇健者。擬任之。他色之徒。勿使濫訴。自余諸事。猶如格令。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正月乙卯【六】》○乙卯。前左大臣正一位橘朝臣諸兄薨。遣従四位上紀朝臣飯麻呂。従五位下石川朝臣豊人等。監護葬事。所須官給。大臣、贈従二位栗隈王之孫。従四位下美努王之子也。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正月戊午【九】》○戊午。従五位下石津王。賜姓藤原朝臣。為大納言従二位仲麻呂之子。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三月戊辰【己酉朔二十】》○三月戊辰。天皇寝殿承塵之裏、天下大平四字自生焉。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三月庚午【廿二】》○庚午。勅、召親王及群臣。令見瑞字。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三月乙亥【廿七】》○乙亥。勅。自今以後。改藤原部姓。為久須波良部。君子部為吉美侯部。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三月丁丑【廿九】》○丁丑。皇太子道祖王。身居諒闇。志在淫縦。雖加教勅。曾無改悔。於是。勅召群臣。以示先帝遺詔。因問廃不之事。右大臣已下同奏云。不敢乖違顧命之旨。是日。廃皇太子、以王帰第。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四月辛巳【戊寅朔四】》○夏四月辛巳。天皇召群臣問曰。当立誰王以為皇嗣。右大臣藤原朝臣豊成。中務卿藤原朝臣永手等言曰。道祖王兄塩焼王可立也。摂津大夫文室真人珍努。左大弁大伴宿禰古麻呂等言曰。池田王可立也。大納言藤原朝臣仲麻呂言曰。知臣者、莫若君。知子者、莫若父。唯奉天意所択者耳。勅曰。宗室中。舍人。新田部両親王。是尤長也。因茲。前者、立道祖王。而不順勅教。遂縦淫志。然則、可択舍人親王子中。然船王者閨房不修。池田王者、孝行有闕。塩焼王者、太上天皇、責以無礼。唯大炊王。雖未長壮、不聞過悪。欲立此王。於諸卿意如何。於是。右大臣已下奏曰。唯勅命是聴。先是。大納言仲麻呂招大炊王。居於田村第。是日。遣内舍人藤原朝臣薩雄。中衛廿人。迎大炊王。立為皇太子。勅曰。国以君為主。以儲為固。是以。先帝遺詔、立道祖王。昇為皇太子。而王諒闇未終。陵草未乾。私通侍童。無恭先帝。居喪之礼。曾不合憂。機密之事。皆漏民間。雖屡教勅。猶無悔情。好用婦言。稍多很戻。忽出春宮。夜独帰舍。云、臣為人拙愚。不堪承重。故朕窃計。廃此立大炊王。躬自乞三宝。祷神明。政之善悪。願示徴験。於是。三月廿日戊辰。朕之住屋承塵帳裏。現天下太平之字。
灼然昭著。斯乃上天所祐。神明所標。遠覧上古。歴検往事。書籍所未載。前代所未聞。方知。仏法僧宝。先記国家太平。天地諸神。預示宗社永固。戴此休符。誠嘉誠躍。其不孝之子。慈父難矜。無礼之臣。聖主猶棄。宜従天廃却還本色。亦由王公等尽忠匡弼。感此貴瑞。豈朕一人所応能致。宜与王公士庶。共奉天〓。以答上玄。洗滌旧瑕。遍蒙新福。可大赦天下。其自天平勝宝九歳四月四日昧爽已前大辟罪已下。罪無軽重。已発覚。未発覚。已結正。未結正。繋囚・見徒。咸悉赦除。但犯八虐。故殺人。私鋳銭。強盗・窃盗者。不在此例。其天下百姓、成童之歳。則入軽徭。既冠之年、便当正役。愍其労苦。用軫于懐。昔者。先帝亦有此趣、猶未施行。自今已後。宜以十八為中男。廿二已上成正丁。古者。治民安国、必以孝理。百行之本、莫先於茲。宜令天下。家蔵孝経一本。精勤誦習。倍加教授。百姓間、有孝行通人。郷閭欽仰者。宜令所由長官。具以名薦。其有不孝・不恭・不友・不順者。宜配陸奥国桃生。出羽国小勝。以清風俗。亦捍辺防。別有高臥頴川。遁跡箕山者。宜為朕代之巣・許。以礼巡問、放令養性。其僧綱及京内僧尼復位已上。施物有差。内供奉竪子。授刀舍人。及預周忌御斎種種作物。而奉造諸司男女等。夙夜不怠。
各竭乃誠。宜令加位二級并賜綿帛。仕官疎緩並減一等。自余内外諸司主典已上。及天下高年八十已上。中衛・兵衛舍人。門部・主帥・雑工。并衛士・仕丁。歴仕卅年已上。加位一級。但正六位上以上。及不仕者、不在此例。其在京文武官職事正六位上已上。及月斎社祝等。賜物有差。天下鰥寡孤独。篤疾・癈疾。不能自存者。量加振恤。其高麗。百済。新羅人等。久慕聖化。来附我俗。志願給姓。悉聴許之。其戸籍、記。無姓及族字。於理不穏。宜為改正。又東大寺匠丁。造山陵司役夫、及左右京。四畿内。伊賀。尾張。近江。丹波。丹後。但馬。播磨。美作。備前。紀伊等国兵士、并防人。鎮兵。衛士。火頭。仕丁。鼓吹戸人。輸車戸頭。並免今年田租。」百官詣朝堂。上表、以賀瑞字。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五月己酉【戊申朔二】》○五月己酉。太上天皇周忌也。請僧千五百余人於東大寺、設斎焉。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五月辛亥【四】》○辛亥。天皇移御田村宮。為改修大宮也。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五月乙卯【八】》○乙卯。勅曰。頃者。上下諸使。惣附駅家。於理不穏。亦苦駅子。自今已後。宜為依令。」其能登。安房。和泉等国、依旧分立。」但馬。肥前、加介一人。出雲。讃岐、加目一人。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五月丁卯【二十】》○丁卯。以大納言従二位藤原朝臣仲麻呂為紫微内相。従三位藤原朝臣永手為中納言。」詔曰。朕覧周礼。将相殊道。政有文武。理亦宜然。是以。新令之外。別置紫微内相一人。令掌内外諸兵事。其官位。禄賜。職分。雑物者。皆准大臣。」又勅曰。頃年。選人依格結階。人人位高、不便任官。自今以後。宜依新令。去養老年中。朕外祖故太政大臣。奉勅刊脩律令。宜告所司早使施行。」授従二位藤原朝臣豊成正二位。正四位下塩焼王。従四位上池田王並正四位上。従四位上諱。従四位上船王並正四位下。従四位下山背王従四位上。従五位上久勢王正五位下。従五位下厚見王。山村王並従五位上。無位船井王。掃守王。尾張王。奈賀王並従五位下。従四位上文室真人大市。阿倍朝臣沙弥麻呂。高麗朝臣福信並正四位下。従四位下巨勢朝臣堺麻呂従四位上。正五位上佐伯宿禰毛人。佐伯宿禰今毛人。正五位下佐味朝臣虫麻呂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大伴宿禰稲公。大倭宿禰小東人。賀茂朝臣角足並正五位上。従五位上藤原朝臣千尋。百済王元忠。阿倍朝臣嶋麻呂。粟田朝臣奈勢麻呂。大伴宿禰犬養。中臣朝臣清麻呂。石川朝臣名人。勤臣東人。葛木宿禰戸主並正五位下。従五位下日下部宿禰子麻呂。
下毛野朝臣稲麻呂。県犬養宿禰小山守。小野朝臣東人。多治比真人土作。藤原朝臣宿奈麻呂。藤原朝臣魚名。石上朝臣宅嗣。大倭忌寸東人。百済朝臣足人。播美朝臣奥人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下葛井連諸会。日置造真卯。中臣丸連張弓。上毛野君広浜。広野連君足。正六位上忌部宿禰呰麻呂。三国真人百足。多治比真人犬養。紀朝臣僧麻呂。大宅朝臣人成。中臣朝臣麻呂。高橋朝臣子老。阿倍朝臣御県。榎井朝臣小祖父。賀茂朝臣塩管。大原真人今木。巨勢朝臣度守。石川朝臣君成。田口朝臣御直。賀茂朝臣浄名。藤原朝臣執弓。池田朝臣足継。田中朝臣多太麻呂。大伴宿禰不破麻呂。石川朝臣人公。無位文室真人波多麻呂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食朝臣三田次。川原連凡。益田縄手。大蔵忌寸家主。土師宿禰犬養。土師宿禰弟勝。河内画師祖父麻呂。白鳥村主頭麻呂。上毛野君真人並外従五位下。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六月乙酉【丁丑朔九】》○六月乙酉。制勅五条。諸氏長等、或不預公事。恣集己族。自今以後。不得更然。〈 其一 〉王臣馬数。依格有限。過此以外。不得蓄馬。〈 其二 〉依令。随身之兵。各有儲法。過此以外。亦不得蓄。〈 其三 〉除武官以外。不得京裏持兵。前已禁断。然猶不止。宜告所司固加禁断。〈 其四 〉京裏廿騎已上不得集行。〈 其五 〉宜告所司厳加禁断。若有犯者。科違勅罪。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六月壬辰【十六】》○壬辰。以従三位石川朝臣年足為神祇伯。正四位下橘朝臣奈良麻呂為右大弁。正五位下粟田朝臣奈勢麻呂為兼左中弁。越前守如故。正五位上大倭宿禰小東人為紫微大忠。従五位下田口朝臣御直為大監物。従三位文屋真人智努為治部卿。従五位下大原真人今城為少輔。従五位上藤原朝臣宿奈麻呂為民部少輔。従五位下石川朝臣君成為主税頭。従三位石川朝臣年足為兵部卿。神祇伯如故。従五位上大伴宿禰家持為大輔。従五位下藤原朝臣縄麻呂為少輔。正四位上池田王為刑部卿。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御笠為大判事。正四位上塩焼王為大蔵卿。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浜足為少輔。従五位下巨勢朝臣浄成為宮内少輔。従五位下多治比真人犬養為大膳亮。正四位下文室真人大市為弾正尹。従四位上紀朝臣飯麻呂為右京大夫。従五位下田中朝臣多太麻呂為中衛員外少将。従五位下大伴宿禰不破麻呂為衛門佐。従五位下池田朝臣足継為左衛士佐。従五位上日下部宿禰子麻呂為左兵衛督。従五位下石川朝臣人公為右兵衛督。従五位下下毛野朝臣多具比為右馬頭。従五位下大宅朝臣人成為左兵庫頭。左大弁正四位下大伴宿禰古麻呂為兼陸奥鎮守将軍。陸奥守従五位上佐伯宿禰全成為兼副将軍。従四位下多治比真人国人為
摂津大夫。外従五位上文忌寸馬養為鋳銭長官。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御依為参河守。正五位上賀茂朝臣角足為遠江守。従五位上石上朝臣宅嗣為相摸守。紫微少弼従四位上巨勢朝臣堺麻呂為兼下総守。正四位下大伴宿禰古麻呂為陸奥按察使。従四位上山背王為但馬守。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武良志為伯耆守。従三位百済王敬福為出雲守。従三位藤原朝臣乙麻呂為美作守。従五位下調連馬養為備前守。従五位下柿本朝臣市守為安芸守。正五位下阿倍朝臣嶋麻呂為伊予守。従五位下榎井朝臣子祖父為豊後守。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六月癸巳【十七】》○癸巳。以兵部少輔従五位下藤原朝臣縄麻呂為兼侍従。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六月乙未【十九】》○乙未。始制。伊勢太神宮幣帛使。自今以後。差中臣朝臣。不得用他姓人。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六月甲辰【廿八】》○甲辰。先是。去勝宝七歳冬十一月。太上天皇不予。時、左大臣橘朝臣諸兄祗承人佐味宮守告云。大臣飲酒之庭。言辞無礼。稍有反状云云。太上天皇優容不咎。大臣知之。後歳致仕。既而勅、召越前守従五位下佐伯宿禰美濃麻呂。問、識此語耶。美濃麻呂言曰。臣未曾聞。但慮。佐伯全成応知。於是、将勘問全成。大后慇懃固請。由是、事遂寝焉。語具田村記。至是、従四位上山背王復告。橘奈良麻呂備兵器。謀囲田村宮。正四位下大伴宿禰古麻呂亦知其情。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七月戊申【丁未朔二】》○秋七月戊申。詔曰。【S16】今宣〈 久 〉頃者、王等・臣等〈 乃 〉中〈 爾 〉、無礼〈 久 〉逆在〈 流 〉人〈 止母 〉在而計〈 家良久。 〉大宮〈 乎 〉将囲〈 止 〉云而、私兵備〈 布止 〉聞看而、加遍〈 須 〉加遍〈 須 〉所念〈 止母 〉。誰奴〈 加 〉朕朝〈 乎 〉背而然為〈 流 〉人〈 乃 〉一人〈 母 〉将在〈 止 〉所念〈 波 〉。随法不治賜。雖然、一事〈 乎 〉数人重奏賜〈 倍波 〉、可問賜物〈 爾夜波 〉将在〈 止 〉所念〈 止母 〉。慈政者行〈 布爾 〉安為〈 弖 〉此事者天下難事〈 爾 〉在者、狂迷〈 遍流 〉頑〈 奈留 〉奴心〈 乎波 〉慈悟〈 志 〉正賜〈 倍伎 〉物在〈 止 〉所念看〈 波奈母 〉如此宣〈 布 〉。此状悟而人〈 乃 〉見可咎事和射〈 奈世曾 〉。如此宣大命〈 爾 〉不従将在人〈 波 〉、朕一人極而慈賜〈 止母 〉、国法不得已成〈 奈牟 〉。己家家、己門門祖名不失勤仕奉〈 礼止 〉宣天皇大命〈 乎 〉、衆聞食〈 止 〉宣。」詔畢、更召入右大臣以下群臣。皇大后詔曰。【S17】汝〈 多知 〉諸者吾近姪〈 奈利 〉。又竪
子卿等者、天皇大命以汝〈 多知乎 〉召而屡詔〈 志久 〉。朕後〈 爾 〉太后〈 爾 〉能仕奉〈 利 〉助奉〈 礼止 〉詔〈 伎 〉。又大伴・佐伯宿禰等〈 波 〉、自遠天皇御世、内〈 乃 〉兵〈 止 〉為而仕奉来。又大伴宿禰等〈 波 〉吾族〈 爾母 〉在。諸同心〈 爾 〉為而皇朝〈 乎 〉助仕奉〈 牟 〉時〈 爾 〉、如是醜事者聞〈 曳自 〉。汝〈 多知乃 〉不能〈 爾 〉依〈 弖志 〉如是在〈 良志 〉。諸以明清心皇朝〈 乎 〉助仕奉〈 礼止 〉宣。是日夕。中衛舍人従八位上上道臣斐太都告内相云。今日未時。備前国前守小野東人喚斐太都。謂云。有王臣謀殺皇子及内相。汝能従乎。斐太都問云。王臣者為誰等耶。東人答云。黄文王。安宿王・橘奈良麻呂。大伴古麻呂等。徒衆甚多。斐太都又問云。衆所謀者、将若為耶。東人答云。所謀有二。一者。駆率精兵四百。将囲田村宮。二者。陸奥将軍大伴古麻呂、今向任所。行至美濃関。詐称病、請欲相見一二親情。蒙官聴許。仍即塞関。斐太都良久答云。不敢違命。先是。去六月。右大弁巨勢朝臣堺麻呂密奏。為問薬方。詣答本忠節宅。忠節因語云。大伴古麻呂告小野東人云。有人欲劫内相。汝従乎。東人答云。従命。忠節聞斯語。以
告右大臣。大臣答云。大納言年少也。吾加教誨宜莫殺之。是日。内相藤原朝臣仲麻呂具奏其状。警衛内外諸門。乃遣高麗朝臣福信等。率兵、追捕小野東人。答本忠節等。並皆捉獲。禁著左衛士府。又遣兵囲道祖王於右京宅。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七月己酉【三】》○己酉。勅右大臣藤原朝臣豊成。中納言藤原朝臣永手等八人。就左衛士府。勘問東人等。東人確〓[道+口]無之。即日夕。内相仲麻呂侍御在所。召塩焼王。安宿王。黄文王。橘奈良麻呂。大伴古麻呂五人。伝太后詔宣曰。【S18】塩焼等五人〈 乎 〉人告謀反。汝等為吾近人。一〈 毛 〉吾〈 乎 〉可怨事者不所念。汝等〈 乎 〉皇朝者己己太久高治賜〈 乎 〉、何〈 乎 〉怨〈 志岐 〉所〈 止志弖加 〉然将為。不有〈 加止奈母 〉所念。是以、汝等罪者免賜。今徃前然莫為〈 止 〉宣。詔訖、五人退出南門外。稽首謝恩。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七月庚戌【四】》○庚戌。詔。更遣中納言藤原朝臣永手等。窮問東人等。款云。毎事実也。無異斐太都語。去六月中。期会謀事三度。始於奈良麻呂家。次於図書蔵辺庭。後於太政官院庭。其衆者、安宿王。黄文王。橘奈良麻呂。大伴古麻呂。多治比犢養。多治比礼麻呂。大伴池主。多治比鷹主。大伴兄人。自余衆者、闇裏不見其面。庭中礼拝天地四方。共歃塩汁。誓曰。将以七月二日闇頭。発兵囲内相宅。殺劫、即囲大殿。退皇太子。次傾皇太后宮而取鈴璽。即召右大臣、将使号令。然後廃帝。簡四王中、立以為君。於是追被告人等。随来悉禁著。各置別処、一一勘問。始問安宿。款云。去六月廿九日黄昏。黄文来云。奈良麻呂欲得語言云爾。安宿即従往。至太政官院内。先有廿許人。一人迎来礼揖。近著看顔。是奈良麻呂也。又有素服者一人。熟看此小野東人也。登時、衆人共云。時既応過。宜須立拝。安宿問云。未知、何拝耶。答云。拝天地而已云爾。安宿雖不知情。随人立拝。被欺徃耳。又問黄文。奈良麻呂。古麻呂。多治比犢養等。辞雖頗異。略皆大同。勅使又問奈良麻呂云。逆謀縁何而起。款云。内相行政、甚多無道。故先発兵。請得其人。後将陳状。又問、政称無道、謂何等事。款云。造東大寺。人
民苦辛。氏氏人等。亦是為憂。又置〓奈羅、為已大憂。問。所称氏氏、指何等氏。又造寺、元起自汝父時。今〓[道+口]人憂。其言不似。於是、奈良麻呂辞屈而服。又問佐伯古比奈。款云。賀茂角足請高麗福信。奈貴王。坂上苅田麻呂。巨勢苗麻呂。牡鹿嶋足。於額田部宅飲酒。其意者、為令此等人莫会発逆之期也。又角足与逆賊謀。造田村宮図。指授入道。於是。一皆下獄。又分遣諸衛。掩捕逆党。更遣出雲守従三位百済王敬福。大宰帥正四位下船王等五人。率諸衛人等。防衛獄囚。拷掠窮問。黄文。〈 改名多夫礼 〉道祖〈 改名麻度比 〉大伴古麻呂。多治比犢養。小野東人。賀茂角足〈 改名乃呂志 〉等。並杖下死。安宿王及妻子配流佐度。信濃国守佐伯大成。土左国守大伴古慈斐二人。並便流任国。其与党人等。或死獄中。自外悉依法配流。又遣使追召遠江守多治比国人勘問。所款亦同。配流於伊豆国。又勅陸奥国。令勘問守佐伯全成。款云。去天平十七年。先帝陛下行幸難波。寝膳乖宜。于時、奈良麻呂謂全成曰。陛下枕席不安。殆至大漸。然猶無立皇嗣。恐有変乎。願率多治比国人。多治比犢養。小野東人。立黄文而為君。以答百姓之望。大伴・佐伯之族、随於此挙、前将無敵。方今、天下憂苦。居宅無定。乗路哭叫
。怨歎実多。縁是議謀。事可必成。相随以否。全成答曰。全成先祖。清明佐時。全成雖愚。何失先迹。実雖事成。不欲相従。奈良麻呂云。見天下愁。而述所思耳。莫〓[道+口]他人。言畢辞去。厥後。大嘗之歳。奈良麻呂云。前歳所語之事。今時欲発。如何。全成答曰。朝廷賜全成高爵・重禄。何敢違天発悪逆事。是言、前歳已忘。何更発耶。奈良麻呂云。汝与吾同心之友也。由此談説。願莫〓[道+口]他。又去年四月全成齎金入京。于時、奈良麻呂語全成曰。相見大伴古麻呂以否。全成答云。未得相見。是時、奈良麻呂云。願与汝欲相見古麻呂。共至弁官曹司。相見語話。良久。奈良麻呂云。聖体乖宜。多経歳序。〓看消息。不過一日。今天下乱。人心無定。若有他氏立王者。吾族徒将滅亡。願率大伴・佐伯宿禰。立黄文而為君。以先他氏。為万世基。古麻呂曰。右大臣・大納言、是両箇人。乗勢握権。汝雖立君。人豈合従。願勿言之。全成曰。此事無道。実雖事成。豈得明名。言畢帰去。奈良麻呂・古麻呂便留彼曹。不聞後語。勘問畢而自経。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七月辛亥【五】》○辛亥。授従四位上山背王。巨勢朝臣堺麻呂並三位。従八位上上道臣斐太都従四位下。正七位下県犬養宿禰佐美麻呂。従八位上佐味朝臣宮守並従五位下。並是告密人也。又上道臣斐太都賜姓朝臣。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七月甲寅【八】》○甲寅。授正六位上藤原朝臣朝猟従五位下。以従五位下忌部宿禰鳥麻呂為信濃守。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朝猟為陸奥守。」勅曰。比者、頑奴潜図反逆。皇天不遠。羅令伏誅。民間或有仮託亡魂。浮言紛紜。擾乱郷邑者。不論軽重。皆与同罪。普告遐邇、宜絶妖源。」又勅曰。百姓之間。若有逆人之輩。京畿十日内。遠処卅日内首訖。若限内能首。並寛其罪。限内不首、被人告言。必科本罪。其首人等、並首本部官司。官司知訖。抄其姓名奏上。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七月乙卯【九】》○乙卯。遣中納言藤原朝臣永手。左衛士督坂上忌寸犬養等。就右大臣藤原朝臣豊成第。宣勅曰。汝男乙縄関兇逆之事。宜禁進者。即加肱禁。寄勅使進。」以紫微少弼従三位巨勢朝臣堺麻呂為兼左大弁。従四位上紀朝臣飯麻呂為右大弁。春宮大夫従四位下佐伯宿禰毛人為兼右京大夫。従四位下上道朝臣斐太都為中衛少将。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七月戊午【十二】》○戊午。以従五位下小野朝臣田守。為刑部少輔。正六位上藤原朝臣乙縄為日向員外掾。従五位下奈賀王為讃岐守。」勅曰。右大臣豊成者。事君不忠。為臣不義。私附賊党。潜忌内相。知搆大乱。無敢奏上。及事発覚。亦不肯究。若怠延日。殆滅天宗。鳴乎、宰輔之任。豈合如此。宜停右大臣任。左降大宰員外帥。是日、御南院。追集諸司并京畿内百姓村長以上。而詔曰。【S19】明神大八洲所知倭根子天皇大命〈 良麻止 〉宣大命〈 乎 〉、親王・王・臣百官人等、天下公民、衆聞宣。高天原神積坐〈 須 〉皇親神魯岐・神魯弥命〈 乃 〉定賜来〈 流 〉天日嗣高御座次〈 乎 〉加蘇〈 毘 〉奪将盗〈 止 〉為而悪逆在奴久奈多夫礼。麻度比。奈良麻呂。古麻呂等〈 伊 〉、逆党〈 乎 〉伊射奈〈 比 〉率而、先内相家〈 乎 〉囲而其〈 乎 〉殺而、即大殿〈 乎 〉囲而皇太子〈 乎 〉退而、次者皇太后朝〈 乎 〉傾、鈴印契〈 乎 〉取而、召右大臣而天下〈 爾 〉号令使為〈 牟 〉。然後廃帝、四王中〈 爾 〉簡而為君〈 牟止 〉謀而、六月廿九日〈 乃 〉夜、入太政官坊而、歃塩汁而誓、礼天地四方而、七月二日、発兵〈 牟止 〉謀定
而、二日未時、小野東人、喚中衛舍人備前国上道郡人上道朝臣斐太都而誂云〈 久 〉。此事倶佐左西〈 止 〉伊射奈〈 布爾 〉依而、倶佐西〈 牟止 〉事者許而、其日亥時、具奏賜〈 都 〉。由此勘問賜〈 爾 〉、毎事実〈 止 〉申而皆罪〈 爾 〉伏〈 奴 〉。是以、勘法〈 爾 〉、皆当死罪。在如此雖在、慈賜〈 止 〉為而、一等軽賜而、姓名易而、遠流罪〈 爾 〉治賜〈 都 〉。此誠天地神〈 乃 〉慈賜〈 比 〉護賜〈 比 〉、挂畏開闢已来御于天皇大御霊〈 多知乃 〉穢奴等〈 乎 〉伎良〈 比 〉賜棄賜〈 布爾 〉依〈 弖 〉。又盧舍那如来、観世音菩薩、護法梵王・帝釈四大天王〈 乃 〉不可思議威神之力〈 爾 〉依〈 弖志 〉。此逆在悪奴等者顕出而、悉罪〈 爾 〉伏〈 奴良志止奈母 〉、神〈 奈賀良母 〉所念行〈 須止 〉宣天皇大命〈 乎 〉、衆聞食宣。事別宣〈 久 〉。久奈多夫礼〈 良爾 〉所〓[言+圭]誤百姓〈 波 〉京土履〈 牟 〉事穢〈 弥 〉、出羽国小勝村〈 乃 〉柵戸〈 爾 〉移賜〈 久止 〉宣天皇大命〈 乎 〉、衆聞食宣。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七月壬戌【十六】》○壬戌。勅曰。凶逆之徒。潜謀不軌。其言発覚。流配辺軍。但所支兵仗。蔵隠民間。未首官司。原情可責。職宜知悉勅出之後。限十日内。悉令首尽。若限満不首。被人言告。一与逆人同科。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七月庚午【廿四】》○庚午。於宮中設斎。講仁王経焉。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七月癸酉【廿七】》○癸酉。詔曰。【S20】塩焼王者唯預四王之列。然不会謀庭。亦不被告。而縁道祖王者、応配遠流罪。然其父新田部親王、以清明心仕奉親王也。可絶其家門〈 夜止 〉為〈 奈母 〉、此般罪免給。自今往前者以明直心仕奉朝廷〈 止 〉詔。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八月戊寅【丁丑朔二】》○八月戊寅。勅。故従五位下山田三井宿禰比売嶋、縁有阿〓之労。襃賜宿禰之姓。恩波枉激。余及傍親。而聴人悖語。不奏丹誠。同悪相招。故為蔽匿。今聞此事。為竪寒毛。凶痛已深。理宜追責。可除御母之名。奪宿禰之姓。依旧従山田史。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八月庚辰【四】》○庚辰。詔曰。【S21】今宣〈 久 〉。奈良麻呂〈 我 〉兵起〈 爾 〉被雇〈 多利志 〉秦等〈 乎婆 〉遠流賜〈 都 〉。今遺秦等者、悪心無而清明心〈 乎 〉持而仕奉〈 止 〉宣。」又詔曰。【S22】此遍〈 乃 〉政、明浄〈 久 〉仕奉〈 礼留爾 〉依而治賜人〈 母 〉在。又愛盛〈 爾 〉一二人等〈 爾 〉冠位上賜治賜〈 久止 〉宣。授正四位下船王正四位上。従四位上紀朝臣飯麻呂。藤原朝臣八束並正四位下。正五位上大伴宿禰稲公従四位下。正五位下藤原朝臣千尋正五位上。従五位下佐伯宿禰美濃麻呂従五位上。無位奈紀王。正六位上巨曾倍朝臣難波麻呂。当麻真人浄成。高橋朝臣人足。阿倍朝臣継人。采女朝臣浄庭。小野朝臣石根。石川朝臣豊麻呂並従五位下。」以従三位石川朝臣年足為中納言。兵部卿・神祇伯如故。従三位巨勢朝臣堺麻呂。正四位下阿倍朝臣沙弥麻呂。紀朝臣飯麻呂並為参議。」勅。中納言多治比真人広足。年臨将耄。力弱就列。不教諸姪。悉為賊徒。如此之人。何居宰輔。宜辞中納言。以散位帰第焉。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八月己丑【十三】》○己丑。駿河国益頭郡人金刺舍人麻自。献蚕産成字。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八月甲午【十八】》○甲午。勅曰。朕以寡薄。忝継洪基。君臨八方。于茲九載。曾無善政。日夜憂思。危若臨淵。慎如履氷。於是。去三月廿日。皇天賜我、以天下大平四字。表区宇之安寧。示歴数之永固。爾乃賊臣廃皇太子道祖。及安宿。黄文。橘奈良麻呂。大伴古麻呂。大伴古慈斐。多治比国人。鴨角足。多治比犢養。佐伯全成。小野東人。大伴駿河麻呂。答本忠節等。禀性兇頑。昏心転虐。不顧君臣之道。不畏幽顕之資。潜結逆徒。謀傾宗社。悉受天責。咸伏罪嘖。是以。二叔流言。遂輟粛墻。四凶群類。遠放辺裔。京師粛粛。已無痴民。朝堂寥廓。更有賢輔。窃恐、徳非虞舜。運属時艱。武拙殷湯。任当撥乱。昼思夜想。廃寝与食。登民仁寿。致化興平。爰得駿河国益頭郡人金刺舍人麻自献蚕児成字。其文云。五月八日開下帝釈標知天皇命百年息。因国内。頂戴茲祥。踊躍歓喜。不知進退。悚息交懐。即下群臣議。便奏云。維天平勝宝九歳。歳次丁酉夏五月八日者。是陛下奉為太上天皇周忌。設斎悔過之終日也。於是。帝釈感皇帝皇后之至誠。開通天門。下鑑勝業。標陛下之御宇。授百年之遠期。日月所臨。咸看聖胤繁息。乾坤所載。悉知宝祚延長。仁化滂流。宇内安息。慈風遠洽。国家全平之験也。謹案
。蚕之為物。虎文而有時蛻。馬吻而不相争。生長室中。衣被天下。錦繍之麗。於是出焉。朝祭之服。於是生矣。故令神虫作字、用表神異。而今蕃息之間。自呈霊字。止戈之日。已奏丹〓。実是自天祐之。吉無不利。五八双数。応宝寿之不惑。日月共明。象紫宮之永配。朕祗承嘉符。還恐寡徳。豈朕力之所致。是賢佐之成功。宜与王公共辱斯〓[貝+兄]。但景命爰集。隆慶伊始。思俾恵沢被於天下。宜改天平勝宝九歳八月十八日。以為天平宝字元年。其依先勅。天下諸国調庸。毎年免一郡者。宜令所遺諸郡今年倶免。其所掠取賊徒資財。宜与士庶共遍均分。」又准令。雑徭六十日者。頃年之間。国郡司等、不存法意。必満役使。平民之苦、略由於此。自今已後。皆可減半。其負公私物、未備償者。是由家道貧乏。実非姦欺所為。古人有言。損有余補不足。天之道也。宜自天平勝宝八歳已前。挙物之利。悉応除免。」又今年晩稲稍逢亢旱。宜免天下諸国田租之半。寺神之封、不在此例。」其献瑞人白丁金刺舍人麻自。宜叙従六位上。賜〓[糸+施の旁]廿疋。調綿〓屯。調布八十端。正税二千束。執持参上駅使中衛舍人少初位上賀茂君継手。応叙従八位下、賜〓[糸+施の旁]十疋。調綿廿屯。調布廿端。其不奏上国郡司等、不在恩限。但当
郡百姓賜復一年。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八月己亥【廿三】》○己亥。勅曰。安上治民。莫善於礼。移風易俗。莫善於楽。礼楽所興。惟在二寮。門徒所苦。但衣与食。亦是天文。陰陽。暦・算。医・針等学。国家所要。並置公廨之田。応用諸生供給。其大学寮卅町。雅楽寮十町。陰陽寮十町。内薬司八町。典薬寮十町。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八月辛丑【廿五】》○辛丑。勅曰。治国大綱。在文与武。廃一不可。言著前経。向来放勅、為勧文才。随職閑要。量置公田。但至備武。未有処分。今故六衛置射騎田。毎年季冬。宜試優劣以給超群。令興武芸。其中衛府卅町。衛門府。左右衛士府。左右兵衛府各十町。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閏八月癸丑【丙午朔八】》○閏八月癸丑。以従四位上上道朝臣斐太都為吉備国造。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閏八月壬戌【十七】》○壬戌。紫微内相藤原朝臣仲麻呂等言。臣聞。旌功不朽。有国之通規。思孝無窮。承家之大業。緬尋古記。淡海大津宮御宇皇帝。天縦聖君。聡明睿主。孝正制度。創立章程。于時。功田一百町、賜臣曾祖藤原内大臣。襃励壱匡宇内之績。世世不絶。伝至于今。爾来、臣等因籍祖勲。冠蓋連門。公卿奕世。方恐、富貴難久。栄華易凋。是以。安不忘危。夕場如〓。忽有不慮之間。兇徒作逆。殆傾皇室。将滅臣宗。未報先恩。芝蘭幾敗。冀修冥福。長保顕栄。今有山階寺維摩会者。是内大臣之所起也。願主垂化。三十年間。無人紹興。此会中廃。乃至藤原朝廷。胤子太政大臣。傷構堂之将墜。歎為山之未成。更発弘誓。追継先行。則以毎年冬十月十日。始闢勝筵。至於内大臣忌辰。終為講了。此是、奉翼皇宗。住持仏法。引導尊霊。催勧学徒者也。伏願、以此功田。永施其寺。助維摩会。弥令興隆。遂使内大臣之洪業。与天地而長伝。皇太后之英声。倶日月而遠照。天恩曲垂。儻允臣見。請、下主者。早令施行。不任微願。軽煩聖聴。戦戦兢兢。臨深履薄。」勅報曰。備省来表。報徳惟深。勧学津梁。崇法師範。朕与卿等共植茲因。宜告所司令施行。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閏八月癸亥【十八】》○癸亥。夫人正二位橘朝臣古那可智。無位橘朝臣宮子。橘朝臣麻都賀。又正六位上橘朝臣綿裳。橘朝臣真姪。改本姓、賜広岡朝臣。従五位下出雲王。篠原王。尾張王。無位奄智王。猪名部王賜姓豊野真人。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閏八月丙寅【廿一】》○丙寅。勅曰。如聞。護持仏法。無尚木叉。勧導尸羅。実在施礼。是以。官大寺、別永置戒本師田十町。自今已後。毎為布薩。恒以此物量用布施。庶使怠慢之徒日〓其志。精勤之士弥進其行。宜告僧綱。知朕意焉。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閏八月壬申【廿七】》○壬申。勅曰。大宰府防人。頃年差坂東諸国兵士発遣。由是。路次之国。皆苦供給。防人産業。亦難弁済。自今已後。宜差西海道七国兵士合一千人充防人司。依式鎮戍。其集府之日。便習五教。事具別式。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九月辛巳【丙子朔六】》○九月辛巳。授正六位上後部高笠麻呂外従五位下。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九月癸卯【廿八】》○癸卯。授外従五位下六人部久須利外従五位上。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十月庚戌【乙巳朔六】》○冬十月庚戌。勅曰。如聞。諸国庸調脚夫。事畢帰郷。路遠糧絶。又行旅病人、無親恤養。欲免飢死。餬口仮生。並辛苦途中。遂致横斃。朕念乎此。深増憫矜。宜仰京国官司。量給糧食医薬。勤加検校。令達本郷。若有官人怠緩不行者。科違勅罪。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十月乙卯【十一】》○乙卯。太政官処分。比年、諸国司等、交替之日。各貪公廨。競起争論。自失上下之序。既虧清廉之風。於理商量。不合如此。今故立式。凡国司処分公廨式者。惣計当年所出公廨。先填官物之欠負未納。次割国内之儲物。後以見残。作差処分。其法者、長官六分。次官四分。判官三分。主典二分。史生一分。其博士・医師、准史生例。員外官者、各准当色。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十月丁卯【廿三】》○丁卯。始制諸国論定数。随国大小各有差。事具別式。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十一月癸未【乙亥朔九】》○十一月癸未。勅曰。如聞。頃年、諸国博士・医師。多非其才。託請得選。非唯損政。亦無益民。自今已後。不得更然。其須講、経生者、三経。伝生者、三史。医生者、大素。甲乙。脈経。本草。針生者。素問。針経。明堂。脈決。天文生者。天官書。漢晋天文志。三色薄讃。韓楊要集。陰陽生者周易。新撰陰陽書。黄帝金匱。五行大義。暦算生者、漢晋律暦志。大衍暦議。九章。六章。周髀。定天論。並応任用。被任之後。所給公廨一年之分。必応令送本受業師。如此、則有尊師之道終行。教資之業永継。国家良政、莫要於茲。宜告所司早令施行。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十一月壬寅【廿八】》○壬寅。勅。以備前国墾田一百町。永施東大寺唐禅院十方衆僧供養料。伏願。先帝陛下薫此芳因。恒蔭禅林之定影。翼茲妙福。速乗智海之慧舟。終生蓮華之宝刹。自契等覚之真如。皇帝・皇太后。如日月之照臨、並治万国。若天地之覆載、長育兆民。遂使為出世之良因成菩提之妙果。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十二月辛亥【甲辰朔八】》○十二月辛亥。勅。普為救養疾病及貧乏之徒。以越前国墾田一百町、永施山階寺施薬院。伏願。因此善業。朕与衆生。三檀福田窮於来際。十身薬樹蔭於塵区。永滅病苦之憂。共保延寿之楽。遂契真妙之深理。自証円満之妙身。
《天平宝字元年(七五七)十二月壬子【九】》○壬子。太政官奏曰。旌功。錫命。聖典攸重。襃善行封。明王所務。我天下也。乙巳以来。人人立功。各得封賞。但大上中下、雖載令条。功田記文、或落其品。今故比校昔今。議定其品。大織藤原内大臣乙巳年功田一百町。大功世世不絶。贈小紫村国連小依壬申年功田一十町。贈正四位上文忌寸禰麻呂。贈直大壱丸部臣君手。並同年功田各八町。贈直大壱文忌寸智徳同年功田四町。贈小錦上置始連莵同年功田五町。五人並中功。合伝二世。正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呂。贈正五位上調忌寸老人。従五位上伊吉連博徳。従五位下伊余部連馬養。並大宝二年修律令功田各十町。四人並下功。合伝其子。〈 以上十条。先朝所定。 〉贈大錦上佐伯連古麻呂乙巳年功田〓町六段。被他駆率。効力誅姦。功有所推。不能称大。依令上功。合伝三世。従五位上尾治宿禰大隅壬申年功田〓町。淡海朝廷諒陰之際。義興警蹕。潜出関東。于時、大隅参迎奉導。掃清私第。遂作行宮。供助軍資。其功実重。准大不及。比中有余。依令上功。合伝三世。贈大紫星川臣麻呂壬申年功田四町。贈大錦下坂上直熊毛同年功田六町。贈正四位下黄文連大伴同年功田八町。贈小錦下文直成覚同年功田四町。四人、並歴渉戎場。
輸忠供事。立功雖異。労効是同。比校一同村国連小依等。依令中功。合伝二世。大錦下笠臣志太留告吉野大兄密功田廿町。所告微言尋非露験。雖云大事。理合軽重。依令中功。合伝二世。従四位下上道朝臣斐太都天平宝字元年功田廿町。知人欲反。告令芟除。論実雖重。本非専制。依令上功。合伝三世。小錦下坂合部宿禰石敷功田六町。奉使唐国漂著賊洲。横斃可矜。称功未〓。依令下功。合伝其子。正五位上大和宿禰長岡。従五位下陽胡史真身。並養老二年修律令功田各四町。外従五位下矢集宿禰虫麻呂。外従五位下塩屋連古麻呂。並同年功田各五町。正六位上百済人成同年功田四町。五人、並執持刀筆、刪定科条。成功雖多。事匪匡難。比校一同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等。依令下功。合伝其子。〈 以上一十四条、当今所定。 〉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正月戊寅【甲戌朔五】》二年春正月戊寅。詔曰。朕以庸虚。忝承大位。母臨区宇。子育黎元。思与賢良。共清風化。長固宝暦。久安兆民。豈意、很戻近臣。潜懐不軌。同悪相済。終起乱階。頼宗社威霊。遽従殲殄。既是逆人・親党。私懐並不自安。雖犯深愆。尚加微貶。使其坦然無懼。息其反側之心。如聞。百僚在位。仍有憂惶。宜悉朕懐。不労疑慮。昔者。張敞負釁。更致朱軒。安国免徒。重紆青組。咸能洗心励節。輸款尽忠。事美一時。誉流千載。今之志士。豈謝前賢。改滌過咎。勉己自新。方冀、瑕不掩徳。要待良治。用靡棄材。以成大廈。凡百列位。宜鏡斯言。夙夜無怠。務脩爾職。」又詔曰。朕聞。則天施化。聖主遺章。順月宣風。先王嘉令。故能二儀無愆。四時和協。休気布於率土。仁寿致於群生。今者、三陽既建。万物初萌。和景惟新。人宜納慶。是以別使八道。巡問民苦。務恤貧病。矜救飢寒。所冀、撫字之道。将神合仁。亭育之慈。与天通事。疾疫咸却。年穀必成。家無寒窶之憂。国有来蘇之楽。所司宜知差清平使。勉加賑恤。称朕意焉。」以従五位下石川朝臣豊成為京畿内使。録事一人。正六位下藤原朝臣浄弁為東海。東山道使。判官一人。録事二人。正六位上紀朝臣広純為北陸道使。正六
位上大伴宿禰潔足為山陰道使。正六位上藤原朝臣倉下麻呂為山陽道使。従六位下阿倍朝臣広人為南海道使。正六位上藤原朝臣楓麻呂為西海道使。道別録事一人。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二月辛亥【癸卯朔九】》○二月辛亥。左大舍人広野王賜池上真人姓。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二月壬戌【二十】》○壬戌。詔曰。随時立制。有国通規。議代行権。昔王彜訓。頃者。民間宴集。動有違愆。或同悪相聚。濫非聖化。或酔乱無節。便致闘争。拠理論之。甚乖道理。自今已後。王公已下。除供祭療患以外。不得飲酒。其朋友・寮属。内外親情。至於暇景。応相追訪者。先申官司。然後聴集。如有犯者。五位已上停一年封禄。六位已下解見任。已外決杖八十。冀将淳風俗。能成人善。習礼於未識。防乱於未然也。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二月己巳【廿七】》○己巳。勅曰。得大和国守従四位下大伴宿禰稲公等奏称。部下城下郡大和神山生奇藤。其根虫彫成文十六字。王大則并天下人此内任大平臣守昊命。即下博士議之。咸云。臣守天下。王大則并。内任此人。昊命大平。此知。群臣尽忠。共守天下。王大覆載。無不兼并。聖上挙賢。内任此人。昊天報徳。命其大平者也。加以。地即大和神山。藤此当今宰輔。事已有効。更亦何疑。朕恭受天〓[貝+兄]。還恐不徳。吁哉、卿士。戒之。慎之。敬順神教。各修爾職。勤存撫育。共致良治。其大和国者、宜免今年調。当郡司者、加位一級。貢瑞人大和雑物者、特叙従六位下。賜〓[糸+施の旁]廿疋。綿〓屯。布六十端。正税二千束。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三月辛巳【壬申朔十】》○三月辛巳。詔曰。朕聞。孝子思親。終身罔極。言編竹帛。千古不刊。去天平勝宝八歳五月。先帝登遐。朕自遘凶閔。雖懐感傷。為礼所防。俯従吉事。但毎臨端五。風樹驚心。設席行觴。所不忍為也。自今已後。率土公私。一准重陽。永停此節焉。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三月壬午【十一】》○壬午。伊予国神野郡人少初位上賀茂直馬主等賜賀茂伊予朝臣姓。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三月丁亥【十六】》○丁亥。舶名播磨。速鳥並叙従五位下。其冠者。各以錦造。入唐使所乗者也。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四月乙卯【壬寅朔十四】》○夏四月乙卯。従五位上藤原朝臣魚名為備中守。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四月庚申【十九】》○庚申。初尾張連馬身以壬申年功。先朝叙小錦下。未被賜姓。其身早亡。於是。馬身子孫並賜宿禰姓。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四月辛酉【二十】》○辛酉。中務卿正四位下阿倍朝臣佐美麻呂卒。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四月己巳【廿八】》○己巳。内薬司佑兼出雲国員外掾正六位上難波薬師奈良等一十一人言。奈良等遠祖徳来。本高麗人。帰百済国。昔泊瀬朝倉朝廷詔百済国。訪求才人。爰以、徳来貢進聖朝。徳来五世孫恵日。小治田朝廷御世。被遣大唐。学得医術。因号薬師。遂以為姓。今愚闇子孫。不論男女。共蒙薬師之姓。窃恐名実錯乱。伏願。改薬師字。蒙難波連。許之。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五月丙戌【辛未朔十六】》○夏五月丙戌。大宰府言。承前公廨稲、合一百万束。然中間、官人任意費用。今但遺一十余万束。官人数多。所給甚少。離家既遠。生活尚難。於是、以所遺公廨。悉合正税。更割諸国正税。国別遍置。不失其本。毎年出挙。以所得利。依式班給。其諸国地子稲者。一依先符。任為公廨。以充府中雑事。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五月乙未【廿五】》○乙未。正六位上大和宿禰弟守授従五位下。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六月甲辰【辛丑朔四】》○六月甲辰。大宰陰陽師従六位下余益人。造法華寺判官従六位下余東人等四人、賜百済朝臣姓。越後目正七位上高麗使主馬養。内侍典侍従五位下高麗使主浄日等五人、多可連。散位大属正六位上狛広足。散位正八位下狛浄成等四人、長背連。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六月辛亥【十一】》○辛亥。陸奥国言。去年八月以来。帰降夷俘。男女惣一千六百九十余人。或去離本土。帰慕皇化。或身渉戦場。与賊結怨。惣是新来。良未安堵。亦夷性狼心。猶予多疑。望請。准天平十年閏七月十四日勅。量給種子。令得佃田。永為王民。以充辺軍。許之。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六月丙辰【十六】》○丙辰。以従四位上佐伯宿禰毛人為常陸守。参議従三位文室真人智努為出雲守。従五位上大伴宿禰家持為因幡守。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六月乙丑【廿五】》○乙丑。大和国葛上郡人従八位上桑原史年足等男女九十六人。近江国神埼郡人正八位下桑原史人勝等男女一千一百五十五人同言曰。伏奉去天平勝宝九歳五月廿六日勅書称。内大臣。太政大臣之名不得称者。今年足・人勝等先祖、後漢苗裔〓言興并帝利等。於難波高津宮御宇天皇之世。転自高麗。帰化聖境。本是同祖。今分数姓。望請。依勅、一改史字。因蒙同姓。於是。桑原史。大友桑原史。大友史。大友部史。桑原史戸。史戸六氏、同賜桑原直姓。船史船直姓。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七月癸酉【辛未朔三】》○秋七月癸酉。勅。東海。東山道問民苦使正六位下藤原朝臣浄弁等奏称。両道百姓尽頭言曰。依去天平勝宝九歳四月四日恩詔。中男正丁、並加一歳。老丁・耆老、倶脱恩私。望請。一准中男・正丁。欲霑非常洪沢者。所請当理。仍須憫矜。宜告天下諸国。自今以後。以六十為老丁。以六十五為耆老。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七月甲戌【四】》○甲戌。勅。比来、皇太后寝膳不安。稍経旬曰。朕思。延年済疾。莫若仁慈。宜令天下諸国。始自今日。迄今年十二月卅日。禁断殺生。又以猪鹿之類。永不得進御。又勅。縁有所思。免官奴婢并紫微中台奴婢。皆悉従良。」従七位上葛井連恵文。正六位上味淳竜丘。難波連奈良並授外従五位下。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七月丙子【六】》○丙子。正六位上阿倍朝臣乙加志授従五位下。正六位上額田部宿禰三富。戸憶志。根連靺鞨。生江臣智麻呂。調連牛養。山田史銀並外従五位下。三富本姓額田部川田連也。是日。以額田部宿禰姓、便書位記賜之。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七月戊戌【廿八】》○戊戌。勅。為令朝廷安寧、天下太平。国別奉写金剛般若経卅巻。安置国分僧寺廿巻。尼寺十巻。恒副金光明最勝王経。並令転読焉。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廿


P4001《巻首》続日本紀 巻第廿一〈起天平宝字二年八月、尽十二月。〉
  右大臣従二位兼行皇太子傅中衛大将臣藤原朝臣継縄等奉勅撰」
 廃帝
《淳仁天皇即位前紀》廃帝。諱大炊王。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之孫。一品舍人親王之第七子也。母当麻氏。名曰山背。上総守従五位上老之女也。帝受禅之日。授正三位。後尊曰大夫人。天平勝宝八歳。皇太子道祖王。諒闇之中。心不在〓。九歳三月廿九日辛丑。高野天皇。皇太后、与右大臣従二位藤原朝臣豊成。大納言従二位藤原朝臣仲麻呂。中納言従三位紀朝臣麻路。多治比真人広足。摂津大夫従三位文屋真人智努等。定策禁中。廃皇太子。以王還第。先是。大納言藤原仲麻呂。妻大炊王。以亡男真従婦粟田諸姉。居於私第。四月四日乙巳。遂迎大炊王於仲麻呂田村第。立為皇太子。時年廿五。P4002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八月庚子朔》天平宝字二年八月庚子朔。高野天皇禅位於皇太子。詔曰。【S23】現神御宇天皇詔旨〈良麻止〉詔勅〈乎〉、親王・諸王・諸臣・百官人等、衆聞食宣。高天原神積坐皇親神魯棄神魯美命吾孫知食国天下〈止〉、事依奉〈乃〉任〈爾〉、遠皇祖御世始〈弖〉天皇御世御世聞看来天日嗣高御座〈乃〉業〈止奈母〉随神所念行〈久止〉宣天皇勅、衆聞食宣。加久聞看来天日嗣高御座〈乃〉業〈波〉、天坐神・地坐祇〈乃〉相字豆奈〈比〉奉相扶奉事〈爾〉依〈弖之〉此座平安御座〈弖〉、天下者所知物〈爾〉在〈良自止奈母〉随神所念行〈須〉。然皇〈止〉坐〈弖〉天下政〈乎〉聞看事者、労〈岐〉重〈棄〉事〈爾〉在〈家利〉。年長〈久〉日多〈久〉此座坐〈波〉、荷重力弱〈之弖〉不堪負荷。加以、掛畏朕婆婆皇太后朝〈爾母〉人子之理〈爾〉不得定省〈波〉、朕情〈母〉日夜不安。是以、此位避〈弖〉間〈乃〉人〈爾〉在〈弖之〉如理婆婆〈爾波〉仕奉〈倍自止〉所念行〈弖奈母〉日嗣〈止〉定賜〈弊流〉皇太子〈爾〉授賜〈久止〉宣天皇御命、衆聞食宣。是日。皇太子受禅、即天皇位於大極殿。詔曰。【S24】明神大八洲所知天皇詔旨〈良麻止〉宣勅、親王・諸王・諸臣・百官人等、天下公民
、衆聞食P4003宣。掛畏現神坐倭根子天皇我皇、此天日嗣高御座之業〈乎〉拙劣朕〈爾〉被賜〈弖〉仕奉〈止〉仰賜〈比〉授賜〈閉波〉、頂〈爾〉受賜〈利〉恐〈美〉、受賜〈利〉懼、進〈母〉不知〈爾〉、退〈母〉不知〈爾〉、恐〈美〉坐〈久止〉宣天皇勅、衆聞食宣。然皇坐〈弖〉天下治賜君者、賢人〈乃〉能臣〈乎〉得〈弖之〉天下〈乎婆〉平〈久〉安〈久〉治物〈爾〉在〈良之止奈母〉聞行〈須〉。故是以、大命坐、宣〈久〉。朕雖拙弱。親王始〈弖〉王臣等〈乃〉相穴〈奈比〉奉〈利〉相扶奉〈牟〉事依〈弖之〉此之仰賜〈比〉授賜〈夫〉食国天下之政者、平〈久〉安〈久〉仕奉〈倍之止奈母〉所念行〈須〉。是以、無〓欺之心、以忠赤之誠、食国天下之政者衆助仕奉〈止〉宣天皇勅、衆聞食宣。辞別〈〓[氏+一]〉宣〈久〉。仕奉人等中〈爾〉自〈何〉仕奉状随〈弖〉一二人等冠位上賜〈比〉治賜〈夫〉。百官職事已上及太神宮〈乎〉始〈弖〉諸社禰宜・祝〈爾〉大御物賜〈夫〉。僧綱始〈弖〉諸寺師位僧尼等〈爾〉物布施賜〈夫〉。又百官司〈乃〉人等、諸国兵士・鎮兵・伝駅戸等、今年田租免賜〈久止〉宣天皇勅、衆聞食宣。」授従三位石川朝臣年足正三位。正四位上船王。他田王。氷上真人塩焼並従三位。正四位
下諱〈平城宮御宇高紹天皇〉正四位上。P4004無位菅生王従五位下。従四位下藤原朝臣巨勢麻呂。佐伯宿禰毛人並従四位上。正五位上藤原朝臣御楯従四位下。正五位下粟田朝臣奈世麻呂正五位上。従五位下阿倍朝臣子嶋。紀朝臣伊保。石川朝臣豊成。藤原朝臣真光。当麻真人浄成並従五位上。外従五位上文忌寸馬養。正六位下菅生朝臣嶋足。佐伯宿禰御方。笠朝臣真足。穂積朝臣小東人。阿倍朝臣意宇麻呂。中臣朝臣毛人。県犬養宿禰吉男。紀朝臣牛養。大伴宿禰東人。藤原朝臣楓麻呂。大野朝臣広言。正六位下藤原朝臣久須麻呂。従六位上石川朝臣広成並従五位下。正六位上山辺県主男笠。宍人朝臣倭麻呂。辛小床。大和宿禰斐大麻呂。宇自賀臣山道。忌部首黒麻呂並外従五位下。」又授正四位上河内女王従三位。正五位上当麻真人山背正三位。無位奈貴女王従四位下。無位伊刀女王。垂水女王。正六位上内真人糸井。無位粟田朝臣諸姉。藤原朝臣影並従五位下。外大初位上黄文連真白女。上道臣広羽女。従六位上爪工宿禰飯足並外従五位下。是日。百官及僧綱詣朝堂上表。上上台・中台尊号。其百官表曰。臣仲麻呂等言。臣聞。星P4005廻日薄。懸象著明。之謂天。出震登乾。乗時首出。之謂聖。天以不言為徳。非言無以暢其
神。聖以無名体道。非名安可詮其用。冬穴夏巣之世。猶昧典章。雲官火紀之君。方崇徽号。寔乃発揮功業。闡揚尊名。名之為義。其来尚矣。伏惟。皇帝陛下。臨馭天下。十有余年。海内清平。朝廷無事。祥瑞頻至。宝字荐臻。乃聖乃神。允文允武。諒無得而称。曁乎国絶皇嗣。人懐彼此。降天尊於人願。鳴謙克光。損乾徳於坤儀。鴻基遂固。展誠敬而追遠。攀慕惟深。勤温清以承顔。因心懇至。故有九服宅心。咸荷望雲之慶。万方傾首。倶承就日之輝。皇太后叡徳上昇。善穆儷天之位。深仁下済。爰昭法地之猷。日月於是貞明。乾坤以之交泰。遂乃欽承顧命。議定皇儲。棄親挙疎。心在公正。実在志於天下。永無私於一己。既而遊神恵苑。体三空之玄宗。降迹禅林。開一真之妙覚。大慈至深。建薬院而普済。弘願潜運。設悲田而広救。是以煙浮震幄。宝〓呈祥。虫彫藤枝。禎文告徳。遂使百神恊賛。天平之化不窮。黎元楽推。地成之徳逾遠。臣等入参帷〓。出廁周行。鳴珮曳綸。綿積年祀。観斯盛徳。戴斯昌化。臣子之義。何無称賛。人欲而天必P4006従。狂言而聖尚択。謹拠典策。敢上尊号。伏乞。奉称上台宝字称徳孝謙皇帝。奉称中台天平応真仁正皇太后。上恊天休。伝鴻名於万歳。下従人望。揚雅称於千秋。不勝至懇踊躍之甚。
謹詣朝堂。奉表以聞。」僧綱表曰。沙門菩提等言。菩提聞。乾坤高大覆載。以之顕功。日月貞明照臨。由其甄用。至於混群有而饒益。撫万物而曲成。独標十号之尊。式崇四大之極。故能徽猷歴前古以不朽。妙迹流後葉而恒新。然則、表徳称功。莫不由於名号。伏惟。皇帝陛下、乃聖継聖。括六合而承基。乃神襲神。環四溟而光宅。期政道於刑措。駆懐生於仁宜。追遠之孝尤重。錫類之徳弥厚。不以逸遊為念。俯以。謙卑在懐。瑞蚕藻文。薦聖寿之遐祉。宝字結象。開皇基之永昌。皇太后、遊心五乗。棲襟八正。化〓応供。道双至真。発揮神化之丹青。抑揚陶甄之鎔範。正慮独断。捜離明於舜浜。深仁幽覃。浮赤文於尭渚。故能遠安近。至治美於成康。治定功成。無為盛於軒昊。固足以垂顕号建嘉名。軼三五而飛英。超八九而騰茂者也。陛下謙譲。推而不居。菩提等窃疑焉。菩提等、逖察前徽。緬鏡遐載。随時立制。権代適宜。皇王雖殊。其揆一也。菩提等、P4007不勝丹款之誠。謹上尊号。陛下称曰宝字称徳孝謙皇帝。皇太后称曰天平応真仁正皇太后。伏願。陛下・皇太后。抑謙光之小節。従梵侶之〓言。庶使蟠木之郷。燭竜之地。問号仰沢。聴声傾光。凡厥在生。誰不幸甚。沙門菩提等、不任下情。謹奉表以聞。」詔報曰。朕覧卿等
所請。鴻業良峻。祗畏允深。忝以寡薄。何当休名。而上天降祐。帳字開平。厚地薦祥。蚕文表徳。窃惟此事。天意難違。俯従衆願。敬膺典礼。号曰宝字称徳孝謙皇帝。又見上皇太后之尊号。感喜交懐。日興忘倦。任公卿之所表。従耆緇之所乞。策曰天平応真仁正皇太后。受此推新之号。何無洗旧之令。宜改百官之名。載施寛大之沢。其天下見禁囚徒。罪無軽重、咸従放免。其依先格。放却本土。無故不上之徒。悉還本司。又自天平宝字元年已前監臨自盗。盗所監臨。及官物欠負未納悉免。天下諸国隠於山林清行逸士十年已上。皆令得度。其中臣・忌部。元預神宮常祀。不闕供奉久年。宜両氏六位已下加位一級。其大学生。医針生。暦算生。天文生。陰陽生。年廿五已上授位一階。其依犯擯出僧等、戒律無闕。移近一国。」其大僧都鑑真和上、戒行転P4008潔、白頭不変。遠渉滄波、帰我聖朝。号曰大和上。恭敬供養。政事躁煩。不敢労老。宜停僧綱之任。集諸寺僧尼。欲学戒律者。皆属令習。」又勅曰。内相於国。功勲已高。然猶報効未行。名字未加。宜下参議・八省卿・博士等。准古正議奏聞。不得空言所。無濫汗聴覧。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八月辛丑【二】》○辛丑。外従五位下僧延慶。以形異於俗。辞其爵位。詔許之。其位禄・位田者、有勅不収。」授外従五位下山口忌寸佐美麻呂従五位下。正六位上茨田宿禰牧野外従五位下。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八月癸卯【四】》○癸卯。以従五位下笠朝臣真足為伊勢介。正五位下大伴宿禰犬養為右衛士督。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八月丙午【七】》○丙午。増宮人職員。事在別式。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八月戊申【九】》○戊申。勅曰。子尊其考。礼家所称。策書鴻名。古人所貴。昔者。先帝敬発洪誓。奉造盧舍那金銅大像。若有朕時不得造了。願於来世。改身猶作。既而鎔銅已成。塗金不足。天感至心之信、終出勝宝之金。我国家、於是、初有奇珍。開闢已来。未聞若斯盛徳者也。加以。賊臣懐悪。潜結逆徒。謀危社稷。良日久矣。而畏威武。欽仰仁風。不敢競鋒。咸自馴服。可謂、聖武之徳。比古有余也。其不奉揚洪業。何以示於後世。敬依旧典。追上尊号。策称勝宝感神聖武皇帝。謚称天璽国押開豊桜彦尊。P4009欲使伝休名於万代。与乾坤而長施。揚茂実於千秋。共日月而久照。普告遐邇。知朕意焉。」又勅。日並知皇子命。天下未称天皇。追崇尊号。古今恒典。自今以後。宜奉称岡宮御宇天皇。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八月乙卯【十六】》○乙卯。遣使大秡天下諸国。欲行大嘗故也。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八月丁巳【十八】》○丁巳。勅。大史奏云。案九宮経。来年己亥。当会三合。其経云。三合之歳。有水旱疾疫之災。如聞。摩訶般若波羅密多者。是諸仏之母也。四句偈等、受持読誦。得福徳聚、不可思量。是以、天子念。則兵革災害、不入国裏。庶人念。則疾疫癘鬼、不入家中。断悪獲祥、莫過於此。宜告天下諸国。莫論男女老少。起坐行歩口閑。皆尽念誦摩訶般若波羅密。其文武百官人等。向朝赴司。道路之上。毎日常念。勿空往来。庶使風雨随時。咸無水旱之厄。寒温調気。悉免疾疫之災。普告遐邇。知朕意焉。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八月戊午【十九】》○戊午。遣摂津大夫従三位池田王。告斎王事于伊勢太神宮。」又遣左大舍人頭従五位下河内王。散位従八位下中臣朝臣池守。大初位上忌部宿禰人成等。奉幣帛於同太神宮。及天下諸国神社等。遣使奉幣。以皇太子即位故也。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八月癸亥【廿四】》○癸亥。帰化新羅僧卅二人。尼二人。男十九人。P4010女廿一人。移武蔵国閑地。於是。始置新羅郡焉。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八月甲子【廿五】》○甲子。以紫微内相藤原朝臣仲麻呂任大保。勅曰。褒善懲悪。聖主格言。賞績酬労。明主彜則。其藤原朝臣仲麻呂者、晨昏不怠。恪勤守職。事君忠赤。施務無私。愚拙則降其親。賢良則挙其怨。殄逆徒於未戦。黎元獲安。固危基於未然。聖暦終長。国家無乱。略由若人。平章其労。良可嘉賞。其伊尹有〓之勝臣。一佐成湯。遂荷阿衡之号。呂尚渭浜之遺老。且弼文王。終得営丘之封。況自乃祖近江大津宮内大臣已来。世有明徳。翼輔皇室。君歴十帝。年殆一百。朝廷無事。海内清平者哉。因此論之。准古無匹。汎恵之美。莫美於斯。自今以後。宜姓中加恵美二字。禁暴勝強。止戈静乱。故名曰押勝。朕舅之中。汝卿良尚。故字称尚舅。更給功封三千戸。功田一百町。永為伝世之賜。以表不常之勲。別聴鋳銭・挙稲及用恵美家印。是日。大保従二位兼中衛大将藤原恵美朝臣押勝。正三位中納言兼式部卿神祇伯石川朝臣年足。参議従三位出雲守文室真人智努。参議従三位紫微大弼兼兵部卿侍従下総守巨勢朝臣関麻呂。参議紫微大弼正四位下兼左大弁P4011紀朝臣飯麻呂。参議正四位下中務卿藤原朝臣真楯等。奉勅改易官号。太政官、惣持綱紀。掌治邦国。如天施徳生育万物。故改為乾政官。太
政大臣曰大師。左大臣曰大傅。右大臣曰大保。大納言曰御史大夫。紫微中台。居中奉勅。頒行諸司。如地承天亭毒庶物。故改為坤宮官。中務省。宣伝勅語。必可有信。故改為信部省。式部省。惣掌文官考賜。故改為文部省。治部省。僧尼賓客。誠応尚礼。故改為礼部省。民部省、施政於民。惟仁為貴。故改為仁部省。兵部省。惣掌武官考賜。故改為武部省。刑部省。窮鞫定罪。要須用義。故改為義部省。大蔵省。出納財物。応有節制。故改為節部省。宮内省。催諸産業。廻聚供御。智水周流。生物相似。故改為智部省。弾正台。糺正内外。粛清風俗。故改為糺政台。図書寮。掌持典籍。供奉内裏。故改為内史局。陰陽寮。陰陽暦数。国家所重。記此大事。故改為大史局。中衛府。鎮国之衛。但此為先。故改為鎮国衛。官重位卑。故大将為正三位官。改曰大尉。少将為従四位上官。曰驍騎将軍。員外少将為正五位下官。曰次将。衛門府。禁衛諸門。監察出入。故改為司門衛。左右衛士府。率諸国P4012勇士。分衛宮掖。故改為左右勇士衛。左右兵衛府。折衝禁暴。虎奔宣威。故改為左右虎賁衛。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八月丙寅【廿七】》○丙寅。外従五位下津史秋主等卅四人言。船。葛井。津。本是一祖。別為三氏。其二氏者、蒙連姓訖。唯秋主等、未霑改姓。請改史字。於是、賜姓津連。P4013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九月壬申【庚午朔三】》○九月壬申。西海道問民苦使従五位下藤原朝臣楓麻呂等採訪民之疾苦廿九件。勅大宰府随事処分。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九月丁丑【八】》○丁丑。先是。国司交替。未有程期。仍令明法博士論定。明法曹司言。遷任国司。向京期限。依倉庫令。倉蔵及文案孔目。専当官人交替之日。並相分付。然後放還。但今。令条雖立分付之文。律内無科淹滞之罪。因茲。新任国司。不勤受領。得替官人、規延歳月。遂使踰年隔考。還到居官。於事商量。甚乖道理。謹案選叙令云。P4014凡職事官。患経百廿日不愈者、解官者。准是而論。官符到後。百廿日内。付了帰京。若応過限者。申官請裁。違此停留灼然合解。就中。欠負官倉。留連不付者。論実是罪人也。知情許容。限内無領者。准法、是同罪也。何者。職制律云。凡有所請求。主司許者、与同罪。拠此而言。旧人規求延日者。所謂請求也。新司受嘱聴容。所謂主司也。新旧両人。並皆有罪。若此之輩。同合解官。但実無欠負。拘令解官者。原情可責。罪在新人。准律。以故入人罪論者。自茲以後。為例行之。」常陸国鹿嶋神奴二百十八人、便為神戸。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九月己卯【十】》○己卯。右京人正六位上辛男床等一十六人賜姓広田連。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九月丁亥【十八】》○丁亥。小野朝臣田守等至自渤海。渤海大使輔国大将軍兼将軍行木底州刺史兼兵署少正開国公揚承慶已下廿三人。随田守来朝。便於越前国安置。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九月丁酉【廿八】》○丁酉。始頒越前。越中。佐渡。出雲。石見。伊予等六国飛駅鈴。国一口。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十月甲子【庚子朔廿五】》○冬十月甲子。勅。如聞。吏者民之本也。数遷易。則民不安居。久積習。則民知所従。是以。服其徳而従其化。安其業而信其令。頃年。国司交替。皆以四年為限。斯則、適足労民。未可以化。孔子曰。如P4015有用我。三年有成。夫以大聖之徳。猶須三年。而況中人乎。古者。三載考績。三考黜陟。所以表善簡悪尽臣力者也。自今以後。宜以六歳為限。省送故迎新之費。其毎至三年。遣巡察使。推検政迹。慰問民憂。待満両廻。随状黜陟。庶令移易貪俗。悉変清風。黎元息肩。倉廩有実。普告遐邇。知朕意焉。」又勅。諸国史生遷易。依格。待満六年者。望人既多。任所良少。由此。或有至於白頭不得一任。空帰故郷潜抱怨歎。自今以後。宜以四歳為限。遍及群人。」発陸奥国浮浪人。造桃生城。既而復其調庸。便即占着。又浮宕之徒、貫為柵戸。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十月丁卯【廿八】》○丁卯。授遣渤海大使従五位下小野朝臣田守従五位上。副使正六位下高橋朝臣老麻呂従五位下。其余六十六人各有差。」美濃国席田郡大領外正七位上子人。中衛無位吾志等言。子人等六世祖父乎留和斯知。自賀羅国慕化来朝。当時、未練風俗。不著姓字。望随国号。蒙賜姓字。賜姓賀羅造。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十一月辛卯【己巳朔廿三】》○十一月辛卯。御乾政官院。行大嘗之事。丹波国為由機。播磨国為須岐。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十一月癸巳【廿五】》○癸巳。御閤門、宴於五位已上。賜禄有差。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十一月甲午【廿六】》○甲午。饗内外諸司主典已上於朝堂。賜主典已上、番上。及学生等六千六百七十余人P4016布綿有差。其明経・文章・明法・音・算・医・針・陰陽・天文・暦・勤公・勤産・工巧・打射等五十七人、賜糸人十〓[糸+句]。文人上詩者。更益十〓[糸+句]。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十一月乙未【廿七】》○乙未。神祇官人及由機・須岐両国国郡司等。並加位階。并賜禄有差。授播磨介従五位下上毛野公広浜従五位上。丹波守外従五位下大蔵忌寸麻呂従五位下。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十二月丙午【己亥朔八】》○十二月丙午。徴発坂東騎兵。鎮兵。役夫。及夷俘等。造桃生城・小勝柵。五道倶入。並就功役。毀従四位下矢代女王位記。以被幸先帝而改志也。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十二月戊申【十】》○戊申。遣渤海使小野朝臣田守等奏唐国消息曰。天宝十四載、歳次乙未十一月九日。御史大夫兼范陽節度使安禄山反。挙兵作乱。自称大燕聖武皇帝。改范陽作霊武郡。其宅為潛竜宮。年号聖武。留其子安卿緒。知范陽郡事。自将精兵廿余万騎。啓行南往。十二月。直入洛陽。署置百官。天子遣安西節度使哥舒翰。将卅万衆。守潼津関。使大将軍封常清。将十五万衆。別囲洛陽。天宝十五載。禄山遣将軍孫孝哲等。帥二万騎攻潼津関。哥舒翰壊潼津岸。以墜黄河。絶其通路而還。孝哲鑿山開路。引兵入至于新豊。六月六日。天子遜于剣南。七月甲子。皇太子〓[王+與]P4017即皇帝位于霊武郡都督府。改元為至徳元載。己卯。天子至于益州。平盧留後事徐帰道。遣果毅都尉行柳城県兼四府経略判官張元澗。来聘渤海。且徴兵馬曰。今載十月。当撃禄山。王須発騎四万。来援平賊。渤海疑其有異心。且留未帰。十二月丙午。徐帰道果鴆劉正臣于北平。潛通禄山。幽州節度使史思明、謀撃天子。安東都護王玄志仍知其謀。帥精兵六千余人。打破柳城、斬徐帰道。自称権知平盧節度。進鎮北平。至徳三載四月。王玄志遣将軍王進義。来聘渤海。且通国故曰。天子帰于西京。迎太上天皇于蜀。居于
別宮。弥滅賊徒。故遣下臣来告命矣。渤海王為其事難信。且留進義、遣使詳問。行人未至。事未至可知。其唐王賜渤海国王勅書一巻。亦副状進。於是。勅大宰府曰。安禄山者。是狂胡狡竪也。違天起逆。事必不利。疑、是不能計西。還更掠於海東。古人曰。蜂〓猶毒。何況人乎。其府帥船王。及大弐吉備朝臣真備。倶是碩学。名顕当代。簡在朕心。委以重任。宜知此状。預設奇謀。縦使不来。儲備無悔。其所謀上策。及応備雑事。一一具録報来。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十二月癸丑【十五】》○癸丑。左京人広野王賜姓池上真人。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十二月壬戌【廿四】》○壬戌。渤海使P4018揚承慶等入京。
《天平宝字二年(七五八)十二月丙寅【廿八】》○丙寅。以式部散位四百人。蔭子・位子・留省資人共二百人。兵部散位二百人。為定額与考。自余額外、情願輸銭続労者。一依前格処分。
《巻尾》続日本紀 巻第廿一



P4019《巻首》続日本紀巻第廿二〈起天平宝字三年正月、尽四年六月。〉
  右大臣従二位兼行皇太子傅中衛大将臣藤原朝臣継縄等奉 勅撰」
 廃帝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正月戊辰朔》三年春正月戊辰朔。御大極殿受朝。文武百官。及高麗蕃客等。各依儀拝賀。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正月庚午【三】》○庚午。帝臨軒。高麗使揚承慶等貢方物。奏曰。高麗国王大欽茂言。承聞。在於日本照臨八方聖明皇帝。登遐天宮。攀号感慕。不能黙止。是以。差輔国将軍揚承慶。帰徳将軍揚泰師等。令齎表文并常貢物入朝。詔曰。高麗国王遥聞先朝登遐天宮。不能黙止。使揚承慶等来慰。聞之感痛。永慕益深。但歳月既改。海内従吉。故不以其礼相待也。又不忘旧心。遣使来貢。勤誠之至。深有嘉尚。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正月甲戌【七】》○甲戌。停節宴。雨也。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正月戊寅【十一】》○戊寅。以従五位下豊野真人出雲為少納言。従五位下船井王為内史頭。外従五位下宇自可臣山道為画工正。従五位下高橋朝臣人足為上野守。外従五位下生江臣智麻呂P4020為佐渡守。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正月乙酉【十八】》○乙酉。帝臨軒。授高麗大使揚承慶正三位、副使揚泰師従三位。判官馮方礼従五位下。録事已下十九人各有差。賜国王及大使已下禄有差。饗五位已上。及蕃客。并主典已上於朝堂。作女楽於舞台。奏内教坊踏歌於庭。客主典殿已上次之。事畢賜綿各有差。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正月丙戌【十九】》○丙戌。内射。喚客。亦令同射。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正月甲午【廿七】》○甲午。大保藤原恵美朝臣押勝宴蕃客於田村第。勅賜内裏女楽并綿一万屯。当代文士賦詩送別。副使揚泰師作詩和之。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正月丁酉【三十】》○丁酉。授正六位上高元度外従五位下。為迎入唐大使使。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二月戊辰朔》○二月戊戌朔。賜高麗王書曰。天皇敬問高麗国王。使揚承慶等遠渉滄海。来弔国憂。誠表慇懃。深増酷痛。但随時変礼。聖哲通規。従吉履新。更無余事。兼復所貽信物。依数領之。即因還使。相酬土毛絹卅疋。美濃〓[糸+施の旁]卅疋。糸二百〓[糸+句]。綿三百屯。殊嘉爾忠。更加優。賜錦四疋。両面二疋。纈羅四疋。白羅十疋。彩帛〓疋。白綿一百帖。物雖軽尠。寄思良深。至宜並納。国使附来。無船駕去。仍差単使送還本蕃。便従彼郷達於大唐。欲迎前年入唐大使藤原朝臣河清。宜知相資。余寒未退。想王如常。遣書指不多及。」授従五位下当麻真人広名従五位上。P4021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二月癸丑【十六】》○癸丑。揚承慶等帰蕃。高元度等亦相随而去。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三月丁卯朔》○三月丁卯朔。日有蝕之。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三月庚寅【廿四】》○庚寅。大宰府言。府官所見。方有不安者四。拠警固式。於博多大津。及壱岐。対馬等要害之処。可置船一百隻以上以備不虞。而今無船可用。交闕機要。不安一也。大宰府者。三面帯海。諸蕃是待。而自罷東国防人。辺戍日以荒散。如不慮之表。万一有変。何以応卒。何以示威。不安二也。管内防人。一停作城。勤赴武芸。習其戦陳。而大弐吉備朝臣真備論曰。且耕且戦、古人称善。乞五十日教習而十日役于築城。所請雖可行。府僚或不同。不安三也。天平四年八月廿二日有勅。所有兵士全免調庸。其白丁者免調輸庸。当時民息兵強。可謂辺鎮。今管内百姓乏絶者衆。不有優復無以自贍。不安四也。勅。船者宜給公糧。以雑徭造。東国防人者衆議不允。仍不依請。管内防人十日役者。依真備之議。優復者。政得其理、民自富強。宜勉所職以副朝委。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四月辛亥【丙申朔十六】》○夏四月辛亥。以外従五位下陽胡史玲〓為越後守。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五月甲戌【丙寅朔九】》○五月甲戌。勅曰。朕以煢昧。欽承聖烈。母臨六合。子育兆民。見一物之或違。恨尭心之未洽。聞万方之有罪。想湯責而多愧。而今大乱已平。逆臣遠P4022竄。然猶天災屡見。水異頻臻。窃恐。聴易隔於黎元。人含寃枉。鑑難周於宇宙。家懐鬱憂。庶欲博採嘉言。傍詢妙略。憑衆智而益国。拠群明以利人。宜令百官五位已上。緇徒師位已上。悉書意見。密封奉表。直言正対。勿有隠諱。朕与宰相。審簡可否。不須詐称聖徳。苟媚取容。面弗肯陳。退遺後毀。普告遐邇。知朕意焉。」又勅曰。頃聞。至于三冬間。市辺多餓人。尋問其由。皆云。諸国調脚不得還郷。或因病憂苦。或無糧飢寒。朕窃念茲。情深矜愍。宜随国大小。割出公廨。以為常平倉。逐時貴賤。糴糶取利。普救還脚飢苦。非直霑外国民。兼調京中穀価。其東海。東山。北陸三道。左平凖署掌之。山陰。山陽。南海。西海四道。右平凖署掌之。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五月庚辰【十五】》○庚辰。先是。僧善神殉心以縦姦悪。僧専住極口而詈宿徳。並擯佐渡。令其悔過。而戻性不悛。醜声滋彰。至是。還俗従之差科。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五月壬午【十七】》○壬午。以正五位下大伴宿禰犬養為左中弁。従五位下布勢朝臣人主為右少弁。従五位下阿部朝臣毛人為文部少輔。従五位下大伴宿禰御依為仁部少輔。従五位下石川朝臣人成為節部少輔。外従五位下馬史夷麻呂為典薬頭。正五位上大和宿禰長岡P4023為左京大夫。従五位下佐味朝臣宮守為亮。正五位上粟田朝臣奈勢麻呂為右京大夫。従五位下阿部朝臣三県為亮。外従五位下山辺県主小笠為大和介。従五位上当麻真人広名為河内介。従五位下大野朝臣広主為和泉守。従五位上石上朝臣宅嗣為参河守。従五位下巨曾倍朝臣難波麻呂為近江介。従五位下藤原恵美朝臣久須麻呂為美濃守。従四位上藤原朝臣巨勢麻呂為播磨守。従五位下県犬養宿禰沙弥麻呂為美作介。従五位下阿倍朝臣継人為備前介。外従五位下茨田宿禰牧野為備中介。従五位下穂積朝臣小東人為周防守。従五位上山村王為紀伊守。従五位下県犬養宿禰吉男為肥前守。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六月庚戌【乙未朔十六】》○六月庚戌。帝御内安殿。喚諸司主典已上。詔曰。【S25】現神大八洲所知倭根子天皇詔旨〈止〉宣詔〈乎〉、親王・王・臣・百官人等、天下公民、衆聞食宣。比来太皇大后御命以〈弖〉朕〈爾〉語宣〈久〉。太政之始〈波〉、人心未定在〈可波〉、吾子為〈弖〉皇太子〈止〉定〈弖〉先奉昇於君位畢〈弖〉諸意静了〈奈牟〉後〈爾〉傍上〈乎波〉宣〈牟止〉為〈弖奈母〉抑〈閉弖〉在〈ツ流〉。然今〈波〉君坐〈弖〉御宇事日月重〈奴〉。是以、先考追皇〈止〉為。親母大夫人〈止〉為。P4024兄弟姉妹親王〈止〉為〈与止〉仰給〈夫〉貴〈岐〉御命〈乎〉頂受給〈利〉、歓〈備〉貴〈美〉懼〈知〉恐〈利弖〉、掛畏我皇聖太上天皇御所〈爾〉奏給〈倍波〉、奏〈世止〉教宣〈久〉。朕一人〈乎〉昇賜〈比〉治賜〈部流〉厚恩〈乎母〉、朕世〈爾波〉酬尽奉事難〈之〉。生子〈乃〉八十都岐〈爾自〉仕奉報〈倍久〉在〈良之止〉、夜昼恐〈麻里〉侍〈乎〉。伊夜益〈須〉益〈爾〉朕私父母波良何良〈爾〉至〈麻弖爾〉可在状任〈止〉上賜〈比〉治賜〈夫〉事甚恐〈自〉。受賜事不得〈止〉奏〈世止〉宣〈夫〉。朕又念〈久〉。前聖武天皇〈乃〉皇太子定賜〈比弖〉天日嗣高御座
〈乃〉坐〈爾〉昇賜物〈乎〉、伊何〈爾可〉恐〈久〉私父母兄弟〈爾〉及事得〈牟〉、甚恐〈自〉。進〈母〉不知、退〈母〉不知〈止〉伊奈〈備〉奏。雖然多比重〈弖〉宣〈久〉。吾加久不申成〈奈波〉、敢〈弖〉申人者不在。凡人子〈乃〉去禍、蒙福〈麻久〉欲為〈流〉事〈波〉、為親〈爾止奈利〉。此大福〈乎〉取惣持〈弖〉、親王〈爾〉送奉〈止〉教〈部〉宣〈夫〉御命〈乎〉受給〈利弖奈母〉加久為〈流〉。故是以、自今以後、追皇舍人親王、宜称崇道尽敬皇帝、当麻夫人称大夫人、兄弟姉妹悉称親王〈止〉宣天皇御命、衆聞食宣。辞別宣〈久〉。朕一人〈乃未也〉慶〈之岐〉貴〈岐〉御命受賜〈牟〉。卿等庶〈母〉共喜〈牟止〉為〈弖奈母〉、一二治賜〈倍岐〉家家門門人等〈爾〉、冠位P4025上賜〈比〉治賜〈久止〉宣天皇御命、衆聞食宣。又御命坐〈世〉、宣〈久〉。大保〈乎波〉多他〈仁〉卿〈止能味波〉不念。朕父〈止〉、復藤原伊良豆売〈乎波〉婆々〈止奈母〉念。是以、治賜〈武等〉勅〈倍止〉、遍重〈天〉辞〈備〉申〈爾〉依〈天〉默在〈牟止〉為〈礼止毛〉、止事不得。然此家〈乃〉子〈止毛波〉朕波良何良〈仁〉在物〈乎夜〉親王〈多知〉治賜〈夫〉日〈仁〉治不賜在〈牟止〉為〈弖奈母〉、汝〈仁〉冠
位上賜治賜〈夫〉。又此家自〈久母〉藤原〈乃〉卿等〈乎波〉、掛畏聖天皇御世重〈弖〉於母自〈岐〉人〈乃〉自門〈波〉慈賜〈比〉上賜来〈流〉家〈奈利〉。今又無過仕奉人〈乎波〉慈賜〈比〉治賜〈比〉不忘賜〈之止〉宣天皇御命、衆聞食宣。」従三位船王。池田王並授三品。正四位上諱従三位。従五位下御方王。御使王。無位林王。笠王。宗形王並従四位下。従五位下河内王従五位上。正四位下紀朝臣飯麻呂。藤原朝臣真楯並正四位上。従四位上藤原朝臣巨勢麻呂正四位下。従四位下藤原朝臣御楯従四位上。正五位下阿倍朝臣嶋麻呂。大伴宿禰犬養。石川朝臣名人。正六位上岡真人和気。従五位下仲真人石伴。従五位上藤原恵美朝臣真光。従五位下藤原恵美朝臣久須麻呂並従四位下。正五位下中臣朝臣清麻呂。従五位上藤原朝臣魚名並P4026正五位上。従五位下藤原恵美朝臣朝狩正五位下。従五位下都努朝臣道守。阿倍朝臣毛人。大伴宿禰御依。豊野真人出雲並従五位上。正六位上三嶋真人廬原。阿倍朝臣許智。藤原朝臣雄田麻呂。藤原恵美朝臣小弓麻呂。藤原恵美朝臣薩雄。橘宿禰綿裳並従五位下。従四位下室女王。飛鳥田女王並四品。従五位下弓削女王。無位川辺女王。加豆良女王。従五位下藤原恵美朝臣児従並従四位下。
」以従四位上藤原朝臣御楯任参議。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六月壬子【十八】》○壬子。令大宰府造行軍式。以将伐新羅也。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六月丙辰【廿二】》○丙辰。勅。如聞。治国之要。不如簡人。簡人任能。民安国富。窃見内外官人景迹。曾無廉恥。志在貪盗。是宰相訓導之怠。非為人皆禀愚性。宜加誘誨、各立令名。其維城典訓者。叙為政之規模。著修身之検括。律令格式者。録当今之要務。具庶官之紀綱。並是窮安上治民之道。尽済世弼化之宜。其濫不殺生。能矜貧苦、為仁。断諸邪悪、修諸善行、為義。事上尽忠、撫下有慈、為礼。遍知庶事、断決是非、為智。与物不妄、触事皆正、為信。非分希福、不義欲物、為貪。心無弁了、強逼悩人、為嗔。事不合理、好是自愚、為痴。不愛己妻、喜犯他女、為婬。人所不与、P4027公取窃取、為盗。父兄不誠。斯何以導子弟。官吏不行。此何以教士民。若有修習仁義礼智信之善。戒慎貪嗔痴淫盗之悪。兼読前二色書者。挙而察之。随品昇進。自今以後。除此色外。不得任用。史生已上。庶令懲悪勧善、重名軽物。普告天下。知朕意焉。是日。百官及師位僧等。奉去五月九日勅。各上封事。以陳得失。正三位中納言兼文部卿神祇伯勲十二等石川朝臣年足奏曰。臣聞、治官之本。要拠律令。為政之宗。則須格式。方今、科条之禁。雖著篇簡。別式之文。未有制作。伏乞作別式。与律令並行。」参議
従三位出雲守文室真人智努及少僧都慈訓奏。伏見。天下諸寺。毎年正月悔過。稍乖聖願。終非功徳。何者。修行護国、僧尼之道。而今或曾不入寺。計官供於七日。或貪規兼得。着空名於両処。由斯。譏及三宝。無益施主。伏願。自今以後。停官布施。令彼貪僧無所希望。」参議従三位氷上真人塩焼奏。臣伏見、三世王已下給春秋禄者。是矜王親。而今計上日。不異臣姓。伏乞。依令優給、勿求上日。」播磨大掾正六位上山田連古麻呂奏。臣窃見。正丁百姓或生五男已上。其年並登廿已上。乃輸庸調、父子倶従課役。臣謂。P4028合有優矜。伏乞。庶民生丁男五口已上者。免其課役。」並付所司施行。其緇侶意見。略拠漢風。施於我俗。事多不穏。雖下官符。不行於世。故不具載。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七月丁卯【乙丑朔三】》○秋七月丁卯。勅。准令。弾正尹者従四位上官。官位已軽。人豈能畏。自今以後。改為従三位官。」以従四位下阿倍朝臣嶋麻呂為左大弁。従四位下大伴宿禰犬養為右大弁。従五位上石川朝臣豊成為左中弁。従四位下P4029佐味朝臣虫麻呂為中宮大夫。備前守如故。従五位下佐佐貴山君親人為亮。従五位下橘宿禰綿裳為左大舍人助。従四位下岡真人和気為内匠頭。従四位下御方王為木工頭。三品池田親王為糺政尹。外従五位下食朝臣三田次為西市正。従五位下阿倍朝臣許智為山背介。外従五位下陽侯史玲珎為伊賀守。鎮国衛次将従五位下田中朝臣多太麻呂為兼上総員外介。従五位下三嶋真人廬原為武蔵介。従三位百済王敬福為伊予守。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七月己巳【五】》○己巳。夫人正二位広岡朝臣古那可智薨。正四位上橘宿禰佐為之女也。天平勝宝九歳閏八月十八日。有勅賜姓広岡朝臣。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七月丁丑【十三】》○丁丑。内薬佐従七位下粟田臣道麻呂賜姓朝臣。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七月庚辰【十六】》○庚辰。左京人中臣朝臣楫取詐造勅書。〓[言+圭]誤民庶。配出羽国柵戸。」授従七位上川上忌寸宮主外従五位下。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八月己亥【甲午朔六】》○八月己亥。遣大宰帥三品船親王於香椎廟。奏応伐新羅之状。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九月丁卯【甲子朔四】》○九月丁卯。勅大宰府。頃年、新羅帰化、舳艫不絶。規避賦役之苦。遠棄墳墓之郷。言念其意。豈無顧変。宜再三引問。情願還者。給糧放却。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九月丙子【十三】》○丙子。大宰府言。去八月廿九日南風大吹。壊官舍及百姓廬舍。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九月戊寅【十五】》○戊寅。乾政官奏。P4030百姓輸調。其価不同。理須折中以均賦役。又停廃品部。混入公戸。其世業相伝者。不在此限。伏聴天裁。奏可。事在別式。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九月壬午【十九】》○壬午。造船五百艘。北陸道諸国八十九艘。山陰道諸国一百〓五艘。山陽道諸国一百六十一艘。南海道諸国一百五艘。並逐閑月営造。三年之内成功。為征新羅也。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九月己丑【廿六】》○己丑。勅。造陸奥国桃生城。出羽国雄勝城。所役郡司。軍毅。鎮兵。馬子。合八千一百八十人。従去春月至于秋季。既離郷土。不顧産業。朕毎念茲。情深矜憫。宜免今年所負人身挙税。始置出羽国雄勝。平鹿二郡。及玉野。避翼。平戈。横河。雄勝。助河。并陸奥国嶺基等駅家。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九月庚寅【廿七】》○庚寅。遷坂東八国。并越前。越中。能登。越後等四国浮浪人二千人。以為雄勝柵戸。及割留相摸。上総。下総。常陸。上野。武蔵。下野等七国所送軍士器仗。以貯雄勝・桃生二城。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十月辛丑【甲午朔八】》○冬十月辛丑。天下諸姓著君字者。換以公字。伊美吉以忌寸。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十月壬寅【九】》○壬寅。以従五位下丈部大麻呂為斎宮頭。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十月戊申【十五】》○戊申。去天平勝宝五年。遣左大弁従四位上紀朝臣飯麻呂。限伊勢大神宮之界。樹標已畢。而伊勢・志摩両国相争。於是。遷尾垂刹於葦淵。遣武部卿従三位巨勢朝臣関麻呂。神祇大副従五位下P4031中臣朝臣毛人。少副従五位下忌部宿禰呰麻呂等。奉幣帛於神宮。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十月辛亥【十八】》○辛亥。迎藤原河清使判官内蔵忌寸全成。自渤海却廻。海中遭風。漂着対馬。渤海使輔国大将軍兼将軍玄菟州刺史兼押衙官開国公高南申相随来朝。其中台牒曰。迎藤原河清使惣九十九人。大唐禄山先為逆命。思明後作乱常。内外騒荒。未有平殄。即欲放還。恐被害残。又欲勒還。慮違隣意。仍放頭首高元度等十一人。往大唐迎河清。即差此使。同為発遣。其判官全成等並放帰卿。亦差此使随徃。通報委曲。
《天平宝字三年(七五九)十月壬子【十九】》○壬子。中宮大夫従四位下佐味朝臣虫麻呂卒。
《天平